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我看見我最愛的人 在那一片蔚藍中死去

帶走滿世界冰冷放大的空虛

那些曾觸手可及的幸福漸漸消失

直到在我心中劃出深刻傷痕

誰允許的殘忍

有誰能夠告訴我

這種愛怎樣抵禦寒冷

讓我有勇氣去抵抗 滿世界不愛我的人

不再對著蒼白的虛無發問 我至愛的家人

在哪裡

重生 重生 重生

我用我的傷 來衣你以光

我用我微薄的溫暖 來舔舐你受傷的過往

我們都一樣

 

 

 

一輛黑色的名車靜靜停在路旁,來往的路人都有些驚訝的打量著它,暗暗揣測這是誰的。

偏僻的地方,簡陋的住房,罕至的人跡。

只有潮水撲打著岸的聲音,一下一下,不知疲倦。

腳下粗糙的沙礫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海面都被太陽曬的粼粼的,懶洋洋的沒有什麼大起伏。顯然是閒時,海上作業員們都幾乎沒有在工作,一眼看過去,除了遠處幾艘船之外,海上沒有一絲動態,只是茫茫的,茫茫的,讓人看不到盡頭。

 

兩個人靜默的站在沙灘上,一時都對著眼前的大海默默出神。

在中沒有想到允浩會帶他來這裡,他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看著面前的灰色,只覺得心裡有什麼在一下下的壓過來。

頭頂的太陽在炙烤著,身體被曬的火辣辣的,但心卻是冷的。

「在中,我一直都覺得,你是叔叔送給我的禮物……」沉默良久,允浩突然開口說。

「嗯?」在中回過神來,勉強提起精神。

「我真的好高興能在這裡遇見你……」允浩看著海的眼神變的說不出的憂鬱。

「我也是。」在中很認真的回答了一句。

「你知道嗎,在中。」允浩頓了頓,看著模糊不清的海面,「我在這裡遇見你的那一天,是我叔叔的祭日……」

在中的表情突然變了:「你是說……」

「十一年前的那一天,我叔叔隨船出海,那艘船遇到事故,船上的人全都遇難……我叔叔就再也沒有回來……」允浩看著浪波翻滾的海面,「我之後就被送到國外念書,直到今年父親才讓我從鄭氏總部回到韓國掌管Desin,遇見你的那一天,是我叔叔逝去後,我第一次去看他……在中……」

允浩還想說什麼,卻突然發現在中正臉色蒼白的看著他,大大的眼睛裡寫滿了震驚和痛楚。

「在中,你……」允浩被在中的表情嚇到,連忙問他,「怎麼了?不舒服嗎?」

「十一年前……的三月十二日嗎……」在中單薄的肩膀在海風中顫抖的像一片欲墜的落葉。

「是啊……」允浩想伸手扶住他,「在中,你怎麼了?啊?」

「是那艘螺旋槳遇到故障撞上油船的船嗎……」在中的嘴唇已經一絲血色都沒有了。

「是……」

在中身體顫了顫,突然崩潰般的哭出來,眼淚像珍珠一樣湧出來,哭的咳喘,甚至有點撕心裂肺的感覺。

允浩一下子愣了,他眼裡的在中,就像一朵開在峭壁上的花,一直都是冷漠中帶著倔強,很少會流露出真正的感情。而這個時候的在中,像一個迷失了方向而不知所措的孩子,讓他的心,突然深深的疼起來。

 

在中抬起淚眼看著他,哭著對他開口,語氣帶著強烈的情感:「允浩……當時……我的父母也在那艘船上……」

允浩大驚,看著在中:

「怎麼會……」

在中咬住嘴唇,淚水像泉一樣湧出那雙美麗的大眼睛,多年的噩夢全都浮上眼前,讓他痛的幾乎無法呼吸。他仿佛看到自己的爸爸媽媽遇難的情形,他們掙扎著,大聲呼救著,卻最終被海浪捲走,連同自己的快樂和幸福,一起被捲走。同時帶走的,還有他身邊這個男人少年時的幸福。

允浩回過神來,怔怔地看著在中,然後伸出雙臂,把在中緊緊地,緊緊地抱住。

一起被大海埋葬的親人們,我們在用眼淚悼念你們。你們能夠看見我們的悲傷嗎,像海一樣深不見底,翻滾著濃烈絕望的悲傷。

 

纏繞我們多年的噩夢啊,在每一個夜裡都會因此而痛不欲生的夢。我該怎樣遺忘你們,或者請教會我一種,不再疼痛的方式,用來銘記你們。

為什麼第一次見到你就不會排斥呢……明明兩個人都是不容易被走進的人。可是埋藏在心底隱約的期盼告訴我,我想接近你,接近你與我同樣用外表隱藏的悲傷,以及我身上沒有的,卻是我時刻都在渴求著的溫暖。

鄭允浩的溫暖……金在中的溫暖……

就這樣讓我們彼此舔舐撫慰著對方的傷口吧,我們用不同的身體來感知同一份痛楚,痛就會減輕。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救贖的了你,可是我在那麼殷切的希望你能救贖我。

是命運讓我們相遇的嗎?把你帶到我身邊,讓我褪去用傷痕壘砌的面具,還原到最初純真的模樣,來面對你。用滿身的刺來面對別人的我,其實也早已被這些刺弄得傷痕累累。我身體的刺都是從我肉身中生長出來的,我先於這個世界流血。而你會懂的不是嗎?會明白我多麼希望一切都從未發生過,自己只是那個平凡的,不諳世事的少年。

