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搭檔

在娛樂圈裡混一要長相二要實力三要包裝四要機遇五要聽話,五點中達到一三兩點基本上就紅了,達到一二三三點就紅翻了,要一二三四的話,哦買糕——恭喜所向披靡了。

鄭允浩金在中這倆人只能說運氣太好,碰上沈昌珉這小子,經紀人的能力可是決定了藝人的一切。再加上兩人很小就開始接受公司的培訓,早早簽了賣身契,長得又好,嘖,不紅還奇怪了。

只是,金在中其實從一開始就不是那麼聽話的主。這是鄭允浩從一開始就知道的。

那傢伙的性格就註定了惹事生非。

 

晚上的時候金在中躺在床上發短信,一邊發一邊笑,時不時還學鴕鳥整個頭都埋到被子裡發出一些奇怪的笑聲。

鄭允浩出來客廳倒水喝的時候就覺得渾身一陣寒顫,似乎有什麼古怪的因數從金在中的房間裡飄出來,籠罩了整個屋子。

「喂,金在中。你發什麼神經?」鄭允浩習慣性的用腳招呼金在中的屁股。

金在中笑著捂住屁股從被子裡抬頭「嘿嘿,你知道XX組合的A小姐吧?」

「別告訴我你跟她搞上了!」鄭允浩大驚,被水嗆的直咳嗽。

金在中幫他順氣拍背「你小心點嘛,那什麼‥什麼搞不搞的多難聽。我們在朦朧期,嗯,朦朧期。」

拍開金在中的手,鄭允浩嘆了口氣,揉揉眉間,少見的教訓語氣,而是正經的說「公司不允許談戀愛你知道,別搞什麼么蛾子出來到時候沈經紀都保不了你。」

穿在身上的睡衣貼著身子有些難受,金在中脫了,就穿著內褲趴在床上,又笑著回了短信,一個勁兒的咯咯咯笑。

見那人壓根兒就沒把話放心上,鄭允浩氣的去掐他脖子「媽的,我掐死你。」

「咳咳咳,鄭‥‥允浩,沒氣了‥‥」被那雙真的在用力的十指緊鎖喉門,喘不過氣,眼淚都被逼出來了,金在中掙扎「放手‥‥放手。」

鄭允浩反倒是又加重了幾分力道,威脅他「手機拿來。」

金在中趕緊遞過去,鄭允浩這才放開他,金在中坐直身子猛喘,不可置信的怒瞪鄭允浩,那人穿著黑色背心格子短褲的家居裝扮怎麼今天看起來像魔鬼似的可惡。

「你剛剛想殺掉我!」金在中指,被鄭允浩白眼,金在中繼續怒指「你不是人!」

一隻手在翻看資訊記錄,另一隻手也不閒著,抓了金在中那手腕子桎梏住。

「你怎麼看我短信?!」鄭允浩這傢伙一身蠻力,這麼多年來在力氣上他就從沒贏過。現在竟然要用他的優勢壓住自己的劣勢,做些窺探他人隱私的小人勾當!

「唔唔,這個A小姐短信尺度挺大的。」鄭允浩嘖嘖兩聲「你眼光嫩差。」

毫不猶豫的按下撥打鍵,琢磨著怎麼斷了金在中的念想,他們組合出道這麼多年可沒鬧過緋聞什麼的,就他倆的YY也夠宣傳作用了。

 

沈經紀跟公司站一路,絕對絕對禁止他們搞男女關係,明令他倆走曖昧路線。

像前幾天那個訪談節目,就是借著泰國求婚的話題小小在話術上動了腦筋,兩個人時而相視一笑,時而深情凝望(?),時而摸摸小手摸摸肩,錄影結束了再在粉絲的注目下牽手離開。這不,當晚就有偷拍照在網上流傳了,那鏡頭感還特別好,什麼八卦週刊網站論壇粉紅版塊,更加深入點的剖析解析心理角度,整的他們就跟真的似的。

雖然私底下貌似互動更加親密了一點,但往往都帶有暴力因素,他們雖然快認識了十年,練習生時期基本上就沒分開過,出道以後更是忙得時刻都在一起了,但是‥‥怎麼說,他們兩人對彼此好像還真不來電,沒法兒日久生情。

看過對方的裸體,嘖‥‥也完全沒有欲望,反倒是帶著欣賞的意味比較濃厚。

這倒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們不是GAY

 

