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望著照片發呆,鄭允浩已經在窗邊站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想著昌珉剛才跟自己說的那些話,在中不願去打擾他,只能靜靜坐在一邊,等著他什麼時候回過神來記起該去公司上班的事情。

「老爸一定是在想伯伯了。」

「伯伯?」

昌珉點點頭,回憶著允浩曾經告訴他的話。

「老爸有個雙胞胎哥哥,可是因為意外死了,好像是因為父母沒重視才造成的疏失,老爸也很內疚,經常說著如果那個時候他多關心伯伯一些就不會有這樣的事了,所以老爸經常對著小時候和伯伯一起照的照片發呆。」

沒料到允浩身上竟然發生過這樣的事。

相比起來,他除了父親出意外過世之外,其餘的家人都活得好好的,這點已經很值得慶倖。就算再怎麼不原諒,也還是希望他們能夠好好地活著。活著就好了。

允浩心裡不好受,所以他不去打擾。

他從來就笨手笨腳不會安慰人,況且一遇到允浩的事情他就什麼都亂了,為了避免惹得他不開心,還是安安靜靜呆在一邊就好。

 

他並不知道允浩之所以會想起哥哥的事情是因為他。

允浩看出他的壓力很大,這段時間不停在沈家的問題上為難著,狠著心對英生說出那樣的話分明也不是他的意願,更多的也是為了英生能夠過上好的生活。在中無私地為英生奉獻著,這讓他想起了他那個過世已久的哥哥。

是否哥哥都會這樣,為了自己的弟弟不顧一切?

那個因為保護自己被高年級的人打得滿頭是血的哥哥,那個被打之後昏倒在去醫院路上的哥哥,那個因為頭被打傷之後落下病根總是頭疼的哥哥,那個因為被打之後的後遺症最終患了腦癌的哥哥‥‥

每當想起這些,他都沒辦法平靜。

回過神來,他才發現那個靜靜坐在沙發上的人一直擔心地望著他。

「昌珉呢?」

「陳管家送他去學校了。」

因為擔心,在中破天荒地沒去送昌珉。

「我該去上班了?」

點了點頭,在中不太明白這種事情為何允浩還要問問他。

是不是想起哥哥的事情讓他太過於沉迷進去,所以變的頭腦不太清醒了?

「允浩哥,如果實在不太舒服的話不去公司也沒關係吧,還是身體要緊,如果心情不好的話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你平常都沒怎麼休息。」

的確,他總是讓自己不停低頭工作著,絲毫也不放鬆下來。之前是因為熙妍的離開,他想用工作來忘記和妻子已經離異的事實,而現在卻不知道是為何。分明已經忙過了,但似乎養成了習慣停不下來。

「在中,我今天確實沒什麼心情去上班,可也沒有瞌睡要睡啊。」

言下之意,你幫我想想有什麼能做的事情。

在中認真地思索起來。

看來允浩也是很難得答應好好休息一次,那就一定要真的休息好才行,否則他這個工作狂一到工作的時候又會忘乎所以,身體肯定受不了。即使每天都有自己的營養愛心食物,沒有休息好也會造成各種各樣的疾病。

他最近看了一些書,知道熬夜和過量工作的後果。

「你喜歡什麼?兜風?釣魚?唱KTV?還是散步逛街?」

這些都是他所能想到的活動了,只是似乎每個都不怎麼適合眼前這個人。那些都是花費時間的事,想必他以前也沒怎麼做過,不知道其中的樂趣。

「去房間裡看電影好了。」

允浩的房間裡有一套很好的影音播放機,配上一流的音響和大銀幕。

熙妍以前很愛看電影,這一套都是結婚的時候允浩專門托人去國外運回來的,比起電影院的效果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隨便挑了部管家送來的片子,吩咐保姆做了些點心放到房裡,他便帶著在中坐到床上看起電影來。

是部很老的片子,羅馬假日。

在中從沒正兒八經地看過電影,所以對這部經典的電影也不熟悉。允浩倒是看過好幾次,當時並沒有太多感覺,只是沒料到和在中一起看的時候卻會讓他第一次覺得有些體會到男女主角相愛不能相守的悲情。

