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2010年底的某天。

「昌珉,你進去看看,在中怎麼還沒有出來?!」鄭允浩靠在婚車旁,抬手看看手錶,又焦急地望著屋裡。

「哎呀,來了來了。」沒等昌珉進去,有天就將人推了出來,「急什麼,這不是出來了嘛。」

「再不出來就錯過吉時了,小祖宗~」鄭允浩說道。

他看著眼前的愛人,真是說不出的好看。

兩人連忙坐上婚車,向教堂駛去。

沒錯,今天是他們結婚的日子,10年底,總統簽字,在17年之後,對於同性戀的“不問不說”政策正式被廢除。宣告今後美軍將首度接納公開性取向的同性戀人士入伍,也不得以公開性取向為由將同性戀軍人開除。

金在中穿著一身白色的西裝,裡面是粉紅色的襯衫,還打著白色的小領結。頭髮和三個月前一樣,遮住了額頭,沒有蘑菇頭時的嫵媚,也不同於在伊拉克時的英俊,倒是顯出了幾分單純和青澀。

「你不是說要穿制服的嗎?」鄭允浩看到他這一身打扮問道。

現役軍人結婚必須要穿制服,但是新娘,則可以選擇傳統結婚禮服或制服。

「我的制服不好看!」

得了,這又傲嬌上了。

金在中瞥眼看著鄭允浩的制服。

 

鄭允浩2006年退役之後拿著陸軍提供的大學學費上完了本科之後,在10年二度參軍,隨後進入美國陸軍候補軍官學校學習,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拿到了少尉軍銜。

前不久他通過了晉升考試,成為了中尉。

鄭允浩穿著軍官的藏藍色禮服,裡面穿著白色襯衫,黑色領結。胸前佩戴的技能章和勳章顯示著主人的英勇。尤其是那枚銅星勳章和紫星勳章。

伊拉克戰爭的結束和坐辦公室的工作讓金在中放心了不少,再加上在經濟不景氣的大環境下,光是鄭允浩作為中尉一個月6萬多的工資就很可觀了,更別說各種保障和福利了。

最讓金在中開心的是,軍官不像士官必須回基地,他們結婚後,上級按規定分了房子,而他們就用原來買的那套房子把昌珉和有天拐了過來。

生活就這樣上了軌道。

「我們在中穿什麼都好看~」鄭允浩的眼睛像是長在了金在中身上,怎麼看也看不夠。

「不要!一輩子就這麼一次的婚禮,我要穿的比你好看!」金在中扭頭又看了看鄭允浩的禮服。

xin_3220107201654218104408  <---軍劍拱門

家人和朋友們都等在教堂,儀式就在眾人的祝福聲中完成。讓金在中驚訝的是,兩人走出殿堂竟有軍劍拱門等著他們。

原來軍人結婚是有這樣特定的儀式的,一共六人,間隔兩個臺階一個人,兩兩相對,隨著口令的下達,右手高舉軍刀,刀尖兩兩相碰,刀刃向上。

看著金在中驚訝的眼神兒,鄭允浩笑著給他解釋:「這是軍隊的傳統,象徵著陸軍對新婚夫婦的忠誠,只有新婚才被允許穿過拱門哦。」

「我不要什麼陸軍對我忠誠,我只要你對我忠誠。」金在中緊緊地挽著鄭允浩的胳膊。

鄭允浩沒有回話,卻摟住金在中的腰就是一個深吻,直到金在中快要喘不過氣來,用拿著捧花的手輕推拒著鄭允浩的胸膛。

「夠不夠忠誠?」

「嗯…勉強夠了吧~」

正當金在中開心地走過最後一個拱門的時候,屁股突然被輕拍了一下:「Welcometo the Army.」

這是傳統之一,最後一排的士兵要用刀背輕拍新娘的屁股,表示歡迎來到陸軍。只不過這道儀式是對著沒有參過軍的新娘做的。顯然,這個二等兵不認識金上士。

他漲紅著小臉扭頭,杏目圓瞪,盯的這個二等兵不寒而慄。

「這是上士,金在中。」旁邊的觀禮嘉賓帕內爾少校忍著笑,對這個二等兵說。

金在中卻在鄭允浩身後狠狠地擰了一把。

讓你告訴我可以選擇著裝!

不僅被人看出了是“新娘”,還被人拍了屁股。早知道我就穿制服了,哼!!

 

為了避免下午的那種糗事再次發生,金在中晚宴的時候就和鄭允浩一樣,穿著陸軍的晚禮服來了。

這種晚禮服是制服的一種,有些像無尾燕尾服,短的有些像夾克的款型。前面還是像燕尾服一樣的大開衫,寬寬的槍駁頭上蒙一層綢面,鄭允浩是亮黃色,金在中則是鮮紅色。

收腰和開胸的設計自然的顯出男士的好身材,尤其像是我們今天的主人公這樣,原本就有好身材的人。

裡面是白襯衫,配黑色小領結。黑色禮服的袖口都有華麗的金色花邊刺繡,金在中和鄭允浩的不同,那刺繡代表軍銜。

14319fdda144ad34643510f7d2a20cf430ad85ce  <---允浩的禮服

9f5e590fd9f9d72a7feb876dd62a2834359bbbc1  <---在中的禮服

 

