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獎勵

結果在鄭奶奶家休息了一晚的結果是因為氣氛太好,床太舒服,太久沒有這樣心情放鬆,兩人都沒聽到鬧鈴響。

金在中睜眼的時候才覺得落地窗照射進來的陽光刺眼得很,鄭允浩還張著嘴趴在枕頭上睡,頭髮睡得亂七八糟的,金在中伸了個懶腰拿了手機一看才驚得完全清醒過來。

趕緊去搖晃鄭允浩「允浩!起來了,起來!十二點半了!」

鄭允浩扯了枕頭往頭上一蓋,翻了個身,全當沒聽見。金在中只好衝去廁所拿了濕毛巾幫鄭允浩擦臉「起來起來!快點!」接著捏住他鼻子。

「‥‥幾點了。」

「十二點半。」把手機伸到他面前。

鄭允浩呲牙裂嘴的揉著太陽穴,媽的,睡得太舒服被猛然間叫醒的結果就是頭疼欲裂。

只是,已經這麼晚了嗎,完全沒有感覺到。

兩人急忙洗漱,鄭奶奶就在餐室裡喊他們「乖孫子喲,快來吃午飯。」

金在中咬著牙刷探出頭對鄭奶奶撒嬌「奶奶,你怎麼不叫我們啊?!嗚嗚嗚,這下慘了啦。沈經紀估計要發飆了。」

鄭奶奶一臉心疼又奇怪的說「奶奶已經有叫你們了,九點鐘的時候。結果你和允浩都掀了被子蒙住頭說不要吵不要吵,還早。奶奶就以為你們不著急嘛。唉,你們都累瘦了,多睡點才好嗎,昌珉那小錢罐子敢發飆奶奶就揍他!」一邊說,還一邊揮了揮拳頭。

金在中滿嘴泡沫的義正言辭「嗯,奶奶,揍他!」揮拳頭。

鄭允浩洗漱完畢,把毛巾往金在中臉上丟,臨走之前還擄了下金在中毛絨絨的腦袋「動作快點,磨磨唧唧的。」接著一邊揉著肚子一邊跑過去問鄭奶奶「奶奶,肚子好餓。什麼好吃的。」

「有做好午餐了,在在你也快點。」

「唔,來了!」

 

一直到坐上新幹線那一刻兩人才有鬆了口氣的感覺,還好到山口的人並不多,他們倆沒有貼鬍子什麼的,只著了比較普通的服裝和戴了帽子,連墨鏡都沒帶,總覺得,戴了墨鏡‥‥應該會更容易被認出來吧。

墨鏡這東西一裝在臉上,就會給人一種“快來看我”的訊息。

「不知道沈經紀到了沒。」金在中摘下一邊耳機,手肘頂了頂旁邊相對起來氣定神閑的人「喂,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

雖然沈經紀說是自由活動,可是沈經紀嘴裡的自由活動意思是“不能離開東京”的活動,一直以來的潛意識協定,況且,要是到處跑的話,遇到什麼突發狀況,會很麻煩的。這回,兩人一聲不響就跑了這麼遠,不用說沈經紀知道了會發火什麼的了,那邊的助理應該都快急死了吧。

「對了!還沒跟助理說!」

鄭允浩扯了扯嘴角,僵硬的拿出手機‥‥他還真忘了這回事「現在打給他還來得及吧。」順便要招呼他別把他倆擅自離開的事告訴沈經紀。

金在中睜著眼睛咬著唇注視著鄭允浩的一舉一動,就怕出什麼問題。說實話,他挺怕沈經紀的,那傢伙平日裡雖然一副精英樣,情緒控制什麼的根本不在話下,可是要是‥‥一失控,人高馬大的,吼起人來,還真是恐怖,而且一定會被報復性的拉去大大小小的飯局。

他寧願一天跑二十個通告也不要去一次飯局,跟那些黑心肝勾心鬥角,嘖,要死不活啊。

啊‥‥又發現了沈經紀的厲害之處,人家黑心肝,他更黑啊,黑吃黑嘛。

 

鄭允浩帶著威脅的語氣對那頭的助理進行教育「意思就是你現在馬上一個人來山口,如果沈經紀在我們之前到你就不要說話交給我來解決,如果我們先到那就最好,就說是一起來的,明白了?」

