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等到了金在中家門口,顧愷很盡職地找個理由離開了。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把東西拎進他家裡放在桌上,他說,你先坐會兒,我去做飯。

說什麼話都覺得彆扭,用什麼方式相處都覺得尷尬。

金在中覺得自己在這個男人面前就是很懦弱,明明可以和他說,不要再出現在他面前打擾現在的生活,可是想想鄭允浩的性格,或許他說的話這個人也不會怎麼當回事。

而且他還是會心疼他,真是覺得自己沒救了。

金在中把買的菜都拿到廚房,給他泡了一杯茶,後來專心在裡面搗鼓。

 

小小孩身上的羽絨短襖已經被他爸爸脫掉,穿著白色的羊毛線衣不知道從哪裡端出來一個食盤舉著送到鄭允浩坐的桌子上,說,鄭叔叔,這個是我爸爸做的。

裡面是小點心,小孩懂事的不得了,知道招待客人要拿自己最好的東西,這些他自己都不捨得吃呢。

鄭允浩笑著摸摸他的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小念又跑進房間把自己的作業本拿出來,趴在自己的寫字臺上,皺著眉,又一臉認真地拿著筆在本子上寫寫畫畫。

他最怕的就是寫漢字,雖然中文說得流暢,可是在美國的那幾年,金在中教他寫漢字的機會並不多,他爸爸工作忙,晚上做飯給他吃又帶他洗完澡後就到了睡覺的時間。

哪有時間教他認寫漢字,他只有在去邱爺爺那裡,老人還會手把手地教他寫幾個毛筆字,又和他說各種古老的神話故事。

小孩喜歡去他邱爺爺那裡,可是更想和爸爸在一起。

小小年紀就總是想,要是他爸爸教他就好了。

現在回了國內,金在中工作時間算是輕鬆,休週末,可以全部用來陪小孩。

小寶貝心裡高興壞啦,他爸爸給他買了一本很厚的字帖,每天都教他認漢字,也給他講以前邱爺爺講的故事,小孩心裡覺得他爸爸簡直就是無所不能。

可是漢字真的好難寫呀。

 

鄭允浩走過去看小孩在描字帖,一筆一劃認真端正,下面他自己寫的,在他這麼小的年紀,已經算很不錯了。

小孩見他的鄭叔叔走過來看他,連忙用手把寫的字捂起來,小短手又捂不全,又趴在上面,說,鄭叔叔你不要看,小念寫的好醜呀。

鄭允浩蹲下來看著小孩,說,「慢慢寫就會好看了。」

小孩哭喪著臉,把臉抬起來,發現寫的字露出來又趕忙再把臉貼在字帖上,說,「小念不會寫。」

鄭允浩看他小模樣,笑著說,「我教你。」

鄭允浩在五歲之前,是被鄭家上下捧著長大的。

鄭老太爺尤其寵這個小孫子,手把手親自教他書畫。那時候鄭老太爺要不是野心大潛心鑽研做文人,現在肯定也是一大文豪,他的小孫子遺傳了他所有優點,一手毛筆字寫的尤其漂亮。

那時候鄭老太爺教孫兒的是王羲之的楷書,他的行書行雲流水氣魄非常,一手楷書卻是秀氣內斂,反而是王羲之正在的性情。

鄭老太爺在戰場的槍彈裡打滾出來的,身上早就染了一身血腥和戾氣,他希望自己的小孫子能字如其人。

卻不知鄭家的一場變故讓鄭允浩後來的性格偏執到扭曲。

鄭允浩教小念寫字,心裡想法還是和鄭老太爺一樣,字本就可以練人。

小小孩趴在桌子上看他鄭叔叔寫的字,眼裡崇拜就更明顯了。

這麼丁點大就懂辨書法的優劣,鄭允浩握著小孩的手一筆一劃教他寫,心裡居然有淡淡的驕傲。

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

他在字帖上隨便瞄了一首唐詩,在方字格上寫好,握著小孩的手臨摹一遍,便讓他自己寫。

小寶貝像模像樣地端坐著,頭都不抬一下,專注於眼前的字。

 

