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篇】


這兩天連續的降雪,使得路面非常的濕滑。導致急診室裡的人很多,大都是由於天冷地滑而摔傷的患者。

而急診室的醫生個個都奔走在患者之間,忙碌異常,分身乏術。

就在急診病房的一個角落裡裡,一個男人蹲守在床邊,正淚眼婆娑的守著另一個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

那個男人身穿高檔服裝,腳蹬名牌皮鞋,長相異常出眾,但就是此時此刻的表情與“帥”字相差甚遠。

他眉頭緊鎖,嘴角下垂,最主要的是臉上的七孔有四孔在「流水」,實在是愧對他的長相啊‥‥

 

就在人們對這個男人議論紛紛時,只見那個一直蹲在床邊的男人突然衝到一位正在看診的醫生身邊,強行把醫生拉了過來。

「醫生,你先看看他,好不好?你先看看他吧!他被凍傷了!你仔細給他檢查檢查吧。他都被凍得昏過去了!」這個男人一邊強行“綁架”著醫生,一邊用那張滿是淚涕的臉哀求著。

醫生拗不過他的力道,只能隨著他來到了那位“昏”到在床上的男人身邊。

醫生依照規程先檢查了一下病人四肢體末端有無凍傷,而後又對病人的意識進行了檢查。就在醫生要用電筒對病人做瞳孔反射時,原本昏迷在床的人微微皺了下眉頭。

醫生收起了電筒,直接轉身就要走。而把他“綁架”來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如此輕易的放過他,仍舊用蠻力將他拉了回來,對他說:

「醫生,他怎麼樣啊?他沒什麼事吧?他前幾天剛剛出了車禍,身體不太舒服。您好好給他檢查檢查吧!」

「呼‥‥」醫生用鼻子呼了一口氣,壓下內心的怒火平和的說:「他沒事‥‥」說完又要走。

「等等啊醫生,你確定他真的沒事嗎?」這個男人一把抱住醫生的胳膊,不依不饒的問。「要不要給他做個什麼CT或是核磁共振的,花多少錢都沒關係,他可一定不能有事啊!醫生你再給他好好看看吧!他為什麼一直昏迷不醒啊?」

「這裡是醫院!!」醫生終於被他問怒了,聲音一下子高了上去。

「我手上還有很多病人呢!你們不要在這裡胡鬧了,好不好!」醫生的聲音一聲比一聲高,引得周圍的患者家屬都聚光於此。

「要睡覺去旅館睡去,別在醫院占床位!」說完醫生一甩胳膊,走了。

扔下這個不知所措的男人矗立在那,呆呆的望著醫生遠去的背影。

醫生剛剛說了什麼?睡覺?!

男人在細細回味了醫生的話後,轉過身看了看身後依然“昏迷”在床的人。

進而一步步的向他走去。

他先是很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而後又用手把臉上的淚抹去。在走回到床邊時,剛剛還“孱弱不堪”、“氣如遊絲”的人,此刻卻已“呼氣平穩”、“擠眉弄眼”了。

看著病床上那個正努著嘴巴,做著一臉怪異表情的傢伙,他自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原來‥‥你只是睡著啦?!」

說著又蹲回原來的位置,一手握住躺在床上那個男人的手,一手輕輕的撫弄這他的劉海,輕聲說:

「金在中啊金在中‥‥你又害得我為你哭了‥‥這次你可得好好的補償我哦~」

說完,在剛剛努得好高的小嘴上輕輕的啄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太陽升起好高了,在中才從為夢中悠悠轉醒。不知道是由於這陣子太累了還是由於這段時間身體不太舒服的原因,昨晚睡得出奇的好。

所以當他醒來後,他只是像以常一樣翻了個身,把整床被子都裹在懷裡抻著懶腰,而沒有在第一時間想起那些令他痛苦不堪的事。

在中賴在床上沒有起來的意思,閉著眼睛習慣性的又把手伸到了床頭櫃上。就在手指碰觸到溫熱的水杯時,他才徹底從睡夢中醒來。

在中一骨碌從床上爬起來四處張望。

落地窗、躺椅、大海‥‥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環境,自己居然是躺在家裡臥室的床上?!

