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二十一 篇

事出突然,在中的腦筋實在轉不過來,要說不懂允浩話裡的意思那是騙人的,只是在中想不通,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在中還在發呆,冷不防被人抱了滿懷,剛一抬頭,嘴唇上就立刻覆上了兩片薄薄的東西。

在中驚恐地瞪大眼睛,看著眼前允浩被放大了的臉,他緊緊閉著眼睛,眉間擠出一個“川”字,用力地啃咬著在中的嘴唇。

實在談不上是什麼甜蜜的享受,嘴唇上只有火辣辣的被人噬咬的疼痛。

在中不敢閉眼,不敢掙扎,也不敢回應。他覺得現在自己任何一個動作都可能會將結果引向不同的方向,但沒有一個結果是他願意面對的,也沒有一個結果是他承受得起的。

不知吻了多久,在中被允浩一把推開了,在中不明所以,仍然用呆滯的目光看著允浩。

「噁心嗎?你不是應該覺得很噁心嗎?吐啊!你他媽去吐啊!」允浩惡狠狠地咬牙。

在中不動,還是一臉呆滯的表情。

「假的?對!我告訴你!都是假的!剛才也是假的!我就是覺得好玩!有意思!就是想欺負你!都他媽是假的!你最好別信!」

在中眼前一片模糊,他看不清允浩發怒的臉,只能隱隱約約地看到他的嘴唇一張一翕,口中也不知在叫嚷著什麼。

 

漸漸的,聲音沉了下去,甚至跟剛才的囂張語氣全然不同,略帶些焦急,略帶些擔心,「在中,在中你別哭,你別哭了在中‥‥對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該隨便親你,嚇到你了‥‥對不起在中‥‥你不要哭好不好‥‥」

「不要不要‥‥」在中像得了失心瘋一樣口中喋喋不休,雙手捂住臉,一點一點蹲到地上,「我不要我不要‥‥」

允浩半跪在地上,輕輕拍在中的後背,「對不起對不起‥‥我不逼你了,我也不會再碰你了‥‥你不要哭了‥‥你要是不願意見到我、我就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你別哭了‥‥」我捨不得了,我不凶你了,就算你接受不了、我也不會強迫你了,我不會讓你哭,我捨不得。

 

 

在中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只是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寢室了。

口乾舌燥,想找杯水來喝,於是在中翻下床。

「在中,你醒了!」有天沒敲門,徑直走到屋裡。

「嗯。」在中喝著水隨便發出了一個聲音。

「醒了就好!這種天氣你也能中暑暈倒,我真是服了你!」

「嗯?」中暑?

「你別告訴我你什麼都不記得了!是鄭允浩把你背回來的!」

「他人呢?」

「走啦!」

在中沒有說話,一切就像沒發生過一樣,他居然又好好地回到了寢室,鄭允浩也規規矩矩地走了。那些話算什麼?那個吻算什麼?

頭痛欲裂‥‥

「在中,你收拾一下東西吧!明天我跟你一起回家!」

「嗯‥‥」

 

 

 

接下來的日子,過的平淡得離奇。

十一在家待了7天,允浩並沒有來找在中。回學校後,各自學院有各自學院的活動,見面的機會少之又少。偶爾會在寢室樓下碰到,但允浩只是禮貌地點點頭就走了。

這些都讓在中慌了神,為什麼允浩的態度忽然來了個180度大轉彎?為什麼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明明不對了的,明明出事了的‥‥

在中覺得自己似乎是在期待著什麼,可究竟是什麼他又說不清。

允浩喜歡他——這件事是真的嗎?

允浩說過是為了他來了H大,允浩甚至還吻過他兩次,可允浩卻從來沒有坦白地承認過——喜歡在中‥‥

在中想去找允浩問問清楚,他也覺得自己是瘋了,讓事情這麼了結不是更好?幹嘛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也許問清楚了,自己會更難堪呢‥‥

但是,還是不甘心。

 

