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時間有時就像作者難產(此難產非彼難產,你們懂的)時一樣,磨磨唧唧一直停留在一處,仿佛看不到頭一樣的漫長。可是有時卻又像作者吃壞肚子時一樣,嗖的一下就過去了,一泄千里,無可阻擋~

鄭允浩就這樣在時光的流逝中慢慢長大了,成功從一個小面癱,長成了一個183cm的大面癱。。。從7歲到26歲,在沒有小天使的將近20年中,鄭允浩從來沒有忘記過他,他一直相信爸爸的話,只要他足夠努力,足夠優秀,就一定能夠和他的小天使重逢。

雖然從小就入演員這一行,總是三五不時的要去拍戲,但是事實上他的成長和其他孩子並沒有太大的區別,不過是多遇見了一些龍套叔叔、影后阿姨、替身哥哥、化妝姐姐和導演伯伯而已。

鄭熙年和戴雨萌雖然不能稱得上是多麼有經驗的父母,但是在培養兒子方面他們始終堅持一個原則,就是要讓兒子像普通孩子一樣長大。鄭允浩少年成名,對演員這一職業有興趣有天分,當然也少不了自身的努力,再加上與生俱來的優秀外表和氣質,可以說是早就一隻腳踏入娛樂圈一線明星的行列之中了。然而娛樂圈萬紫千紅紙醉金迷,多少人在裡面被催熟、繼而迷失甚至墮落。他們不想讓兒子因為演員的身份而過早成熟,拋開這一光環,他也只是個普通的孩子而已,他應該經歷和享受最值得珍惜的校園生活。

對此,鄭允浩是樂於接受的。他和其他同學一樣上學讀書,一樣拿著用舊體恤剪成的抹布擦玻璃,一樣寫那些根本沒人盼但是卻不得不寫的假期作業,一樣因為沒有思路而猛翻作文書,一樣為考試苦惱,一樣每天穿著那埋沒了眾多俊男美女的肥肥醜醜的校服,一樣在運動場上熱血奔跑,一樣偶爾為情所困,只是不同的是,在別的男生上課開小差兒,流著口水肖想隔壁班的班花而被老師罰站時,鄭允浩攥著自動筆皺著眉,盯著書上的某道思考題一臉學究狀地琢磨小天使的眼睫毛到底有多長的問題。「鄭允浩同學雖然因演戲要偶爾缺課,但學習態度一直認真端正,值得其他同學學習。」所有老師都這麼說。所以說,面癱其實也有好處的對啵。

 

既然說到校園生活,那麼必然少不了的就是情感話題。哪個少女不懷春,哪個少年不多情?處於花季雨季中的女孩子們沒有哪個床頭櫃裡或者枕頭下面沒放過一兩本言情小說的,書中大多是講沒錢沒胸沒地位,無才無能又無腦的女豬腳如何狗血偶遇優質但眼神不太好的男豬腳,經過一番波折,最終打敗妖豔紅玫瑰,成為男主心目中永遠的白月光的故事。這樣的故事看多了,自然會對自己的生活產生同樣的憧憬,渴望自己身邊的某位男生也能如故事中的男主一樣,和自己上演一場纏綿悱惻的曠世愛情。

按說憑鄭允浩的身材相貌,自然應該是排在女生心目中白馬王子NO.1的位置,但是事實卻並非如此。當年正值大陸第一部偶像劇《來呀來看流星雨》火熱播出,劇中講述四位各具特色的豪門少爺和一個草根妹子各種折騰來折騰去的故事。此劇一經播出立即引起了巨大反響,收視率持續上升一路飄紅,各大電視臺只要不播“新聞聯播”那絕對都是一水的“流星雨”。四位帥哥演員——海海,磊磊,謙謙,爍爍一下子成為最最炙手可熱的偶像明星,人稱“天朝四小生”,少女們更是為他們所傾倒,為他們癡狂,將他們定為自己找男朋友的標準。

