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幾天~~今天要開始放新文了!這次放的文可能有的親估不是很有興趣,是一篇網遊文,我之前也放過一篇網遊文《Login》,會放《Login》絕大因素是因為作者yj不偏不倚的原因,而這次要放的這篇《網遊33天》完全是被文裡歡樂的氣氛所吸引,看完後馬上pm作者表示想轉文。

這篇是真的很歡樂非常搞笑,作者是不棄家的豆花醬。會發現這篇的原因是因為我先讀了作者另外一篇文《喂!當家的》,這篇是古文,很有趣的古文,本來只是想睡前打發時間隨便點進去看的,結果愈看愈有趣,難得的是作者雖然寫文寫的詼諧,但文章遣詞華麗、用典充裕,在在都顯示作者寫文底子很是不錯。

然後又發現了這篇《網遊33天》,這篇以前都被我跳過略過不看,但在我發現作者就是不棄家的豆花醬之後,果斷點進去看文。第一章剛開始看有點適應不良,但第二章開始進入主題之後就愈看愈有趣,愈看就愈喜歡。這作者真的是天生有搞笑細胞,很多個笑點才讓我笑到不行,而且這篇是我目前看過最好看的網遊文。(我雖不打電玩但我還蠻喜歡看網遊文的,原因是網遊文都是很歡樂的文)

這篇雖是很歡樂、很搞笑,但內容的編排、劇情的流暢、人物的塑造一點都不馬虎,該搞笑的地方搞笑,該正經的時候也能發人深省,基礎架構雖是在網遊上,但看到最後會發現愛情、友情的幸福、堅貞與動容,尤其是在友情方面的描繪,我很有戚戚焉,真正的知音好友是不管歷經時間、距離及環境的變化而改奱,我很慶幸我的身邊也能有如文中一樣的好友陪伴。更重要的我深信暫時分開旅行的五個人也是同樣的堅定。

先說下大網--

金在中同學在419宿舍有舍寶之稱,雖然天生是讀書的料,但與生俱來的脫線細胞讓他得一《小白》的綽號。本來對電玩遊戲一竅不通的他,因為被教授點名寫一篇網遊的心得報告,從此開始了金在中同學“悲慘”令人發噱的網遊之旅。然而天公作美(?)的讓他意外的傍到一個“大神”,大神在電玩世界裡對他呵護備至、寵愛有加,讓金在中的心有了一絲的溫暖,但虛擬的網路世界,真真假假又如何確認?!自己到底是對網遊裡的“大神”動心?還是對在真實世界裡素未謀面的“鄭允浩”動心?而“大神”對他所做的一切是因為網遊裡的女號嗎?萬一“大神”發現他其實是個男人會不會很失望?就在金在中同學為了這些事傷神的時候,某位“大神”卻是嘴角上揚的說:該是收線的時候了。(放長線吊大魚)

========================================

 

Chapter one——DAY 1

 

「咿呀,郎君啊~~~~~~」

半夜三更,T綜大某幢宿舍樓五樓裡傳來中氣十足的男低音忸怩的唱調,驚起睡夢中無辜市民若干,眼看著對面宿舍樓的燈光接連亮起,金在中哀嚎一聲,從上鋪撲下來,試圖堵住引吭高歌的胖子那張破嘴。

咣當~~~~

出師未捷身先死,有誰掉地還帶紙。

抱在懷裡的作弊小紙條漫天飛舞,胖子幽幽的繼續唱,節奏很搖滾,入耳很崩潰:

「你是不是餓得慌呀~~~~呀吼一吼嘿,你要是得慌啊,你呀就跟小白講,小白~~~給你泡豆漿,泡啊泡啊~~~~~」

 

小白是金在中,419宿舍代表物一枚,因為皮膚白的可以反光,還因為此君時常有脫線行為,所以被叫做——小白。

以剛進校就連敗兩屆校花,一人獨佔校花校草美譽而著名。

宿舍其他兩隻穿著大褲衩,加上一隻名叫啊嗚的貓咪,載歌載舞,一曲東北大秧歌配合的那叫一個天衣無縫。

啊喂!一群神經病!!【嫌棄

金在中掩面,胖子你才小白,你全家都小白。

 