在中疑惑的走下床,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樣,不停的用手摸著房間裡的每一處。

「呦~醒啦?!」

在中被突然從背後傳來的聲音嚇得一哆嗦,連忙轉過身看向聲音的來源。

「你還真能睡,一直睡到現在!人家一大清早起來給你做了早餐,結果你中午才起來!」允浩沒有理會在中在轉身看到他時所露出的詫異表情。只是如往常一樣的和在中說話。

而矗立在一旁的在中卻完全沒有聽到允浩說的一個字,只是瞪著眼睛看著這個自己原以為永遠不會再見到的人。

「雖然你浪費了我早上的一片好心。」允浩痞裡痞氣的說著。「但是呢‥‥如果你現在肯吃我做的午飯的話,我還是會考慮原諒你的!」說完沖在中誇張的笑了笑。並朝在中的方向走了過來。

在走到在中面前的時候,突然伸開雙臂緊緊的把在中捲進了自己的懷裡,死死的摟著他。

什麼都沒說,只是把自己的腦袋埋在在中的頸間,使勁的蹭了蹭。

在中沒有回應允浩的擁抱,確切點說,他還沒有弄清楚眼前的人以及此刻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情況。

剛剛出現在我面前的人是誰?

此刻將我用在懷裡的人是誰?

允浩見在中沒有反應,便將臉移回到他的視野前。

「我們在中怎麼啦?」允浩笑著。「餓壞腦子啦?」說著伸手輕輕的彈了在中額頭一下。轉身把在中拉到了餐桌前,塞到座位上。將桌上的幾道菜推到他面前,而自己則坐在了他的對面。

在中看著桌上幾道自己平日愛吃的菜,又看了看面前的允浩。嗓子像是被什麼東西哽住了一樣,說不出話,也吃不下飯。

面前的鄭允浩,已經不再是“哥”了,因為“哥”在自己面前從來沒有這麼“肆無忌憚”的笑過;而面前的這個人也不再是那個曾經深愛自己的“鄭允浩”了,因為他眼裡沒有被“拋棄”的痛楚和傷感。
那此刻坐在自己面的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在中凝視著允浩的眼睛,希望能從他的眼睛裡搜尋到一絲一毫的“寵溺”,一絲一毫的“愛意”;或是“憂傷”哪怕是“怨恨”‥‥在中只希望這個再次出現在自己身邊的人,對自己還有些許感情。但他在允浩的眼中只看到了一種從未見過的“陌生”‥‥

 

允浩望著在中的眼睛,貪婪的望著‥‥但他在在中的眼睛裡只看到了“恐懼”,他不知道在中為什麼會用這種眼神凝視著他,他也不知道此刻該如何讓在中脫離這種“恐懼”。所以允浩只是將嘴角扯大,笑著‥‥笑著‥‥

希望可以溫暖略帶寒意的在中。

在中拿起筷子,挑起幾粒米送進嘴裡,但沒有咀嚼,而是盯著允浩看。

允浩笑著回望著他,又夾了幾道菜在他的碗裡,沒有說話,用眼神示意他『快吃』。

在中看了看碗裡的菜,瞬間濕了眼眶。

這些曾是稀鬆平常不以為意的事;這些曾認為不會再出現在自己的生命裡,而無法釋懷的事。此刻正真真切切的發生在自己眼前,連在中都不知道這眼淚是因慶幸還是感動。他只知道原來自己是那麼還念他做的菜的味道。

為了不讓他發現自己的眼淚,在中幾乎把頭浸到碗裡,不停地往嘴裡扒飯。

允浩的笑容隨著在中的頭一起低落下去,如果在中在此刻抬起頭,他會發現他眼前的這個人他並不陌生,他的眼中依舊是那濃濃的疼惜和不捨‥‥

 

餐廳裡只有在中筷子與碗接觸時所發出零碎的聲音。寂靜得令允浩尷尬;令在中害怕。在中只能加快碗筷碰撞的頻率,使沉靜的氣氛中有些許鮮活的元素。

「咳咳‥‥」在中被嗆到,允浩趕忙遞給他一杯水。在中為不讓他看到自己臉上殘留的淚痕,將臉扭到了另一邊。而這個小小的舉動在允浩眼中卻是在中已不願與他對視。

在中啊‥‥不想看到我嗎?真的已經拋棄我了嗎?不能再回到我身邊了嗎?

