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二 篇

高三了。

一屆一屆地熬過來,終於成為這學校裡的大哥大了,也終於要熬出頭了。

「同學們,上高三了,可不能再像高二的時候那麼胡鬧了!都給我拿出點兒志氣!這一年給我死拼!等拼過這一年,你們就有好日子過了!聽到沒有?!」

「聽到啦!」響亮的回答聲。

「好,咱日語班已經成立一年了,學校說要檢驗一下成果,所以這次跟七中的日語班搞了一次聯考,定在下週三,都好好準備著,別給我丟人!聽著沒?!」

「聽到啦!」

羅燕滿意地笑了笑。這向來是她與這幫孩子相處的模式,別看他們一個個在外面張揚跋扈的,可到了羅燕面前,立刻乖順的像一群小獸。

說實話,羅燕對這次聯考還是有點兒打怵的,其實要是光看最高分,羅燕倒是很有信心,這班孩子在她的調教下,尖子生多得是。但是要看班級平均分的話,羅燕心裡就沒底了。從以往的成績來看,大多數同學的分數都在90分以上,可總是有那麼兩個人在及格線晃悠,班級人又少,所以光是他們倆就足以把平均分落下3、4分。

這倆人應該不用說是誰了吧!瞧!那不在那兒閉目養神呢嘛!

「金在中朴有天!」

“騰”坐直了兩個身影,迅速把書一攤作冥思苦想狀。

「哎‥‥」羅燕用輕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一個星期後,聯考到來了。在中和有天還是像往常一樣把卷子大致一掃,唰唰唰幾筆把會答的往上一答,然後抱著球交卷子了。

羅燕想叫住他們,但無奈身邊還有一個陪同監考的七中的老師,所以只能眼睜睜地看他們走了。

羅燕低頭翻了翻兩個人的卷子,心裡對他們倆的分數大致有了個數,接下來,她只需擔心自己的命運就可以了。

 

兩天后,聯考的成績下來了——很差!非常差!不是一般的差!

平均分比七中低了6.3分,這個尚在羅燕的接受範圍內,可是第一名居然不是出在自己的班級,甚至前四名都不是自己班的,這實在太出乎羅燕的意料了。

講臺上,羅燕一言不發,拿著一摞卷子“嘩嘩”地翻,眉頭緊皺,眼中躥火。

正想發飆的時候,門外忽然進來一個人。

「蔡校長,您怎麼來了?」羅燕趕緊走到門口去迎接。

要知道,自己這日語班在學校就像是冷宮的所在一樣,向來是無人問津的,就連地理位置都是與其他班級嚴重隔離。可今天這是什麼風,把主管教學的副校長給請來了。

「哼!」蔡校長鼻一哼,徑直走向了講臺。

「這次學校的臉,可是讓你們班給丟光了!」一個重磅炸彈落地。

羅燕面如死灰,緊張兮兮地望著蔡校長。

「七中只不過是個市重點,以往跟咱們學校聯考,向來是遠遠地被甩在後面,這回可好,平均分比人家低了6分多,前四名也全被人家包攬,你們這一年是怎麼學的!」

全班噤聲。

在中瞟了眼門口站著的羅燕,心裡頓時涼了半截,還從來沒見她怕成過這個樣子‥‥

「羅燕!」蔡校長忽然把矛頭指向一直膽戰心驚的羅燕,「你可別忘了當初跟學校簽的合同!升學率達不到90%就給我走人!」蔡校長氣憤地一甩手,走了。

 