鄭允浩從外表上看絕對是最符合甚至是高於這一標準的,但是。。。

「鄭允浩是很帥啦,可是太乖了,你看我們海海多彪悍,沒事就扔個墩布、踹個桌子、潑桶水、撞個車、失個憶啥的,多麼跌宕起伏的人生啊~~」

「鄭允浩嗎?很高很帥的,我本來挺喜歡他的還想過表白呢,可是他不會樂器啊,你看我們磊磊多有才,鋼琴、豎琴、手風琴、電子琴、小提琴、大提琴,連馬頭琴都會呢~~」

「鄭允浩其實不錯啦,就是太悶了,你看我們謙謙多好,幽默風趣,活潑陽光,嘴上抹了蜜似的最會討女孩子歡心了呢~~」

「鄭允浩呀,長得蠻好的可是不知道擅不擅長電腦啊,你看我們爍爍可是電腦天才呢,有個能當駭客的男盆友多棒啊,沒准還能從老師那裡偷來考試卷子呢~~」

當然,也有下面這樣的回答。。。

「為什麼不喜歡鄭允浩?他姓鄭我姓張,姓氏不同怎麼相愛!」

「為什麼不喜歡鄭允浩?他屬虎,我屬兔,生肖不同怎麼相愛!」

「為什麼不喜歡鄭允浩?他是男生,我是女生,性別不同怎麼相愛!」

「為什麼不喜歡鄭允浩?他一米八我一米五,身高不同怎麼相愛!」

「為什麼不喜歡鄭允浩?他吃蜜棗粽子我吃肉餡粽子,他吃桃不削皮我要削皮,他喝豆漿加糖我要加鹽,習慣不同怎麼相愛!」

。。。。。。

說來說去還是一個妹子的答案看起來最正常一些——「鄭允浩給人感覺離得很遠,臉上總是沒什麼表情讓人無法親近,而且他是明星我們總是沒辦法把他當成普通同學來相處,更不想一個不小心成為花邊新聞的主角。男朋友還是要親切、溫柔、可靠一些才好嘛。」

總之,鄭允浩就這樣成為了雷區中的一棵高嶺之花,無人採摘,這麼多年雖然受到的注目禮很多,但硬是沒有收到過一封來自女同學的情書,甚至沒有聽到過一句告白。

 

當然他是樂得清靜的,校園中的哪個風雲人物不是天天屁股後面跟著一群嘰嘰喳喳的女生?他自然也是風雲人物,但是卻真的和風和雲一樣無人能捉其衣袖。

朴有天曾為他搖頭惋惜:「嘖嘖,允浩啊,沒有過女朋友的青春是不完整的啊!」鄭允浩白了他一眼,「誰說不完整,我有媳婦的。」

朴有天嗤笑,「就你那個小天使一樣的男媳婦啊?這麼多年不見,即使人家站在你面前你也認不出來了吧。」

才不會呢,鄭允浩在心裡想,如果小天使出現,我一定能第一時間認出來,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呢。這話聽起來實在是有些荒謬,但是鄭允浩確實算是與他的小天使一同成長起來的,現實嗎?不,是在夢裡。

鄭允浩自從7歲那年去草明村找媳婦未果,回來後小天使總會三五不時的出現在他的夢中,而且竟然會隨著他年齡的增長而一起長大,他每天早上醒來的第一件事不是奔向廁所,而是靜靜躺在床上回憶昨晚的夢。夢中的小天使一天一天長大,從白嫩的小團子成長為乾淨漂亮的少年,身高抽高了,骨架變寬了,肉嘟嘟的小臉也漸漸顯出了棱角,可是他笑起來的模樣,彎彎的大眼睛,長長的微卷的睫毛,一口小白牙,都是鄭允浩所熟悉的當年的模樣。

26歲的鄭影帝雖然屬性呆萌,但是IQ怎麼說也是中上等水準,長到這麼大當然早就明白了小天使不可能是真正的小天使,他就是一個真實存在的普通的小孩子,當初一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才把他給弄丟了。夢中的相遇對鄭允浩來說是一種慰藉,能和小天使在一起哪怕只是短暫的幾個片段或剪影,也是甜蜜的。可是人終究不能只活在夢境中,夢中的小天使越長越大也越來越美,可是鄭允浩總覺得心裡不踏實,那些畢竟只是虛幻的夢,真正的小天使到底在哪裡呢?

又一次在夜半醒來,他回憶起夢中越走越遠的小天使,自己伸出手卻怎麼也觸碰不到他,心裡一揪一揪的難受。他翻了個身,將旁邊的大熊公仔摟到懷中,「大熊你說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我媳婦呢?」

 

在鄭允浩獨自成長的這20來年中,金在中家裡又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呢?

首先,金家開店了。

我們都知道,金家在搬家之前就一直在草明村經營著一個豆包鋪子,但是自從金爸爸中了大獎搖身一變暴發戶以後,怎麼還能滿足於一個小小的豆包鋪呢??!!所以金爸爸一到L市就決定了,我要開豆包連鎖店!!好吧,我們金爸爸就是這麼有出息~金爸金媽發揮了他家行動力強的優勢,沒多少日子就辦好了營業執照,在一個住宅林立交通便利的街角開了第一家豆包店,還起了一個響噹噹的名字——「豆了個包」。

如此有個性、有趣味、簡明扼要、雅俗共賞、讓人看了一眼絕壁會再看第二眼、看了第二眼就再也忘不了的招牌,一掛上就引來眾多顧客的圍觀。為了招攬顧客,金媽媽特意蒸了一鍋小型的豆包,免費請圍觀群眾品嘗。白給的誰不吃,眾多大爺大媽們紛紛接了過來。

豆包也就成人吃兩口的大小,但是金媽媽可是半點沒有馬虎。她當初在草明村可是出了名的做麵食的一把好手,尤其擅長做豆包。那豆包表皮光滑有彈性,金媽媽更是加以改進,上鍋之前用小刷子在上面刷了一層蛋黃,金燦燦的一片看起來特別有食欲。面鬆軟糯香,吃起來不軟塌塌的反而特別有嚼勁,裡面的豆餡更是又細又滑,咬一口立刻滿口甜香。

