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什麼!鄭鄭鄭,鄭允浩要結婚了?……」金在中大吼一聲,整個喧雜忙碌的雜誌一下子靜若無人,這個被當做目光聚集點的男人似乎毫不在乎的劇烈搖晃著打雜小編金俊秀的肩膀,「你給我說清楚,哪家名媛?辣不辣?什麼時候好上的?」

「今今今,今天早上娛樂時時時,時尚頭頭頭條爆的……」金俊秀口吃純粹是被嚇出來的。

「靠不靠譜?鄭允浩怎麼說,表態了嗎?等等等等……他從來不上媒體的——」揪起俊秀搖晃,「莫非有結婚照?他長什麼樣?看起來像多大年齡?」

「我只看見和他結婚的那個男的長得挺秀氣的……」俊秀努力回憶著,雖然記得那個男人長得算漂亮,但就是想不出什麼形容詞……

「哦,你剛剛說什麼?」肯定是自己聽錯了。

「挺秀氣的。」

「不是這兩個字。」

「男的……」

俊秀的聲音很小。

料定金在中還是踩到雷了。

此男震驚過度反而沒太大反映:

「鄭允浩的物件竟然是個男的,也就是說他是個……呵呵。」突然一笑。笑的露骨,笑的風騷,笑的金俊秀亂寒一把……

 

看著金在中在那兒花枝亂顫,俊秀拍了拍他的肩不知道怎麼安慰:

「在中啊,即使他是個那什麼,你也不能笑得這麼……」

金在中突然恢復原樣,盡情的給俊秀一個爆頭,俊秀一聲慘叫,他則放聲大笑:

「NND的熊!鄭允浩居然是個女的!哈哈哈哈哈……我的小宇宙爆發了,我要爆發了!你看到沒?!我在發光!在發光!」

俊秀背景一陣淒涼,不知該如何解釋這一聰明機靈的老大腦袋選擇性短路是個什麼狀況……唯一能肯定的是,他金在中雷GAY雷到根本不會去想允浩是這類人……

 

 

今天下班特別早,主要這次是用跑的。拍了一下門就有人為自己打開了,一聲高呼張開手臂擁住了給自己開門的鄭允浩。

對方一愣,又笑著在他耳邊近近的問候:

「歡迎回家,不過你出了什麼事?」

看來連這傢夥也覺得自己病了。不管允浩詢問的眼光,一個勁兒把人拉進裡屋,將人推到床邊,自己一屁股坐在電腦桌上:

「嘿,你聽說了沒?鄭允浩要結婚了。」

允浩又是一愣,笑笑:

「那不是真的。」

「哈哈,我管它是不是真的!哎不對!不是更好……不是更好哈哈。」來回搓著手。

允浩表現上並不著急:

「什麼更好?為什麼更好?」

金在中又推推他,允浩讓開一些位置,他一屁股坐過來貼得緊緊的:

「你說……我上次放她鴿子,她會不會生氣?肯定覺得我特不可理喻特不知好歹吧?」

允浩吃驚不小,半天才道:

「不會,他不是那種階級意識很強的人,何況他應該也很忙。」

鬆口氣倒在床上:

「我也覺得她一定是個溫柔賢良的人,高雅不凡,寬厚待人,優越超群……」

頭頂的人低笑一聲,很好聽很輕:

「你這麼喜歡他?」

「喜歡啊!」噌的坐起來指著自己,「你說實話,哥哥我長得夠驚天地泣鬼神嗎?」

在中的五官玲瓏精緻,肌若凝脂。妖魅中不乏正氣,邪中帶正,勁到骨子裡的漂亮。

允浩但笑不語,點了頭。

「有你的肯定我就更有自信了!我決定追她。」

「什麼?」允浩這回徹底愣在那裡,「你要追他?」

「怎麼了?看不起人是不是!?配不上啊?」表面上凶,內心也在打鼓……

「不,很配,他一定很喜歡你。」

在中的嘴已經裂到耳根子上。

呵呵,老子竟然被天下最帥的人首肯了自己的容貌,瞬間鼻孔噴氣,什麼?天下最帥的人?……我剛才有這麼想?唉算了!這傢夥的確很……養眼。

又瞟了眼坐在床上仍有些茫然的允浩,那星眸平時就像流星雨般璀璨,此時卻因蒙惑而透著性感的幽暗,這個人總是對自己露著隱隱的柔情似水,他有真正的傲人俊貌……

 