允浩苦笑著‥‥一邊看著他的側顏,一邊輕撫這他的背,說:「慢點吃,哥‥‥」不會跟你搶‥‥後半句話還沒出口,就被自己習慣性吐出的那個字而嚇到。在中也被這個令他懊惱的字驚得不知所措。

兩個人僵立在那,在中有些發顫,允浩在他背上地手猶豫地舉起,又緩緩地落下‥‥

他深吸了一口氣後才把剛剛那句話補完「‥‥沒人和你搶‥‥」

 

『急什麼,哥又不會跟你搶!』

這是鄭允浩以“哥哥”的身份進入金在中的世界後說的第一句話;這也是讓金在中死心塌地的認定這個“哥哥”的那句話。

而在此刻,在一切都真相大白的時候,再聽到這句話,讓在中再也控制不知自己的淚腺,啜泣起來‥‥

聽著在中抽泣的聲音,允浩的眼淚也不知不覺地流了下來‥‥

一切仿佛回到了原點。

這時你才會發現其實在路途中一個小小的選擇,都會將結局傾覆。如果在那時就告訴他;如果在那時就將他緊緊擁入懷中,我們是不是就不會像此刻這樣以淚水相見。

「在中啊‥‥對不起,我騙了你‥‥我‥‥不是你哥。」終於說出了這句話,它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以啟事。「你沒有哥哥‥‥對不起。」

原諒我吧,在中‥‥原諒我的膽怯,原諒我的自以為是。

「是我不好,我不該騙你,我不該不聽你的電話,我不該‥‥」想到在中開車在路上橫衝直撞;想到在中在警局裡無助害怕,允浩的心像是被利器剖開了一般,血淋淋地疼著‥‥他不知該如何說下去,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說著「對不起‥‥」

在中低著頭,背部隨著啜泣一起一伏。

「你‥‥不恨我嗎?」哽咽的發顫的聲音從那快要縮成一團的身體中傳出。

允浩先是一愣,而後釋然的笑了‥‥

扳過他那瘦弱了很多的身子,捲入自己的懷中,緊緊地。緊到在中以為那是他對自己的恨。就在這時,允浩將手輕輕地撫上他的頭,手指深入髮內,透過髮絲摸著在中的臉頰,輕聲道。

「傻瓜‥‥」為什麼不好好照顧自己‥‥

「金在中,你就是一個傻瓜‥‥」為什麼要去做那樣的傻事‥‥

「我們都是傻瓜‥‥」我怎麼會,怎麼會傻傻的放你走了呢‥‥

那一刻,在中在允浩的懷裡流著淚笑了。

因為他知道“他”回來了——

那個寵溺他,呵護他的“他”回來了;那個發誓要在他身邊一輩子的“他”回來了。

“他”們都回來了‥‥

 

在中不知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但睜開眼自己已是躺在床上了。天已經暗淡下去,房間裡只有盞暖色的夜燈開著。在中注視著那盞已經熄滅很久的燈,之前的情景一幕一幕地在腦海中流過。

那些都是夢嗎?但卻又無比真實‥‥

那些事真是的嗎?但卻又不敢相信‥‥

「想什麼呢?」一個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在中轉過身,迎上那張熟悉的臉——原來不是夢啊!