在中哭得很厲害,結果他剛看懂了一點兒便不得不安慰著這個泣不成聲的人。

熙妍看的時候也會感慨,只是不會像在中這樣。

「那只是電影而已,不要太當真了。」

「現實裡這樣的人也很多。」

哭過之後,在中接下了他的話。

允浩不太理解,只是靜靜地望著他。

其實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認真地近距離望著在中,看到他眼裡的悲傷。

在中給他的驚訝太多。

有的時候堅硬倔強得不得了,例如上次在倉庫裡的時候,不要命地衝出去。有的時候又脆弱得比任何女人看起來都令人心疼,就像現在。

「小的時候我很喜歡隔壁的一個姐姐,還想過長大以後一定要和她結婚。那個姐姐比我大八歲,我根本不懂什麼是愛情,以為和那個姐姐結婚了之後便能像爸爸媽媽一樣幸福。等我長大之後,姐姐也嫁人了,我卻沒覺得悲傷,反倒覺得他們很幸福,我很羡慕。就想著以後我也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和我喜歡的人在一起,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和英生在一起,雖然已經不可能了‥‥」

說到這裡,在中低下了頭。

「允浩哥,我們會不會很奇怪?」

這是一直困擾他卻不敢提出來的問題。

「這樣也是幸福嗎?」

「我想和允浩哥一直在一起,可是好像又不太可能‥‥」

允浩將他扶正。

「怎麼不可能?」

搖了搖頭,在中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突然說出這番話。

「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是怎麼的,原本以為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愛上除了熙妍之外的其他人,可現在想來卻又不是那麼一回事。我的確很喜歡你,只是我的喜歡比起你的來還差了太多,所以才會讓你總是沒有安全感。你雖然嘴上說著這樣就很滿足了,但是比起你做的,我做的這些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允浩哥‥‥」

能夠聽到你說喜歡,就已經是上帝保佑。

「我已經很開心了。真的。」

真的,我從來不說謊。

看到這樣的在中,允浩心裡複雜得很,卻不知道要怎麼樣來表達自己真實的情緒。

這段時間以來,在中對他而言已經不僅僅只是隨口答應要在一起的對象,他想要好好保護他寵愛他,卻總是不知道該從什麼地方著手,在中又不會主動要求些什麼,他只能按照直覺一步一步去做。

 

「唔‥‥」

這段日子在中已經習慣了允浩的親吻,不管是激烈的還是輕柔的,只要親吻他便能感覺到允浩心裡對他的在乎。所以只要允浩吻他,他便會閉上眼睛好好珍惜這種感覺,什麼都不想,全身心地投入。

兩人都忘了此時正在允浩寬敞的大床上,都忘了身上還穿著睡衣,也忘了現在還是早上,隨著親吻的深入,誰也沒有要停止的念頭。

當在中坦誠裸露在允浩面前的時候,允浩似乎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東西,知道了熙妍那番話的意思,也看到了懷中人清澈的眼神。

發展到這一步似乎是順其自然,似乎並不太合乎時宜。畢竟兩人都沒有過經驗,不知道這樣的相愛應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只能憑著直覺一點一點碰觸著,憑著直覺感受著對方的疼痛和享受,憑著直覺親吻撫摸,留下一連串火熱的印記。

心疼地親吻著疼得發抖的人,允浩手足無措卻沒辦法停止。

在那一瞬間他總算徹底明白熙妍所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在中是他絕對不會放手的人。

 

 

 

 

<30>

這樣‥‥就算是相愛了嗎?

望著身邊沉睡著的允浩,在中有些疑惑。

允浩從沒說過愛他,只是說過喜歡,不止一次地說過。雖然對於感情的事情很懵懂也不拿手,可喜歡和愛的區別還是分得清的,畢竟也不是小孩子。

他感覺得到允浩的呵護,甚至寵愛,可愛‥‥始終還是有距離的不是?

允浩說得對,他的確是個太容易知足的人,甚至從沒想過允浩會真的像自己愛著他一般的愛著自己,每次都想著他不講這個承諾僅僅只當成是責任已經很好了,別的什麼都不要強求,就怕強求過頭,便什麼也失去了。

他些許瞭解他所見到的那個允浩,所以不得不謹慎,而允浩不瞭解他,所以不明白他需要的愛究竟是什麼樣。

 

正想著,身旁的人微微動了動,撐起身子。

「醒了?還要不要多睡而會兒?」

「不用了。」

大白天哪有那麼多瞌睡,這是允浩你自己說的。

怎麼發生了親密關係之後,卻反而疏遠了?