助理在那頭帶著哭腔跑去趕車了。

金在中看著不知道從哪來的路線圖對一遍的鄭允浩小聲「好像從廣島到山口比較近耶,大概二十五分鐘。沈經紀在福岡的話‥‥唔,只要不比我們早出發,基本上是不會先到的,從福岡到山口要三十分鐘,還有海關,會耽誤不少時間吧。」

鄭允浩想了想,然後捏捏金在中的下巴「想那麼多,直接打個電話確定一下好了。」

其實遠在福岡,沈經紀倒是有些不想走了。

 

Y先生是他無意間認識的一個鋼琴演奏家,特別棒,人也長得不錯,兩人也保持著不錯的關係。這次因為聽說Y先生身體不舒服回福岡老家養身子,他人又正好在日本,沈經紀就覺得差不多是拉近兩人關係邁向更深層的時機了,於是便扔下YJ獨自過來“辦私事”。

可誰知,到了福岡,見了Y先生,他竟然高興不起來。

那個超級幼齒,一臉傻樣的人是誰啊。

沈經紀很糾結。

Y先生說「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感情很好。」

J先生說「啊,原來是沈經紀啊。你好你好,雖然以前見過,但一直沒機會說話呢,你叫我俊秀就好。」

沈經紀無語了,俊秀?似乎在哪聽過這麼自戀的名字「我們,見過?」

J先生也沒有覺得沒有被認出來不好意思,相反一臉真誠的解釋道「在在中的生日會上見過,啊咧,有天,我有這麼不引人注目啊?」

Y先生笑的很優雅很貴公子很鋼琴家「哪裡,俊秀那麼可愛。」

沈經紀握拳,我靠,青梅竹馬,打情罵俏,遲來一步!

 

正好手機這時候響起,沈經紀一雙眼也沒有看來電顯示,光顧著散發怒火瞪著眼前的“鴛鴦”——喂喂喂,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

「喂,誰!」沈經紀語氣很不好。

鄭允浩和金在中在那邊都被沈經紀的大音量嚇了好大一跳。

「好恐怖!」金在中抓著鄭允浩的胳膊拼命用氣音大叫。

鄭允浩鎮定的套話「是我,允浩。沈哥你在哪?助理說讓我們先走,怎麼回事啊?」

沈經紀看了看錶才發現,噗,已經一點多了,急忙道「你們出發了沒?我人還在福岡,到了之後先到酒店吃點東西等我。」

鄭允浩掛了電話重重的舒了口氣,一旁金在中笑嘻嘻的幫他揉肩膀「我們安全了。」

「話說,沈經紀是去見什麼人啊?」金在中對那個神秘人真的挺好奇。

鄭允浩帶了一邊耳機,把另一邊塞到金在中耳朵裡「聽,就這人。」

耳機裡播放著鋼琴曲,帕格尼尼變奏曲,1934年俄國作曲家、鋼琴家拉赫瑪尼諾夫,用帕格尼尼的《二十四首小提琴隨想曲》最後一首的主題,創作了鋼琴與樂隊的變奏曲。

同時,也是某位鋼琴家的成名曲。

金在中說「該不會‥‥是朴有天吧?」

鄭允浩點頭。

對於這個人,他聽說過不少,什麼天才啦什麼百年一位啦總之說得有多優秀就有多優秀,人也長得極其公子哥,剛結束世界巡迴演奏會,好評如潮。

這麼一個人他想不知道都難,只是‥‥他有點鬱悶。

「鄭允浩。」金在中歎氣「J先生也是因為他放我鴿子的。」

不過也幸虧了Y先生,至少他和鄭允浩還有助理三個人,安全了。

 

山口縣位於本州最西部。是個文化大縣,著名的文化遺產史跡集中在下關市、防府市、山口市、荻市、岩國市等地。其中防府市是奈良時代開始的各種史跡的所在地;山口市在市町時代曾被稱為「西方的京都」,留有許多當時繁榮標誌的古跡;此外還有荻市,曾經是幕末與明治維新的舞臺;岩國市的錦帶橋曾被指定為日本名勝。這些歷史古跡都是山口縣的觀光名所,吸引著各地的遊客。