「沈昌珉你能不能節制一點!」金在中端著一杯香檳,一臉鄙視地數落著站在自助餐桌前狂吃的沈昌珉。

「唔………我又不是沒給份子錢,嗯…」昌珉費力咽下嘴裡的食物,接著說:「你這點還不夠我的份子錢呢,還是,你怕我把你男人吃窮啊。」

緊接著又抓起遠處的一隻螃蟹腿,說:「哎呀,你這螃蟹不給力啊,是西海岸運過來的嗎?」

金在中看著那隻足有三指粗的蟹腿,聽著沈昌珉說的話,恨不得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剛想付諸行動,就聽見了鄭允浩的聲音:「在中,快過來~」

金在中整理好表情,走向鄭允浩:「怎麼了?」

「你看看這是誰?」鄭允浩從身後拉出一個男孩。

「艾米爾!!」

金在中激動地抱住了眼前的男孩:「你過得還好嗎?」

艾米爾的個子長到了金在中的胸口,一頭黑色的卷髮還是那麼討喜,大大的眼睛,五官因為年齡的關係更加的深邃了。他穿著得體的黑色西裝,打著一條細領帶,腳上的皮鞋也擦的鋥亮。現在看上去,就是個活脫脫的阿拉伯小王子。

「我很好,美軍先生,恭喜你和中士先生。」艾米爾也激動地說道。

金在中看著艾米爾身後的鄭允浩,感激的一笑。

他知道鄭允浩前一陣子為了打聽艾米爾的下落寢食難安,就差飛到伊拉克了。

鄭允浩走上前,攬住金在中的肩頭:「小傻瓜,謝我幹什麼,你不是答應了小王子讓他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嗎,我只是找到了他。」

艾米爾的母親在隨後的一次汽車炸彈襲擊中身亡。叔叔不願意再養著他,把他趕出了家門。之後他和許多孤兒一起,住在巴格達的一個由法國人建立的孤兒院。

不久後,被一位英國的戰地記者收養,現在和養父母住在倫敦。

 

「新的爸爸媽媽對你好嗎?」金在中關切地問,他喜歡這個可愛的孩子,要不是這對英國夫婦搶先一步,他就會和允浩收養艾米爾。

「他們對我很好,家裡的哥哥也對我很好,我很喜歡倫敦,因為那是爸爸去過的地方。」或許是因為在英國生活了四年的原因,艾米爾的口音標準了很多,有的句子還帶上了倫敦腔,看上去活脫的一個英國小紳士。

「聽聽你這口音,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英國小帥哥呢。」金在中打趣地說道。

「我沒有忘記我的祖國伊拉克和爸爸媽媽,也沒有忘記阿拉伯語,更加沒有忘記每天向安拉祈禱,你能和中士先生平安回家。」艾米爾用眼睛盯著金在中的眼睛,他生怕眼前這位他最信任,最喜歡的美軍先生懷疑他說的話。

「我相信你,小王子,你還是這麼的窩心,」金在中眼圈一紅,差點又要哭了出來,「好啦,今天可是我結婚,你別再煽情,惹我哭了。」

這邊,鄭允浩帶著艾米爾的養父母走了過來。

他的養父母是一對善良的中年夫妻,男人的髮色是英國人普遍的薑黃色,藍眼睛,中等身材。他看見了金在中望了過來,舉起手中的香檳,向金在中示意。

而他的妻子快步於兩位男士,走了過來,她戴著一副眼鏡,金髮碧眼:「我一直都想見見艾米爾口中的漂亮先生。」

金在中禮貌的擁抱了她:「謝謝你們給了小王子一個完整的家。」

「不,是我們要謝謝你們,在艾米爾最需要愛的時候,是你們陪伴他度過了最艱難的日子。」

 

 

 

 

 

 

番外二

 

路易斯安那州的波克堡,一棟在普通不過的二層小樓,要說不同的,噢,那就是它門前掛著的星條旗,它是一戶軍人家庭的住所。

「鄭庭佑!把昨晚的玩具收拾好下來吃飯!!!」

金在中繫著圍裙,用紅色的小髮夾把前額的頭髮別在頭頂,把剛煎好的蛋擺進盤子裡,衝著樓梯口大喊。

這時只見一個5歲左右的男孩叮叮咚咚的從樓上衝下來,手裡還拿著個坦克模型。

男孩是個亞洲人,是他和鄭允浩特意收養的韓國棄兒。不知道是因為和鄭允浩姓的原因,還是韓國人的特質,男孩長的像鄭允浩,單眼皮,卻生著一雙好看的丹鳳眼。

「Hey,TANK,put down your tank,come in for breakfast.」金在中無力的看著自家兒子,早知道當初就不給他起什麼“TANK”做英文名了,天天抱著坦克愛的死去活來。

「Alright,papa.」鄭庭佑怏怏地放下手裡的坦克,這時過道的開門聲引起了他的注意,「Daddy!!」

鄭允浩穿著一身兒短袖短褲運動鞋,牽著一隻德國黑背(德國狼犬)進屋,連鞋都沒來得及脫就看見兒子衝自己撲了過來,他順勢接住兒子,抱在懷裡:「我的小坦克,早上好~」

「早上好~爸爸!」

「鄭允浩,這完全和我們7年前的預想不一樣…」金在中坐在餐桌前,看著小魔王一般的兒子,無奈的笑著。

七年前的他們在遙遠的伊拉克的夜空下想像著今天這樣的生活,金在中不會因為滿地沒有收拾好的玩具而對孩子發脾氣,鄭允浩會懲罰咬了他皮鞋的大狗。

現實是這樣的,每當金在中進到坦克的房間都會抓狂的大叫;而他們養的大狗簡直乖的一塌糊塗,別說咬皮鞋了,就是金在中大聲的吼鄭庭佑牠都會自動罰站。

在中11年退役後沒有選擇進入通訊公司,而是加入了昌珉和有天的軍火運輸公司,三人一起做起了軍火生意,不僅運輸,自己也開槍店,因為地理位置優越,還將貨物提供給美國全國步槍協會,每年他們舉辦的各種比賽的供應商都是他們。