鄭大BOSS終於忍不住朝廚房那邊過去了。

兩父子性格都一樣,認真做起事情,完全就像不受外界的干擾。

明明就對鄭允浩防備的厲害,現在人都站在門外一直看他,金在中只顧著手裡的海蠣子。

他帶著一副膠質手套,把在蘇打熱水裡浸泡過已除了異味的海蠣子放在簍子裡,再把它們放

入水中,用刷子把殼上附著的泥沙刷洗乾淨。

旁邊的灶臺上燉著一鍋香氣滿滿的高湯。

鄭允浩覺得這裡面的味道都太過於熟悉。

以前真的是被金在中慣壞了胃,原開始是一點吃不慣別人做的東西,到了後來就真的嚐不出味道的好壞。

他終於明白,金在中給他的一切,都不能被將就。

鄭允浩走過去都站在金在中身後了,他才反應過來身後有人,回頭看了一眼,立即就像受驚一樣把手旁邊裝海蠣子的竹簍差點打翻。

他身後的貼近他,緊緊挨著他後背及時伸手將竹簍扶好,就像在後面抱著他,又貼在他耳邊說,「小心一點。」

聲音裡竟然還有幾分淡淡的愉悅。

金在中將自己往洗漱台這邊縮,又穩住自己聲音對身後的人說,「你,不要這樣。」

都三十歲了,還是和以前一樣,每次被鄭允浩這樣貼著,他都不自在。

以前因為太喜歡,小心翼翼藏著心思怕被發現又忍不住接近。

現在呢,是想拒絕,卻讓身後的人更加得寸進尺。

他就是親自把狼放進來,又不設方便讓他過來吃自己,真是不計教訓。

金在中身上穿的是V領的灰色毛線,看在鄭允浩眼裡,是又乖又招他喜歡,脖子上繫著的圍裙帶子,真是忍不住想咬開。

以前這樣在廚房裡,他可以肆意妄為,吻他貼著他汗濕的身體又狠狠進入,聽他壓抑又難為情的喘息。

都到嘴巴了,可是還是不能吃,照著脖子咬一口,就會嚇走他。

鄭允浩往後退,真是捨不得放開這樣的親密,他站在金在中旁邊,拿起竹簍裡的一隻海蠣子,說,「你以前沒有做過這個。」

金在中沒有接話,也不抬頭看他。

鄭允浩看著他,有些可憐地說,「我很久都沒有吃過你做的東西了。」

後來他又說,這些年,我每天都在想你。

金在中忽然覺得有些恍惚。

 

小小孩在客廳望了一圈都沒看到他鄭叔叔,拿著字帖就往廚房衝,看見金在中就進去抱著他爸爸的大腿仰頭說,「爸爸,鄭叔叔教我寫字,寫的比邱爺爺的還漂亮。」

說著就把字帖舉著給他爸爸看,還跟討到糖果一樣的小表情望著他鄭叔叔。

金在中哪還能認真去看那字帖,敷衍一樣說寫的很好看,又和小孩說你先和鄭叔叔出去等,爸爸把這個海蠣做好我們就吃飯。

小孩得了糖果,笑眯眯點頭答應,又眼巴巴看鄭允浩。

被他爸爸誇是可口的水果糖,可是小孩現在更想被鄭允浩誇,那是他最愛的牛奶糖。

鄭允浩伸出的狼爪還沒見效果,又被小孩進來成功解救他爸爸暫時逃離狩獵範圍。

鄭允浩出去後倒是又很有耐心地教了小孩幾個字,還具體和他說“一”字的寫法,一筆劃,卻最考驗功力,讓小孩多練練這個字。

小小孩聽得似懂非懂,趴在鄭允浩大腿上,小模樣可乖了。

 

金在中把最後做好的海蠣子先端出來,看見兩個人相處的樣子,愣了一下,才和小孩說,飯前要乖乖去洗手。

小孩立刻從鄭允浩大腿上起身,先把自己的字帖和筆收到臥室裡面去,然後又自己去衛生間洗手。

鄭允浩也站起身來,到廚房去給金在中端菜。

他真的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進去了伸手就要去端灶臺上那還在燉著的湯。

金在中連忙過去拽住他的手,還是讓他碰到那鍋身。

他顧不得去忌諱什麼,執著鄭允浩的手仔細檢查,說,「有沒有被燙傷,要不要去抹點藥?」

鄭允浩沒有說話。

金在中這才抬頭看他,看著鄭允浩看他的表情,才意識到自己緊張過頭了,解釋說,「我只是怕你被燙到,這個我來端出去吧。」

 

