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落難

 

大自然,是個好東西。倘若你住夠了金碧輝煌的宮殿,吃遍了千篇一律的山珍,覺得生活開始了無生趣了,那就請來大自然中。這裡會給你別樣的感受,這裡會體驗到新鮮與刺激,尤其是在你身無分文的時候,效果尤為強烈!但切記!千萬不要在大自然中過夜!否則,你將會腰酸背痛腿抽筋,得不到一點便宜。

這,是我睡在這個鬼洞裡兩個時辰後的唯一感想。我不停的捶打自己的腰背,希望能減輕一些痛楚,可是已經整整捶打了半個時辰都不見一點功效。瞅了瞅身旁的那個人,混蛋!竟然睡的那麼安穩!

不行!我忍無可忍!開始了這一天的第二次逃亡。悄悄背起了包袱,躡手躡腳的向洞口走了過去。別了允浩!你可別怪我不義,這是你無情在先的!

「金在中……」

「…………」

應該……不可能……我的動作這麼輕,怎麼可能讓他發現?嗯!錯覺而已!一定是錯覺!繼續走,我什麼都沒聽見,他也什麼都沒看見。

「喂!金在中!」

「你!你怎麼會聽見的!!」

我氣憤的轉過了身怒視著他。要知道,這對我這個草上飛輕功了得的高手來說,可是一個絕對的恥辱!

「什麼聽見?!」

他俊臉突顯怒顏,指著我大喊道:「腳!你的腳踩到我了!快抬起來!你想踩死我?」

??聽見他的罵聲,我猛的一低頭,噢!原來如此!難怪從剛剛開始就覺得咯的慌。我皺了皺眉,移開了腳。

「允浩!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大半夜不好好睡覺,幹什麼把腿放我腳底下?」

天雖然暗的可以,但通過微弱的月光,我依然看到他那氣的越來越鐵青的臉。不過,他並沒有和我計較這件事。而是問:

「那這麼晚了,你又為什麼會被我咯到?」

完!不能跟他說我要開溜呀!我努力扯了扯嘴角,說「我、我要去賞太陽!」

「太陽?」

他好笑的皺起了眉。

我用力的點了點頭。惟恐他不信,事實證明,他就是不信,而且,連我自己都不太信。

「賞太陽?這麼大半夜的?金在中……你好有情趣啊~」

他突然燦爛的一笑。

「嘿嘿……我也這麼覺得……」

我也傻呵呵的回應道。哪知他臉色突然一變……

「姓金的!你把我當三歲小孩啊!!」

我一見他變了臉色馬上軟了下來。蹲跪在允浩面前,搖著他的衣袖,可憐到了極點。

「允浩啊~允呐~我求求你!你就放過人家吧!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人家寧願輪為那溺水鬼,也不用惹你心煩……」

我此等嬌媚,那鄭允浩竟不知好歹,一把扯回了衣袖,冷冷的看著我。

「哼!你以為我不是這麼想的嗎?既然知道該怎麼做就快點跳江去吧!你也知道我看你心煩!」

你!你!你!好你個鄭允浩!敬酒不吃你吃罰酒!我聽了腦子裡直冒火,起身對他大罵。

「姓鄭的!你這個死沒良心的東西!不久是那麼一點錢嗎?你至於這樣對我?我金在中哪裡對不起你!陪在你身邊任勞任怨!你不感激也就罷了!竟然還惡言相對!我告訴你!下人也是有自尊的!你若再這麼說小心老子撒丫子不幹了!」

我說的氣勢磅礴,手插小腰,斜視著上方。怎麼樣?怕了吧?

沒想到,那小子竟是冷笑了一聲。根本不把我的話放在耳裡?

「哼!不幹?你以為你有那權利嗎?別忘了你可是簽了賣身契的!我隨便這麼一告,你就得乖乖的蹲我旁邊唱小曲!還有!一點錢??哈哈!金在中!那只是一點?只怕賣了你全家也不值那個數吧!」

他那輕蔑的表情讓我想上去揍他!但我並沒有落實這個行動。而是搬起手指算了起來。我!一個皇帝!最起碼也得值個十萬兩吧!我皇弟金俊秀,皇位的第二繼承人,再怎麼說也值個五萬兩吧!還有我那八個姐姐!嗯……就按八萬兩算好了……再加上母后……呵呵!超了!這鄭允浩竟敢說我們全家都不值那個錢?開玩笑!還多了呢!

