第十八章

 

金在中醒來的時候已經上午10點多了,昨天晚上是他這麼多天來睡得最好的一覺,鄭允浩累了一天很快就入睡了,聽著他均勻的呼吸聲,聞著他身上跟自己同樣的沐浴露的香氣,和淡淡的藥油的味道,金在中覺得身心都感到無比踏實和放鬆,沒多久也進入了夢鄉。

今天是他歇班的日子,鄭允浩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就沒有叫醒他。鄭允浩和朴有天已經離開了,金在中伸了個懶腰,看見旁邊疊好的被子不禁莞爾,連疊出的被子都圓滾滾的趴在那裡賣萌,鄭允浩真是沒救了~

他掀開被子剛要起身,就看見床頭櫃上擺著一杯白開水,下面壓著一張便簽紙:

在中我們走啦,沒捨得叫醒你,你幸福地睡到自然醒吧~

醒來先喝一杯白開水對身體好哦~

我頭上的包已經神奇地好了喲,所以你就放心吧~

過兩天我會回凱撒和大家告別的~

最最重要的!一定要考慮來當助理的事情哦~一定一定要考慮哦~沒人疼沒人愛很可憐的~

PS:我的手機充好電了,開機的瞬間擠進來的幾乎全是你的資訊,嘿嘿,在中果然最關心我了^^

允浩

誰關心你啦,吐豔。金在中捂住臉又滾進了被窩裡。

 

另一邊,朴有天看著那個隔幾分鐘就按亮手機螢幕,然後對著傻笑半天的鄭允浩,嘆出了今天的第N+1口氣,哎,從金在中家離開時他就磨磨蹭蹭不肯走,自己心一軟就同意他回去拍了一張睡顏帶走。沒想到這貨對著人家照了5分鐘。照了就照了吧,居然還設成了手機桌面!設了就設了吧,隔一會兒就看一眼是鬧哪樣!

明星的手機螢幕是多麼容易流出八卦的管道啊!人家為了顯示自己小清新小文藝的就用張風景照,自戀的用自拍照,有孩子的甭管多醜都換成自家娃娃的照片,實在忍不住想放兩人合照的也會把照片重新編輯,用各種非主流圖案把另一個人化成個鬼都不認識的樣子,還在旁邊標一句“我們是好盆友”或者“我真的很直”之類的話以表清白~鄭允浩可倒好,刪除了所有的桌面圖示,大螢幕上面就一顆歪著睡著的可愛大頭,旁邊還有他畫上去的疑似桃心的東東,草,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有情況嗎??

朴有天苦口婆心地勸了半天讓他把桌面換掉,可是鄭允浩戀戀不捨地把眼睛從螢幕上移開,可憐巴巴地瞧著他,「大米你怎麼那麼狠心,我恢復工作了就不能天天去找在中玩了,人家想在中嘛,哇哇哇~~~~~」

「好了好了好了」朴有天實在抵擋不住那張讓全公司無論公母都母性氾濫的臉,「不換就不換吧,一定不許讓外人看見啊!」

「唔,可是剛剛Lisa想看,求了我半天我就給她看了一眼。。」

「額,她們幾個就算了吧,不會傳出去的。」為了照片不外流,朴有天連群裡都沒有通知,更沒有上傳照片進去。所以對不起啦,想看的話你們就去求鄭允浩吧~人家版權所有哦~

 

兩天後,鄭允浩下班後來到凱撒請許蔚和2廚的所有人員吃了頓飯,感謝所有人對他的幫助和照顧,也算是正式的告別。最後,鄭允浩還一人送了一張簽名照,大家如獲至寶都開心地接受了,笑話,傻瓜才不要呢,鄭允浩親自送簽名照這可是頭一次啊,就算不是所有人都是他的粉絲,但是拿去送人也絕對超級有面子好嗎。

飯後鄭允浩還專門找到了孟大廚,他在凱撒的時期除了金在中之外,給予他幫助和關懷最多的就是這位慈祥的老爺子了。孟大廚捋捋鬍子,拍拍鄭允浩的肩膀:「小夥子不錯,幹什麼都認真,這點現在年輕人身上真的很難得。所以我很喜歡你,也很喜歡在中那孩子。你不知道,你突然不來了的那幾天他有多傷心。以後你倆也要好好的知道嗎?」

