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英生出院那天並沒有等到在中。

由於沈家父母的要求他在出院前又做了一次全方位的身體檢查,所以出院的時間耽擱了兩三天,允浩出國的日子因為有天和美國那邊熟絡的醫生聯繫之後最終提前了幾天,兩個日子就這麼撞上了。

在中帶著昌珉去了機場送機。

看著他們一家人抱在一起道別,有天心中有種釋然的感覺。

其實自從允浩出事之後,他心裡多少也有些自責。畢竟在中和允浩之間出了差錯和他也有一定關係,而當在中再次回到允浩身邊,他便真的放下了這段感情。

並不是他比不上允浩,只是經過這件事情他若再看不出在中對這段感情有多堅持,那也就枉費他口口聲聲地說著希望能帶給在中幸福。在中現在很幸福,但那不是他能給得了的。就像幾年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能給在中的,只是幫助他度過一段又一段艱難的日子,幫他照顧他的弟弟。

 

「好了,我該進去了,你記得好好照顧昌珉,也好好照顧自己。」

多餘的話不用多說,允浩只是擔心他太過於勞累讓身體吃不消。

「老爸再見。」

鬆開抱著父親大腿的兩條胳膊,昌珉乖巧地站到在中身邊。

「你放心吧。」

和有天擁抱之後,允浩在他雇傭的陪同護工的攙扶下一步一步朝著登機口走去。

一直到他進去,在中才拉著昌珉跟在有天身後離開機場。

 

坐進車裡,有天並沒有忙著立刻開車。

「現在時間應該還來得及,我們要不要先去醫院看看?說不定英生還在等著你,我可以稍微開快一些。」

「我看來不及了,我們還是回去吧,俊秀今天高考結束,我想回去等著他。」

有天了然地點點頭,發動車子。

英生一直很聰明,又不像俊秀和昌珉那樣是個死心眼兒的孩子。既然知道了他今天選擇來機場送允浩出國,也就應該猜到在醫院是等不到他的,自然而然不會浪費時間在等待上面。他從小看著長大的弟弟,始終還是他最瞭解。

英生所缺乏的東西,他從俊秀身上得到了許多。

很多時候他都會有種感覺,老天爺給了他這兩個弟弟實在是再公平不過。兩個男孩子無論從性格還是處事方式上來看都是互補的,而英生有著優異的成績,俊秀卻是個怎麼努力卻也沒辦法考上重點大學的學生。他說他想念藝術類的學校,學唱歌學做音樂,作為哥哥,在中欣然同意並且充分支持。他聽過俊秀唱歌,嗓音很獨特,這說不定會是一條不錯的道路。

很多時候往往無巧不成書。

俊秀考上的音樂學院,正好是沈氏創辦的那所學校。

沈家並不十分注重生意上的事情,反而在教育界頗有名聲。俊秀以聲樂特長分第一的成績進入了這所學校,頗受教授們的賞識。

儘管他很清楚俊秀有了現在的成績是他自己努力的結果,但學校明顯更花心思著重培養著這個有潛力的學生,未來出色的音樂人,沈家一定也給了他特殊的照顧。於情於理,他都應該放下成見好好去感謝一次。

 

做這個決定之前,他第一次主動打了越洋電話給允浩。

「如果你覺得對,那就去做吧。畢竟你要知道,俊秀光有才氣而得不到好的培養你心裡一定不好過,如果有了沈家這層關係讓他得到最好的照顧,那他將來一定前途無量。」

他知道允浩說得不錯。

只不過‥‥

他該以什麼樣的身份去沈家?

他在猶豫的同時,允浩已經打了電話托有天幫忙。

 

一個星期之後,在中收到了俊秀的戶籍證明。

有天通過他龐大的社會關係網輕而易舉地把俊秀的戶籍通過正規途徑遷到了鄭家,成為鄭允浩名義上的合法弟弟。

看著這張戶籍證明,在中的感激之情難以言表。

他知道這意味著允浩正式接納了俊秀。不僅如此,還願意讓俊秀進入他們的生活,願意認了這個可愛的弟弟,願意他們一家人這樣一直開開心心生活下去。

得知這個消息,俊秀也是詫異不已。

他原本以為鄭允浩只是因為哥哥的關係才勉為其難接受他進了鄭家大門,所以在面對鄭允浩時心裡難免有些疙疙瘩瘩。雖說在鄭家待了也有一段日子,他打從心底裡喜歡這個地方,喜歡鄭允浩的小兒子昌珉,但對於鄭允浩的存在,例如大家一起吃晚餐的時候,他時常會感覺不自在。

然而現在鄭允浩卻認了他做弟弟?