電話接通了,那頭傳來甜膩膩的發嗲聲「在中哥~

鄭允浩不小心按了擴音器,這女聲就在夜間這麼對著電話一嗲,似乎連落地窗都抖了兩下。

金在中著急的用氣音吼鄭允浩「你幹嘛!放手啦!」用力的掙扎,無奈鄭允浩的鐵掌就像粘了強力膠,死甩不開。

「喂喂~在中哥~你在嗎?」

鄭允浩深呼吸一把,擠著嗓子道「您好,這裡是深夜幻想熱線,服務A套餐收費XX元,B套餐XX元,還有以下特殊服務供您選擇,請按井字鍵傾聽詳情。」

啪——電話被對方掛斷了。

金在中傻了「你你‥‥你在cos?!」

鄭允浩把手機扔給他,撇撇嘴「辦新卡,這號碼不要用了。」

「你怎麼擅自決定我的人生‥‥」

「因為我是隊長。」

兩個人的團隊號稱隊長‥‥這難道不是主僕關係的壓迫嗎?

可是沈經紀在一開始就說了「允浩,你隊長。」——其實那時他們本來要組個五人團隊的,可是,娛樂圈是個加速時代,動盪太快。

金在中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出道了,就被壓迫了,就在組合中當隊員了,抬不起頭了。

 

 

快入秋的淩晨很冷,出門前金在中瞄了兩眼鄭允浩的長袖襯衫外加馬夾裝愣是催他趕緊換了針織衫。鄭允浩去拿針織衫的時候金在中習慣性的翻看他的行李包。

接著對房間吼了兩聲「鄭允浩你手機充電器,IPOD耳機,喂!‥‥你怎麼連內褲都沒收。」包裡亂七八糟的,金在中一股腦的把包倒拿,把東西撒了沙發一地,扶額「你帶的都是什麼東西啊!」

鄭允浩換了黑色的針織衫,手裡拿著墨鏡和充電器還有幾條內褲,看了眼沙發上的東西摸摸下巴「存錢罐一定要帶的。」三個手機也是必須的,還有書,日記本。

「娘娘腔!」金在中踢他小腿,邊嚷著「每次都要我幫你收,你都長這麼大了,難道老了以後還要我幫你嗎?」

一邊責怪鄭允浩沒有生活常識,爛記性,一邊匆匆忙忙的去幫他收拾行李。鄭允浩優哉遊哉的從冰箱裡拿了兩罐咖啡去加熱。

等金在中收拾好,鄭允浩就把咖啡遞給他「喏,小費。」

「‥‥‥」好幼稚。

 

剛套進一隻鞋門鈴就急促的刺耳的尖叫起來,鄭允浩開門,沈經紀黑著臉戳手錶「十五分鐘前就告訴你們在樓下等著了!磨蹭什麼,要誤機了,快走快走。」

兩人拿了行李就飛快地跟在長腿經紀的後頭奔電梯。

沈經紀雖然年紀小,但是能力不用多說,手腕高明,腦子好使,更主要的是有強大的人脈關係,就是性子急了點。

淩晨兩點多,社區裡靜悄悄的吹著冷風,社區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轎車,點著煙的司機,還有三個步伐匆忙的男人。

這一行是要飛去日本宣傳新專輯,客串幾部電視劇,接下來直飛溫哥華拍雜誌照。

白日操勞了一整天,休息時間根本不夠,簡單的吃飯洗澡,小憩半小時現在就匆忙的趕路了。

鄭允浩和金在中這種時候都特別感謝對方的存在,在疲累之際看見一個熟悉的陪伴在身邊的親密的夥伴,就能撐下去。

 

飛機起飛沒多久,兩個人就頭靠著頭睡得昏天黑地。

沈經紀拿出隨身相機找角度拍了幾乎只看見半張臉的兩人的睡顏,輕輕喊醒坐在後排的助理「把照片傳網上去。」

助理輕聲回答他「做一個解析吧,等會下機的時候再拍張允浩的?」

沈經紀比了個OK的手勢,抓緊時間回座休息。實際上他也沒有休息多少,今天不顯山漏水的推掉一個大導演的邀約,暗指金在中鄭允浩不打算接尺度這麼大的戲,其中的複雜關係,話術的運用,人心‥‥一句話都容不得說錯,累慘了。

 