鄭允浩歪歪頭,覺得孟大廚似乎話中有話,但還是乖乖地點了點頭。「孟爺爺,我想讓在中去給我當助理,他說會考慮,您說他會同意嗎?」

孟大廚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說:「據我所知,在中是正經大學畢業的,雖說凱撒中的員工也有不少高學歷高文憑的,但是單就一個服務生來說確實有些大材小用了,我問過他,他只說是因為喜歡料理所以就來了。這孩子對烹飪確實有天分和熱情,也說過要和我好好多學幾手。」

說到這,他看到鄭允浩的眼神明顯黯淡下去了,是啊,那麼喜歡學做飯的話八成是不捨得離開這裡的吧。

「但是我並不是說他不會跟你走」孟大廚話鋒一轉,「我想,如果你對他來說更為重要的話,他會離開這裡的。所以,耐心等他想清楚好嗎?」

鄭允浩眼神閃爍了兩下,點點頭,「嗯,我明白了,孟爺爺謝謝您。」

聽了孟大廚的話,鄭允浩比之前理智了很多,這是金在中的選擇,無論是否跟他走,他都要尊重並且支持在中的選擇,但是無論如何,這並不會影響他對在中的感情。

 

關於是否要去做鄭允浩的助理,金在中這幾天一直都在煩惱。他煩惱的不僅僅是是否要接受助理這個工作,甚至連是否該繼續留在凱撒都有些舉棋不定。他現在就好像漂泊在大霧彌漫的海上,完全找不到方向了。說到底,他是為了鄭允浩而離開家來到B城的,是以一個anti的身份去接近鄭允浩,想要抓到把柄給他一擊,來挫挫他勾走了眾多女孩芳心的囂張氣焰的。然而本來對這位重量級情敵抱著的謹慎觀望的態度,卻因為自己那無厘頭的一撞給撞得粉碎。因為把鄭允浩當成小孩子,而完全放下了戒心,讓他一點一點走進了自己的世界。但在和鄭允浩近距離相處之後,他也刻意地忽略了曾經的那個初衷,告訴自己鄭允浩現在就是一個需要他照顧的小孩子而已,不可以趁人之危。

其實整個凱撒也只有他把鄭允浩當小孩子看,因為鄭允浩的邏輯思維能力很強,做事細心周全,和別人在一起時完全是一個正常的成年人的樣子。可是和自己在一起就莫名的顯得很小,他當時不知道那是因為鄭允浩展示給他的是最最本我的一面。

要說他一點兒都沒懷疑過鄭允浩的真實性格的那是不可能的,只是金在中在潛意識中刻意避開了那些讓他產生疑惑的地方,也可以說是在自我麻痹著,因為他覺得此時的鄭允浩很好,喜歡和他相處,希望時間就停留在此處就好,任性地不想去考慮其他紛紛擾擾。

結果一拖就拖到了現在。

經過了這麼多日子,現在的他是無法再把鄭允浩當敵人去看待了,那麼失去了這唯一的理由,他為什麼還要留在這裡呢?學設計出身的他雖然喜歡烹飪,但並沒有做好將其作為畢生事業的準備,那麼他還要留在這裡繼續當一名普通的服務生嗎?

要離開嗎?要回家嗎?

可是這個念頭一產生,金在中就覺得心臟抽疼了一下。雖然來B城才5個來月的時間,但是他已經有了很多割捨不下的東西,比如凱撒,比如凱撒裡面的朋友們,比如這個已經成了他第二個家的溫馨小宿舍,比如,比如鄭允浩。鄭允浩那麼呆,那麼單純好騙,如果下次他再迷了路,又該由誰帶他回家呢?

