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反應 14

沈昌珉覺得,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麼鄭允浩這幾天瞪他的眼神,估計早犯下無數血案了。尤其是當金在中沒事就過來跟他勾肩搭背的時候,鄭允浩的陰鬱指數就會快速上升。

昌珉覺得自己有些冤,講給朴有天聽,朴公子笑呵呵的說,「你再忍幾天,我就不信鄭允浩那脾氣能一直忍下去。」

 

鄭允浩最近也很狂躁。每天上課的時候,都想著怎麼著跟在中和好,怎麼把喜歡他的話講給他聽。可是他發現,凡是跟金在中有關的事情,都是計畫趕不上變化。

通常他在課上計畫好要說的有些矯情的話,一看見金在中故意勾著沈昌珉吃飯去的時候,就煙消雲散,恨不得直接上去作奸犯科。

但是想起那天在中給了他一巴掌的場景,他又怕再次傷到在中,所以只好忍耐著。可是在中跟中邪了一樣,自己越忍耐,就越變本加厲的勾搭昌珉,他也許真的是自己天生的剋星,允浩黑著臉想著。

 

鄭允浩正走在路上,琢磨怎麼讓金在中老實了,碰見了朴有天。朴公子看著允浩陰鬱的黑臉,很有涵養的悶笑了一會,然後清了清嗓子,來了句,

「金在中真夠笨的,都把自己當魚餌了,結果那條魚還沒上鉤呢。」

允浩盯著朴有天,慢慢的,嘴角勾起壞笑,一雙鷹眼閃出危險的光芒,大力拍了拍有天的肩膀,

「哥們兒,兄弟先謝謝你了啊!」

鄭允浩噔噔噔跑回宿舍,在樓道裡面深深的呼吸吐納了幾口氣,自言自語的說了句,「小兔崽子,用不著我守株待兔,你就自動送上門了,你等著!」

 

金在中也確實又在626“等著”鄭允浩,但是鄭允浩沒想到的是,門一打開,就看見沈昌珉被金在中壓在床上,金在中正流氓狀的調戲昌珉,

「昌珉啊?用不用哥哥給你介紹幾個女孩子啊?」

兩人的曖昧,比前幾天咬耳朵更甚。

「金在中!」鄭允浩盛怒的聲音響起。

昌珉一看見金在中釣的大魚回來了,趕緊一溜煙的跑出了宿舍,怕被鄭允浩算帳。

金在中聽見鄭允浩的聲音,撇撇嘴角,下了床,回頭看了眼鄭允浩。眼神裡面,一股挑釁的味道。

更要命的是,一邊看,還一邊把剛剛打鬧滑落的衣服拉好,讓鄭允浩不自覺的就瞄上了他剛剛露出來的肩膀。

「您有何貴幹?」在中說著,往門口走去。聲音不大不小,卻一股慵懶的味道。

允浩只覺得一股血氣直沖腦門。剛剛想的那些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話,早飛到了天邊,滿腦子只剩下,怎麼收拾了金在中。

一把抓住從他旁邊走過的在中,力氣大的驚人。在中嚇了一跳,然後開始猛烈的掙扎。

「你幹嘛啊?滾,想撒氣別找我!」

允浩使勁的扣住在中,不讓他動,把他壓到樓道的牆上,讓在中動彈不得。在中被他困在那裡,看著允浩的眼神,一點點變沉,仿佛要吃了他一樣,心裡急了,

「你他媽給我放手!你想幹嘛?老子沒功夫陪你發瘋!」

鄭允浩使勁掰開他的手,把自己的手貼上去,十指絞纏的姿勢。然後一點點的靠近他。在中有些心慌,

「鄭允浩!你放開我!」

旁邊有路過的學生,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好像角鬥的兩個人。允浩察覺到旁人的眼光,一個目光瞪了回去,嚇的那個學生趕快跑了。

在中氣的臉紅脖子粗的,「鄭允浩,你瘋了啊!」

允浩覺得腦子裡面快爆炸了,金在中紅潤的嘴巴在自己面前張張合合,一點也不安分。在理智抽離之前,朴公子從外面回來了,大聲的咳嗽了一聲,允浩才發現他跟在中的狀況。

在中大叫,「有天,幫我把他拉開!」

結果一句話還沒叫完,鄭允浩就猛的抓起在中往樓下衝,臨走還沖著有天點了點頭,算是謝他剛剛提醒自己。

 

