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四 章

SM娛樂公司藝人總監辦公室。

「我要知道幕後人是誰。」鄭允浩坐在李秀滿的對面,沒有其他人對他的尊敬或厭惡,有的只是冷漠,那是種對任何事都有把握的冷漠。

李秀滿頭都沒抬,邊翻著文件邊問:「你指哪件事?」

全公司上下能對他這般無禮的就只有鄭允浩一個,但無妨,只要這個人還能給他帶來巨大的利益。而且第一次和這個人見面,他就知道不會像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

「是崔柳媛?」帶著問號的肯定句。

終於把目光對上那雙冷冽的鳳眸,李秀滿面無表情地問:「既然知道還問?」

得到要的答案,鄭允浩也不浪費時間,站起身就往外走:「我猜的。」

看著那堅毅的背影,李秀滿忽然起了好奇心:「你和Kim’s有過節嗎?」

「這對你很重要?」

「不重要,很好奇而已。」

手握上門把輕輕轉動,鄭允浩回頭笑得神秘:「因為我搶了他們的寶貝。」

 

 

凱旋西餐廳裡回蕩著悠閒的法國午後歌曲,來這裡就餐的客人都很享受這寫意的環境,這其中不乏政界高官和名流人士。

沈昌珉優雅地喝了一口咖啡,就見鄭允浩在他對面坐下,便隨口問了句:「和你想的一樣嗎?」

「嗯,的確是她。」

「我希望你和在中哥能有個好結果,別再像五年前那樣了。」

潛臺詞就是:別再給那女人耍了!

那天金在中自我介紹後,鄭允浩竟然一掃之前的冷漠,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也作了同樣的自我介紹,然後在沈昌珉錯愕的眼神下一把將金在中抱在懷裡。

知道他指的是什麼,鄭允浩眯著眼迎向從窗邊射進來的陽光。

「說真的,這段時間我很忐忑。」

沈昌珉怔住,好一會才說:「其實我也被你騙了,我以為你真的不愛在中哥了。」

鄭允浩微微一笑:「怎麼不愛?只是他在感情這方面總是優柔寡斷,我是在換著方式逼他做決定而已,難道我就不痛苦嗎?」

沈昌珉無奈地發出一聲長嘆:「所以說你是變態啊!哪有人折磨自己的同時也在折磨愛人的?」

沒有接話,鄭允浩向著前方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使沈昌珉下意識地回頭看,是金在中,他的身邊跟著一個陌生的女孩。

「這位是喬柏慧,你們的粉絲。」金在中自然地邊坐在鄭允浩身旁邊為女孩作了一個簡單的介紹,還特別強調了“粉絲”兩個字

沈昌珉一驚:「你就是在中哥的未婚妻?」

喬柏慧怕惹了鄭允浩不高興,慌忙否認:「才不是!是我們父母私下訂的,我們根本不知道!而且我只當在中哥是我的親哥哥,請不要誤會了。」

父母私下訂婚,孩子們不知道?沈昌珉回了個眼神給鄭允浩,兩人各懷心思。

「昌珉你就別嚇唬她了。」金在中替她說話的同時瞟了一眼身邊的男人。

鄭允浩柔和一笑,紳士地把菜單遞給她:「不要太緊張,先點菜吧!」

受寵若驚地接過菜單,喬柏慧的臉不由自主地紅了。

一抹玩味的笑現於唇角,沈昌珉打趣道:「你是允浩哥的粉絲?」

「不是不是!我也喜歡昌珉你的!」又是慌忙的否認,可話一說完就連耳朵也紅了。

三人瞧見她這可愛的模樣便忍不住笑了,還真是個小女生啊!

喬柏慧本來見到自己的偶像內心就激動得無法形容了,現在又被偶像開了個玩笑更是心跳加速不少,便匆忙轉移話題:「您們…真的在一起了?那請問什麼時候結婚?」

鄭允浩和沈昌珉帶著疑惑的表情看著金在中,只見他尷尬一笑:「柏慧她自小在美國生活,而且主修的心理學有一部分是針對同性戀的。」

下意識地和沈昌珉對上一眼,鄭允浩若有所思…..