不僅解決了他在大學裡考級所需的戶籍證明,也讓他又有了一個安定的家。

「允浩從沒說過不喜歡你,只不過你剛來的時候他不太習慣陌生人罷了。昌珉也和他爸爸一樣,久而久之不就好了嗎?」

「嗯。這樣我就可以一直和你們在一塊兒了。」

寵溺地摸摸他的頭,在中將戶籍證明交給他帶去學校補辦入學資料。

如果不經過這件事他也不知道每個學校入學都是需要戶籍證明的,俊秀的這種情況其實根本不可能進入任何一所大學,但他在沒有戶籍證明的情況下卻以第一的成績考進了音樂學院,沈家必定在暗中幫了不少忙。

這謝謝是非要表示不可了。

他不知道這種情況下該怎麼出現,問了俊秀也說是不清楚,於是兩人只好到街上逛逛買了些平常捨不得買的那種用精美包裝包裹著的水果燕窩,給熙妍打了個電話確定他們都在家便打了個車朝沈家的住宅區駛去。

 

一路上,感覺到俊秀緊緊攥著自己的手,在中才發覺其實俊秀比他更緊張。

不知道俊秀是替他擔心還是有著其他的什麼原因,看起來臉色並不怎麼好,而從一開始還在逛街的時候就已經覺得他有些不太對勁。

「俊秀,怎麼了?」

還是在車上就問清楚,一面待會兒到了沈家他就沒功夫顧慮到俊秀了。

「哥,如果我讓你感到為難了,那我們還是別去了。我不需要什麼特殊照顧,我就靠著我自己也能做出成績。」

在中這才反應過來,他一直沒解釋,看來俊秀是以為他猶豫著朝沈家邁近腳步都是因為俊秀受了沈家的恩惠所以不得不勉強自己到這裡來。

「這和你沒關係,你應該得到最好的照顧。至於他們‥‥我遲早也是要做個了斷的不是?」

看來這孩子為自己想得還真不是一般的多。

「好吧‥‥如果待會兒實在是說不下去那我們就回家去。」

「嗯。」

看俊秀鬆了一口氣,他也擦了擦額頭的汗。

進入沈家大門,果然如熙妍所說,沈家一家子人一個不落地坐在大廳裡等著他們。

 

 

 

 

<52>

「在中,俊秀,趕緊坐吧,別客氣。」

熙妍迎上前去,將他們手中提著的東西都接到自己手裡隨後放到旁邊的置物桌上,隨後拉著站在門口一直僵著沒進門的兩人進了屋。

在中這是第二次來沈家。

第一次來的情景他無論如何都忘不掉。那次是英生的生日party,也是因為這個party,他和允浩的關係糟糕得一發不可收拾,甚至還把原本只是看他舉棋不定好心幫忙的有天也給扯了進來。

這個地方,一進門他便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熙妍倒是沒注意這些,只是想著在中總算是正式地進了一次沈家大門。

想起早晨接到電話聽說他們要過來,她轉身告訴了正在家裡休息的母親,隨後母親立即打了個電話將父親從公司裡叫了回來,英生得知以後也匆匆從學校裡請假趕回來。從這陣仗就能看出他們全家人對待在中的謹慎態度。

畢竟打從心底裡,沈家多少也會覺得有愧於這個孩子。

本身沈父對金在中的存在只是擔心卻並不介懷,畢竟當年和妻子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有在中的存在,小時候的在中也很逗人喜歡,抱著他的腿叫他叔叔。多年以後再見面,他唯一擔心的就是這孩子會因為當年的事情對他們打擊報復,或者說勒索敲詐,然而時隔這麼久這些事情從未發生過。由此看來,在中並不是他擔心的那種人,他大可以敞開雙臂歡迎他,哪知道這孩子卻一直不肯原諒他們。

整個沈家,無論是誰,都因為這個孩子一直放不下心來。

 