助理打開電腦,正在修只露了半張臉的金在中和攝進半個身子的鄭允浩的照片。

之後再拿鄭允浩的機場圖——服裝解析——又是一個粉紅。在這方面,他跟沈經紀可是學到了不少,甚是佩服其人的智商。

不稍一會,機艙就安靜了下來,空姐體貼的調暗了燈光。眼睛卻一直瞄著熟睡的兩個男人,有幾個輕手輕腳的走過去犯花癡,被空姐頭子揪著耳朵罵了一通。

鄭允浩被空姐體貼的蓋上的毯子折磨,熱得不行,醒了。眼見金在中還在那兒睡,看看時間,還有半小時就到了。

按了服務鈴,要了一杯熱水和兩杯熱可哥。一睡醒非得喝水都是他倆的習慣,至於熱可哥確是完全為了補充體力而備。

輕輕地握起金在中的手,被燙傷的地方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剩下暗色的死皮正在慢慢地脫落,舒了一口氣,只覺得金在中這傢伙一離了他的視線範圍,受傷的頻率就特高,乾脆拴了繩子綁住他得了。

金在中嘟囔了兩聲,睡得不太舒服,尋了鄭允浩的肩窩子蹭著才滿意的又睡去。

空姐推著服務車過來的時候,興奮地控制不住嘴角的弧度。

八成又是個豆花飯,鄭允浩挑挑眉,他們這CP還真是受歡迎啊,接著微笑著小聲道「放這兒就行了,要下機的時候麻煩叫我們一聲。」

空姐記下,推著餐車回服務艙,腦子裡還一遍遍重播著兩人相偎的畫面,真的吧?豆花是真的吧?再一看,剛剛還神采奕奕對著她笑的鄭允浩又睡了過去。

每一秒鐘的休息,對他們來說,都是那樣的珍貴,如果飛機能飛的久一些就好了。

 

到了酒店,助理順利的把沈經紀交代的任務完成,網上的點擊率一小時就破萬,帖子被水數千,淩晨天光未亮的時間段,這樣的數字,足以道出他們炙手可熱的程度。

沈經紀穿著拖鞋手裡拿著一個皮塔卷吧唧吧唧的吃的香。

鄭允浩和金在中剛換上睡衣,準備睡到六點再起來準備。

「這次節目要公開你們的隨身包。」沈經紀提醒兩人「女優雜誌什麼的不要帶,你們自己清楚了。錄完節目要上幾個宣傳新專輯的通告,明天基本上就沒什麼事了。」

看著通告時間表,鄭允浩問「傍晚七點左右就可以錄完,到第二天下午三點才去錄外景。」

金在中激動地抱住沈經紀撒嬌「沈哥沈哥,我想出去玩。」

沈經紀高高舉起皮塔卷「別壓到我的皮塔卷!呀!金在中你小心點,鄭允浩快拉開他!」

鄭允浩雙手環胸,一動不動「我也想出門一趟。」

兩個人同時望向他「你去哪?幹什麼?」——異口同聲。

鄭允浩無語「你們有必要這表情這語氣嗎?」

一致的點頭「有!」

金在中說「你很奇怪哦鄭允浩,你竟然說要出去玩。」

這對鄭允浩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嘛。鄭允浩那人張嘴閉嘴就是不准不准不准,在工作期間主動提出做工作以外的事情,並且還是在他們人氣爆棚的日本,完全不符合鄭允浩死板的一面。

攤手「我只是告訴你們一聲。」

意思是就算你們不同意也沒關係,反正我就是要去。

沈經紀瞠目結舌,點頭「哦,哦,哦‥‥這樣啊,嗯嗯,注意安全。」

金在中握拳,他果然被當作小孩子對待了,沒有人身自由。

嘛嘛~不管了,鄭允浩可以去,意思是‥‥金在中摩拳擦掌。

 

 

