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

「你最好想辦法安撫一下你那些Fans的情緒,如果再發生今天的事,未必能這麼幸運。」鄭老闆開著車,一邊說。

「老闆,你是暗示我要去練鐵砂掌嗎?其實流點血對身體好,醫生說的,你別這麼擔心我啊,我會害羞的。」其實金影帝覺得自己很大牌了,蕭逸也不過是讓經紀人接走而已,他還勞鄭老闆大駕親自來接人,不錯不錯。

「我還以為你已經練成了呢,敢用手去擋刀。」

唉,做了好事還被人損,不值!「誰都有一時傻逼的時候,我要是不傻逼,估計蕭逸都得死透了,我這麼一下子救了兩個人,一個不用死,一個不用坐牢,我多偉大啊。」

鄭老闆肯定是想到蕭逸被刺中的畫面了,那表情真彆扭,才說,「要是你的新戲延遲拍攝,損失你負責嗎?你就不會把人推開?」

「還是老闆你反應快,我都沒想到,下次就像你說的做!」

正好紅燈,鄭老闆睨了他一眼,不說話,這代表鄭老闆想罵人,但是,鄭老闆會罵人嗎?他從來不罵,看誰不慣,直接出手整死,這麼一想,金影帝又怕了,「都怪那些雜誌寫得我那麼可憐,是他們在誤導群眾啊,我粉絲那麼多,怎麼管得過來!不過老闆,我這有個解決的辦法,把問題連根拔起!」

「嗯?」

怎麼鄭老闆一看過來,他到嘴邊的話就有點底氣不足了?「咳咳!這樣,老闆你讓蕭逸走吧,他原本在國外好好的,幹嘛要回來跟我搶生意,再說,他回來也不是為了錢。」

不過就是為了跟你重修舊好‥‥這話他不敢說,人工隱藏了這句之後,接著說,「你看他要解決的問題都解決了,外幣比較值錢啊!為了你們日後的富裕生活,還是把這片淨土還給我吧?」

「我跟他走,好讓你跳槽過世紀?」

鄭老闆這話,純粹是站在老闆的立場,現下金影帝還能賺錢,盛宇怎麼會把他放走?「老闆你一定暗戀我,居然把我看得這麼透徹!」

車開了好一陣子,金影帝才察覺這不是回公司的路,「我們去哪?」

「醫院。」

鄭老闆回著,往他看了一眼,金影帝才發現自己剛包紮好的手,繃帶又被血染紅了,雖然出一點血對身體好,可這個架勢怎麼跟失血過多似的!靜了一秒,然後說,「還沒到產檢期呢。」

鄭老闆接得很自然,「帶你去打掉。」

金影帝用痛心疾首的口吻,「你就不期待我們的寶寶嗎?」

「我還沒這個心理準備。」

「我要下車!你不能傷害我們的寶寶!」

「先給你找個精神科醫生。」

鄭老闆打擊起人來真是狠,金影帝這下學乖了,拿出壓片糖盒子搖了搖,「我在吃藥了我會告訴你嗎?」

鄭老闆自然不會認真聽他的話,到了醫院,直接把人帶進去處理傷口,剛才在商場保安室包紮的太不專業,繃帶拿開的時候,金影帝看著自己的手,真心覺得自己太傻缺,真當手掌是鐵做的啊,還好,自己還心疼自己,哪天看見血肉模糊還很爽的話,絕對是被鄭老闆虐瘋的!但估計那天也是一天比一天近了,不然洗傷口的時候那種疼痛,怎麼會讓他覺得很舒服?

  

手重新包紮過,出來的時候,鄭老闆在講電話,背向著他,嗓音壓得很低,可能是在醫院的緣故,想要拍拍鄭老闆,就聽見他說了句,「蕭逸,你的樂觀真讓人擔心。」

原來是跟蕭大帥哥通電啊,金影帝把手收回,就靠在牆邊等鄭老闆,順道光明正大地偷聽人小倆口講電話。

「他沒事,你還是想想自己吧,誰敢說今天的事不會再發生?」

鄭老闆的語氣還真是沒有丁點兒起伏,可金影帝是誰,就聽不出鄭老闆是真的擔心?是啊,他沒事,不過是救了自己競爭對手一命,金影帝想,如果時間可以倒退,他肯定不會伸手去接,反正不關他的事,頂多轟動一段時間,金影帝繼續橫行娛樂圈!

