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3

 

空蕩蕩的馬路上,金在中獨自一人沿著路邊走了一會兒。心裡的難過一點也沒消減下去,他索性坐了下來,抱住自己的雙膝,將臉埋在膝蓋上。

好好想想吧,金在中,他對自己說。

鄭允浩說得不錯,是他自己一廂情願的跟他在一起的,人從來就沒有騙過他,只是他自己不願意面對現實罷了。如果鄭允浩真的對他有意思,又何必每次都拿錢給他?是他高估自己了,以為終有一天鄭允浩會牽起他的手。真是笑話!人家是鄭氏財團的堂堂當家,他一個靠月薪過日子、還背負著二十萬債務的窮屌憑什麼配得上人家?!電視劇裡那些高富帥對屌絲一見鍾情的戲碼都是用來麻痹屌絲意志,讓他們變得更屌絲的好嗎?!而現實中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優勢資源搭配。所以,即便鄭允浩認識他在先,卻還是只會被晟宇所吸引。

想到這,金在中反而覺得自己應該去跟鄭允浩賠禮道歉才對。畢竟人家是大老闆,手上還捏著他的飯碗。失戀也就算了,接下來要再失業的話,他就真的可以去死一死了。可是,心裡實在是太難過了,這可是他的初戀啊,還沒來得及開始,就已經夭折了。

 

金在中在袖子上蹭了蹭,眼淚和鼻涕全沾了上去。一輛車從他面前飛馳而過,然後一個急刹又停了下來,他抬頭看向從車上走下來的人。

鄭允浩走到金在中的跟前,蹲下去,遲疑著將手撫上金在中的頭。「對不起,剛是我不對。」他說,「別哭了。」

金在中搖搖頭,「沒哭。」

鄭允浩輕嘆一息,擦掉他臉上的淚,說:「走吧,送你回去。」

金在中沉默了會,說:「如果我堅持要自己走回去的話,總裁是不是會很內疚?」

鄭允浩搖搖頭,「不會,我會把你綁起來扛回去。」

金在中忍不住笑了,然後又接著哭。

這就是鄭允浩,從來都我行我素,在感情上也依舊強勢,就算錯也錯得那麼理直氣壯。

拍了拍屁股上的灰,金在中爬上了鄭允浩的車,坐到了後排上。

 

那天之後,鄭允浩和晟宇就正式確定戀愛關係了。

與此同時,晟宇慘澹的演藝事業也漸漸的有了起色。先是在國內當下最火的一個綜藝秀裡擔任了固定演出嘉賓,又在一個以造星聞名整個華語圈的導演的新劇裡出演一個家世高端大氣上檔次、外表酷炫狂拽吊炸天的男一,和時下人氣最旺的宅男女神出演對手戲,前期光宣傳造勢就已經怒甩同期各類電影電視三十二條街了。據說《生化危機八》有意邀請他出演男二,並保證該角色絕對不是打醬油的。諸如此類的消息鋪天蓋地而來,強勢佔領了各類媒體的頭版頭條,連帶的連晟宇以前那些乏人問津的作品都莫名的跟著小火了一把。

笑話!堂堂一個鄭氏財團在給他撐腰,這種程度的很基本好不好?!

關掉網頁,金在中默默的趴到辦公桌上,充分意識到鄭允浩這次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幫晟宇的事業鋪路算什麼,耗費自己寶貴的時間去陪他才是最重要的。金在中從來沒見過鄭允浩對誰這麼上心過,一日三餐噓寒問暖也就算了,怕他趕通告太累,專門從國外訂購一台超級保姆車也算了,最讓金在中受不了的就是只要鄭允浩有空,肯定會帶著晟宇滿世界的亂跑。最誇張的一次就是晟宇某天忽然說想吃魚子醬了,然後下午鄭允浩就帶著他乘專機飛法國去了。

「這人以前是不是沒談過戀愛啊?!」

金在中忍不住又重啟了自己的吐槽功能,雖然表面上對此嗤之以鼻,心裡卻是萬分羡慕的。鄭允浩帶晟宇去的許多地方,金在中覺得自己這一輩子都沒機會去。儘管現在境外旅遊越來越普及,可是一次低則五六千,高則幾萬塊的消費卻不是金小菜鳥承受得了的。