羅燕一直畢恭畢敬地低著頭,直到蔡校長走遠了才慢步踱回講臺,情緒稍微平靜了一些,這下子也沒有心情再教訓人了,輕輕說了句,「自習吧!」

「老師,合同是什麼意思?」有天大聲問了一句,眼中有些怒火。

羅燕搖搖頭,「你們小孩子別管,這都是大人的事情,趕緊學習吧!」

「我們可不小了,站起來比你高一頭多呢!趕緊說,什麼合同!」

羅燕有點兒來氣,「有這麼跟老師說話的嗎?!閉嘴!學習!」

「老師,是不是當初學校逼你跟他們簽什麼不平等條約啦?」

有天不依不饒地逼問,其他同學也開始追問,班級亂成一片。

羅燕看著下面一張張寫滿憤怒的臉,心裡又氣又急,有委屈,但更多的是感動。

「老師,您別哭啊!」前排的女孩子紅了眼眶,遞上了一張紙巾。

羅燕沒有接,伸手往臉上胡亂一抹,一咬牙,「你們聽著!都給我好好的學!學校看不起咱們日語班,咱們就強給他們看!等咱班同學全考上了的那天,我就拿著成績單去跟學校辭職!我非要看他們求我留下的那天!你們能不能給我爭這口氣!」

「能!」

六樓空蕩蕩的走廊裡迴響著二十幾個人怒吼的聲音。

從此後,每個學生的心裡都有了一個新的目標——我們會努力地學習,但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那個人孩子氣的夢想,為了她,我們會竭盡全力!

 

人是不是很奇怪?

如果是為了自己的話,可能不會當一回事,但如果是為了別人,動力反而會變大。

也許那是因為自己永遠不會背叛自己,今天努力和明天努力不會帶來實質性的差別。而別人卻可能會忽然有一天離開自己,忽然有一天不需要自己,因此只能趕緊加快手上的動作,讓在乎的人留在自己身邊,讓在乎的人需要自己。

不過也許這幫孩子並沒有那麼複雜的想法,他們只是不懂得自私罷了。

人之初,性本善。

 

 

 

 

越來越難見到金在中了,以前還時不時地能在球場上見到他,可自從上了高三,就壓根沒見過他的影子了。日語班總是神出鬼沒,真是懷疑他們每天到底休不休息。

想起上學期每次見到金在中,他的身邊總是那個男生跟著。一來二去允浩知道了那個男生叫朴有天,是分班後才轉來一中的,直接就進了日語班。到了高中還能這麼輕鬆地轉學,而且是轉到這所全市最好的高中,他家裡一定是有什麼門道。

「允浩!想什麼呐!投籃啊!」

糟了!都忘了自己還是在球場上,我在亂七八糟地想什麼東西啊!

「嗖」地出手,籃球準確無誤地進了籃框。

 

 

年底的時候,羅燕主動要求學校跟七中再進行一次聯考,學校和七中都同意了。

考試的結果大快人心,羅燕他們班包攬了前六名,而且平均分也比七中高了3分多。

羅燕在講臺上不停地傻笑,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燕姐!您就甭在那兒呲著您那大板牙啦!」有天打趣道。

在中也不甘寂寞,「就是!多虧您那嘴兩邊兒有個把邊兒的,要不然就要繞個圈啦!」

全班哄堂大笑。

「去!我樂意!」羅燕接著傻樂,忽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對了!學校獎勵給咱班500塊錢說是當班費!」

「真的?!」

「太好啦!」

「學校可算是仁義了一把!」

「老師!咱咋花啊?」

「我就是想跟你們商量這個事兒!據說學校有個傳統,就是年年高三的班級到了元旦的時候都可以開次聯歡會,這錢就當咱活動經費吧!」

「好哇好哇!」全班一致通過,全部贊同。

一中不像別的學校那樣年年都可以開聯歡會,而是只有高三的學生才能開,所以對於這幫孩子來說,聯歡會已經是三年前的記憶了。

「那好,節目單你們自己定吧!我就不管了,錢我放班長那兒,要是不夠你們就再每個人交點兒班費,到時候直接通知我出席就可以啦!哈哈哈!有個班長就是省事兒啊!」羅燕樂得無比狡詐。

小班長擦了把冷汗——得!又把麻煩活兒推給我了!