眾人一個豆包下肚立刻被勾起了饞蟲,金媽媽掀起旁邊大號的籠屜,一個個金黃飽滿的大豆包乖乖地臥在裡面等待認領呢。於是頃刻間,三層大籠屜裡的豆包被一搶而空,剩下沒買到的只得站在一旁排好隊守著,等待下一鍋豆包的出生。

金媽媽在前面笑眯眯地賣豆包,金爸爸一邊揉面一邊從後面的廚房探頭出來。好傢伙,那麼多人站在他家窗口嘞,我數數我數數,少說有20個人吧,一個豆包一塊錢,每人買一個就是20塊錢。他們覺得好吃明天一定還會來,下一次可能就是每人買兩個,三個,四個甚至更多。他們還會推薦給自己的親戚朋友同事鄰居神馬的,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會有更多的人來光顧。而且逢年過節的話沒准還會多買一些送人,哎呀呀要不要弄個豆包大禮包呢,今年過年不收禮,收禮就收豆了個包~

金爸爸流著口水腦子裡算計著家庭GDP預期的總值呢,手底下的活兒可就不知不覺停下了,那邊金媽媽半天沒聽見自家男人哼哧哈哧賣力揉麵的聲音,覺得奇怪,跑過來一看,果然一副做白日夢的蠢樣兒。

「小金子,在我眼皮子底下居然敢怠忽職守,不務正業,該當何罪?」

金爸爸一下子從堆滿鈔票的美夢中驚醒,趕緊顛顛跑去給媳婦接了杯水,「娘娘辛苦,娘娘息怒,小金子這就繼續戰鬥~」

金媽媽看著他那跟從前一點兒沒變的憨樣兒,心裡罵了一句「二貨」的同時也鬆了口氣:娘說有的男人一旦有了錢就會變個樣子,尤其是暴發戶,很容易變懶,整天守著積蓄坐吃山空。而且不少男人不光變懶還變心,拋棄糟糠之妻,在外面養一堆小三小四小N的比比皆是。可是如今自家傻金不光沒有拋棄勤勞致富的中華傳統美德,還這一如既往的聽媳婦的話,看那跟灰太狼有一拼的狗腿樣,果然沒有嫁錯人呀~ o(≧v≦)o~

 

其實金爸爸的白日夢並非如莊周夢蝶那樣一場空,事實跟他預期的差不多,金家的豆包店因為美味、料足、乾淨、實惠,再加上老闆和老闆娘善良樸實有親和力,招牌很快就打響了,雖然沒到送大禮包的地步吧,但是也引來了L城《每日新報》記者的來訪,發稿一篇,金爸爸成為勤勞致富的典範。

事業上的蒸蒸日上讓金爸爸樂得多長了好幾條眼尾紋,但是,更讓金爸爸高興的是,他老金家又要添人口啦!是的,他家媳婦懷孕了!其實剛搬家那會兒金媽媽就總感覺不太舒服,可是她覺得自己一向腰不酸腿不疼,牙齒潔白身體倍兒棒,就沒太在意,還自己給自己診斷呢。

噁心想吐?中暑!

不想吃飯?水土不服!

經期不准?開店初期太忙導致內分泌紊亂!

小腹隆起?生意做紅火了以後伙食太好吃胖了!(哎,您神經真粗~)

所以當她以為自己漲肚漲得厲害去醫院就診,結果卻被醫生看了一眼就領到了婦產科後,才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艾瑪我說怎麼總想吃酸的,原來老娘是懷了啊!

得知妻子已經懷有四個月的身孕後,金爸爸立刻禁止了金媽媽的任何勞動,好在當時已經開了第一家連鎖店,人手不夠金爸爸招了不少新人,金媽媽徹底退居二線回家安心養胎去了。

懷胎十月,金媽媽徹底過上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不是她懶得做事,而是金爸爸把一切都代勞了。金媽媽懷著金在中的時候曾經因為擦地滑了一跤,肚子在床邊磕了一下,這可把金爸爸嚇了一身冷汗,好在磕得不嚴重,肚皮上就青了一塊,可是金爸爸總懷疑兒子的頭大是因為那時候被磕腫了,所以這次格外的小心。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金媽媽預產期臨近的那幾天,天天想吃桃,有天做夢夢見了一樹粉中帶紅甜香四溢的大桃子,於是金媽媽發揮農村丫頭的本領,噌噌兩下爬上了樹,把衣袋中裝滿了誘人的桃子,下來的時候由於身子重沒抓穩,一下子就從樹上墜落。

咚的一聲,金爸爸在睡夢中被嚇醒,看見媳婦掉到了地上,還是,,,還是肚子著陸的。嗚嗚,金爸爸好想哭,這回生出來又不知是哪裡腫咯~~~~~~

 