同性戀…心理學……

 

 

 

 

 

 

第 十五 章

入夜,預示著黑暗的來臨。

鄭允浩坐在陽臺的籐椅裡,仰頭看著那一點一點暗下去的天空。

首爾是韓國之首,繁華的街道裡盡是川流不息的人和車,從高處往下看就像是被連成一線的光芒,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你想讓喬柏慧幫忙?」沈昌珉將收拾好的背包放在沙發上,向著陽臺問。

鳳眸裡閃過一絲精光,鄭允浩緩緩地說:「崔柳媛將她看成是自己的兒媳,防備自然不高。這樣的話,心結也許能解,在中也不用這麼痛苦。」

「我們都不瞭解她,如果她不能成功反而會讓情況變得更糟。」

鄭允浩回頭看著他,忽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這就要看你的魅力了,昌珉。」

背後一股寒氣猛然襲來,沈昌珉很熟悉這個笑容!正要開口說什麼,玄關處就傳來了門開了的聲音。

一手拿起背包,沈昌珉轉身向迎上來的金在中說:「在中哥,今晚我回家,走了哦!」

「哦!路上小心哦!」見他臉色不善,便略略說了這麼一句。

 

門再次開了又關上,金在中四處張望,見要找的人就在陽臺,

「你欺負昌珉了?」

溫潤的嗓音輕輕傳進鄭允浩的耳裡,他抬頭看著西裝革履的他,輕皺眉頭:「我還是喜歡你穿悠閒服,這太拘束了。」

知道他不會回答自己的問題,金在中彎了彎腰身:「你吃飯了沒?我做給你吃。」

心裡暖暖的,鄭允浩伸出手將他拉進自己的懷裡,十指緊扣:「吃過了,你呢?」

金在中在他的項間蹭了蹭以作回答,然後動了動身體找了個舒服的位置

晚間的風帶著涼意微微拂過兩人,有點疲憊的金在中半眯著眼睛窩在溫暖的胸膛裡享受著這一刻的溫存。

正當他以為就這麼無言下去想睡個覺時,鄭允浩磁性的低音在耳邊響起,

「在中,和我說說當年的事。」

半眯的雙眸一下子睜大,金在中頓失去了睡意,但沒有接話。

「昌珉一定和你說了我的事吧?我現在想知道當初你是怎麼過來的。」

金在中抿抿唇,輕嘆口氣才道:「那年向你表白後,我媽就把我關起來了……還記得我的好朋友全承賢嗎?是他將我們的事情告訴我媽的,那時我才知道他是我媽專門安排在我身邊的眼線。學長,當年我沒有玩你,那些謠言都是我媽捏造出來的,她把我扔在國外不准我回國,更確切地說她軟禁我在國外了。」

「軟禁?」鄭允浩眉頭一皺,重複著這個微妙的詞語。

金在中坐直了身子脫下外套,解開白色襯衫的鈕扣面向他,映入鄭允浩眼簾的是一片細膩肌膚……和在心臟位置的刺眼傷痕。

「我求我媽放我回國,因為我不想引起你的任何誤會。但是無論我做什麼,我媽都無動於衷,我整個人快崩潰了。最後我用了極端的方法威脅我媽,就是自殺。」

鄭允浩感到了一陣窒息,他不敢置信地死死盯著那道足有5CM的傷痕。

「我的命對於金家來說很重要,所以我媽還是妥協了,我如願回到這裡,可是學長你已經離開了。」那段想要忘掉的記憶被喚醒,金在中略有失控地流著眼淚:「她分明就知道你離開了韓國,知道你去了哪裡,但她就是不說,什麼都不說……我那時候真的崩潰了,我把自己困在房間裡,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廢人,什麼都幹不了,直到政宰學長來找我。」

「李政宰?」鄭允浩很驚訝,這事李政宰沒有和他提起過。

「他是養父帶進來見我的,他看到我就很生氣,大罵了我一頓,他還告訴我你在美國加州。」金在中微低著頭,努力控制著自己過激的情緒:「當時我很想就這麼不顧一切去找你,但是…就算我找到你又怎樣?我媽還不是一樣會阻止我們?所以我想了很久,決定留下來將金家大權握在自己的手中,慢慢地架空她在公司的勢力……」