 

看著那個自己當親孫子看待的孩子剛開心了沒兩天,又一副眉頭緊鎖的樣子,孟大廚大勺一揮,敲在了金在中的蘑菇頭上,「傻孩子又在那裡瞎煩惱什麼,年紀輕輕的不要總皺眉頭啦,拿不定主意的時候就問問自己的心,跟隨心的方向就是最正確的選擇。」

金在中揉揉腦袋,「跟隨心的方向?」

「是啊,問問你的心,你喜歡什麼,在乎什麼,想做什麼,然後就去做吧。你做什麼爺爺都支持,包括離開凱撒也一樣。」

金在中有些詫異,「您知道了?」

孟大廚笑了,撫撫金在中的頭,「允浩都跟我說了。我相信,我們在中這麼優秀的孩子,去當助理也一定是最棒的助理。」

金在中覺得心裡輕鬆了不少,對孟大廚露出一個甜甜的笑,「我知道了,謝謝您,我會考慮清楚的。」

 

結果,沒等他做出決定,朴有天來電話,鄭允浩住院了。

雖然距離年底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但是各大頒獎典禮已經緊鑼密鼓地籌備起來了,粉絲們開始沒日沒夜地戰鬥在電腦前為喜愛的明星投票,明星們也都沒閒著,到處參加通告為自己宣傳造勢,以求在頒獎典禮中能夠佔有一席之地。

鄭允浩主演的電影《海霧》從導演到演員,再到後期製作都是個中強手,票房成績在全年上映的電影中也是數一數二,因此更是被多方預言會奪得眾多大獎。鄭允浩本身並不太看重這些,他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夠得到認可,但也不會僅僅去苛求一個結果,他享受了過程,做到了自己認為的最好,問心無愧就足夠了。

但是宣傳還是一定要參加的,畢竟這不是他一個人的電影,拍攝過程中全體人員克服了多少困難、付出了多少心血他都看在眼裡,如果能夠得到大獎的青睞,也是對所有人的一個獎勵和慰藉。

行程安排地相當緊密,因為不是單獨的行動,所以朴有天也無可奈何,暗暗為他捏了把汗。鄭允浩為了保持身材也為了健康,始終非常注意進行身體鍛煉,因而身體底子很好。但是做演員的10個裡面9個都或多或少有些胃病,飲食不規律、日夜顛倒都是家常便飯。同樣,鄭允浩也有些胃病,但並不算十分嚴重,平時都會帶著些胃藥以備不時之需。

所以鄭允浩這次住院其實並不突兀。連日的勞累使身體負荷過大,天氣越來越冷了,飯來不及吃,放一會兒就冷了,又得不到很好的休息,所以一來二去惡性循環,鄭允浩的胃病就犯了。

朴有天為了讓鄭允浩趁著生病的機會稍微休息一下,因而對外宣稱的要比實際情況嚴重一些,說要留院觀察幾天。鄭允浩跟他表示其實沒有大礙,也被他直接忽略掉,趁沒人的時候忍不住數落道:「讓你休息你就休息,身體垮了可不行,少跑一兩個地方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和朴有煥都給你擔著,看誰敢硬把你拉走?」鄭允浩哪兒都好,就是做什麼都太認真,所以朴有天時不時的也會拿出魄力讓他乖乖聽話。「對了,金在中我已經通知過了,那孩子估計以為你胃穿孔了,急的跟什麼似的嘿嘿~」

聽了這話,鄭允浩坐不住了,「你怎麼跟他說的?」

朴有天望天,「我就稍微誇張了那麼一丟丟,說你犯胃病了,在搶救中~~」

鄭允浩無語凝咽。。「就是個胃炎嘛,你那麼嚇唬他幹什麼啊?」

「傻子,這樣才能看出來他是不是擔心你啊!聽哥的沒錯,我估計他搞不好今天之內就會跑來了,到時候你裝的虛弱一點兒聽見沒?」

鄭允浩嘆了口氣,幹嘛逼著人家騙媳婦嘛。。。

 

果然當天下午金在中就到了,朴有天接到小分隊隊長韓馳的電話,說有一個栗子色蘑菇頭長得白白淨淨很好看的男孩兒來看鄭允浩,穿著凱撒員工的服裝,還抱著個保溫桶,向朴有天確認是不是叫了凱撒的外賣。朴有天聽了趕緊讓他放人進來,然後衝鄭允浩一挑眉,「目標出現~」鄭允浩立馬拿出手機,對著漆黑的大螢幕拿手梳理頭髮,一邊還問朴有天:「我這樣行嗎?會不會不好看了?」朴有天氣急,上去兩下揉亂了他的頭髮,「你現在是病人!病人!帥有什麼用?虛弱才是重點好嗎!」