我們是一類人……因為同樣的經歷,讓我們可以感知到對方的痛,你到底受到過怎樣身心上的折磨,才會成長為如此讓人心痛的男人。

讓我做你的男人吧……讓我們以相愛的方式來溶解彼此的悲哀。讓我們漸漸走出陰霾,以相互扶持的方式告解無法釋懷的痛與愛。

這是我們的歸宿……眼前的這一片海所能給你我的唯一救渡。

我會溫暖你的心,讓自己也感受到幸福。我把你的痛楚,當做我自己的痛楚。

我會陪著你,讓歲月將情感慢慢發酵,釀成最濃烈的苦酒,讓我們在沉醉中得到救贖。

請給我們活下去的勇氣吧,請給我們祝福吧,我們最最親愛的叔叔,媽媽,爸爸……

 

 

回到車裡,兩個人都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對方的眼神裡有微微的感嘆,仿佛帶著宿命相連的意味。

允浩伸出手細緻的擦乾在中臉上濕漉漉的淚痕,又俯身親了親,低低的在他耳邊說:「在,不要哭了。」

在中吸了一下鼻子,點點頭。

允浩心疼的看著他,摸摸他的頭,自己的臉上也沒有笑容。畢竟,來到這裡,又經歷這樣的事情,兩個人的心都不好受。但是看見在中的樣子,允浩強打起精神,為了調節在中的心情,故意用輕鬆的語氣對他說:「親愛的,你知不知道一件事?」

「什麼事?」在中問。

「我有一件事騙了你。」允浩睜著眼睛很無辜的說。

在中有些紅腫的雙眼也睜大了一些:「嗯?」

允浩看了他片刻,然後從錢夾裡拿出身份證,遞給在中。

在中一臉疑惑的接過來,先是拿在手裡正反面看了看,沒看見什麼,然後一臉迷茫的看著正面允浩照片旁邊的資料,突然眼睛越睜越大。果然——

「鄭允浩!你!」雖然沒有從剛才的事情中緩過情緒來,但顯然對眼前看到的事實還是頗為介意。

允浩依然一臉無辜的樣子,立刻發動了車子。

「你怎麼可以這樣,你明明比我小!」在中看清允浩的生日欄上清清楚楚的寫著1986年2月6日,有些委屈的看著允浩,「居然騙了我這麼久!」

「我不是故意的。」允浩說,在中的注意力顯然轉移了一部分。

「這種事情哪有故意不故意!」在中有些生氣了,「你有必要拿這種事情騙我嗎?讓我拿你當哥哥很好玩是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允浩一邊專注的看著前方開車一邊說,「只是想以後告訴你。」

在中看了他一眼,沒說話,把身份證還給了允浩。

允浩單手接過來,看了看在中:「生氣了啊?」

「沒有。」

「我那時候只是覺得你看起來很小,很想照顧你。」允浩好聲好氣的解釋道,「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還有什麼事在騙我嗎?」在中問。

「沒了沒了,」允浩立刻說,「真的就這一件。」

在中沒有再跟他計較下去,只是看向窗外,默默的把頭靠在椅背上,過了一會兒,閉上了眼睛。

允浩伸出手,握住在中的一隻手。溫熱的手覆蓋上來,在中睫毛顫了顫,反握住了允浩的手。

 

 

 

“暗跡”今天格外的忙碌,老闆不知道為什麼,招待了幾個日本客人,都是看起來背景很不單純的人。

在這樣的地方進行的交易,無非就是類似毒品之類的黑色交易,但卻能夠給“暗跡”帶來豐厚的利潤。所以大家都格外上心。

櫃檯內的名酒名品基本上都被一一送往那個包間去了,眾人心知其中的重要性,在謹慎之餘又存有心思,紛紛搶著去往那裡送餐飲。

在中此時倒是閒了下來,他樂得不去跟人爭搶,店內其他客人又不多,正在走神的時候,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雖然知道這時候看是違反規定的,但又忍不住拿出來。

果然是允浩。

好像剛剛洗完澡的樣子,頭髮還在濕漉漉的滴水,裸著上身,就那樣湊過來親螢幕的照片。

【親愛的,我回來睡覺了,可是你還在工作,我擔心的睡不著~~】

有些撒嬌的口氣,自從在中知道允浩比自己小之後,可能是心理作用吧,也越來越縱容他這個樣子。在中看看允浩的照片,笑了,正要回覆,吧台裡站著的女孩子就大聲叫了他的名字。

在中合上手機,走過去,那個女孩子指著剛剛冰鎮過的一瓶香檳對在中說:「把這個送到12號。」

說完有些火大的掃了一眼那群在吧台前爭執不休的服務生。

在中沒多說什麼,端起托盤就走了。

 