金在中家吃飯的桌子是個小圓桌。

幾個小菜擺上去,一大鍋山藥老鴨湯和分量不小的海蠣子,把整個桌子佔得滿滿的。

小孩見他爸爸把碗筷從廚房拿出來,就最先給鄭允浩佈置碗筷,再給他爸爸擺放好,最後拿好自己的小碗筷,爬到椅子上坐好。

做飯的人有心,一桌菜全是養胃的。

金在中自己也明白,讓鄭允浩過來吃飯說是感謝,還不如說是他聽到顧愷的那些話對這個男人心軟。

他以前花了那麼多時間才讓他慢慢調理好的胃。先給鄭允浩盛了一碗湯,讓他先喝完湯再吃主食。

食不言,是鄭允浩從小到大的規矩。

可是這次,小孩吃了一會兒飯就不老實了,他巴巴望著他爸爸,想聽他爸爸說故事。

金在中對人好就是把人寵著,以前對鄭允浩是這樣,對自己的兒子也是這樣。

小念舉著勺子和他爸爸說,孫悟空趕跑了白骨精,為什麼他師父要生氣呀。

昨晚上被他爸爸哄睡著,到現在還惦記著這個問題。

金在中說,先吃飯,爸爸晚上和你說。

小孩怏怏地答應了,望著飯碗,挖了一勺飯鼓著腮幫子咬。

金在中看著小孩這樣一下就心軟,剛準備哄就聽見鄭允浩說,鄭叔叔來和你說這個故事。

 

一頓飯下來,金在中第一次聽鄭大BOSS在飯桌上竟然能說這麼多話。

飯吃完他也沒有理由再留在這裡,鄭允浩又教小孩寫了幾個字,和他說下午還有工作,要回去了。

金在中心裡當然是希望人快點走。

他看自己兒子和鄭允浩這樣相處模式,怎麼想都覺得不應該這這樣。

小小孩還戀戀不捨地跟在他爸爸後面看鄭允浩,問,鄭叔叔還會過來吃飯嗎?

問完看他爸爸又看鄭允浩,急著想要答案。

他從小到現在真正親近的人只有金在中和邱老,如今又多了這麼一個無所不能的鄭叔叔這麼疼他,小孩當然惦記。

鄭允浩意有所指看金在中,說,我都聽你爸爸的。

才在這家裡待幾個小時就開始得寸進尺了,變著彎調戲他以前的小助理。

 

 

 

 

 

 

【第三十二章】

 

鄭大BOSS這次來C城原本就是假公濟私,可真正上手工作處理這個新廠的事才發現問題一大堆。

下午鄭允浩和幾個管理層開了個簡短的會議,讓顧愷分析了財務報告,沒發現裡面的大貓膩,也沒找到什麼紕漏。

可是他鄭允浩畢竟是和東北那邊的鄭家人爭了那麼久,手下凱越這麼大的企業,一看這些個人就知道有問題。

整個會議上完全沒有一點在金在中家那種好臉色,習慣性面無表情,身上氣勢又壓人,望著一會議桌人冷冷道,凱越從來沒有虧待過你們,接下來一個星期,查出任何問題,也是你們自己兜著。

在地方上,雖然不及S市的待遇好,可是這裡天高皇帝遠,可以撈的油水高。

這些管理層們剛剛才開始高興在這邊得了個肥差事,哪知道大老闆親自來審查。

他們財務做的滴水不漏,真正貓膩的地方還是在新廠的設備和房屋建設上。

水泥鋼筋這些都摻著次一點的,那些材料能省就省,就連修往C市的馬路,也被動了心思。

官商勾結,其中利益分成,你好我好,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C城市長知道鄭允浩親自來了也被嚇了一跳,他還記得幾年前這個男人還沒有如今這麼大權勢,就到他的地盤,高高在上地和他說,不希望在C市有關於他和金在中一點不好的報導。