「行了,不用再說了。」鄭允浩心痛地緊緊擁著他,手撫上那胸口的傷痕,竟有那麼一瞬間痛得他的手無力。

在中,給我一點時間,相信我。

 

 

 

 

 

 

 

第 十六 章

光州。

兩人站在木門前,緊張的金在中一下阻止就要掏鑰匙開門的鄭允浩,一副快要哭的樣子。

「學長,我還是走吧?」

「那怎麼行?爸跟我說要帶上你的,你不是還特意空出一天時間嗎?」

糾結地咬著嘴唇,金在中的心確實很不安!上周鄭允浩忽然說鄭伯父要他回家吃個飯,本以為是他自己回,料知是伯父指名道姓地要將他也帶上!不安啊不安!即使身邊的男人已經為自己打了許多遍定心針還是很害怕啊!!!

「不行,學長我看我還是……」

「啊!!!那不是允浩哥哥嗎??」

遠處一把震耳的女聲高調地響起,兩人不約而同地扭頭看向聲源,那裡站著兩個驚喜的女生。

鄭允浩立刻掏出褲袋裡的鑰匙遞給金在中:「快,你先進去!」 然後掛上和善的微笑留下來處理這突發情況。

明白他意思的金在中果真乖乖地用鑰匙開了門,但一進去就後悔了。

只有他一個人面對鄭允浩的家人!!!!

聞聲而來的是鄭母,見金在中有點傻愣地木在那裡,不禁覺得這孩子很是可愛:「是在中吧?別光站著進來吧!」

此時的金在中可謂是緊張過度,接受了鄭伯母的邀請竟是手足無措的囧樣,大大地向她行了禮才隨著她進了屋。

「我家老頭在允浩的房間,他說你來了就帶你去見他。」在前面帶路的鄭母將他可愛的模樣記在心裡,想著多了這麼一個惹人愛的兒子還不錯。

單獨見面!?金在中如雷轟頂,心裡極其忐忑地小心跟著鄭母,祈求著別這麼快到鄭允浩的房間!只是很不幸,由於鄭允浩在大學時和父親鬧翻了後就很少回家,所以他的房間是在一樓,走了一會就到了

「別緊張,我家老頭不會為難你的。」鄭伯母見他擺出如臨大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軟聲安撫一下他便離開了。

金在中內心那個掙扎啊!比起他在公司擔任常務一職更緊張!

 

輕輕擰開門把進去,映入眼的是鄭父坐在允浩的床上翻看著一個厚本子。

揚起手阻止金在中要行的禮,鄭父拍拍身邊的空位:「過來坐吧!」

聽話地走過去坐下,金在中才知道他在看的是一本相冊。

「我們允浩小時候很可愛吧?」鄭伯父將相冊的一邊放在他的腿上。

金在中贊同地點頭!鄭允浩小時候的臉胖嘟嘟的,是典型的包子臉,笑起來露出兩顆虎牙真是可愛到極致!

鄭伯父卻狀似可惜地嘆氣:「可誰會想到這麼可愛乖巧的孩子長大了是這麼讓父母費心。」

空氣裡不知為何蒙上了一層淡淡的憂傷。

「你看到了他眼睛下的傷痕嗎?」

順著鄭父的手指指向,那張照片裡的鄭允浩大約7、8歲,那時的他目光已不再是懵懂,更多的是不符合年齡的沉穩。那道眼睛下的傷痕比起現在的也更明顯

「那道傷痕是他從二樓掉下來時劃傷的,當時流了很多血,他媽媽都嚇出了眼淚,但這孩子居然沒有哭也沒有喊痛,反倒安慰媽媽說我沒事。」鄭父細細道來:「他媽和我說這情況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孩子是個不安份的主,也知道我管不了他。」

「伯父……」金在中覺得鄭父在難過,可他不懂怎麼去安慰。

「在中,我現在只求你答應我…….」鄭父合上相冊,認真地對上那雙細長明眸:「以後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要放棄允浩。」

突兀地,淚水奪眶而出,金在中連自己的聲音也找不到了。

「這孩子啊!很執著,身為父母的就只能陪他走到這裡,剩下的就要你們自己走下去了,所以不要放棄他,不要讓他感到孤單。能答應我嗎?在中。」

心頭的悸動和酸痛壓著了金在中的聲音,他只能點頭,拼命地點頭!