見一直亢奮的人突然看著自己不吭聲了,允浩按捺不住地問:

「你是怎麼了,是不是新聞裡還寫了別的內容?」

他從來不會在意的媒體竟然成了他最顧慮的。

在中卻一臉警惕的說:

「我和鄭允浩見面的時候,你小子絕對不能在現場。」

允浩發現一向淡定無比的自己被這個金在中折騰的一會兒一愣,雖然金在中還不知道自己就是鄭允浩,可這句話怎麼也覺得怪異。

他要見面,但我又不能出現……

那到底是見還是不見?……

「你這人怎麼突然傻了呢?對了,我先給她發個短信賠罪,看看她還願不願意見我……」金在中掏出手機。

「我去趟衛生間。」鄭允浩走出了房間。

 

發什麼好?對了!上次他發錯資訊,就拿這個當理由回吧……

【金在中:鄭允浩……大人,上次那條資訊不知是不是您發錯了人,不過這其實不是我的目的……我希望能夠有機會彌補上次的失禮,等您有時間了請一定聯繫我,會一直等你的KJZ。】

發完後突然覺得緊張的掉渣。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嚇得差點兒脫了手,緊緊的握住,顫抖的摁下:

【鄭允浩:上次的失禮也算我一份,既然如此,我們近期再見一次吧,時間我會通知你。】

「通知我?」在中笑呵呵的感慨,「這丫頭有個性,我喜歡。」

 

允浩從外邊走回來,手裡拿著幾本書,在中接過來瞄了眼書名,抬眼挑眉看坐在身邊的人:

「你讓我看這些?」

「你不喜歡實踐,我給你找了些材料來看。」

這哪是材料?!這是活生生的各種顏色的辭海啊!

「有什麼問題嗎?」允浩眼中含笑。

「你說……」

「嗯?」

指著做出一臉惆悵的自己:

「我現在是不特弱受?」

允浩忍不住笑了,揉了揉他的頭髮。允浩手腕的餘香十分美妙,金在中有點兒臉紅,男人脾氣突然爆出來:

「嘿!嘿!別搞這麼曖昧好不好?」

允浩笑著點頭:

「長進了不少。表演個強受給我看。」

立刻露出冷淩高傲的眼,指著允浩道:

「今天換我上你!」

「不錯,演個誘受看看。」

岔開誇張的蘭花指在允浩臉上一擺:

「公子~奴家生的不夠美嗎~」

允浩嘴邊掛著淡淡的笑,右腿優雅的搭在左腿上,拿起手旁的黑咖啡道:

「正太受呢?」

金在中閉上眼醞釀半天感情,突然指著允浩大喝:

「人家要吃乃的大香腸!」

「——!」允浩險些當場噎死……

表演者露出很男人的表情:

「哥們兒,能不能換個什麼攻之類的?」

「那強攻演演看。」

金在中坐在床上與他對視,半天連根睫毛都不帶顫的,然後有男人味十足的笑道:

「怎麼樣?這個不用演,現成的。」

鄭允浩好像沒聽到,還是問他:

「怎麼不演?」

「已經是了演個屁股——啊——」想去撐桌面的手弄翻了允浩的咖啡杯,撒了對方一褲子,不對,咖啡落下的位置很人品,準確的說……是撒了一整根那什麼。

「你……沒事吧?」或者更該問:你小雞雞沒事吧?

「我很好,需要換條褲子。」允浩推開他,側身從衣櫃裡拿出一條。

這傢夥笑起來就是個能索命的魔鬼,穿起褲子更是……

「嘩噻——看樣子兄弟的雙腿很有力啊!練過吧?」還套近乎上去捏了一把。

允浩包容一笑:

「有段日子練得很瘋狂罷了。」

「你那裡真沒事?」那可是杯冒著熱氣的咖啡啊……

「莫非你想給我抹點燙傷藥?」

他終於開玩笑了!終於開玩笑了!還是黃色的!……汗,我激動個什麼勁兒。

 

「在中。」

「嗯?喂……你怎麼突然離我這麼近。」一抬頭,險些親到,金在中的臉色都變了。

等回到安全距離上,允浩才又開口:

「你那麼喜歡鄭允浩,是為什麼?」

在中長長嘆一口氣,表情變得嚴肅,多了許多深沉:

「除了他能吸引所有人的那些個理由外,有一個只有我才擁有的理由。」

允浩靜靜的看他:

「是什麼?」

他也靜靜的抬頭對上他的眸,允浩心中一震,世上竟有如此標誌的SD娃娃,不……他有著比SD更為精緻、細膩、多情的臉。

而這張水潤的唇張開,回答他:

「因為這世上只有他比我寫得好。」

兩人陷入無邊的注視和沉默中,允浩的眉蹦了一下,他怎麼會輕易被這樣一個嘴巴壞到爛的SD娃娃抓住心魂的?……

允浩越來越意識到這個男人的與眾不同,他和他一樣會發出耀眼的光,更奇異,更新鮮,更奪人耳目,而他想要抓住他,似乎是一段很遠的征程。

 

受不了鄭允浩的沉默,在中嘻嘻笑著打趣:

「我就是這麼臭屁,看不慣也給個反應吧?話說回來……老兄,這篇耽美文對我來說真的重要,他是我跟偶像拉近差距的象徵,要拜託你了。」怎麼看怎麼像領導下達任務。

「就算你想達到鄭允浩的水準,我也能做到。」

「我還真是越來越喜歡你小子了……」在中咧嘴笑著,陽光好像更燦爛了。

「你不打算問下我的名字嗎?」允浩笑著,是時候讓這個娃娃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在中陷入冥想,終於歉意的笑兩聲:

「我絕對無心忽視你,怎麼稱呼?」

「你那麼喜歡鄭允浩,卻對我的名字一點也不感興趣?」

在中果然反問他:

「這兩者有什麼必然聯繫嗎?或者你想告訴你跟我偶像認識?」

「說說你對我的看法。」

「你啊……嗯……」在中突然有點兒難以表達似的張著嘴擺著手勢卻說不出半句。不知為什麼,這麼近距離直視著允浩,竟然會心跳加快……

鄭允浩終歸沒有等下去的心情:

「一個找上門的同性戀?」

「別說得這麼直白吧?……可以在中間加一些形容詞,比如英俊瀟灑、帥氣逼人之類的,你這方面還是可以得到認可地!」鼓勵般拍拍允浩的肩。

「在你眼裡就是這樣?」

「你還想我怎麼誇你?我又不是鄭允浩大人,詞窮得很呐。」

允浩的語氣有點兒冷:

「既然討厭同性戀為什麼要追你的偶像?」

「哈哈我原本也覺得無論是筆風還是韻味,偶像都是個絕對的男人。但那緋聞物件竟然是個男的,現在你明白了為什麼了吧?」

允浩微微蹙眉,低聲道:

「你認為他是個女人。」

「她是個女人沒錯!所以我會約她再見面。你不用這麼看我,我知道我在奢望什麼,但鄭允浩曾經說過“我若沒有這樣的奢望,又如何有這樣的奇跡?”。」

「他從沒想過會有一天後悔說出這句話。」

「什麼?」

「沒什麼。」鄭允浩起身,在門口回頭問了在中一個問題,「你難道沒有想過他天生就是個同性戀,所以他的緋聞物件向來是男人?」

仿佛聽到了曾經一念而過的猜想,金在中搖頭堅定道:

「她不是同性戀,絕對不是。」

允浩好像在沉澱在中的話,離開前最後看他一眼,淡道:

「我明白了。」

「這傢夥難道是……」在中若有所思的看著合上的門,突然恍然大悟,「在吃我偶像的醋?!」

 

鄭允浩剛走到客廳,金在中就追出來嘰嘰喳喳起來:

「今天不會就只是考考我的演技吧?我的耽美文怎麼辦?」

「我餓了。」他竟然這麼說,在這麼嚴肅的問題上他竟然說他餓了!他竟然和我一樣的餓了!……而且,他竟然暗示我去做飯!

只杵在原地注視半刻,扭身:

「好,我去做飯。」我這個沒尊嚴的男人……

於是廚房響起了切菜聲。

 

鄭允浩原本坐在客廳拿了本《環球人物》看,文章看到一半就放下,走到廚房看到在中凝眉高舉菜刀,刀鋒一閃——那只裸雞瞬間屍首分離。

金在中看向自己,眼中淩光一閃。

允浩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它一定很不舒服。」

「那麼你呢?」邪惡的笑,抬起菜刀——當!裸雞斷足。

允浩邁步拿過他的菜刀,舒展整塊兒雞身:

「你想學寫什麼?」

「耽美文最難的是什麼?H?」

「那是小兒科。」不假思索道。

「你小子就撒謊吧!」

「你想學這個?」

菜刀重新回到自己手中,一邊切蔥一邊道:

「說吧,怎麼寫?」

「少放點兒作料。」這傢夥沒事就岔話題玩……

「請問這位大人,怎樣才能把H寫的讓人欲罷不能?」汗,不小心把尾巴甩出來了。

鄭允浩看他一眼:

「你應該知道H分兩種,情色和色情。你說的是後者,過程描述比較直白,過於放縱的語言會讓讀者感到噁心。」

「我現在想上你,」在中並沒察覺允浩的臉僵了一下,「——這句話是不是太放縱了?」

「你大喘氣麼?」

「是你自己想歪了吧?!」

「那為什麼還加上“現在”這兩個字?」

「你還是想太多了!「

允浩又沒事人似的開始“講課”:

「你這句話不噁心,所以不算放縱,H是劇情的一部分,主角說出這句話正好突出他的性格。」

「什麼性格?」

允浩盯著他的眼睛,對他下定論:

「勇於說出心裡話的性格。」

「你這傢夥皮癢吧?!」

「你想多了。」

「那為什麼盯著我的眼睛說?」

「你還是想太多了。」

靠,這麼快就被扳平了,這個睚眥必報的傢夥……

 

允浩的側臉對著他,修長的手按壓著那只裸雞,下刀乾淨利索,講道:

「H最忌諱用那些陳詞濫調,會讓讀者感到很乏味。比如花穴、蜜汁、黃瓜、粉紅等等,你可以寫吹彈可破的膧體、魅惑眾生的姿態、眉眼生輝的嫵媚但絕不要寫泛著蜜汁的菊花。」刀鋒正好從中間切開。

在中眨了眨眼:

「要真有個尤物在身邊寫H就不可能難了……」

允浩笑笑,輕輕展開裸雞的骨架:

「觸感一定很好,美妙光滑。」

金在中突然拉住他的手,摸了摸光溜溜的裸雞:

「你說的是雞還是什麼?……」

允浩好奇的看他:

「那你覺得我在說什麼?」

在中的腦袋瓜開始光速運轉,終於充滿揣測的隱晦道:

「是雞吧?……」

允浩先是一愣,隨後頭頂多了幾條黑線:

「不是……我是說尤物。」

「你,你繼續吧……」洩憤般一口氣將裸雞剁成稀巴爛扔到鍋裡……

「凡是H都要有一個度,前戲不宜太長但要步步為營,把眼神、動作、感官、聲音做到最適中的表達,把你最喜歡的感觀寫到裡邊讓所有人產生共鳴,寫之前必須投入自己。順便提醒一下——你可以把小受寫的像個狐狸精,但絕不能把他寫成女人,這就是誘受和女人的區別。」

「最後一句能不能詳細一點?」在中抱臂靠在冰箱上。允浩用水沖了手,向他走過去,在中見他向自己走來,突然放下雙臂站直,莫非他要示範給自己看?!——死了,緊張的掉毛……

鄭允浩用濕漉漉的手蹭了下額頭上的碎髮,於是髮尖濕潤,陽光癡迷的緊挨在他的側臉上……

這傢夥……真不是一般的養眼啊。

在兩人之間0.01毫米的距離下,在這神魂奮戰的曖昧下,金在中突然感到對方的嘴角有著狡黠的弧度,左手突然被握緊,緊繃的神經就這麼輕易塌陷在金在中淒慘無比的嘶嚎中……

「我只是握了一下你的手……」允浩的耳朵終於從“嗡嗡”中解脫出來,看著此刻正在努力變成冰箱貼的男人,只好一臉哭笑不得的靠後站一步。

「這簡直……簡直!」

「簡直什麼?」

想了想形容詞,大聲回答:

「——這簡直太簡直了!」

鄭允浩低著頭肩膀顫了好幾下。

「你笑什麼?!你從頭到尾都在耍我吧?是不是看老子秀色可餐在你們GAY群裡算上品就忍不住——」舌頭打結了,頭腦混亂了,目光呆滯了,雙腿發顫了……

——被他抱住了……

「忍不住可以,偶爾抱抱無傷大雅,就是……能不能換一種抱法?」某人的腦袋靠在鄭允浩肩膀上,腰被另一隻手緊緊環住。

「幫幫我,」允浩的語氣透著不易發覺的傷,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會說出這樣的話,於是金在中更不敢動了,「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可你總是引誘我,我停不下更不捨得放開……如果有一天你發現你的偶像距離你的想像那麼遙遠會怎麼想?會不會像我現在這樣患得患失?」