「419的,再唱我爆你菊花。」金在中趴在地下,只覺得胸口一陣震動,估計是那位被吵醒的仁兄正拿晾衣架捅天花板。

每晚上都要捅幾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捅穿了。

「OH,come on baby,我寂寞的小菊花,等著你的大大大黃瓜。」胖子蹬蹬蹬跑到陽臺,捲起煙塵一陣,和樓下的喊話。

「死胖子,你消停點行不行啊,我明天要考試。」在中掙扎著站起來,打算回窩睡覺。

「哦~~我的菊花,美麗的菊花~~~」胖子繼續高歌,調子請參考《我的太陽》。

金在中一口氣沒倒騰上來,鮮血狂噴,倒地不起。

 

好不容易等到宿舍“每日一混亂”的時間過去,在中顫巍巍的爬回床上,關了燈,準備去和周公相會。

「嗒嗒嗒~~~~」

「尼瑪,哪個不要臉的偷襲老子。」

「喂,加血啊,二奶。」

「你二奶,你全家都二奶,我是奶爸,看我口型,奶!爸!」

「管你奶啥,金俊秀,你再不過來給我復活,你爺爺我就回重生點了。」

「氧化鈣,大七,你放技能的時候能不能吱一聲,你那是無對象的全傷害,你是秒怪還是秒我啊。」(Peggy科普:氧化鈣的化學式子=cao,漢字拼音=操<---我說發明這網路用語的人真是神,因為原音會被和諧所以用這詞代替,氧化鈣!天才!!!)

「吱~~~~」

‥‥‥‥

口胡!你們這群妖孽,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Peggy科普:口胡是廣東語,語氣詞。相當於“靠!”之類的洩憤詞語。也可以寫成“口古月”(擴大化) 現在一般用在動漫中。)

「我說,網遊就那麼好玩?」

在中翻身,抱著抱枕探出頭,看著下鋪一字排開的三人各自頭頂一盞小燈,殺的正熱鬧。

胖子嘴裡還罵罵咧咧的嘀咕,大七一臉憨厚的敲鍵盤,俊秀一條腿翹在梯子上,歪著頭,時不時抽搐下。

這廝柔韌性真好。

金在中腹誹。

他們宿舍四個人,是今年T綜大醫學系的新生,而除了他以外,胖子,俊秀,大七都是網遊的重度癡迷患者。

 

於是,最近盛大又推出了一款新遊戲《風雲OL》,據說遊戲畫面精美,人設豐滿,最關鍵的是官網還放出消息說玩到一定的時間後,會有大驚喜,導致這幾個人直接進入晚期,沒日沒夜的與電腦為伍,讓他這個遊戲白癡很是受傷。

為什麼他們在玩劍三的時候,他在玩連連看,他們在玩夢幻的時候,他在玩連連看,他們在玩風雲的時候,他還在玩連連看。

咳咳,當然不是他智商不行,只是,他的手是用來拿手術刀的,不是用來比誰鍵盤壞的快的。

「哥,真的很好玩啊,你要不要來?」說話的是住他對床的表弟金俊秀,萌娃子一個,一邊操作鍵盤幫戰,一邊誘拐他家純良的哥哥,「我們可以帶你哦。」

「是啊,小白白,你要是來了,哥哥們罩你。」胖子把滿是肥肉的胸脯拍得啪啪響,在中只覺得滿眼的油光亂飛。

用胖子榨油能養活一個貧民窟。

「+1。」剩下沉默寡言的大七默默表明立場。

「才不要,」金在中翻了個白眼,「誰要玩那種打打殺殺,沒有營養的遊戲,而且,明明我是最大的好不好。」

「切~~」以胖子為首的遊戲狂人嗤之以鼻,看著氣鼓鼓的在中,只好出言安慰,「小白乖乖,趕快睡覺,胖哥給你唱搖籃曲。」

「魂淡~~~~閉嘴。」

 

