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4

 

數日後,一則八卦新聞忽然在網路上激起了千層浪。

新聞的一開頭就是一張狗仔隊拍到的兩個男人甜蜜共進晚餐的照片,其中一位赫然就是如今正當紅的男神晟宇,而另一個——因為角度的關係,只拍到了他的背影,所以不太容易辨認出對方究竟是誰。如果只是這樣一張連第二主角的臉都看不見的照片,是不會有太多的新聞價值的,問題的關鍵還在晟宇左手腕上的那條手鏈上。

由於拍攝距離有些遠的緣故,照片拍得不夠清晰,但從顏色和輪廓上依稀可以辨認出那條手鏈是去年在鄭氏的周年慶上以八十八萬的天價被鄭允浩拍下來的“天使之淚”,世上獨此一條。為了證明這不是在瞎掰,網站還特別找來了“天使之淚”的近景照,供網友們對比。最終得出結論,那個和晟宇甜蜜共進晚餐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鄭氏財團的CEO,鄭允浩。

於是,短短的一個小時之內,該新聞就佔領了國內各大門戶網站的娛樂版頭條。

晟宇的公關團隊,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發表了聲明,稱照片是假的,是有人在惡意炒作,故意抹黑。只可惜,話題的熱度仍是不減反增。有閒極無聊的網友甚至將從前晟宇和鄭允浩二人一起在各種公開場合露面的照片扒了出來,從兩人交匯的視線和偶爾的肢體接觸上,進行了一番細緻入微的分析,從而得出了兩人確實是有姦情的這一結論。與此同時,鄭允浩的身家底細都被網友們給扒了個遍,放到網路上任人圍觀和跪舔。

緊接著,無數個跪求他和晟宇公開出櫃的話題就被刷上了微博的熱門話題榜,而另一條“鄭允浩,我要給你生猴子”的話題更是好不容易殺出重圍,擠上了榜單。當然,任何事都不可能只有贊同的聲音。那些愛晟宇愛到將他視為自己的私有財產的粉絲們則組隊狂爆了鄭氏的網站留言板,將人家公司上至CEO,下至保潔員,全部給“逼”了一遍,稍微玻璃心一點的也是各種淚流滿面求放過,導致人家網站留言板曾一度癱瘓。

一時間,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

 

然而,臨近中午的時候,最初放出消息的那家網站卻一聲不吭的將首頁上的那則新聞給撤掉了。下午下班前,網站緊急發表了一篇言辭誠懇的公開道歉信,聲稱網站昨夜被黑,那則新聞是假的,是有人蓄意抹黑當事人才放上去的。對此,他們深表抱歉,並由衷的請求當事人和廣大網友們的原諒。這時,網友們才驀然發現,幾大網站上的首頁新聞全部被換了,而那個早晨霸佔了全部網站首頁頭條的新聞則不翼而飛。

然後,一個匿名網友在天涯論壇上發了一個帖子,開篇也是一張照片,跟新聞裡的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晟宇的對面坐的並非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打扮時髦的女人,並且晟宇的左手腕上根本就沒有“天使之淚”。發帖人自稱是一名狗仔,照片是他前不久拍的,但由於沒能拍到女人的臉,所以覺得沒什麼新聞價值。誰知朋友看到了以後,竟然拿去惡搞,還搞出了這麼大的事來,實在並非他所願。發帖者還從一個專業攝影師的角度對新聞裡的照片進行了深入的技術分析,稱照片一看就知道是PS的。

於是,輿論導向忽然一偏,焦點一下子就轉到了和晟宇有曖昧的女星身上。由於晟宇自出道以來就沒有傳過緋聞,導致國內一二三線女星,但凡跟他能沾上點邊的都悉數躺槍,其中不乏一些已經結婚生子,有著幸福美滿的家庭的。點開她們的微博,下面都是一片罵聲,當然還是少不了淚流滿面求放過的。