在中知道允浩每天晚上都要在圖書館5樓自習,於是他找了過去。

圖書館很安靜,只有偶爾的書頁翻過的聲音,臨近期末,大家都在認真的複習,沒有人抬頭注意到在中。

在中四處看了看,一眼望見角落處有一個熟悉的身影,在中嘴角微翹,快步走了過去。

可剛走了兩步,在中就停了下來——

一個笑吟吟的女孩子給允浩遞過去一杯咖啡,然後自然地在允浩旁邊坐了下來。

藍亦卿,中文系出名的才女,相貌也是如名字一樣的溫柔可人,就像是一幅江南美景。

學校早有傳聞,說鄭允浩和藍亦卿是一對,但在中不信,全當是無聊人造的謠,更何況,他也不相信允浩能這麼快抽身而出、愛上別人‥‥

也許這種說法有些自作多情的意味,但在中心底還是堅信,允浩對自己有著一些特別的感情,今天也就是為了求證而來的。

可是,這種情形‥‥

不會!不會!在中猛勁搖頭,不過是同學之間一起上自習罷了,沒有什麼的!

 

忽然允浩站了起來,在中急忙後退,他看到允浩收拾了書包,從另一側的門走了出去,隨後藍亦卿也跟了出去。

在中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但腳步卻已經跟過去了。

夜晚的校園裡人還是很多,允浩好像也撞上了不少認識人,一一點頭問好。

他們走向了女寢的方向,在中的心隨之收緊。

慢慢的,路上的行人少了,燈光也黯淡了許多。在中看到藍亦卿向允浩伸出了手,臉上還是笑吟吟的,女孩子特有的可愛模樣。

允浩溫和地笑,伸手握住了藍亦卿的手。

疼‥‥

在中覺得胸口處的某個器官隱隱作痛。

眼前的場景漸漸清晰,天空明朗,暖風陣陣,初秋的9月,湖邊青草地上,一個男孩緊緊攥住另一個男孩的手,一字一句地說著什麼。至於說的是什麼,在中聽不清。

可畫面再一轉,竟已是隆冬,曾經攥著自己的手的男孩正用著相同的力度攥著一個女孩子,目光中還溢滿溫柔。

兩個人面對面站定了,藍亦卿揚起小臉,輕閉雙眼,似乎是在索吻。

在中不敢相信,屏住呼吸張大眼睛。

允浩遲疑了一下,然後俯下身‥‥

不要!在中心裡大聲呼喊著這兩個字,可是喉嚨卻發不出任何一個聲響‥‥眼看著允浩要吻上去了,在中猛地轉過身,用最後的力氣跑開。

 

「對不起‥‥」允浩在距離藍亦卿的嘴唇1公分處停了下來,直起身板,略帶些歉意。

藍亦卿有些惱怒,「允浩,我們在一起兩個月了,為什麼你從來不碰我?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對不起‥‥我累了,你上樓吧‥‥」允浩疲倦地說道,也不管藍亦卿發青的臉色,轉身走掉了。

為什麼?還能為什麼?因為我不愛你,因為我愛的是別人‥‥

 

 

 

在中一口氣跑回了寢室,以最快的速度脫下衣服鑽進了被窩。

睡覺!現在需要睡覺!只要一覺醒來,一切就都停止了。

也許是上天聽到了在中的禱告,在中真的很快就睡過去了,只是這一覺睡得一點兒也不踏實,在中反反覆覆做著夢,說是夢又不是夢,都是以前發生過的一些事,零零碎碎的。

在中夢到初一開學的第一天,一個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眉清目秀的男孩子主動要求跟自己坐同桌,在中見他一副斯文的樣子,就答應了,卻不知,他今後的生活,被這個人攪和了個一塌糊塗。

這個人看起來老實,其實卻總是想盡方法捉弄在中,比如偷偷地向在中的飯盒裡放蜻蜓啊,在在中屁股後面貼上“白皙美臀,任君享用”的字條啊,趁在中睡著的時候在在中的頭髮上紮一堆小辮子啊‥‥好像很幼稚,可是那個人就是樂此不疲‥‥

夢境又變了,在中還是初一時那個樣子,那個人卻一下子變高了,場景是在野外。那個人一臉擔憂地背著在中,額頭上聚滿汗水,他不停說著,「在中啊,再堅持一會兒,醫院馬上就要到了‥‥在中啊‥‥」夢中的那個人焦急地小跑著,腳下似乎有很多紮人的野草,甚至都有血跡從那個人潔白的褲子上滲了出來,可他不停,還是跑,一直跑一直跑‥‥