這一次YJ擔任推廣人的角色,以常盤公園為背景首起介紹當地的特色美食河豚魚片,再逐一輾轉各個景色名點,基本上就結束了。

這期間倒是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因為河豚本身就是有毒的食材,所以烹飪時需要有特殊的許可。但在這裡,你可以在專業廚師的指導下,用已經去除有毒部分的河豚來進行烹飪。烹飪完後,可以進行品嘗或把它帶走。

金在中正跟廚師商量「師父,那個‥‥你能把這些乾淨的河豚送我嗎?」

廚師很開心的應答「既然在中君想要,即使全部拿走也沒關係!!」

主辦方的工作人員也說「早就聽聞在中君擅長料理,看來還不只是擅長而已啊,應該很樂在其中吧。」

金在中點頭「嗯的,用心做的料理被人讚賞的吃完,那種成就感,唔,會很幸福,很溫馨。」

「哎~~~~」有幾個工作人員發出長長的感嘆,笑眯眯的問「是做給允浩君嗎?」

「嗯。」

 

人已經跑去跟師傅討論做河豚料理的方法,鄭允浩就在一邊拼命承接工作人員的問題,其實他懷疑全世界都是豆花飯——

「你們睡一起嗎?」

「在中君有時間就會做料理給你嗎?」

「啊,下次公開你們的房間吧,拜託讓我們去採訪一下啦。」

鄭允浩紳士的回答「這個的話,請跟經紀人商談吧。要是可以的話,房間是可以隨便參觀啦,只是‥‥」一臉曖昧的接道「臥室可不行哦。」

粉紅‥‥製造粉紅。

 

等奔去下一個景點的時候,工作人員走在前頭開路選景。

鄭允浩扯了金在中後衣領惡狠狠地瞪著他手上的小型冰櫃「你還真是‥‥」咬牙切齒「拿這東西也不嫌丟臉,給助理!」

金在中雙手護住「不要。助理老是忘東忘西的。」

河豚耶,沒有毒的,師傅都清理乾淨的,這麼好的東西他可不願意弄丟,最好是晚上回酒店的時候好好美餐一頓。

金在中瞪他「還是說,你不想吃。」

想是想‥‥只是‥‥「也太不帥氣了。」這樣隨便拿別人的東西。

結果一直到去秋芳洞參觀鐘乳石的時候,兩個人還因為河豚的事情打打鬧鬧的。沈經紀同意拍幕後花絮,工作人員高興得不得了,雖然最後的播放片段還要給沈經紀過目,他們現下眼前的一片粉紅色都絕對會慘遭剪輯,但是‥‥還是好滿足啊。

 

從下午三點開始就不停的趕地方,這才覺得山口縣這麼大,跑完充滿鐘乳石美景的秋芳洞、岩國錦江上的錦帶橋、保留傳統江戶味道的長府毛利邸城下町、琉璃光五重塔、名列日本名水百選的寂地峽,以及非常復古、連接了山口與津和野的蒸汽火車,還有許多人夢想一遊的角島,已經差不多到深夜了。

跑外景是體力活,可是一路上他們除了喝水解渴還有吃巧克力解餓,根本就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東西。

工作人員本來是招待了晚餐的,只是無奈路上車子拋錨,時間拖了不少,再吃飯的話今天可能錄不完,沈經紀給的時間只有今天,第二天早上七點鐘他們就要趕溫哥華的飛機。

時間的確非常緊湊,吃飯什麼的,只好放棄了。

錄完後工作人員一個勁兒的道歉「真是太對不起了,兩位還是趕緊歇息吧,該餓壞了。」

幾個女工作人員一臉心疼的問候兩人「允浩君你的胃沒事吧,聽說胃病挺嚴重的呢。」

金在中本來就還在感冒,早上雖然喝了鄭奶奶煮的姜湯,好了不少,這會體力卻還是有些跟不上來。

鄭允浩說沒事,有吃沈經紀的便當,客套的說歡迎下次來拍攝“私屋大公開”,金在中也笑著說題目就是“YJ的秘密”什麼的。

 