「校長好。」

俊秀朝著沈父鞠了一躬,隨後按照熙妍的邀請和在中一起在距離他們一家人稍遠的位置坐了下來。

「終於看到了所有老師都一致推薦的我們學校的明日之星,果然不錯。」

之前只是知道金俊秀這個人,但見面卻也還是第一次。

這招呼一打,在中也就恍然想起了他來沈家的目的,並不是和沈家人這麼乾坐著。

「我今天帶俊秀過來其實是想來表示感謝。」

他頓了頓,繼續說下去。

「如果沒有沈先生幫忙,俊秀應該沒辦法讀上那麼好的學校,學他喜歡的音樂。我想無論如何都應該過來謝謝您,給您添麻煩了。」

這場面看起來還真像那麼一回事。

哥哥帶著弟弟來校長家感謝學校對弟弟的栽培‥‥

「所有老師都向我推薦他,這是他自己努力的結果。」

倘若這麼一點兒事也值得他們特地跑來這個家裡感謝的話,那他還真是做對了。這一舉動能夠讓他們全家都好好靜下心來正式面對金在中這個人,他看得出他的妻子女兒兒子都很高興。

聽有天說,在中這孩子心中有個解不開的心結,就是已經過世的父親。正因為如此,他才一直沒肯原諒自己的母親。他們一家人想了不少辦法,最終還是只能走一步是一步。畢竟確實是他們對不起在中的父親在先,所以說什麼也彌補不了。

因為擔心英生有了同樣打不開的心結,沈家人也一直瞞著他關於他真實的身世。

 

其實允浩說的一些很對。現在看著他們這家人,在中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母親過得很幸福。

倘若一直跟父親在一起,或許她真的沒辦法像現在這樣無憂無慮幸福地生活。但為了自己的幸福,扔下了他和英生,這又是什麼原因?

事到如今,母親已經有了這麼穩定的家庭,他也有了自己想要守護的家庭,這樣不就夠了嗎?

「在中,俊秀,如果不著急的話,待會兒留下來一起吃頓飯吧。」

見氣氛一直不錯,熙妍趁機提出了這個邀請。

「好啊!」

在中還在猶豫,俊秀便趕緊應了下來。

 

晚餐前,客廳裡只剩下幾個年輕人一起坐著,沈家父母為了讓他們自在些便上樓的上樓,進廚房的進廚房。

「你的傷都好了吧?」

出院的時候沒見到自己,在中知道英生一定很介懷。

「早就沒事了,如果不是媽媽要求,我也不會在醫院待那麼久。」

以至於剛巧和鄭允浩出國的日期給碰上了。

「她也是擔心你的身體。」

「哥,你還是不肯原諒我們嗎?」

或許早就等不下去了,英生問得直白,想得到個確切的答案。

頓了頓,在中決定將他已經和允浩商量好並得到允浩支援的決定告訴英生和熙妍。

「其實這麼多年都已經過了,我們兩兄弟相依為命了這麼久,你從小幾乎沒得到過母愛,現在應該得到補償。你的選擇沒錯。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不是說能不能原諒的問題,我們都各自有了各自的家庭,而昌珉不就是維繫這兩個家庭最好的關聯嗎?所以我們不可能沒有交集,偶爾來往一下也沒什麼關係。」

在中這話說得明瞭,兩家的關係就這樣維繫下去,沈家和鄭家再怎麼說也曾經是姻親關係,還有著昌珉這麼一個可愛的孩子。關係沒法子斷,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熙妍聽得明白,知道這是他最終的決定,也就沒再多說什麼了。

至少,這樣的話,說不準哪一天他們母子三人就和好如初了。

當然,懷有中央的期盼是好事,就算再艱難總是還有機會的。從在中的話裡也能聽得出,很多事情他能釋懷,而剩下的,要靠時間來慢慢蝕掉了。

 

臨走之前,在中和沈家人道了別,也承諾以後有空會帶著昌珉一起過來做客。沈家父母高興不已,沈父更是開車親自送他們回了鄭家。

在中一到家便撥了允浩在美國的電話號碼。

[喂,鄭允浩。]

「允浩,是我。」

[在中?怎麼了?]

今天算是跨出了一大步,在中第一時間就想著打電話給允浩。

「我今天去了沈家,也說了想說的那些,他們看起來很高興。我覺得你說得對,慢慢一步一步來真的很好,我現在也很開心,感覺特別輕鬆。」

[是嗎?那就好。]

「允浩,你在那邊還好吧?訓練辛苦嗎?」

之前幾次通電話的時候他都沒問起過這些事,就擔心允浩本來就堅持得難受他還一直問著會讓允浩更不舒服。可算起來他離開也有將近一個月了,再不問問也沒辦法安心。而且幾次通電話,聽起來允浩的聲音都算愉悅,所以這次才忍不住問了。

[嗯,很順利。昌珉呢?]

