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從公司出來,有天突然不知道該到什麼地方去。

剛結束了公司的會議,停止了和鄭氏新季度的合作案。明知道只有和鄭氏合作才是最合適的,和允浩在工作上的默契是人所共知,可他最終沒能戰勝私心,即使面對全公司所有股東包括那個一直對自己抱有懷疑的父親,他也堅持終止合作。

誰都看得出,終止合作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

會議之後,朴父希望他給出一個解釋,他卻一句話沒說轉身離開。

要他怎麼解釋?

他愛上了一個男人,而且還是鄭允浩的人?

連他自己都覺得荒唐。

天知道他朴有天還算得上是那兩人的媒人‥‥

 

轉身,卻看到街對面那個熟悉的身影。

「在中!」

他叫了一聲追了過去,在中卻沒聽到似的繼續朝前走著。突然撞到一個人,他也沒怎麼注意,只想著快點去超市買點東西,今晚允浩說過會回家吃飯,他打算好好準備,也事先和管家保姆說好了他今晚下廚的打算。

正走著,卻突然被人給拉住,轉過頭去看到了有天。

「有天哥?」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他,而且‥‥他為什麼抓著一個年紀只有十多歲的男孩。

「東西交出來!」

在中怔了怔,隨後看到男孩從包裡拿出手機,那不是他的手機嗎?剛才明明在包裡來著‥‥

「那是我的手機‥‥」

有天將手機放回到他手中,轉頭望著自己拉著的男孩。

男孩似乎很沒面子,看到他那樣在中倒是同情不已,畢竟這麼小的年紀出來做這種事,一定是生活所迫。只是男孩現在的表情似乎並不僅僅是小偷被抓到的閃躲,而是‥‥似乎是在努力閃躲著有天的注視。

「你答應過我什麼?」

注視著男孩,有天突然將他拉近,讓他無處可逃,只能被迫和他對視。

「我‥‥我‥‥」

「有天哥,算了吧。」

看那男孩子年齡還那麼小,穿著看起來也不怎麼好,如果不是真的太困難想必也不會做這種事,被抓住之後會覺得不好意思的話那也證明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對,只要好好說說應該就能改正才是。

「我是真的很需要錢‥‥」

男孩看起來很委屈。

「我不是給了你錢讓你別再做這一行了嗎?」

他記得前幾天送這男孩子去醫院之後得知了他之所以偷竊的原因,想了想覺得這孩子本性不壞,便給了他學費,讓他好好讀書堅決不准再做這種事,沒想到這才過了幾天就又給他遇到了,他不由得懷疑這人根本就是個騙子,他朴有天向來看人很準沒想到這次卻失誤了。

「那是——」

「跟我去警察局。」

「不要!我不要去!」

男孩拼命地掙扎起來,可有天根本不理會,拉著他就朝往警察局的路走去。

男孩嚇壞了,知道他說的話不是在開玩笑,他這次是真的會被帶去警察局,那樣的話他不僅會被學校給開除,甚至還會坐牢。

「算了吧有天哥!」

在中實在看不下去,即使這孩子真的是小偷若是帶去警察局了那還有個好的結果?看到這孩子清澈的眼睛,他倒不覺得這孩子是在騙人,或許是真的需要錢。

 

男孩也很無奈,他哪能料到交了學費之後和他相依為命的奶奶突然生病住院。

他想不到其他辦法,原本也不想偷走在中的手機,只是看到在中將手機放在包裡,手機鏈還掉了一半出來,他便忍不住將手伸了過去。

其實他比誰都清楚,這是種不好的行為。

「在中,你是不知道,這小子上次偷了我的錢包,我好心給他錢幫他交了學費,他也答應我不會再做這種事,這麼小的孩子就學會撒謊偷東西以後還怎麼得了?」

「原來是這樣。」

在中總算明白了過來。

難怪有天對待這個男孩子會是這種態度。

「去警察局也有些嚴重,我跟他談談吧。」

「可是‥‥」

看到在中堅持的目光,有天最終拗不過他,只好答應,鬆手放了人。

「你吃飯了嗎?」

看著眼前這個比自己稍微矮一兩公分的男孩,在中怎麼也凶不起來,看他身上髒兮兮的也瘦瘦弱弱,就忍不住問了。

搖了搖頭,男孩有些詫異地望著他。

「跟我回去吧,把身上洗乾淨再好好吃頓飯。」

「在中,你在做什麼?」

有天也詫異不已。

「我憑什麼相信你?」

男孩疑惑地望著他。

在中笑了笑,拉起他的手。

「我能理解你的情況,如果你沒說謊,那麼你現在一定很困難。幾年前我也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當時走投無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可我最終沒那個勇氣去做壞事。所以只要堅持下去,總會渡過難關。如果你相信我,或許我能幫你想想辦法。」

抬起頭望著這個長相漂亮的哥哥,男孩咬著牙不吭聲。

「現在,我要去超市給我的愛人和兒子買食材做晚餐,你陪我去吧。」

如果這個男孩子真的是迫於無奈,那麼他應該可以幫到忙。

和允浩在一起之後他從沒要求過什麼,他知道如果要資助這孩子上學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只要他開口允浩也一定會答應。

「誒?」

男孩子似乎很詫異。

眼前這個漂亮的哥哥看起來比他大不了多少,頂多二十出頭,卻已經結婚還生了小孩?