事態發展至此,大家才意識到作為晟宇的好友,鄭允浩果然是被無辜拉下水的。也難怪從事件發生開始,人家連一個聲明和解釋都沒有。只是在事件接近尾聲的時候,鄭氏的官方微博才發表了一條對事件的幕後推手表示嚴厲譴責,並感謝網友們信任和支援的消息。雖然仍有不少習慣了陰謀論的網友們在質疑,為什麼被黑的網站直到中午才發現自己被黑?之前都在幹什麼?可惜這類帖子最終還是淹沒在了跪求出櫃和給你生猴子的帖子裡。

點開百度貼吧,隨處可見“浩宇CP”的小說和微博段子。於是,晟宇在成為國民男神之後沒多久,又跟鄭允浩搭檔一起成為了國民西皮,以至於後來的某天,鄭允浩在某公開場合露面,被記者問道知不知道“浩宇CP”時,還開玩笑說非常感謝網友們如此親睞“浩宇CP”,他和晟宇這對好基友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會永遠相親相愛下去。

於是,這場照片風波最終僅以媒體對鄭允浩的一句“沒想到鄭氏財團的CEO竟然是個如此極具娛樂精神的人”的點評就宣佈告終了。

 

然而,只有當事人們自己才知道,這場風波所帶來的影響終究是被延續了下來。

金在中關掉網頁,獨自在書房裡坐了很久,直到鄭子櫟推門進來。

「走啦,老爸都在外面等好久了。」鄭子櫟催促道。

金在中這才回過神來,穿上外衣,抱起鄭子櫟出了門。

到了醫院,晟宇早已經等在了地下停車場裡。見到鄭允浩他們來,就笑著招了招手。

鄭子櫟扯了扯金在中,「你別去了,有老爸和卡斯陪我就行了。反正都到醫院了,你要不要去找醫生給你看看脖子上的傷?」

金在中沉默了會,點點頭,將他交到鄭允浩的手裡。

 

電梯門打開的時候,正在等電梯的淩鋒就忽然聽見有人說了句「淩先生,您也是來看病的嗎?」他疑惑的抬頭望去,就見金在中正隨著人群走出電梯。淩鋒隨即展顏一笑,「好巧,在這也能遇到你,怎麼?又感冒了?」

金在中尷尬的搖搖頭,將自己和鄭子櫟受傷的事簡單的說了說。淩鋒越聽,眉頭就皺得越緊。當他看到金在中身上的那些傷疤時,更是不由的呆了。只見對方的身上,不僅僅是後頸和腿上,還有胳膊和後腰上全部是咬傷,何等的觸目驚心。

醫生給金在中檢查完傷口後,又交待護士去給他拿外用藥,金在中和淩鋒就坐在走廊上等著。

淩鋒終於忍不住開口問,「就你一個人來醫院?鄭允浩呢?」

「子櫟今天拆石膏,他和他在一起,就在樓下。」金在中說。

「我剛才停車的時候看到小宇的車了,他好像也在這家醫院裡。」淩鋒試探的說,見金在中垂眸不語,就又道:「他和他們在一起?」

金在中笑笑,並不否認。

淩鋒氣不打一處來的說:「你是傻子嗎?明知道人家對你老公有企圖,你還讓他們單獨呆在一起?!沒瞧見網上都鬧成什麼樣了?!」

金在中輕嘆一息,「當初他們本來就是一對,如果真要計較的話,反倒是我拆散了他們。所以,如果現在他們要和好,我想誰也沒有資格阻攔。」儘管不願意承認,他在說這句話時,心裡還是隱隱有些悲涼的。還記得鄭允浩當初決定甩晟宇的時候,曾說過這世上沒有人敢保證自己能一輩子只喜歡一個人,沒想到如今風水輪流轉,接下來該輪到他了。

淩鋒嘴唇張了張,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金在中。「你知道嗎?豬都比你聰明!」他恨鐵不成鋼的說,大手卻撫上金在中的腦袋,安慰的拍了拍。

金在中苦笑著點點頭,「我是一直不太聰明。」他說,忽然猝不及防的被淩鋒摟進了懷裡。「呃,淩先生?!」

「我最煩看見別人在我面前一副好像快要哭出來了似的。」淩鋒說,將金在中摟得更緊了些。

金在中有些尷尬,又有些感動。「……謝謝。」他輕輕的說。

「和我不用這麼客氣。」淩鋒悄聲說,越過金在中的肩,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電梯門外,默默望著他們的鄭允浩。