一會兒的功夫,夢境又變了,在中長大了很多,那個人也更高大了。這次的他在跟一個人打架,兩個人滿臉都是傷,但誰也不服誰,他一邊出著狠拳,一邊罵,「你他媽敢打金在中?!我揍死你!」周圍圍了好多人,一個女孩子不停地尖叫,場面混亂‥‥

一下子回到了家裡,在中和那個人躺在床上,那個人的臉上有可笑的傷口,但一點兒也不影響他的英俊,只是不知為什麼,他忽然衝在中撲了過來,把在中壓在身下,然後‥‥

“啪‥‥”“啪‥‥”兩聲脆響,原來場景又挪到了樓梯間,是在中打了那個人兩巴掌,然後在中冷冷地走掉了。那個人沒有動,他一直抬頭注視著在中的背影,似乎還用唇語說著什麼,仔細看一看,說的好像是「我喜歡你」‥‥

夢境到此結束,在中醒了。

初中到高中,整整6年的時間,金在中,你卻傻傻的,錯過了‥‥

 

 

 

 

 

第 二十二 篇

夢境到此結束,在中醒了。

初中到高中,整整6年的時間,金在中,你卻傻傻的,錯過了‥‥

你現在知道後悔了,想回去想他了?可是已經太晚了!

你以為鄭允浩還會寶貝你?他不會了!從那時候他吻你、你卻哭了的時候起他就不會了!你自私,你懦弱,你唯唯諾諾,沒有半點男人的樣子!難怪鄭允浩不喜歡你了,難怪他要去找女朋友‥‥這些都是、你、活該‥‥

現在你放心了,不用再擔心自己會是個喜歡男人的變態,你也可以瀟灑自在地去找個女朋友,你也可以手拉手把她送回寢室,你也可以在寢室樓下親吻她誘人的紅唇,你可以快快樂樂地、去享受你所定義的正常的人生,只是這個人生,再與鄭允浩無關‥‥

這應該是件值得慶幸的事情,慶幸自己沒有走錯太遠,慶幸自己還回的了頭,可為什麼,眼淚停不下來‥‥

 

 

 

一轉眼,期末考試就結束了,大家都在寢室整理回家要帶的箱子——終於盼來大學以來的第一個寒假了。

「在中!」

「哦,有天呐!」在中從一堆雜物中抬起頭。

「你還記得陸辰不?」

「記得啊,高中跟咱們一個學校的,2班的,怎麼了?」

「他也在H大你知道嗎?」

「知道啊!開學的時候不是開過老鄉會嘛!那時候見過他,資訊院的!」

「他要出國了。」

「哦。」在中沒多說什麼廢話,反正跟陸辰不是很熟,只不過一起吃過一頓飯而已。

「他說臨走之前要請所有考到H大的一中同學吃個飯。」

「吃飯?算了吧,我不想去,跟他又不是很熟‥‥」更何況,可能還會遇到鄭允浩‥‥

「他特意讓我叫你哎!」

「啊?叫我?」在中吃了一驚,腦中反覆盤算自己是不是欠過陸辰的錢。

「對啊!一起去吧!他跟我強調了好多遍要讓你來!高中的時候我經常跟他一起打籃球呐!去吧!就當給我個面子!」

雖然在中不知道那個陸辰為什麼一定要叫上他,但有天的面子還是要給,於是便答應下來了。

 

 

陸辰他老爸很有錢,所以他請客也上檔次,是D市一個不錯的飯店。飯桌上陸辰頻頻給在中勸酒,還說相見恨晚什麼的,弄得在中莫名其妙,不過在中還是喝了不少,倒不是為了要給誰面子,只是因為心裡煩,堵得慌‥‥

「哎?鄭允浩沒來啊?」不知是誰問了一句。

在中心裡一震,稍微抬了一下頭。

「他啊!好像是他女朋友今天晚上回家,他去火車站送站去了!」

「那小子可真有福氣!連藍亦卿都被他搞到手了!不知道最後那步得手沒有啊!」

「肯定得手啦!你看他天天滿面春風那樣!媽的!真他媽是啥人啥命,我怎麼就攤不上那麼上等的貨色!」

「就你啊!算了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德性!還好意思跟鄭允浩比!哈哈哈‥‥」

一桌人唧唧呱呱地討論了半天,吵得在中心煩意亂,抱起酒瓶子喝得更多了。

飯後不知是誰提議去KTV,在中想推辭,可被有天和陸辰一人拉一邊,愣是給拽過去了。

到了包房,又叫上了一堆啤酒,打算喝他個昏天暗地。

陸辰一直讓在中接著喝,可在中實在是不勝酒力,有天看到在中好像真的很難受的樣子,便幫腔說讓大家放了他。

於是在中便偷懶上一旁歇著去了。

 