12號。

Flowering cherry。

日本的國花,像雲霧一樣輕盈美麗。

整個包間裡都是完完全全的日式風格,壁紙上也繡滿美麗的櫻花圖案。整個空間內都好像有淡淡花香的味道。

大堂經理親自帶著幾個最出色的員工陪客人喝酒,坐在他身邊沙發上的幾個人都穿著正裝,但給人的感覺絕非正道之人,都在邊喝酒邊用日語飛快的交談著。

在中聽過允浩在電話裡跟客戶講日語,一字一句的明快聲調,在中還在旁邊學他,逗得允浩直笑。而眼前這幾個人,可能是因為眼神太過陰鷙(ㄓˋ),所以他們渾身散發出來的氣息都讓人想遠遠躲避。

在中只覺得他們講話的聲音很刺耳,自己也聽不懂那些烏拉烏拉的東西,所以送酒的時候一句話都沒有說。

黑色細碎的頭髮因為俯身而略微垂在臉龐上,坐在桌子正對面的一個日本人不經意抬頭看了一眼在中,然後立刻不動了。在中沒有理會,略略鞠了一躬便轉身離開了。

出門之後在中也沒什麼感覺,只是心裡還一直惦記著允浩的資訊。自己不回的話他是不睡的,現在已經不早了。

在中走到吧台後面,拿出手機,正要打字,剛剛在他後面往包間裡送東西的一個男生拿著托盤走過來說:「在中,經理叫你過去。」

「有事嗎?」在中問。

男孩聳聳肩膀,舞池那邊的燈光把他的臉照的忽明忽暗,像鬼臉一般。

在中沒再說什麼,就過去了。

 

包間裡依然是那種讓人受不了的氣息。在中進門之後在不遠處站定,注視著大堂經理:「經理,您找我?」

張經理抬頭看了他一眼,這個少年的臉在室內曖昧的燈光下依然清冷寧靜,他喝了一口酒,然後淡淡的吩咐:「坐下陪客人。」

在中沒有動,明顯開始反感的皺了皺眉頭。

「快點。」張經理又催促了一聲,聲音沒什麼語調,卻帶著毋庸置疑的命令。

在中沉默了一下,然後面無表情的走過去,幾個陪酒的漂亮女孩子挪了挪,給在中騰出一個地方,在中沒有看,只是到最邊的位置處坐下。

張經理用日語對中間的那個日本人說了什麼,那個人笑了兩聲,一群人都轉過臉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在中,那麼多目光集中過來,在中把視線移開了,卻不知道該看向哪裡,他討厭這種眼光,活生生的,帶著意味不明的曖昧和褻瀆,像把他全身扒光了似的。

那個日本人看見在中的樣子,興趣更大似的,直接隔著幾個人把一杯紅酒送到在中面前,在中掃了面前的杯子一眼,然後用韓語說:「我不喝酒。」

旁邊立刻有人用日語翻譯給了那個人聽,那個人還沒表態,張經理就對在中說:「喝一點。」

依然是平靜而又強制的口氣。

在中一下子火氣上來了,他本就不是一個隨和的人,而且最近因為允浩過火的驕寵,更是讓他變的沒那麼輕易隱忍。

只是作為自己的頂頭上司,張經理一向待他不薄,自己也不好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讓他難做。於是只好接過杯子,放在嘴邊喝了一口,然後就放下了。

幾個人看見在中的樣子,仿佛覺得他很有趣似的,哈哈笑了,旁邊的一個男人看著在中,用不太標準的韓語對張經理說:「這個人今天夜裡陪我。」

他顯然也是想讓在中聽見的。

張經理看了一眼在中,笑笑說:「他陪不好的。」

「怎麼會?」男人故意用誇張的表情打量著在中,「他這樣的人在這裡不做?」

「他已經有主了。」張經理看似平淡,卻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

在中心裡一凜,猜到允浩的事情張經理也有耳聞了,但非常反感他的用詞。

「是嗎?」日本人揚了揚眉,又把頭轉過來上下打量著在中,「像這樣的一個人,包他要很多錢吧?」

「這是我們員工的私事。」張經理微笑著答道。

「這一夜跟我吧,」男人對在中說,顯然把他當作那一類人了,看他的眼神也更加曖昧,「我出十倍的價錢。」

「您誤會了。」在中看著他,「我只是普通的服務生而已。」

眾人顯然不相信,那個男人伸手過來握在中的手,笑著說:「我就喜歡你這樣的,看起來很像處男。」

最後一個詞顯然讓在中感覺到了侮辱,在中一把掙開那個人的手,站起來對張經理說:「經理,我不適合這個場合,我先走了。」

「你坐下。」張經理立刻皺了眉頭,聲音也隱隱透著戾氣。

在中看他一眼,然後面無表情的離開了,把眾人甩在身後。

如果按照以往,他絕對不會如此。

但是……真的,這些年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點,最近頻繁受到的侮辱讓在中心累無比。

這個地方,充滿著讓人作嘔的氣息,光怪陸離的環境讓那些醜陋的人原形畢露。

 

在中呼出一口氣,在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中走到更衣室,脫下制服,換上了自己白襯衣,背起背包,然後毅然走了出去。

有熟識的人看見在中在工作之時這樣打扮,很是驚訝,在中誰也沒看,逕自走出了大門。

吵鬧的音樂聲被拋離到身後,外面的夜色不見得有多涼,卻讓在中感到一陣舒適。

深深吸了一口氣,突然不知道自己哪來那麼大的勇氣,在身後拋下一個爛攤子。

有些輕鬆的笑了笑,心裡居然有像逃出黑暗的感覺,一個人在街上信步走了一會兒,然後拿出手機,給允浩打了個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起:「在在。」