但是,每個人都曾做過環遊世界的夢,金在中也不例外。

在他還很小很小的時候,那個時候金爸還在,金爸每天說得最多的就是要帶著金媽和金在中去環遊世界。為此,金爸還專門做過一本畫冊,非常珍視的用那種封面是皮制的筆記本做的,上面是各個國家各個城市的圖片以及一些簡單的文字介紹。那些圖片有的是從舊報刊上剪下來的,有的則是別人不要的明信片。金爸將它們收集起來,然後工工整整的貼到本子上,再配以文字介紹。金在中小的時候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看著這本畫冊,憧憬著他們一家三口在這裡或那裡玩耍的情景。

金爸過世後,金在中將那本畫冊完好無損的保留到了現在。偶爾覺得累的時候,就會拿出來看看,回憶金爸在描繪某個地方的風土人情時那眉飛色舞的樣子。

網路的出現使資訊的傳遞變得便捷,金在中已不用再像金爸那樣很辛苦的到處去收集圖片,也不會在得到一張夢寐以求的圖片後欣喜若狂,但他繼續著金爸的夢想。有的時候,在網上看到漂亮的地方,金在中就會把它列印出來,貼到本子上,學金爸的樣子認認真真的在圖的旁邊配上文字,虔誠得宛如一場朝聖。

 

 

 

夏天快結束的時候,鄭氏財團迎來了創立紀念日,整個公司上上下下幾百號人為了這一天緊張的忙碌了大半個月。從訂酒店到確定嘉賓名單,連繫商演到當天的酒水用什麼牌子,佈置宴會現場的主色調是金色好,還是深藍色好,更別說什麼開場VCR的製作和整個宴會流程的設計了。

由於去年紀念日的時候,金在中請假回家了,所以今年是他首次參加創立紀念日的宴會。為此,金在中寄予了極大的熱情,專門去剪了頭髮,租了禮服。宴會當天打扮了下,整個人都顯得精神了許多,還有點小帥。

宴會是在一家五星級飯店的頂層開的,除了鄭氏的股東和工作人員外,政要、商賈、文藝界名流出席的亦有不少,簽到區簡直像極了頒獎現場明星走紅毯,讓金在中大開了眼界。當晚的第一個小高潮是鄭允浩和晟宇同時亮相簽到區的時候,當大螢幕上出現他們兩人挺拔的身姿時,酒店的屋頂差點被女孩子們的尖叫掀翻。

燕子意外的沒有與她們同流合污,而是在一旁忿忿不平的說拆西皮遭雷劈。

金在中很驚訝,「你不是他的粉絲嗎?」

「沒錯,理智上來說,他和大老闆站在一起更登對,但是感情上我絕對支持你。」燕子說。

「……其實你不妨考慮一下把小說裡主角的名字換一換。」

「絕對不要!」燕子斬釘截鐵的樣子讓金在中有些動容,結果情緒還沒醞釀好,就聽見她又補了一句。「你和大老闆的CP已經有很深的群眾基礎了,現在換CP,我會被爆菊的!」

 

宴會在鄭允浩致完詞以後就正式開始了。

各路影視歌明星紛紛登臺獻藝,陣容堪比芒果台的跨年演唱會。晟宇雖然不是歌手,但也上了台。抱著吉他自彈自唱,一首《Loving you》博得了滿堂彩,鄭允浩還十分配合的用口型悄悄回了他一個「我也愛你」。

燕子發現了以後,狂呼肉麻。「看著吧,要不了多久倆人准得分!」

「……你怎麼知道?」

「沒聽說過嗎?」燕子將杯子裡的香檳一口飲盡,狠狠的說了句。「秀恩愛死得快!」

 

接下來是慈善拍賣,拍賣所得將全部用於修建希望小學,不少人將自己的珍藏都貢獻了出來。從明朝時期的青花瓷到某股東家小孫子的限量版鋼鐵俠模型,花樣層出不窮。每個珍藏的背後似乎都有一段或搞笑或感人的故事,主持人更是將現場的氣氛拿捏得很好,時而輕鬆,時而溫馨。在場的每個人都可以參加競拍,只要你有足夠的錢和愛心。

金在中也很榮幸的拿到了一個號碼牌,494,他忍不住輕嗤一聲。

搞笑呢吧?他連自己都快養不活了,還搞慈善?