C城原本就安靜得很,平時發生的都是芝麻大小的家庭瑣事,那些報紙媒體平時都愛撿S市的各種事來造噱頭,那時候凱越的醜聞在S市影響甚大,在C城裡剛剛被提及又迅速被壓了下去,就像什麼也沒發生。

這市長就已經知道鄭允浩的手腕多厲害。

 

長江後浪推前浪,市長仔細一打聽,知道鄭沈溫這三家世交的後輩都是太厲害的角色,其中鄭沈二位他都親身領教過。

好幾年了,他就不明白這鄭老闆不在繁華的S市好好享受,偏要跑到這C城來斷他的財路。

偏生又惹不得。

畢竟在自己的地盤上,又讓人去查,才發現還是干係上另一個叫金在中的人,鄭BOSS七年前傳過緋聞的金助理。

C城市長還沒把這些事情理明白,麻煩就找上門了。

那天下午開完會議,鄭允浩就讓人成立監工組,去新廠那邊仔細查。

新廠巨大的安全隱患,整個在鄭允浩眼裡就屬於高危建築。

真正的材料購買帳單終於被翻了出來,和政府合作修好的一路通,所有材料也是不合格。

技術人員說那條路根本載重不了凱越的貨車運輸,要真正通車絕對不到兩個月整個路面都會爛。

鄭大BOSS原本只是想來當甩手掌櫃,把事情交給顧愷,自己圍著那父子倆轉。

誰知道卻查出這麼多問題。

顧愷在老闆面前說自己烏鴉嘴,上次還說自己老闆通宵的理由不正當,這下不光他老闆,連著他自己也要跟著通宵忙工作。

 

 

新廠的安全隱患關係太多人,稍微不注意就是會出人命的事。

鄭允浩為處理這些事忙,卻也沒少在這社區裡偶遇金在中和那小孩。

半個月過去,他都沒能再進去金在中家一次,本來工作確實忙,金在中也真正在躲著他。

鄭允浩只能用更忙的工作麻痹自己,不去想對自己的排斥。

看得見,抓不著,卻更是吃不到。

 

晚上放學回去的時候又在社區門口必然地偶遇了。

小孩看著很高興,又是和他爸爸穿親子裝。

看見他鄭叔叔更是掙脫了金在中牽著他的手,跑到鄭允浩身邊說,鄭叔叔,我寫漢字得了第一名!

自從那天在金在中家裡教過小孩寫字,鄭允浩再也沒教過。

他現在對金在中太患得患失,根本不敢把人逼緊,金在中在家裡又和小小孩說,鄭叔叔他工作很忙的,小念不要總是去麻煩人家知道嗎?

小孩把他爸爸的話放在心上,也不去纏著鄭允浩,這次漢字聽寫大賽得第一名,他高興地忍不住想和他鄭叔叔說。

小孩高興了一會兒,得到了鄭叔叔給的牛奶糖,看到鄭允浩的臉色很認真也很擔心地問鄭允浩,鄭叔叔,你是不是又胃疼了呀?

鄭允浩蹲下來摸了摸小孩的頭,說,有點疼。

抬頭看的卻是小孩的爸爸。

顧愷跟著說,金先生你不知道,老闆最近幾天為了這邊的工作忙,顧不上吃飯,也沒時間休息,每到這個點,卻還是堅持出來散散心。

小孩哪能聽不懂顧愷話裡的深意,聽到說鄭允浩連飯都沒得吃,趕忙轉過頭和金在中說,爸爸,鄭叔叔可以去我們家吃飯。

鄭允浩對負責新廠的凱越管理層下午才發了一頓脾氣,這幾天也是咖啡和菸不斷,臉色看起來差得很。

他也真的很想念上次在金在中家裡的感覺,三個人坐在一起,就像原本就是一家人。

鄭大BOSS和小孩一起看著金在中,他說,上次的湯真的很好喝。

七年來第一次那麼鮮明的味覺感受,鮮鹹味美的老鴨湯,還帶著裡面山藥的味道。

 