「哎?允浩!你來啦!」

正睡得迷迷蹬蹬的時候忽然聽到“允浩”這個字眼,在中猛地一激靈,搖搖晃晃地抬起頭,費力地對了半天焦距,果然是鄭允浩,渾身散發著寒氣,一看就知道是剛剛從外面進來。

允浩把外衣脫掉掛在一旁,向陸辰走了過來,「不好意思,有點事來晚了‥‥」

陸辰往旁邊挪了一挪,給允浩騰出了一塊地方,「沒事兒!能來就是看得起我了!想請到你多不容易啊!」

「哼‥‥」冷冰冰的一聲哼笑,引的眾人向聲源看去,這時大家才注意到角落裡還窩著一個捧著酒瓶的人影,允浩看清楚是誰以後,不禁皺了皺眉。

「哈哈哈!不用管他!在中喝多了!來!允浩咱哥倆喝一個!」陸辰給允浩遞過一杯酒,然後痛快地把自己那杯乾到底。

在中的確是喝多了,頭昏腦脹,根本顧不上去湊熱鬧,只清醒了那麼一會兒便又睡過去了。

 

 

不知睡了多久,在中被一陣“尿意”憋醒,看看那邊,他們居然還在喝,真是好體力‥‥在中掙扎著站起身,扶著牆邊慢悠悠地晃出去上廁所。

看到在中出了門,陸辰也笑笑地站起身。

「在中!」

在中剛暈暈乎乎地提好褲子,就看到旁邊有張大臉,不禁嚇了一跳,但這點清醒馬上就被體內的酒精分子擊了個魂飛魄散,於是在中又微瞇起眼睛,大著舌頭說,「陸辰啊,你也來上廁所啊‥‥」隨口打了聲招呼在中就往門外走。

誰知剛走兩步就被人從後面抱住了腰,在中勉強提著精神說,「幹嘛啊‥‥站不穩了啊‥‥」

陸辰歪了歪嘴角,涎著臉湊到在中的頸窩,深吸了兩口氣,「在中,你好香‥‥」

在中現在正是睏意最濃的時候,雖然心裡有些厭惡,但手上卻軟綿綿地沒有力道,推了半天推不開便由著陸辰去了。

陸辰一見在中沒有反抗,手上便更不老實了,在在中的腰上捏來捏去,「在中,你知不知道,我從高中起就喜歡你,一直喜歡你,想抱你想親你想的不得了,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晚上就給我吧!好不好?」

可惜陸辰這麼淫穢的表白在中一個字也沒聽進去,他已經舒舒服服地靠著後面的大枕頭睡了好幾覺了,只是隱隱約約聽到枕頭說了句「給我」,在中有點兒糊塗,「給你什麼?」

「你說給我什麼‥‥」陸辰危險地把嘴湊過去。

 

「你們在幹什麼?!」一聲怒吼。

在中還沒弄明白狀況就被人用力地拉到一邊,在中努力地想睜開眼睛看看來人是誰,但無奈睏意襲來,沿著牆邊一點一點滑了下去。

又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在中清醒了一會兒,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被人裹在大衣裡,也不知道旁邊這個人是誰,怎麼胸膛這麼溫暖?在中不禁縮縮脖子湊到他的胸口取暖。

「醒了?」

一個男人的聲音,很有磁性的聲音,也是很熟悉的聲音,但是這個人是誰?

