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躺在醫院裡養傷的時候,英生總會想起許多年前和哥哥一起在田野間奔跑的情景。後來父親出了事故躺在床上,為了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哥哥便毅然放棄學業外出打工。一邊要照顧家裡,一邊還要供養他這個考大學的弟弟,那段日子回想起來尤為艱辛。

以前讀大學就是為了以後找個好工作好好供養哥哥讓他不再受累,哪知道自己對母親的渴望卻使得兄弟倆形同陌路一般。

他並不能理解哥哥為何堅持不認母親的原因。

倘若父親還在世,一定不會對他們和母親相認多加阻攔,但哥哥卻像遵守什麼似的遵守著他一直以來的想法。

如果他低頭去懇求,哥哥會不會為了他勉強接受母親?

這樣想著,說不定這辦法能夠試試,再去委託鄭允浩幫忙說服,或許有轉機。

 

病房裡進來一個人,年齡比他小個一兩歲,之前見過幾次。

「俊秀啊,你怎麼來了?」

熙妍見到俊秀也十分詫異。

聽在中說他過兩天就要參加高考,這個時候應該是在學校裡好好複習才是,卻跑來了醫院,提著小小的一袋水果放到桌上,隨後禮貌地朝著熙妍鞠躬問好。

其實熙妍心底裡是喜歡這個男孩子的,見過幾次,聊的機會不多,但起碼知道是個懂事的孩子。在中會如此疼愛他,為了他不惜和允浩鬧僵,也並不是無理取鬧。至少經過瞭解,知道俊秀這孩子的經歷和在中頗為相似。在中應該是怕他會因為走投無路走上不能回頭的歪路,例如之前有天說的,他做過扒手,所以花了不少心思照顧他的學習和生活。

「聽在中哥說他生病了,所以放學過後過來看看。」

「最近學習很忙吧?」

「還好,堅持一下就好了,我相信我努力了一定能考上好大學。」

看得出他格外有信心。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

的確如此。

有了在中的幫助,這個孩子不至於輟學走上不歸路。

「我也是看哥哥擔心得的不得了所以特地過來看看的,希望你能早點康復出院。」

面對英生,說他不尷尬也不儘然。

雖說這一切都和他沒什麼關係,但他現在的確是替代了英生這個弟弟的位置和在中生活在一起,而英生少了一個這麼好的哥哥。

 

「在中很擔心英生?」

俊秀似乎是在暗示什麼,在熙妍聽來,有些促進這兩兄弟倆和好的勢頭。

值得一試‥‥

「當然擔心!連我這個沒有任何關係的人他都這麼擔心,更別說親弟弟了。只不過他想來又總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所以我今天就趁機會過來看看,回去之後也好跟哥哥說說他的情況,好讓哥哥放心。」

熙妍轉頭看著英生,心裡有些替他擔心。

相比起來,俊秀的確比英生更懂事得多,而英生許多時候做事都不太周全。比如在在中的這件事情上,其實是完全沒有必要鬧成這樣的。

不過他渴望母愛,所以一切也都情有可原。

在中一定也是這麼想,所以口中雖然說著絕情的話,行動上卻已經軟了下來。

「如果他有空的話,歡迎他來。」

「好,我會轉達的。那我先走了。」

俊秀說完便轉身離開,並沒多看英生一眼。

他知道許英生才是在中名副其實的親弟弟,即使父親不是同一個,對於母親又有一些難以放下的癥結,但兄弟倆這麼多年的感情哪能這麼容易就斷了?他自作主張說了那些話,自作主張到醫院裡來看許英生,其實心裡也不好受。

或許他們和好之後,也就不再有他這個外人的容身之地了。

 

「金俊秀?」

猛地抬起頭,看到提著外賣一臉詫異的朴有天。

「在中讓你來的?」

將熙妍吩咐買來的外賣放進病房之後,他趕緊跑了出來。

進病房之前他讓俊秀在醫院門口等一會兒,他送了東西就過來開車送他回家,於是匆匆忙忙放下東西又趕緊追了出來。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要送金俊秀回去,或許是為了從這一段回家的短暫路程裡瞭解在中的近況,知道一些他沒機會知道的事情。