金在中又一次心軟了。

這次就連顧愷也想厚著臉皮去蹭飯,卻還是默默抹淚地婉拒了金在中也邀請他一起吃飯的誘惑。

老闆還未成功,他可不想進去充當人型電燈泡,況且在他看來,小念的瓦數已經夠高了。

鄭允浩這次跟著來這邊,最高興的就屬小孩了。

知道他鄭叔叔胃疼,這次沒給他拿小點心,端著他爸爸熱好的一杯牛奶過來,和鄭允浩說,鄭叔叔,爸爸說喝這個會長高,胃也會少疼一點點。

以前金在中也會在睡前給他準備牛奶,那畢竟也是七年前的事,這麼多年也沒碰過這個,看著小孩端過來滿滿一玻璃杯遞到他手裡,又眼巴巴看著他。

鄭允浩心裡一時間百感交集。

這麼小的孩子,關心起一個人,也讓人這麼窩心。

鄭允浩當著小小孩面一口氣把溫熱的牛奶喝完,就看小小孩接過他的杯子跑到廚房裡,喜滋滋的小聲音這邊都聽得清清楚楚,爸爸,鄭叔叔把牛奶都喝完了!

他聽不清金在中在裡面說了什麼,過了一會兒就看見小念從廚房裡出來。

又去把他自己書包拿出來坐在他專屬的小書桌寫作業。

他爸爸和他說鄭叔叔很累讓他不要過去吵他,小小孩才憋著不拿自己的字帖給鄭允浩看。

他覺得自己寫的漢字進步了很多,好想給鄭叔叔看,要牛奶糖呀。

小孩寫一個字抬頭看一眼鄭允浩,再低頭描一個又抬眼看他。

鄭允浩好笑地看著小孩,那整個小表情就像在和他說,鄭叔叔你快過來看我寫的字。

心裡想什麼都表現在臉上,和他爸爸一樣,在鄭允浩面前一眼就被看得透。

鄭大BOSS走到小孩旁邊說,給我看看你最近練的字。

小孩立馬放下手裡的筆,他在寫英語作業,一個單詞才拼到一半,就不顧地往臥室裡跑,和他鄭叔叔說,我去拿給你看。

後來的教學時間小孩學的很認真,他也很喜歡和鄭允浩的親近。

鄭允浩教完小孩,也沒有再去廚房。

上次真是逼著自己沒咬上去,這次再進去,就真的忍不住。

 

以前比這更高強度的工作他都輕易熬過去,這次卻有些不一樣,來到這個家心裡完全放鬆下來,多日積壓的疲憊感一起湧上來,他坐在沙發上,竟然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鄭允浩這些年來很少有品質高的睡眠,在這沙發上竟然足足地睡了三個多小時。

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躺在沙發上,身上蓋了薄被,客廳的溫度明顯比剛進來的時候高出不少。

金在中怕他感冒,不僅調高了空調,電暖爐也放在他躺著時胃腹部的沙發旁,鄭允浩清醒後,只覺得整個人都是懶洋洋的愜意。

金在中抱著一疊衣服從臥室出來,看見鄭允浩醒過來,把衣服放在一旁的椅子上,站著離他挺遠,說,「你胃不好,我做了一些粥一直熱著,你現在要吃嗎?」

見鄭允浩不答話他又說,「我去給你端出來。」

這些年他不斷想不斷期待,曾經這樣的溫暖再回來。

現在就像做夢一樣,這個人終於從他夢裡出來,活在讓他欣喜的現實裡。

鄭允浩立刻從沙發上起來跟著進了廚房,在金在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從身後抱住他。

他緊緊抱著生怕再弄丟,把臉埋在他頸側,聲音低低地說,「在中,你回來好不好。」

金在中想掙脫,使了力氣轉過身又被鄭允浩困住,面對面鄭大BOSS眼睛裡滿滿深情,他看著眼前人,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更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可是一點都捨不得放開。