客套的告別,回到酒店,卻是連澡都不想洗了。

兩個人正癱在床上,話機就響了。

鄭允浩皺眉「誰啊,這麼晚。不會是深夜服務吧。」打酒店的座機的話,這個可能性非常高,他們之前也有遇到過,只不過都一口回絕了就是。

金在中嘟囔「頭疼得厲害,深夜服務哥也沒法享受了。」

鄭允浩伸手去摸他額頭「這麼下去你遲早發燒,嘖,發燙了。」

金在中沒力氣應聲,微眯著眼睛看了鄭允浩一眼。

電話一直響著,鄭允浩拔了電話線,起來拿感冒藥,半摟著金在中起來餵他吃,感覺到金在中沒有想要自己坐起來的意識,整個人都靠在他胸膛上,鄭允浩皺眉問「沒力氣了?」

「嗯。」點頭「看來真發燒了,‥‥討厭,溫哥華這時候都冷死了,而且還要坐好久的飛機。」

人一發燒就容易暈機,金在中尤其明顯,還會吐的昏天黑地的一點東西都吃不下,那臉色白的很嚇人。

「別洗澡了,我摟著你睡會兒吧。」

金在中點頭,摟著鄭允浩的腰,趴在他肩窩子裡睡。這習慣也不知道是怎麼養成的,他一生病就特黏鄭允浩。

看著金在中泛白的臉色,嘴唇卻紅的厲害,只覺得心疼起來,不自覺地輕撫他的背,低頭親了親他的臉頰。

金在中抬起頭來看他,迷糊的問「幹嘛親我。」

把抬起來的頭按回去,命令「睡覺。」

沈經紀站在床邊看兩個纏在一起熟睡的人,心下嘀咕:也不知道以後會變成個什麼樣子,現在,是最好的時候了吧。

也許溫泉獎勵,比不上一個溫暖的懷抱吧。

 

 

 

 

■那絲情愫

到溫哥華的時候沒想到會有人接機,大概瞄了一眼人倒是不少,一百幾十個,鄭允浩和金在中都有些驚訝,他們人氣有這麼高嗎?

「喏,那個女的,從韓國一直跟過來。」金在中側頭過去跟鄭允浩耳語。

鄭允浩聽了也瞄了一眼那女孩,笑著跟她揮了揮手,這一揮差點沒讓現場失控,粉絲一股腦的衝上來激動地叫著他們的名字。

金在中一直被人抓衣服什麼的,幸好鄭允浩人高馬大的護著他急忙忙的前行,不然估計就要陣亡了。

畢竟不在亞洲,沈經紀也沒想到YJ有如此盛況,直後悔沒多帶幾個保鏢,北美的女生可不像亞洲人那麼嬌小,這回兩個保鏢顯然不夠用,明顯招架不住,沈經紀只好加入保鏢這一行列走在前面為他們開路。

「北美姑娘就是不一樣,一百幾十個人也不多,還真是夠嗆的有力氣。」沈經紀一邊開路被撞,一邊感嘆。

在亞洲接機的人遠遠不止這個數,幾千人的時候也不過安排了五個保鏢就絕對綽綽有餘,如果以後進軍北美‥‥唔,光是雇保鏢都好大一筆開支。

 

溫哥華的氣候沒有像金在中想像的那麼寒冷,以前一直沒有來過,光靠印象的話就覺得——北美的話,應該都是很冷才對,這個月份應該冰雪覆蓋才是。

結果全然不是,工作人員說溫哥華市中心其實蠻少下雪的,海水也不會結冰,一年中平均氣溫不低過零度,生活在這裡還真是很舒服呢,就是十一月份到三月份中旬左右會有些惱人,因為是雨季,雖然下大雨機會不多,但是毛毛細雨讓整個空氣都濕綿綿的,外地人還是挺不習慣的。

 

這一次要拍攝的是服裝誌,選景在格羅斯山。工作人員扛著攝影器材早早的去找了鏡頭方位,鄭允浩和金在中坐纜車上去。

金在中手裡拿著相機,在纜車上一直照著眼下的美景,準備PO網上去跟粉絲分享,見鄭允浩大咧咧的靠在纜車玻璃上閉目養神只覺得可惜「唉,你啊你啊,真是太沒情調了。這麼漂亮的景色你竟然捨得放過。」