在中抵不過允浩的蠻力,被他拽著回了自己租的地方。兩個人連拉帶扯的爬到10樓,鄭允浩死死的扣著在中的手,不讓他掙脫。

允浩拿出鑰匙快速的開門,手都有些抖。可是在中看在眼裡,卻知道,完了完了,鄭允浩這頭豬,真的是瘋了。

在中還沒想出來,怎麼反敗為勝,就被鄭允浩拉進了房間,重重的甩上門,一個用力就把在中抵到了門上。

在中覺得背部火辣辣的疼,張開嘴巴叫了聲「疼!」

罵鄭允浩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來,就被鄭允浩封住了嘴。允浩啃噬上了誘惑了自己那麼久的唇,跟上癮了一樣,恨不得把在中整個吞下去。

在中被允浩劈頭蓋臉的吻弄的無處可躲。允浩吻的力道有些重,可是在中發現自己不爭氣的覺得,那有些疼的感覺真刺激。慢慢的,在中掙扎的力道小了些,一點點的沉淪在允浩的味道裡面。

在中放在允浩腰部的手正要環在一起,聽見耳邊傳來一聲允浩滿足的嘆息聲,一下子讓在中清醒了一些。

 

金在中忽然變得不甘心,他奶奶的鄭允浩,老子居然被你圈在懷裡滿足你的淫欲!這麼一想著,就覺得這些天故意去刺激鄭允浩的自己,一點便宜都沒有撈到。鄭允浩還沒有開口道歉,自己居然就乖乖的又讓他親了!在中憤恨的想著。

於是想大罵,結果在中嘴還沒有完全打開,就被鄭允浩的舌頭長驅直入。剛剛是啃噬在中的唇瓣,現在就是狠狠的勾住在中的舌頭不放。

在中被允浩徹底吻的沒了方向,鄭允浩的味道太濃烈,比那最好吃的辣椒醬還要刺激,還要讓人欲罷不能。

「嗯‥‥」在中絕望的閉上眼睛,手搭在了允浩的肩膀上,感覺快被允浩燃燒了。在中這一聲若有若無的呻吟,清清楚楚的傳到允浩耳朵裡面。讓允浩剛剛有些減慢的攻勢又加強了起來,連扣著在中細腰的手,都開始不安分起來,不停的開始在在中的背後摸索。

 

當鄭允浩的指尖鑽進在中的牛仔褲的時候,在中被撩撥的一刺激,猛地把眼睛睜開,終於認清了他們兩人姿勢。

允浩把在中完完全全的圈在懷中,而在中的手已經勾住了允浩的脖子。這種姿勢,讓在中覺得自己太過弱勢,很不好看。

終於在中用力一推,讓兩人緊緊貼在一起的唇瓣分開。在中死死的盯著鄭允浩。允浩動了情,眼睛裡面的光芒太過熱烈,仿佛要把在中融化了一樣。在中覺得胸腔被越來越強烈的情緒堆滿了,有疼痛也有甜蜜,太多太沉,他覺得自己快承受不住了。

本想好好罵鄭允浩一頓,可是一張嘴,卻有些哽咽。「鄭允浩,你他媽的禽獸!」

允浩的眼神一下子變的更加危險,一個用力,把在中抗到了肩膀上。在中猛地被迫腦袋朝下,有些喘不上氣來,就用力的打允浩。

允浩二話不說,把在中抗到臥室裡面,一下子把他扔到床上,還沒等在中緩過氣來,就壓了上去。

允浩用力的捏起在中的下巴,讓在中覺得,允浩快把他捏碎了。允浩盯著在中被自己吻過的唇瓣,更加的紅豔水潤,直接刺激著允浩的感官。

「我禽獸?你天天在我眼皮子底下轉悠,不就是勾引我讓我禽獸嗎?我今天就禽獸給你看!」允浩的話說的咬牙切齒。

在中看著允浩,囂張的眉眼,跋扈的氣勢,兇狠的話語,忽然在中掙扎的坐起來,張狂的大笑,笑的撕心裂肺。

「對‥‥我就是故意勾引你‥‥我比禽獸還不如‥‥」

慢慢的,大笑漸漸的減弱,變成顫抖的喘息。允浩沒有說話,安靜的看著在他面前失控的在中。

 