鄭允浩,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幸福呢?!

 

 

 

 

 

 

 

第 十七 章

首爾檢察廳裡最近出了件大事,甚至觸動了全國人民的神經。

廳長鄭瑞成因貪汙而被革職查辦。

在韓國,貪汙是全國人民最敏感的詞彙,也是最不能饒恕、讓人嗤之以鼻的行為,加上是風靡亞洲的韓流之星東方神起裡的隊長鄭允浩的父親。故此消息一出,新聞一報導就如深水炸彈般無邊蔓延開來。

 

「你瘋了嗎!?」豪華的金宅府邸裡傳出一聲憤怒的質問。

下人們聽得出這是誰的聲音,卻只是嘆了口氣又繼續幹自己手頭上的事情。

崔柳媛不緊不慢地喝了口牛奶,完全不在意兒子沒有敬語的稱呼,神情淡淡的:「終於回來了,我看你在那個人那裡住得都忘了哪個才是你的家了。」

「為什麼要陷害允浩的父親!」金在中氣得眼睛都紅了!

他一大早趕回公司準備著迎接從美國遠道而來的合作方的事宜,無意中聽到下屬們在討論著今天的頭條新聞,就什麼都不顧衝了回來。

他知道,鄭允浩身邊的人出事總有一個人脫不了干係。

「今天美國東南地區的人和你約了談合作吧?」

「我在問你為什麼要陷害允浩的父親!」

抬眸凝視那雙充滿怒氣的眼睛,崔柳媛還是一貫的冷淡:「那個人也是和你一樣這麼憤怒?」

金在中怔住,他知道這件事後腦子就充血了,一心只想著回來和她對質。

 

「在中。」

鄭允浩的聲音在這時突然出現,金在中驚訝地睜圓了雙眸看著這個走過來把他擁進懷裡的人。

一看到他,平靜漠然的崔柳媛立刻失態地站起來喊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本來今早我就約了允浩過來,知道你不喜歡他,我才特意安排了在花園見面。」

推著輪椅在這三人前定下,金俊的目光帶著惋惜。

要談的事都已經談完了,鄭允浩也無意逗留,若不是從花園經過主屋聽到金在中的聲音他才不會進來。

「在中,我們走吧!」在他耳邊低語著,鄭允浩就要拉他走。

崔柳媛恨恨地喊住兩人:「站住!你要帶我的在中去哪兒?」

頓下腳步,鄭允浩回頭看著她笑出了聲:「我的在中?你有資格嗎?」

從來,他都沒有和崔柳媛有過正面的衝突,就算知道那同性戀緋聞和自願被公司冰封的始作俑者是她,鄭允浩都沒有想過用這麼直接生硬的方式將矛盾升級。

只是這次竟然連家人也被牽扯進來了,心頭難免不悅。

「鄭允浩!你說什麼?」崔柳媛本就不待見他,他這麼一說話就更氣了幾分。

「聽不清楚?那我再說一次好了!」拉著金在中的手,鄭允浩的眼神堅定而執拗:「金在中是我鄭允浩的命,你不疼愛在中,不把在中當人看,那我來疼他愛他就行了,不勞您費心。」

崔柳媛抿緊唇壓抑胸中的怒火,深深看了不言語的金在中一眼:「你真要這樣?我是不會放過他的,你們也不會幸福的!」

「柳媛,你真以為我不管事就真的什麼都不理嗎?你做的這些事情我都有在讓人跟進。」一直以旁觀者身份看著的金俊無奈地靠在輪椅的椅背上:「柳媛,外面的人一直在看我們金家的笑話,你知道嗎?」