可想來都覺得悲哀,怎麼就沒人關心一下他這位英雄,好歹金影帝身價也‥‥嗯?手機響了,來得非常及時,一看顯示,居然是鄭太太,「小老闆娘?」

鄭太太可激動了,衝著手機就吼,「在中!你沒事吧?!我剛聽說商場的事了,你怎麼樣,傷到哪了?」

「小老闆娘,你簡直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親生爹娘都沒管過我死活!」說著說著還真讓人想哭了,不行,今晚要在小粉絲那邊求點安慰才能平衡。

「還開玩笑,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險?出事了怎麼辦?傷哪裡了快說啊!」

金影帝覺得自己真不是個東西,鄭太太那麼關心他,他還幫鄭老闆隱瞞著蕭逸的事,好唏噓,「割到手而已,我死不要緊,蕭逸沒事就好,別人公司的,賠不起。」

鄭太太突然不講話了,同時,鄭老闆的電話也講完了,正好看著他,肯定聽見他剛說的那句,眼神有點不一樣,金影帝多內斂的人,當然是第一時間把視線移開,不看鄭老闆,「小老闆娘,怎麼不講話,信號很差?」

「誰有事賠得起?自己公司的就不是人?」

嘖嘖,小公主真的生氣了,可為什麼她對他生氣,還讓他覺得那麼高興?「好了,我錯,我道歉!」

鄭太太在電話的最後一句,讓他今晚去吃飯,又是星級飯店的主廚?可他要怎麼說去吃飯?鄭老闆不高興怎麼辦,畢竟是他的粉絲讓人家心肝受驚了,唉‥‥掛了電話,鄭老闆還看著他,說,「可以走了?」

「老闆,我知道你想請我到你家吃飯,我就勉為其難去一趟好了。」常言道,先下手為強,在對方沒有開口之前就應該爭取主導權,金影帝覺得自己真聰明!

鄭老闆也沒擺出嫌棄的表情,「走吧。」

  

 

金影帝敢打賭,蕭大帥哥肯定會在鄭家出現,果不其然,在他到了鄭家沒多久,蕭逸就出現了,鄭太太多熱心,還特地讓人燉了湯,一個補血一個壓驚。蕭逸從出現到飯桌旁,臉上一直透著一股喜滋滋的表情,肯定了,知道那個活冰山鄭老闆為自己擔心啊,換作是他!咦?如果鄭老闆關心他,會怎樣?嗯‥‥別想了,要折壽的。

吃過飯,蕭逸準備走,要送金影帝一程,沒開車又廢了一隻手的人當然連忙點頭,可鄭老闆說了,「我送就好。」

頓時,蕭大帥哥的表情啊,僵了,金影帝百口莫辯,鄭老闆總是要把他推到不仁不義的位置,「老闆,我上輩子是不是殺了你全家,所以這輩子你要玩死我?」

金影帝在車上很惆悵,想著剛才蕭逸那故作輕鬆地笑著說自己先走的表情,真想跟蕭逸說,我開你的車,鄭老闆送你!可他敢跟鄭老闆對抗嗎?除非皮癢了,還是乖乖拿出手機刷刷娛樂新聞吧,看下他今天的壯舉有沒有被報導出來。

「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幻聽了?鄭老闆這是突然跟他聊起心事來了?這多少年沒有的事了,金影帝不知道說什麼好,還不清楚鄭老闆心結在哪,開口都是扯淡,先聽著再說!

「我知道他還愛我。」

「我也知道你還喜歡他。」金影帝隨口說了這麼一句,似乎心裡有點期待,期待鄭老闆可以說出跟他預想中不一樣的話來。

「對。」

果然,跟預想中沒區別,鄭老闆當然喜歡蕭逸,還能有怎樣的答案?繼續刷新聞好了。

「我們已經浪費了十年,就不應該再錯過,可是我沒辦法接受,他當初走是因為別人,這樣,我對他的感情算是愛嗎?」

原來蕭逸走是因為有外遇,難怪鄭老闆心裡有疙瘩,經典臺詞都有說,人生能有幾個十年?但是感情這事,為什麼要找他傾訴?

「如果是你‥‥」

鄭老闆才說了一半,金影帝已經開口了,雙眼依舊看著手機,「一個從來沒有被愛過的人,你要我告訴你愛是什麼?我不懂。」

車子又停下了,他以為是紅燈,抬頭看了一下,發現鄭老闆只是把車停在路邊了,再轉過臉去,鄭老板正盯著他看,怎麼辦?這種狀況肯定要笑,「怎樣,剛那句臺詞碉堡了是不是?新劇裡面的!」

鄭老闆似乎咬了咬牙,金影帝看准了時機,「咦?老闆!前面好像塞車了,你趕緊回去吧,我打車回去好了,謝啦!拜!」

說話跟開車門再閃人不過就是幾秒鐘的功夫,肯定是最近健身出來的效果,動作比以前快了,保持下去,以後就不怕鄭老闆的暴力了!飛快找了一輛計程車,才剛上車開了沒多久,鄭老闆電話又來了,「老闆你就這麼離不開我啊?」