正說著,金在中氣喘吁吁地出現了。他接到朴有天的電話時正在吃午飯,結果聽說鄭允浩住院搶救,連飯都沒吃完就跑回廚房,也顧不上凱撒非廚師不可以做飯的規定了,熬了一鍋小米粥,配上幾碟小菜,跟許蔚請了假就跑去醫院了。

進門一看鄭允浩正虛弱地躺在床上呢,臉色微微發白。金在中幾步走到床前,衝朴有天點了點頭,擔心地問:「手術怎麼樣?」朴有天其實沒想到他這麼快就來了,怕是下了車就一路小跑上來的,小臉紅撲撲的,額頭上還滲著細密的汗珠,一時有些心虛了,後悔沒提前想好說辭。結果他這一猶豫倒把金在中嚇壞了,「很很很嚴重嗎?」

鄭允浩趕緊擺手,「不嚴重不嚴重,大米嚇唬你的,就是普通的胃炎,過幾天就好了。」

朴有天嘆了口氣,算了算了讓鄭允浩說瞎話騙他家小天使真是太難了。。。

金在中埋怨地看了他倆兩眼,但總算是放心了,給鄭允浩盛了碗小米粥,然後一勺一勺地餵他吃。

朴有天在一邊羡慕嫉妒地眼都紅了,雖說他樂於見到鄭允浩情路順利,甚至幫他出謀劃策並時不時的發揮一下助推器的作用,但是。。但是你們不能就這樣當著我這孤家寡人的面秀恩愛吧!這還沒表白呢就這樣,等以後兩廂情願了還不得閃瞎眼啊!喂喂,金在中,鄭允浩是胃病犯了,又不是手斷了,用得著別人餵嗎?而且餵完一口就送一個笑容是要怎樣?開業大酬賓,餵一送一嗎?還有你鄭允浩,幸福來得太突然把你砸傻了是不是?眼睛笑得就剩兩條縫縫了!真該給你拍下來讓你的向日葵們瞧瞧,什麼酷帥什麼男神,都是假的哼~

可是朴有天再憋屈也只能在心裡罵,最後實在忍不了了,乾脆眼不見心不煩,一甩手跑出病房,坐門口一邊給屋裡的兩個無節操望風,一邊掏出手機從眾多女友中隨便挑了一個溝通感情去了~

一碗洋溢著幸福的小米粥下了肚,鄭允浩感覺全身連毛孔都舒服地要命,「在中謝謝你,吃完了感覺胃已經好了呢。」金在中把碗筷收好放到一邊,抿抿嘴,終於下定了決心,「允浩啊,我決定了,以後我來給你當助理吧。」

直到金在中走了,鄭允浩還保持著張嘴傻笑的姿勢,朴有天回來後還以為他腦栓塞了,差點去叫醫生。

鄭允浩撫摸著被子下面還隱隱作痛的胃,在心裡輕輕地表揚著:疼得真是時候,回來獎勵你好吃的喲~

 

 

 

 

 

第十九章

 

既然決定了轉行去給鄭允浩當助理,金在中認為還是有必要跟群裡的小夥伴們還有自家老爹說一聲的。可是,要怎麼說呢?筒子們,我現在要去照顧我們的前情敵去啦~哎,金在中垂下大頭,雖說是自願的吧,但是怎麼看自己的氣場都比以前弱了好多的樣子啊。。戰爭還沒打響就身在曹營心在漢,現在更是直接被“俘虜”到“敵營”了,吐豔,還真讓沈吃貨給說對了。。

我不是大頭:咳咳,集合一下啊,群主有事情要宣佈。

我愛水蜜桃:哥你沉寂了好幾天終於出現啦,作戰計畫擬完啦?

我不是大頭:啥作戰計畫?

金PP是我髮小:在中哥,鄭影帝不是恢復正常了嗎,戰爭要重新開始了對不對?所以我們猜你這些天沒出現是潛心研究新的作戰計畫去了~

欸?原來他們是這麼想的啊。金在中轉了轉眼珠子,嗖嘎~~

我不是大頭:唔,,,差不多吧。。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圍觀~

保衛媳婦:喲,大頭,果然有新的方針政策了是嗎?說來聽聽呀。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強勢圍觀~

我不是大頭:沈吃貨你幹嘛?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說了啊,圍觀而已嘛,你繼續,繼續~

我不是大頭:嗯,我就是來跟你們說一聲我要去給鄭允浩當助理了。

我愛水蜜桃:哇塞!!!!!這是真正打入敵人內部了啊!!!!!