自從今年見到他就一直忍著,他多想要以前的那種親密,想要他一樣的回應,想要他的一切。

可是金在中一直在抗拒他,不讓他接近,甚至是對他的靠近都草木皆兵。

鄭允浩把人又往懷裡帶,他說,「你別動,我就是想這樣抱抱你,就一會兒。」

鄭大BOSS的聲音就像是壓抑著莫大的痛苦。

金在中原先掙扎,聽他說話的語氣又慢慢不敢動,半天才疑惑又擔心地問,「你是不是胃痛…唔…」

未出口的話全都被鄭大BOSS的唇舌吞了進去。

第二次親手放進來的狼,終於是忍不住一口咬上去。

 

 

 

 

 

 

【第三十三章】

 

金在中待的公司在C城的規模算是最大的了。

他才到這個公司不到一個月,原本面試的時候晾出雙學歷讓人事部經理對他多看了好幾眼。

甚至都直接問,「你確定你要來我們公司上班?薪水問題有三個月試用期,你這樣的學歷完全可以……」

金在中微笑點頭,又很真誠的說,他更想待在C城。

原本招到S大這樣雙學位高學歷的,都是要開高薪,金在中壓根就沒有提過這樣的要求,人事部也就樂得當不知道。

 

昨晚上金在中失眠到淩晨四點多才睡著,一大早就被家裡小孩又鬧醒。

C城難得的堵車都被他撞上,來到公司正好掐著點,差點遲到。

一進辦公室所有人都看著他,金在中是策劃部的文職,刷完卡就被同事遞上來一杯咖啡,那人對他笑的有些討好說,金經理,昨晚沒睡好啊,臉色看起來不怎麼好。

金在中不明所以。

一路走過去,辦公室的人看見金在中都堆著笑說,金經理早啊。

還有人都遞上小禮物,說,恭喜金經理啊。

昨晚上金在中已經被鄭大BOSS一會兒深情表白一會兒又得寸進尺的攻勢弄懵了,根本就不是他以前認識的那個鄭允浩,他真想把人趕出去,那人卻就是抱著他不撒手,竟然還會耍賴說自己肚子餓,又更可憐說自己胃疼。

最終還是讓人在他家裡喝完粥,送出門前還又被狼爪給撓了一下。

這會兒在公司,他真是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過一會兒,他們老總秘書就過來找金在中去老總辦公室。

在裡面待了半個多小時,他終於知道,原來自己是被升職了。

老總跟見著自己親弟弟一樣,握著金在中的手說,你這雙學歷又在凱越鄭總身邊工作過那麼長時間,這簡歷上怎麼就不見介紹啊,我從你一進公司就注意到小金你的工作能力,真是差點就埋沒人才了。

金在中額頭冒汗,看老總那求賢若渴的樣子,呐呐說,您過獎了。

他這一個月在公司裡做的最多的就是校對和雜事,策劃組的案子根本就輪不到他插手,這工作能力也不知道老總是怎麼發掘的。

試用期還沒有過,又直接把人升到策劃部經理的位置。

老總和他說,這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小金你可得燒地旺一點,我可是很看好你。

真是莫名其妙就被升職了,下午就要以策劃經理的身份去談一筆生意,說是C城這邊新規劃的一個工業基地,現在需要大量材料建設有幾家公司在競標,這個大CASE他相信金在中一定能拿下來。

他根本就沒有準備任何有關那家新廠的材料,只有一天時間他也根本準備不充分,從老總辦公室出來,他就開始頭疼。

這壓根就是一場毫無準備的仗,即使以前還在凱越時做過比這更困難的CASE,那時他也是準備充分,心底為了某個信念年輕又衝勁足。

老總的秘書安慰他說,金經理你別緊張,這次的CASE老總說了只要你過去保證就能事成。

那秘書對他笑,還別有深意地說,金經理,還真是看不出來啊。

 

 

顧愷從早上就發現他老闆心情特別好。

每天必須的咖啡都沒見他泡,端著一杯紅茶愜意坐在沙發上翻財務報表。

這些年顧愷真是第一次看他家老闆看這麼枯燥的財務報表跟小孩看童話故事書一樣津津有味。

看著就勾嘴角,臉上笑意又跟那報表裡貼了金在中照片一樣。

顧愷給他老闆做早飯,也顧著他嬌弱的胃,特意熬了粥。

誰知道他老闆嚐了一口就皺著眉說難吃,放下筷子不動,鄭大少爺這麼多年不見的挑食毛病,只在人家金在中那吃了兩頓飯,就給勾了出來。

顧愷簡直就是敢怒不敢言,默默自己喝粥填肚子,鄭BOSS還是不挑食比較好伺候。

 