終於嘆息一聲,抱住在中,緊緊的,一絲縫隙都沒有。

「在中‥‥在中不要怕‥‥」允浩攬著在中,一下一下拍著在中的後背,輕輕的,「你禽獸我也禽獸,你瘋了我也瘋了‥‥沒事‥‥別怕,我陪著你‥‥」

在中笑的聲音有些沙啞,「鄭允浩,你不要對我這麼好‥‥我是個很貪婪的人‥‥」

允浩依舊緊緊的抱著在中,使勁嗅著在中的味道。在中笑了笑,可是抱著他的允浩沒有看見,很漂亮,很蒼涼。

「我不會放過招惹我的人‥‥我真的很貪心‥‥真的,你後悔還來的及。」

允浩撫摸著在中的背部的手,停頓了一下,然後又輕輕的拍著。半響,把嘴巴貼到在中的耳邊,

「金在中,我喜歡你。」

 

終於說了出來,允浩緊緊的握著在中的手,想著,一輩子都不要放手。

 

金在中知道自己被鄭允浩的臺詞打敗了,輸的丟盔棄甲。狠狠的咬上允浩的肩膀,一直一直不鬆口。

允浩微笑著感受著在中帶給他的疼痛,沒有掙脫。只是有些壞笑的說,「你怎麼變野貓了?喜歡亂咬人。上次耳朵後面被你要的疤還沒下去呢。」

在中鬆開嘴,歪頭在允浩的耳後,找他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自己給他留的那個痕跡。

「鄭允浩,瞧見沒,你早就蓋上我的章了。」

在中的呼吸噴在允浩的耳後,濕漉漉的。讓允浩剛剛平靜下來的情緒,一下子又給撩撥起來。

允浩也不客氣,直接把在中甩回床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在中,「我也給你蓋個章。」

說完,直接咬上了在中的鎖骨。在中被咬的又疼又癢,不停的亂動。

「啊‥‥」

允浩不理會在中,越吻越用力,兩人的呼吸變的越來越急促。

在中不甘示弱,奮力的翻身,趁允浩不注意,把允浩壓到了身下。允浩當然不從,然後又用力把在中壓回去。

兩個人在床上扭打了半天,摩擦出的溫度也越來越高。在中的體力到底不如允浩,終於被允浩壓到下面,兩人一起喘粗氣。

 

在中喘了幾口,就發現鄭允浩的某個位置硬硬的抵著自己。他是男人,當然知道那是什麼反應。但是從來沒有跟男人做過的在中,心裡有些慌。於是想掙開允浩的壓制,結果允浩被他一動,硬的越發厲害。

「你他媽別動!」允浩吼了一聲。

在中哪裡會乖乖聽他的,掙扎的更厲害了。允浩被他摩擦的,終於燒斷了腦子的那根緊繃的弦。

“嘩”的一聲,在中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鄭允浩把襯衣給扯裂了,扣子飛了一地。

允浩被在中白皙的胸膛刺激的更是不受控制,狂熱的吻印了上去。在中覺得允浩給他點了一把火,渾身都要爆炸了。

「你滾!老子憑什麼被你壓在下面!」在中劇烈的喘息著。

允浩聽見在中的話,眼睛瞇起來,看起來無比邪惡。「有本事你就壓壓我看!」

在中被激的使勁推鄭允浩,可是允浩發了狠勁,根本推不開。在中氣的直哆嗦,心裡卻後悔的想,早知道就多吃飯,壯過他了!

 

沒有容在中多想,允浩濕熱的吻已經越來越往下,手已經扣上了在中的皮帶。在中推不開允浩,就嘴上大罵,

「啊!鄭允浩‥‥你敢把我當女人,我他媽廢了你!」

允浩一下子把在中的皮帶解開,然後粗暴的把在中的褲子給扒了下來。在中的嘴依舊不依不饒的罵著允浩。

允浩乾脆欺身上去,用唇堵住在中的嘴巴。允浩靈活的舌頭食髓知味的深吮著在中的,急迫而強勢,在中的話被他堵的模模糊糊的,漸漸變成了呻吟聲。

 