慈善,那可都是有錢人才享受得起的玩意。

這時,又一件藏品被推到了臺上,是一條名為《天使之淚》的絕版藍寶石鉑金手鏈。設計創意取自愛琴海的傳說,一個關於美麗的琴師和英勇的國王之間堅貞不渝的愛情故事。由於藍寶石本身就象徵著忠誠和堅貞,再加上它的設計者在完成這個作品後沒多久就迎來了一場幸福美滿的婚姻,所以這條手鏈無疑得到了當晚許多人——尤其是女士們的喜愛,競拍角逐非常激烈。

晟宇對這條手鏈似乎也很感興趣,鄭允浩為博戀人一笑,自然是毫不猶豫的第一個舉了牌子。

「哇,大老闆果然出手了!!」

隨著燕子的這一聲驚呼,一束銀藍色的追光燈已經打向了鄭允浩所在的方向,而他的身邊坐著的是面帶微笑的晟宇。

金在中鄙夷的翻個白眼,詛咒鄭允浩絕對拍不下這條手鏈。

 

由於當晚為博戀人一笑的人不只鄭允浩一個,所以在眾人的努力下,《天使之淚》的價格一路飆升,一次最低喊價八千,沒多久就突破了十萬,目前價格暫時定在了鄭允浩所出的十二萬上。大家一看鄭允浩已經是第六次出價了,知道他是志在必得的,所以都心照不宣的選擇了放棄,給足了今晚這場宴會的主人面子。

金在中看得那個急啊那個激動啊,恨不得搶過隔壁桌那個老頭子的號碼牌一直幫他舉下去。

比金在中還要激動的是臺上的主持人。由於仇富心理作祟,他巴不得這群有錢的冤大頭為了條爛手鏈繼續死磕下去。才十萬而已,完全不夠看,起碼要飆到一百萬去!准保汪峰明天也休想上頭條!!可惜無論他如何拖延時間,就是沒人肯出價了。就在他失望的準備落下第三槌的時候,又一個號碼牌刷的一下舉了起來。

「494號!十二萬八千!!」他激動的大叫,海豚音都飆了出來。

 

 

 

 

 

Chapter 14

 

「我靠!騷年,幹得漂亮!!要的就是就是這種氣勢!!!」燕子激動的拍打著金在中的背。

他剛才幹什麼了?他是不是舉牌子了?

金在中愣愣的看了看手中的號碼牌,又看了看臺上的主持人。後者正在興奮的喊著「494號出價十二萬八千」,賣力的鼓動著現場的氣氛。

金在中的頭皮轟的一聲炸了。

他剛才舉牌子了!!他剛才真的舉牌子了!!!靠!他是不是瘋了?!他是不是瘋了?!他舉牌子幹什麼?!他舉牌子幹什麼?!

就在金在中快要被自己給氣死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一條短信進來了。

【你搞什麼?】

寄件者顯示是鄭允浩,金在中還沒來得及回,第二條短信很快就又到了。

【十二萬八千,你確定你有這麼多錢?】

金在中一愣,抬起頭來看向鄭允浩。只見對方正附在晟宇耳邊說著什麼,接著兩人一起回過頭來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

操!什麼意思?!瞧不起人還是咋地?!金在中想,啪啪啪狂按自己的手機。

【托大老闆的福,二十來萬還是拿得出手的!】

按下發送鍵以後,金在中又迫不及待的看向鄭允浩。只見他低頭看了下手機後,嘴角彎了彎,趕在主持人落下第三槌前,舉起了手中的號碼牌。「二十萬。」他說。

故意的!他絕對是故意的!!聽說他只有二十萬,就故意喊個二十萬出來!!實在是可惡了!!金在中忿忿不平的想。

「二十萬!7號買家出二十萬!還有沒有比二十萬更高的?!比二十萬更高的還有嗎?!」主持人說,把目光又投向了494號買家的方向。按照他事先預想的劇情,此刻他應該看到494號買家再次把號碼牌舉起來。果然!他舉了!他真的舉了!!

「494號買家——」

「二十萬零八千!」金在中說。

「二十萬零八千!494號買家出價二十萬零八千!!」

鄭允浩笑著說:「三十萬。」

這次主持人還沒來得及出聲,金在中已經又一次的舉起了手中的牌子。「三十萬零八千!!」

「四十萬。」

「四十萬零八千!!」

眼下,就是瞎子也看得出金在中是故意的了。

「尼瑪!沒看出你小子還是個猥瑣流!每次都只比大老闆多出八千!故意的吧?!」燕子說,笑得很賊。「簡直就是喪心病狂!括弧,幹得漂亮!!!本宮必須給你怒點10086個讚!!」

燕子確實沒猜錯,金在中就是故意的,他就是要給鄭允浩添亂。反正《天使之淚》他志在必得嘛,那幹嘛不讓他為希望工程多做點貢獻?!他先代表小朋友們謝謝他了!!!