結果,金在中不玩網遊的誓言只維持到第二天的中午。

當正在PK升級的金俊秀聽見在中說要玩風雲的時候,手一滑,被對面長相實在不是很符合審美的怪一錘子砸回了重生點。

「納尼???哥,你說你要玩風雲?」金俊秀的小嗓門飆的整個樓道都能聽見,帶著“雲雲雲”的回音‥‥

金在中捂住耳朵,一頭黑線,他不就是要玩個網游,至於震驚成這熊樣嘛。

「啥啥啥,咱家小白白要玩風雲?」胖子巨大的身軀撞開宿舍的門朝在中撲來,目光狂熱,如同屎殼郎看見了路邊的‥‥糞球。

宿舍的破門忽悠忽悠的晃了半天,保住了晚節。

「呀,泰山壓頂!!必殺技。」金俊秀做投降狀。

金在中果斷抓著金俊秀擋在前面,然後吹鬍子瞪眼的罵:「我不是你家的好伐,小白白泥煤,我還小白兔呢,要不是被滅絕師太逼得,我才不要去玩網遊,浪費時間,浪費生命。」

「滅絕師太?」

隨後進來的大七呐呐重複,難道就是綜大那個號稱秒殺學生無數的電腦系的巫婆主任?

「我不是選了她的公選課嗎,然後,今天去考試,她說,讓學號為33的同學寫一篇關於網游的心得體會。」

「所以,白哥,你膝蓋中了一劍?」大七吸溜著麵條,打開電腦,準備開始奮鬥風雲。

「是的,你哥我躺著也中槍了,尼瑪,二百號人的公選課,全校就我一個人33號嘛。」在中撞牆。

「哥,那你要選什麼職業?」那邊手腳麻利的俊秀已經幫在中下載好了用戶端,「和我們一個服吧。」

「什麼是服啊?」

「算了,我們在國色天香,你也就在這吧,有個照應,」俊秀點了兩下滑鼠,在中湊過去看,就見齊刷刷的小人兒排了一排,有男有女,長得都還不錯,底下密密麻麻的寫著各種數位。

MP?

跟群P差不多?

HP?這是什麼?

惠普?

酸鹼值是PH,那HP是鹼酸值?

金在中不恥下問,換來衛生球無數。

‥‥可是,他真的不知道啊!【怨念臉望天

「HP是生命值,MP是魔法值。」胖子咂咂嘴,繼續秒怪,科普小白這麼艱巨的任務還是交給俊秀比較好。

「哦,」在中點頭,早說不就結了,「我隨便。」

反正他只是走個過場,隨便截幾張圖,做個電子稿交差了事。

不過,要是此時的金小在同學知道之後發生的種種,大概就不會保持這麼樂觀的心態了。

 

「哥,你要選什麼職業?」

「隨便,」在中摳指甲,他的手就是好看,嗯,「最好可以不打怪,也不PK,就每天在那坐著最好,有沒有?」

喂!你當風雲是養老院啊。

金俊秀敢怒不敢言。

「混吃等死的話,你只能傍個大款了,」俊秀撐著腦袋想了半天轉頭問,「風雲現在除了隱藏職業,要爆種才能選上以外,其他的就是近身作戰的戰士,敏捷度為主的刺客,遠距離的法師,還有就是奶爸奶媽型的醫者,醫者不用殺太多怪,不過這四個底下都分了很多分支啊‥‥」

「隨便,」光是聽俊秀介紹,在中就覺得頭疼,打個遊戲還那麼多事兒,隨手拎起床上放著的衣服道,「我洗澡去了,回來前給我搞定。」

「喵嗚,哥啊,那個醫者是‥‥」金俊秀哀嚎,眼看著金在中晃出宿舍,才氣血不足的吐出幾個字,「是女的啊。」

「你幹嘛一副垂死狀?」胖子從UT裡退下來,見俊秀一副此生無望的樣子道,「掉級了?」

「胖哥哥,救命。」

「有何吩咐。」

「幫我哥搞定他的號,小的無能。」

「他要選什麼?」胖子叼著個蘋果晃過來,「小白白那樣子可以選個高敏的刺客,逃得快。」

「哥說要混吃等死,不渣怪,不PK,最好就坐在那看熱鬧的。」

「你是在說GM嗎。」胖子吐槽,玩網遊不秒怪,不PK,那還玩個毛線。

沉默ING

「那還是醫者吧,當個生活類玩家開開店也成。」

胖子當機立斷的在穿著霓裳羽衣的漂亮女醫者“青黛”下打了個鉤。

 