這一次錄的節目無趣得多,就是露個臉,說說包裡的“秘密”什麼的,大概就是欺騙大眾的眼睛的節目。

當金在中一臉正經的解釋包裡那本科學探索,說「唔,最近一直在看這些,覺得很有趣。」的時候,鄭允浩總是想起他晚上縮在沙發裡看海賊王的景象。

當鄭允浩一臉正經的解釋包裡那支貴的離譜的鋼筆,說「這支筆真的很好寫,練字的時候都覺得有情調了。」的時候,金在中總是想起他拿著蠟筆鬼畫符的景象。

可是粉絲們很激動——

主持人指著鄭允浩錢包裡的相片一臉發現新大陸的表情問「哇列這個女人真是漂亮啊,是允浩君的女朋友嗎?」

金在中一看,捂著嘴不好意思的笑,責怪的看鄭允浩「你怎麼還收著這個‥‥怎麼辦,我不好意思了。」

鄭允浩笑著解釋,摸摸鼻尖「那個‥‥嘖,其實,是我身邊這位。」

「欸???」主持人。

「啊!」粉絲「啊啊啊!!在中君!豆花豆花!」

鄭允浩解釋「那個照片是我生日會上照的,那年的主題是變裝。」

金在中點頭「我贏了,因為‥‥男扮女裝了嘛。」

不過真的很好看呀,大夥兒的心聲。

 

 


 

■那點心思

和預計的差不多,錄影結束也就將近八點左右,沈經紀說他今天請客吃飯,問金在中想吃什麼。

一般情況下沈經紀不輕易出手,這種情況大多數都是在遇到不太妙的情況下發生的。

比如今天,鄭允浩錄影的時候就常常走神,休息間即使已經有化妝師在補妝卻還是可以看出來稍顯蒼白的臉色,金在中就不用說了,不知是在飛機上還是淩晨到酒店休息時穿少了點睡覺著涼了怎麼的,濃濃的鼻音昭顯著他的不適。

雖然兩人都不說,沈經紀還是能從他們如常的神色中看出不一樣來。

 

即將到秋天的東京這個時間段非常冷,金在中已經圍上了厚厚的圍巾,鄭允浩用手按著胃部,疼得受不了「不行,直接回酒店吧。」

「澡可以不洗,覺可以不睡,飯怎麼能不吃呢!」沈經紀叉著腰大聲,那邊的助理正從藥店買了藥回來,也附和「還是吃了飯再吃藥比較好吧。」

「那是你們。」鄭允浩就著剛剛從影棚裡帶出來的礦泉水把藥吃了。

金在中實在是被那感冒弄得累極,一上車耷拉著眼睛往鄭允浩身上靠著就要睡,中途被身邊那男人粗魯的掰了嘴塞了藥灌了水。

有些嗆到,金在中抬頭瞪他「溫柔點你是會死啊!」

「囉嗦!」惡狠狠地瞪回去。

金在中這才注意到鄭允浩已經泛青的臉色,皺著眉問他「你沒吃早餐?」

一想就知道,今早那些甜到發膩的蛋撻絕對不是他早上會碰的類型,還有那杯燕麥,也不是鄭允浩可以忍受的東西。

「真是的,中午那份盒飯也沒有吃多少。」從包裡翻出充電型的熱水袋,敷在鄭允浩的胃部「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金在中靠在鄭允浩手臂上,講話的鼻音濃濃的,一手幫他敷熱袋,一邊嘴裡還嘀咕他挑食啊怎麼吃那麼少你是小孩子嗎之類的抱怨。

車廂裡是暗的,窗外的燈光照在金在中病怏怏的臉上竟然讓鄭允浩有些不痛快。

他應該是照顧別人那一類型才對,反過來被金在中那小白念叨,還真不是滋味,鄭允浩覺得自己不man了,不隊長feel了,跟大男人路線不搭調了。

「你看我幹嘛?」金在中啞著嗓子問他。

搖搖頭「沒,你好看唄。」

「死相!」在鄭允浩腰上掐一把「還很疼嗎?水袋不熱了,等會回酒店記得充電。」

抬手覆著金在中的手,溫柔的輕輕摩挲,有股眷戀的纏繞味道,似乎雙方的力量就靠著手掌的撫觸傳遞,十指緊扣時,仿佛再沒力氣說話般,車廂內一時靜了下來。

靠在他身上的人垂著眼,看得出很累,鄭允浩摸摸他的腦袋,嘴角勾起輕微的弧度,算了‥‥偶爾被這傢伙關心照顧,也不錯。

 