 

 

 

 

 

 

第 十三 篇

其實這聯歡會的準備工作倒也簡單。又不是小學生,所以便也沒怎麼佈置班級,只是象徵性地買了幾個氣球應應景。班級本身就有多媒體設備,所以也不用費心音響問題。至於節目,班長只吩咐每個同學都準備一個,說是班級人少,而且大家又都太過熟悉,表演得好不好都無所謂,圖一樂就行。到了臨開聯歡會的前一天,買回來一些瓜子花生水果什麼的,再囑咐一兩個人帶著相機,這準備工作就算是齊活兒了,接著就等著第二天折騰了。

第二天,在中來學校的時候,就看到有些女生濃妝豔抹花枝招展地在樓梯間穿梭,心裡暗笑——還真當自己是5、6歲的小姑娘,唱首小歌兒還要化個妝!

誰知一進自個兒班,倒先被自己那“摯友”給雷著了——

只見有天身上穿著一件不知從哪兒淘出來的風衣,頭上頂著個瀟瀟灑灑的大背頭,眼睛上架著一副大墨鏡,手上還煞有介事地調著一把電吉他。

「呦!敢情兒您今天準備的節目是cosplay啊!」在中走過去,「不知是扮演上海灘那許文強還是扮演過馬路的盲人大叔啊?演許文強的話我給您去借根牙籤兒,演瞎子的話我給您找只導盲犬去!」

「邊兒去!沒功夫搭理你!」有天連頭都沒抬,接著擺弄自己那吉他。

在中笑笑,在他旁邊坐下接著騷擾他,「你可別在那兒裝模作樣的啦!我還不知道你那兩下子啊!還彈吉他‥‥你能把腦瓜崩兒給彈響就不錯啦!」

有天還是不理他。

在中也不在乎,自顧自地叨叨。

 

沒叨叨一會兒,聯歡會就開始了。

聯歡會挺有意思,這幫同學雖然才藝不怎麼樣,但就恰恰有意思在了才藝差這點上。看著他們故意演卻又裝不像的滑稽樣,聽著他們“山路十八彎”的跑調歌,在中嘴上心裡都是止不住的樂呵。

「下面有請男生獨唱——《天高地厚》!」

在中還在尋思著是演出者是誰,忽見旁邊那“風衣”甩著他那把詭異的吉他霍地站起來了。

在中一口可樂差點兒沒嗆出來,眼瞅著有天特黑道地上了台。

「噗‥‥」在中看著那特意抹了油的腦袋覺得萬分好笑。

「下面為大家帶來一首信樂團的《天高地厚》。」

手隨性一撥,傳來極其不和諧的聲音,有天大窘,「不、不好意思,沒調好‥‥」

台下大笑。

手忙腳亂地調好了吉他,有天再次深沉地說道,「信樂團,《天高地厚》。」

這回檔音比較成功,前奏彈得也都還挺在調上。

在中心想,估計他也就只會彈這麼一個曲子。

剛尋思完,有天那邊兒開腔了,「你累了沒有,可否伸出雙手,想擁抱,怎能握著拳頭‥‥」

一句唱出來,底下已是掌聲雷動。

在中也不禁好奇了,從來不知道,這小子唱歌還這麼有一手。

有天的嗓音逐漸放開了,「想飛到那最高最遠最灑脫,想擁抱在最美麗的那一刻,想看見陪我到最後誰是朋友,你是我最期待的那一個‥‥」有天唱到這兒,忽然指了一下傻愣著鼓掌的在中。

在中被他指得一呆,再一想那句歌詞,猛地眼前有些模糊。

「想看見陪我到最後誰是朋友,你是我最期待的那一個‥‥」有天反覆唱著這句話,反覆用手指著在中。

唱完最後一遍的時候,有天摘下眼鏡,再一看,已是淚流滿面。

聯歡會似乎被帶到了一個高潮,全班同學稍微愣了一下,隨即忘情地鼓起掌來,在中更是情難自已,衝上去跟有天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

大家拍著拍著,紛紛落淚,和平日裡相處得好的朋友抱頭痛哭,女生們更是三五成群地哭成了一團。

羅燕看在眼裡,眼眶也耐不住發起酸來,自己也是這樣一步步走過來的,怎會不懂得“西出陽關無故人”的道理?