「已經睡了。」

因為他和俊秀都沒在家,所以昌珉覺得無聊也就很早睡下了,他也是回來之後聽管家說的。

[在中,記得別讓自己太累了。]

「嗯,我知道。我現在除了婚紗店經理之外也沒做什麼,你知道我喜歡這個工作。加上俊秀已經畢業了,不需要我再操心,我閒著呢!呵呵‥‥」

就算真的覺得累了,他又哪裡會告訴允浩?

[在中啊‥‥]

「嗯?」

[我愛你。]

說完這話,電話那頭的允浩過了將近一分鐘都沒聽到在中的回覆,看不到這邊的情況,他只能焦急地叫著在中的名字。

[在中?你還在嗎?在中啊,怎麼了?在中啊‥‥]

「在‥‥」

[怎麼了嗎?]

「沒事。」

[真的?]

「只是太高興了。」

聽見這話,允浩大概也能猜到電話那頭的臉蛋上一定掛著晶瑩的水滴。

[等我回來,天天說給你聽。]

「謝謝你,允浩。」

[早點休息。晚安。]

「晚安。」

 

掛了電話,在中伸手從床頭的櫃子上將檯曆拿了過來,取下上面別著的筆將這一天的日期劃去。

距離他回來,又近了一天‥‥

翻身睡覺,他知道他今晚一定能做個好夢。

夢裡,聽著那個人在他耳邊輕輕說著‥‥

我愛你‥‥‥

 

 

=============== 全文完 ================

 

 

 

 

 

《番外》

昌珉上了小學之後,或許是由於到了應該叛逆的年齡,總是在學校裡惹出一些亂子。雖說不是什麼大事頂多算是小孩子頑皮,但在中心裡卻也擔心這孩子一個不小心沒照料好就朝著他所不願意見到的道路上發展。

連俊秀也覺得他對昌珉擔心到有些病態了。

小孩子頑皮開朗本來就是正常的事情,允浩也勸說過他很多次,他現在甚至時不時地放下婚紗店的工作跑到昌珉的學校偷偷觀察他是不是在認真上課。被他抓了幾次之後,小昌珉也就不敢再在上課的時候打瞌睡或是和同學說話打鬧了。但正是因為在中的這一約束行為,反倒使許多同學不太敢靠近昌珉,生怕一個不注意就被他的這個“爸爸”給好好教訓一頓。

昌珉為此找了不少人幫忙,可勸說未果。

俊秀頭疼地抱著他,另一頭又和朴有天商量著新專輯的發售情況。

 

半年前,有天將他作為公司的重點培養對象簽在了他家所屬的一家唱片公司名下。在中對此也表示贊同,至少有熟人照料著,他用不著擔心俊秀會受到其他歌手排擠或是上司的冷落。

俊秀從讀大學開始,之後的道路都被鋪得格外平坦,從半年前出道至今甚至沒有遇到任何阻礙和外界影響。

英生在朴有天手下做助理工作,大家見面的機會多了不少。

對於俊秀,英生心裡始終有一層隔閡。只是站在公司的立場,他不得不打心底裡開始喜歡這個努力認真不讓任何人操心的小歌手,私下的事情也就拋開了不少。俊秀對他格外熱情,剛開始時時不時用熱臉貼他的冷屁股,後來得到他的表揚和回應之後高興得上躥下跳。他跟著笑出聲來的同時,也漸漸明白了在中的用心。

他和俊秀是完全不一樣的兩個人,所以哥哥從沒將他們混為一談,更沒有將對他的愛轉嫁到俊秀身上。

之前都是他們誤會了。

他和俊秀,是並不矛盾的存在。

想到這裡,該放下的心結差不多都放下了。

 

兩人正在一起研討著幾天之後俊秀在公司的一個代言活動時,在中突然出現在了辦公室裡。

「哥?」

英生感到有些意外。

這兩年來,在中還是第一次踏入他的辦公室。

「我帶了些吃的過來,你們上班挺辛苦的,我特地過來看看。」

他說著將一大袋外賣放到桌上。

俊秀看著那袋東西無奈地搖搖頭。

自從昌珉上了小學之後,他幾乎就再沒吃上哥哥親手做的餐點。哥哥將工作之餘的所有時間幾乎全放在了小昌珉身上,他這段日子已經吃慣了公司的伙食和外賣。

「哥,你還是去看看鄭大哥吧,他在公司裡一定吃不好。」

「我去過了,他正在開會。」

瞪了瞪眼,他就知道這個哥哥哪能第一時間就想到他們。

「那我先回去了,昌珉該放學了。」

「誒!哥——」

叫都叫不住。

 