沈經紀看著後視鏡,抬手輕輕摸著下巴。

又過了幾分鐘,車窗外的燈光開始變得耀眼,鄭允浩這才發現到了銀座中央區。

氣的抬腳踹沈經紀的座椅「靠,老子要回酒店。才不跟你去吃飯。」

金在中點頭「嗯嗯嗯,我好累啊‥‥」

沈經紀轉頭過來認真的說「放心,就我們三個。今晚你們就好好吃一頓吧,我請客。」

兩人的表情都很懷疑,這讓沈經紀很受傷,沈經紀只好舉手起誓「真的!不是工作不是工作!不是飯局!」

金在中挑眉「真的?」

鄭允浩幫他整理了一下劉海,不然該紮眼睛了,隨後捏捏他的臉「看來是真的了,這路快到並木通了。」

歪頭想了想,金在中才恍然大悟「哦,豆腐料理啊。」

並不是第一次來日本宣傳,相反好幾年前就開始在日本打拼開拓市場了。在本國很紅的時候他們在日本根本就只是名不見經不傳的小人物,那時候的通告並不很多,重點就是語言關,所以休息時間也相對長一些,這時候就三個人找好吃的料理店大吃一頓解壓。

在並木通的梅之花也是當時因為聽說是三十年的老店,口碑極好,才去的。

是一家專吃豆腐料理的店,很日式。

 

要了單間入座後,料理倒是很快就上了,助理給他們倒熱茶「一上車就已經吩咐好了。」

沈經紀真是太帥了,男人麼,就是要這樣有能瞬間安排好一切的魅力嘛。

金在中從方形的黑色是石鍋夾起奶白色的腐竹,勺了湯汁澆上給鄭允浩「先吃這個暖胃。」

鄭允浩看著他笑「小媳婦。」

「‥‥‥」金在中埋頭喝茶。

吃飯的時候乾脆就對好明天的排程,省的晚上再去敲門打擾人家,沈經紀和助理正在邊吃東西邊討論明天外景的拍攝要注意的問題,一邊在節目單上做好標記討論完了才給鄭允浩和金在中。

「就是一個旅遊推薦,山口縣。從常盤公園開始,說辭什麼的你們照著念就好。」沈經紀翻開記事本「明天中午一點半出發,在此之前,你們自由活動。」

這下兩個人倒是很滿意的對沈經紀露出了讚賞的目光。

沈經紀琢磨著要不要再多做點什麼享受那種目光,最後放棄了,溫泉獎勵的話‥‥到時候直接帶去就好了。

看那兩人一下子說這個好吃,那個好吃,時不時自然地互喂,沈經紀的心裡泛起了不小的漣漪。

 

結果一回酒店,鄭允浩就開始收拾東西,把金在中看得一愣一愣的。

「鄭允浩,你幹嘛?」九點半這黃金時段‥‥「你你你,不會是想要內個吧?」

「什麼內個?」

「就是‥‥去找女人啊。」金在中開始天花亂墜的想像「你打算明天直接從Bar飛山口啊?」

「山口有機場嗎?」鄭允浩問。

「好像沒有。」金在中說「那你就更不能去找女人了啊,要是你留戀溫柔鄉誤了時間沈經紀不會放過你的。

「不是去找女人啦!」發火「你以為我是你啊!」

「我沒有找女人啊。」金在中解釋,不明白「你現在是要去哪?」

突然發現床頭櫃上有兩張機票「去廣島幹什麼?還是兩張機票,你跟誰去?」

「‥‥‥」白癡。

結果對象除了金在中那白癡還會有誰。

 

本來金在中第二天約了J先生見面的,既然到了日本,不去跟相識多年的好友見面的話似乎說不過去。只是J先生突然說要去福岡看望一個生病的朋友Y先生,所以說這一次金在中應該‥‥理論上,是被放了鴿子。

可是J先生是很講誠信的人,不會輕易爽約和取消講定的事情,但如果Y先生是他的朋友,並且生病了,那當然應該要跟Y先生見面才對。

金在中也不在意,大不了在酒店睡一上午補眠,正好他也感冒。

誒‥‥這麼說來,比起他Y先生在J先生心目中更重要嗎?!

只是稍微對鄭允浩小小抱怨了一下,沒想到那個男人竟然還怕他悶(?),出行算上他一個了。

「鄭允浩。」金在中笑眯眯的坐在床上抱著他的腰撒嬌「你是好人。」

斜眼「行了,拿包,走人。」

 