明白他的企圖,俊秀也沒多說什麼,跟著他上了車。

「最近還好吧?」

「嗯,挺好的。哥哥也很好。」

想著他可能會問的問題,他趕緊加了後面那句。

「英生這件事只是個意外,學校方面也已經做了一些補償,說是運動設施安全係數不夠,保證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情況。英生的傷並不嚴重,只是輕微骨折而已。沈家讓他留在醫院裡做徹底檢查,所以這一段時間也都呆在醫院裡,但絕對不是因為病情嚴重的原因。」

「那就好。」

俊秀點點頭,轉頭望著他,看起來想要問什麼卻又有些猶豫不決。

「怎麼了?」

感覺到他的視線,有天轉頭看了他一眼,隨後又將視線放到前方。

「其實哥哥的事情我並不清楚,只是聽你們斷斷續續提起過一些,我想知道具體情況,否則我心裡不踏實。」

「那可就複雜了。」

不是不願意說,而是沒經過在中的同意他實在不知道這些事情要不要告訴俊秀的好。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我有權利知道這個。」

態度堅決的小朋友‥‥

朴有天無奈地將車子掉頭朝另一個方向開去,這次就讓他來做決定好了。不管在中是不是同意,按照這小傢伙說的,他確實有權利知道這些。而且都是他遲早會知道的事情,哪怕現在瞞著,過不了多久他也會知道。

若是在中能早日打開心結不再想著以前那些往事,事情處理起來也就簡單多了。

俊秀‥‥

說不定會是解開他心結的一個好辦法。

另一個辦法,自然還是只能交給鄭允浩。

事到如今,他也沒什麼好糾結的了。在中和允浩好不容易這樣定了下來,他自然是無足插進去的,或者說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插進去過。

在中得到了他想要的,擁有了愛的人,他應該恭喜才是。

再怎麼失望難過,也總會有過去的時候。

 

 

 

 

 

<49>

接到昌珉電話的時候,在中正在替東旭見一個老客戶。

本來這種情況實在脫不開身,可電話裡昌珉哭哭啼啼的樣子又讓他如何放得下心在這裡和別人談生意?

好在是熟客,講明瞭原因友好地同他道別,並約好了下次見面談的時間地點。在中對他感激不敬,說定了下次他見面請客。見他這麼堅決,客戶也就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匆匆忙忙趕到昌珉所在的幼稚園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

原本以為這孩子在幼稚園裡受了欺負才會在電話裡哭成那樣,哪知道一到學校便聽老師說他今天闖了禍,出手打了班裡的一個女孩子。出手打人本來就不對,況且哪有男孩子打女孩子的?老師一生氣,便罰他一個人在大樹下站著。

這會兒已經站了差不多一個鐘頭了。

看他這樣,在中也忍不住生氣。

小孩子不懂事也就算了,可昌珉明明一直就是個懂事的孩子,比起同齡的孩子顯得略微早熟了些,但也沒做過這種實在是無理的舉動。若是讓允浩知道了,還指不定要怎麼責罰自己的兒子,反正絕不會是罰站這麼簡單。

「你自己說說看到底錯在哪裡。」

壓著怒火,在中叉腰看著大樹下站著的小小身軀。

「反正就是沒錯。」

小聲嘀咕著,往後躲了躲生怕在中揮手打他。

雖說平常寵著他慣著他,但犯錯也得有個尺度。在家裡任性也就算了,倘若小小年紀就學會欺負女孩子,那長大了還怎麼了得?

「你要是不認錯,我馬上打電話叫你爸爸來。」

這招果然有效。

剛才還低頭堅決不認錯的人立刻仰起頭來咬著粉嘟嘟的嘴唇一臉委屈地望著他。

 

老師將一個和昌珉個頭差不多高的小女孩領了出來。小女孩半邊臉還紅腫著,粉色短裙下露出的膝蓋上也有了一些擦傷,看來就是這小子惹得禍。她哭哭啼啼似乎一直沒停止抽噎,看到昌珉立刻朝著老師身後躲了躲。

看到這一情景,在中立馬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在中,別告訴老爸‥‥」

用委屈的表情哀求著,在中這次並沒上當。

沒看到人家小姑娘被你給弄成那樣?哪能這麼輕易就饒過你?