金媽媽到底是年輕,身體素質好,磕磕碰碰神馬的完全不礙事,在一個清晨順利生下了8斤重的金家二小子。金爸爸忐忑地從護士手中小心接過兒子,明明看起來不胖啊,怎麼會有8斤重呢?他把兒子抱在懷裡翻過來倒過去地檢查,不錯不錯頭的大小很正常,小胳膊小腿兒也沒有異樣,誒,就是屁股上面似乎肉多了一點,啊,原來這回是摔腫了屁股。

金在中非常喜歡這個小自己四歲的弟弟,每天抱著不撒手,沒事就捏人家的小屁屁,哎呀手感真好~金在中的長相是綜合了爸媽所有的優點,弟弟也是如此,雖然沒有哥哥長得令人驚豔,但是同樣白白嫩嫩的一隻,肉乎乎的小鼻子,小小的嘴巴,單眼皮,眼睛沒有哥哥那麼圓,稍微細長一些,眼角處有一個很可愛的弧度,很像兩隻小蝌蚪,尤其是一笑起來可愛值立刻爆棚。

比起哥哥的乖巧懂事,弟弟可是明顯鬧騰了很多,哭的時候聲如洪鐘,嗓門大得能把鄰居都吵醒,笑的時候更是驚天動地的「恩康康」,走過路過的一聽這標誌性的笑聲就知道金家二小子今天心情不錯呢~

這都不算大問題,讓金家人犯愁的是二兒子的名字一直想不好叫什麼。文化程度不算太高的兩夫妻絞盡了腦汁,大兒子叫在中,難道二兒子叫小方嗎?那不然小橢圓?小三角?小陀螺?欸,什麼又亂入了。。

 

轉眼間兒子都快三歲了,卻因為名字沒有著落一直沒上戶口,再等下去要成黑戶啦~小民警多次跑來催促,金媽媽只好領著小兒子去派出所辦戶口,想了一路,直到踏進了派出所的大門還是沒有頭緒。金媽媽這裡急得上火,小兒子卻沒心沒肺地這跑跑那跳跳,一會兒撞翻人家民警大爺的水杯,一會兒摔壞了警花阿姨的鏡子,金媽媽生氣了,「這麼淘氣長大了可怎麼得了,乾脆取個文靜點兒的名字,就叫俊秀吧!」負責辦戶口的值班民警聽見了,看了一眼小男孩眉清目秀五官端正,一張小臉兒折騰得粉撲撲的煞是可愛,恩,是挺俊秀的,於是就在電腦裡姓名一欄輸入了「金俊秀」,金家老二的名字就這麼雷厲風行地被定下了。。。

 

 

 

 

 

第六章

 

金家兩兄弟雖然相差4歲,但是一點兒代溝也沒有,每天在一起玩玩鬧鬧,上一秒還因為看電視問題打得滾成一團,下一秒就又親熱地抱來抱去了。金在中很喜歡自家這個活潑可愛的弟弟,尤其是弟弟那肉肉的挺翹挺翹的鴨屁屁,那是多少女生羡慕不來的啊。

當年第一次從媽媽懷裡接過這個皮膚皺巴巴的小肉團時,金在中覺得好新奇,這就是弟弟呀,好小一隻哦。金俊秀躺在繈褓裡面不哭也不鬧,吮著自己的大拇指,看著眼前快把眼睛盯成鬥雞眼的哥哥,以為人家在逗他呢,歪著腦袋笑了出來,「恩康康」。護士們都被這孩子嘹亮的嗓門嚇得心肝一顫,金在中卻依然很開心,從今天起我就是這個小肉團的哥哥了喲~

金家雖然是暴發戶,但是人家是勤勤懇懇踏踏實實的暴發戶,所以即使是作為富二代的金家兄弟倆,也沒有像偶像劇中那樣被送入所謂的私立貴族學校,而是就近上了很大眾化的學校。可是俗話說得好,是金子總會發光的,沒錯,金家的兩塊小金子自打一上學就特別受歡迎,身邊總是圍繞著各種小男生小女生。

其實說來也很正常,家境不錯還是其次,金家兄弟的外貌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哥哥好靜一些,最大的愛好就是研究食譜和將食譜實體化,最開始還是媽媽負責每天給他們帶飯,到了後來他的烹飪技術已經超過了金媽媽,自己又愛好鼓搗新菜品,金媽媽索性就放手不管,把兄弟倆的午餐任務都交給了他。每天中午金家兄弟的飯盒打開的一瞬間,同學們立刻從教室的各個角落蜂擁過來,一片黑壓壓的小腦袋湊過去好奇地看金在中又做了什麼好吃的。金在中有時會特意多做一些請同學們品嘗。