「允,睡了嗎?」

「還沒有,」允浩的聲音有撒嬌的意味,「在等你回我信息呢。」

「我剛才本來要回的,但有事耽擱了。」

「那現在呢,現在在做什麼?」允浩也有些驚訝在中那邊居然沒什麼聲音。

「我啊,」在中說,「我逃出來了。」

「啊?」

「我從“暗跡”跑出來了。」在中口氣很輕鬆。

「那你現在在街上?」允浩有些回不過神來。

「嗯。」

「在哪兒?」

「剛到數碼街。」在中環顧了一下四周。

「待在那別動,我去找你。」允浩立刻說,然後電話那邊傳來允浩窸窸窣窣穿衣服的聲音。

「你睡覺吧,明天我再給你電話。」在中連忙說,雖然自己樂於跟允浩分享一下此時自己難得的好心情,但是時間確實很晚了。

「睡什麼覺啊!你等著,我穿衣服,掛了啊,我馬上就到,等著我!」允浩頭一次在在中掛電話之前壓下電話。

在中還沒來的及說出口的話被允浩壓下去了,沒辦法的放下電話,看到路邊有買章魚丸燒的,走過去買了幾顆,站在路邊一邊慢慢吃一邊等允浩。

 

好在夜裡不堵車,平素將近一個鐘頭的車程,允浩二十幾分鐘就到了。在中知道允浩肯定把車開的都可以飛起來,所以一上車就皺著眉頭開始警告,一邊把手中的最後一顆章魚丸送到允浩嘴裡。

允浩吃下沾滿奶油醬和海苔的丸子,衝在中笑:「為什麼要跑出來?」

語氣居然很是開心。

我怠忽職守你怎麼可以這麼開心,在中不滿的打量著允浩的笑容,然後才說:「允浩,我不想在“暗跡”上班了。」

「好啊好啊,」允浩說,臉上的表情立刻明媚起來,「我早就不想讓你去了。」

「你介意我是在那種地方上班,是嗎?」在中突然問。

「不是介意,」允浩解釋道,「只是太不放心了,你在那裡不安全啊,我一直想對你說不要去了,只是怕你不肯。」

在中笑一笑。

「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允浩看著他。

「沒什麼,只是又被人……嗯……」在中有些不自然,「覺得討厭,所以就跑出來了。」

允浩雖然猜到了八九不離十,但是聽在中親口講出來,心裡自然還是不舒服的,摸摸在中的頭,沒吭聲。

在中任允浩擺弄他的頭髮,突然燦爛一笑,說:「允浩,我現在真的覺得好輕鬆,在那裡面我總是會感覺到窒息,一直都想逃開,只是一直都在忍耐著。今天這樣子跑出來,我覺得整個人都新鮮起來。」

「以前為什麼不說?」允浩問。

「現在說了也一樣啊。」在中湊過去把臉靠在允浩肩膀上,蹭了蹭,「回去睡覺吧,明天你還要工作呢。」

「我帶你到我家睡吧。」允浩說著發動了車子。

在中的動作一下子停下來了,腦海裡有些奇怪的念頭在跳動。

「你那裡這個時候不是沒熱水了嗎?」見在中沒回答,允浩說,「去我家吧,我那裡還有房間。」

在中還是沒說話。

允浩像想到什麼似的,笑了,側過頭來親親他的額頭:「放心吧,我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什麼啊,」在中說,臉有點紅,「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去嘍。」允浩又專心的看著前方,在路口轉了彎。

在中想了一下,雖然自己有些彆扭,但如果硬要推脫掉的話,又顯得自己真是有點那什麼。那什麼究竟是什麼,自己也說不清。

一個大男人的,有什麼好怕的。

索性乾脆就靠著允浩的胳膊假睡,任由允浩把他帶走。

其實今天自己能夠那麼乾脆的離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允浩的緣故,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有允浩在他身後,自己就變得很有勇氣。不得不承認,允浩的強勢已經讓他有了依賴性了。

車窗外的霓虹在已經閉上的雙眼前依然閃爍著,在中心安的靠在允浩的手臂上,一起面對,會越來越美好的生活。

 

 

允浩的家依然是美麗而又冰冷的,大理石的地面因為有了燈光的照射,倒映著人影。在中突然很想問問允浩,他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夜裡會不會害怕。

允浩把在中帶到樓上,走到臥房裡,說:「你睡我房間吧。」

「你呢?」在中問。

「我睡隔壁。」允浩笑笑,從衣櫃裡給在中找衣服,「去洗澡吧,早點休息。」

允浩拿了新的內衣給在中,找出一件T恤,放在床頭,指了指室內的一扇門:

「浴室在那裡,下面也有,不過這個比較方便。」

「嗯。」在中點點頭,接過衣服。

允浩看看他,感覺他有點不自在,於是走過去低頭親親他的臉:「我走了。」

「早點睡。」在中抬頭看看他,白淨的臉龐在燈光下泛著月光一樣的質感,允浩立刻移開了視線。

「晚安。」

 

允浩的房間很大,也很漂亮。不是富貴逼人的華麗裝潢,但每一個角落都看起來很精緻。電器和用品全都是最高檔的。桌上擺放著一些檔和資料夾,顯然不像上次在中過來那樣,被精心的整理過,但也還算乾淨整潔。桌面上擺放著在中送他的那盆仙人掌。筆記型電腦旁邊依然放著空掉的咖啡包裝袋。