「立刻下車!」

鄭老闆就是任性,金影帝也有活膩了的時候,明知道鄭老闆的車就跟在後面,可他偏不遂鄭老闆的意,他又不是知心姐姐,憑什麼要他連帶做心理輔導,金影帝可是賣身不賣藝的,「老闆你放過我吧,我知道你肯定是打算在我下車的時候撞死我,我不會這麼傻的。」

「金在中。」

鄭老闆從不吼人,可他一字一句的說話,比吼來得更令人膽戰,「司機大哥,麻煩你開快點,我老闆要尋仇。」這麼說完,司機大哥才開口,「請問,您是金在中嗎?我女兒很喜歡看您演戲,您能不能‥‥」

「走,司機大哥,到你家給你女兒簽名去。」隨手就掛了手機,不想自己這麼做會有什麼下場,反正新劇要開拍,能躲過鄭老闆很長一段時間。

果然,之後手機沒再響起,鄭老闆的車也不在後面了,為什麼要逃?不是怕鄭老闆,只怪金影帝自己,演技沒過關,可能是天資問題。

  

 

 

 

「卡!很好!」

金影帝出鏡,第一時間有人給披上毛巾,之後坐到導演身邊重看剛才拍的鏡頭,總算聽見那句夢寐以求的話,「OK!這場戲補完,辛苦啦!好好休息一下,給明天留點精力!」

導演又看了看手錶,「能睡好幾個小時了,就你小子最幸運!」

金影帝幾乎要一口血噴在導演臉上了,忍著呼這貨一臉的衝動,很艱難地擠出一點點笑容,「辛苦了!那我先回去睡一下‥‥」

金影帝覺得自己這回失策了,以為新晉導演沒那麼磨嘰,沒想到比名導演還變態,開拍已經有一個月,從第一天到現在,沒有一天是不趕的,不懂導演在趕什麼,經費不夠?可他一個鏡頭補拍幾百次的勢頭,像是因為經費嗎?

今天這場水裡的戲,又被要求精益求精地重來一遍又一遍,竟然連續拍了8個小時,到底有沒有人性?他差點要泡掉一層皮了,講話都沒力氣,現在還敢笑著說他幸運,作為新人就不懂給大牌留條活路嗎?他可不希望哪天過勞死之後,只落得個勞模的頭銜。

「在中真是敬業,不像有些大牌,拍幾條鏡頭就說累了。」副導演腆著笑臉。

金影帝扯了下嘴角笑著,他是累到沒力氣說話了好嗎,把半條命豁出去撈個敬業的名聲,金影帝還真沒稀罕過,他從來就不是什麼敬業的主。再說,好好的警匪片,為什麼還來給女主角潛水撿項鍊的煽情戲碼,金影帝真的很費解,這年頭柔情攻勢有屁用,只要感覺對了,就算你是個人渣,對方還不是一樣喜歡。

可這種質疑的聲音他從來都不會發出,既然現在能休息,必然是先好好睡一覺,拍片場地離他們住的旅店很近,走過去不過五分鐘,說起這個,金影帝又有怨言了,非得選個山溝溝裡的地方拍攝,住的還是那種老式旅館,連隔音都差到一個境界,你也知道,片場的人不可能統一時間休息,很可能你睡得正香的時候,別人才風風火火地回來爭取時間休息,開門關門劈啪響,還睡覺呢?

小助理跑著追上他,肩上挎著金影帝的隨身物品,金影帝才看他一下,小助理很醒目,就說,「有一條短信,還有一個電話,我接了,是公司打來的,只是確認宣傳檔期,我已經處理了。」

「另外一台?」是說鄭老闆的專線,小助理繼續搖頭,金影帝在心裡暗罵,鄭老闆個小氣鬼,不過就是擅自下了他的車,掛了他的電話,居然一個月不理人,真沒見過這麼小肚雞腸的男人。

「嗯,我回去休息一下,你不用跟著,東西給我吧。」衣服還濕著都沒來得及換,幸好是夏天,但這下天開始黑了,也別說不會著涼。回到旅店,清靜得不像話,整個劇組估計就他回來了,可剛進房間,才關上門,有人!他察覺到了。

燈沒有開,房裡還很暗,金影帝手還握著門柄,背向著房間裡頭,盤算著要是現在開門閃出去還來不來得及,可不到他多想,對方已經上前了,捂住他的嘴巴,抓住了他另一隻手。

要喊救命嗎?喊了會不會被滅口?不管了,劫財還是劫什麼,配合就好。金影帝真的很冷靜,反正沒什麼好失去的,頸側被人細細地啃咬起來,他順從地側著脖子,皮膚感覺一絲涼意,之後是點點刺痛,耳邊是那人在說,「看來,真的誰都可以。」

這聲音,居然是鄭老闆。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