「紫菜包飯好吃嗎?」金在中笑眯眯地問。

面前站的是金在中最好的朋友——明明小他兩歲卻比他高、比他成熟穩重的、可愛又帥氣的、連跳兩級的天才少年——沈昌珉。而此刻他眼中睿智的光芒換成了點點淚光,已經激動地不知道說什麼才好了,「嗚嗚,鍋(哥),好好呲(吃),偶始而無看呢(我死而無憾了)。」

「嘿嘿,那今天的數學作業拿來給哥看看吧~」

當然了,偶爾要一點點的小福利也是無傷大雅的對啵~只是偶爾喲~

與金在中不同,弟弟金俊秀好動,各種運動沒有不喜歡的,沒有不參與的,也沒有不擅長的,但是最讓他著迷的就是足球了。金在中曾經拿著弟弟50分的試卷笑話他,「我說金屁屁,你智商全部用在運動上了吧?」

金俊秀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從背後拿出哥哥偷偷藏起的52分試卷,「金花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好嗎?」

「我可是比你高兩分呢!」

「切,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滿分是120嗎?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金在中汗顏,好嘛好嘛,他的智商全部用在做飯上了行了吧~

 

在和弟弟總體相親相愛,偶爾相愛相殺的相處中,金在中無憂無慮地長大,迎來了他17歲那年的雨季。

步入了高中的金在中發現,身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同學們都變成一對一對的了。教室的後面,操場的雙杠旁,自習室的角落,甚至食堂都充滿了各種情侶秀恩愛的場面,校園裡到處飄著甜蜜的的粉紅泡泡。金在中對於這些本來是無動於衷的,網上都說了,秀恩愛死得快你們不知道嗎~可是當全班20個男生就只剩下他單身的時候,他才驚覺自己一直忽略了一個問題——為毛我沒有女盆友???連班裡的齙牙哥都和前兩天來送情書的齙牙妹修成正果了!!!

金在中覺得面子上實在是過不去了,他要人品有人品,要相貌有相貌,要才能有才能,雖然沒有想告白的物件,但是怎麼也沒個女生來主動告白呢?明明單身妹子還有的是啊,這不科學!於是他厚著臉皮到處去虛心求教去了。

「為什麼不喜歡你?因為你太漂亮了啊,做你女朋友壓力得多大啊,壓力大會變禿頭的!」

嚶嚶,我那不是漂亮,是帥氣~~~

「為什麼不喜歡你?因為你愛乾淨、太賢慧,不像男孩紙~」

嚶嚶,愛乾淨會做飯就不是男孩紙嗎,這是新好男人你們懂不懂啊~~~

「為什麼不喜歡你?誰說我不喜歡你啦,不過是對自家弟弟的那種喜歡哈。」

嚶嚶,誰想要那麼多姐姐啊~~~

「為什麼不喜歡你?因為你比我白!」

「為什麼不喜歡你?因為你皮膚比我好!」

「為什麼不喜歡你?因為你腰比我細!」

「為什麼不喜歡你?因為你一站我旁邊我就瞬間變成了糙漢子,尼瑪我必須要找一個比我糙的才對啊。」

金在中默默無語兩眼淚,嚶嚶,這年頭白麵都拼不過粗糧了啊。。。。。。

 

雖然還沒來得及早戀就已經過了早戀的年齡,但是金在中不拋棄不放棄,在高考報志願時毅然決然地填上本市的一所師範大學,哼哼,師範大學裡男女比例可是1:10,我就不信我撈不到個妹子!

開學了,金在中作為班中唯一一隻雄性生物,並且憑著他出眾的外形果然剛一走進教室就是一片尖叫聲,可是奇怪的是,女生們尖叫過後不是立馬圍上來,而是激動地湊在一起一邊看他一邊嘰嘰喳喳地討論著什麼。期間偶爾能聽見幾聲類似於“受”“小白”“人妻”等字眼,金在中撓撓頭,這是鬧哪樣啊,小學時還有小女生往我身上撲呢,怎麼到了大學一個個的都變矜持了嗎?

後來和那群女生們混熟了,金在中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女孩子們頓時笑得前仰後合,一個叫徐昕的女生一邊抹著笑出來的眼淚,一邊從背包裡面拿出一大摞漫畫書——純情羅曼史,「親愛的在中,拿回去看看吧。」

金在中抱著那一摞漫畫書往宿舍走,邊走邊腹誹:現在的女生都怎麼了,書包裡塞那麼多漫畫來上課是要怎樣,不嫌重嗎?為什麼非要塞給我看啊,問了也不說,一個個笑得那叫一個詭異,還讓我看完和她們交流讀書心得,看個漫畫難不成還要寫篇讀後感嗎?