休息了一陣,允浩便穿好衣服到公司去了,走之前吩咐他好好呆在家裡休息今天不必去接昌珉放學。

並沒有想像中的體貼。

看到在中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允浩心裡明白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只能硬著頭皮出門上班。他知道在中的期待,可最終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恰當,這些事,他果然不可能像朴有天那麼應付自如。

他沒料到會這麼快和在中發生肉體關係,所以要怎麼善後也是從沒想過的問題。當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而匆匆趕去公司想要短暫逃避的時候,他並不知道在中此時已經萌生了一些想法,一些不利於他們關係的想法。

允浩是不是最終接受不了和男人在一起的事實?

 

男人和女人,畢竟是有本質的不同,即使再怎麼投入地做一些相愛的人應該做的事,這個本質也仍然令人難以忘懷。

雖然口頭答應了允浩今天會好好呆在家裡休息,在中還是忍不住出了門。

「熙妍姐,我想見見你。」

最瞭解允浩的人,始終還是熙妍才對。

在中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介意什麼,明知道允浩和熙妍已經不再可能,但每每想到這些,想到那些熙妍能給的他卻給不了的東西,便會有了這樣那樣胡亂的想法。

嫉妒‥‥真是個該死的可怕的東西。

 

「允浩啊,他其實是個死心眼兒的人,總是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事,反倒忽略了別人的想法,就連昌珉有些時候都會抱怨他過於苛刻死板了些。」

看著熙妍毫不在意地談論著允浩的事,在中突然又放寬了心。

「他把你照顧得天衣無縫,可就是忽略了你的想法是不是?」

在中找她出來,他原本以為是要談談英生的事,上次在鄭家鬧得那麼不愉快也有她的責任,畢竟是她貿貿然帶著英生去的鄭家。沒想到見面之後,在中竟是一臉忐忑地問他一些關於允浩的事,她多多少少也明白了些,畢竟那個人曾經是她的丈夫。

「他怎麼還是老樣子?」

在中這麼好的人也不知道該怎麼愛護。

熙妍搖了搖頭,仔細幫在中想著對策。

「我看是你太懂事了,讓他一點也不擔心一點也不煩心。你不用這麼小心翼翼地跟他相處,其實他不知道怎麼對你這其中也有你的責任。和我,和昌珉在一起的時候你都不會像那樣唯唯諾諾,把你真正的樣子展現在他面前就好了,該任性的時候任性,有的時候做點事情讓他頭疼,那樣的話才能讓他瞭解真正的你是什麼樣的。」

在中太過於在意這份感情,所以很多時候都將任性胡鬧不懂事的那一面給掩藏了起來。

她想起她以前曾經問過允浩對在中這個人怎麼看,當時允浩便說著他懂事安分,可這世界上哪有這樣只是一味懂事安分的人?

在中才二十歲多一點兒,正是叛逆的時候,可叛逆的影子都被允浩給磨沒了。

 

點了點頭,在中似乎是明白了。

他的確是將自己包裹得太好,小心謹慎地按照允浩喜歡的樣子去做,他沒料到這樣反而使得兩人沒辦法更好地互相瞭解,熙妍這麼一說他便想了起來。

只是,允浩喜歡熙妍,不就是因為熙妍乖巧懂事又大方體貼嗎?他若是回到以前那種大大咧咧笨手笨腳的日子,會讓人覺得討厭的吧?那樣的他根本什麼也做不好,工作能力差到極點,好不容易找到照顧昌珉這樣順手的工作,他才能將自己幾乎能夠展示的都展示了出來。

 

「在中,你看起來氣色不太好的樣子‥‥」

雖然在中本身皮膚就白皙,可此時顯得有些病態了,熙妍忍不住擔心。

在中點點頭沒說話,想著今天回去之後要怎麼和允浩繼續相處的事情。他雖然告訴熙妍他和允浩交往中的困難,但有些事情還是會把握尺度,不該說不能說的他說什麼都會憋在心裡。在他心裡,熙妍不僅是他的姐姐,更是鄭允浩的前妻鄭昌珉的媽媽,就算再怎麼親密無間他和鄭允浩之間的私密也不可能掛在嘴邊。