 

醫生說鄭子櫟的腿骨癒合情況非常好,只要再靜養兩個月,應該就可以完全康復了。鄭太電話裡得知此消息,非常開心,說要好好的慶祝一番,讓所有人趕緊全部回家。淩鋒的出現雖然不在計畫內,但攔不住此人臉皮一直比較厚,又深得鄭太喜歡,所以也就一起坐到了鄭家的餐桌邊。許多天來,一直顯得有些沉悶的餐桌終於又熱鬧了起來。

鄭子櫟吵著要喝可樂,晟宇馬上給他倒了一杯,可惜半路被金在中給劫走了。

「不能喝可樂。」金在中對鄭子櫟說,「你現在只是拆了石膏,又不是痊癒了,可樂富含太多碳酸,對骨頭沒有幫助,要喝就喝牛奶吧,幫助鈣質吸收。」

晟宇笑,「偶爾喝一點,應該沒關係吧?」

「就是!」鄭子櫟趕忙在一旁幫腔道。

「說了不行就不行。」金在中說,態度堅決。「鄭子櫟,還想不想儘快回學校上學了?」

聞言,鄭子櫟癟了癟嘴,晟宇也漸漸斂去了臉上的笑。

鄭太見場面忽然有些冷場,就笑說:「好了,子櫟,聽話,在中也是為你好。」

鄭子櫟只得不甘不願的說:「好吧,卡斯,等我腿好了,我們再一起出去喝個夠!」說著,朝金在中一伸手。「給我吧,牛奶。」

 

吃完飯,晟宇就和淩鋒一起走了。由於來的時候,他將自己的車留在了醫院的停車場,所以回去的時候只能搭淩鋒的車了。車子出了莊園,駛上山路,淩鋒才開口道:「網上的消息是你放出去的吧?想跟鄭允浩玩?你確定你不是在找死?」

晟宇滿不在乎的說:「對不起,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別跟我裝傻。」淩鋒冷笑,「你出道這麼多年,一條緋聞都沒傳過,絕對不是因為你從良了,但是這次卻曝出這種消息,除了自導自演,我實在想不出還有別的可能。」

晟宇慵懶的伸了個懶腰,說:「欸,那是因為你沒見識過現在的狗仔隊的厲害。」

淩鋒輕嗤一聲,「如果他們真的夠厲害,挖出來的就應該是你出道前混跡在同志酒吧的消息。」

聞言,晟宇燦爛一笑。「好吧,我承認,消息是我放的,早知道鄭家這麼本事,一天之內就能把輿論引向別的方向,我也就不去費這個力氣了。現在倒好,一下子就跟所有女人傳緋聞了。姓王的那小妮子居然還暗示我跟她求過婚,我操。」

「你這叫自作自受。」

「哎喲,哥哥,你這話我聽著可就有些不樂意了。」晟宇說,手指輕輕刮著淩鋒的耳朵。「我這明明也是為了我們好啊!我要鄭允浩,你要金在中,如果他們倆真的掰了,你我二人不就如願以償了?所以,咱們可是一條船上的人。」

話音剛落,淩鋒就哈哈大笑了起來,接著道:「那真抱歉,因為從頭到尾我都不認為我們是一路人。」

 

 

 

 

 

Chapter 45

 

金在中出神的凝望著窗外,看雨水順著窗戶玻璃緩慢的落下。桌上的鬧鐘叮鈴鈴的響了起來,嚇了神思在外的他一跳。他急忙將鬧鈴關上,卻發現原本應該在做習題的鄭子櫟早已不知跑到哪裡去了。正準備起身出去尋人,就見鄭子櫟推開門,又一跛一跛的走了回來。

