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要轉的這篇豆花文,算半寫實的豆花文?!(說到這‥‥我好像還沒轉過寫實文)這篇文是三人聯文的作品,三位作者我其實很陌生,沒辦法做什麼介紹,不過蕾司的作品我倒是有看過一部──《戀兄癖》,也蠻好看的,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這文基本是又甜又虐,文裡的允浩、在中就是一個名為“YJ”的團體,雖是在王道橫行、公司也授權暖昧的政策下,在演藝圈打滾了近十年,默契好的沒話說的倆人,竟一點來電的感覺都沒有?!!

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還是那份情愫在還沒意識到以前就已深入骨髓而不自知?!文裡允在的掙扎、矛盾、痛苦、甜蜜,都會讓我不由自主想到真實中的允在,他們也是這樣熬過來的吧?!

文裡有很多橋段會讓生為豆花飯的我會心的一笑,因為很多描繪就是豆花飯的心聲啊~~~看這文會想起很多允在的粉紅史。最後的結局‥‥我希望真實的允在也能那樣幸福的生活著。

頭昏腦漲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感冒藥的副作用),下面開始放文~

 

2012-01-05更新:我上禮拜才知道為來這三個作者...其實是同一個人= =|||

=================================================

 

《男友之浪漫變奏》by玖乜(ㄇㄧㄝ)/安門/蕾司

 

【簡介】

「真是男男當道的時代」金在中下了一個結論。

他和鄭允浩這CP從一出道開始就沒能逃脫同人女的魔爪,盡其所能的YY不說竟然還有人簽聯名信勸他們結婚,當時他和鄭允浩那反應竟然還算穩定,只是黑線了而已。

說起來,他們真有那麼相配嗎?

 

 

■那抹吻痕

今天不知道是什麼日子,金在中特倒楣,連喝水塞牙縫這事兒都沒他玄乎。

下午的時候被金媽媽趕出門買醬油,路上碰見一隻野貓,本著善良的天性想要隨手餵餵麵包愛心那麼一回,結果發現那髒不溜秋可憐兮兮的小瘦貓竟然有主人把它當狗遛著,當下對著他拿著麵包在陽光的映射下顯得特別白皙修長、晶瑩剔透猶如鋼琴最佳利器的手給一爪子撓了,疼得半死不說,醬油還打翻了。

本來醬油就不是什麼帥氣的東西,這下好了,還打翻醬油,更不帥氣了。

又說傍晚,他和相依為命的金媽媽都有一個好習慣,就是吃完晚飯後喝茶調理一整天的腸道,比如水油平衡啦助消化啦等等,養生。

結果他跟金媽媽一直引以為傲在商場大手筆買的兩個英式茶杯就那麼硬生生裂了,裂了不說還被茶水燙傷了手指和腳趾。

 

「夠悲催的!」鄭允浩感慨。

正在整理書房的鄭允浩斜眼瞟金在中纏的像個饅頭似的手說「明天還有錄影,你這樣很壞形像哎。」

金在中嘆氣「那也沒辦法啊,你都說我悲催了!」喪氣了好一陣,又嚷著「哎呀不管啦不管啦,快打電話給沈哥,我明兒不錄了!」

「那你要幹嘛?」雙手叉腰,一副大人教訓賴皮小孩的架勢,鄭允浩無語的抬腳踹那縮在沙發上的人「在家打電動?看動漫?還是全副武裝去逛超市!」

本來工作就很多,通告更是一整天要跑近十個,好不容易歹著季度假回去看一趟母親,這傢伙應該也聽了不少『少給允浩惹麻煩』之類的話才是,結果現在又想偷懶了嗎?

真是完全沒有一點身為成年人的責任感,算了,責任感暫且不說,為什麼會有二十幾歲的大男人這個年紀了還著迷動漫和電動呢?雖然喜歡做料理是個很好的習慣,從這方面上來講鄭允浩到不贊成什麼君子遠庖廚之類的古大道,畢竟他自己本身就是對食物異常挑剔的那類型,同他相處了近十年的金在中總是能做出讓他喜愛的食物,讓他得益頗多,但是,如果因為經常去超市被粉絲認出來‥‥怎麼講,那感覺總不太妙。

大意就是,在超市被認出來比較不帥氣。

 

金在中正想反駁才不是要偷懶什麼的時候,九點準時來跟他們對通告的經紀人就按響了門鈴。

「每天都這麼準時。」鄭允浩翻著白眼揉太陽穴。

金在中蹦起來去開門「沒辦法嘛,誰讓我們沈哥就住對門。」開門前又轉頭問鄭允浩「說起來,我們為什麼要跟他住對門?」

「公司租的房子。」鄭允浩攤手。

其實他和金在中才剛搬來這個社區,之前那裡因為被粉絲鬧得沒法住了,誰知搬來才發現原來他們嘮叨的經紀人竟然是他們鄰居,平時嘰哩呱啦習慣性地對著他們廢話外加無聊時一個人嘀咕這就算了,一想到今後必定要變成常常串門的“友好鄰居”‥‥鄭允浩歎氣。