【恭喜選定職業】

【青黛——醫者,150級轉職醫仙,可涅槃】

 

系統叮了一聲,穿著彩衣露出小腿和半截手臂的長髮女子算是風雲裡最漂亮的形象設定了,武器也很仙,是頭髮的髮簪。

 

【請玩家命名】

 

「叫什麼?」

「小白白?」

「小白兔?」

「哥會殺了你。」

「那好吧。」

胖子的粗手指在鍵盤上敲了幾下,然後回車(Enter)

 

【恭喜玩家創建人物成立,國色天香伺服器,正在傳送新手區,新手NPC座標XX.XXX】

 

「胖,胖子,」俊秀覺得他的聲音在顫抖,「你確定起這個名字一會不會被在中哥閹掉?」

一陣寒風吹過,胖子和俊秀同時抖了抖,小心臟碎了一地。

「那個,俊秀啊,我突然想起來,我一會9點要胃疼,先去買點藥。」

你家胃疼還帶鬧鈴的呀,喂喂喂!

「那我也去,我一會10點要拉肚子。」

洗好澡進門的金在中正撞上兩個鬼鬼祟祟想要偷跑出門的人,明明身軀都不小,還想裝隱形,這倆白癡!

「你倆幹啥去?」

「藥疼,買胃。」

「啥?」

「沒啥,」俊秀兩行寬淚,風中淩亂,但願老哥看見他的帳號不會把他大卸八塊,掛在門口示眾,「我就是‥‥感動,感動哥你要來風雲。」

「感動屁,」金在中懶得這倆不正常的人,「註冊好了?」

「陛下,一切準備就緒。」

「愛妃做的不錯,這次記頭功,今晚翻你牌子侍寢。」金在中得意洋洋的坐在電腦前,然後,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跟跑馬燈一樣,煞是好看。

門口兩人見勢不好,一步一步倒退到門口,然後撒丫子就跑。

遠遠的響起胖子粗獷的歌聲:讓我們策馬奔騰,活得瀟瀟灑灑,對酒當歌,共用‥‥

隨後是俊秀不搭調的聲音高呼:套馬的漢子你威武雄壯‥‥

贏得拖鞋無數,臭雞蛋無數。

「你們兩個給我死回來!!!!」金在中的魔音穿透整個校園,胖子拉著俊秀玩命的奔,廢話,這個時候要是被在中抓住,不是找死嘛。

 

「白哥,息怒,」從遊戲中掙扎出來的大七抱拳,看金在中氣的眉毛都要飛出去了,湊過來道,「請恕臣重傷未癒,不能親自帶人追捕叛黨。」

「氧化鈣他母親!」(意思就是操他媽!)在中暴怒,「你看看,選了個女的也就算了,選的女的穿的少也就算了,為什麼要叫這麼個名字?!!!」

大七默默的點開屬性版,一目十行的掃掉新手任務,然後看見BLING BLING閃閃發光的六個大字

 

——是金花不是菊花

 

嘶——嘶——嘶

「你想笑就笑,不要發出排泄氣體的聲音,謝謝。」金在中翻了個白眼,自暴自棄的拿著滑鼠亂點,看著站在沙漠中的彩衣小人兒隨著滑鼠亂走,周圍各種新生的人民群眾頂著千奇百怪的ID飄來蕩去。

可是,都沒有他這個名字奇葩啊。

他金在中上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

「大七,我之後要幹嘛?」

女號就女號吧,反正也沒人知道電腦外面的是男是女,他又不是要相親找對象。

「去新手NPC那裡領新手任務,升級到三十級你就可以出新手村了。」

「新手任務都是什麼?」

不會都是那種拿著刀打打殺殺,血肉模糊的東西吧,啊啊啊啊~~~~他不想玩了可不可以。

「肯定有的。」大七一張正直臉毫不理會在中哀怨的表情。

「大七,你能來幫我嗎?」在中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他不要一個人在這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呆著。

「新手村要九十級才能回去,我現在還不夠。」

「你多少級?」

在中登入遊戲,好奇的問,他們這種遊戲狂人只要有時間就打遊戲,應該升級很快吧。

 

【系統】提示:四五六八我是七加你為好友。

 