 

走到宿舍門口,金在中聽見裡面傳來嗑呲嗑呲的聲音,心裡一驚,鬧耗子了?因為兩手都佔著,金在中拿腳踹開宿舍大門,只見沈昌珉一副大爺樣地躺在他的床上,一邊玩手機一邊抓他的零食來吃。「你這個吃貨,又翻牆跑來偷吃!」金在中氣哼哼地揮揮小拳頭。

「嘿嘿,哥,誰讓咱離得這麼近呢,時常來串個門增加兄弟感情嘛~今天中午有什麼好吃噠?」

要不說都是孽緣呢,沈昌珉考上的全國排名第二的大學和金在中所在的師範大學僅僅一牆之隔,還是那種鐵藝的有很多鏤空花型的圍牆,沈昌珉小朋友發揮自己大長腿的優勢,一口氣翻過來不費勁~

金在中他們學校別的優點沒有,校舍修得那是一等一的好,每間宿舍都配有一個廚房。這可方便了某隻米蟲,金在中嚴重懷疑他放棄全國第一的大學就是為了到自己這來蹭吃蹭喝。

「人生大事沒有解決,吃什麼吃?」金在中把厚厚的一摞漫畫扔在床上,甩了甩酸痛的胳膊。

「神馬人生大事啊?」沈昌珉漫不經心的瞟了一眼床上的漫畫,眼睛瞬間亮了,噌地坐了起來,上下左右打量了金在中好幾遍,把金在中都看毛了。

「你那是什麼眼神?X光嗎?幹嘛這樣看著我?」

沈昌珉放下零食,指了指漫畫書,一臉壞笑地對金在中說:「嘿嘿,哥,你終於開竅了啊。」

「開啥竅了啊?」金在中一個頭兩個大,現在的男男女女們怎麼都這麼難溝通呢,「這書是我們班女生的,我不過就抱怨了句為什麼沒有女朋友嘛,她們笑我就算了,還硬塞給我這麼多漫畫書讓我好好研讀,回來還要交流心得,這跟我沒有女朋友有半毛錢關係嗎?」

沈昌珉在心裡讚嘆了一聲腐女們的眼光果然敏銳,然後抹了抹嘴邊的零食渣渣,正襟危坐,「哥,有關係,關係大了~你知道你為什麼一直沒有女朋友嗎?」

金在中看著這位高智商損友一臉高深莫測的表情,心裡隱隱的有點發怵,「為,,為啥?」

「因為你是個受!」

要說天才少年就是天才少年,早在多年前剛和金家兄弟混熟的時候就認清了哥倆受的本質,哥哥漂亮愛乾淨,家務烹飪一把罩,皮膚好得能去做廣告,喜歡漂亮衣服和小玩意,跟女生相處融洽,偶爾傲嬌偶爾炸毛,受!弟弟天真爛漫的小白一隻,擅長唱歌和各種運動,有點小任性小脾氣小暴力但不討人厭,是招人喜歡的國民弟弟型,受!

沈昌珉聳了聳肩膀,沒辦法,天才就是天才~

 

沈昌珉看著金在中一臉“你在說哪國話我怎麼聽不懂”的表情,哎,我來帶你走入人生新天地吧。他隨手拿過一本漫畫,看了幾眼,翻到了其中畫面甚是清涼的一頁,「來來來,你來看這個。」金在中探頭過去一看,立馬用兩隻手捂住了眼睛,「你你你,你這倒楣孩子怎麼不學好!十八禁啊我去!」

「切,這才哪到哪兒啊」沈昌珉心想,你要是看到了我那500G的大硬碟不得嚇趴下啊。

「哥你都過了18歲了,看這些也沒關係吧。。」

金在中想了想,也對噢,於是好奇地從手指縫裡又瞟了兩眼,這一看可看出問題了,「這,,,這這,,,尼瑪這是倆男人啊!」

「Bingo!」沈昌珉打了個響指,「漫畫中的兩個男人是戀人的關係,戀人嘛當然要不時做一些愛做的事情啦,你瞧,上面這個奮力耕耘勇猛無比的就是攻,下面這個看起來柔弱一點的承受的一方就是受,當然強攻弱受也不是絕對的,現在神馬美攻強受啦,病弱攻肌肉受啦,弱攻弱受啦,鬼畜攻淫蕩受啦等等的配對也是有的,不過你看到的這樣的算是主流。哎現在跟你講這麼多你也消化不了,反正你就知道男男也是可以XXOO的就可以了~」

金在中看著那很黃很暴力的畫面,覺得臉上一陣陣的發燙,「唔,她們讓我看這個幹什麼?」

沈昌珉把書一合,「很顯然,她們是想告訴你,你就是個受!女盆友神馬的不屬於你,下面那個才是你的歸宿!」

「我我我,我才不是受!」想起畫面中那個下面的男孩一臉痛苦、難耐又舒服的表情,金在中絕對絕對不想把自己和那個樣子聯繫起來,大吼一聲「我是攻,是攻!」

沈昌珉看著他惱羞成怒的樣子,哈哈大笑,「哥,你難道不是應該說我是直男才對嗎?哈哈,不錯不錯,你是攻?有前途啊~」

金在中腦袋轟的一聲,尼瑪啊,我怎麼忘了還有直男這茬!!!