在中用好奇的心情環顧著允浩的房間,這個到處充滿著允浩氣息的空間,給他帶來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讓他心裡有滿漲的幸福在發酵。

 

洗過澡之後就跑到床上睡覺了,允浩的床很舒適,在中睜著眼睛端詳著眼前的黑暗,第一次沒有因為未知而感覺到恐慌。

層層霧靄將我的雙眼遮掩住,我卻能夠用心感知到你的存在。如果這些年的痛苦只是為了遇見你,那麼我會懷著感激的心情,看著你如星辰一般,指引著我的方向。

現在讓在中最欣慰的是,允浩跟他在一起,並非是一起緬懷過去,而是引領著他,走向新的生活,陌生的,美好的,帶著幸福味道的生活。

這是他在十幾年的歲月中,夜夜渴盼的生活。

在你的氣息中入睡,我在靜默屏息的夢中見到光澤細柔的風景。

 

 

第二天一大早允浩就起床了,因為知道在中在隔壁的緣故,所以一整夜都在惦記著。

洗漱過後,允浩出門買了一些早點回來。在中因為生物鐘沒那麼快的調整過來,所以還沒有起床。

允浩輕輕走進臥室裡,在中睡的很安穩,房間裡的溫度調控的很好,淡綠色的薄被蓋在他身上,映襯著黑色的頭髮和白皙的臉,恬靜的像一副畫。

允浩不覺盯著在中的睡容看了很久,過了一會兒,才猛然清醒過來,俯下身子,親親在中的額頭,低聲喚道:「在中,起床了。」

在中在夢中動了動,不自覺的呢喃了兩聲,翻了個身。

允浩霎時呆住。

在中白皙的背部因為翻身的緣故而全部暴露出來,線條美好,無瑕的皮膚像花瓣一樣,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去一親芳澤。

允浩不是聖人,他也不是沒有幻想過在中身體的模樣,但是沒想到親眼見到的,竟會美麗成這個樣子。

 

過了好久,允浩才緩過勁來,克制住自己的衝動,把被子輕輕往上拉了拉,幫在中蓋好。

這樣的動作卻讓在中在迷迷糊糊中醒過來,懵懂的睜開眼睛,懶懶的轉過臉,在看到允浩的時候一下子清醒了。

「啊……」驚訝的聲音裡因為剛醒,而帶著略微沙啞的柔媚。

允浩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努力擺出無害的微笑,說:「起來吃飯啊。」

「哦。」在中有些不靈光的樣子,用手臂支撐起身體坐起來,揉了揉眼睛,嘴巴肉嘟嘟的。

允浩看著他的樣子,暗暗提醒自己別那麼沒出息。但是真的……覺得很口乾舌燥。

在中放下手臂,正要下床的時候,突然身體一僵,他坐起來的時候被子已經滑到了胸膛下,現在……回過神來,立刻重新拉上被子,有些尷尬的看著允浩。

允浩明白他的想法,笑著站起來:「我在下面等你。」

走到門邊的時候,允浩突然回過頭來,看著在床上目送他離開的在中,語氣誠懇的讓人想吐血:「在中,裸睡有益身體健康哦,我也是裸睡的。」

語畢,笑著開門離開了。

在中的臉立刻紅了。

 

第一次在允浩家裡吃早餐,允浩害怕在中感覺到侷促,一直跟在中玩笑著。在中穿著允浩的T恤,淡淡的藍色,鬆鬆垮垮的穿在身上,袖口蓋住了手心,再加上在中那樣和諧的眉眼,天真無邪的樣子。

允浩打量著他,說:「你看你,比我瘦一圈。」

在中喝了一口粥,只覺得唇齒留香:「是你個子比較高。」

「好喝嗎?要不要裡面加點什麼?」允浩看著他,詢問。

「不用,什麼都不加才好喝。」

允浩點點頭,手裡拿著一顆蛋,細細剝著皮,在中伸手去拿另一顆,允浩立刻制止住他:「小心燙。」

然後自然的把自己剝好的這一顆放進在中的碟子裡。

在中看著那顆蛋,突然覺得有什麼滿滿的,從心裡溢出來。有允浩在的家,真的很像一個家。自己被允浩細心的呵護著,好像時間又嘩嘩的翻過,這些年的孤獨從指縫裡流走,歲月還原到最初孩童時代的心境。

 

離開的時候,在中在車內看著外面花園裡美麗的景致,已經不是剛來的時候那種微妙複雜的心態了。眼前的這一切都變得生機勃勃,在陽光下散發著熱烈的,屬於蓬勃生命的氣息。

在中側過頭看著允浩的臉,這張他越來越熟悉的面容,好像一直在閃閃發光,讓他的心也一同閃耀起來。

允浩側了一下臉,看著在中的目光,無聲的笑了。在中現在看著他的眼神中已經沒有了最初的戒備和冷漠,而是多了深層次的依賴和信任,還有他可以感知到的深情。

於現在的允浩而言,這樣就足夠了。

 

 