「白哥,通過。」

「哦。」在中連忙點了同意,然後看見邊上的好友清單裡顯示:

 

【ID:四五六八我是七  職業:戰士  等級:88級  幫派:碧海滄浪】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白哥,這是好友頻道,在這裡說話,你的好友都能看見。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怎麼弄出來的?(膜拜狀)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右下角那個,輸入就行了,然後頻道就在前面選。

還有,哥,你的名字真的很‥‥拉風‥‥

 

蠻容易的嘛,在中喜滋滋的開始在系統設置裡亂搗鼓,跟騰訊小企鵝大差不差嘛,還省著掛QQ了。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哼,我不拉風誰拉風,哥的小菊花那裡是你們這些無知的地球人能看透的!!!等胖子回來我非得把他的黃瓜剁成一截截的,讓他得瑟【遠目

 

『世界』【CFK】:

口胡!新手區驚現辣手摧瓜菊花哥~~~~不不不,菊花姐,強勢圍觀!

 

『世界』【你爺爺買蛋糕】:

新人代代強,老衲要被拍死在沙灘上了,OH,強勢圍觀+1

 

『世界』【你大爺吃蛋糕】:

樓上的禿驢,不要見到小MM就冒泡,表臉,強勢圍觀+2

 

『世界』【逆天】:

LS的,你們倆能不能回廟裡打情罵俏,強勢圍觀+3

 

『世界』【喵星人說汪汪】:

樓下的保持隊形,好久沒見到這麼BH的新人啦啦啦,強勢圍觀+4

 

『世界』【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怎麼有這麼多好友(疑惑狀)

大七大七,你人呢,趕快練到90來新手區解救我啊,要不我就要老死在那裡了。

 

‥‥‥‥

 

 

刷完副本的大七無意間打開世界頻道,看著齊刷刷的強勢圍觀群眾,以及引起圍觀的不明物體,腦門一滴汗,難得世界頻道裡這麼多閒人能被一句話炸出來。

「白哥啊,」這句話是大七在三次元世界喊得,無奈異常,那兩個沒義氣的,竟然把在中丟給他,「你怎麼跑到世界頻道去說話,那裡是全服都能看見的好不?」

「你又沒告訴我。」

金在中看著螢幕上不停閃動的對話方塊,手裡拿著根腰帶無聊的四處拍打,大七咽了口口水,吐槽的話憋回肚子裡。

沒辦法,他們白哥現在的造型真的很像SM裡的女王啊。

他不想一個不小心被爆菊,雖然他們代表物在中小白長得很不錯。

「我的錯,懺悔,你接任務了嗎?」

「接了,說去殺什麼怪獸,拿到珠子,然後,交給‥‥膨大海?」

膨大海,我還枸杞呢。

「鍋,那是劉大海好不好!」

「沒差啦,我不會殺怪,你來。」

「我跟人組隊了,不在罪惡沙漠這地圖上,過不來。」

「那我怎麼辦?」

金在中齜牙,大七要是敢不幫他,哼哼,他的牙可不是吃素的。

「胖子和俊秀接了連環任務,在最北邊,絕對不可能幫的了忙。」

‥‥(>﹏<) 不~

你們這群有遊戲沒人性的傢伙。

「天要亡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在中淚流滿面,看著螢幕上一直站在人群中,遺世而獨立??飄飄欲仙??

好吧,看著在人群中傻站著的美貌女醫師,咽了口吐沫,搓搓手,振臂高呼:

沒什麼大不了,我,金小在要一個人勇闖江湖啦。

 

 

 

 

 

Chapter two——DAY 2

 

「謔謔謔‥‥謔謔‥‥謔謔謔‥‥謔哈哈‥‥」

「胖子,你看霍元甲哪?」俊秀撅著屁股在桌底下掏啊掏,嘀咕著,「我們明明記得我有雙襪子藏在下面的啊。」

翹著二郎腿正在看漫畫的在中聞言虎軀一震,無言的看著俊秀喜滋滋從泡麵箱子裡摸出一雙白色的襪子,三下兩下套在腳上。

從泡麵盒子‥‥拿出來的‥‥襪子!!

在中囧。

不知道俊秀下次吃麵的時候會不會吃出耐克的味道。

或者,要不要問問他的襪子需不需要點調料?!