允浩吻的太深了,讓在中覺得整個人跟飄了起來一樣,開始熱烈的回應允浩。允浩使勁的拍了在中的屁股一下,真他媽是個妖精,光是吻,就勾的允浩快受不住了。

在中被他一拍,“啊”了一聲。允浩暫時放開在中的唇,快速的脫了自己的T恤和褲子。在中被他吻的昏頭轉向,猛的被他放開,竟然覺得有些不過癮,下意識的追著允浩的唇。

允浩咧嘴笑了一聲,捏了捏他的大腿根,「乖‥‥」

這麼一聲,讓在中清醒了點。在中被眼前的情勢,弄的又羞又惱,剛想翻身爬走,就又被允浩壓了回去。

「你這個混蛋!」在中叫著。

允浩一手攬過在中繼續深吻,一手撫上在中鼓起的部位。在中的舌頭被允浩強烈的刺激著,下半身又被他又揉又摸,很快的就起了反應。允浩的手靈活的伸進在中的內褲,更大膽的揉搓著。

在中從喉嚨裡面發出一聲呻吟,允浩知道那是愉悅的呻吟,就更加賣力的撫摸在中。在中覺得自己快缺氧的時候,允浩放開了他的嘴巴,順著他的脖子,一點點往下吻。在中全身軟成一片,聲音發抖,可是氣勢上還是不想輸給允浩,

「鄭允浩,我他媽要告你強暴!」

允浩一聽這話,壞心眼的咬了咬在中的乳首,滿意的聽到在中的吸氣聲,才壞壞的說,

「你告吧!男人之間可沒強暴罪!我學法律的,還怕你?」

在中氣的想拿腳踹允浩,被允浩壓了下來,在中看不行,就一不做二不休的,微微的探起身,一把抓住了允浩的下體。

金在中不是自己沒有打過手槍,他知道怎麼讓鄭允浩硬的更難受。

鄭允浩喘息的頻率都不平穩了,一下子把在中狠狠的推回床裡。然後使勁的把在中的腿往自己的腰上繞。

在中一瞧他這陣勢,怎麼那麼熟練!登時大怒,

「鄭允浩!你是不是跟其他人做過!你別碰我!」

罵著,在中就又上去抓住允浩已經完全堅硬如鐵的下體。允浩被他弄的有些疼,倒吸了一口氣,「你輕點!抓廢了我,看你上哪裡哭去!」說著,把在中的腿往兩邊分了分,並壓著在中不讓他亂動。

「我除了跟你這個小兔崽子,還能跟誰啊?我吃飽了撐的啊?!」

在中被他吻的說不出話來,一個勁的模模糊糊的嚷嚷,允浩拍拍他的背,然後手指尖漸漸的滑到在中的股溝處,

「我們學那麼多案例,總有男人和男人的啊!我當然知道了,你給我乖點行不行?」

在中不知道是被他吻的沒勁了,還是聽了這話,心裡舒服了一些,只是狠狠的說,「你要敢跟其他人做,我現在就廢了你!」

話剛說完,就覺得允浩堅硬的地方抵著自己的私處。在中沒有做過,也沒學過那些案例,但也能猜出允浩下一步要幹什麼,於是想拍開允浩在他那裡作亂的手。

允浩只覺得這樣的在中,讓人心疼又可愛。把嘴放到他耳邊,「你再亂動,我可就真不客氣了!」

在中被嚇的身體一僵,只能說,「沒有套子!」

允浩咬了他耳朵一下,「廢話!之前我不在,你敢有套子!」

說著,隨手撈起床頭一瓶在中用來擦手的凡士林。只能將就一下了,允浩擠了一些,往在中的私處抹。

在中覺得有些冰涼,不自覺的就扭動。允浩正強忍著欲望給他做放鬆,結果他這麼一動,徹底讓允浩失去了控制。

「啊!」在中一聲慘叫。允浩堅硬的下體擠進去一半,也不敢輕舉妄動。

「你殺人犯啊!」在中疼的緊緊的掐著允浩的後背。

允浩也不好過,滿頭大汗,想沖進在中體內馳騁,又怕真的讓在中受傷,後背又被在中抓撓的火辣辣的疼痛。

半天,允浩用手指在在中私處不停的揉壓,讓他放鬆。在中咬上允浩的肩膀,也知道允浩忍的辛苦,就鬆開口,

「你倒是快點啊!」

這話一出,鄭允浩一個挺身,直直的沒入在中的體內律動。

 