 

也不知道鄭允浩是不是真的沒有看出金在中的陰謀來,總之他又一次毫不猶豫的喊出了五十萬。

「觀眾朋友們!!現在這條《天使之淚》的價格已經出到五十萬了!!還有比五十萬高的嗎?!還有嗎?!那邊那位494號的小帥哥還會不會再喊出“五十萬零八千”這個價格呢?!還是說會壓倒性的喊出一個更高的價格呢?!請讓我們拭目以待!!!!!」

在主持人極富煽動性的解說下,所有人都不由將目光投向了金在中。

金在中看了看鄭允浩,又看了看自己的號碼牌,494,嘁,還真是吉利!他想,和鄭允浩一樣又一次毫不猶豫的舉起了牌子。

沒有主持人的煽動,全場已然掌聲雷動。

這是一種怎樣的作死的精神啊!

那些不認識金在中的人都以為他是某家的公子,和鄭允浩不對盤,所以才公開在鄭氏的創立紀念日上砸鄭允浩的場,簡直是嫌自己活得太舒坦了。而知道並瞭解金在中的人,比如說像燕子和秘書處的同事們,完全不知道金在中這是要鬧哪樣,都一副“no zuo no die,why you try”(不作死就不會死為何你還要試)的表情向金在中致以著最崇高的注目禮,並在心底由衷的為他默哀了三秒鐘。

 

接下來,鄭允浩直接把價格喊到了八十八萬,說算是為今天的宴會助個興。

於是全場又一次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緊接著,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都回到了金在中這裡。

萬眾矚目之下,金在中遲疑著又要舉牌子了。燕子怕他玩出火來,急忙抬手阻了他一下。

就在這時,又一條短信進來了。

【適可而止。】

發短信的人自然還是鄭允浩,看得出,這四個字已經是他的底線了。

其實金在中早就有些麻木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什麼。起初確實只是單純的想搗亂,可是到了後來,每當鄭允浩喊出一個價格,他就會不假思索的跟著舉一次牌子。這種行為完全沒有意義,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就像是魔怔了一樣。

【如果你還要再舉牌子,我不會再出價了,你就等著去賣腎吧。】

發完這條短信,鄭允浩就將自己的號碼牌放到了桌子上,顯然是不準備再出價了。以他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散開來的低氣壓搞得周圍的人紛紛表示亞歷山大,都默默的祈禱著那個作死的494號不要再玩下去了。

 

或許是心誠則靈,主持人這次終於沒有再跟打雞血似的喊出“八十八萬八”這個數字了。

鄭允浩的手機卻收到了一條短信,他掏出來一看,是金在中發來的,上面只有四個字。

【如你所願。】

鄭允浩不知道這個“如你所願”是哪個意思,是如他所願的不再舉牌子了?還是如他所願的去賣腎?!他氣不打一處來的回頭去看金在中,卻發現那個位置上已經沒有人了。

最終,那條原價僅三萬塊不到的「天使之淚」以八十八萬的天價,被鄭允浩收入囊中。事後面對媒體的採訪,他也只是笑笑,說此舉只是為了告訴大家鄭氏財團在慈善公益事業上一直是不遺餘力的。問他《天使之淚》送給了誰,他一臉幸福的說當然是自己的愛人。於是,那個擁有《天使之淚》的人穩妥妥的拉住了全國姑娘們的仇恨。

再說當晚,自《天使之淚》後,後面的競拍就再沒有出現過像《天使之淚》這樣噱頭十足又精彩的競拍了,以至於所有人都覺得有點索然無味,興趣缺缺。

 

洗手間裡,金在中用冷水不停的拍打著臉,想讓自己冷靜下來,直到此刻他手指上的麻刺感都還沒有完全消失。剛才那短短幾分鐘的瘋狂,簡直就像是一場光怪陸離的夢,讓人既興奮又害怕。金在中失笑的搖搖頭,猛的又捧了一把水拍到自己的臉上。水進到了眼睛裡,有些痛。他像個瞎子似的伸著手去扯旁邊的紙巾,可抓來抓去就是抓不到目標,正感無奈之際,有人將紙巾扯下來放到了他的手裡。