 

都說男生宿舍的懶惰程度一般和蝸居宿舍的時間成正比,於是,他們宿舍四個無追求,無物件,無目標的“三無產品”蝸居宿舍的時間高居這棟樓的榜首,這也就造成了這種為了防止其他人偷穿自己的衣物,毅然決然學習過冬的老鼠,把東西到處藏的奇特現象。

「你個大屁股,竟然還有私藏,」胖子轉頭看見金俊秀穿著嶄新嶄新的白襪子,瞬間被刺激到,從電腦前撲出來,他都光腳好幾天了,鞋子裡潮唧唧的可以養金魚,「快,把襪子交出來,否則今晚強了你。」

「要襪子的沒有,」金俊秀仗著平時運動多的優勢躲到電腦桌前,剛想繼續貧,卻被胖子電腦上的帖子吸引,「咦,這個是?」

「哎嘿嘿‥‥嘿嘿‥‥哎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得,又瘋了一個,金在中眼皮都懶得翻,用腳趾頭想也猜得到這倆人肯定又看見什麼島國愛情動作片兒的截圖了。

被壓迫下去打水的大七拎著水瓶上來,看見兩人猥瑣的笑容在電腦螢幕的映襯下更顯得淫蕩,連忙奔過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啊。

「咯咯咯‥‥咯咯咯‥‥咕咕咯咯咯‥‥咕嘎」

「大七,你什麼時候多了下蛋這個功能。」金在中被大七帶著倒鉤的笑聲震撼,他們宿舍果然人才輩出,心裡好奇,於是躡手躡腳的走到三個人的背後,踮起腳掃了一眼螢幕。

我嘞個大去!!!

誰來告訴他,他看到的是什麼?!

胖子閃著幽幽藍光的螢幕上,宋體14號加粗字體刺瞎了在中5.2的視力:

 

——論T綜大十大極品小受排名,多證據,多圖,殺流量

NO.1 醫學系 臨床醫學 金在中 五顆星

 

極品中的極品,簡直是為天下所有小攻量身定做的夢幻模型,舉例如下:

1. 入校以來,獨霸校花校草的頭銜,無人能敵,皮膚好的估計摸上去就能胡下來,據說被他看一眼的人骨頭都酥了,何況以後一起@!#¥%&,總之誰要是拿下他,絕對是上輩子拯救了地球!!!!

2. 烹飪社新興主力!據知情人透露,金在中做的料理好吃程度可以媲美大廚,樓主表示也很想嚐一嚐!

3. 好身材!樓主曾經潛入男生宿舍,親眼見到本尊,那個腰細的,那個肩寬的,那個腿又長又直,那個內褲——嘶——此處和諧,想知道的可以私樓主。

4. 聲音!姐妹們,這點很重要,那你們想啊,以後OOXXOO的時候,那個配音‥‥艾瑪,你們懂的!

5. 最後一條,據說金在中很有舞蹈造詣,這是什麼!這就是傳說中的身軟易推倒啊!!

 

五條證據後是幾張照片,有他和胖子,俊秀,大七一起去火鍋店吃飯的時候他被辣的眼淚汪汪的照片,旁邊備註:美人流淚都這麼美,看那嫣然的紅唇,看那雪白的肌膚,看那勾人的眼波,噫吁戲,嗚呼哀哉!

還有在回宿舍路上被偷拍的照片,拍照者的技術不錯,他明明記得那天他是喝多了啤酒,憋得膀胱都要爆炸了,所以一路埋頭猛走,卻被備註成:那風一樣的男子,啊!看他飄飛的秀髮,就像那一樹的繁華,啊!

還啊,啊你妹,當自己是梨花教教主啊。

最扯的一張是偷拍他坐在學校林蔭道邊喝著爽歪歪等人的照片,他明明是目無焦距的在發呆,硬是那群腐女被坳成了:精靈一般沐浴著春光的天使。

天使是無性別的好不好,精靈和天使,你家雜交產生的物種啊!!!!