 

「坦克,快點好好吃飯!」金在中看著把煎蛋戳的稀爛的兒子,忍不住拿起勺子餵他。誰知這小魔頭根本不領情扭著身子甩著頭。

「嘿,坦克,你就不能像颱風一樣乖乖的吃飯嗎?」金在中壓住怒火柔聲地說。

「No!papa,颱風都7歲了,我才5歲!」他倒是有理了,坦克指著一邊早已把食盆添的反光,安靜坐在一邊的德國黑背說著。

「颱風在五個月的時候就可以做到了!!」金在中和坦克大眼瞪小眼。

「好了好了,在中,我來吧。」鄭允浩拿過金在中手裡的勺和盤子,「鄭庭佑張嘴。」

坦克乖乖的吃完了一個煎蛋,火腿還有一杯牛奶。

他知道雖然小爸會經常對他大小聲,可是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只要他之後表現好,小爸還是會笑眯眯的對他。爸爸不一樣,錯就是錯,對就是對,功不抵過。

特別是他惹小爸生氣之後,爸爸的臉黑的就像颱風的背,所以雖然和爸爸親一些,但聰明的坦克還是知道,惹小爸生氣就是踩到了爸爸的雷點。

「坦克今天的表現很棒!吃完了所有的早餐,所以明天也要像今天一樣!」金在中並不是不記得兒子之前的調皮,只是他覺得小孩子需要多鼓勵,既然鄭允浩扮演著嚴父的形象,那自己就稍稍當一下“慈母”吧。

 

「允浩,我今天要去店裡看一下,來了一批新貨,昌珉和有天去了佛州準備今年的比賽用槍了。」在中收拾著東西,換好衣服準備出門。

這樣不受上班時間的限制,讓在中也樂得自在。

「好不容易大週末的我休息,你還要出去。」鄭允浩聽了這話嘴上能掛起個油瓶,趕忙追過去,抱住在中的腰。

「我的中尉,我去一下就回來,你要好好的看著坦克!」在中拍了拍他的手,好笑的看著越來越小孩子氣的愛人。

「寶寶,親親~~」允浩低頭尋找在中的小嘴兒。

「哎呀,兒子看著呢。」金在中扭著頭躲閃著鄭允浩的親吻。

「哼,有了兒子就忘了老子,等忠俊回來你就不要我了!!」鄭允浩成功吻上金在中的小嘴。金忠俊是他們收養的第二個孩子,才三歲。

兩人覺得還是家裡孩子多的好,孩子互相也有個伴。

小兒子的媽媽是美國人,爸爸是中國人,一家三口在遊玩的路上出了事故,孩子也在那次車禍中受了重傷,對之前事情失去了記憶。

鄭允浩是一次帶著坦克去軍隊醫院看病,聽說了這個可憐的孩子,於是和在中商量後,就收養了他。

小兒子是個混血,雙眼皮大眼睛,眼珠是黑色的,但頭髮有些褐色,想必是遺傳了他的美國媽媽。

「好好照顧坦克,我可能中午就回來了。」

剛送走在中,電話就響了。

「允浩兒婿~~媽媽我帶著忠俊在機場,快來接我們~~」

 

鄭允浩抱著不安分的坦克站在機場出口處張望著,不一會,一個亞洲長相的中年婦女推著一輛嬰兒車出來了,中年婦女戴著墨鏡,塗著口紅,到耳根的中短髮燙了卷,嬰兒車裡的孩子安靜的在睡覺。

「媽媽,我們在這裡。」允浩衝著金媽媽招手。

「噢,允浩兒婿,坦克乖孫~」金媽媽推著嬰兒車大步流星地走來。

鄭允浩把嬰兒車折疊起來放進車子的後備箱,拿出兒童安全座椅,給坦克和忠俊分別繫好,才上了車。

「允浩兒婿越發的英俊帥氣了,我們在中真是好福氣。」金媽媽說的一臉花癡。

「呃……媽媽也一點都不見老呢,您的新髮型是按照鄧麗君做的嗎?」金媽媽的髮型真的頗有幾分鄧麗君的味道。

「允浩兒婿好眼神!這就是按照她的髮型做的,我最近還學了幾首她的中文歌,可惜,她有日文歌卻沒有韓文的。」說著,金媽媽哼唱著她新學的《何日君再來》。

鄭允浩和金在中剛剛向父母出櫃的時候,最先接受的就是金媽媽。

金媽媽認為他們在一起很般配,鄭允浩又是軍人,在隨後的觀察中又發現他是真的對自家兒子好,對她和金爸爸也孝順,兩人剛交往的那幾年是鄭允浩說什麼金在中就做什麼,活脫脫的一個小媳婦,誰知道在中當兵,兩人結婚之後,大有反過來的趨勢。