「走吧。」

牽著他的手,在中和有天道別之後便朝著超市走去。

 

一路上,男孩都沒說話,只是靜靜地低著頭,一直望著身邊漂亮哥哥牽著自己的那只手。很白很乾淨,不像他的,那麼髒‥‥

如果他的手乾淨一些,是不是就不會被欺負了?是不是‥‥就會有人願意牽他的手了?

 

 

 

 

<32>

和在中一路聊天一路買著東西,俊秀也越來越喜歡這個真心待他的哥哥。或許是母親在天有靈,保佑他在這種時候能遇到這麼一個好人。

等跟著他回家,他才知道這個名叫在中的哥哥口中所說的愛人竟然是一個男人,而且是個事業有成家財萬貫的男人。

摒除性別這一點,兩人倒是相配。

對於在中突然帶了個陌生人回來這一點允浩其實還是有些在意的,雖然嘴上沒說出來,可他向來就不喜歡家裡來些不認識的莫名其妙的人,所以即使一直需要人手他也不會隨便找人回來幫忙。

昌珉也怕生,可這次卻一反往常地對在中帶回來的這個人頗為感興趣。

「多吃點吧,看你也餓壞了。」

不停地給俊秀夾菜,看到他狼吞虎嚥地吃東西,在中總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他知道俊秀的出現讓他不自覺地想起了英生。自從和英生斷絕關係之後他就再沒見過那個弟弟,但實際上他自己也是每天每夜地擔心著。英生一直就是個懂事的孩子,從小到大幾乎從沒讓他操過心,相反還一直想盡辦法減輕他的負擔。全校最優秀的學生,從中學時期開始每到年末他總能拿到一筆不小的獎學金,然後交給自己用來改善生活。

看著眼前這個低頭狼吞虎嚥吃著晚餐的人,他不由得將兩人的樣子重合。

「那個‥‥我‥‥」

俊秀舉著空碗望著他,滿臉通紅著有些不好意思。

「我去幫你在盛一碗。」

在中接過碗朝廚房走去,允浩皺了皺眉,跟著進了廚房。

「我來吧。」

搶過在中手中的碗,允浩走到電鍋旁邊開始往碗裡添飯。

 

吃過晚飯,在中安排俊秀先在客房休息著,聽他說他最近剛退了租的房子沒地方可去,便留著他在家裡想辦法。俊秀乖乖地進了房間,昌珉也和這個新來的叔叔相處得愉快,便也跟著進了房間。看得出允浩臉色不太對勁,在中收拾了碗筷之後便將其餘的事情交給了保姆,自己進了允浩的房間。

允浩在辦公桌前對著筆記型電腦辦公,看到在中進來也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低頭繼續做事。

雖然事先也想到允浩可能會很排斥他帶了個來歷不明的陌生人回來,可一想到俊秀可憐的遭遇他就硬著頭皮將人帶了回來,想著只要和允浩好好商量說不定能夠幫得上俊秀的忙。只是允浩的態度還是讓他有些始料不及,畢竟在一起也有一段日子,即使算不上十分恩愛卻也沒因為什麼事情發生過爭吵。

「允浩哥。」

「在中,」放下手裡的事情,允浩抬起頭望著他,「我並不是反對你帶人回來,我也知道你是好心。可你清楚這個人的來歷嗎,他隨便說說你就相信了?如果他真是個騙子怎麼辦?我不是在怪你,我怕你被那男孩子給騙了。」

聽了允浩的話在中才明白,他和有天都一樣,並不信任俊秀。

也對,只有他這麼笨的人才會聽了別人說的就什麼都相信了,毫不猶豫地將人帶回來並保證會幫忙。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怕——」

「等我想到辦法幫他,我自然就會讓他離開。」

沒聽允浩的解釋,在中希望他能讓俊秀在家裡呆幾天。

「你能有什麼辦法?」

「我‥‥」

的確,如果不是遇到允浩,他現在說不定還在那個髒亂的海產市場做著苦力,根本不可能有那個能力再去幫助另一個還在念書的孩子,還幫他照顧生病在床的奶奶。

「聽我的話,像他這樣的人太多了,就算不是說謊,你又哪能管得過來?」

怔了怔,在中低下了頭。

「我只是不希望他因為家裡的原因走上不好的道路,雖然我也因為窮困想盡辦法籌錢,可和他就幸運多了,至少那個時候我父親還在,我還有個懂事的弟弟,可他除了一個臥病在床的奶奶之外什麼都沒有。」

「要是他騙了你呢?」

在中太單純,就怕他被人騙了還毫不知情。

「我有什麼值得他騙的‥‥」

小聲嘀咕著,在中實在不解。

「不是還有我嗎?」

在中抬起頭望著他,想了許久才明白他的意思。是說俊秀可能欺騙他是因為他有一個有錢的交往物件?這麼說來倒是有這個可能,也難怪他會懷疑。

「這是我自己攬下來的事,我自己會解決。」

這種事情他還不太願意真的麻煩允浩,況且允浩看樣子不是什麼慈善家,說到底也只是個商人而已。朴有天也是一樣,即使真的幫了他們不少忙,說到底最終還是希望英生能夠去公司裡他的幫忙。

 

「在中!爹地!」

昌珉突然推門而入。

「怎麼了?」

在中朝著他走過去。

「小叔叔說不想麻煩你們,自個兒走了!」

「走了?」

在中一慌神,擔心地朝著門外追了出去。

俊秀還不過是個十六七歲的孩子,身上又一分錢都沒有,他能去什麼地方?如果真的被什麼人給騙了或是出了什麼意外,他要怎麼原諒自己‥‥

允浩坐著沒動,始終沒辦法明白在中為何突然這麼在乎一個陌生人。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