 

正在全班浸入一片悲傷之時,一個人忽然衝到了班級裡,看到眼前的景象,著實驚訝不已。

「同學,你有什麼事兒嗎?」羅燕首先清醒過來,溫和地問道。

「噢,老師,我是金在中以前班級裡的同學,我們班要照集體照,老師說把分班時分出去的同學也都叫回去,所以我來找金在中的‥‥」允浩說到最後,眼睛已然瞟到了教室正中央的那兩具抱在一起的軀體,待看清是誰後,頓時臉色鐵青。

在中聞言抬頭,一看居然是鄭允浩,也吃了一驚。

「這樣啊,那在中你快去吧!」羅燕對在中說道。

在中訥訥地點了點頭,鬆開有天,向門口走去,卻見鄭允浩根本無心等自己,倒是先轉過身走了,在中沒說什麼,跟在了後面。

 

 

允浩著實火大,自己苦想了那麼多天,終於想出這個主意可以名正言順地去找金在中,一想到事隔一年半終於能再次跟金在中講話更是興奮的一連好幾天都睡不著覺。可自己等著盼著挨著終於到了這個時刻,看到的竟不是自己期待的那張略有興奮略有不解的臉,而是他跟別的男生抱頭痛哭的事實!

允浩說不清自己的感受,是嫉妒?是失望?是迷惑?想著想著,冷不防一回頭去看金在中。

在中此時的臉上水氣已乾,只是眼睛上有些紅腫,鼻尖也微紅。

在中本來就長了張秀氣精緻的面孔,如今這個樣子任誰看去都會心生愛憐,只是這份楚楚動人的模樣在現在的允浩看來無比紮眼,不禁冷笑道,「看來你分班後日子過的不錯嘛!」

話一出口,允浩和在中全愣了,這竟是一年半以來兩人說的第一句話‥‥

在中的個性本來就爭勝好強,縱是心裡有再多的驚喜再多的困惑,也抵擋不住當下因這句溢滿挑釁的話語而產生的憤懣,因而答起話,倒也針鋒相對了起來,「托您的福,自從沒您天天想方設法地擠兌我之後,我過得舒坦多了!」

一句話氣得允浩直想吐血,擠兌你?我想巴結你都還來不及呢!

微微沈臉,「看那樣子,你跟那個朴有天挺好的?」醋勁十足。

在中一怔,沒想到他會這麼問,馬上輕笑了一聲,「當然好,要不我抱著他哭什麼!」

允浩更加怒火中燒,居然口不擇言起來,「怎麼?他是不是也親過你啊?我看你抱他哭的那傷心勁兒就跟死了丈夫的小媳婦兒似的!現在你怎麼就這麼溫順起來?當年我親你的時候你不是吐得死去活來的嘛!」

一句話出,在中登時羞憤難當。羞的是事隔那麼久,又讓他想起了當時被他強至於身下的那份屈辱,憤的是他竟然把有天看的跟他一樣的厚顏無恥!

在中向下走了幾層台階,在允浩的上兩層台階處立定,冷冷地俯視他,一句話不說,揚手就是一巴掌,「這巴掌算是你當時莫名其妙欺負我的!」反手又是一巴掌,「這巴掌算是你罵我兄弟有天的!」

兩巴掌扇下去,允浩頓時清醒了過來,回想起剛才自己說過的話,後悔不已。

在中沒有注意到允浩眼中的悔意,接著冷冷開口,「當時也沒說清楚,現在我正式通知你,我金在中,跟你鄭允浩絕交,從此以後,咱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是再敢罵我兄弟一句,我就見你一次扇你一次,別說我沒提醒你!」

在中說完,轉身上了樓,留著允浩在下面傻傻地抬頭注視。

 

他離我,越來越遠了呢‥‥

 

本想趁機和好的,本想對當時的事情道歉的,本想告訴他這一年多自己很惦記他的,可是,這一切卻毀在自己那句莫名其妙的話上。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會冒出那麼一句話?!