「我聽我姐說了,哥他最近都這樣是不是?好像整天圍著昌珉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

熙妍也在無意中提起過這件事,甚至考慮要不要先將昌珉接回沈家過一陣子,等在中稍微平復一些之後再將昌珉交給他。只是沈家兩位老人拒絕了,他們說是相信在中,畢竟英生和俊秀都是他帶出來的,昌珉應該不會出什麼意外。

「是啊,昌珉現在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到週末就呆在家裡做作業,哪還像個六七歲的小朋友?」

他哥哥這次該不會想要培養一個書呆子吧?

 

在中高高興興地回家,卻意外看到了正在帶著昌珉打電動的允浩。兩人此時正坐在地上目不轉睛地盯著背投顯示器,手指不停地在手柄上活動著。

「允浩啊‥‥」

怎麼帶著昌珉玩這種遊戲?

允浩放下手柄從地上站起來,朝著剛進門的人走去,接過在中手裡的公事包,轉身遞給陳管家。

「你終於回來了,我剛才聽秘書說你來公司找過我。我剛結束了一個會議,所以今天後半天都會很清閒。我買了很多東西回來,我們今晚到院子裡去烤肉。昌珉今天也剛期中測試,我讓他玩玩遊戲放鬆放鬆。」

「他今天測試?」

在中轉身望著還在沉迷於遊戲的昌珉,準備走過去卻被允浩拉住。

「讓他休息休息。」

「可是——他今天有考試他竟然沒有告訴我?」

「在中啊‥‥」

「嗯?」

「我們談談。」

看來俊秀和熙妍所說的的確沒錯,在中在這件事情已經越來越嚴重了。前段時間因為太忙所以他不得不由著在中,只是今天有空去接昌珉放學卻看到兒子坐在教室裡不肯出來哭哭啼啼說是期中考試考壞了不敢回來怕在中責罰,他才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什麼時候昌珉變得這麼怕在中了他竟然一點也不知道。

 

將在中帶回臥室,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嚴肅地進行對話了。

「坐。」

看他坐到床邊的椅子上,在中愣了愣隨後坐到床邊。

大床的正上方是一張合照,放在那個位置是在中的提議,說是看起來很像是一張溫馨的結婚照。那是去年他的生日時兩人扔下昌珉到布拉格旅行的時候拍攝的,他們頭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不管兒子跑到那麼遠的地方去。也是在那裡的一個小教堂裡,兩人舉行了一個沒有觀眾的婚禮。

從那之後,在中算是真正“嫁”入鄭家了。

 

說實在的,這間蜜月臥室還真不適合談論嚴肅的事情。

「怎麼了?你看起來怪怪的。」

從美國回來之後,允浩對他一直體貼入微,而今天看起來似乎是因為什麼事情生氣了。相處了這麼久,他一直都拿不準允浩到底在什麼時候會生氣。

「在中,你最近是不是經常去昌珉的學校看他上課?我聽昌珉說你週末的時候都會在家裡守著他做作業是不是?」

「是啊,小孩子都沒有很強的自覺性,督促著才能進步。」

他沒認為這有什麼不對。

可允浩看起來‥‥

「在中啊,你有沒有想過,或許你這樣管著他反而會讓他變得更叛逆?我今天去學校接他的時候他說他不敢回家,怕你知道他考試考砸了會責罰他。以前不是從來沒這樣過嗎?他一直和你很親近,但是現在說很怕你。我知道你是為了他好,但他還是個小孩子,很多事情需要順其自然而不能強求。我這樣說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昌珉怕我?」

他當然不會知道昌珉有這樣的想法,頂多只是覺得昌珉不像以前那麼粘他了。

點了點頭,允浩看出他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在中在昌珉身上花費了比照顧英生和俊秀更多的心思,無非就是擔心這孩子因為沒有母親時刻在身邊而變得極端起來,父親工作忙沒時間照顧他。所以他這個“爸爸”就擔負起了父親母親的雙重責任,卻沒想到這樣反而使孩子喘不過氣了。

