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患得患失


「允‥‥」

輕輕的呻吟出聲,金在中將雙手環住鄭允浩的脖子,微長的黑髮散在雪白的床單上,輕微的顫抖著。

「痛嗎‥‥」鄭允浩輕輕的親吻過在中流汗的額頭,溫熱的大手撫摸著他的臉,下體緩緩的推進在中緊致的後穴。

「唔‥‥還好‥‥」金在中收緊手臂,讓允浩的身體與自己相貼,細密的汗水黏在一起,灼燒著情欲的熱量。

鄭允浩撫摸著金在中的眼睛,然後將額頭抵著在中的。

兩人相視而笑,然後同時閉上了眼睛。

鄭允浩的下體緩緩的動作起來,他一下下的佔有著在中身體,為他吮去額上的汗。

金在中不斷的呻吟充斥著鄭允浩的心,那緊貼的擁抱像是世上最溫情的安慰,讓鄭允浩逐漸清醒,挽著愛情走出寂寞的陰霾。

「呼‥‥在中‥你真好‥‥」

「在中‥有你在我身邊‥真好‥‥」

「在中‥‥‥」

「在中‥‥」

「我愛你‥‥」

 

清晨,溫暖的陽光灑進屋子,鄭允浩輕輕的親吻了還在睡著的在中,小心的起身穿衣服。

「唔‥‥」輕微的動作還是被在中察覺了,他揉了揉眼睛,睜開了一條小縫,「起的好早‥‥」

「嗯。今天要去泳隊報到。」鄭允浩重新爬到床上,用被子將金在中露出來的肩膀好好的蓋上,「你再睡會兒。」

「嗯‥‥」金在中抿抿嘴,給了鄭允浩一個滿足的微笑,然後拉過他的衣領,在那片豐盈的嘴唇上輕吻了一下,再縮回被子裡,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鄭允浩滿足的摸了摸在中的頭髮,簡單的洗漱了一下,便離開了家。

 

 

「哎你們看‥是鄭允浩哎‥‥」

「他還敢回來啊‥‥」

「長得那麼老實,沒想到會這樣‥‥」

「是啊是啊,以前總聽說他對老婆怎麼怎麼好,沒想到是個同性戀‥‥」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剛一回到泳隊,就有一種不尋常的氣氛擴散在周圍。

那些不正常的言論傳進鄭允浩的耳朵,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叩叩——

「進來。」

鄭允浩走進總教練室,主教練正坐在桌前抽著菸,緊皺著眉頭翻報紙。

「教練,我回來了。」

「你還有膽回來?!」緊皺著眉頭的中年男人將手中的報紙推倒鄭允浩面前,「我需要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鄭允浩按住報紙,這才看清了上面的題目。

 

【泳壇神將鄭允浩已忘喪妻之痛,與金氏總裁日日歡好夜夜笙歌。】

 

放下報紙,鄭允浩無奈的笑笑。

「我沒什麼可解釋的。」

「鄭允浩,我這麼大歲數可開不起這種玩笑!」總教練被鄭允浩的反應氣的猛地站了起來,「還有一個月就要比賽了,你竟然給我出這種事?!女人也就算了!你現在給我搞出一個男人?!還是、還是那個金氏的總裁?!你是不是瘋了!」

「我會好好比賽的。」鄭允浩的臉上很平靜,沒有一絲後悔。

「好好比賽?!現在媒體每天都在報導這些事情,你讓我怎麼放你去比賽?!!!」總教練將手上的菸丟在鄭允浩身上,重重的喘了口氣,試著降低怒火,「你給我老實說,你跟那個金在中,是不是真的?」

「是。」沒有任何猶豫。

啪——

平靜的回答換來的卻是一個狠狠的巴掌,鄭允浩穩了穩身體,這一巴掌力道不小,一側的臉瞬間有種火辣辣的疼。

「鄭允浩,你聽著。三天時間,只給你兩個選擇,你想清楚。一是撇清和金在中的關係,二是立馬給我滾蛋!!!」

‥‥‥‥

 