我剛要告訴他這一驚天動地的消息的時候,不料他先開了口。

「總之,你就給我老老實實的待著!別打那些鬼主意了!沒有用!」

「你!!!55555……允浩……你就放了我吧~~」

「哼!」

「我上有八十歲老母,下有未出生小兒……」

「哼!」

「允浩~~」

…………

哎,要問我們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的關係,那說來話長了……

這可能要從兩天前說起……那……是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

……………

 

 

「喂!金在中!你到底好了沒!!」

「知道了!馬上!」

門口又一次傳來了允浩不耐煩的催促聲,我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動作,因為我知道,再不快點的話,那個人可能就真的火了。現如今,連逃個跑都這麼麻煩!要不然這男紹國的犯人逃獄率越來越低了!要我我也不逃!可這姓鄭的顯然是沒有悟到這一點。

我迅速的將包袱打上了一個蝴蝶結,背在背上,向門外走去。

「好了!我們走吧!」

我對他燦爛一笑。

「…………」

他直愣愣的看著我……身後的包袱。額頭上頓時暴起了兩根青筋。

「你……這是準備背著整個希湘閣跑路??」

他皺著眉頭看著我。

我彎著腰,頭上不禁冒出了一層細汗,過大的重物壓的我直不起腰。

「這是哪的話?!我倒是想背啊!那也得背的動!要不然……你幫幫我??」

他瞪了我一眼,提著我的包走回了房間,而我當然是著急的跟了過去。他想對我的包做什麼!!

「鄭允浩!你卑鄙!你堂堂一個大男人!竟然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包!你要不要臉了!」

他沒有理我,而是直接扯開了我的包裹。

「啊——!!」

我慘叫道,要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才把它整理好啊!他……竟然,竟然這麼輕易的就給我扯開了???真是撕在包身,疼在我心呐!

「逃亡你帶個枕頭幹什麼!」他問。

「萬一天黑了總要過夜吧!」我答。

「怎麼還有被子?」他又問。

「有了枕頭哪能沒有被子?」我又答。

「這是什麼?」他又又問。

「別告訴我你洗臉不用木盆!」我又又答。

「這又是什麼!」他又又又問。

「洗完臉當然要用毛巾擦了!」我又又又答。

…………

「啊——!不要啊!這個不能丟!這個也不行!啊!這個這個都不行!!」

他動作利索的給我翻著包,我在一旁極力的維護著。暫態間,包裡的東西就剩下了原先的十分之一。我驚叫著和他爭奪了起來,但礙於力量不及他,被他三下兩下擋了回去,拿起他給我收拾好的行裝,遞給了我。

「我們這是在逃亡!可不是去野餐!」

我不由來了氣,扔下包袱氣衝衝的向他喊:「這些可都是生活必須用品!你不帶!這日子靠什麼活!」

「靠什麼?」他冷笑了一下,扯出了他的包袱,在我面前自豪的拍了拍,「當然靠這個!」

我順著他的動作向他懷裡望去,那包袱,小小的,頂多就裝了一套衣服。

「那是什麼?」我問。

「嘿嘿~~」他立刻露出了淫蕩的笑容,「錢~~」

!!

我一聽這名詞,馬上來了精神!要知道,這錢可是好東西!天下間又有什麼東西用錢買不到?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這鬼會不會推磨我是不知道,但如果你肯給允浩錢,那他一定會去推!

「我和你交換背~」

我立刻把包袱塞給了他,開始扯他懷裡的那只。

「不要!休想!」他極力的往回拉。

「小氣!就讓我背嘛!!別忘了!這裡面還有三成是我呢!」我又向後扯了扯。

「那又怎樣!我說不行就不行!」

他一副堅決不鬆懈的樣子,更加激發了我的鬥志,正當我們撕扯的不可開交的時候,門碰的被人從外踹開,而因為這一驚,那包袱也最終落到了我的懷裡。

 

「吵死了!你們大半夜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來者正是希湘閣的老鴇子,金希澈!