允浩律動的瘋狂,在中閉上眼睛,這麼些年,第一次讓那液體從眼眶中滑落下來。

允浩捧起在中的臉,舔走那些有些苦澀的液體,一遍遍在在中耳邊說,「在中,抓緊了,不要放手‥‥」

這次,在中聽話的緊緊的攀著允浩,指尖在允浩後背上留下一道道痕跡,觸目驚心。

dfb74d951758095cd1135ed3

 

 

 

 

 

 高原反應 15

在中醒過來的時候,房間裡面靜悄悄的,鄭允浩那個作奸犯科的王八蛋早不知道跑哪裡去了。「混蛋鄭允浩!」在中罵了一句,然後想起身倒水喝。

結果腰部劇烈的酸痛,讓在中又給躺了回去。原來這麼疼。

昨天跟鄭允浩跟野獸一樣在床上做的時候,心裡燒著火,也沒覺得有多麼難受。今天醒了,火滅了,卻嘗到了灼傷的劇痛。

在中慘笑了一聲,舔了舔有些乾涸的唇角,上面還有允浩的味道。以前他不喜歡那些女生,跟她們做的時候,什麼感覺也沒有。現在他喜歡鄭允浩,卻被折騰的這麼難受。

難道這就是愛一個人的滋味?

 

給純子打了電話,在中告訴她,過來一趟,我動不了了。純子在電話裡面聽見在中不對勁的聲音,就急了,

「在中?!你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在中懶的解釋,就說「你過來給我帶點飯過來。我餓的難受。」

放下電話,在中又躺回了被窩。疼是疼,但是沒有黏膩感,全身還是很乾爽。他知道,昨天鄭允浩作案完,給他全身擦乾淨了,又放回被窩,摟著他睡了一夜。

在中那時候很清醒,但是不想講話,任允浩在他身上擦來擦去的,臨睡前,還狠狠的親了他一口,在中都沒有睜開眼睛,因為他怕眼裡那些不爭氣的液體又跑了出來。

 

純子過來敲門的時候,金在中撐著身子,給她開了門。然後一個人又搖搖晃晃的走回床上。

放下早點,純子好好的看了看在中,「你怎麼了?跟誰打架了?」

在中喝了口奶茶,笑了笑,「還能跟誰,那個王八蛋唄。」

純子生氣的說,「他又怎麼欺負你了?你說,我饒不了他!」

在中伸了個懶腰,覺得有些疼,就躺了回去。半響,緩緩的說,「純子‥‥我跟他做了。」純子是在中從小到大的死黨,在中不想瞞著她。

純子愣住了,看了看在中身上那些可疑的紅痕,還有他剛剛不舒服的步伐,心裡一下子明白了。

張了張口,什麼都沒說,只是一下子就哭出了聲。

在中看著哭出來的純子,推了她一下,「你被嚇傻了啊?哭什麼哭啊?我又沒缺胳膊斷腿的‥‥」

純子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看著從小飛揚跋扈慣了的金在中現在一個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一點反擊之力都沒有,心裡就很難受。

更何況,金在中不是沒力量反抗,而是根本就不想反抗。

「你非跟他走到這一步嗎?」純子揉了揉在中的頭髮。

在中把喝完的奶茶的杯子扔到紙簍裡面,「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想回也回不去了。」

看著純子擦了擦眼淚,在中忽然大罵,「羅美伢!你別這麼掃興行不行啊?!是我挖了個坑,讓鄭允浩跳進來了,你應該替我高興啊!」

純子被他恢復了張牙舞爪的勁頭逗笑了,就是嘆了口氣,「逮都逮了,就死死的捆住,別讓鄭允浩的利牙給反咬一口。」

在中笑了一聲沒有說話,純子還是有些不放心,「你倆都是男的‥‥以後怎麼辦啊?」

「我沒把他當女的。」在中輕貌淡寫的來了一句,答非所問。

純子知道在中表面看著平靜,其實心裡也很亂,就沒再逼問。她知道在中認准了的事情,沒人能插進話去。

 