允浩笑著往前湊了湊。「想什麼呢?」聲音明顯比之前柔和了許多。

在中沒有回答他,而是把身子轉了回去,背對著允浩。

允浩見在中不理他,,硬是把他給扳了過來。「怎麼不理我啊?幹嘛不理我?」眼前的允浩用著“怨婦”一般的眼神望著自己,讓在中差點沒禁住地笑出來,臉憋得有點紅。

像是故意不讓允浩看到自己的笑意,在中又轉回身,不再看他。這一次允浩沒有再扳弄他。而是任由他偷笑。

允浩緊挨著在中的背,伸手攬住他,隔著被順著他的手臂上下輕撫著。

「還疼嗎?」允浩小心的問了句。

「‥‥‥」在中被問的有點蒙,不知該怎麼回答。

「那下撞得不輕吧?」允浩的手沒有停,像是在提醒在中他問題的點。「還疼嗎?」

在中沒有說話只是搖搖頭。

允浩突然把頭搭到在中的肩上,臉頰貼上在中的耳朵。「我是真的沒有聽到你的留言‥‥」允浩的口氣充滿了委屈,說話時的氣息都吹到了在中的臉上,使他的臉更紅了。在中不好意思的把臉往枕頭裡埋。

「昌珉也不是我派去的‥‥」說著把下巴擠到了在中頸肩中,跟在中的皮膚貼的更近了。

「他當時就在現場‥‥」

說道這,在中才才想起為什麼見到那個瘦高的男人覺得眼熟了原來就是他把自己從車上拉出來的!

「但是他卻壞心眼的沒告訴我!」允浩在說的同時也在心裡小聲的懺悔『昌珉呐不要怪我,為了我的幸福,哥只能委屈你了‥‥』

「不要生氣了,好嗎?」說完還撒嬌似的拱了拱。

在中被他拱的臉更紅了。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能讓他離自己遠一點,因為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已經完全要亂了他的心。以前也經常和他緊挨著,但卻都沒像此刻這樣心跳加速。

在中慌亂的點點頭,只求他能放開自己,讓自己鬆口氣。

允浩見在中點了頭,開心的從他身上離開並下了床。像是完全換了個人似的對在中說:「懶蟲,還不起床!你都睡了差不多一整天了。怎麼?要冬眠啊?」

在中對於突然轉換的氣氛有點不適應,狐疑的回過頭看著允浩。

「就算要冬眠你也得吃飽了再睡啊。中午就沒吃幾口,快點起來吃飯啦!」說道最後允浩還往在中屁股的位置狠狠地拍了一下。雖說是“狠狠地”但打在被子上,對在中來說也沒什麼感覺。他像是故意氣允浩一樣,又往外挪了挪,把臉藏在被子裡笑了‥‥

 

兩個人像是預定好了一般,從那天之後,誰也沒有再提過之前的事,就仿佛在中失憶;允浩沒有成為他“哥哥”;沒有人曾離開過一樣‥‥

 

 

「在中啊,我回來了!」允浩下班回到家,站在門口喊。

屋裡沒有人應,允浩疑惑地走進房間。在中現在不上班,因為他不知該怎麼面對有天,允浩曾想過讓他當自己的秘書。但是以在允浩身邊的樣子出現在有天的面親,在中更做不到。允浩知道在中的想法,所以也沒再強求他。而現在這個時間在中卻不在家‥‥允浩有一絲慌亂感在心底飄過。

「哐啷啷‥‥啷!」一個金屬墜落地面的聲音從廚房跑出來。允浩聞聲走去,透過玻璃拉門看到在中在裡面上躥下跳。允浩不著急進去,站在外面看著在中在裡面“奮鬥”的樣子笑。在中猛然回頭看見了允浩,氣憤地把他拉進去。

進到廚房才發現戰場的慘烈。在中手指被割傷了,臉上還沾上了龍蝦身上的分泌物,樣子別說有多狼狽了。

允浩接過他手裡的刀,用紙巾清理了他的臉,最後無奈的笑了笑,在他嘟起的嘴上啄了一下。

「你‥你‥你幹什麼?」在中拿著龍蝦的大鉗怒瞪著眼睛指著允浩。

「沒幹什麼啊。」允浩故意裝傻。

「那你剛才‥‥」在中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又指了指允浩的嘴說「你‥‥這是幹什麼?」