他看了看我們,我們也看著他,六隻眼睛互相大眼瞪小眼,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允浩……你們這是……」

他看到我們身後的一片狼籍,一臉詫異。

我渾身像是僵住了一般,不會吧!這還沒出門呢!就被逮住了??我們也太背了吧!這還怎麼跑??

「在中……」身旁的允浩叫了我一聲……

「嗯?」

我看了看他,這種關鍵時刻他叫我幹什麼?

「跟著我的指令做!1……2……3……跑——!!」

號令一下達,我們兩個便一人一個方向衝了出去。掠過金希澈的時候,我用餘光看見了金希澈那張迷茫的臉,就在我們馬上要跑到樓梯口的時候,只聽身後一聲施吼……

「來人呐!!都給我追!!」

聲震四方,一時間,整個希湘閣被此聲震的顫了三番。河東獅吼,威力果然名不虛傳!於是,我和允浩便和昔日的眾兄弟們展開了一場生死追逐……

其過程真可謂是跌宕起伏,盪氣迴腸,他們的話更是餘音繞梁,直至今日還在我耳邊回蕩著……

 

「站住!!」

「前面的人停下!你們已經被包圍了!不要再做無謂的反抗!」

我們奮力的跑在夜間的小路上,只知道兩旁的建築不停的向後退著,而身後的人卻是窮追不捨,邊追邊向我們進行語言威脅……

漸漸的,我的體力開始透支……氣喘吁吁的跟在允浩身後跑著。

「金在中!這筆帳我先記住了!回頭再跟你算!」

我們邊跑允浩邊說。我一聽不由得好氣。靠!憑什麼又是我的錯?

「怎麼是找我算帳?這件事你難道就沒錯嗎?」我氣憤的問道。

「哼!要不是你非要和我搶錢,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嗎?」

他的話突然提醒了我,我下意識的緊了緊懷裡的包袱,呵呵,最後還是被我給搶來了啊~我果然是個搶東西的天才!一股勝利感油然而生生。

「告訴你!如果那裡面少了一份錢,我就要你好看!這邊!」

說著他便轉向了一個小巷子裡,我當然也跟了過去,可剛跑進去便看見幾個人影晃了過來。鄭允浩!看你帶的好路!我在心裡暗暗咒駡著。

一看情況不對,我們迅速的轉過身,向著別的巷子跑去。

 

「允浩哥——!不要走!是我!厲旭!」

身後的聲音頓時令我們停了下來,這聲音,的確是厲旭沒錯。厲旭和允浩的關係向來很鐵,如果是他的話,應該就不是來抓我們的吧。

見我們停了下來,他們馬上跑了過來。

「允浩哥,不要再走了!」

一到跟前,厲旭便拉著允浩的袖子說。

「哥哥走了我們可怎麼辦?」

這次說話的是小離。

「對呀!公主只是一時生氣罷了!他那麼寵你,絕對不會怪罪你的!」

宜商急忙搭口,好像要哭出來了似的,在一旁乾跺腳。哎,這孩子以前最粘允浩,把他當親哥哥似的,這次他要走,當然會著急。

只見允浩緊緊皺著眉頭,一副難為的樣子,搖了搖頭。

看他那樣子,我也有些不忍,於是意味深長的拍了拍宜商的肩膀。

「別傷心了,宜商,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啊……」

我這廂如此的深情愜意,他那廝卻一臉驚奇無比。

「咦?小在?你怎麼還在這裡?」

他這話怎麼說的!我可是一直都在這裡啊!從頭到尾都在這裡!

「小在~天色不早了!你還是快走吧!等會公主來了你可就跑不了了!」

小離也是一副真誠的樣子看著我。我臉上的肌肉不由得一僵,什麼意思嘛!那鄭允浩就是香餑餑,你們都急著留住他,而我就是餿水,你們都巴不得往外潑!難怪人們說紅顏禍水!嫉妒啊!你們純屬嫉妒!

「那、那個……其實如果你們非要我留下來的話……我也可以……」

「不不不!小在!你可千萬別嚇我們!長途漫漫,您還是快上路吧!」

「…………」

別看我不說話,我這是在醞釀應該怎麼罵這三個東西!氣死我了!枉我對他們這麼好!都是一群忘嗯負義的東西!!

 

「那邊有人!過去看看!」

一聲大喊突然打破了我們的思維。接著,腳步聲便傳了過來,壞了!敵人追來了!