不得不承認,小孩子的恢復力確實驚人。前段時間還要拄著拐杖才能挪步,不過短短半個月,已經可以不借助任何外力就能慢慢走動了。

「跑哪去了?習題不做了?」金在中問。

鄭子櫟白他一眼,懶洋洋的歪倒在床上。「早就做完了,看你在發呆,就出去轉了一圈。」他說,指了指習題本。「檢查下吧,我敢保證今天又是我贏。」

金在中見他一臉臭屁,不禁癟癟嘴,捧著習題本認真的檢查了一遍,卻發現規定的習題鄭子櫟確實都在指定的時間內做完了,而且正確率達到了百分百。如此看來,鄭子櫟就算沒有去上學,功課也不會落下了,金在中想,欣慰的勾了勾唇角。

這時,不知天高地厚的鄭子櫟又開始發表意見了。「欸,我說,最近可一直都是我在贏啊。再這麼下去,勝率什麼的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嘛。怎麼樣?要不要增加一下難度啊?否則你可就得滾蛋咯!」他說,側躺在床上,一手支著小腦袋,得意洋洋的看著金在中。

「沒必要,你能繼續保持獲勝就該偷笑了。」金在中無動於衷的說。

鄭子櫟見金在中收拾了下就準備離開了,忙不迭的叫住他,猶豫了下,才說:「最近老爸都不太回來了,你是不是……嗯……應該給他打個電話關心一下?當心老公跟人跑了!」

「那不正好嗎?」金在中笑,「這樣你就可以趁早擺脫我了。」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確如鄭子櫟所說,最近鄭允浩回家的時間是越來越少了。他和他別說一天說不到一句話,根本就是好幾天都說不到一句話。金在中不是不想打電話過去,可是他聽鄭太說公司最近很忙。往年都很順利的證監會例行檢查,今年卻不知是遇到了什麼問題,遲遲審核不過,搞得鄭氏上上下下都跟繃緊了的弦似的,一刻也不敢放鬆。就連一直處於半退休狀態的鄭啟忠都回公司坐鎮指揮去了,可想而知,情況有多不樂觀。金在中覺得,在對方很忙的時候,總打電話過去,很不合適,但鄭允浩又是他和這個家的唯一聯繫。如果連兩人之間的那點聯繫都不存在了的話,這個家跟他又還有什麼關係呢?

或許……他跟鄭允浩真的已經到了必須要認真談一談的時候了。

想到這,金在中摸出了手機,猶豫半天,最後還是給鄭允浩撥了個電話過去。電話接通的瞬間,金在中屏住了呼吸,卻被一陣熱鬧的喧嘩聲差點震暈過去。

「……你在哪?怎麼那麼吵?」

「有事嗎?」

「今天也不回來吃飯嗎?」金在中問,強迫自己忽略掉鄭允浩聲音裡那漠然的味道。

「公司投資的電影票房大賣,所以搞了一個慶功宴,我現在在現場。」鄭允浩說,話音剛落,另一個人的聲音就通過聽筒清晰的傳進了金在中的耳朵裡。「允浩,快過來,介紹個人給你認識!」晟宇雀躍的說。

鄭允浩應了一聲後,對金在中說:「好了,我這裡還有點事,你要沒什麼事的話,就先掛了。」

「等一下。」金在中說,「今晚早些回來吧,別喝多了,我有話跟你說。」

「儘量吧。」

聞言,金在中還想再叮囑兩句,可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他握著手機,默默的站了很久。

 

接下來的時間,不知為什麼,走得特別的快。一晃神,就已經是晚上十點了,鄭允浩卻並沒有回來。金在中只好給他撥了個電話過去,可惜他沒有接,金在中只好改發短信。

十一點半的時候,鄭允浩還是沒有回來,金在中只好繼續給他打電話。一遍又一遍,直到最後“最近電話”清單裡顯示的全是同一個人的名字。其實中間有一回,電話被接通了的,可惜金在中才說了個「喂」,對方就掛斷了電話。再然後,電話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直到溫柔的女聲提示「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金在中覺得太可笑了,這世上居然真的有電話被打到關機的事情發生。

 