在中辭去了“暗跡”的工作,辭職的時候,經理沒有給他難為,親自囑咐人結算了工資。

在中接過錢來,想到上次的事情,不禁有些愧疚。

張經理看著在中,臨走的時候對他說:「你是一個好店員,但不是一個好服務生。」

在中一笑。

店裡的一些人看見在中,都過來打了招呼,在中跟幾個人道了別,沒做任何解釋,也沒有任何眷念,應付了幾句就離開了。

外面的天色已步入黃昏,火燒雲後的太陽像一隻年輕的眼睛,把那些散亂過的精彩,重新帶入這個世界。

 

 

好像少了一份工作之後,整個人都空閒下來。在中清淨了幾天,一直在盤算著要做什麼。昌珉和允浩都幫忙參考了很多,不過都是餿主意。兩個人知道在中難得休息,都存心不想讓他再勞累。特別是允浩,變著法子陪他玩,在中一提起工作,他就覺得這個也不好那個也不好。

在中後來乾脆就不跟他商量了,自己一個人去找。

在遊樂場找了一份工作,其實在中不喜歡喧囂的地方,但是遊樂場不同,那是他童年的一份空白。

每次路過遊樂場,看見父母親帶著孩子,快快樂樂的朝那裡走去的時候,都有一份難言的辛酸和渴望在裡面。

 

他穿著巨大的絨線衣,在遊樂場裡分發氣球,小孩子爭著搶著來和他留影,在外人的眼中,金在中只是一隻巨大的,走起路來有些笨重的,玩具熊。

一個小小的女孩子穿著粉紅色的連衣裙,拿著冰淇淋,仰著頭,用甜美的聲音問在中:「熊先生,能和我合張影嗎?」

在中配合的和小女孩一起擺出招手的姿勢,一張一直笑眯眯的毛絨玩具的臉就那樣定格在畫面中。

越接近正午,在中越覺得悶熱。厚重的布料內,空間狹小而又緊密,毛絨的套頭讓人的呼吸都困難起來。

一陣陣眩暈過後,在中只覺得心肺都要扭在一起,勉強定了定神,旁邊有人拍拍他,換班的來了。

在換衣間摘下套頭,刺目的陽光立刻曝曬過來,在中吸了幾口空氣,咳了幾聲。來換班的女孩子看著他連嘴唇都蒼白如紙,不禁問道:「還受得了嗎?」

在中脫去身上厚實的外衣,汗水濡濕了頭髮,濕漉漉的貼在臉頰上。在中看了說話的人一眼,淡淡的搖搖頭,示意沒事。

女孩子被玩具下的這張臉和那雙如秋水一樣冷冽的眼睛驚豔住了,有些發愣的盯著在中看,直到在中把衣服遞給她,然後點了一下頭,離開的時候,才有些木訥的回過神來在後面開口說:「喂,你,不用休息一下嗎?」

「不用了。」在中說了一句,就離開了。

 

外面的陽光奪目,整個人都好像浸泡在汗水裡,渾身上下都非常不舒服。在中用力掐了掐手心,讓疼痛來抵禦眼前的天旋地轉,強支撐著,回去洗澡。

允浩打電話過來,在中努力提起精神,跟他講話,但沒有告訴他自己新工作的事情。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執意要堅持這份工作,只是覺得想接近那個充滿了童真,和諧,無憂的氛圍。當他每次與一家人一起拍照的時候,心頭總是醞釀著複雜的情緒。他羡慕那種溫馨,也深深的渴望著。即使可以感覺到體力的透支,他還是固執的做下去。仿佛這樣的辛苦,讓他品嚐到一種殘忍的補償。

這份工作沒有什麼不好,至少比在“暗跡”要好上千百倍。

 

允浩一直在擔心在中的狀況,最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在中的氣色越來越差,也沒什麼胃口吃下東西。詢問他,他也只是笑笑說在找工作,允浩這幾天很忙,所以也疏忽了。

直到接到在中的電話,一個陌生的聲音告訴他,在中暈倒了。那一刻,允浩感覺到的不僅僅是自責,還有心累和憤怒。他不知道為什麼直到現在,在中依然無法毫無保留的面對他,從外人口中知道他的消息,讓自己的心一下子寒了起來。

 