不過是看到他跟別的男生抱在一起,為什麼自己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涼風吹過,允浩覺得這無人的樓梯口無比清冷,渾身也愈發冷了起來,只有臉上,腫脹得發燙‥‥

 

 

 

 

 

 

第 十四 篇

集體照上,當然沒有金在中。

允浩站在了最後一排最左邊的位置上,他特意與旁邊那個人之間留出一塊兒距離,正好能站下一個人的距離。

金在中,這是我為你留出的空位。

其實在我的心裡,也為你留出了這樣的一個空位‥‥

 

 

 

接下來的日子過的更快了。期末考試,放假,過年,開學。黑板右上角的倒計時每天都更新著,從三位數變成兩位數,從兩位數變成個位數,終於,高考到來了。

日語屬於小語種,所以要提前參加考試。小語種考試在一個月前就考完了,同學們覺得考的都不錯,題目比較簡單,也沒有出什麼超出大綱範圍的考題。

而接下來的高考便沒有那麼大壓力了,因為並不是每個大學都有日語系,所以學日語的學生報考的大學也受限制,因此國家規定,無論哪所大學,只要是考生過了提前招生的錄取分數線,高考再過了重本線,就可以被錄取了。

班級的尖子生當然都是奔著北外、北二外和上海外國語這幾所名校使勁,但在中並沒有那麼好高騖遠,再說他也有自知之明,他的目標是能考上H大就行。

H大在旁邊的D市,離自己所居住的M市很近,坐火車大概4個多小時就能到。H大也是一所一類大學,在省內算是數一數二的了,只不過因為不在京城,所以知名度不太高。但如果能考上H大,在中也算是揚眉吐氣了,要知道以自己剛上高中的水準來看,考重本根本就是個奢望。

有了已經進入提前招生批次的保證,再加上本省學生考H大得天獨厚的優勢,在中輕鬆上陣了。

 

兩天的高考,在中像沒事人一樣地過來了。

走出考場大門,門外黑壓壓一片。

「兒子!」在中的老媽從老遠處小跑了過來,給在中遞上一瓶冰鎮汽水,「考的怎麼樣?」

在中慢條斯理地喝了口水,「還行吧!」

「哎呀!你一說“還行”我心裡怎麼就這麼沒底呢!到底怎麼樣啊?有沒有戲啊?」

在中忍著嘴角的笑意,決定故意逗逗老媽,「不一定,考不上就複讀唄!多大點兒事兒啊!」

老媽一下泄了氣,但馬上強打起精神,拍拍在中的肩,「沒事兒!複讀就複讀!老媽陪著你!明年咱接著考!」

「噗‥‥」在中沒繃住,「我說您能不能別這麼喪我!我這可剛考完,您就琢磨我複讀的事兒了啊!」

老媽一下子明白了在中是在逗她玩,狠狠在他胳膊上擰了一把,「走!回家!媽給你做好吃的去!」老媽剛挽起在中,忽然看到前面有個特熟悉的身影,仔細一看——呦!這不是允浩嘛!自從在中轉了班,允浩可就再沒去過他們家了。

在中的老媽一激動,「允浩!允浩!」

 

允浩感覺身後好像有人叫他,回頭看了看,一眼便看到了在中他老媽,還有旁邊一直拽著他老媽往另一個方向走的金在中,於是停下來走了過去,「阿姨,好久不見。」

「你也知道好久不見啊!在中轉了班你就再也沒去看過我,那麼長時間你都不想我的啊!」

在中直覺得反胃,人家又不是你親生的,想你幹什麼!