金PP是我髮小:在中哥V587!

保衛媳婦:大頭能耐啊!怎麼混進去的?

我不是大頭:咳咳,那不是,嗯,他總到凱撒來吃飯嘛,然後,嗯,就認識了啊,再然後,內啥,他挺喜歡吃我做的飯的,嗯,最後,結果,因此,總之就是我成了他的助理了。都清楚了吧?

我愛水蜜桃:額,我感覺我就看見了一堆“嗯”。。。

金PP是我髮小:為啥有種日久生情的趕腳呢?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啊哈哈哈哈,小李子你終於聰明了一把啊哈哈!!!

保衛媳婦:去去去都瞎說什麼呢,大頭這是按兵不動,潛移默化,天長日久,潤物細無聲~

我不是大頭:老爹您跟我媽學學成語去吧。。。咳咳,總之呢,就是這麼個情況,宣佈完畢。

保衛媳婦:等等別跑那麼快啊,大頭,你還沒說具體的作戰計畫呢啊。

金在中心想,哪裡有什麼作戰計畫啊摔!可是為了面子還是要絞盡腦汁編出幾條才行。

我不是大頭:嗯,我當了他的助理就能跟他近距離接觸了呀[其實早就近距離接觸了],然後就能挖掘出很多他不為人知的樣子[呆萌算不算啊],額,沒准還能拍到一些很囧很醜的照片,然後我就傳到網上去,從輿論上打壓他,從精神上打擊他,最後再從肉體上折磨他。巴拉巴拉。。。。

金在中越編越不靠譜,最後恨不得把滿清十大酷刑編上了。。天花亂墜地說完了,半天才發現群裡已經安靜好久了。。

保衛媳婦:額,,大,大頭啊,咱不用這麼猛啊,別讓人發現了招來殺身之禍就不好了。。。聽說那啥啥向日葵都不是好惹的啊。。。別說他們了,要是你媽知道了估計都會一腳把你踹出家門再也別想回來了。。

金PP是我髮小:是啊在中哥,你狠心起來還挺嚇人的。。

我愛水蜜桃:哥,上次你桌子上失蹤的兩個果凍是我偷吃的,我再也不敢了真的!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噗。。。

金在中一大滴汗流下來,咳咳,貌似編過頭了。。。

我不是大頭:內啥,我就是那麼個意思,領會精神。。

保衛媳婦:大頭啊,你也不用那麼折磨人家,我看拍照片那招就可以了。到時候你就多拍點兒鄭允浩的醜醜的照片,也別傳到網上去,就傳到群裡,回頭我給你媽看看,打擊打擊她就得了,省得一天到晚的光抱著電視電腦看帥哥,我們一老一小倆帥哥都不正眼看一下。

我不是大頭:嗯,好,好,就這樣吧,那我就看在你們的面子上把戰爭等級降一些吧~

沈昌珉坐在電腦前看某只小受逞英雄,笑得肚子都疼了,明明是心甘情願去當助理的,為了面子還要裝成是臥底特工,口是心非的樣子真是有趣啊。想來金在中本是為了打擊“情敵”而來,不成想卻上了人家的鉤,一點一點拉到了身邊。沈昌珉摸摸下巴,嗯,看來鄭允浩也不是那麼呆嘛~

 

 

金在中跟許蔚請辭的時候其實是做好了這個月一分錢工資都拿不到的準備,雖說與凱撒簽的合同中有說因重大變故導致不能履行一年合約者,不必繳納任何違約金,但是金在中還是有些忐忑,畢竟他到凱撒工作還不到半年,而且他實在說不準被鄭允浩挖牆腳算不算重大變故。。許蔚聽了以後也猶豫了,拿起電話請示大BOSS。金在中的心都提起來了,大BOSS的暴發戶品味、迷宮設計、大型椰子樹景觀等等都一度讓他認為自己的頂頭上司腦迴路一定跟正常人不太一樣,但願他這次不要為難自己才好。