看了看時間,純子要回學校上課了,「我走了啊?你要不要緊啊?我、我‥‥」

在中不耐煩的說,「你結巴什麼啊?有話就說啊!」

「我聽說男人之間那個‥‥被壓的‥‥很辛苦‥‥你一個人待著可以吧?」

純子說完就看見金在中漲紅了臉,「你滾!我才不是被壓的那個!」

「‥‥‥」純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在中,眼神說你別吹牛了。

在中有些羞惱,大聲說,「我、我在心理上壓過他了!」

純子一看這樣的在中,笑了笑,「行了行了,回頭想揍鄭允浩,叫上我,才不讓他那麼佔便宜!」

在中笑著說,「還是美伢對我好。」

在中的笑容一直維持到純子出門。當門關上的時候,在中扯了扯自己的臉頰,笑的有些難受。

 

躺著也沒多舒服,還讓自己看起來很弱勢,這是金在中最不喜歡的。乾脆就使勁站起來,走到窗邊,點了支菸。

今天的天氣不是特別好,有些霧濛濛的,太陽夾在雲層裡面,努力透著光。

在中吸了口菸,噴到窗外,看著變化莫測的煙霧,想起前陣子自己還跟純子嘴硬的說過,『我才不會愛上我哥們兒!』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語的說,「純子,我還真愛上我哥們兒了‥‥」

剛剛純子問他以後怎麼辦,他沒有回答,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在中托著腮,手指夾著燃燒的菸,想讓那好不容易從雲層裡面鑽出來的陽光照在自己的身上。

「純子,我這能叫勇敢嗎?」在中沖著天空喃喃的說。

是的,他覺得他這也許應該叫魯莽,跟鄭允浩一不做二不休的直奔本壘,什麼兄弟,什麼朋友,什麼老鷹和麻雀,所有的退路都讓自己親手埋葬了。

他跟鄭允浩昨天就像一葉扁舟,在蒼茫的海面上沉浮。

然後呢?‥‥在中自己也不知道。

天空都是霧濛濛的看不到光,他也不知道孤零零的船,能不能找得到彼岸。

門口傳來開門的聲音,在中沒有回頭,他知道是誰回來了。忽然笑了笑,鄭允浩,你上了我這個賊船,自認倒楣吧。

 

允浩進來的時候,就看見在中光著上身,只套了一條牛仔褲站在窗邊。就好像一隻鳥,隨時都會飛走一樣,心裡一緊,放下手裡的東西,從後面抱住了在中。

「你是不是又想發燒了?」允浩嘴上說的不好聽,可是動作很溫柔。

身後傳來一陣溫暖,在中使勁滅了滅菸頭,然後舒服的靠在允浩身上,「我以為你畏罪潛逃了。」

允浩捏了在中的腰一把,「咱倆都是通緝犯,死也得拉個墊背的。」

在中原來自己經常口不遮攔的說“死”之類的話,可是現在鄭允浩說出來,他不喜歡聽。他好不容易把鄭允浩拉到了賊船上,他不想認輸,不想聽見那些個不吉利的字眼。於是毫不客氣的用手肘教育了亂說話的鄭允浩。

允浩假裝捂著肚子喊疼,「好疼啊!你下手太狠了!」

在中撇了他一眼,「有我昨天疼嗎?」

聲音很輕,卻跟巨石一樣,砸在允浩心裡。給在中順了順頭髮,然後把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允浩故意有些委屈的說,

「我的背也被某個野貓抓的到處是道子啊‥‥」

在中剛想回頭看看允浩的後背,結果肚子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音。剛剛純子給他帶了早點,結果只喝了杯奶茶,還是餓。

 

想著,在中就去拿純子給他帶來的吃的。允浩跟著他一起扭頭,這才注意到桌子上除了自己買的吃的,還有另外一份。

於是允浩不幹了,攔住在中,「這誰買的?」

在中瞪了他一眼,「你早上消失的無影無蹤,大爺我讓純子給我帶早點還不行了啊?」

允浩知道在中的身體,今天早上是做不了飯的,純子給他帶早點,自己也不好說什麼。但是依然十分霸道的把那份早點搶過來,直接扔到了廢紙簍裡面。

「你!」在中氣的夠嗆,這個人怎麼一大早就這麼不講理?