震驚地看著一向溫順的愛人,崔柳媛的表情有那麼些許的僵硬。

「你們走吧!」金俊柔和地向著兩人說,然後拉住金在中沒有被鄭允浩握著的手:「有空回來看看我,和允浩一起。」

後面那句聽得金在中不禁紅了眼眶,雖然他不知道養父在背後做了什麼,但是可以肯定,養父是承認他和鄭允浩的,這一點就足夠了。

兩人深深地向金俊行了禮,金在中忍不住回頭看看失神的崔柳媛,再怎麼說,她也是自己的親生母親,縱使有多恨,親情還是割捨不下的。

「媽,就算你不放過允浩,不祝福我們,我仍然會在他身邊的,因為……」

金在中對上那含笑的鳳眸,不由也微微一笑,

「我很愛他。」

 

 

 

 

 

 

 

 

第 十八 章

鄭瑞成貪汙一事被爆出內幕,原來是有人栽贓嫁禍,這人就是首爾市長李敏。

謠傳兩人關係一直不好,而且李敏有桃色緋聞作前科,這兩年的作風更是不討民心,相反鄭瑞成為人低調正直,並沒有做過什麼越矩的事,之前說是貪汙也令檢察廳上下不敢置信。

政治糾紛在每個國家都有,重點是對方的身份和從政作風,尤其是有可比性的對象。

因此,現在的熱點歸李敏莫屬了。

而在這次政治糾紛邊緣的鄭允浩,竟被娛記們推向了娛樂圈的暴風中心!所屬娛樂公司也在東方神起休整期間遭受了粉絲們不同程度的抗議,令其壓力不小。

 

「允浩啊!你就別這麼倔行嗎?金社長都親自打電話來請你們復出了,為什麼你還要賭氣呢?」經紀人在鄭允浩身邊說得苦口婆心,就差沒有把心掏出來以示他的赤誠。

沈昌珉坐在他們對面,看著經紀大哥這樣,不禁為他可惜。

可惜他為什麼遇上了鄭允浩。

「我考慮一下,明天早上我會和昌珉一起去找金社長的。」經紀人一向為東方神起盡心盡力,也待兩人如親兄弟,鄭允浩不忍為難他。

一聽此,經紀人的苦瓜臉立刻換成了太陽花,連說著「允浩你真明白事理!」,然後就高高興興地離開了。

 

「考慮一下,就他會相信!」沈昌珉鄙視地盯著面前的人。

似乎已經習慣了這人的沒大沒小,所以鄭允浩並沒有介意,現在能讓他煩心的事不是這個。

鄭允浩將自己當成是親弟弟,沈昌珉是知道的,每次他出言頂撞,換來的都是寬容一笑。見他反常地沒有對自己作出什麼回應,就明瞭他正煩心著。

「柏慧那邊進展不錯,你還這麼煩著,是在想著應與不應的選擇題吧?」

得到了對方的回望,但那眼神裡沒有回答的意思,沈昌珉笑笑說:「其實根本就是一個好差事,對你對在中哥都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你會考慮這麼久,就只能說明你很矛盾,你既不想做,卻又不希望在中哥心裡留下疙瘩……嘖嘖嘖,很難得有人能牽絆到你啊!」

被說中了心思,鄭允浩也是釋然。

的確,經過了這麼多的事情,他只想兩人平靜地廝守餘下的人生。

「不過。」沈昌珉忽收斂起玩態,認真地說:「無論你做出怎樣的決定,我和政宰都會支援你。」

鄭允浩點頭贊同:「是啊!做的是我又不是你們。」

還會開玩笑,看來是做了決定啊!沈昌珉放心地站起來對他說:「我約了政宰,你就留在宿舍好好陪著在中哥吧!省得他一見到你就總是埋怨你把他流放在美國。」

流放?就他們倆才想得出這詞,鄭允浩無奈一笑:「我後天要見他,讓他準備一下。」

「是是!鄭大老闆!」沈昌珉敷衍地嚷嚷,換了身衣服就飄出去了。

這小子還真是!心裡低低地罵了句,坐在沙發裡的鄭允浩又再一次陷入了思考。不同的是,這次思考是帶著甜蜜的微笑。

 