鄭允浩微睜眼瞪了金在中一眼,一手插在口袋裡一手拿下了耳機,又閉上眼睛嘴裡哼哼「情調,光看景色有情調的話,相比之下還是跟喜歡的人在這裡做愛更好吧。」

呃——「你太直白了。」稍後想想,勾住鄭允浩的脖子笑「這想法不錯,值得一試。」

沈經紀愁眉苦臉的在本就不大的纜車裡繞圈子,繞的兩人眼花,鄭允浩揉著眉間有些耐不住的開口「沈同志,你他媽能稍停一會不?!」

從福岡回來就沒正常過,少了囉嗦卻多了沉思,你要沉思就沉思唄,整日在人跟前轉這不是招人嫌嗎。

金在中看了鄭允浩好一會,求證「你‥‥該不會是恐高吧?」

「你才恐高!」鄭允浩反駁「我暈車。」

金在中吐舌頭偷笑,被鄭允浩夾著腦袋好一通蹂躪,直逼他大吼「饒命饒命。」

沈經紀本來就因為Y先生青梅竹馬的事情糾結的膽汁泛苦,結果現在YJ兩人在他面前你來我往的,況且主角之一還是他的情敵J先生的朋友他的手下金在中,你說這能不惱人嗎。

沈經紀發飆「你個死小子!鄭允浩咱倆掐死他!」撲上去對著金在中的腦袋敲。

「哎喲媽呀沈昌珉你個大力士!下手輕點,疼啊!」

鄭允浩把金在中護在身後,轉頭看了他一眼,金在中在揉腦袋顯然不爽他和沈經紀合起夥來發瘋,朝天翻白眼,扯著濃濃鼻音嘟囔「現在心疼啊?晚了,哼。」

鄭允浩朝他小腿踢一腳「心疼個屁,你髮型亂了!」

金在中皺眉,掏鏡子躲到車廂另一頭整理頭髮去了。

沈經紀還不忘用眼神狠狠刮他兩眼。

鄭允浩勾著沈經紀的脖子一副好兄弟的嘴臉八卦「你跟,咳咳,Y先生沒戲了?」

挑眉,沈經紀扯扯領帶「帶你老婆下車了,其他的少管。」

 

直到下了纜車,到了拍攝地點,沈經紀還黑著臉全程一字沒說,工作人員都離他三尺遠,鄭允浩金在中也乖乖的拍照,讓擺啥POSS擺啥POSS,攝影師高興壞了,盡挑曖昧的姿勢整,反正無論問什麼沈經紀皆是揮揮手「可以可以。」

結束格羅斯山的拍攝後還剩最後一組照片是棚內的。

金在中裸上半身帶領結,鄭允浩裸上身穿牛仔褲叼玫瑰,工作人員讓金在中拿著又長又大又透明的黑紗,一旁的電扇把黑紗吹得飄逸。

攝影師要求很多,總之就是就死命要營造出gay志封面的氣氛。

金在中拿著黑紗墊腳跟鄭允浩說悄悄話「你不覺得那攝影師很變態嗎‥‥」

「哪裡變態了?」那玫瑰竟然沒剃刺!鄭允浩小心的拿著玫瑰拔刺。

「不讓穿衣服‥‥」不自在的把黑紗往身上裹,反正攝影師還在調鏡頭,斜眼‥‥鄭允浩的肌肉‥‥低頭‥‥自己平平的腰腹,哼!詛咒他不舉。

看出金在中在想什麼,鄭允浩微微一笑,只覺得那傢伙腹誹的樣子嫩可愛,伸手掐他的臉「你平時不是很愛脫嗎,真讓脫了還不自在。」

這麼一想,無論是演唱會啦還是頒獎禮的表演啦或者在家的時候啦,反正就是時不時的愛脫,金在中嘆氣,這是事實,他沒法反駁。

「棚裡冷。」金在中哀怨。

棚裡沒暖氣,一旁製造飄逸效果的強力電扇把空氣吹的涼絲絲的,讓他這個感冒的人真是痛苦,還有那個據說什麼超級有名的攝影師——你的鏡頭有必要折騰這麼久嗎!