「來讓大哥開導開導你……」金在中小心翼翼的退出熱帶地區,認真的打量鄭允浩,「其實你不必這麼難過啊,雖然天下最帥最酷斃的男人很遺憾的愛上了一個優秀的女作家,但哥們兒說句真心話!——像你這麼體貼入微、一笑傾城、少女哦不,少男殺手的帥GAY到哪都是勾勾手指的命運!哥們兒要是個女人鐵定愛你喲!天涯何處無芳草~記住大哥的話,振、作!」

「你難道不記得你給鄭允浩打過電話?他的聲音哪裡像女人?」允浩並不想告訴他真相,並不想這麼早就失去他,但他太想讓金在中知道他的偶像並不是個女人!

在中卻絲毫沒改變容色,反而壞笑:

「所以說她是個狡猾的女人!我那天衝動打電話給她才會覺得說話人就是她本人,這是她面對社會的偽裝!所以鄭允浩是她的筆名,沒準他的真名叫……瑟琳娜?哦NONO,凱西亞更好聽哈哈哈……」

「他有這麼無聊嗎……」

「喂喂,當你是哥們兒才跟你說這麼多,別找揍說我女人啊!」

「你覺得那個冒充“她”的男人又是“她”的誰呢?」

「助理啊!你這人不是也寫文?怎麼一點想像力都沒有。」

允浩心中嗚呼一聲:我成了沈昌珉。

 

 

 

 

 

 

 

 

 

【第十五章】

 

「金大哥,我發現,您最近……越來越像女人了。」

下班坐在地鐵上,金俊秀冷不丁的在耳側蹦來這句話,立刻彈醒了一旁昏昏欲睡的金在中,不耐煩的皺眉。

「你小子說什麼呢?」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享受著某人的殺人光波,金俊秀連忙擺手。「是說你以前不都是在家隨便叫點外賣吃點泡麵,怎麼最近老見你買菜?聽說,昨天還給你家那個誰煮雞吃了?」

「什麼你家我家,虧你跟了我這麼久,語言的藝術還沒摸透?」

翻了一眼,金在中開始解釋。

「這叫戰術你懂嗎?那不是一隻普通的雞啊,它可不是白白犧牲的!你想想,把那不要臉的神餵好餵飽,再讓他住好睡好,他就能助我把該死的耽美文寫好。文寫好了就能得到獎,得到獎了我就能看見鄭允浩,看見鄭允浩了我就能追她,追上她了那就是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小生活了……哈哈,所以說,你還得多跟我學學。」

——也就是說,一隻雞成就了你的美滿人生……

俊秀的腦後無數的黑線,張了張嘴,半晌才反應出話來。

「可是,有的時候,就沒覺得你倆之間有那麼點點的不正常嗎?」

「不正常?」眯眼,挑眉。

「對啊。跟一個同性戀住在一起,還要為了寫文經常把自己也假設成同性戀。你倆在討論的時候,就沒出現過尷尬或是微妙的情況?」

「你放心好了,本大爺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被左右的人!心裡坦蕩還怕個屁的微妙啊?你小子言情看多了吧!」

「可就怕你坦蕩他不坦蕩……說真的,我覺得有時候他看你的眼神有點不對勁。」

「得了,畢竟我也是號稱“文壇一草”引得無數女讀者盡折腰的金在中。嘖嘖,真真是男女通殺罪孽深重啊!」

這是哪裡冒出來的‘文壇一草’之說……

「可萬一他真的喜歡你了,你怎麼辦?」

這本該是很容易回答的問題,只需隨便說點什麼就能應付過去,可腦中猛地浮現出鄭允浩的模樣,卻令金在中頓了一下。

天!回答這種想都不用想的問題自己還停頓?真他媽邪門了!更可惡的是,金在中竟在這時候想起了上次摩天輪事件裡的吻……

「我說你小子什麼時候做起八卦雜誌了?」

掩飾嘴角不自然的抽搐,金在中突然提高分貝轉移了話題。

「沒有,其實問你這麼多,也是因為我最近發現自己似乎對這個人有點興趣了……」

接下來的地鐵內安靜無比,剩下的車程,金在中都是以一種活見鬼的神情瞪大眼注視著金俊秀。

直到下車分手,他的嘴巴都還沒勇氣合得上去。

……這世界真是瘋了。

 