從總教練室走出來的時候,鄭允浩一側的臉已經腫了起來。

他輕輕的嘆了口氣,揉了揉有些發青的嘴角。

「允浩哥。」

「啊,昌珉啊。」

「你的臉‥‥」沈昌珉剛來報到,就看到了從教練室走出來的鄭允浩,「教練他‥‥打你啦?」

「嘿嘿,沒事兒。」鄭允浩抬手和沈昌珉打了個招呼,就轉身進了衛生間,沈昌珉見狀,也跟了進去。

「允浩哥,教練打你‥‥是不是因為你和金在中的事?」沈昌珉翻了翻背包,拿出一片涼貼遞給鄭允浩。

「你也知道啦,呵呵。」鄭允浩用涼水洗了把臉,接過沈昌珉的涼貼貼在臉上。

「嗯‥‥現在隊裡都傳的沸沸揚揚的。」見鄭允浩整理好了,沈昌珉才拉著他出了衛生間。

「呵呵,讓你們看笑話了。」走去更衣室,鄭允浩一路上也沒什麼怒氣。

「聽說主教練要禁你的賽。」

「可能吧,呵呵。他給我三天的時間考慮。」

進了更衣室,見沒什麼人,沈昌珉趕忙輕手輕腳的將門關上,小心翼翼的看著鄭允浩。

「我們教練已經從好幾天前就在幫你跟主教練求情了。」

「什麼?」換衣服的手停在一半,鄭允浩平靜的臉上掠過一絲不安。

「主教練很生氣,可教練一直在幫你求情,才有了這次的緩和餘地。你‥‥打算怎麼辦?」

「我‥‥」

「允浩哥,你要想清楚了,你這樣做,值得嗎?‥‥」

‥‥‥‥

 

金在中接到朴有天電話的時候,第一次聽到了如此焦急的聲音。

公司的股票跌的十分嚴重,好幾位股東都已經有了要撤股的打算。

金在中急匆匆的趕回公司,開了一個安撫人心的董事會,卻也沒有什麼大效果,只是拖延了幾天,答應給他們一個說法。

其實,事情說來說去,不過就是這些老傢伙不放心把自己的錢砸在一個同性戀手裡。

金在中站在辦公室的玻璃窗前,憤憤的抽了一口菸。

嗡——

這時,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金在中有些不耐煩的看了看來電顯示,卻是一個未知的號碼。

「喂。」

(金‥‥先生。)

聲音似乎在哪聽過,金在中開始在大腦中搜索,語氣卻異常的冰冷。

「哪位。」

(我‥‥我是沈昌珉。)

「你怎麼知道我電話?」一聽是沈昌珉,金在中的腦袋裡立刻就重播起沈氏的事情,口氣不禁更加冰冷起來。

(對不起,我偷看了浩哥的手機‥‥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允浩哥現在真慘。)電話另一頭的聲音有些怯懦,然而輕喘口氣,卻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

「你想要我怎麼樣。」金在中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陽穴。

(我、我知道你對我有些偏見,可是,我並不是想要阻止你們之間的感情,我、我只是看不下去允浩哥現在的處境。他今天被教練打了一巴掌,還被勒令禁賽!金先生,如果你真的愛他,那有沒有想過現在的後果?!允浩哥對我很好,我真的不忍心看他被這樣對待。他是個公眾人物,而你們之間‥‥或者你是不是應該考慮把你們的感情先放一放?然後‥‥)