「呵呵,阿姨,其實早想去看您,但是學習太緊了,實在是沒有時間。」

真受不了這張虛偽的嘴臉,在中向天空翻了個白眼。

「現在考完啦,總有時間了吧!來來來,跟阿姨回家,阿姨給你做好吃的!」

在中瞪起圓目,「媽!你剛才不是說給我做好吃的嗎?!」

老媽用手肘一推在中,「一個羊也是趕,兩個羊也是放!大家一起吃!一起吃!」說著去挽允浩的胳膊。

允浩不動聲色地偷偷看了眼在中,見在中正拼命地扯他老媽的衣服,氣氛一時變得有些尷尬,「那個‥‥阿姨,我就不去了,我想回家好好睡一覺,這兩天一直沒睡好。改天我再去看您吧!」

「哎呀吃完飯再睡!吃完飯後睡得更香!」

「媽!人家媽可能也在家做好飯了等著呢!人家不願意去你還硬讓人家去什麼啊!」在中忍不住開口道。

允浩一聽這話來了勁,目光也變得狡黠起來,「沒!我爸我媽出去旅遊去了,家裡就我一個人!」

在中一愣,看了眼允浩,見他正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自己,那眼神在中再熟悉不過,每次一要作弄在中的時候他就是這副神情。在中全身汗毛豎起,有種重溫噩夢的感覺。

「那還客氣什麼!走!跟阿姨回家!」在中老媽一手挽過一個大帥哥,興沖沖地向家奔。

在中不情願地向前走,小小聲地嘀咕了一句,「兒子都高考了還旅遊!這什麼父母啊‥‥」

允浩側頭瞄了他一眼,偷偷抿起了嘴巴。

 

剛一進家門,在中老爹就熱情地迎了上來,「兒子回來啦!」一看到進屋的人愣了一下,接著熱情全面爆發,「允浩啊!你也來啦!快快快進來!讓叔叔看看!呦!這孩子長得越來越高啦!比在中高了半頭!哎呦!越長越精神!美男子啊!」

在中冷汗狂流,有這樣花癡的爹真是丟臉。

誇完允浩,老爹就來擠兌上在中了,「你說說你!學習不好個頭也竄不起來!都不知道你平時那些飯吃哪兒去了!」

「叔叔,在中也不矮啊!也得有1米8了吧!」允浩笑著看看在中。

「他那是瘦顯的!我看他也就1米75左右,還沒我高呢!瘦的像個竹竿似的,我都怕一陣風吹過來把他給吹跑了!」在中老爹哈哈笑了起來。

在中氣不打一處來,這都什麼爹媽啊!見著鄭允浩就把親生兒子忘光啦!我可是剛剛英勇地從考場上殺回來,不說好好犒勞犒勞我,怎麼上來就打擊我呢?!

再一看鄭允浩那一臉惺惺作態的笑容,真是想吐!不愧是中老年人的偶像!大媽飯大叔飯一票一票的!

在中忿忿地想著,沒好氣地說,「快做飯!我餓!」

一頓晚飯,老爹老媽和鄭允浩吃的津津有味,在中卻味同嚼蠟,不提。

 

晚飯後,在中回了臥室,允浩留在沙發上吃水果聊天。

「允浩啊,去清華還是去北大啊?」在中老媽笑瞇瞇地遞過來一個削好的蘋果。

允浩接過道了個謝,「不知道啊,明天才開始估分,不過我想考上海財經,上海財經的ACCA班是全國最好的,我想學經濟。」

「學經濟好啊!以後自己創業!年輕人是該多闖闖!」

允浩低頭沒說話,不一會兒抬起頭,「對了,阿姨,在中要考哪兒啊?」

「他啊‥‥他哪能跟你比啊!他能考上H大就不錯了!」

H大?允浩若有所思地點點頭,「H大也不錯的‥‥」清清嗓子,「阿姨,我進去跟在中說點兒事!」

 