兩個人貼了假鬍子,戴上了金絲邊眼鏡,換上了普通的靴子,軍綠色的鴨舌帽,一直到上機也沒有被人認出來。

路上金在中有些擔心「你該不會只訂了單程票吧?」

鄭允浩點頭「不然呢。」

「不然呢?!」金在中差點跳起來「我們明天一點半之前應該要回去才對吧。不然沈經紀‥‥」

「放心啦。」貼著鬍子的臉笑的很扭曲「沈經紀明天不會跟我們一路的,他有事要辦,讓助理自己去山口就好了,我們從廣島直接坐新幹線去山口。」

果然‥‥這男人要是鑽起空子來「你想的還真周到。」金在中傻了,然後又皺眉「沈經紀去幹嘛?」

很少會出現沈經紀丟下他們獨自辦私事去的情況,因為認識了這麼久,除了家事和公事之外,沈經紀好像沒有所謂的私事。

這麼看來沈經紀還真是一個神奇的人啊。

「去福岡看朋友。」鄭允浩想了想,對著金在中八卦「我覺得吧,這事有點妙。」

「妙?」

「你想,沈經紀有朋友嗎?」指指自己,又指金在中,鄭允浩說「再算上助理,三個。他去看一個我們三個都不認識的人,你說這人?」

金在中眯眼「沈經紀的女人啊。」

 

到了廣島,跟著鄭允浩東繞西繞的才輾轉到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社區。遠離商業中心的地方顯得有些荒涼,小路兩旁都是高大的樹木,樹木之後都是比較老舊的洋房。

很久之前這裡應該是富人區才對,那種經過歷史沉澱下來的名門落魄很輕易就可以感受到。

中後段的一所大房子裡,金在中正不安的坐在沙發上黑線。

趁著鄭奶奶去泡茶的空隙,金在中猛的跳起來去掐鄭允浩的脖子「你怎麼沒跟我說來看奶奶!你陷我於不義!可惡!殺了你!」

鄭允浩被金在中壓在身上掐脖子,又好氣又好笑「又不是看其他什麼人,是奶奶誒。要是跟你說的話你又要跑去買一大堆補品什麼的,很讓人頭疼啊。」

喪氣的坐在鄭允浩小腿上,鄭允浩直起半個身子,一手撐著沙發,一手使勁揪了一下他的頭髮「你買那些東西奶奶又不吃,浪費。而且你這樣見外奶奶會不高興。」

金在中戳他胸口「人家不好意思空手嘛‥‥而且,奶奶什麼時候來廣島的,你都沒跟我說。」

金在中不開心了,抱怨了。

 

第一次見鄭奶奶是他剛進公司那一年,那一年年假他沒回家,鄭允浩就把他領回去了,自那以後才跟鄭允浩的家人熟識了起來,而且漸漸的,隨著時間的流逝,他不知不覺已經成了鄭家的一份子(?)。

尤其是鄭奶奶,疼他倒是比鄭允浩多些,也不知道什麼原因。

似乎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才對鄭允浩很特別了起來,金在中朋友雖多,但一直在他身邊的,似乎就只有鄭允浩而已。

將近十年的感情,一起走過的許多坎坷,都是別人無法比擬的。

這麼一想,總覺得應該要好好珍惜鄭允浩才對‥‥

 

「你又在胡思亂想什麼?」幾乎是一眼就可以確定金在中正坐在他身上神遊,嘖,這傢伙還真是理所當然的把他當坐墊啊。

「鄭允浩。」

突然被金在中那個認真的表情嚇一跳,鄭允浩挑眉「‥‥什,什麼?」可惡‥‥那水汪汪,圓溜溜的眼睛真是該死的‥‥怎麼在這個時候顯得那麼迷人啊,靠,你咬嘴唇乾嘛!

金在中囁嚅「我以後會珍惜你的。」

‥‥‥

珍惜就珍惜‥‥「我說,你說話一定要咬嘴唇外加伸舌頭嗎?」

空氣凝滯——

「我是說認真的,你剛剛沒有在認真聽嗎?」

「是有聽,可是什麼珍惜不珍惜的。」鄭允浩突然想不明白「突然說這話,什麼意思?」

「哼。」

一個終於感受到身邊之人對其之好的小白,一個在別人認真的時候注意到了不該注意的誘人之處。

 

鄭奶奶泡茶出來的時候差點抖掉了託盤,沙發上兩個小孫子那是什麼姿勢‥‥什麼氣氛啊‥‥

唉,看來,就跟電視網站論壇週刊八卦上說的一樣了。

罷罷‥‥幸好她早有做好心理準備。

「在在,浩浩,喝茶喝茶。」

我們又何必去在乎真心之外的事呢?難道有什麼是比真心更值得讓人在乎的嗎?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