 

 

早早的吃完晚飯,金在中獨自在房間對著電腦冥思。

門發出微小的聲音,他知道鄭允浩回來了。腦中不自覺想起俊秀剛才對自己說的那些話,莫名有點煩躁,動了動身子,端起一旁的水杯。

「在寫文?」

屋門被敲了敲,緊接著是鄭允浩走進的腳步聲。金在中咕嚕咕嚕吞光了水,瀟灑的拿手背在嘴邊一擦。

「寫到第一個小高潮了,小受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小攻,然後是內心獨白和掙扎。」

走到電腦前,鄭允浩微微俯身看著金在中剛完成的內容,神情認真。

他胸前的衣服輕輕抵著金在中的腦袋,在中只是稍微一扭頭,就能感覺到那透過衣服傳達到臉上的溫度。還有那男人散發出的迷人麝香,讓人感覺正在經受最體面的誘惑。再稍稍仰頭,便是鄭允浩線條分明的下巴。

等等……我在幹嘛?

噌的偏頭,金在中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貼在別人懷裡研究別人的體香?胸膛?下巴?!——俊秀的話又蹦出腦子:微妙!小心微妙這東西!

 

並沒注意到被鎖在胸膛下冰化的刺蝟,允浩拿起一旁的空杯說道:

「內心掙扎這段要改進,我幫你再倒杯水。」

「別管我,吃你的飯去,有問題我會問你。」有點兒怪異的燥。

鄭允浩倒也不介意,倒完水後輕輕將之放在桌上便出去了。

金在中內心一陣騷亂,努力收回心思斟酌起螢幕上的文字來。

小受內心的掙扎……若是鄭允浩不說,自己還真看不出來有什麼毛病。

可現在,自己是越看越不對勁,總覺得還欠點什麼。

冥思苦想盯著螢幕半天卻打不出自認為完美的文字,在中沉不住氣的低哼一聲,用手重重的在鍵盤上一捶。

 

「怎麼,跟鍵盤有仇?」

拳頭還捏得緊緊的,聞聲扭頭,金在中對著螢幕兇神惡煞的神情還沒來得及轉換,正對著進來的鄭允浩,額角的青筋分明。

還從沒見人寫文寫到額爆青筋的……

「你真是很有做鬼的潛質哎?!我思維堵塞大腦缺氧大火正旺,別靠近我啊。」

搖頭一笑,鄭允浩瞟了眼那段被他改了無數遍的描寫:

「寫不出來就輕鬆一下,把自己當作文裡的小受,試著體會體會那種時刻的心情。」

「媽的,這對於我來說可一點也不輕鬆!」

嘴上這麼說,人卻放開了鍵盤,鏡頭一換,已是正兒八經低頭醞釀起小受的感情來。硬是蹙眉哀怨了許久,忽然抬起頭來,拉過鄭允浩的手腕。

「幫下忙,相思也得有個對象吧?敬業一點,給點氣氛。」欣然接受,鄭允浩卻被在中嘴裡蹦出的名字給震了一下,「允浩……」

似乎也感覺到了對方的反應,金在中收回剛放出去的期艾神情抬頭說道。

「不用驚訝,雖說現在咱已經願意犧牲小我放下身段扮扮小受,可還是要在鄭允浩這個“攻”面前才抒發得出真摯的感情啊。讓你演她,真是便宜你小子了!」

當真換臉比翻書還快,劈裡啪啦的說完,金在中再次回歸到小受的世界裡去。

所以,我現在終於是我自己了?

 

一隻手仍被人用雙手緊握著,鄭允浩站立斜靠著桌子,靜靜看著坐在一旁的金在中。

此刻的他,微微曲腰,低頭,柔軟烏黑的劉海遮住了雙眼,看不清神情,顏色粉麗的雙唇一開,便立即將允浩帶進了一個亦真亦假的奇妙漩渦裡。

「浩,我喜歡你……」

低吟,輕聲呼喚鄭允浩的聲音令其的心似是被重重一敲,砰然一響,藏在身側的另一隻手也已不期然握緊。

怎麼回事……明明知道這是在演戲……

「怎麼辦,怎麼辦……我無法克制,我無法停止,我該怎麼辦……」

頭隨著話語的反覆而沉落至膝蓋,在中彎曲著身子,那弓著的背部勾勒出瘦弱的線條。那後頸露出的肌膚在燈光下顯得異樣蒼白,從未有過的脆弱之感瞬間淩亂了鄭允浩的思想,竟聽從了感覺的安排,輕輕蹲下抱住了他的身子,輕輕一嘆。