 

金在中草草做了頓午飯,就轟吃飽喝足還打著飽嗝的沈昌珉走,沈昌珉看他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也不多留,抓了一把小餅乾就準備離開,走到門口又扭過頭補了一句:「哥,你這樣的不當受是世界的損失啊,慢慢鑽研,有不懂的來問我哦~天才少年隨時給你科普~」

金在中砰地一聲關上了大門。宿舍裡只有他一人,他看著床上的一堆花花綠綠的漫畫,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屋子裡轉圈圈。可是架不住人類那與生俱來的好奇心作怪啊,金在中還是一寸一寸地小步挪到了床邊,一咬牙一跺腳拿起了編號為1的那本漫畫翻了開來。

本來金在中還以為這是一本完全黃暴的漫畫呢,除了XX就是OO,沒想到等看進去了才發現這就是純情浪漫的愛情故事啊。有搞笑,有溫情,有吃醋,有堅定,有家人的阻撓,有一往情深的相守。金在中一直看到大半夜才把全部都看完,抬起哭紅的兩隻大眼睛,嚶嚶,太好看了,好感動腫麼辦,兩個男人的愛情也鬧木美好,小攻和小受好配啊,肉戲也很蕩漾啊,金在中回想起書中的這樣又那樣,偷偷羞紅了臉。

 

第二天他把漫畫書排好順序還給了徐昕,徐昕看他不好意思跟自己對視的樣子就知道他肯定是看了,眼圈還有點紅呢,難道是看哭了咩?她戳戳金在中的肩膀揶揄道:「怎麼樣在中,好看不?」

金在中把脖子一梗,「我才沒有看呢。ㄟ( ▔, ▔ )ㄏ」

「這樣啊」徐昕眼珠一轉,「這麼說你不知道最後小攻死掉了吧~」

「誰說的!小攻才沒有死呢,他明明跟小受開開心心在一起了!(づ ̄3 ̄)づ」金在中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還沒發現自己早就暴露了呢。

徐昕忍笑忍得腸子都疼了,繼續逗他,「哦,那你肯定也不知道小攻小受做愛做的事情時,小攻是在下面的那個咯~」

「屁嘞,小攻通常是在上面啦,偶爾在下面也是。。。也是。。。啊啊啊啊啊!∑(っ °Д °;)っ」

金在中終於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驚恐地睜大眼睛捂住了嘴,「唔唔,徐昕你在做夢,剛才都是你的幻覺,是幻覺。」

「晚啦親愛的在中,我已經全部錄下來了哦~」徐昕拿出口袋中的手機,「嘖嘖,今天的群裡又會熱鬧非凡啦~放心,我只在咱們班內交流,絕對不會給你說出去噠~晚上歡迎來群裡圍觀哦~」

金在中欲哭無淚,尼瑪我就是笨蛋的代名詞啊。。。。

 

金在中自從看了那套《純情羅曼史》以後就念念不忘了,兩個男生的感情讓他好奇,但並沒有讓他覺得噁心或者不舒服,反而看起來十分美好。比起男女之情,男人之間的感情更加簡單明確,不做作,不矯情,比起時下流行的偶像劇萬年不變的狗血套路和嗲聲嗲氣的糾纏可是好了太多了。

可是這部已經看完了,還想看其它的可怎麼辦?問班裡的女生要嗎?她們倒是肯定有,而且一定會灰常灰常願意借給他,但是。。。金在中腦補了一下她們聽到自己借書的要求後激動的嚎叫聲和各種“我就知道”的表情,狠狠地顫抖了一下,想想都覺得可怕。

那麼,就只有和那隻吃貨要了~

 

不得不說,天才就是有無人能敵的預見力的,沈昌珉早就拿准了金在中一定會對這個新天地感興趣的。果然等了沒兩天,就看到QQ上面金在中的頭像衝他閃。

我不是大頭:沈吃貨,出來。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Hi,哥,有何指示?

我不是大頭:內啥,嗯。。。我就是想問問,上回你在我宿舍看到的那種漫畫。。。你不是說看過很多嗎,你那裡還有嗎?不是我要看啊,是班裡的女生們讓我問的,嗯嗯,我記得你似乎很精通的樣子,應該是有好多存貨的吧?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咦,哥,你什麼時候那麼樂於助人了啊?

我不是大頭:我一向樂於助人好嗎!!臭小子別廢話,到底有還是沒有?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別生氣嘛,當然有啦,不過這年頭誰還去買坑爹的實體漫畫書啊,又貴又佔地方。我告訴你一個論壇吧,叫“天腐之國”,上面各種耽美漫畫、耽美小說、甚至龍陽十八式的美圖應有盡有啊,全部高清無碼哦,你弟弟我奮鬥多年已經混到管理層了,只要註冊一個ID就一切搞定,可以給你,不,是給你們班的女生們謀福利哦~

我不是大頭:好,我馬上去註冊!不是,我是說我馬上就告訴她們去註冊。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這樣吧,哥你讓她們註冊一個ID吧,這樣我也好記,她們之間回頭資源分享一下就可以了。