「我沒想到會這樣。」

他只是希望昌珉可以得到最好的照顧而已。

「我們都希望昌珉快快樂樂成長,你只要像以前一樣就好了,沒必要像現在這樣太過於操心。昌珉雖然小卻也懂得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我不是要責怪你什麼,只是希望你不要太累著自己,也別太束縛孩子。」

「我真沒想過會這樣。」

「沒關係。」

伸手摸摸他柔順的髮,允浩起身從椅子上轉移到床邊,在中的身邊坐下。

「昌珉是調皮了些,你別太累著自己了。」

想起剛從美國回來時,他沒告訴在中自己提前回來,到家的時候便看到勞累了一整天的在中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每天監督著在中好好休息,他卻總是很倔地堅持去工作,回來之後幫忙做飯再幫助昌珉洗澡睡覺。

總是這麼讓人操心。將別人的事情處理得完美,自己卻常常累得似乎很快便會病倒。

 

「不會。」

儘管在一起這麼久,允浩每對他做這種親密舉動的時候他仍然忍不住臉紅。

「怎麼了?」

允浩的表情看起來有些‥‥

「好幾天沒見你了‥‥」

他說著,伸手就將在中整個攬進懷裡。

「你不是說要烤肉嗎?」

「還早‥‥讓昌珉多玩會兒。」

「嗯?」

「可以嗎?」

「這個‥‥」

 

 

等到正式開始烤肉,天已經快黑了。

好在鄭家的院子裡有個裝了頂棚的小院子,頂棚上的燈亮了,陳管家幫忙將燒烤架子搬了進去,倒了火油點了火一家人便樂呵呵地開始烤肉。

在中最後一個來到小院子裡,一瘸一拐看起來忒彆扭。管家了然地沒多問什麼,安安靜靜在一邊幫忙燒烤著,反倒是昌珉坐在一邊一臉疑惑地望著他。

他記得他分明只是跟老爸說了害怕在中責罰他,難不成他老爸以為在中欺負他所以懲罰了在中?害得他現在連路都走不穩了?想到這裡他便不禁內疚,也不知道老爸為什麼總是喜歡”懲罰”在中。在中會不會怪他,然後對他更加嚴厲?他可不希望最後成了這個樣子。

「昌珉,多吃點啊!」

接過在中遞來的烤肉,昌珉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看來在中並沒有生氣啊‥‥

那他就可以安心了。

 

看他吃得開心,想著允浩剛才在床上一遍又一遍不停說著的那些話,甚至用了一些平常不用的法子讓他不得不答應不那麼約束昌珉,也就想通了不少。

只不過基本情況仍然還是需要瞭解的。

「昌珉,考試考了多少分?」

正在啃著烤肉的孩子怔了怔,心驚膽戰地放下肉站到一邊,似乎想要努力離他遠一些。

「多少?」

在中耐著性子又問了一次。

「五‥‥五十三‥‥」

「什麼?!」

聽到他嗓門突然變大,小孩子又驚恐地退後了好幾步。

「你竟然沒及格!」

在中說著就要衝上前去,允浩見狀趕緊放下烤肉夾子三步兩步跑了過來,將昌珉護在身後,伸出手攔著在中不讓他上前。

「在中,你剛才答應我的。嗯?記得嗎?」

在中恍惚間明白了過來。

敢情你鄭允浩剛才拼了命做那檔子事兒就是為了讓我金在中行動不便不能好好教訓你兒子?

「我不吃了!」

我可沒答應你要吃這烤肉。

眼睜睜看著在中一瘸一拐朝屋子裡走去,允浩低頭望著自己的兒子。

「我知道了,我這就去道歉。」

如果不道歉,恐怕待會兒責罰的人就變成老爸了。再怎麼說在中也是個溫柔的主,比起自己的父親來說懲罰算輕的了。他鄭昌珉還是懂得分寸的,這種關頭當然是受點小懲罰討好這兩個人來得比較重要。

「哎‥‥」

允浩無奈地嘆口氣。

他以前怎麼就沒看出這倆人會這麼麻煩?

 

 

============== End ==============

 

完結了!!!!!

這文說是總栽文‥‥還不如說是溫馨家庭倫理豆花文(噗)

作者說:因為親情的成份太高,所以不太適合寫H(欸?這是重點嗎)

但兩人從陌生到相守的過程還是很令人感動,不是嗎?

 

明天要貼的文‥‥作者還沒回覆我可不可以轉(叮糖的另一篇我要延後放)

如果先貼出來不知道作者會不會生氣?

糾結‥‥=”=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