哎?是我演得太投入了還是他演得太好了,那耳邊的一嘆令自己心中湧起一股暖流……

「我知道你不可能接受我,你是那樣的高高在上,那樣的耀眼華麗,而我呢,我只是一個披著殘破身軀苟活在角落的失敗者,我憑什麼讓你接受,我拿什麼讓你愛我?我……」

聲音連帶著身體一同顫抖,放佛也夾雜著哽咽。金在中心裡不禁大笑起來,哥哥我果然是個不可多得的多面人才啊!以後文壇混不下去就去走輝煌的演藝大道,啊哈哈!

抱著自己沉默了半天的鄭允浩終於也有所回答。

「……在中,我愛你……」

「——挖日!!」

 

一齣好戲轟然粉碎,剛還惹人憐愛的人兒猛地彈起身子噴出了這樣一句“淑女”的話來,金在中甩開鄭允浩的手,指著他憤怒的大叫起來:

「愛你個屁股啊愛!你明明知道劇情根本就不是這麼發展的!你到底是給我搗亂的還是幫忙的?!」

起身,鄭允浩卻平靜得出奇,一笑:

「點到為止,現在你再試試能不能寫出更好的東西來。」

說完,他就這麼在金在中冒火的眼神中開門離去,而轉身之際,他臉上浮出的複雜神情,金在中卻無從發現。

而同時,待他一走,金在中一把扶住身旁的桌子,消去剛才故意顯露出來的憤怒,竟是有些面紅耳赤。

剛才他說什麼?

腦裡不斷迴旋著那幾個字,以及那幾個字吐出來時對方包含的感情,是錯覺還是什麼,回蕩在耳邊,心居然還砰砰砰跳個不停,如果是演戲,真有演得這麼逼真的嗎?

金在中,你也太沒種了!演戲也能演到這麼孬……

(萬一他真的喜歡你,你怎麼辦?)

俊秀的話又飛進耳中,金在中青筋一繃對著周圍的空氣便是一陣亂拍,張牙舞爪的模樣,真像是有些走火入魔了。

「滾滾滾這根本不可能!媽的金俊秀,你小子亂說話害得我思想有偏差!看我明天怎麼收拾你!」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對電腦螢幕,金在中還果真是一口氣把那段文字好好的描述了下來。心頭雜七雜八的滋味翻湧,突然很想傾訴,但誰能充分理解自己?而自己……說實話,只想找那個人來傾訴,於是努力平復了會兒,抓起了桌上的手機給他的偶像鄭允浩發了信息:

【我會一直等您抽出時間來小會一下,不會耽誤太長時間,在下必定赴約。對於這份殊榮真的萬分感謝!我在為了能夠在全能作者大獎見您一面而努力寫著耽美文。】

苦惱。金在中拿著手機呆想了一會,手指又繼續摁出一句話:

【我認為自己不適合耽美,大概無法勝任大賞了,雖然有一個人在幫我,但一些原因讓我覺得尷尬難堪,大概這真的是在考驗我吧。】

就這麼把心裡話發了出去,他這樣陳述自己的狀態,是因為他知道偶像大人是如此繁忙的上天,他不奢求只希望發洩,說出來就夠了,更何況天下有幾個FANS能像他這樣不知死活的騷擾鄭允浩?

 

可手機上這幾個字念什麼?金在中念了一遍就覺得腦子一嗡——提前老年癡呆了。

赫赫寫著八個大字:

【什麼原因,願聽一二。】

手又開始癲癇,一邊癲一邊無比真誠的回覆,想當年中考也沒這麼深思熟慮過啊……

【這種事也不好形容吧……就是希望他能改掉突然襲擊的毛病,哪怕在對人家表達好感之前先打個招呼吧?我記得不經允許對人做親密舉動那叫侵犯,而且經常受驚嚇的人容易得抑鬱症。】