推開在中的房門,在中正背對著他玩遊戲。

允浩輕輕把門掩上,倚在門上四處打量起這個房間。

房間的擺設沒有變,只是書架上的書多了一些,書桌上還是一片淩亂,衣櫃的門大敞著,裡面的衣服也是亂七八糟。最後,允浩把目光落在了那張雙人床上,算起來大概也就是在兩年前的這個時候,自己還是這張床的“常客”呢‥‥

允浩看著這熟悉的一切,有種故地重遊的感覺。

在中聽到了聲響,回頭看了看,這一看不要緊,嚇得險些從椅子上摔下來,「你、你怎麼還沒走?!」

在中窘迫地從椅子上站起來,不安地看著允浩四處打量的眼神。

要說單獨看這張床也好,單獨看鄭允浩也好,可如果把這兩者湊到一起,心裡就是說不上來的彆扭,有個不算太好的回憶突然竄了上來。

「你看夠了沒!」在中語氣有些不悅,「我不是說跟你絕交了嗎?你幹嘛還死皮賴臉地跑到我們家來?!」

允浩笑笑,「那只是你單方面說的,我可沒有答應你。」

莫名其妙!明明是他半年來都沒有找過自己,自己當然會以為他默認了!現在又若無其事地跑過來算是怎麼回事!

「我管你答不答應呢!反正我說不理你就是不理你了!飯你也在我家蹭完了,我說你是不是也該打道回府啦?」

允浩一笑,竟有些苦澀,「喂!你能不能不要總是這麼冷漠?好歹咱倆也是那麼多年的同學,上了大學以後,咱們可就不是想見面就能見得著啦!幹嘛這麼針對我,我不是就是‥‥」

「停!不許說!」在中捂住耳朵,怕他提到那件事。

「好好好,我不說我不說,我也沒想說什麼啊‥‥」

在中把手放下,仔細想了想剛才允浩的話,「你要考到哪兒啊?」

「上海吧‥‥」

上海?和D市離得的確夠遠,看來以後真的是見不著了。

我應該笑對不對?

在中努力做出笑的樣子,「很好啊!這樣我們就不用見面了!眼不見心不煩!我真是越來越期待我的大學生活了!」

允浩心中無限低落,最後一點點希望被攆碎。

 

其實早在高考前,H大就找過允浩,說只要他考H大,就獎勵給他1萬塊錢的獎金,而且學費住宿費全免,如果到大學成績優異的話,還給他保送為本校的研究生。

可是允浩心高氣傲,一心想著考上海財經,所以這些條件對允浩來說沒有什麼誘惑力。但是剛才一聽在中媽說在中要考H大,允浩心裡竟蹦出一個瘋狂的想法——接受H大的條件。

允浩就是懷著這樣的心情來找在中,他心裡想著,只要在中能說出一句安慰的話或者是捨不得的話,允浩就放棄上海財經。雖然這樣的想法讓允浩自己都難以理解,但是他已然這麼決定了。

可是‥‥

 

在中見允浩沒說話,又坐回了椅子上,背對著允浩。

允浩調整了好久,終於再次抬起頭,直視在中的背影,「上次罵朴有天的事情,對不起,我當時心情不太好,有些口不擇言。那、我走了。」允浩轉過身去拉門把手。

「鄭允浩。」

允浩疑惑地回頭。

「大學不比初中高中,每個人都長了一身的心眼,你在高中吃得開,不代表去了大學照樣吃得開,大學裡比你優秀的人多的是,不會都去買你的賬。試著去結交一兩個真心的朋友,不要平時看起來朋友一堆一堆的,到了真正有難的時候,一個幫你的都沒有。還有,自己到了外地,一定要小心。」

在中一直背對著允浩,平靜地說完了這些話,

允浩身體微微一震,手也僵在了門把手上,良久後吸了吸鼻子,「我走了。」

在中也僵直著身子坐了好一會兒,直到,眼角落下一滴淚‥‥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