丈母娘疼姑爺,金媽媽越看鄭允浩越喜歡,一度還引起了在中的妒忌。

 

「媽媽來怎麼也不事先通知一聲?這次打算住幾天呢。」允浩邊開車邊和金媽媽聊著天。

「我要是事先告訴你們,中兒才不會讓我來呢,他愛你愛的緊,連我這個媽媽的醋都吃。哎呀,我買的是往返票,明天中午就走了,中兒肯定也不想我多待。」

說著金媽媽還用手帕誇張的擦了擦眼角。弄得允浩滿頭黑線。

「怎,怎麼會呢,在中給我講,他小時候和您最親了,到現在也是。」

「唉,兒大不中留,尤其是他遇到你這樣的好丈夫。要是我再年輕二十歲,還有他什麼事兒啊。」金媽媽瞟了眼鄭允浩。

這回是徹底噎住了鄭允浩,他決定還是不要說話的好。

 

還好機場離家也不遠,進了家,鄭允浩洗洗手準備做午飯,在中說中午會回來。

「哎呀,允浩兒婿,你別忙活了,我來做吧。」把忠俊抱進兒童房出來,金媽媽看著在切菜的鄭允浩急忙洗手進了廚房,說著就要奪鄭允浩手裡的菜刀。

「媽,我來吧,您大老遠的坐飛機也累的,快歇歇。」允浩說著。

「你才是呢,大週末的就該好好休息。」金媽媽就著鄭允浩拿刀的手拿著刀。

「喂喂喂!!金夫人!你在幹什麼!又想對我的允浩做什麼!!」剛回到家的在中就看到廚房裡的這一幕,尤其是他媽媽放在鄭允浩手上的手。

他二話不說鞋都沒脫就衝進廚房,奪下菜刀往案子上重重的一拍,把鄭允浩拉過來藏在自己身後,像老母雞一樣緊緊的護著允浩。

「呦呦,鄭夫人回來了,我只不過想給我的兒婿做頓可口的飯菜,想必平時在家裡都是我允浩兒婿做飯吧!」金媽媽說。

「哼,怎麼了!我們允心疼我,礙著你什麼事了?!回家給金先生做飯去吧!」金在中小鳥依人的挽著鄭允浩的胳膊,卻呲牙咧嘴的對著金媽媽。

「唉,真是嫁出去的兒子潑出去的水,鄭夫人可真是名副其實啊。」金媽媽用一隻手輕拍著另一隻手的手背。

「那是當然!到了晚上更是名副其…唔……」沒等金在中說完,就被鄭允浩一把捂住嘴,這種話他也當著媽媽的面說出來,鄭允浩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紅了。

「媽,您和在中坐著,我簡單做幾個菜,馬上就好。」說著他把這娘倆推出廚房。

 

飯桌上呈現著詭異的氣氛。

「允浩兒婿~來,多吃點,娶到這樣的老婆真是苦了你了。」金媽媽給允浩夾菜。

「允呐~來~吃魚頭,好好補一下,有這麼個丈母娘,一天得多頭疼啊。」說著金在中把魚頭狠狠的放在鄭允浩的碗裡。那意思就是你敢不吃試試。

另一邊,忠俊被放在兒童椅上,拿著勺挖著自己面前的雞蛋羹,一旁的坦克還時不時的去搶兩口,忠俊急的話也說不利索,只會用勺子把小桌子敲的咚咚響來抗議,哦,對了,他還會朝自己的哥哥噴口水。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鄭允浩哄孩子睡著之後,進了他和在中臥室的浴室,他只開了淋浴,沖洗著身體。

沒多久,門嗑嗒一聲開了。

「在中?」鄭允浩扭頭看向來的人。

「我們好久都沒一起洗澡了。」金在中只裹著浴巾就進來了,隨後順手將浴巾放在了洗臉池上。

他走過去,和鄭允浩分享一個噴頭。

鄭允浩背對著他,每一次動作都帶動著相應的肌肉運動,從噴頭裡出來的水就順著鄭允浩肌理分明的背,一路向下,沿著身體曲線緩緩向下流淌。

金在中從後面抱住鄭允浩,雙手來到腰間並向下滑。

「寶貝,媽還在呢。」鄭允浩知道金在中的小心思。

金在中卻不理他,手繼續向下,握住了鄭允浩的分身,他輕擼動著,感覺到鄭允浩的分身在他手裡漸漸甦醒。

「我們在中真是個問題孩子。」鄭允浩轉過身,懲罰似的拍了拍他的粉臀,進而開始揉弄。

在中輕吻上他的喉結,讓鄭允浩徹底失去了理智。

他將金在中按貼在牆面上,冰冷的牆面卻激的在中胸前的紅果更加挺立。

「看來我們寶貝很想要啊。」鄭允浩單腿擠進了在中的雙腿間,用已經抬頭的分身摩擦著他的後庭。

「允,冷…」在中可憐兮兮的說。

鄭允浩也有些心疼,他一手穿過金在中的腋下,用手指揉搓著他胸前的紅果,低頭吻上金在中的肩頭:「冷?一會就讓你熱起來。」

鄭允浩一手抬起金在中的一條腿,更加粗暴地用分身摩擦著金在中的小穴和會陰部分,頂端還時不時地戳到在中的雙球,惹的他一陣哆嗦。前面更是早就站了起來,跟隨著鄭允浩的動作,似有似無地擦著冰冷的瓷磚牆面。前後的冰火兩重天讓金在中的腿發軟,就要往下坐。