鄭允浩心裡都是金在中昨晚的樣子,完全不考慮飯桌上自己的可憐下屬喝著粥的憋屈心情,好心情問道,「鄭宅那邊的梅花都開了吧?」

顧愷喝完碗裡最後一口,又給自己添了一碗,說,應該大部分都開了,聽修枝的花匠說,那些品種都改良的,花期至少一個月。

鄭允浩點頭,說,這次回S市就搬回去,你讓人多準備一些小孩的東西,把房間也收拾出來。

顧愷連忙再點頭。

鄭允浩又說,等五月份過後給你放個長假,這些年多虧了你。

顧愷一大早就被他老闆嫌棄過後又打溫情牌,感動地一塌糊塗。

以前就連沈昌珉都開過玩笑問他,說顧愷你怎麼就這麼護著允浩,他這麼虐待員工你還跟著他要是不給升職加薪辭職算了。

千里馬需伯樂,即使他得鄭允浩的賞識時這個老闆的年紀還那麼小,顧愷那時就想著賭一把。

他跟著鄭允浩後面一點一點開拓疆土創立凱越,壓垮高橋家族,拿到鄭家的當家權,即使不是作為最高位的領導者,可是這一切都有他顧愷。

要不是鄭允浩,他或許拿著高學歷也只是端盤子的命。

人需要機遇,鄭允浩就是他命運的轉捩點,他在凱越說給別人聽只是一個助理,實權卻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創業的野心和一個男人為事業拼搏的激情,成功和權勢,鄭允浩全都給了他。

鄭大BOSS性格他跟在身邊這麼多年當年再清楚不過,對自己人向來是慷慨從不吝嗇,護短,和沈三少一樣又講兄弟情義。

做的一向都比說得多。

能得到他老闆這樣一句貼心的話,他想這輩子就算給了凱越也不是什麼憾事。

顧愷放下手裡的粥碗,笑著說,「老闆我就盼著這一天呢,再不回去娶個老婆我媽真要跟我鬧了。」

鄭大BOSS聽了顧愷的話,不可置否地笑。

 

 

到了下午,金在中帶著材料和策劃部的幾個員工一起坐公司的車去新廠那邊。

他們公司這邊只有自己產品的資料,金在中一上午都在做昨天沒完成的CASE,到了中午休息時間本來想找點那個新廠的資料來瞭解一下,又被部門的人拉到對面的一間餐廳,幾個部門一起給他辦了一個小型慶祝會。

鬧到快上班時間,放他回公司,匆匆忙忙收拾就往凱越的新廠工業基地趕。

他心想自己到時候就隨機應變吧。

 

到了這邊的招待間,還有其他幾個公司的代表,裡面的工作人員給每人送上一杯茶。

顧愷帶著幾個人走進來一邊翻材料一邊看手錶,禮貌和幾個公司代表人表示歉意說自己遲到,馬上就開始。

等他抬頭看見金在中時,一時間也愣住了。

金在中看見顧愷,都站起身來,比他表情更誇張。

顧愷望著人,又把手裡的材料交給身邊人,說,「這次我們老闆會親自過來,請各位再稍等一會兒。」

說完又和身邊人說了幾句話就走了出去。

金在中忽然在模糊記憶裡慢慢清晰出一件事,以前他還是那個人的助理時,凱越的五年計劃就把工業基地標到西南很大範圍。

在鄭宅談完公事,書房的桌子上還攤著地圖,金在中指上面的標記給鄭允浩看,笑著說,C城的消費力和購買力都不低,就是一直真正富裕不起來,要是凱越的基地再往南挪一點,C城就近天時地利人和,會發展起來也說不定。

鄭允浩走過來貼著他,咬了一口他的耳垂,說,聽你的,那就往南遷一點。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