「允浩都沒說放棄!我又怎麼能放棄!!!」沒等沈昌珉說完,金在中就砰的一聲將電話摔了出去。脆弱的手機啪的打在花白牆上,強大的衝力使得脆弱的手機零件飛散。

金在中趴在桌子上,心裡氾濫出道不盡的酸澀。

允呐‥‥果然,總有一天還是會知道的‥‥

允呐‥‥好多事壓在胸口,我有些喘不過氣來‥‥

允呐‥‥我就知道,有些事你一定又自己扛了‥‥

允呐‥‥你這個傻瓜,我知道你一定和我一樣,在想最好的辦法來把事情解決‥‥

 

金在中錘了錘腦袋,試著讓自己冷靜,想要給允浩打個電話聽聽他的聲音,可冷靜下來,才發現手機剛剛被自己砸爛了。金在中暗暗地罵了一聲「Fuck」,然後不得不用辦公室的電話,撥了那個濫記於心的號碼。

(在中?怎麼用了辦公室的電話?)聽著允浩溫柔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來,金在中才如釋重負的跌坐在了辦公桌前的椅子裡。

「手機‥呃‥‥壞了。嗯‥‥允呐‥沒在訓練嗎?」金在中窩在轉椅裡,剛問出的話就有些後悔了,剛剛那個沈昌珉明明說了允浩被禁賽了‥‥

(嗯,今天沒訓練。)輕輕的話語傳來,沒有其他的解釋。

金在中忽然覺得很心疼,他的允浩,永遠都是那個把悲劇藏起來,然後演喜劇給他看的人。而對於他的允浩,他明明什麼都知道了,然而聽著他安穩的聲音,卻什麼都問不出口。

「允呐,你‥‥在哪?」

(墓園‥‥)

 

 

外面什麼時候下起了濛濛細雨。

金在中撐開傘,捧著一束白色的菊花從車裡走下來,向墓園裡張望了一下,這個時間人很少,所以很容易就能看到允浩所在的方向。

允浩說,其實今天,是哥哥的忌日。

 

金在中輕輕的走進墓園,沙沙的雨聲掩蓋了他的腳步聲。

鄭允浩沒有打傘,雨不大,只是淋濕了他的肩膀。

金在中小心翼翼的靠近,允浩似乎是在對著墓碑說著什麼。

「哥,今天是你離開我的第五年了。不過我知道你不寂寞,因為璐娜姐一定在旁邊陪著你。」

‥‥‥

哦,在跟哥哥說話呢。

金在中聽著那個溫柔的聲音輕輕的微笑,然而後面的話,卻讓他止住了腳步。

「哥,最近不知道怎麼了,總覺得有些力不從心‥‥」

‥‥‥

「哥,如果有一天,我不能完成你的夢想,你會不會怨我?」

‥‥‥

「哥,如果我放棄了泳隊,你和璐娜姐會不會生我的氣?我知道你一定生我的氣,明明答應過你,那是我們的夢想‥‥」

‥‥‥

「哥,我可能不是一個好男人‥‥」

‥‥‥

「哥,責任這種東西,有的時候真的覺得好累‥‥」

‥‥‥

「哥‥‥」

‥‥‥‥

金在中的腳步停在那裡,便再也邁不動了,他感覺整顆心就像這連綿的雨天,痛苦的快要被淹沒。

他沒有再向前走一步,手中的的花輕輕的放在了其他的墓碑前,便轉身離去了。

金在中啊金在中,你果然還是懦弱。

明明答應過尹璐娜要給允浩幸福的,他多麼想讓鄭允浩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然而現在的鄭允浩,每天被人唾棄、責駡,卻都是因為自己那些不理智的衝動。

究竟‥‥究竟怎樣才是最好的選擇?