允浩看著在中慌張的樣子,心裡美得都開了花了。卻仍舊裝出一副吃驚的樣子問:「有天沒對你這樣過?」

「你發什麼神經?!」在中眼睛瞪得更大。「誰會像你‥‥這樣啊?」

「那這樣呢?」允浩說著抱住了在中。

「呀!鄭允浩!」在中手裡拿著龍蝦沒辦法推開他,只好扭動著身體以示抗議,最後怒吼了聲:

「你手裡拿著刀,不要抱我!!!」

允浩滿意的放開了在中,笑嘻嘻的盯著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後說:

「在中還是我的‥‥」說完在在中的額頭上狠狠的親了一口。

其實這件事在允浩心一直是個疙瘩,但他又不好直接開口問。現在終於知道了答案心也落了底。

在中直到看到允浩的身影完全從視野裡消失後,才慢慢回過神‥‥

用手指反復摸著剛剛被允浩啄過的嘴唇,杵在那憨憨地笑了半天。

 

晚上,在中在浴室裡洗澡,鏡子和檯面上都蒙上了一層水汽。淋浴間的們被突然打開,在中嚇了一跳,轉過頭發現允浩正‥‥“色迷迷?”的看著他。在中被自己腦子中蹦出的詞驚了一下。正當他疑惑的想要問允浩『幹嘛』時。身體表層的水分由於蒸發而感到的寒意讓在中意識到——此刻自己正全身赤裸地洗澡。

門被允浩堵著,淋浴間裡又沒有任何躲藏的地方,情急之下在中只好蹲下身雙手交叉護住胸部,以防重要部位暴露在空氣中。

允浩被他滑稽的樣子都笑了。「呵呵~你這是幹什麼啊?」

在中狠狠的瞪著他說:「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你這是幹什麼?」

其實在中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或許是因為之前在廚房裡的‥‥

「我來幫你擦背啊。」允浩被在中瞪著強忍住笑。「你想哪去了?」

在中的臉騰地紅了。「我什麼都沒想啊。我想什麼‥‥」說著一把奪過允浩手中的毛巾。「我自己來。」

「呦,我們在中不好意思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身上哪兒我沒看我,哪兒我沒摸過啊。」允浩故意一語雙關的說。並同時伸手想拿回毛巾。

在中見他伸手過來,嚇得哇哇大叫「呀!!你出去!出去!!」

看著在中通紅的耳根,允浩憋笑的走了。走到門口還不忘加了一句:「在中啊~你快點哦,我在外面等你。」

「你‥‥你‥‥你等我幹什麼?」在中緊張的結巴。

「當然是等你洗完‥‥我好洗澡啊」允浩故意拉長語調,像是另一種調侃。最後惡作劇似的笑著關上了門。

看到門被關上了,在中才完全放鬆下來。「金在中你到底在想什麼?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啊~~」在中惱怒的抓著頭髮。

洗完澡,在中直接躥進被窩裡,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腦子裡不聽停地重播著今晚發生的一切。

 

就在在中迷迷糊糊要睡著的時候,身後的位置突然下沉,然後被窩裡有一個溫熱的物體靠近。在中舒服地往哪個物體上湊了湊。接著嘴上一片濕漉漉的,像是流了口水一樣。在中伸手想去擦,卻碰到了一個“毛茸茸”的‥‥球狀物?!

在中頓時睡意全無,睜開眼睛。鄭允浩的臉就在眼前。

在中反射性的往後蹭,允浩卻沒給他機會,環住他的腰。

「在中啊」這聲音就像掉進了羊圈裡,在中甚至都覺得他嘴裡有股羊膻味。

「你幹嘛?」在中警惕的問。「你跑我床上幹嘛?」

「在中怎麼能說這麼見外的話呢?我們以前一直不都是誰在一起的嗎」允浩嘟著嘴,故意撒嬌道。

「以前‥‥以前那是不知道‥‥反正你先下去。」在中使勁地推搡著允浩,很怕他靠近。

允浩又怎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在中不要害羞,和以前一樣好不好?」說著又把他往懷裡緊了緊。