如果要來這蹭吃蹭喝的話‥‥嘖。

 

「你的手怎麼了?!」一進門就注意到金在中裹著厚厚棉紗的手,沈經紀人驚呼起來「明天還有節目要上耶!這樣太壞形象了!」

金在中不爽「你們也太沒良心了吧!為什麼沒有人問我的身體怎樣!」

瞪了鄭允浩一眼,又瞪了經紀人一眼,伸出腳說「其實我的腳也受傷了。」

「發現了,剛剛你走路就一瘸一拐的。」鄭允浩指他的腳趾頭「燙到大拇指了吧。」

金在中瞪「所以你到底是為什麼不關心我啊!既然察覺了的話!混蛋!我們認識了快十年誒!」

鄭允浩摸摸下巴,望天「如果我真的關心你了的話,你一定又會把根本就不重的傷勢表現的痛不欲生,借此逃通告啦什麼的。」

「‥‥‥」金在中辯解「我不是那種人。」

鄭允浩挑眉「是不是可不是你說了算的。」

 

被忽視了好久的沈經紀忍不住拍拍手裡的記事本開口「嗯嗯嗯,看到你們能有這樣的互動我就放心了。」

兩個人同時轉頭看他,沈經紀摸摸鼻子「就是那樣,明天上節目儘量表現的曖昧一點。」

「為什麼?」鄭允浩雙手環胸。

「為什麼?!」沈經紀不爽「最近粉絲就喜歡YY你倆,而且公司也明確指示你們走這樣的曖昧路線,喏,看看這個吧。」

把節目單甩到茶几上,伸了個懶腰,沈經紀似乎有點累,打著呵欠說「是一個訪談類的節目,內容我已經對過了,你們看著琢磨著怎麼回答,晚上討論看看,明天啟程的時候在車上跟我對一遍,就這樣,我睏了,在中你這兒有什麼吃的嗎?」

一般會有人把睏和吃連接成因果關係嗎?真無語。

「冰箱裡有蛋撻。」簡短的回答以後就湊過去跟鄭允浩看明天的節目單。

沈經紀搜羅了蛋撻和其餘稍稍加熱就可以享用的義大利面,離開前還不忘囑咐「記得要曖昧一點哦,盡所能的曖昧下去吧。」

這才放心離去。

「真是男男當道的時代。」金在中下了一個結論。

 

他和鄭允浩這CP從一出道開始就沒能逃脫同人女的魔爪,盡其所能的YY不說竟然還有人簽聯名信勸他們結婚,當時他和鄭允浩那反應竟然還算穩定,只是黑線了而已。

說起來,他們真有那麼相配嗎?

看著在落地燈柔和的鵝黃色燈光映射下鄭允浩俊美的側顏,其實,那傢伙嘴巴毒是毒了點,但是唇形,色澤還有看上去就很引人遐想的弧度‥‥

 

「在中。」

鄭允浩刻意壓低了聲音,金在中因為在仔細觀察鄭允浩的臉所以反應稍慢,結果,剛剛還在想“引人遐想”的唇就狠狠的咬上了他的脖頸。

「啊!你幹嘛!吸血鬼!」金在中大叫。

「你才吸血鬼呢!」壓住金在中,鄭允浩被他亂揮的手打的生疼,不耐的喝了一聲「別動!」

金在中被那淩厲的視線瞪得僵住了,任由那柔軟炙熱的舌在脖頸上遊移,配合著齒列輕輕地啃噬,被那過近的鼻息逗的緊張不已,金在中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幾乎是同一時刻的鄭允浩突然停頓了一下,然後咬著牙「你能不能別扭來扭去的。」

「不能。」金在中搖頭「癢的很,不然換我親你試試?」

翻他白眼,鄭允浩下了狠勁壓住金在中的腦袋,順勢再壓住他的腿,朝著脖子唇上用力舌尖一頂狠狠一吸,清晰的深紅印記霎時浮現。

金在中瞪大了眼睛,整張臉又紅又白「你你你你你,吃我豆腐!」

鄭允浩額頭頂著金在中的額頭,鼻尖與其輕輕磨蹭「那又怎樣?」

幾乎是一個小小的動作,就能使兩張嘴唇貼合在一起的距離,金在中不敢動了,看著鄭允浩笑的邪魅,又帥,霎時有些不甘的感覺,雖然他們兩個都號稱花美男沒錯,但是可惡的是相比起鄭允浩來,他就缺少了一股子陽剛氣。

真不爽!

「允浩!!!允浩允浩允浩!」一把抱住鄭允浩哭嚎,倒是把鄭允浩弄懵了「你‥‥幹嘛?」

「你跟我換臉吧,跟我換我就讓你上!」金在中開始撒潑「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歡我,所以為了你的喜歡,我們換吧!」

鄭允浩把那八爪魚從身上扒下來丟下沙發,居高臨下的不屑「跟你換?跟你換了你的內在還是沒法像我這麼帥氣。」

蹲下來捏住那人的下巴,揚揚手上的節目單「沈經紀注明了——不可逆CP。」

金在中不信,搶過來看‥‥哇列,還真的!沈經紀太壞了!