在中醒來的時候,昌珉和允浩都在。昌珉一見他睜開眼睛,就又急又氣的衝他吼:「金在中,你腦子有病是不是!大熱天的去做那種工作!你到底在想什麼!存心找罪受啊!」

在中閉了閉眼睛,把臉轉向一邊:「吵死了。」

「我吵死你,」昌珉氣呼呼的說,「你有本事逞強那就別暈啊!躺在這裡讓人看見了就生氣!」

允浩剛把醫生叫來,進門在昌珉身後輕輕的說:「昌珉,別說了,在中剛醒,讓他安靜一下。」

然後走到床邊,低頭問在中:「好些了嗎?」

在中呆呆的讓醫生給他做檢查,突然不敢看允浩的臉。

醫生囑咐護士拿了點藥過來,然後對允浩說:「已經沒什麼事了,只是有些脫水,好好調養幾天,不要多在太陽下曬,小心中暑。」

允浩點點頭:「謝謝您。」

然後走到在中床前,俯下身,問:「想吃東西嗎?」

在中說:「想喝水。」

允浩點點頭,昌珉已經倒了一杯水過來,然後對允浩說:「哥,你在這裡,我去買點吃的東西。」

語畢,就出去了。

允浩坐到在中床邊,單手扶在中起來,另一隻手餵他喝水,在中接過杯子,喝了一口,突然看看身邊的允浩,說:「浩,對不起。」

允浩沉默了一下,然後說:「該說對不起的是我,不是嗎?沒有得到你完全的信任,是我不對。」

「你別這樣說。」在中把視線移到手中的杯子上,注視著裡面的液體,「我不是想瞞著你,只是,不知道該怎樣說。」

「很喜歡那份工作嗎?」允浩看著他,問,「喜歡到連身體都不顧了?」

「我喜歡那種氛圍。」在中老實的說,「喜歡看著爸爸媽媽帶著小孩子一起玩,喜歡小孩子過來和我照相,喜歡給他們發氣球的時候他們對我笑起來的樣子。」

允浩嘆了一口氣,心裡明白在中那種微妙的感受,緣自於童年的陰影和不幸福,於是原本生氣的心也柔軟下來,單手攬過在中的肩膀,在中順從的靠著他,在他的肩膀上閉上眼睛:「又讓你們擔心了,對不起……」

「以後這種事告訴我好嗎?」允浩吻上他的發頂,「不管我同不同意,都要跟我說。」

「好。」在中睫毛顫了顫,然後又說,「我想回去。」

不喜歡醫院,白花花的牆壁,和消毒水的味道。

 

 

允浩把在中帶到了他的家。

因為在中一個人住,真的讓人很不放心。

如果金在中不想做一件事情,那麼沒有人可以強迫他做。但是他卻沒有拒絕允浩。

因為他喜歡允浩的家。漂亮,精緻,寬敞,一般人不會擁有的家。在中不是一個貪圖什麼的人,但是從小到大,他都喜歡美麗的東西。他的眼睛,是趨向於光的眼睛。

而且那裡有他喜歡的氣息,鄭允浩溫暖的氣息。

 

直到一起生活,你才能夠完完全全的瞭解一個人。在中住在允浩家的這幾日,慢慢知道了很多以前他所不知道的,允浩的其他方面。

允浩的生活習慣很好,潔淨,自制,有修養。無論在什麼時候都給人很幹練舒服的感覺。

在中在他家的幾日,允浩一直無微不至的呵護著他,但又不是把他當客人那樣對待,而是出自心底的關懷。

在中休息了幾日,也沒有再對他提去遊樂場上班的事情,而是真正靜下心,好好修養。

他喜歡允浩這兒,常常允浩上班之後,他自己一個人在花園裡一坐就是幾個鐘頭。允浩家裡有著很多他以前聞所未聞的東西。允浩空閒下來就陪著他,耐心的跟他講那是什麼,然後和他一起玩。

允浩有一間很寬敞的書房,但是裡面卻沒有多少在中能夠看得懂的書。幾乎都是外文書,剩下的是一些管理,甚至有理工類的書。

在中在裡面待了半日,找了很久也沒有找到適合的,出來的時候自己卻並沒有排斥甚或者自卑的感覺,而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是真正的為允浩驕傲著。

允浩是一個優秀的人,這是在中愈來愈感覺到事情。

 

夜裡在中在迷迷糊糊中起床喝水,打開床頭燈,映亮了臥室的米色的牆壁,暖暖的倒映著人的影子。

喝過水之後,在中突然睡不著了,靜立了片刻,推開落地窗玻璃,走到陽臺上,外面的天空像一塊黑色的天鵝絨,靜謐而又神奇。

在中靠在欄杆上,看著外面花園的輪廓,突然發現隔壁房間的窗子裡透著光。

允浩還沒睡嗎?

在中想了一下,走回房間,出去了。

走到隔壁門口,想了一下,怕允浩其實是在睡,所以沒有敲門,輕輕的打開門,卻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

允浩正靜靜坐在電腦前,開著一盞檯燈,螢幕熒熒的反射著光芒,只看到一個清瘦的,挺拔的背影。

允浩穿著簡單的襯衫,頸後的髮擦在領口處,正聚精會神的看著面前的電腦。

在中輕輕關上門,細微的動靜打破了寂靜的夜,允浩下意識的回過頭:「在,怎麼起來了?」

「睡不著。」在中說著,走過去,輕輕的問,「怎麼這麼晚了還不睡?」

「還有一些事情要做完。」允浩說著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溫柔的看著他。

 

因為是在允浩家,鑒於上次的事情,在中夜裡睡覺不會不穿衣服了。但是又不喜歡穿的多,所以乾脆就拿了允浩的一件大襯衫,鬆鬆垮垮的穿在身上,當睡衣用。

允浩很喜歡在中穿成這個樣子。很性感。

眼下在中就那樣光著潔白的腿,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允浩努力把視線從在中身上襯衣的下擺處移開,掩飾似的從桌子上端起杯子,往嘴邊送。