「允,允…我站不住了。」在中的大眼睛因情欲逼起了一層薄霧。

「這就受不了了?」鄭允浩將他翻過來,面向著自己,慢慢地將發紫的分身送進在中的小穴。

因為站立的關係,鄭允浩覺得自己快要被金在中夾斷了。

允浩抱起他,讓在中的雙腿盤在自己的腰間,背抵著牆面,開始緩緩抽送。

在中緊攀著鄭允浩的肩背,生怕掉下去,因為重力的原因,鄭允浩的每次深入都讓他舒爽極了。

他挺腰配合著,但鄭允浩愈加發狠地衝撞著。

「允………哈…疼」雖然牆壁上有水,但這樣大力的摩擦還是讓他感到背上生疼。

鄭允浩抱起他走到洗臉台邊,將他放在大理石上。洗臉台的前後牆面上都鑲了鏡子,那時是為了打理頭髮用的。而現在鄭允浩才知道了它的好處。

通過後面的鏡子,鄭允浩看見金在中的後背確實一片紅,他停下下身的動作,啄吻著金在中的鼻尖,道:「對不起,寶貝。」

「只要是你,就沒關係。」

鄭允浩又吻上那張櫻唇,輕嘬他的小舌尖。

正在興頭上的在中那容得鄭允浩突然的停止,他擺動著腰肢,回吻鄭允浩。

「允,快……」金在中面露春色,見鄭允浩還不動作,便發狠地輕咬住他的脖頸。

鄭允浩將他的一雙纖細的腿擺弄成容易進入的姿勢,火熱的硬挺再次用力嵌入。舌頭含住他圓潤飽滿的耳垂,在在中耳邊沉聲說道:「寶貝低頭看看,你的小嘴咬的我多緊。」

金在中本是害羞的,但鄭允浩的這句話像是有魔力一般,讓他目不轉睛的盯著下面。

他的性器高高翹起,馬眼處還流出了晶瑩的淚珠,下邊的小嘴緊緊地咬住鄭允浩紫紅色的巨龍,鄭允浩的連根拔出都會發出“啵”的聲響。

都說三十歲的男人不如二十,但鄭允浩的巨大卻還是精神的怒沖著天,他的每次整根拔出都會因為失去了小穴的束縛,慣性向上掃到金在中玉球中間的縫,惹的他又是一陣顫慄。

鄭允浩忽地頂到金在中的那處,引得小人不自主的緊緊摟住鄭允浩的肩頭。

這不抬頭還好,一抬頭金在中就通過身後的鏡子看到自己緋紅的雙頰,微張的紅唇和蒙上水汽的大眼睛。允浩蜜色緊實的臀在自己大開的雙腿間運動著。

鄭允浩的動作開始加速,下身的動作又快又猛,次次撞到在中的敏感點,喘息也開始急促和粗重。

「允……慢點……啊…」金在中收緊雙腿,強烈的射精感讓他夾住鄭允浩的腰開始求饒。

這種從交合處散發到全身的酥麻令在中難耐不已,他張開小嘴,一口咬住了鄭允浩寬厚的肩頭。

「在,我們一起……呃…」鄭允浩只覺得全身的熱氣都集中到了被在中緊緊咬住的火熱上,將金在中的腿架在肩上,精瘦的腰狠狠地一挺,一股股的精液射在了金在中的小穴裡。

 

第二天一早

「呦呦,鄭夫人承了一夜的雨露恩澤就不用下來了。」金媽媽撕著麵包片兒斜眼看著才從樓上下來的金在中。

鄭允浩聽了金媽媽這話差點沒被嘴裡的牛奶嗆到,坦克又在一邊問著什麼是“雨露恩澤”。

「咳咳,怎麼著你也是我媽,我不送你誰送你啊!」金在中也不想總是和他媽鬥嘴。

「有我的允浩兒婿呢。」

金在中氣的一口老血噴出來。

 

臨走到了安檢口,金媽媽把鄭允浩拉到一邊:「允浩啊,我們家在中從小就被我和他爸寵壞了,他要是對你發發小脾氣,你也不要和他計較,這孩子還是打心眼兒裡喜歡你,受了傷在德國的時候,每天都給我打電話,吃不下飯擔心你,他說,你傷好了又被派回去,怕你再有個意外。你們倆好好過,他要是欺負你,你告訴我,我收拾他。只要好好的一輩子走下去,我和他爸也就放心了。」

「媽,您放心,只要他不說分手,我這輩子都不會鬆開他的手。」

鄭允浩明白金在中對他的好,他嘴上不喜歡說肉麻的話,嫌那樣不夠爺們兒,但是他從一點一滴中關心著自己。

「喂喂!金夫人,你又拉著我先生做什麼!」金在中一把扯過鄭允浩。

「我說啊,要是鄭夫人對你不好,你就來找金夫人!」金媽媽翻著白眼兒不想理金在中。

「不行!允浩是我的!!」

「好了,在中,媽媽和你說笑呢。」允浩連忙拉住又要護著自己的在中。

「這麼大個人了,我真是擔心兩個乖孫被你帶成奇葩!」金媽媽接著吐槽。

沒等金在中反駁,金媽媽接著說:「不和你說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坦克乖孫再見~忠俊再見~」