「厲旭!你們回去吧!我們已經不能回頭了!小在!我們走!」

允浩對厲旭說了兩句,便拉起了我的手,跑入巷裡,那架勢,還真有點私奔的味道。

就這樣……我們私奔了……

 

 

 

 

 

第十三章 繼續落難

 

我早就忘了我們是怎麼逃過重重追兵的。只知道,到了最後,我們終於到達了岸邊。跳上船的那一刹那,金希澈他們也正好趕了過來。我們迅速的解開了韁繩,那船家看我們一副被追殺的狼狽樣,也不敢多說什麼,生怕惹禍上身。

船離開了岸沿,划向了遠處,在確定金希澈他們再也追不過來了以後,我們兩個同時鬆了口氣。可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岸上傳來了一句話,讓我們半天都陷在恍惚中……

「允浩!回來呀!不就是弄亂了房間嗎?哥哥我不怪你了!你也用不著逃吧!!」

…………

金希澈說完這話後的半個時辰內,我們互相一句話都沒說。

「允浩……」

「嗯……」

「剛剛……我是不是聽錯了……」

「應該……沒有……」

「…………」

該死的金希澈!也不早點說明白!我還以為他已經看出我們兩個要逃跑了,沒想到他竟然只以為我們是弄亂了房間怕他責怪。他也真是有病!既然是這麼想的,還喊什麼「來人呐!給我追!」這不是擺明瞭讓別人誤會嗎?而且還喊的那麼大聲,就算我們不準備逃,被他這麼一喊,也得嚇的不由自主的逃了!

如果,如果早知道他是這意思……那我們還費這麼大的力氣幹什麼?大不了改個時間再逃就是 了!現在倒好!搞的像個逃犯似的!鬱悶!實在是鬱悶!!

 

「氣死我了!!!!可惡的金希澈!!!啊——!!!」

我蹭的站起了身,全然忘記了這是在船上的事實。只見小船左右一晃……

撲通……一聲巨響……轉眼間,我就這麼掉了下去……

掉下水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允浩那張瞬間僵硬的臉,還有那隻伸在半空中的手,可惜我的胳膊不夠長,根本抓不到那手指……

「救命啊!救命啊!」

我在水裡不停的撲騰著。男紹並非多水之國,因此,我幼小的時候對習水之術也沒有仔細研究過,果然書到用時方恨少。早知如此,當年先生教游泳的時候就好好學了~以不至於弄成現在這個模樣……

「允……咳咳……救命啊……」

剛要開口求救,水便漫了上來,身子不斷的往下沉……漸漸的,意識開始 模糊……眼前一片昏暗……直至耳邊再也聽不到允浩急呼的聲音……看來……我暈過去了……

 

 

我叫金在中,今年18歲,男,男紹國第三十八代皇帝。家中有一四十歲的美貌老娘,八個潑出去的姐姐,還有一個無知的弟弟。朕自登基以來,男紹國便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為了進一步的體察民情,朕委身一人來到了民間,不料卻被奸人所劫,被更奸人所騙,被更更奸人所要脅,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四遭人更是對朕拳大腳踢,出言侮辱。為了我國國運,朕忍辱負重,從血雨腥風的希湘閣裡逃了出來。不料下人笨手笨腳,迫使朕的逃亡行動有所敗露,經過一番血戰,最終還是取得了勝利。雖然昔日戰友曾一度熱切懇求朕能夠留下,朕還是毅然的走上了這條正義大道。

可是,故事總會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候有所轉變。當朕和隨從登上了旅程之後,怎知船上竟然會有詐?朕被害的落入水中,那奸人定是看准了朕自小因搭理國事而無暇學習游泳之術而設計了此圈套。於是,一代帝王如空中繁星,璀璨的劃落……朕短暫的過完了這英明的一生。

朕死之後,特准朕的皇弟金俊秀登上皇位。家弟愛兄心切,自然會為為兄報仇血恨,可這冤冤相報何時了?朕會通過魂魄告訴他,饒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哎……仁慈……向來是我致命的弱點……

我正準備過會見了閻王爺的自述,可是剛準備到一半,一口仙氣便從我的口中吹了進來,唇上似乎覆蓋了什麼東西。我伸舌頭一舔,嗯……好軟……我不由得多舔了幾口,接著,一條豬舌伸了進來,我只知道,這口條跟我平時吃的大不相同,極為柔軟有韌性,而且……這味道,實在是太~美妙了!