「那我先進去了,您好好處理一下,我相信家長來了孩子都會本分許多。麻煩您親自跑一趟,我也是帶了兩個班實在抽不開身處理這件事。」

「沒關係,辛苦您了。」

在中朝著老師鞠躬,隨後轉回身來繼續望著那嘟嘴的小子。

「嗯?決定好了嗎?」

哪知道臭小子不僅不知悔改,反而瞪著雙大眼睛望著在中身後躲著的小女孩,一臉兇狠的樣子就跟要把人家給吃下去似的。

「鄭昌珉!」

「為什麼都罵我?明明是她的不對,是她先罵人的!老師說是我的錯就算了,現在連在中也不幫我!」

在中頓了頓,揚起手準備隨時一巴掌打下去。

「就算是她不對,你也不該動手打人。」

「那是因為‥‥因為她罵我爸爸!」

在中怔了怔,收回了手。

「她說我爸爸是‥‥是‥是瘸子‥‥嗚嗚嗚‥‥‥」

剛停了一會兒,小傢伙又開始放聲大哭起來。

在中轉頭望著身後的小女孩,她正滿臉驚恐地望著自己,顯然是以為自己聽了昌珉的話之後也會和昌珉一樣報復她。在中當然還不至於因為這麼一句話便和一個小女孩子鬥氣,童言無忌,小孩子說話都是有口無心。昌珉心疼自己的父親,這一點毋庸置疑,所以聽到別人說父親的壞話,即使這話也沒什麼錯,他也會發火打人。

這是他的一個心結,以後要是再遇到他一定會用同樣的方法解決問題。

 

「對‥‥對不起‥‥」

也許是被這陣仗給嚇壞了,小女孩哭著道歉,一手拉著在中的衣袖生怕這位叔叔也和昌珉一樣動手打人。

「你別怕。」

在中彎下腰幫她擦了擦眼淚。

「昌珉的爸爸是因為意外才會撞傷了腿,現在還沒辦法正常走路,所以我和昌珉都在想辦法幫他。昌珉生氣是因為他相信他爸爸一定不會成為一個瘸子,所以不允許別的小朋友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小女孩點了點頭,又搖搖頭。

「你叫什麼名字?」

「金琳。」

在中笑了笑,見她不再哭泣,便伸出手摸摸他的頭。

「金琳啊,以後別再說這樣的話了,昌珉聽了會傷心的。我們一起祝福他爸爸能夠早日康復,好不好?」

點了點頭,小金琳走向昌珉,伸出手拍拍他的肩。

「對不起,鄭昌珉。」

昌珉吸吸鼻子,推開她的手。

「我是男子漢,才不和女孩子計較。」

說得彆扭,剛才是誰動手打人來著?

 

好在小孩子都不記仇,道個歉也就和好如初了。在中看著倆孩子開開心心滑著滑梯,站在一旁突然覺得昌珉這孩子其實特別懂事。雖然一直以來都明白這一點,但經過這件事,他能看得出昌珉對允浩的病情十分著急,比起他和允浩更甚。正想著要如何讓這孩子好好安心,轉頭便看到允浩的車停在了不遠處的空地上。

看來老師不太信得過他這個代理的“家長”,最終還是打了電話讓正牌的過來。

允浩一下車便一瘸一拐地朝著這邊快步走來,在中擔心地迎了上去。

「這是怎麼回事!這小子怎麼做出這種事?我今天非好好教訓教訓他不可!」

允浩說著推開他,徑直朝著正在滑梯上和金琳玩得開心的兒子走去,在中趕緊快步追上去。畢竟允浩腿腳不便,他很快便趕在允浩到達滑梯之前搶了先。

「老‥老爸‥‥」

見到允浩,昌珉也瞬間反應過來是什麼事兒,趕緊從滑梯上下來躲到在中身後。

「允浩哥,這件事是個誤會,你別怪昌珉了,現在兩個孩子已經和好了,算了吧。」

想著若是讓允浩知道了實情或許會觸碰到他心裡的傷,原本好不容易答應自己放下,倘若是因為昌珉的話他極有可能再次對他那條腿抱有一些不該有的想法。與其這樣,能在他知道這件事情之前化解最好。