金在中晴天霹靂,鄭允浩淫笑「味道不錯嘛。」

金在中捂脖子,驚慌的搖頭「你這吸血鬼吸血鬼!」

 

 

攝影棚燈光啪啪啪大開,粉絲群眾響起一陣尖叫歡呼,主持人哈哈大笑「沒錯,今天的嘉賓就是YJ啦,歡迎歡迎。」

兩個炫目的美男子邁著一致的步伐微笑著安坐在雙人沙發上。

「大家好,我們是YJ。」

金在中微笑「我是在中,大家好嗎?好久不見了。」

「好!」粉絲應和「好久不見!在在我愛你!」

鄭允浩微笑「辛苦了。」

粉絲尖叫「不辛苦不辛苦!允浩君我們愛你!」

主持人示意安靜「大家不要激動,接下來還有很長時間可以近距離接觸YJ的內心世界呢。請配合一下好嗎。非常謝謝。」

金在中噓聲示意「大家要乖。」

粉絲憋著,憋到臉紅,死都不出聲。

 

攝影棚的二樓,沈經紀隱藏在黑暗中,示意底下的兩人——坐近點坐近點。

鄭允浩“不著痕跡”的挨近了金在中,金在中會意一笑。

粉絲的眼睛亮了——啊啊啊啊!粉紅啊!

主持人問「兩位剛結束了泰國的巡演,反響很不錯呢!在這裡恭喜了。」

兩人客氣「謝謝,謝謝。」

「聽說在泰國發生了很了不得的事呢。」主持人問「聽說連允浩君都嚇了一大跳,真的很想知道連允浩君都吃驚得事是什麼呢,能跟我們講講嗎?」

金在中忍不住捂著嘴偷笑,鄭允浩笑著看他「很驕傲嗎?不光是你,我也有被女人追求啊。」

「可是我是被男人啊——男人。」金在中挑眉「你也該有點危機意識了吧。」

鄭允浩深呼吸「這麼看來,是要想辦法拴住你了。」

主持人驚呼「啊咧?吃驚的事是被男人追求嗎?」

鄭允浩笑道「不是追求,是求婚。而且,數目很驚人。有十個嗎?」

金在中想了想「十幾個吧。」

鄭允浩歎息「真是危險啊‥‥」

‥‥‥‥

‥‥‥‥

 

好不容易上了保姆車,金在中馬上去翻他的大包包找出清涼油來「疼死哥了,快幫我擦一下擦一下。」

手伸到鄭允浩面前,正單手不知道又在包裡找什麼東西,沒法擦。

為了美美的上節目,拆下了紗布,燙傷的地方擦了很厚重的粉遮擋,錄完節目洗乾淨以後才絲絲的回過神來無比的刺痛麻癢。

任命的幫金在中擦清涼油,皺了皺眉頭「這麼嚴重?腫起來了。」

「廢話,可是泡茶的熱開水耶。能不燙嗎!」

「沈經紀,我們要不要去醫院。」鄭允浩問坐在前頭的經紀人。

沈經紀堅定道「不用,回去用冰塊敷敷嘛。還要趕下一個通告呢。」又調笑「人家金在中都沒說話呢你倒是幫他喊疼了。」

金在中幫鄭允浩說話「那是因為允浩比你有人性,你是錢罐子!小財迷!」

鄭允浩附和的點頭「沈昌珉,我一直很奇怪,你才多大啊,怎麼心機那麼深沉混到經紀人這份兒上。」

沈經紀怒吼「哼!不准提我爸!誰跟我提我爸我跟誰急!」

沈經紀其實才二十出頭,這年紀搭這職業確實有點不靠譜的感覺,可沒辦法誰讓他老爹是娛樂公司的老闆,他這小兒子從小就被娛樂圈裡的人巴結慣了,經紀人——哼哼,還不是手到擒來,誰敢跟他過不去啊。

可儘管這樣,沈經紀的死穴就是不准提他爸。因為他說他不想跟他爸扯上關係,不想讓人覺得他是靠他爸才做到這份兒上的——儘管他確實在靠他爸。

 

「斯‥‥」金在中抽冷氣「你輕點,疼。」

鄭允浩不爽的板起臉「真麻煩。」

那手背上紅彤彤的一片,因為金在中膚色白皙的關係顯得更加明顯,甚至有些嚇人。

「晚上還是去趟醫院吧。」

金在中呶呶嘴「唔,再說吧。」

沈經紀人看著後視鏡裡後座的情形,內心一片粉紅,作為一名經紀人,他也很希望看到粉絲們希望看到的一切啊。

這兩人,其實很般配的嘛。

司機把車開的扭了幾下,馬上抱歉笑笑「沒辦法‥‥後面粉絲包車追得太緊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