這一緊不要緊,兩個人的下面緊緊的貼在了一起。在中只覺得一個滾燙的東西貼著自己大腿內側,不舒服的動了動。

「別動。」允浩的聲音沙啞了一度。

「你不舒服啊?感冒了?」

「嗯‥‥算是吧。」允浩的聲音依舊啞啞的。

在中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有摸了摸自己的。「還好啊‥‥不熱啊。那你這兒‥‥」說話的同時在中的手就往熱源摸去。

「喂,告訴你別亂動。」允浩抓住了那只不聽話的手。

「可是‥‥」在中的話被允浩別有用心的一頂給噎了回去。

在中僵在允浩的懷裡,雖然對於他來說這是從沒有經歷過的事,但他還是知道那意味著什麼。他並不排斥允浩。只不過他還沒做好思想準備。

「你‥‥我‥我警告你別亂來啊!」在中說著又要往後挪。但是肩和腰都被允浩死死地扣住,他的“挪”也變成了“扭”。

「你別亂動,我就不會亂來。」允浩都快被他給折磨瘋了。

這句話倒是讓在中像“死”了一樣,不說話也不動。只能聽見兩人胸膛裡傳來的心跳聲。

「在中啊,我忍了很久了‥‥」允浩啞啞的說。

「什‥‥麼啊?」在中很緊張。

「好不好?」允浩又用力環了下。

「什麼好不好?」在中慌了。

「你不回答,我就讓你答應啦?」

「什麼啊?!我什麼都沒答應!‥‥啊‥‥你‥‥你往哪摸哪?」

「‥‥‥」

「不要碰那裡‥‥」

「‥‥‥」

「嗯啊‥‥你鬆手!嗯啊‥‥」

「舒服你個大頭鬼!啊‥‥」

「‥‥‥」

「你不要壓著我,你很重欸‥‥」

「一會就好了‥‥」

「呀‥‥你怎麼‥‥嗯‥‥往那裡‥‥嗯啊‥‥」

「別動啦‥‥進不去‥‥」

「什麼?進去?不行‥‥」

「現在說不行晚啦‥‥」

「嗯啊‥‥憑什麼?嗯‥‥憑什麼你進我的那裡?‥‥為什麼不是我‥‥啊哈‥‥啊‥‥」

「一直都‥‥這樣啊‥‥」

「誰‥‥知道,我又不記得‥‥啊啊‥‥嗯啊‥‥疼!」

「嗯‥‥」

「嗯啊‥‥疼‥‥出去‥‥啊哈~~」

 

臥室裡的床喀吱喀吱地響了一夜。

這雖是第一次,但絕不會是最後一次‥‥

 

――――――――――― 完 ――――――――――――――

 

這篇很糾心的文到這全部結束了,最後的結局雖然在中仍然還沒有恢復記憶,但重新和允浩再談一次戀愛也很不錯啊~~~

本來作者重新想了一個名字《錯位的愛》,但我覺得本來的名字比較好,在正文及允浩的番外的最後,作者巧妙的把文名及故事情節連結在一起,雖然是新人寫手,但我覺得這是一部很成功的文。

《你叫什麼名字?》一切的錯誤都是從這開始,正如正文最後在中的自述,如果早點問《你叫什麼名字?》,兩人就不必繞這麼一大圈了。

而允浩在這文裡完全悲劇性的角色,以往豆花文虐的最兇的就是在中,這文裡允浩的角色則讓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讓我哭最兇的一段是允浩目送在中和有天走的那段,看著心愛的人跟著別的人走,那錐心刺骨的痛,想來肝都疼了!

不過在中也是被虐的不清,一遍一遍播著無人接聽的電話,日出的期盼、日落的失望、夜晚的孤寂、凌晨的盼望,看著在中一次又一次陷入絕望之中,那心情真的是‥‥想翻桌啊!!

但不管如何兩人總算是苦盡甘來,也不枉費我那珍貴的淚珠啊~~~~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