我不是大頭:恩,有道理,那我回來把ID名稱發給你。

天才不是說說而已:好嘞~

金在中哪裡是什麼幫女生們問啊,他只是拿這當個幌子而已,難不成讓他跟沈昌珉說:「小子,給哥來兩斤BL漫畫看看~」這哪裡說得出口啊,而且他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嘛,就當做一般的言情漫畫來看的哦,人家才不是GAY呢,更不是小受受!╮(╯▽╰)╭

沈昌珉哪裡不知道他那點兒小心思,只是沒好意思第一時間就點破而已,可是當他轉天看到手機上金在中發來的ID名稱時,還是一口薯片渣渣全都噴了出來。噗,「花花公主」,哥你就算模仿女生的口吻也別起個這麼蘿莉的名字啊。。。果然每個小受受都有一顆少女心嗎?

 

金在中自從混跡了“天腐之國”後,就像魚兒見了水一樣各種歡實,嘿嘿這篇漫畫好搞笑哦,哈哈那篇小說萌死人了啦,矮油這張圖太掉節操了,金在中捂著臉又從指縫中瞅了兩眼然後關掉了頁面。

直到某天金在中懶得自己做飯,領著沈昌珉去了食堂,結果在食堂裡一邊吃飯一邊盯著鄰桌的兩個男生,猜想人家誰攻誰受,把人家兩個單純得不能再單純的好兄弟看得心裡發毛,默默地挪到離他10米遠之外的桌上吃飯時,他才驚覺——不得了了啊,我一個陽光向上的四有青年,什麼時候三觀扭曲到這種程度了啊,竟然隨時隨地YY兩個男人還覺得天經地義啊!嗚哇哇哇,我是不是真的變成GAY了啊!我對不起國家,對不起黨,對不去學校對我的栽培,辜負了父母對我的期望,神啊把我回爐再造吧。。。。

坐在他對面的沈昌珉本來一直在埋頭專心吃飯,突然覺得金在中半天沒有動靜了就抬頭看了一眼,結果被他這一連串表情的變化嚇了一跳,剛才還眯著眼睛掃描人家倆直男呢,這怎麼突然就風雲變幻滿目愁容了,哭喪著臉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來的樣子。他拿筷子在金在中眼前晃了晃半天,等那雙大眼睛終於對上了焦,金在中扔下手裡的勺子,「嗚,珉珉,我居然覺得兩個男人在一起是理所應當的,哥要變成GAY了怎麼辦。。。。」

珉珉這叫法只有在金在中有求於他的時候才會出現,聽起來還真是肉麻呢。沈昌珉翻了個白眼,毒舌道:「哥你樂此不疲地看了倆月男男的各種東西,現在才有這種覺悟,反射弧還真不是一般的長啊。。」

看著金在中心神不寧坐立難安的樣子,沈昌珉有些不忍心,只好安慰他說「那個。。。其實喜歡看男男也不一定就是GAY啦,你看我不也喜歡嗎,但是我可是絕對絕對的直男哦,電腦裡住著一堆蒼老師呢。你們班不是有好多腐女嗎,我們這樣的就叫做腐男啦,很正常很正常。」

「正常嗎?」金在中聽他這麼說稍稍鬆了口氣。

「當然啦,你看看那邊那個很健壯長得也還可以的男生,你有心跳的感覺嗎?」

金在中朝著沈昌珉手指的方向瞅了瞅,「沒有。。好像大猩猩噢。」

「呃,好吧,那你看看我,頭腦聰明,玉樹臨風,身高186cm體重68kg的標準模特身材,長相可帥可萌,大眼睛雙眼皮,高鼻樑,協調能力組織能力溝通能力語言能力全部excellent,你喜歡我嗎?」

金在中掏了掏耳朵,「切,我就知道你又貪吃又厚臉皮,才不喜歡你嘞。」

沈昌珉不跟他計較,「你瞧,這麼優秀得慘絕人寰的我你都看不上,怎麼會喜歡男人呢?」

金在中想了想,自己這個損友雖然是個吃貨但是也確實是個帥氣又可愛的吃貨,在男生裡面絕對是萬里挑一的,可是他這麼多年從來也沒有過什麼心動的感覺。他拍了拍胸口,嘿嘿,這下放心啦放心啦,回去繼續看昨天沒看完的「世界第一的初戀」去~

金在中心裡的大石頭放下了,一邊吃飯一邊開心地哼哼著「啦啦我是一個腐男,腐男腐男腐男,啦啦啦啦啦啦~」

沈昌珉默默擦了擦汗,哥,你沒有喜歡過哪個男生,那是因為還沒遇見合適的呢。孩子,很傻很天真呢~

 

==========================================

 

作者文裡提到的《純情羅曼史》《世界第一初戀》真的是很好看的哦~有興趣的親估可以看看,也有動畫可以看~

20120228035132_ETThJ  

20120228034540_8yhin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