「算了?你以為這是小事?這孩子不能被你這麼寵著,以後還怎麼得了!」

昌珉擔心地望著父親一步步靠近,從剛才的對話裡他已經聽出這個時候在中也幫不了他的忙了。

「叔叔‥‥」

小金琳從滑梯上跳下來,朝著允浩跑了過去。

允浩有些詫異地望著這個並不熟悉的小女孩朝自己跑過來,也不知是該伸手接住她還是站在原地等著她跑過來的好。

「叔叔要好好治病,治好了之後昌珉就會高興了!」

允浩被她的話弄得摸不著頭腦,轉頭望著在中,看他笑著點點頭,突然似乎明白了剛才發生的一些事情。

「你們先回教室去吧。」

聽到在中這麼說,昌珉趕緊拉著金琳朝教室跑去。

「你還真是寵他。」

無奈地望著在中,其實他也知道在中並不是那種盲目溺愛小孩子的人,相比剛才的事情的確是一樁誤會,解決了也就好了。大概也能猜到是什麼事,本身就做了決定的他現在更加堅定了。

「我們回去吧,順便‥‥我有一些事情跟你說。」

 

 

 

 

 

<50>

跟著允浩上車,在中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憂悶感覺。

按理來說,走到這一步,他和允浩之間應該是不存在任何可以動搖他們的因素,雖然沒有說明,但對彼此的需求也算得上是日益明顯。

尤其是允浩。

或許以前是習慣了熙妍的照顧,和熙妍離婚之後便開始獨自一個人帶著昌珉生活著,每天忙裡忙外為的就是讓兒子能夠過上無憂無慮的生活。那樣的日子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至少不用操心女人的問題。

而在中出現之後,他明白了日子其實可以過得更充實,兩個男人其實也可以組合一個幸福的家庭。

在中的體貼包容,以及一直以來對他不求回報的付出,這些他都一點一點地記在心裡。或許以前忽略了,但當他確定了內心想要和這個人一起生活的想法之後,便也就再也沒辦法忽視他。

為了讓在中有個穩定的生活,或許說是精神上有個穩定的寄託,他很清楚現在的鄭允浩給不了他多少精神上的安全感。因為就連他自己本身都缺乏這種自信、這種安全感。所以在他回到以前自信充滿朝氣的鄭允浩之前,他有了其它的打算。而這個打算或許會傷害到身邊的這個人,但為了他們的將來,這是最可行的辦法。

 

在中並不明白他的想法,所以一路上心裡不太安穩。

將車停到路邊,允浩頓了頓打算開口。

今天發生的這件事使他更加堅定了這個決心,現在看來不僅僅是為了在中,還包括自己疼愛的兒子昌珉,他不能這樣一蹶不振。

「在中,我想有件事情雖然我自己已經做了決定,但還是應該和你商量一下。」

「是什麼事?」

「我托有天在美國那邊聯繫了一下,說是找到了一個骨科醫院可以幫我的腿制定一個完善的康復計畫。等經過他們專業的治療之後,最起碼走路能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但如果我過去,或許得花上兩三個月甚至半年的時間,你知道的,這些得看我過去之後的情況而定,所以最終的時間或許會很長。」

「治療腿嗎?」

在中似乎來了興致,轉過頭認真地望著他。

「我希望成為一個不需要愛人和兒子擔心的一家之主,所以在中‥‥分開一段日子‥‥你能答應嗎?」

不明白在中是沒聽清楚這話裡的意思還是一聽到允浩的腿能夠康復所以過於開心,立刻就使勁地點頭。

「那我陪著你。」

「不是的在中,只是我一個人過去。」

在中怔了怔,皺皺眉。

「你一個人?我過去了不是可以照顧你嗎?」

讓在中陪同,這一點他不是沒有想過。

這麼長的時間只是單純的治療的確很無聊枯燥,若是有在中陪著他至少心情會舒暢許多。只不過前幾天和那邊的主治醫師聯絡之後他便打消了這個決定。

骨科的康復訓練是一項十分複雜而且辛苦的工程,有不少人因為堅持不了而最終放棄,寧願一輩子都一瘸一拐或者坐在輪椅上度過下半生,這其中的痛苦也不是人人都能承受得住的。況且允浩的腿經過基本檢查已經確認膝蓋關節處因為多次劇烈拉扯變得走位變形,這種訓練對他來說可能會殘忍了些。所以他不希望在中看到他在那種訓練下痛苦或是流淚的模樣,他希望的,是等到回國之後能夠完完整整站在他和昌珉的面前。