「去哪兒?」在中迷糊地問了一句。

「送你回寢室。」

回寢室?不要‥‥不回寢室‥‥鄭允浩還沒有走,他還在喝酒,我也不想回寢室,我要回去看著他‥‥

「不回‥‥」

「嗯?」

「不回寢室‥‥」

「那你要去哪兒?」

沒有聲音再回答,允浩無奈地皺了下眉,然後對司機說,「麻煩您隨便找個附近的賓館停下來就好‥‥」

 

 

 

 

 

第二十三篇

到了賓館,把在中安頓好後,允浩在屋子裡不安地走來走去。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實在是愁壞了允浩。

正當這不知所措的時候,床上傳來一聲輕響,允浩回頭一看,只見在中搖搖晃晃著從被窩裡鑽了出來,摸索著踩上鞋,站了起來,沒走出兩步忽然打了個趔趄,允浩急忙伸手去扶。

在中把眼睛睜開一點點,瞇成一道小縫,「哎呀!鄭允浩!」

在中努力想把眼睛睜開一些,但眼皮就是懶洋洋地耷拉著,於是就只能看到他的眉毛提了上去,眼睛卻還是半睜不睜的樣子,加上臉頰上鼻尖上都微醺地發紅,說話的聲音也像哼哼似的,實在是惹人發笑。

允浩強忍著笑意,故作嚴肅地問他,「你要幹什麼去啊?」

「上廁所。」在中這回徹底把眼睛閉死,整個人直直地靠在允浩身上,就像在夢遊一樣。

允浩把他帶到廁所,「喂!自己行吧?用不用我幫你啊?」

「開玩笑‥‥我又不是大小便失禁‥‥」在中嘟囔著去解褲子,然後在允浩完全目瞪口呆的情況下極其自然、旁若無人地把自己的寶貝拿出來解決了一下,接著又極其自然、旁若無人地把自己的寶貝塞回去,提上褲子,最後還不忘洗了個手。

允浩用力地晃晃腦袋,想把腦子裡污濁的思想趕出去,拜託,人家只是上了個廁所,都是男人,有什麼好避諱的,要是這樣你都能浮想聯翩,那你就真是沒救了‥‥

在中從允浩的旁邊擠過去,又摸索著找到了床,死仰八叉地趴上去,一動不動。

這邊允浩終於完成了自我批評,再一回頭看到在中挺屍的模樣不禁搖頭嘆息,認命地過去輕手輕腳地把他搬回被窩。

 

「鄭允浩?」

允浩正在給在中掖被子,忽然聽到在中叫他。

「嗯?」

「藍亦卿呢?」

微微刺激的酒精味道噴到允浩的臉上,允浩望向在中,他還是一副睡顏,就像是在說夢話一樣。

允浩直起身子,「回家了。」

「那你陪我好不好?」

「嗯?」允浩疑惑地看著在中。

在中把棉被撐開,又向裡面挪了一挪。

允浩猶豫再三,終於還是脫下外衣,鑽了進去。

被窩裡真是暖和,在中的身體也散發著一層層熱氣,配合著暈黃的燈光和空氣中淡淡的酒味,讓允浩不禁渾身燥熱。

 

「鄭允浩?」

在中又開口了,允浩懷疑地看著他,也不知他到底是真醉假醉,「怎麼了?」

「你喜歡藍亦卿嗎?」在中直直地躺著,面沖天花板。

允浩一時語塞,他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在中等了很久都沒有等到回音,於是喃喃地說了句,「原來你真的喜歡她‥‥」

允浩一聽急忙否認,「我沒‥‥」

可話未說完就被在中打斷,「王八蛋。」在中鈍鈍地發出一個聲音,然後身體轉向了另一邊,背對著允浩。

允浩如墜雲裡,半坐起身子去看在中的臉,「你說什麼?」

「王八蛋,騙我。」

在中是真的喝醉了,否則不會用這麼孩子氣的口吻跟允浩說話。

允浩定了定心,輕聲問,「我騙你什麼了?」

「剛剛親過我就去找女朋友,你騙我。」

允浩躺回去,把被子蓋好,然後也轉到了在中的方向,緊張地盯住在中的後腦,「我找女朋友,你不開心嗎?」

「我為什麼要開心?!王八蛋。」

在中就認准了這個詞,反覆不停地說,允浩苦笑,「我怎麼王八蛋了?」

「把我變成了喜歡男人的變態,然後你就扔下我去找女人了,你說你是不是王八蛋?!」

允浩一怔,感覺渾身蒙上了層層熱汗,「你、你說什麼?」

「裝傻,王八蛋。」

「金在中!」允浩用力把在中轉了過來,在中掙扎了兩下,最後還是乖乖地轉了過來。

允浩仔細地盯著在中的臉,他臉上沒有什麼變化,還是一副迷糊相,允浩在他臉上捏了兩下,「你把眼睛睜開!你是不是裝醉?你起來!你把話說清楚!」

在中把兩隻手伸出來胡亂地在空中抓了兩把,還是死死地閉著眼睛。

允浩釋然地笑了笑,自己真傻,他當然是真的醉了,否則怎麼會說這些話?這些實話‥‥

 