金媽媽瀟灑的走進了安檢口。

 

 

 

 

 

番外三

 

半年後,鄭庭佑上了小學。但金在中很頭大!!這小子簡直就是老天派來的魔王。

金在中下午正準備去店裡就被校長通知立刻來學校一趟。無奈他只好把忠俊放在昌珉那裡,急忙開車到了學校。

一進到校長辦公室就看見坦克已經坐在校長對面,見到他還興奮的叫著小爸。

這已經是他第三次來到這裡了。

「金先生,非常不好意思將您叫到這裡,今天您的兒子出手打了同學。」校長端坐在辦公桌前,雙手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

「不,我只是推了他一把,他自己摔傷的。」坦克為自己辯護。

「他是被推!才撞到桌角磕傷了額頭,人已經送去了醫院。」校長將“推”這個動詞加了重音。

「校長,我相信我的兒子不會無緣無故的打架。」雖然他已經第三次來到這裡,但前兩次確實都是別人挑釁在先。

「無論什麼原因,鄭庭佑同學是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但所有在美利堅合眾國的學校都不是只看重成績的。所以我們決定給予他停課一周的處分,至於要不要再找一所學校安置他,還要學校董事會決定。」

「什麼叫做安置?!這裡就是他的學校,他哪裡都不去!」金在中對校長的措詞有些生氣。

「金先生,要知道對方的家長決定不追究的原因是知道你們家的情況。」校長的神情似乎在說明他應該抓住了金在中的弱點。

「什麼情況?!是我和他的另一個爸爸?!」

金在中徹底被激怒了,總統簽署通過的法案,受到國家憲法保護的婚姻,美國陸軍都承認的感情,在這個小學校長面前似乎變成了可恥的一種關係。

校長仿佛預料到了金在中這樣的反應,所以也直言不諱:「開學以來鄭庭佑同學的三次打架事件都是因為這個原因,金先生你也是知道的,我們非常敬佩您和您先生為美利堅合眾國做出的貢獻,儘管您已經退役,但還是請您和鄭先生考慮一下,可以的話,為他再找一所學校。」

「這裡就是他的學校,他哪裡也不會去!既然三次都是同樣的原因,只能說明是學校的教育問題,你們教育不好自己的學生卻要優秀的學生轉走,簡直是可笑!」金在中對校長剛才的話嗤之以鼻。

「還有,你說你敬佩我和我先生對美利堅做出的貢獻,我不需要!我真想把你們這種不知道崇拜什麼偶像的人扔到伊拉克去,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英雄。不過又擔心你們這種蠢貨會缺胳膊少腿還連累我們。」

金在中一語雙關,hero既表示偶像又代表英雄。

「金先生請你冷靜一下。」

「OK,也請你教育好你的學生,我需要他們向我的兒子道歉。一分鐘之後我就會冷靜,但是一分鐘之後你仍然是蠢貨!」

金在中罕見的在自己兒子面前用了“asshole”這樣的粗口。

金在中起身一手拿著兒子的書包,一手領著他走到門口,又突然回過頭來說:「我奉勸你在三天之內就把這件事了結了,不然我會讓整所學校上《60分鐘》。」

《新聞60分》是美國的王牌新聞節目,擁有眾多觀眾,常年盤踞黃金時段收視率寶座。

 

一路上在中都沒有說話。

「小爸,我和別的同學打架讓你很煩惱嗎?」坦克不同以往,乖乖地坐在後座。

「小爸給你講個故事好不好?」金在中沒有直接回答兒子的問題。

「從前有一隻小鬣狗,它在家鄉打遍天下無敵手,但有人告訴它,它還不是最厲害的,草原那邊的獅子才是。如果它可以打贏獅子的話,那才是天下第一的好手。於是小鬣狗來到獅子面前要求決鬥,獅子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轉身便走了。獅子身後的小獅子很不理解,問自己的爸爸,爸爸,為什麼你不接受鬣狗的挑戰?難道是你打不過牠?獅子笑了,牠對小獅子說,如果贏了老虎,獵豹,這對我是一種榮耀,但贏了一隻鬣狗,根本沒什麼好炫耀。所以對這樣的挑戰就沒有接受的必要。」

金在中從後視鏡裡看了看兒子,問道:「你知道獅子的意思嗎?」

「我知道!獅子贏了老虎,可以顯示他的勇猛,因為它們的力量是不相上下的,但是鬣狗和獅子的力量相差太大,贏了只能說明它以大欺小,不僅體現不出牠的實力,也丟了面子。」坦克認真的說。

「沒錯,如果是別人先動手,作為男孩子一定要還回去,但如果別人只是口頭上的挑釁,對於這種沒有勇氣的做法,你大可以視而不見,獅子為什麼要和鬣狗打架呢,不是什麼人都配做你的對手,不要與那些沒有素質的人爭辯,所以,適當的讓步,並不是懦弱,而是不值得。懂了嗎?坦克。」

「明白了!」坦克像是想到了什麼,「那我還可以繼續在這個學校上學嗎?」

「當然!小爸不同意你轉,誰也不能讓你轉學。」金在中得瑟的撩了撩前額的劉海,對著兒子說。

「耶!!!!小爸萬歲!!!」

 