把人拉懷裡半摟著,順便招呼助理拿個外套給金在中披上,皺眉「怎麼不早說。」

裹衣服,蹭著另一具比起他來稍暖的身子,比鄭允浩矮半個頭的身高讓金在中很不爭氣的把頭靠在肩上剛剛好,雖然弱勢了一點,不過,這樣的確暖多了。

「我不好意思嘛。」金在中一摸鄭允浩結實的後背,有些冰「你都一直幫我擋著風了。」把衣服分給鄭允浩一半「‥‥不是也沒喊冷嗎。」

鄭允浩握拳捂嘴咳咳兩聲,竟然被發現了。

 

整個人都貼到鄭允浩身上,沒被抱著還不覺得,一旦有了懷抱的溫度就只想貪求更多,共用一件衣服帶來的暖意,只覺得鄭允浩的胸膛還真是舒服,然後漸漸忘了在拍攝現場,習慣性撒嬌般的把臉埋到熟悉的肩窩裡。

那人的身子冷冷的,讓他有想更加摟緊的欲望,柔軟的髮絲拂過鼻尖,手中的細腰,鄭允浩著了魔般的摩挲著那細瘦柔韌的腰肢,然後稍稍用力把人往懷中摁了摁,低頭正好瞧見金在中看著他不知道在笑什麼,那臉上帶著些些的紅暈,整個人像貓兒一般,露出髮絲的耳朵白白的‥‥手已經先于理智把一直抓著的玫瑰插夾在了上面。

漂亮白皙的臉龐,額際盛開的血紅玫瑰,那帶笑的眼睛,害羞吐露的小舌‥‥輕輕地舔過唇瓣‥‥

那一刻,鄭允浩只覺得心臟一擊一擊的重重跳動,金在中就像一個蠱,蠱惑他想去親吻他。

幹嘛這麼看他?金在中奇怪,抬頭問他「允浩‥‥」沒想到鄭允浩這個時候低頭,金在中正好親到了他的下巴。

心臟猛然間一縮,熱流迅速的聚集在小腹‥‥竟然‥‥

「我‥‥」鄭允浩迷惑的看著懷中的人,握著那人腰肢的手突地加重了力道,以此來克制他陌生的突然而來的渴望。

「什麼?」金在中更加迷惑的看向鄭允浩。

我想親你‥‥

 

閃光燈召回了鄭允浩的神智,金在中猛的推開鄭允浩,一看周圍才發現好些工作人員一臉幸福的看著手機暈倒。

豆花啊‥‥真愛啊?

後來,那攝影師的什麼黑紗誘惑就在回神的兩人迷惑糾纏的眼神中結束。索性,那縈繞著感覺非常好。

雜誌大賣,YJ也因此源源不斷的多了N多廣告邀約,更有CKDGBF等等尺度足夠滿足豆花飯的巨幅櫥報高高懸掛。

之後的工作幾乎是天天滿檔,那天拍廣告的莫名情動早被鄭允浩丟到了九霄雲外。工作都忙不完了,哪有時間想那些根本就想不明白的事情。反正之後兩人一起洗澡睡覺什麼的他都沒欲火焚身的感覺,頂多就是在某人洗澡的時候總忍不住去捏那翹臀兩把,唔‥‥手感真好。

 

要非得說些什麼後遺症的話,就是鄭允浩的目光更緊的追隨金在中了,然後,發現那傢伙‥‥許多不經意間的可愛。

「在中,內褲。」鄭允浩一邊拿毛巾擦頭髮,一邊用腳踹開浴室門,對正趴在床上看動漫的人叫「快點!」

金在中磨磨蹭蹭的爬起來,去行李箱翻了好一會,嫌惡的把內褲扔給鄭允浩,這人怎麼每次都忘東忘西的。

見鄭允浩正在套褲子,金在中按了暫停鍵,把筆記本放一邊,起身喝水「你要出去?」

「一個飯局。」扣著襯衫的扣子,想著要不要穿長款外套,鄭允浩就著金在中遞過來的杯子喝水「你晚上別亂跑。」

想了想,好像沈經紀在車上是有說過這麼一回事,金在中皺眉問「是去見泰國那什麼族族長?」

「嗯。」鄭允浩收了手機在包裡,拿著髮蠟對著鏡子弄髮型一邊回答金在中「也不知道要談什麼,沈經紀說那傢伙在泰國很厲害,人家指明了要見我,嘖,也不知是什麼事兒,煩。」

 