時間很快走到了淩晨一點,鄭允浩沒回來,電話又打不通,金在中只好氣呼呼的上了床。

淩晨兩點的時候,金在中爬起來給自己煮了個麵,然後捧著IPAD看粉絲們上傳的慶功宴的現場照片和視頻,被鏡頭裡“浩宇CP”的橫幅和應援手牌晃到想吐。

淩晨四點,金在中將最新一期的《快樂大本營》看完。一邊吐槽節目根本不像宣傳說的那麼好笑,一邊將自己的兩個行李箱翻了出來……

 

 

 

鄭允浩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早上七點多了,甫一進門,就見金在中坐在沙發上默默的望著他。

「回來了?」金在中問,臉色有些發青,似乎是沒有休息好。

「起這麼早?」鄭允浩問,邊扯領帶,邊往樓上走。

金在中搖搖頭,「沒睡,一直在等你。」

鄭允浩的腳步頓了頓,接著又開始往上走。「有什麼事等我睡醒起來再說吧。」

「不會耽誤你太久的,」金在中說,看了下時間。「車子大概還有一刻鐘就到了。」

聞言,鄭允浩終於回過頭來,這才發現金在中的腳邊放著兩個行李箱。「……什麼意思?」

「我昨天等了你很久,想和你談談有關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可惜你一直沒有回來。」金在中說,眨了眨有些乾澀的眼睛。「一開始,我很生氣,不停的給你打電話,可惜你不接。於是我就跟自己說,如果你在十二點以前不回來,那麼接下來的三個月我不會和你說一句話,可惜你還是不回來,所以我又跟自己說,如果兩點鐘以前你還沒有回來,那我這輩子都不會再理你。結果等到快四點鐘的時候,我卻跟自己說,如果你馬上出現的話,我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和你繼續好好的過日子。然後不知不覺的,天就亮了,終於,你回來了。」

「所以呢?你現在想怎樣?離家出走?!」鄭允浩問,嗤笑一聲。

金在中平靜的看著他,「你能告訴我你昨天晚上一直沒有回來,是在做什麼嗎?」

鄭允浩冷著臉說,「我不認為我有必要跟你說這個。」

金在中扯扯嘴角,「好奇怪,聽你這麼說,我居然一點也不覺得驚訝。」

「金在中你少抬杠!」鄭允浩說,不自覺的提高了音量。

「你不需要跟我大吼大叫……」金在中笑著說完前半句話,臉色就驀地一變,火大的道:「我也聽得見你說什麼!」

或許是因為金在中太久沒用這種態度跟鄭允浩說過話了,害鄭允浩忽然有些不知該如何反應,只是愣愣的看著他。

「說真的,當你說要和我交往的時候,我真的以為我們可以在一起一輩子!就算後來發生了那麼多事,你生我的氣,不理我,可是看見我脖子上的傷,還是會想到要給我請醫生,我都覺得我們應該可以再試試……可是昨天我才忽然想明白我錯得有多離譜,也許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應該在一起……我們有太多不合適的地方了……」

「接下來呢?」鄭允浩忽然打斷金在中的話,冷笑道:「你是不是要告訴我,姓淩的才是比較正確的選擇?你想去找他是嗎?」

「這關淩大哥什麼事?!」

「淩大哥?!」鄭允浩冷冷的哼了一聲,「我都不知道,你和他竟然已經要好到這種程度了。」

「淩大哥是個好人……」金在中說,結果話才起了個頭,就被鄭允浩打斷了。

「好好好,姓淩的是好人,我是壞人。」鄭允浩眼睛通紅的怒道,「那你乾脆去跟他好了!還留在我這裡幹什麼?!」

聞言,金在中愣住了,他望著盛怒的鄭允浩,久久,才說:「分手吧。」

鄭允浩瞪著他,「你說什麼……?」他問,就像是完全沒有聽懂金在中的意思一樣。

「好聚好散,鄭允浩。」金在中又說。他一直以為自己要想說出這三個字會很難,卻沒想到竟然這麼簡單,簡直就跟他早已經練習過了上百遍一樣。唯獨讓人不太滿意的是,心臟一抽一抽的,有點疼。

 