在中一把奪下他的杯子,裡面的咖啡早已冷掉了。

「跟你說過不許再喝冷的了。」在中說。

「啊,忘記了。」

在中看了他一眼,換了一杯熱水給他。

允浩接過來,讓杯子裡散發出的氤氳的水汽遮住自己眼裡的悸動。

在中看著他:「你這幾晚都這樣熬夜嗎?」

「沒有。」允浩說。

書桌前沒有多餘的椅子,允浩就拉過他的手,在中順從的坐到他的腿上。允浩抱住他的腰,把頭埋在他懷裡,呼吸著在中的體香。

因為是深夜,人最容易放鬆的時刻,在中也沒有排斥這樣的動作,隨意摸摸允浩的脖頸:「去睡吧。」

允浩從他懷裡抬起頭,盯著在中的臉,盯到在中有些不好意思的問:「我臉上有什麼嗎?」

允浩笑的眼睛眯起來:「我們在中,長的真好看。」

「我們允浩也長得真好看。」在中覺得他的表情很可愛,摸摸他的臉,「睡覺好嗎?工作明天再做。」

允浩從鼻子裡嗯了一聲,看了看電腦,就著在中在懷中的姿勢點了保存,然後關機。

螢幕熄滅下去,室內原本不亮的光顯得更暗了。在中滿意的笑笑,從他腿上下來,關了檯燈。

 

允浩在黑暗中拉著在中的手,到床邊坐下,在中打開床頭燈,按允浩躺下,幫他蓋好薄被,允浩順從的依著在中的動作。眼睛一直停留在在中在夜色中,更顯得柔美的臉。

在中幫允浩掖了掖被角,俯身親親他的臉,然後直起身子,關了床頭的燈。

「晚安。」

在中的聲音還沒有在空氣中散開,手就又被允浩緊緊拉住,在中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允浩的力量拽著跌到床上,跌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允浩……」

在漆黑的空間內,允浩緊緊的摟著他的腰,熟悉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在中只覺得有些慌張和心跳。

寂靜的夜裡,只有兩個人越來越重的呼吸聲,允浩把頭埋在在中的脖頸裡,輕輕咬著那裡的皮膚。

在中被他弄的一陣敏感,只覺得全身都酥麻起來,下意識的輕輕的喚著:「允浩……」

允浩在他的脖子上吻了很久,然後抬起頭,在黑夜中仔細的端詳著在中的臉,眼睛裡好像有火焰在燃燒。

過了很久很久,那些火焰才慢慢熄滅,變成如水一樣的溫柔。

允浩平靜下來,笑了笑,親親在中的唇,說:「去睡吧。」

聲音已經有些沙啞了。

在中有些發怔的嗯了一聲,然後慢慢離開了允浩的懷抱,站起來。

剛才允浩的舉動讓他有些驚嚇,卻沒有排斥。

在中站在黑暗中,輕輕的說:「晚安。」

 

不是不想要他,只是害怕嚇到他。允浩知道在中的勇敢,但他更知道在那份堅強之下,包裹著怎樣敏感的一個靈魂。他怕自己的莽撞會讓在中覺得他不珍惜他。即使兩個人現在正處在感情的升溫階段,這種事情就算發生,也只會讓兩個人更親密。但是允浩不敢。

因為太在乎,所以才如此如此的患得患失。

同樣的黑夜,在中睜著眼睛靜靜出神,他是一個男人,他知道那些樣如岩漿般,在身體內部掩藏著的難以啟齒的欲望。在每一個清早起床,唇間留著的,是你的名字,想和你在一起,做沾染著愛情氣息的事情。不要因為害怕失去,就不肯說出那些美麗的誓言。

只是,在中輕輕嘆了一聲。只是不知道自己的承受能力到底停留在哪個階段。當兩個人真的坦誠相見的時候,你緊抱的這個人,真的就是你願意放棄一切去愛的人嗎。

 

第二天起床之後,兩個人都默契的沒有提昨晚的事情。依然像往常一樣的聊天玩鬧。

在中做飯的時候,允浩從後面抱住他在他身上蹭啊蹭,在中就抹了他一臉的蛋清,允浩笑著立刻回抹他。在中跑出廚房,在外面嚷嚷:「我給你做飯你還來搗亂,哪有你這樣的!」

允浩從廚房裡出來,拿著在中剛削好的蘋果,大口咬著。

「喂,那是我要拿來做菜的!」在中說。

「蘋果生吃才有營養。」允浩走到他面前,突然吻住他,把嘴裡的半塊蘋果渡了過去。

在中一時愣住,含著那半塊蘋果,過了一會兒,沒辦法的嚼了嚼,咽下去。

允浩笑的很得逞,摸摸在中的頭:「真乖。」

說著就笑著跑到客廳去了。

在中看著他的樣子,也笑了。

 

吃飯的時候,在中突然對允浩說:「我在這裡住了好幾天了,也該回去了。」

允浩停下筷子,看著他。

「我要去披薩店上班啊,你這裡這麼遠,我不方便。」在中看著允浩,「我已經好的差不多了,這幾天也把你折騰夠了。」

允浩愣了片刻,過了一下,點點頭,說:「也好。」

在中沒再說什麼,看著允浩繼續一言不發埋頭吃飯的樣子,心裡其實是捨不得的。這幾日與允浩在一起,時間好像過的特別快,也特別快樂。但是卻找不到理由再留下來,自己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給每一個人設下不容他再靠近的底線。即使知道允浩不想讓他走,還是選擇了逃避。

更何況,更何況,兩個人又不是不在一起了。

在中看了一眼窗外,今天的天灰濛濛的,本該明媚的清早,卻沒有陽光的影子。

風灌進半開的落地窗內,窗簾輕輕的被吹起。在中突然覺得有些難受了。

他走了,剩下允浩一個人,會不會寂寞呢。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