本來是飯局就煩了,去見個不知什麼目的的人更煩,況且這人不見不行,連沈經紀都周旋不下來,感覺更糟。

「那人是不是叫G先生?」金在中一臉嚴肅的抓住鄭允浩一隻手臂「很多人都叫他G爺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潛入房間的沈經紀瞪眼「看不出來呀小在在,消息真靈通。果然關係到你家夫君心思就特多嘛。」

「放你媽的屁!」扯起沈昌珉的領子,只覺得一股子火氣「你他媽的明知道那G爺是個什麼胚子,你還讓他去!」

鄭允浩看得莫名其妙,拉過金在中「昌珉,怎麼回事?」

少見金在中生氣,而這傢伙一生氣了,基本上就真的是“很過分”的事,一邊桎梏住要衝上去打沈經紀的傢伙,一邊臉色嚴肅的面對沈經紀「沈昌珉。」

沈經紀揉揉腦袋坐在一旁考慮著該怎麼開口。

金在中氣得跳腳「媽的沈昌珉你這個錢罐子!老子跟你拼了!鄭允浩你放手‥‥讓老子打死他,他個小財迷,那G爺是個什麼胚子,咱們認識多少年了!他‥‥他媽的竟然還把你拖去‥‥拖去‥‥」

鄭允浩連腰帶手把人困懷裡,實在是受不了金在中那頓折騰撲棱,乾脆直接捏住了那尖尖的下巴「拖去什麼?」

金在中有些厭惡的答「糟蹋。那個G爺不是個好東西,我見過他。」

 

好幾年前他們剛出道的時候,其實沒有特地去泰國做過宣傳,只是某幾個電視臺稍稍放了他們的MV什麼的,然後就莫名其妙的紅了。

第一次真正去泰國做宣傳其實只是一個小型的Fan meeting,結束的第二天本來還應該留在泰國竄電臺的,只是那時鄭允浩家裡出了些事,迫于無奈沈經紀就帶著金在中留泰國扛下。

遇見G爺就是在某電臺,那時他剛下了通告,在大廳遇見了一個留著絡腮胡的中年男子,那男子就是G先生,當時正跟一個女藝人拉拉扯扯的,那女藝人都快哭了,金在中估摸著不對勁,本就是愛多管閒事的人,上前質問他「你在幹什麼?放手,不然報警了。」之類的威脅。

那時候金在中那腦子就沒想過“流氓”這東西怎敢在這地方出沒的合理性,很單純的認為是騷擾。

結果G先生竟然二話不說的上前吃他豆腐,噁心的他出一身雞皮疙瘩,好在沈昌珉對完通告趕了出來,他才從那魔爪下掙脫。

沈經紀一邊笑著招呼問候,一邊點頭哈腰護著金在中說「這是我弟弟,G先生您就那什麼‥‥改天,我給你找個滿意的?」

後來金在中才知道,那G先生是泰國X財團的董事,許多電視臺都靠他吃飯,在泰國娛樂圈裡絕對是個超級“乾爹”,只是‥‥他比較喜歡做男藝人的乾爹。

那天那個女人就是求他放過她的心上人的可憐人。

後來沒辦法,在泰國逆G先生者亡,G先生想跟金在中談談天吃吃飯,沈經紀卻也不是省油的燈但也沒更多的油,只讓火燒到了吃豆腐的層面,這已經是奇跡了。

G先生的包廂神話“上床吃飯”可是在金在中身上打破了。

 

一想起來就噁心,金在中瞪沈經紀「大不了以後咱不來泰國混!」奇跡般的掙脫鄭允浩的束縛,雙手一張,一副母雞護小雞的架勢「讓鄭允浩給人生吞活剝,成!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沈經紀揉眉間,那事他記得,比金在中記得還清楚,G先生的確是個有權力的人,想要在泰國混的舒服,就絕對不能跟G先生對著來,比起匍匐著在泰國血拼或者放棄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吃個飯‥‥忍忍‥‥反正他不會讓兩顆搖錢樹失掉貞操就對了,以此少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沈經紀是個生意人,他覺得是值得。

況且,娛樂圈本來就不是個乾淨的地方。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