金在中‥‥

你說呢‥‥

輕輕的苦笑了一下。

終於。

金在中,決定放手了。

 

只是那時的他,還不知道。

他這輩子做的最後悔的事,就是做了這個決定‥和沒有聽完鄭允浩‥那最後的幾句話‥‥

 

哥,我也有每天關注那些金融類的新聞,我知道在中現在一定也不好過‥‥

哥,在中是公司的總裁,我知道他會有比我還難的難處‥‥

哥,我還不能放棄。

哥,在中都沒有放棄我,我又怎麼能放棄他呢。

哥,我一定要讓你見一見。

見一見這個,讓我看的清愛情模樣的人。

‥‥‥‥

 

 

鄭允浩出了墓園的時候,看到了金在中的車停在門口。他輕輕的笑了,然後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什麼時候來的?」

「剛到。」金在中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與允浩說著話。

「這種天氣,真不應該叫你出來,是不是很悶?」鄭允浩仔細的看了看金在中臉,然後伸手抹了抹他額頭上的虛汗。

這些輕微的動作不禁讓金在中的心更疼了,他頷首,輕輕的搖了搖頭,卻被鄭允浩的手指抬起了下巴,輕柔的吻了一下嘴唇。

「不舒服要說。」看著金在中在潮熱的空氣裡微紅了臉頰,鄭允浩才乖乖的坐回原位,扣上了安全帶。「現在要去哪?」

「嗯‥‥陪我去趟公司吧。」

那些溫柔的細節我會一點點記住。

不要再對我那麼好。

不然我會連最後的勇氣都沒有了‥‥

 

金在中帶著鄭允浩走進金氏的時候,引來了無數人的側目。

流言蜚語早已傳的沸沸揚揚,又怎會沒有人知道鄭允浩是誰,而金在中卻面不改色的拉著鄭允浩,一路沒有回頭,直至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一進門,便看到朴有天正捧著一堆帳目坐在沙發上,似乎是等了很久。

「在‥‥」剛要說話,便看到在中身後的鄭允浩,朴有天趕忙欲言又止。

「沒關係,說,實話實說。」金在中對朴有天擺擺手,讓他不用在意。

朴有天看著兩人之間不尋常的氣氛,心裡實在矛盾著該說些什麼,然而金在中卻讓他實話實說,朴有天不禁慨歎了一下自己命苦,然後嘟囔著把實情說了出來。

「金總,今天的股價下跌了7%,林氏想要買斷Legend的產權,王總和萬總還是想要撤股,剛剛打電話來請你有時間給他們回個電話,還有萬德堂的隋總想要收購我們旗下的場館‥‥」

朴有天從來都沒有覺得時間過得那麼慢,他急匆匆的說著,想要快點結束這些悲劇的描述。直到一口氣說完,朴有天便啪的將那一摞帳目拍在金在中的辦公桌上,然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偌大的辦公室裡,此時只剩下金在中和鄭允浩兩人。

 

金在中一聲不響的從鄭允浩面前走過,然後坐進了辦公桌前的老闆椅。轉了個弧度,背對著鄭允浩。

「在中‥‥為難你了‥‥」聽了剛才的彙報,那些驚心的數目,讓鄭允浩想像到了金在中的困難程度。

「是。」

空蕩的房間裡回蕩著金在中冰冷的單字,然而片刻的沉默之後,那個聲音再次響起,鄭允浩以為自己看見了末日。

「允呐,我累了‥‥」

「在‥中‥‥?」

「我不想把我整個家都賠進去。所以我們‥‥分手吧。」

 

 

 

 

 

№.18●等價交換

 

「金總,這是小女韓敏兒。」

「韓小姐果然國色天香,今晚,可否賞臉與金某吃個晚飯?」

金在中一臉的傲然表情,令面前的女人沉醉不已,略帶不安的看了身旁的父親一眼,接到老人家滿意的目光,趕忙看著金在中嫵媚的點了點頭。

「哈哈哈!金總如此年輕帥氣,我這女兒怕是害羞了。哈哈哈哈!」

「韓總說笑了,在中名聲不好,還怕韓小姐不賞臉呢。」

「哪裡哪裡。現在的那些八卦記者就是愛小題大做,金大少爺這般硬朗,韓某怎麼可能單憑那些流言蜚語來判斷金總的為人。」

「呵呵。」金在中冷漠的扯了扯嘴角,挺直了腰板,伸出一隻手,「那就提前祝金氏與韓氏合作愉快嘍。」

韓氏總裁殷勤的迎上握手,站在一旁的朴有天有些不滿的扯了扯在中的衣角,金在中卻也只是隨意的瞟了一眼,便不再看他。

簡單的與韓式總裁握了手,便打算離開了。韓總裁一路熱情跟隨,身旁的女兒更是緊隨著金在中,裙子都偷偷的往上提了提。

 