允浩拍拍手,「你什麼你!老子的人不許吃其他人的東西!」

在中一個惱怒,沖著允浩就是一腳。結果允浩下意識的一閃,讓在中撲了個空,岔了氣。下體的酸痛,讓在中一下子就倒到了床上。

允浩一看著急了,趕緊上去問,「在中?怎麼樣?哪裡疼?」說著就要給在中的腰按摩。

在中疼的倒吸氣,其實腰部的酸痛還可以忍,但是最近菸抽的凶,剛剛一岔氣,連帶著肺部鑽心的疼起來。

看著鄭允浩身強體壯的樣子,在中忽然心裡就很不服氣,順勢就咬上了允浩的胳膊。允浩看在中想喘氣又不敢喘的樣子,就明白了他是肺疼。

允浩一下子心裡跟著一起疼起來,趕快把在中抱進懷裡,讓他慢慢的順氣。其實沒有多大的事,在中過了一小會就緩過勁來了,想坐起來,卻被允浩狠狠的扣在懷裡不放手。

允浩一手摟著在中,一手把床上在中的那盒菸給沒收了。「金在中,以後這菸都歸我了,沒我允許,你不許抽,聽見沒?」

在中剛緩過勁來,也不想跟他動武,實在沒什麼力氣,就是嘴上不饒允浩,「你窮瘋了吧?你沒錢買菸是吧?」

可是一邊罵,在中就覺得自己心裡變態的舒服。混在苦澀的煙草味中,那個感覺卻有絲甜。

 

允浩起身拿起桌子上自己剛剛買的粥,坐回到在中身邊。把一碗粥塞到在中手裡,靠著在中說,

「給我喝乾淨了。」

在中不客氣的喝著自己最喜歡喝的魚片粥,「你早上就去買這個了?」

允浩看著在中一口一口喝,挺乖,就覺得跟自己喝了粥一樣,暖哄哄的,「廢話。為了給你買這個破粥,大早上跑到城北,累的要命,卻被某個兔崽子罵窮瘋了。」

粥買回來,其實已經有些涼掉了,可是在中覺得今天的滋味特別足,一勺一勺,跟個小孩子一樣的喝著。

在中吃的高興,就舀了一勺,送到允浩嘴邊,允浩一口咽了下去,還故意舔舔勺子,讓在中拍了一巴掌,

「滾,噁心不噁心啊!」

允浩故意把臉湊在在中眼前,「昨天咬著我舌頭不放的時候,可沒見你說噁心。」

在中覺得再也沒見過鄭允浩這麼臉皮厚的人了,臉紅著嘟嘟囔囔的罵了幾句,低頭繼續喝粥。

 

吃飽喝足了,在中使喚著允浩,讓他收拾屋子。昨天這屋子讓他倆蹂躪的不成樣子了。

允浩捏了捏他的臉蛋,也沒跟他計較。在中忽然想起來,「你前兩天滾哪裡去了?接個電話就搞失蹤。」

允浩頓了一下,笑了笑,「沒事兒‥‥就回了趟家。」

在中翻個白眼,「拜託,你家不是住城北,一早上能折騰個來回。你家到這裡可得坐20多個小時的火車,你怎麼說回就回去了?」

允浩把他跟在中昨天脫下來的衣服整了整,看看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坐回床上,大咧咧的躺倒在中的腿上。

在中俯下頭,仔細看著鄭允浩。平時有些壞、有些狠的眼神,此時看起來有些疲憊。於是用手指一點點的在允浩的眉毛眼睛周圍劃著。

允浩拉下在中的手,親了一下,然後說,「尹董事長去找我奶奶了‥‥」

「噢?」在中挑了下眉毛,知道允浩為什麼有些累了。

「她想讓我以後去她那個城市‥‥」允浩玩著在中的手,一根一根的和自己的手指重合。

在中笑了笑,「在你這碰了硬釘子,轉移目標,去攻克你奶奶了?」

「嗯‥‥你說她傻不傻‥‥我奶奶怎麼會理會她。」允浩伸手捏了捏在中的小鼻子。

「是夠傻的‥‥毀了老人家的兒子,現在又想拐跑老人家的孫子‥‥20年前幹什麼去了?」在中低頭研究著允浩的手指。修長,骨節很突出,可是很有力量,緊緊的抓著自己的手不放。