迫於金在中強硬的態度,以及牽扯到同性伴侶、赴伊老兵、軍隊等多重問題,學校還是在第二天就通知了金在中,他們道歉並歡迎坦克回到學校。

 

 

 

 

 

番外四

 

這邊剛解決坦克,那邊的忠俊又讓他頭疼不已。

因為忠俊還小,前一陣子在中為了忙步槍協會的事情,鄭允浩又去了加州出差,把才到家裡不久,還沒混熟的小兒子送到了母親那裡。

現在好了,他回來已經不認得兩個爸爸了。見天的哭喊要奶奶,不光是這樣,小兒子格外的黏著允浩,鄭允浩剛從外面回來,他也會張開雙臂飛奔過去,每次都是鄭允浩抱起了忠俊,才擁抱住在中。

只要鄭允浩在家的時間,他都會跑到允浩懷裡,對金在中的挑逗完全無視。

就好像現在這樣,坦克自顧自的在客廳的地毯上玩著玩具,鄭允浩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忠俊就倚著鄭允浩坐,腦袋靠著鄭允浩的胳膊,小手還抓著鄭允浩的兩根手指。

而在中卻可憐巴巴地坐在他們右邊,抱著腿,伸出手撥弄著忠俊的另一隻空出來的小手。

可這小兒子根本不領情,皺著小眉頭,不耐煩地抬起胳膊不讓金在中碰。

「忠俊,不可以這樣,那是papa.」鄭允浩說著,把兒子抱起,放在金在中身邊。

誰知這小子竟然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放聲大哭了起來。

「寶貝兒怎麼了?不哭了,哦~」在中順勢將忠俊抱在懷裡。

但是他卻掙扎著要從金在中懷裡出來,小手還使勁兒地想要扳開金在中抱著他的手,見掙脫不了,便張開雙臂哭著向身邊的鄭允浩求助。

金在中見狀,索性就把小兒子給到鄭允浩懷裡,見玩的興起的大兒子也不理自己,他心裡沒由來的一陣煩躁,回屋去了。

鄭允浩低頭安撫著還在抽泣的小兒子,眉頭緊皺。

 

第二天金在中起床的時候,暗暗的給自己打氣:受忠俊再多的白眼也沒關係!金在中你是他的papa,加油!!

正從樓梯上往下走就發現了今天與往常有些不同。

鄭允浩早早的做好了早餐,看到金在中下來,便笑著快步上前,從樓梯上把金在中抱了下來。

「喂!你今天吃錯藥啦?!」金在中心裡很是甜蜜,但礙於兩個兒子都在,他更多的是羞臊,拍打著鄭允浩的背,想要下來。

「害羞什麼?」鄭允浩把他放在餐桌前,才將早餐端上來。

而忠俊又伸著手要抱抱,原來他們吃早餐的時候,都是鄭允浩把他抱在懷裡,一邊自己吃,一邊餵他吃。

但今天允浩卻說:「忠俊,哥哥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都可以自己吃飯了,今天你自己吃可不可以?」

鄭允浩的語氣很溫柔,卻透著一股威嚴。

小兒子見撒嬌不管用,便撒起潑來,他咿咿呀呀的亂叫,用小勺把桌子敲的震天響。見鄭允浩還不理他,便展示著自己的男高音。

金在中看著忠俊,正想伸手抱他卻被鄭允浩阻止,道:「不用管他!」

他回頭嚴肅地對忠俊說道:「金忠俊你哭也沒有用,撒潑也沒有用!今天必須自己把飯吃完!」

鄭允浩忍著旁邊的男高音,笑著和身邊的金在中說話,坦克也乖乖的吃著飯,沒多久,忠俊就不哭了,癟著嘴巴開始吃飯。

 

連允浩出門的時候都沒有再搭理小兒子,只是吻別了在中,給他和坦克一起說了再見。

忠俊小小的心裡不能接受爸爸突然變成這樣,他覺得這都是小爸的錯,小爸就像每天晚上爸爸給他讀的故事書裡的巫婆!

他在家裡把玩具撒的到處都是,不和金在中說話,一直到了中午都不消停。

「忠俊,我們吃完飯,睡了午覺之後,去超市好不好?」金在中盤坐在地毯上,偏著頭看著小兒子。

哼!!

忠俊沒有理他。

這是在中意料之中的事。

「你乖乖的跟小爸去了超市,我們就去接爸爸回家,好不好?」金在中搬出了鄭允浩做誘餌。

果然,這小傢伙動搖了,但他依舊低著頭玩手裡的汽車。

「不光是這樣哦,晚上回來,幫你洗澡,讀故事書都是爸爸哦~」金在中咬著嘴唇,偷瞄兒子的表情。

忠俊放下玩具,奶聲奶氣的說:「真的?」他睜著大眼睛,臉上露出喜悅的神情。

「當然!小爸說到做到!拉鉤鉤!」金在中伸出小手指。

忠俊也伸出小手指,鄭重的和金在中做約定。

「那小爸抱你去睡覺,好不好?」金在中張開雙臂,他的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

忠俊猶豫了一會,還是大方的抱住了金在中。

「真乖~~」在中第一次在小兒子清醒的狀態下,在他沒有掙扎和反抗的狀態下抱住他。

忠俊當然也是第一次,他覺得這種感覺和抱著爸爸不同,小爸身上香香的,雖然爸爸身上有好聞的香水,可他覺得還是小爸身上的更好聞。

被爸爸抱著的感覺是安全,爸爸的肩膀很厚實,而被小爸抱著是安心,他渾身都散發著一種讓忠俊很久沒有體會過的柔情。

他安靜的趴在金在中肩頭,任由他抱著去睡覺。

 