金在中回來的時候,鄭允浩正在擺放著碗筷。在看到餐桌上的食物時便楞住了:「你會做飯?」

「不然我怎麼顧得住那沈大胃王?只是沒你做的好吃。」

後面那句分明有奉承的意思,金在中笑笑,乖巧地坐在鄭允浩的對面。

「今天和美國東南地區的負責人見著了嗎?」

金在中很重視這次的談判,平時在公司出現的刺手問題他也會和鄭允浩討論一番。

「沒有,可能是上次我爽約了惹對方不高興,又被推到明天了。」

戳中了金在中的不悅點,鄭允浩也不好說下去。

靜靜地吃了10來分鐘,金在中左思右想了好久,才說:「允浩,那天早上養父找你是為了你父親的事嗎?是養父在後面幫忙將事情解決的嗎?」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一直想問那天早上兩人談了什麼,可他就是沒有主動說出來。

「允浩,我母親是威脅過伯父吧?所以伯父才要你帶我回家吃飯的吧?所以伯父是為了確定我的心才要我的承諾,對吧?他怕他的犧牲換不來兒子的幸福,是嗎?」

心被刺痛,金在中說著說著就流下了淚水。

鄭允浩放下筷子來到他的身邊擁著他:「在中,不要深究這些好嗎?」

金在中的善良會引起內心的自責,這就是鄭允浩不願意主動告訴他的原因。

「允浩,我們要好好在一起。」

好好在一起了才不會辜負了你父母和我養父的成全。

「嗯!我們一定會的。」

 

 

 

 

 

 

 

第 十九 章

最近鄭允浩總是發夢,夢見了和金在中的校園生活。很雜亂,斷斷續續的都是些零碎的小片段,只有那表白的場面是完整的。

「你怎麼了?是不是閒了段時間不太適應現在的工作強度?」只有兩人的舞蹈室裡,沈昌珉見他的眉頭一直沒有放鬆過。

鄭允浩答應復出,但條件是以二輯為東方神起的最後一個作品。這事是經過了沈昌珉同意的,可SM又怎麼會願意失去這個搖錢樹,加上有合約在身,他們的不允許是這麼的天經地義。

仍然沒想到鄭允浩的態度更強硬,留下句「我只是通知你們而已」就走了,氣得一群高層們嚷著要徹底封殺他什麼的,只有李秀滿鎮定地把他們的怒氣壓下來,說是按計劃走。

他要看看這個鄭允浩究竟有什麼能力這麼囂張。

因此,SM按已定下的計畫對外宣佈,東方神起近兩個月的休整期是為了準備時隔一年的回歸專輯,現在已完成了專輯裡13首歌的錄製,預計下個月16號正式發行。

 

「不是,是睡得不好。」鄭允浩淡淡地回了句。

為了精益求精,以及為了給粉絲們留下最美好的回憶,這張專輯的製作鄭允浩可謂全力以赴,還經常和編舞師一起編排主打曲的舞蹈到淩晨。

沈昌珉定定地凝視了他好一會,才說:「在中哥也是睡得不好,你們兩個真是!」

「他是因為公司的事才這樣。」

話音剛落,經紀人就進來向鄭允浩喊:「允浩,Kim’s集團的金常務來了找你,在會議室裡。」

在宿舍見過金在中幾次,經紀人都不奇怪為什麼他們兩個會和這個商界風雲人物結為好友了。

鄭允浩以為出了事才令金在中突然跑來公司找自己,便急忙趕了過去。

 

金在中坐在空空的會議室裡,心裡頭也是空空的。他在來之前私用職權讓Jona以集團名義拿到了東方神起的經紀人電話,因此在進來時並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

門被人打開,鄭允浩一甩手關上門來到他身邊:「怎麼突然過來了?」

「允浩,你有什麼事瞞著我。」金在中沒有抬頭,他只是定定地看著前方那一面雪白的牆壁。

觸目的是那烏黑的頭髮,鄭允浩輕輕挨著桌子的邊緣:「見到政宰了?」

「他和我說你是J.Y的創始人。」

J.Y是美國東南地區近幾年崛起的酒店企業。它的來勢很兇猛,不出兩年就取替了當地區元老級Denis的位置,還很大膽地觸及了零售和房地產的領域。

這次金在中和J.Y負責人所談的項目就是合作發展美國東南地區的度假村,借著合作來鞏固Kim’s的地位。

鄭允浩拉拉他的手,見他一動不動地仍坐著,還把頭扭向一邊:「生氣了?」

沒有回話,金在中咬著唇就是不想理他!