「謝謝。」他說,擦了把臉,抬起頭來。睜開眼一看,鄭允浩正抱著手臂,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啊,總裁。」他笑笑,朝鄭允浩揮揮手。

這還是繼那晚之後,兩人第一次碰面。之前要嘛是鄭允浩在忙,要嘛就是金在中故意在躲。總之,就算是中間只隔了一層樓,真正要想避開對方的時候,也不是完全沒可能的。

「好玩嗎?」鄭允浩問。

金在中坦白,「還蠻刺激的。」

鄭允浩挑眉,「八十八萬只買你一個刺激?」

金在中癟癟嘴,「手鏈您是買來送給晟先生的,這八十八萬也是為他花的,關我什麼事呀。」

鄭允浩笑,「如果不是你一直胡鬧,花得了這麼多嗎?」

金在中事不關己的聳聳肩,「您不說,我還以為您是故意想在晟先生面前表現一下呢!」

鄭允浩說:「年輕人,在說這種話以前,為什麼不先用你的腦子好好想一想,如果我不一直出價的話,結果是什麼?」

金在中不屑的輕嗤一聲,「結果當然是——」他說,忽然頓住,驀然驚醒的瞬間,背心已被冷汗打濕了。

結果?結果當然是他必須拿出幾十萬去把《天使之淚》買下來,可他有個屁的幾十萬!!如果最後他沒有聽鄭允浩的,繼續出價到“八十八萬八”,他搞不好就真的只有去賣腎了。

想到這,金在中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看向鄭允浩。「所以……總裁其實是因為我才一直不停的出價的?」

「不錯啊,終於學會用腦子想問題了。」

金在中顧不上他的譏諷,遲疑了下,又說:「那麼、那麼如果我沒有聽你的,繼續往下喊的話,你、你會怎麼辦?」

這次鄭允浩沒有再說話,只面無表情的瞥了他一眼。正準備離開,卻感覺自己的衣服被人拽住了。他回過頭去,看向拽他衣服的人。「怎麼?還有話說?」

金在中點點頭,又搖搖頭,繼而苦笑了下。實在是想說的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猶豫半天,終於還是鼓起了勇氣,說:「我覺得你會的,你會一直喊下去。」

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空氣仿佛都靜止了,四周安靜得聽不到一點聲音,像藏於水晶球裡的世界,乾淨美麗得純粹。可惜幾秒鐘以後,水晶球碎裂,世界崩塌,發出讓人心疼的聲響。

「我為什麼要那麼做?」鄭允浩問,想要撥開他的手。

「我想你了。」金在中說,像是一定要讓鄭允浩相信似的又喃喃的說了一遍。「我想你了。」

鄭允浩愣住了,手上的動作一滯。

「我很想你,真的。」金在中說,眼眶都紅了。「這真的很奇怪。以前你出差,一去就是一兩個月見不到面,我都沒有這麼想過,可是現在……你明明就站在我面前,我卻覺得好想你,好想你……」

聞言,鄭允浩的眉頭緊緊的皺著,他遲疑的抬起了手。好幾次他都想要去摸摸金在中的頭,可終究還是放棄了。

 

宴會的最後是焰火秀。從飯店的頂層看出去,會以為焰火就在自己的眼前,觸手可及。

鄭允浩帶著晟宇避開喧鬧的人群,爬到了飯店的天臺上。

晟宇貼在他的耳邊,用全身的力氣在震耳欲聾的焰火聲中大聲的說「我愛你」。

他將他圈在懷裡,在絢爛的火光中,將美麗的藍寶石戴到了他的手腕上。

仲夏夜的風在他們的身邊盤旋。

古老的傳說,動人的誓言,在彼此的唇齒間銘刻永遠。

 

金在中站在擁擠的人潮中,四周是汽車不耐煩的喇叭聲。

身邊的女孩拽著男朋友的手說,如果有人跟她求婚的時候也放這麼多焰火,她會馬上答應。

男生高興壞了,說現在就已經在放了,你嫁給我吧。

金在中放肆的大笑,在別人古怪的眼神中,離開那片太耀眼的夜空。

他在心裡輕輕的對自己說,再見了,我的初戀,再見。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