鄭允浩這一次沒有再說話,只是愣愣的看著金在中。

「金在中!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忽然,鄭太蹙著眉從樓上走了下來。

原本習慣了早睡早起的鄭氏夫婦,在聽見允在小倆口吵架的時候,還想著要回避一下。誰知還沒來得及走遠,竟然就聽到了金在中提出要分手的話,而且從他們的對話來看,金在中似乎還跟淩鋒有什麼牽扯不清的地方。本來就對金在中有諸多不滿的鄭太這下可不依了,不顧鄭啟忠的反對,就衝了出來。

「對不起,鄭太太,沒想到竟然會吵到您。」金在中抱歉的說,「不過相信很快,您就沒這個煩惱了。」說著,朝她鞠了一躬。「多謝您這段時間的照顧,希望您以後能保重身體。」

鄭啟忠聞言,不由一驚。「在中,你這是在幹什麼?!」

孰料金在中接著竟又朝他鞠了一躬,說:「抱歉,鄭老先生,我又讓您失望了。和您一起在工作室裡度過的日子是這段時間以來我最快樂的時候,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希望您跟鄭太太都能長命百歲。」

鄭子櫟一早聽到吵鬧聲的時候,就躲在一旁偷聽了,這下可有些被嚇到了,也按捺不住開口道:「喂!你幹嘛要這樣啊?!」

聞聲,金在中一記眼刀殺過去。「鄭子櫟!你個熊孩子!老實說,我不爽你很久了!!如果你是我兒子的話,我鐵定打得你屁股開花!!有你那麼跟大人說話的嗎?!」他說,見鄭子櫟一副被嚇得不輕的模樣,很有報復的快感,卻不知為何,竟一點也笑不出來。「可惜,你不是我兒子……就當是我沒這福氣吧,不過答應你的事,我會做到的。」

鄭子櫟吞了口口水,「你、你要走?!」他難以置信的說,「可、可是我們的比試還沒結束啊……」

「我知道,」金在中乏力的笑笑,「所以你可以當做是我食言了。」

聞言,鄭子櫟愣住了。

最後,金在中還是看向了從他提出分手後,就一直在發愣的鄭允浩。

「感謝你長久以來的照顧,感謝你為我做過的一切,感謝你曾那麼的喜歡我……」金在中木然的笑笑,「只可惜我不夠好,沒辦法和你走到最後……」他說,將一張銀行卡慎重的放到茶几上。「你給我的錢,我都拿去還債了……你說得對,我從來沒有拒絕過那些錢,只要你給,我都會要,因為我真的很需要。不過我一直在想要怎麼才能把那些錢一分不少的還給你,所以非常努力的工作,真的很努力了……這張卡裡是我的工資,雖然只有幾萬塊,跟你給我的那些差非常遠,但是抱歉,這已經是我全部的積蓄了,先還你了,餘下的等我賺夠了再說……密碼我已經改成你的生日。」說到這裡,金在中頓了頓,抬起手來,看著尾指上的戒指。「……戒指我試過,摘不下來……但我想你應該不會介意這點東西才對,所以我就帶走了。」他說,忽然覺得眼前有些模糊。幸好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車子已經等在了門外。

「好吧,就這樣吧,諸位,再見……不對,是再也別見!」他說,拖起兩個大行李箱,走了兩步,忽然又頓住,回過頭去,看向樓梯上的四個人,沉默了會,才說:「鄭子櫟,記著,不許喝可樂。」說完,在鄭太對鄭允浩連珠炮似的關於錢的、關於還債的追問下,走出了那幢巨大的白色房子。

 

明媚的陽光灑了下來,逼得人睜不開眼。

我操!天氣居然這麼好!

金在中想,用手背擦了擦眼角,拖著行李箱,在鵝暖石鋪就的小徑上走得飛快。

 

=======================================

 

 

 

再看一次分手那段,眼淚還是撲漱漱的直掉o(〒﹏〒)o

在中實在太令人心疼了~

我絕對不要嫁給有錢人!!!(昌:放心,有錢人還是會挑的)

 

PS.在8周年的今天放這段偶尊的不是故意的(>﹏<)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