他不應該這麼衝動就跑過來質問他的,搞得現在的狀況有點尷尬。真是的,只要和他有關聯的事自己的理智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

緊握著他的手,鄭允浩柔聲道:「我沒有隱瞞你的意思,我是想著讓現在的事緩下來再和你說的。你別生氣了好不?」

張了張口,金在中又無力地合上,他沒有話要說。

「金家老爺查到了我的身份,說著如果要得到你,就要我進Kim’s效力。」鄭允浩想著,今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攤出來吧!好過令金在中產生不安:「其實他也不用費這麼多心思,我本就打算把J.Y送給金家。」

「什麼?這怎麼可以!」聽到這,金在中激動得站起來!他是瘋了嗎?J.Y現在發展得這麼好經營得這麼順暢,這是要花多大的心血才有這樣的成就?

「怎麼不可以?對我來說你是無價的!如果他們想要就給他們好了,只要你在我身邊。」鄭允浩將他納入自己的懷中,輕柔地說:「我也會答應老爺子進Kim’s的,我已經和他談好,只要Kim’s入了世界50強企業之列,我們就自由了。」

這個人!心臟不可克制地疼痛起來,金在中在他懷中搖頭,帶著哭腔說:「不要不要!我們就這麼離開吧!我什麼也不要,什麼也不顧了,我們找個沒人認識的地方好好生活吧!」

那一絲絲的哀求牽引著鄭允浩的神經,他撫摸著那圓圓的腦袋:「這樣你的心永遠都有疙瘩,我不要這樣的在中。我要在中開開心心,除了我不欠任何人的恩情。」

顫抖著的雙手緊緊圈住鄭允浩精壯的腰身,金在中不受控制地哭著。

「乖,在中不哭,不哭。」

怕他們的談話會被人聽到特意跟來守在門邊的沈昌珉,抬手掩去眼中的閃耀。

你們兩個不煽情不行嗎?!

 

 

 

 

 

 

第 二十 章(完結篇)

東方神起在二專發佈會上確定退出娛樂圈的消息在亞洲引起了軒然大波,要不是沈昌珉選擇繼續在這條路上發展,相信粉絲們的痛哭就不是幾個日夜了!因此,在新歌打榜期間粉絲們都很給力也很珍惜,竟令東方神起連續破了韓國歌謠界的幾項記錄,達到了其他明星無法企及的高度!

而SM方面,在鄭允浩宣佈消息的那天,帳戶上無端多了一大筆款項,那上面注明的是違約金,讓高層們驚訝之餘也是無奈,只有李秀滿發出一陣笑聲,隨後擺擺手說順著鄭允浩的意思走。

就這樣在粉絲們的不捨中轟烈地度過了打歌期,鄭允浩就隱退了留下沈昌珉單飛。

 

仍然娛樂圈的風波靜下來,商界的風波又被掀起了。

鄭允浩出任了Kim’s的專務一職,金在中調職為副社長。一時間,小道消息翻飛!

傳聞鄭允浩和金在中在大學時期就是很好的拜把子兄弟,當時金在中就有意把嶄露頭角的鄭允浩收為己用,但被拒了。如今在美國學有所成回國當歌手玩玩,金在中又三番四次地找上門,最後鄭允浩被他的真誠所感動才答應的。

又傳聞兩人當年吵了大架,發誓互不往來!可在多年相遇之後,心中的疙瘩也因為時間的流逝也沒這麼深了,故此一見如故。卻正撞上Kim’s出了危機,鄭允浩提出了幾個可行的解決方案,金在中大為賞識,也就這麼順理成章變成了現在的局面。

但是!鄭允浩的粉絲們可不這麼認為!鄭允浩霸氣沉穩,長得高大英俊,金在中溫順可愛,又生得清俊陰柔,這比起沈昌珉來更加般配啊!!加上早前有傳鄭允浩是同性戀者,更加大了粉絲們YY的空間。

所以傳聞有三,就是鄭允浩和金在中本就在大學時期互生情愫,但由於家人的極力阻止而被逼分開了五年之久!鄭允浩回韓國沒有第一次時間找金在中而跑去當了歌手是想向金家示威!經過了兩人的一番努力,終於得到了家人的同意名正言順在一起了!