發完就盯著手機螢幕,一有動靜就打開看——

【鄭允浩:你認為他那樣對你算侵犯?】

其實我比較重視後邊那句……

【鄭允浩:哈哈……你想見我嗎?】

「哇!——她她她她好臭屁啊……」

剛想搖著尾巴回個沒尊嚴的“想”,可手突然停下,發出一條更臭屁的話真,笑了:【很希望見上一面,但一直忙著耽美文,等我得了獎再見如何?】

帥!多麼自信!多麼有主見!多麼矜持!這叫做吊胃口!嗚嗚嗚……老爸老媽我對不起你們啊!你們的兒子已經開始用女人的手段勾引鄭允浩了…………

鄭允浩果然是沒被人拒絕過的聖人,回覆又冰冷起來,或者說自己錯覺是這樣,四個字:【祝你成功。】

雖然吊了鄭允浩胃口,其實也把自己給逼上了絕路——全能大獎賽冠軍……

 

正在有所覺悟時,臥室門被人推開,隨後一個熱情的人手撐門框衝自己飛吻一個。

「朴有天,你是忘了吃藥還是吃錯藥了?」

朴有天笑眯眯的走過去,拍拍在中的肩,做出神秘的樣子:

「wrong~我是走錯房間了BABY~打擾嘍鄭夫人~」

門“嘭”的關上,某男頭頂一個問號——鄭夫人??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有毛病——」推開門追到對面客房,也就是鄭允浩的房間。

戴著金邊眼鏡的鄭允浩有種不容忽視的貴族氣質,他正靠在床板上,大腿上是筆記本,看樣子是在寫作,手機靜靜的躺在一旁。

先是接受了朴有天熱情的擁抱,再對上金在中那雙令他心神蕩漾的亮眸,聲音出奇的鎮定:

「找我有事?」

「Of course!Mr.zheng!Do u remember a lady who’s your dear mum?!She found me!and …and almost killed me!my god I was really……」

(當然有事!我的鄭先生!你可曾記得你那位和藹的母親?!她找到我了而且差點兒要了我的命!哦我的天我真的——)

「他說什麼?」問鄭允浩,某人英語差的掉渣。

允浩似乎連眼睛都沒眨,抬起下巴,眼裡帶笑:

「you’d better enjoy it.,not bear with it. 」 (鄭允浩對有天說:與其忍受,不如享受。)

「你又在說什麼……」金在中發現自己跟進來是件無比愚蠢的事,剛想轉身撤退——

「在中我有話跟你說。」允浩叫住他。

某男瞬間轉移到床上,一屁股坐到允浩身邊對他噁心的笑著:

「我知道你還是愛我的!」

允浩笑著對睜大眼睛的朴有天解釋道:

「他是在開玩笑。」

有天這才緩下表情,又笑盈盈的沖允浩擠眼:

「那就繼續Cheer up,baby~」

允浩笑的很深,口型說了句「Of course」,又對在中說:

「我為之前的過分舉動對你道歉,希望你不要誤會,我只是想給你一個耽美意境,並不是對你有什麼特別想法。」

金在中睜大眼睛看他,是不是自己太彆扭,反應太強烈,反而讓好心人為此道歉了……剛剛還在偶像那裡告這個人的狀,我看還是先反省自己吧……

不過怎麼覺得鄭允浩這句話這麼讓人心煩?……

 

朴有天不知什麼時候消失的連根毛都看不見,屋裡的氣氛有點兒小尷尬,鄭允浩也不知道這種以退為進的方法對在中是不是有效,但很快這個善良的傢夥就繃不住了:

「其實我也不是很鄙視同性戀……之前反應過度想得太多是我的錯,抱歉哈!」

看鄭允浩對自己笑了,又一次被電到…… 不,這是錯覺,錯覺!因為……他對我沒有特別的意思。

他還笑,還在笑……有種矜持卻足夠張揚的男人味。他只看見允浩的唇上下動了動,

好像在念咒語,對自己輕聲道:

「我們在一起試試吧。」

「好……」一失神,竟然像等著對方這句話似的立刻做了回答,眼睛瞪大,吼道,「你說什麼?!」從床上蹦得老高,落下來壓在鄭允浩身上,「是我聽錯了吧?對吧老大?……」

允浩就這樣被他摁在床上,笑的索魂:

「怎麼樣,現在有靈感了嗎?」

一怔,一溜煙衝出允浩的房間,又衝回來拽著允浩的領子興奮道:

「我答應跟你交往!就這麼說定了啊!我去寫文了親愛的!」

被重新推到床上,允浩看著天花板呼出口氣:

「被抓到之前必須得到你……」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