我把自己的舌頭也迎了上去。與那口條相交在一起。那口條似乎有靈性,我一時間竟抓不住它!哢——!

我用力的關上了牙關,只聽耳邊響起了嗚的一聲。緊接著,腹間便傳來了陣痛,我猛的睜開了眼睛。印入眼簾的,是允浩那張英俊的臉……

「允……浩……」我不可思議的眨了眨眼。

「…………」

他沒有說話,一直捂著嘴巴。

「真沒想到啊……」我苦苦的搖了搖頭,「連你也死了……」

碰!頭上傳來了疼痛,允浩這小子的拳頭越來越狠了!

「拔七!!米柴洗了呢!」(白癡!你才死了呢!)

雖然他這鳥語足足費了我四秒的時間才反應過來,但起大體意思我是稍微明白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也許……大概……沒死!!

「我還活著?」

我半信半疑的看著他。

他白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哈哈!太好了!允浩~~我愛死你了!」

我伸臂一把抱住了和我一樣渾身濕透了的允浩,不用問,救我的一定是這個人,沒想到,這孩子還真是講義氣。

只覺得允浩渾身一僵,任由我抱著。哦呵呵,竟然害羞了呢!真可愛!

「金在中……」一個低沉的聲音自耳邊傳來。那聲音,陰森中暗藏殺機,讓我這個聞者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怎麼……了……」

我顫慄的問道。

「我的包呢?」

殺氣越發凝重……

我看了看四周,又回想了一下過去,那個優美的落水動作做起來的時候,手裡的包好像……

「允浩呐……」我笑了笑,「那個……你先別生氣哦~~那個包嘛……嘿嘿……好像掉水裡去了……」

「…………」

「允浩……」

「…………」

「允浩??……允浩!你怎麼了!!你可別嚇我啊!你怎麼翻白眼了!!……哎!你可不能暈啊!!允浩!允浩!!船家!!快來看看啊!有人在你船上掛了!!」

……………

 

他再次醒來的時候,船已經靠了岸,這期間,為了讓他醒來我用盡了辦法,踢、打、罵、踹,怎麼下流怎麼來。但他惟獨醒來過一次,還是我騙他說錢又撈上來了。本來這知識我在用盡了法子後想碰碰運氣的一句話,可不曾想到,那傢伙聽了後竟奇跡般的坐了起來,但是在得知我是騙他的以後,又一次倒了下去。

我們拖著殘破不堪的軀體走在山野裡,整整一天,未見任何人家。允浩那傢伙,就因為我丟了他的家產,整整一天,未和我說過一句話。再這樣下去,我就算不餓死也得悶死!不行!我可是男紹國的皇帝!可不能死的這麼冤!於是!我準備逃!

第一次開溜,是在允浩去找水喝的時候。我向著反方向跑了很久,自以為他一定跟不上了,才呼呼大喘氣的停了下來,結果抬頭一看,允浩竟然蹲在河邊看著我,說了一句讓我難以置信的話——

「我看著你繞著這河跑了五圈了……你不累嗎?」

我當場暈厥,氣的只剩下了一口氣。半天的努力,換來的卻是一張簽有了我的名字的賣身契。起初,我當然是寧死不屈,可那鄭允浩畢竟不是好惹的主,眉頭一擰對我大罵,你毀了我下半輩子的幸福,用的下半輩子來換不是很公平嗎?還是說!你以為我賣了你能值你掉進水裡的那些錢?

於是乎,朕忍辱負重,簽了那個不平等條約。

第二次開溜,便是剛才,我剛剛要走,卻不料踩到了他,不吉利!看來今天不宜出逃啊!奉勸各位越獄的同志們另擇吉日。

 

「允浩~允浩~允浩呐!!鄭允浩~!!!」

我不停的叫著他的名字,可那廝竟然罔若未聞,閉眼假寐。我叫了半天也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加上白天路途勞累,身子疲乏,耍完了賴,竟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中,仿佛有人在撫摩我的臉,輕輕的嘆息掃過我的耳際……

「唉……笨蛋……為什麼要逃?待在我身邊不好嗎?小傻瓜……」

寵溺的語氣令人心醉,這人絕對不可能是鄭允浩!他不可能對我說這麼溫柔的話!不過……就讓我幻想好了……幻想說這話的就是他……

呵呵……

 

 

第二天天剛剛亮,我們便踏上了旅途。憑著我們頑強的毅力,終於從茫茫山野中走了出來。來到了一個繁華無比的鎮子上……

來來往往的車馬……川流不息的人群……啊!我們終於重返人間了!!活著!真好!