允浩不再說話,盯著眼前的小人兒,印象中這是第二次這麼近距離地看毫無設防的他,上一次還是高一的時候,一晃兒又這麼多年過去了,從初一到高一再到大一,自己竟然不知不覺地等了這麼多年。其實確切地說,自己也記不清到底喜歡他多久了,以前總是不敢承認,覺得男人喜歡男人是件有悖倫常的事情,但最近反而想開了,對以前自己難以理解的行為也了然了,悖了就悖了吧,反正自己也改不了看著他照顧他護著他的毛病,索性由著自己的性子好了。難過的只是,他,從來沒有回應過自己的感情‥‥

不過,不回應就算了‥‥反正在單戀中,本來愛著的那個人擔任的就是失敗者的角色。這就像是玩比誰先眨眼的那個遊戲,誰先眨眼誰就輸了,同樣,誰先愛上誰也就輸了。自己愛上了,當然只能去承擔給失敗者的懲罰。

可是,在自己已經做好接受這個被無限延長了的懲罰的準備時,他竟然說,我把他、變成了、喜歡男人的、變態‥‥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在中?」允浩壯著膽子把手搭到了在中的腰上,在中沒有反抗,允浩呼出一口氣,「在中啊,你喜歡鄭允浩嗎?」

「那個王八蛋‥‥」在中又嘟囔了起來,「那個王八蛋,我為什麼要喜歡他?」

允浩一愣,有點兒失望,剛才那句話果然是句醉話吧‥‥正想著,忽然又聽到了在中的下文。

「王八蛋欺負我,騙我捉弄我,王八蛋還‥‥還‥‥」

在中停了口,臉上還通紅了一大片。

「還什麼?」

「還搶了我的初吻‥‥」

允浩想起了那個令人心跳的夜晚,那可不是什麼好的回憶,嘔吐的背影,把自己趕出門的冰冷‥‥要知道,那、也是自己的初吻‥‥

允浩猶豫著開口,「當時你真的覺得有那麼噁心嗎?」

「我‥‥」在中的小紅唇又撅了起來,「我不知道‥‥我害怕‥‥」

「那第二次接吻的時候呢?你為什麼哭?」

「我害怕‥‥我不想被人當成變態指指點點‥‥我害怕‥‥」

在中把頭低下去了一些,腳也蜷起來,整個人快縮成了球。

允浩抱緊了在中,把他的頭緊緊貼到自己的胸前,悶悶地在在中耳邊說,「害怕你就躲遠點兒啊‥‥沒關係的‥‥鄭允浩不怕,鄭允浩不怕當個喜歡男人的變態,只要你能讓他隨時隨地看到你就好了‥‥沒關係‥‥」

「我不要。」

「嗯?」允浩捧起在中的臉。

「我要陪他一起當個喜歡男人的變態。」

金在中他、他說了什麼?!他又說了一遍是不是?!沒有聽錯對不對?!他的意思,是說,他喜歡我‥‥對嗎?

在中就像是聽到了允浩心裡的問話一樣,自言自語道,「我喜歡那個霸道粗魯又愛騙人的傢伙,我喜歡鄭允浩‥‥」

這樣清晰的、表白嗎?

允浩有點兒想哭,是不是長大了就會變得感性?自己怎麼也動不動就像個女人一樣哭鼻子呢‥‥

「可是鄭允浩從來沒有說過他喜歡我」,在中又開口了,「他都沒有跟我說過喜歡我的‥‥」

他喜歡你啊!他喜歡你喜歡得都要發瘋了!他恨不得把你變成只有口袋那般大小隨身帶著!他恨不得每時每分每秒都對你說他愛你!他恨不得‥‥變成你的血液‥‥這一生流淌在你的身體裡‥‥

允浩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沖著那張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自己睡夢中的面孔,狠狠地,俯下身去‥‥

 

==========================================

 

 

呵呵~在中喝醉酒之後好可愛,跟現實中的他很像啊~~~~~~~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