沒想到大BOSS一口就答應下來了,不僅如此,更是把將要成為鄭允浩助理的金在中看成了全凱撒的驕傲,不光不扣工資,還把厚厚的一疊年終獎金也發給了他,甚至專門召開了送別會給金在中送行。

鄭允浩親自參加了凱撒內部的送別會,履行了之前的承諾與大BOSS合影留念,然後在凱撒一眾人或不捨或羡慕或嫉妒的淚光中,將金在中的行李搬上車,把人帶走了。

大BOSS揮舞著小手絹,看著絕塵而去的大奔,默默擦了擦眼角,對站在旁邊的孟大廚說:「乾爹,您說我咋就有種嫁閨女的趕腳呢?」

孟大廚哈哈大笑,「那你可虧死了,一張合照就讓人家把閨女換走了~」

「嚶嚶,誰讓人家也是向日葵好多年嘛。」

 

插播 關於凱撒眾員工的小劇場:

大BOSS:居然真的拿到鄭影帝的合照了,反面還簽了名,嚶嚶,好激動,趕快拿去跟死對頭得瑟去,咩哈哈哈哈!

孟大廚:允浩你可一定要好好待我們在中啊,這條路不好走,爺爺就只能幫你們到這裡了~

賈賢哲:what???金在中去給鄭影帝當助理了?哇哇為啥不讓我去啊,我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熱了能扇涼,冷了能暖床啊。我這麼一個優質小受怎麼就沒看上我呢,老天對我不公啊!

許蔚:再哭扣你工資!

賈賢哲:~~~~(>_<)~~~~

小李:還有人記得我嗎。。。你們忘了我也是向日葵了嗎?忘了我為了鄭影帝還被白菜砸暈了嗎?明明我先遇見鄭影帝的啊,怎麼臺詞比那個賈賢哲都少??連個名字都沒給個完整的。。我冤啊。。

 

 

不管凱撒這邊高興也好哀嚎也罷,反正鄭允浩是開開心心地把媳婦接回家了。你問為什麼不安排宿舍,而是把人接回他家?人家朴大經紀人說了,助理就是要住在明星家裡才好照顧的嘛。為什麼其他明星的助理不這樣?廢話,鄭允浩是普通明星嗎,當然要特殊照顧了!你問鄭允浩以前的助理也住在他家裡嗎?不是告訴你了鄭允浩以前沒有助理的嗎??!!

金在中在路上還在琢磨朴有天交代給他的助理職責,即九字方針——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說白了就是24小時360度照顧到鄭允浩的衣食住行等所有方面,不論生活還是工作,不論上班還是休假,不論在何時何地,總之金在中都要如影隨形。金在中聽了不由得在心裡暗暗同意鄭允浩說過的話,朴有天果然是善於剝削勞苦大眾的大資本家~(米:鄭允浩我為了讓你倆培養感情,結果倒得了這麼個名號,你快還我清白啊! 鄭:媳婦說的都是對的~)

金在中默默吐槽完朴總的資本家行徑之後,轉過頭看見那個同樣被剝削的鄭允浩一邊開車一邊跟車載GPS對話。

【您已駛入第五大道。】

「哦,原來這條路叫第五大道。」

【前方路口左拐。】

「嗯嗯,左拐。」

【前方有測速照相,請注意。】

「好的好的,我從來不超速~」

看著鄭大寶寶搖頭晃腦地跟著機器裡的女聲一唱一和,金在中噗嗤就笑了:「怎麼?看起來心情很好的樣子呀。」

鄭允浩點點頭,「當然啦,因為在中要跟我回家嘍~以後我就是有人關心有人照顧的人了~」

「哈,說得就好像以前沒有人關心你照顧你似的。你哪次出去參加節目或者拍戲,身邊不是圍著一幫人伺候著呀~」

「可是那都是工作上的朋友嘛,回到家還是只有我一個人。」

說到一個人,金在中想起來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對了,允浩,你,那個,你有沒有女朋友啊?」