「熙妍姐,我差不多該回去了。」

「去吧,路上小心一點。」

在中點點頭,拿著外套走了出去。

熙妍嘆了口氣,希望自己能幫上什麼忙。

他和在中雖然並沒有一丁點兒的血緣關係,可他很珍惜這個弟弟。在中的單純和善良讓她忍不住想要盡到一個做姐姐的責任,所以哪怕在中一直不肯接受沈家的存在,接受母親的歉意,但至少接受了她這個姐姐,這也令他很開心。

 

 

回去的路上在中總覺得頭暈乎乎的,腳也像是踩在棉花上似的沒什麼力氣。

出門的時候就覺得不怎麼舒服,可他實在不想一個人呆在家裡,於是沒有聽從允浩的話獨自一人跑了出來。現在想起來,允浩似乎比他自己還更清楚他身體會有些不舒服。也對,發生了那樣的事,會舒服才奇怪吧?

雖然不可否認他到了最後也有了一絲絲怪異的快感,可第一次的痛楚遠比他想像中的嚴重得多,到現在都還能感覺到被迫擴張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每邁出一步似乎都是鑽心的疼痛。

來的時候並沒有覺得,莫不是因為自己太大意走了這麼遠的路牽動了傷口‥‥那恐怕就麻煩了。

那個地方的傷,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實在忍受不住,他數了數身上帶著的錢,叫了一輛計程車。

 

回到家裡之後他趕緊到房間裡將褲子脫了下來,剛才那種黏糊糊的感覺果然不是假的,內褲上面都染上了鮮紅。

比起出門前,後面的疼痛以及身上不適的感覺越來越嚴重。

可這種事情他也實在不好意思叫管家幫忙找醫生來,去醫院便更不可能。他可以忍受像個女人一樣被男人壓在身下尋歡,畢竟鄭允浩是他愛著的人,那不一樣,可他沒辦法忍受別人異樣的眼光和指指點點。

就算到了醫院,恐怕也會被人看不起,與其那樣,他還不如自己想辦法。

傷口總是會癒合的,他安慰著自己也不用去擔心太多,稍微清理了一下他便蓋上厚厚的棉被躺在床上睡下,臨睡之前告訴陳管家今天身體不太舒服就不出去吃飯了。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直到迷迷糊糊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暖暖地放在自己額頭上,在中艱難地睜開了眼。

「在中,你好燙。」

昌珉伸著小手摸摸他的臉,一臉擔心地望著他。

「把退燒藥吃了吧。」

剛才聽著昌珉的大呼小叫管家便進來看了看在中的情況,以為他是正常的感冒發燒,家裡的常備藥也不少,便弄了點給他送過來。

接過陳管家遞過來的藥,在中皺著眉頭喝了下去。

喝點藥總還是好的,至少應該可以緩解他身上不適的症狀,舒服一些總是好事。

喝完之後,他正準備將藥碗遞給管家,便看到一個氣喘吁吁的人突然出現在房間門口,有些詫異,連手上的碗都不知道該如何放了。

「怎麼搞的?」

正在開會的時候接到兒子的電話,擔心是兒子出了什麼事便暫停會議接了電話,沒想到卻聽到另一個人發燒躺在床上的消息。

早就擔心房事之後在中會不舒服或者出現生病的症狀,雖然和男人沒有經驗,可他記得以前熙妍第一次之後出現了不適的症狀,連著在床上躺了好幾天。而昨晚在中一開始看起來痛得受不了,男人本來就比女人要緊得多,所以今天工作的時候也一直放心不下。

在中在某些時候就是倔強得不得了,如果身體有什麼不舒服一定不會主動告訴他。

「怎麼弄得這麼嚴重?」

坐到床邊,將床上發著燒的抱在懷裡,關切地望著他,

管家見他回來,便帶著昌珉出去了。昌珉也沒鬧,雖然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卻也看得出這種情況不適合他這個小孩子呆下去。

其實也沒什麼嚴重的‥‥

在中開口想要解釋,抬起頭來看到他近距離擔心的臉,便一句都說不上來。

「是我疏失了,這種情況應該好好在家裡陪著你才對。」

「不是的,是我自己亂跑,如果不出門就不會這樣‥‥」

至少出門前沒這麼嚴重。

「好好休息一下,我在這邊陪著你。」

若是身體還有什麼不舒服,他在旁邊看著也會放心很多。

點了點頭,在中從新躺到床上。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