仿佛內心有千萬匹草泥馬在奔騰,金小在同學氣呼呼的一腳踹在笑得最歡的俊秀的屁股上,看著他自由落體,大回環三圈半,最後成功挺屍。

轉頭看著其他兩個參與者,在中陰笑著指了指他放在床上的作業本,然後‥‥

胖子和大七自發自動的蹲下,抱頭,縮成團,進入滾動模式。

「哼!」見三個人都模仿屎殼郎滾遠,在中惡狠狠的敲著鍵盤,打出一串字,果斷回車。

一邊的三個人看在中一個人笑的無比邪惡,突然覺得脊背發涼,互相使了個眼色,鬼鬼祟祟的圍上去,只見金在中十指如飛的正在繼續回帖。

 

——1344樓:據說,金在中至今沒有女朋友的原因,是因為他和宿舍的三個舍友之一關係曖昧不清!!!

                                                                                                             ID:風中的孤單黃瓜

 

底下是被引爆了的各種腐女的嚎叫和回復,胖子只覺得眼前一黑,他那獨領風騷數百年,哄騙了無數腐女把他當成同盟的黃瓜帳號也許從此要退出學校的BBS了。

俊秀和大七對視一眼,同時退出金在中磁場的範圍。

果然,小白變身什麼的才是最可怕,【握拳

得罪什麼人都可以,就是不能得罪天然呆,不但把自己搭進去了,連帶著他們三個以後在學校都會被耽美社的那群狼圍攻。

天要亡我啊!!!

三個人同時在心裡哀嚎,這個時候只有風雲才能安慰受傷的小心靈。

四個人難得一致的開電腦,登入遊戲。

叮,系統同時發出提示音。

金在中一直覺得這聲音很有一塊錢硬幣掉地的感覺,忍不住低頭看看地面。

 

【玩家是金花不是菊花上線】

【你的好友:玩家胖哥哥是婦女之友上線】

【你的好友:玩家老紙屁股是D cup上線】

【你的好友:玩家四五六八我是七上線】

 

依舊滯留新手村的在中看了眼系統提示,雖然看了好幾天了,但是對於胖子和俊秀的ID他還是有點適應不良,轉頭看了眼肥頭大耳,油膩膩的胖子,再看看小臉紅撲撲,單純無害的俊秀,他怎麼有種吃了蒼蠅的感覺。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哥,你現在多少級啊?你打算老死在新手村啊???????????(鄙視狀)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5級,我打算等遊戲倒閉再出來。(奮鬥)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革命還未勝利,小受終須努力。(拍肩)

 

「嗷,哥,你砸我幹嘛?」金俊秀捂著腦袋哀嚎,二次元打不過他,就在三次元虐待他,討厭!!

「我想看看你的腦袋是不是也有D罩杯。」

‥‥‥

他家哥哥只有在暴怒狀態才能有這麼好的口才‥‥

還是小白在比較可愛。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小白白,趕快打怪出新手村,哥哥們帶你去見識什麼江湖(雄糾糾氣昂昂)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他娘的,我不要!!!!我要改ID!!!!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這個不好嗎?難道你想改成是寂寞不是黃瓜????胖哥哥跟你說,你還是比較適合菊花‥‥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去屎!!!!給我馬不停蹄的死!!!!

 

 

之後好友頻道一片寂靜,在中哀怨的看了眼其他三個殺的正嗨的室友,一個人默默的轉頭繼續玩遊戲。

憑心而論,這款遊戲做的真的很不錯,不管是人設的精美,單單是新手村這種短暫停留的地方都處理的美輪美奐。

路邊有不少花草,有的開得正盛,有的已經凋零,蝴蝶等叫不出名的昆蟲在花間飛舞,在中操控著他的小人兒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咦= =?),偶爾有玩家跑過,還會和他揮手打個招呼。

果然是和諧社會啊!

正感慨著,突然看著前面ID是“老衲看破紅塵”和ID是“貧尼離婚多年”的戰士和法師勾肩搭背,你儂我儂的走著,在中掩面。

這是神馬奇葩的畫面啊,喂喂喂!

神經錯亂的在中額角一滴汗,繼續慢悠悠的看風景。

嗯,那邊的那個果樹好像昨天還沒開花呢,不錯不錯。

咦呀,那個不是傳說中的複古建築嗎,在中湊上去摸摸,心中遺憾,沒有相機,要不拍個照留個紀念多好(啊喂,有種東西叫截圖的好不好??)