鄭允浩看了他一眼,「沒有呀。」

「哦」雖然金在中之前就大概猜到了,但不知道為什麼聽見了鄭允浩的回答還是鬆了口氣。沉默了2秒鐘,他想起了什麼似的,突然又問「那男朋友呢?」

問完他就後悔了,因為鄭允浩趁著等紅燈的工夫扭過頭來靜靜看著他沒有說話,金在中就有些慌了,不會把我當成誤導乖寶寶的怪蜀黎了吧?或者。。不不不會說中了吧?「嗯,嗯,你別誤會啊,我就是隨便問問。有也沒關係,我不會隨便說出去的,啊啊我的意思是,我不歧視異性戀,不不同性戀,啊啊也不對,我。。。算了,當我什麼都沒說好嗎?」

看見金在中揮舞著雙手著急解釋的樣子,鄭允浩笑了,「你緊張什麼啊,沒有,都沒有,不管男朋友還是女朋友都通通沒有,放心了吧~」

「哦哦」剛才以為鄭允浩生氣了呢,金在中聽他這麼說就踏實了。欸?不過,為什麼要我放心啊,關我什麼事嘛~~

「不過……」鄭允浩故意拉長了嗓音,金在中豎起耳朵注意聽著後續,「不過以後也許就會有啦~」說完鄭允浩還沖金在中眨了眨眼睛。

啊啊,雖然鄭允浩眼睛沒有他大但是小眼聚光電力十足啊,金在中不敢再和他對視,咻地一下把頭扭向窗外,「綠燈亮了看前面啦。呐,我們說好啊,你要是有了戀人也不要把她(他)帶回家哦,我才不要再照顧一個人呢!」

「放心吧,家裡只有我們兩個人。」

金在中咂麼咂麼這話,總覺得聽起來怪曖昧的,可是鄭允浩那麼呆懂什麼叫曖昧嗎?他看著窗外,嗯,天氣真好,陽光真暖,臉上也暖哄哄的呢。

 

等金在中進了鄭允浩家門,他才真正明白剛才鄭允浩「家裡只有我們兩個人」那句話的意思,沒錯,這家裡是只有他們兩個“人”,但是桌子上、椅子上、沙發上,到處都擺著大大小小的毛絨玩具,坐著的、躺著的、趴著的、掛著的、撅著屁股的、歪著脖子的,單個的、成串的、一家五口的、四世同堂的,總之應有盡有、一應俱全。金在中忍了又忍,最後還是沒忍住,哇哦一聲扔下手裡的箱子奔過去,抱起了最大的那隻熊,「嗷嗷,允浩你家簡直就是天堂~~~」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抱抱這個又親親那個,愛不釋手的樣子,心裡鬆了口氣。之前朴有天還讓他把家裡的大小萌物藏一藏呢,畢竟一個大男人家裡擺那麼多毛絨玩具算不得多麼光彩的事情吧,萬一金在中嫌他幼稚傻氣怎麼辦?(金:我早就知道你幼稚傻氣了好嗎~)可是先不說這麼多玩具壓根就沒地方藏,鄭允浩也從來沒想過對金在中隱藏什麼,這就是真實的他,他會慢慢全都展示給金在中看,騙得了一時也騙不了一世,他對金在中存的是想過一輩子的心情。

不過現在看來,至少玩具這關已經過了~

鄭允浩走過去拉過金在中的手,「去看看你的房間吧~」

併排的兩間臥室,都向陽,鄭允浩推開了靠裡面一點的那間,展現在金在中面前的是一間和他之前宿舍的風格類似,但是裝飾得更加細緻溫馨的臥室。淡綠色的壁紙,純白色的傢俱,一點點橙色、藍色、黃色的燈體或擺飾鑲嵌其中,俏皮又讓屋子充滿活力。

看到床上擺的那個小象玩偶,金在中笑了,面向鄭允浩認真地說了句:「謝謝你為我做了這麼多。」還牽在一起的雙手間,溫度似乎都升高了幾格,金在中看著身邊那個因為被誇獎而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的人,心裡滿是驚喜和感動。

因為這個房間完全是按照他喜好的樣子裝飾的,大到整體的風格,小到一個掛鉤、一盞檯燈、一個玩偶,一個相框,都是他曾經在和鄭允浩的談話間不經意提到過的自己偏愛的樣子。而這些,鄭允浩竟然都記得。

一室溫暖,而陽光中的鄭允浩,卻是一切溫暖的源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