所以‥‥

「我一個人過去。在中,你待在這裡好好照顧昌珉。」

在中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要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對,如果你願意等的話。」

「我當然會等啊!」

努力笑著不希望愛人擔心,在中將手伸出放在他手上的膝蓋上。

「你放心去治療吧,我一定把昌珉照顧得好好的等你回來。而且‥‥只不過是幾個月半年的時間而已,之前暗戀你的時候也不止這麼一點時間啊,所以沒關係的,只要你能康復。」

能讓允浩回到以前那個穿著一身西裝挺直腰板自信滿滿的鄭總裁,他犧牲這麼一點點又有什麼關係。況且他有了允浩的承諾,幸福就一定會來,只不過是遲早罷了,他不急在這一時,因為允浩說過,他們兩人的時間還很長很長。

所以頂多不過半年,咬咬牙也就過了。

 

兩人約定好了之後,允浩才發覺原來在中很希望他這麼做。

一回到家裡,他便等不及地衝進屋子幫著允浩收拾行李。明明還有一個多星期時間,卻忙裡忙外地準備著他到了美國之後需要用到的東西。

其實美國那邊什麼都不缺,他又不是過去度假,哪能用得著那麼多東西?只不過看了在中盡心盡力的模樣,也就不忍心打擾他進行這一項工作。況且看他一臉滿足,想必對這半年的時間是充滿了信心。

其實他也一樣。

若是沒有信心,他便不會做這個危險的決定了。

他和在中在這段感情上都缺乏一定的安全感,不管是對於自己,還是對於對方。潛意識裡,他也希望通過這次分開兩人能建立起對彼此更深層次的信任。

但他心裡始終有件事請放心不下。

 

前幾天有天提起了關於英生和沈家父母的事情,希望他能夠再次幫忙勸說在中考慮一下和他們言歸於好。其實那天聽說英生住院的時候他便看出在中其實心裡早就不記恨這個弟弟了,或許說他從來就沒記恨過什麼。他只是放不下母親當年對父親的無情以及出軌背叛父親的事實,擔心倘若他放下了這一切會讓父親死不瞑目。

這些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人應該為活著的人而活,死去的人只要放在心裡就行了。若是他一直這樣耿耿于懷,金家父親才是真的死不瞑目。

但這些話他又怎麼能直言?

在中聽他的話,這是一直以來就知道的事,但對於他父母和弟弟,這些事情他一直插不上手。

 

「在中,英生他‥‥過幾天就要出院了。」

考慮再三,他決定還是提醒一下的好。

「嗯,我知道,他有那麼多人照顧著,我去不去都沒關係。」

去了,想必又會遇到她。

「熙妍告訴我,說是英生很想見你。」

知道朴有天和沈熙妍的計畫,允浩配合著希望在中能夠真正放開心結。他們希望通過英生和允浩在在中心中所佔有的分量來改變他和母親之間僵持的關係。

或許這個辦法可行,但前提是在中心裡對母親的重視程度。

就是憑藉這一點,允浩才答應了有天的計畫。

在中雖然沒說,但從他一直戴著的那條手鏈,允浩大概能清楚他心裡的想法。

如果不在乎,就不可能隨時帶著,更不可能在不小心遺失了手鏈之後慌忙找尋。從這些都能夠看得出,要他們和好,只是需要一個恰當的契機。而這個契機不知要等待多久才能遇到,所以與其這樣等下去,還不如他們來幫忙製造。

「如果你想去,告訴我一聲,我送你過去。」

「我知道了。」

該不該去,在中實在是拿不定主意。

 

==================================================

 

明天完結囉~~~(撒花)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