一股酸澀湧上鼻頭,差點就要淚流滿面……

這是一個叫做“黃梅鎮”的地方,地處男紹國與女昭國的交接地帶,雖說地方不大,但絕對是富的流油的地方。女昭與男紹向來有生意往來,而兩國貨品交接必定經過這小小的黃梅鎮,因此,它的繁華就顯而易見了~

身為一國之君,像黃梅鎮這種要塞,朕都是做過功課的,呵呵,朕這皇帝可不是白當的。如今,我兩人竟誤打誤撞的來到了這裡,真乃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這未來詩人的詩句從我的口中說出更是別有一番風情~~

「允浩!」

「在中!」

「允呐!」

「在呐!」

「允~」

「在~」

5555555!!我們終於跑出來了!

兩個人抱在一起喜極而泣,出來了!終於出來了!!這股激動全然化做了動力,促使我們兩個越抱越緊……

 

哐啷~

一聲輕響傳了過來,低頭一看,腳下多出了一枚銅板……我蹭的紅了臉!不會吧!當朝皇帝竟在這黃梅鎮被人當成了乞丐??悲哉!悲哉啊!!

我剛要開口大罵那扔錢之人,身旁的人卻一把把我推開,迅速拾起了地上的銅板。仔細擦了擦,放進了衣袖……一整天的跌爬滾打,讓我們身上早已骯髒不堪,這副德行再配上那見錢眼開的缺德樣,還真把乞丐的精神發揮到了及至。

「允浩!」我指著他大喊:「你真是太給我丟人了!怎麼能當著這麼多的人撿錢!」

他看了看我,慢慢的站起了身。一副不屑的表情。

「那你說怎麼辦?」

他的語氣,根本就不是在問我意見。

「哼!」我冷哼了一聲,靠近他悄悄的說:「當然是在沒人的時候在撿。」

「…………」

允浩白了我一眼,不再說話,轉身走了出去,我自然是一溜小跑跟了過去。

「喂喂喂!」我跟在他身後叫著,「我們現在去哪?」

「找地方打工……」他淡淡的說,仍然沒有停下步子。

「什麼?」我詫異的張大了嘴巴,這傢伙不是在說笑吧!

「打工?我們剛走了一天的路!不是應該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好好休息休息嗎?幹嗎這麼著急找工作?」

碰——!允浩猛的一個急刹車,害的我直接撞到了他的身上。

「金在中……」

他低沉的叫著我的名字。

「幹麻?」

我揉了揉鼻子不解的問。

「你有錢嗎?」

「……沒有……」

「那就少廢話!跟我走!」

「是……」

……………

 

本以為找個工作肯定要拖上個三五天,畢竟天下太平,又不是逢年過節,哪有那麼多工作讓你做?可是老天對我們兩個似乎特別眷戀,讓我們剛到異鄉,並且在身無分文的情況下碰到了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好差事~~

今天是黃梅鎮的大富豪黃老爺家一年一度的招工大賽。黃家是本鎮的首富,說是本鎮,其實說是男紹國的首富也不為過。其家產富可敵國,生意更是做到了各個國家之中,實乃我男紹的榮耀。因此,在黃梅鎮,只要是黃家的人,上至少爺小姐,下至奴僕女傭,身份都要比一般人高上一級,鎮民們都為能進黃俯做事而感到驕傲。這招工大賽一年只招辦一次,天知道我們到底碰上了什麼狗屎運,竟然碰了個正著!黃家的報酬高的嚇人!單單一個小小員工的年薪就頂的上我朝七品官員一年的俸祿了!看到這驚人的工資,允浩自然是毫不猶豫的逼著我和他報了名。

看來等我回朝以後,一定要給我那些官員們加點工資,否則他們還不集體辭職,跑到這鬼地方當下人了……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