按兩人的情況,的確是第三個比較靠譜,只是鄭允浩在答應金家老爺子的同時,也答應了在Kim’s在任期間不會公開兩人的戀情,SO……就這樣吧!

 

 

「好久沒回來了!」

緋聞中心的兩大主角走在大學的校道上,金在中開心地大叫。

現在正值假期,校園裡大部分學生都往家裡走了,只有一些留在這裡打著零工。但也不礙沒人認不出他們,誰叫一個曾經是大明星,一個是大集團的老總?可就算認出了,他們都沒有膽量上前,只在遠方看著這兩人小聲討論。

鄭允浩看著孩子般的他,笑得一臉溫柔,也不介意被別人看到直接上前拉住他的手:「來!我們去一個地方。」

金在中好奇,想著他可能給自己一個驚喜便順從地任他拉著。

沿著一路走下來,眼前的景物很熟悉,金在中知道了目的地是哪裡-------文藝部辦公室。

「我事先借的。」鄭允浩得意地晃了晃鑰匙。

他自有他的辦法把鑰匙借來,金在中也就沒問這麼多和他一起進去了。

這裡的辦公格局和五年前沒什麼變化,唯一變了的是部長辦公室裡的沙發換了。

「在中,你媽媽現在沒有這麼反抗我們了吧?」

奇怪他突然提這個,金在中點點頭:「嗯!柏慧一直有在和她作心理輔導。」

鄭允浩擁著他坐在沙發裡,腦海裡浮現的是當年的情景,不禁一笑:「最近我總是夢見以前的我們,有時畫面多了害得連我自己都分不清是現實還是夢境了。」

金在中聽了似乎想到了什麼,低下了頭:「夢到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夢回那段分開的日子。」

「呀呀呀!那都過去了不是嗎?」鄭允浩擁緊他,忽然說:「在中啊!我們結婚吧!」

很順其自然,真的!他就是想這麼說

金在中不同,他反應極大地推開了兩人的距離,睜著本已大大的眼睛,然後……說不出話。

早料到他會這樣,鄭允浩鎮定地從衣服的口袋裡摸出一個小絨盒打開,裡面躺著一雙簡單的白金戒指,

「五年前你在這裡向我表白,五年後我在這裡向你求婚,我們打平了!以後這裡的記憶就不會只停留在那痛苦的五年裡,我們的人生會重新譜寫,譜寫一個鄭允浩和金在中的故事。」

金在中還是愣愣的樣子,他輕輕蠕動著嘴唇:「你是早就準備好了?」

「是啊!」鄭允浩認真地點頭。

金在中一樣愣著地同樣摸出一個絨盒,裡面同樣躺著一雙簡單的白金戒指

「我也是想著向你求婚的。」

頓時,兩人大眼瞪小眼!終是笑了出來。

「那我們等會就飛巴黎。」

「好!」

兩人的眼中是對方掛著甜蜜笑容的倒影,鄭允浩攬著金在中的腰低下了頭

雙唇觸及令兩人不由自主地輕顫,他們就這麼靜靜地吻著。

陽光透過窗戶暖暖地灑在他們的身上,空氣裡充斥著滿滿的蜜意。

 

 

兩個人的故事……還很長。

 

 

===============全文完================

 

 

允在的誤會終於化解開了

原來允浩前面的冷莫都是為了讓在中做出選擇

雖然虐人又虐己,但總歸是達到效果了

文裡最難能可貴的是金父的支持

雖然不是親生的但對在中可說是發自內心的希望他快樂

然後最後求婚的橋段還蠻浪漫的

文裡唯一讓我看的彆扭的就是在中生意人的身份

和這文裡塑造的性格有點格格不入

 

接下來要好好過年了,咱們年後再見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