不出所料,剛一出韓氏大門,立刻就有記者聚了上來,想要打探金在中與鄭允浩的事實與否。

朴有天頭痛的擺擺手勢,示意旁邊的保鏢趕快跟上,然而金在中卻不以為然,一隻手擺到韓敏兒面前。

「如果韓小姐不介意,我們現在就去坐坐如何?」

金在中的眼裡散發出攝人的誘惑,讓面前的女人難以抗拒,就那樣靦腆一笑,便把手放在了金在中手中。金在中輕笑一下,忽然將嘴唇湊到女人面前。閃光燈哢嚓哢嚓的閃過,朴有天急匆匆的回過頭便看到了這曖昧的一幕,不禁有些生氣了。

金在中‥‥你他媽到底想幹什麼‥‥

韓敏兒面對金在中突如其來的動作不禁有些慌張,可看到面前那張精緻的臉,沒有多想就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而金在中‥則輕輕的吹了一下女人的鼻頭,便收回了前傾的上半身。

「你臉上有東西。」魅惑的眼睛輕眨一下,不僅讓女人為自己主動的表情而臉紅。金在中不在意的輕笑了兩下,便執起女人的手,走到車旁。

紳士的打開車門,看著韓敏兒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然後自己繞過車前打開了車門。

見金在中要走,被攔住的記者們都有些急了,乾脆直接喊了出來。

「金總,能不能談談你和韓小姐的關係?」

‥‥‥

「金先生,您這樣與韓小姐雙雙出入,是不是表示您與游泳運動員鄭允浩已經沒有關係了?」

‥‥‥

「金先生您能不能對您近期的感情生活做一個解釋?」

‥‥‥

「金總,聽說金氏的新方案要與韓氏合作,照現在您與韓小姐的關係看來,是不是表示下一步要有結婚的打算了?」

‥‥‥

「金先生‥‥」

‥‥‥

「金總‥‥」

‥‥‥

金在中停在車門前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便回過頭來,一臉冷笑。

「我金在中為什麼要放著漂亮女人不要,而去當同性戀?呵。就算我金在中要玩男人,也不會找鄭允浩那種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男人。要找嘛‥‥」金在中冷笑的看著面前的記者,徑直的走到了朴有天所在的位置,一把將他的臉拉到自己面前,距離近的甚至能聽見呼吸聲,「呵呵,要找,起碼也要找我們朴設計師這種性感美男啊。」

「可那些親密照片你怎麼解釋?」還是有記者不死心。

朴有天咬咬牙,閃光燈依然不停的閃爍著,金在中卻把朴有天的臉拉的更近了。

「就像這麼解釋。」金在中調笑的親吻了一下朴有天的臉頰,才鬆了手,「現在,你們覺得鄭允浩和我的朴設計師,哪個和我談情說愛更有看頭?哈哈哈哈!」

金在中一邊笑著,一邊轉身走回了車子,留下了一片譁然的記者。

「有天呐。」金在中打開車門,回頭看著朴有天輕輕微笑,「如果明天我沒有去公司,不要給我打電話,因為我可能‥‥嗯‥會有些累。哈哈。」

金在中輕瞥了一下車裡的女人,露骨的語言令人臉紅。金在中看著朴有天憤怒的眼睛,無所謂的聳聳肩,對他擺了擺手,便鑽進車裡,頭也不回的走了。

 