允浩閉上眼睛,「是啊,我奶奶讓我回去,當著尹董事長的面選留在她老人家身邊,還是那個董事長身邊。」

在中的手突然鬆了一下,不知道是笑還是嘆氣,「薑還是老的辣‥‥我肯定也不是你奶奶的對手呢。」

允浩張開眼睛,深深的看著在中,重新握住在中,在中發狠的笑了笑,拍了拍他,然後也緊緊的攥著不放手。

「所以就回家了?」在中問。

允浩彈了在中一下腦門,「是啊!不像某個臭孩子,天天閒的故意去我宿舍逛遊‥‥」

在中使勁掐了允浩的肚子一下,然後說,「那尹太太就那麼輕易放棄了?」

「反正是碰了一鼻子灰回去了。」允浩不在乎的說。

在中故意說,「說不定過兩天,她又去宿舍找你了‥‥」

允浩一聽,一骨碌爬起來,然後沖著在中壞笑,「那我就躲回家,讓她找不到。」

在中故意把目光移開,裝作看天花板,「你家可是離這裡老遠呢,你有錢就折騰吧。」

「老婆,別害臊啊,咱倆都洞房了!」允浩色迷迷的看著在中,還晃晃這裡的鑰匙。

在中不高興了,「滾!想娶老婆,回學校找去!清純的、風騷的,任你選!你他媽敢把我當女的,我說過,當場廢了你!」

允浩趁著在中不注意,上去親了他一下,意猶未盡的說,「我老婆就是男的!我看其他人敢怎麼樣?!」

在中踢了他一腳,卻被允浩握住了腳踝,掙脫不開,「你別以為壓我一次,就囂張了!」嘴上罵著,可是想到剛剛允浩說的“回家”,心裡就生氣不起來。

在中知道自己是徹底沒救了。

 

允浩握著在中白嫩的腳踝,把他拉過來,跟自己貼的緊緊的,鼻尖碰鼻尖的笑著說,

「咱倆早就生米煮成熟飯了,道長‥‥你就從了老衲吧?!」

在中讓他弄的噗哧笑了出來,看著允浩閃爍的眼神,那麼閃亮灼熱,好像要把人的吞沒一樣。鄭允浩應該很帥吧?這樣子的目光應該很絢爛吧?

聽說法學系的那些女生都想約鄭允浩‥‥打藍球的時候,自己班的那些女同學都反過來給鄭允浩加油‥‥那個尹董事長上次帶來的艾曉葳,也應該覺得鄭允浩條件很好吧?

鄭允浩怎麼就傻乎乎的被自己拐了來呢?

在中覺得自己很沒有出息,什麼時候跟女生計較起來了?鄭允浩,你把老子的威風都給搶了,你拿什麼還我呢?在中想著想著,就忽然惡狠狠的說,

「鄭允浩,你以後要敢給老子帶綠帽子,老子就讓你生不如死。」

也許在中的話太過狠毒,也許在中說話時候的眼神太過壯烈,允浩的心停跳了一拍,猛地把在中摟住,死命的往懷裡按,恨不得把在中揉進他的身體裡面。

允浩的嘴唇貼在在中的頸動脈處,感受著在中的脈動。「金在中,你打算怎麼個讓我生不如死法?」

在中半跪在他懷裡,咬著他的耳朵說,「那還不容易?這可是10樓‥‥我隨便一跳就得了唄‥‥」

在中這句話說的很雲淡風輕,很不在乎,跟開玩笑一樣,末尾還奸笑了一下。可鄭允浩卻覺得,金在中實在過於厲害,毫不留情的把槍口對準了自己的致命缺陷。

狠狠的抱著在中,直到自己喘不上氣來,允浩咬牙切齒的說,「金在中,你太狠了‥‥」

在中覺得允浩的力度快把自己揉碎了,可是心裡還是很痛快,露出一抹近似於殘忍的笑容。

金在中知道,活著的人永遠比死去的人痛苦‥‥而這個滋味,經歷過父親逃避現實選擇自殺的鄭允浩更知道。

 

那天,他們認識一年零3個月,鄭允浩緊緊的摟著金在中,互相貪婪的呼吸著對方的味道,空氣曖昧而瘋狂,而他們也終於無路可退。

 

20070722214142-884166619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