下午的忠俊乖巧了很多,金在中覺得是要去見鄭允浩的緣故。

他履行自己的承諾,帶忠俊去了超市。

他推著車,把忠俊放在車裡,孩子的目光立馬就被五花八門的商品吸引了,尤其是到了零食區。

忠俊指著薯片,嘴裡也難得的說出一大串話:「papa,我想吃薯片!papa!」他興奮的小腳都翹了起來。

「好吧~但是只能拿一袋,你要和哥哥一起吃,好不好?」金在中不喜歡給孩子買這些膨化食品,但難得忠俊開口了,他也不好拒絕。

聽了這話,忠俊有些不願意:「買兩袋!」

「不可以。」金在中知道他的小心思,他不想和坦克分著吃。

被拒絕的忠俊一直到結帳都撅著嘴,不理睬金在中。

在中也沒辦法,嘆著氣,希望等一下見到鄭允浩能讓他忘記這件事。

 

在中拿著買好的東西,牽著忠俊到停車場取車。

「忠俊,你拉著小爸的衣服,小爸把東西放在後面。」金在中拉起兒子的小手,讓他抓住自己的衣角,生怕他亂跑。

金在中剛放手打開後備箱,忠俊就鬧彆扭甩開金在中的衣角,跑到一邊。

在中覺得衣角一鬆,連忙抬頭尋找兒子。忠俊站在旁邊一輛商務車的後面,背對著車。

就在這時,商務車突然啟動,就要倒車。

三歲孩子的身高正好是司機倒車的盲區,顯然這個粗心的司機沒有看見忠俊。

金在中大呼不好,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抱起了忠俊。但他還是被車頂了一下。

幸好在中發現的早,及時抱起了孩子,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嘿!你是怎麼開車的?!!」金在中口氣很衝。

「對不起,非常抱歉,我沒有注意到後面有個孩子。」司機是個中年男人,他誠懇的向金在中道歉。

在中蹲下檢查著忠俊,問:「忠俊有沒有受傷?有沒有哪裡痛痛?」

「沒有,papa.」出人意料的,忠俊摟住了在中的脖子,將臉埋在他的頸窩裡。

在中雖也生氣,但覺得自己也有責任,他臉色不好的接受了司機的道歉,抱著忠俊上車了。

 

之後忠俊對金在中的態度大轉變。

金在中帶他來到鄭允浩的辦公室,他見到鄭允浩也沒有了之前的興奮,而是緊緊抱著金在中不撒手。

鄭允浩看著這一幕好笑的問:「他今天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在中複述了今天下午發生的事。

「他一定是把你當英雄了。」

「這小祖宗別在對我發脾氣,我就心滿意足了。」金在中苦笑。

「好吧,我們回家~」鄭允浩拍拍手,對忠俊伸出手,說:「忠俊,爸爸抱,好不好?」

誰知這小子看了眼鄭允浩,轉過頭去,趴在金在中肩頭。

「這下壞事了,這小子是黏上你了!!」鄭允浩皺著眉,仿佛擺在面前的是出兵敘利亞一般。

「這還不好,讓你也體會一下我之前的感受,哼~」

金在中努著小嘴,伸手勾住鄭允浩的脖子。

 

遠離了殺戮和戰火,這些磕磕絆絆好像也成了枯燥生活的調劑品。我們攜手走過了七年,下一個七年也要請你多多關照嘍!

 

 

=================全文完==================

 

 

我在重頭再看一次這文的時候,突然覺得這文可能會不受大家的喜愛

第一,這作者寫文的風格比較是平鋪直述型的,沒有很多華麗的詞藻及人物心裡深刻的描寫

這可能會讓我們看習慣那樣子的文的親估會覺得有點枯燥

第二,文章鋪陳常有跳躍的狀態,會讓本來要延續的感情一下子跳到別的情境

分段來看那感覺更明顯,所以我前面才會說這文不適合分段PO

因為之前是一口氣看完的,所以那感覺比較不明顯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在這些天校文的時候

腦中突然蹦出很久以前看過的一套小說--惡重日記(共三冊)

這小說去年有拍成電影,很灰暗色彩的一部小說

講兩個小孩在戰爭下如何生存成長的故事

這部世界佢作作者寫文的方式也是這樣平鋪直述

它沒有很複雜的劇情也沒有很刻劃人物的描寫

但是你就是可以從文中那些很直白的陳述中

一點一點的感受戰爭的慘酷及兩個孩子如何在痛苦中掙扎

《殺戮一代》的作者這方面的功力雖然還不到這樣的程度

但某些方面對我來講是有些類似的

 

哈!有點歪樓了,講回來這個文

這文最後幾章才讓這文的緊張感突然飆升

在中和允浩受傷那段真的寫得很真實看得很心驚

我最喜歡番外裡允在一家四口的描寫

尤其是小孩子天真無邪的反應

真的是超卡哇伊的啦~~(我非常不喜歡把小孩寫得像大人一樣)

 

接下來會PO一篇長篇的文,過兩天就PO(這次我不會隔好幾天,要不然我怕8月底PO不完)

大家安妞~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