允呐。

你會不會難過。

因為你的在中,傷害你了。

你怨我也好,罵我也罷。

我還是要變成原來的我。

因為你的在中傷害了你。

而能救你的,卻只有金氏總裁金在中。

 

 

鄭允浩接到主教練電話的時候,剛剛看完當天的報紙。

【金氏與韓氏密切合作,其真正原因其實是聯姻?!】

‥‥‥

【昨夜,金氏總裁金在中攜韓氏獨女韓敏兒雙雙出入,斷背情結遭質疑。】

‥‥‥

【金在中另結新歡?!泳壇神將鄭允浩VS韓氏財女韓敏兒,究竟誰才是金氏總裁的鉑金情人?】

‥‥‥

‥‥‥

【今日金氏股價繼續攀升。】

‥‥‥

【金氏新策劃,收購十二間私人企業,投資重建,前景一片大好。】

‥‥‥

【美國XX公司合作指明與金氏合作,我國經濟將更好的對外發展。】

‥‥‥

‥‥‥

無論是娛樂版面還是經濟版面,都寫滿了關於金氏,關於金在中的新聞。

鄭允浩雙手緊緊的抓著自己的頭髮,無法想像的趴倒在桌子上。

那些刺眼而醒目的標題充斥著他的大腦,還有那些數不清的親密照片,全都令鄭允浩眼睛生疼。他想要挽留他,然而那些經濟上的復甦,卻又令鄭允浩沒有了去挽回金在中的勇氣。

電話響起的時候,鄭允浩無力的按下通話鍵,果不其然,泳隊招他回歸了。

 

鄭允浩回歸泳隊的時候,總教練什麼都沒說,就立馬讓他參與到了奧運會的集訓中。

隊裡依然有人非議,說鄭允浩被金氏總裁玩弄了,又或者金在中玩夠了就把鄭允浩甩了等等,這些話依然會時不時的傳進鄭允浩的耳朵裡,然而鄭允浩卻從不去解釋。

那是在中決定的,所以他除了接受,沒有任何選擇。

如果這份無法被人認同的感情始終要被傷害,那麼,他願意做那個被傷害的人。

將泳鏡吸在眼眶上,從高高的跳台漂亮的鑽入水中,鄭允浩破碎的心被震得疼痛。

我還可以做什麼,在中,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個選擇‥‥

 

奧運會開賽的前一個禮拜,金氏與韓氏的合作正式達成,慶祝儀式上,金在中作為金氏最年輕的總裁,一身白色西裝,帶著貴族般閃耀的氣質。身旁的女伴不是別人,正式韓氏的千金韓敏兒。

女人羞澀的挽著金在中的手臂款款的走入會場,無數的閃光燈在閃爍,金在中淩厲的眉眼帶著危險的笑意。這才是金氏的總裁原本的模樣,冷漠,不羈,淡然,也從不缺女人。

簽好合同的那一刻,金在中重新成為了媒體的焦點。他摟著女人的腰,親吻了她的手背。在媒體面前高度的曝光,而心裡卻鬆了口氣。

一切,都請恢復到原點吧。

那些關於愛情的記憶,我會當做是你送給我的禮物,永久珍藏。

 

 

鄭允浩緊緊的握著遙控器,看著電視裡的金在中,終於紅了眼眶。

他用被子將自己蒙住,讓人看不清他的臉,他的顫抖,和那些男人脆弱的眼淚。

天亮了,鄭允浩從混亂中清醒過來,終於,心被麻木了。

 

在接下來的時間裡,鄭允浩去幼稚園接回了女兒,聽說金雅中辭職了,他也不多問,金家的人,永遠都有著自己的決絕。

把女兒接回家,生活重新開始,一邊忙著訓練一邊照顧女兒,而金在中也真的沒有再出現在他的生活裡,兩人終於‥‥再無瓜葛。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