哎哎哎,這個就是傳送帶嘛,真像‥‥他們公寓樓下的那個垃圾回收站的門。

拜託,金在中同學你是來升級的你忘了嗎,你不是來春遊的啊,魂淡~~

 

沉溺於看風景的在中絲毫不覺得自己這種歡呼雀躍的狀態有什麼不對,對於自己屬性板上可憐兮兮的5字也毫不在意,繼續邁著歡快的腳步,瞅見草叢裡蹲著一隻全身雪白的‥‥兔子?

「啊,兔子。」

在三次元向來喜歡小動物的在中同學驚喜萬分,這幾天看了各種不符合審美的怪之後,突然間看見這麼可愛的生物,他忍不住了,他要‥‥

撲過去拽了把兔子的耳朵,然後,看起來粉口耐的兔子轉頭對著女醫師的胳膊就是一口。

還沉浸在可愛生物裡的在中看著電腦裡頭頂不斷飄著-1的小醫師,風化成沙,隨風飄散。

啊喂!怎麼沒人告訴他,這個兔子也是怪啊。

都欺負他這個‥‥新人。

「胖子,」在中哭喪著臉招呼坐在上鋪的胖子,聲音沮喪,「胖子胖子。」

「怎麼了?」

「兔子也咬人嗎?」

「你都咬人,何況兔子。」

「口胡!」

在中不開心,在中很不開心,但是胖子說的是事實,他很喜歡咬人,據他家母后大人說,是在懷他的時候突然很愛啃骨頭的原因。

所以,是說他和狗狗的屬性很像?

= =!!!

 

不指望胖子能下來幫忙,在中看著本來就很不美觀的血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沉到底,只剩下薄薄一層血皮兒,手忙腳亂的想要磕紅。

但是,遲了。

系統很快刷出一條公告——

 

【公告】:嗚呼哀哉,是金花不是菊花初入江湖,喪命瘋兔之手,等待復活。

 

在中看著系統發來消息:

——玩家死亡,等待系統復活。

回重生點/原地等待十分鐘復活

 

在兩個選項中看來看去,實在搞不明白這兩者有什麼區別,難道回重生點就是要他裸著跑回去?哎呀呀,這怎麼好意思,他現在可是女號,人家也是有貞操的(喂~~!)

賭氣不願意問其他三個人,在中選擇原地等待十分鐘復活,然後看見人物原地盤腿坐下,頭上出現等待符號。

在中猛點滑鼠,發現沒有什麼用,只好點開世界頻道看看熱鬧。

 

『世界』【兔仔喝紅酒】:

好久沒見新人死在瘋兔手下了,這得弱成什麼樣啊!!!

 

『世界』【打灰機】:

這位小新人被兔子爆菊了??

 

『世界』【指甲剪愛仙人掌】:

艾瑪,傳說中的‥‥‥‥人獸!!!

 

『世界』【紅酒煮兔子】:

喂,一樓的你剛來的時候不也被巴大蝶洗白,現在說什麼風涼話。

 

『世界』【兔仔喝紅酒】:

往事不堪回首啊,你不說話會死啊。

 

『世界』【紅酒煮兔子】:

會!憋!死!

 

『世界』【兔仔喝紅酒】:

尿急出門右轉,謝謝~~~

 

‥‥‥‥

 

正當在中囧囧有神的想要去摻和一腳,表明自己很傻很天真的時候,看見有人走到了自己的身邊。

定睛一看,在中心裡一陣驚奇,我去啊,竟然是個白衣飄飄的俠客,長得妖孽無比,身後背著個黑色布袋,腰間別著一管碧綠的蕭,帶著無比強大的氣場,站在自己的正前方,抱胸低頭。

在中見他不說話,也不知道怎麼開口,眼睛打量著面前的人,不像是戰士,好像也不是刺客或牧師,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隱藏職業。

在中星星眼!!

在看來人頭上頂著的ID也很正經,短短兩個字——即墨。

即墨,即墨

為什麼他會想到胖子說的:是寂寞不是黃瓜呢?!

 

『當前』【即墨】:

死了?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迷惑)我?

 

『當前』【即墨】:

(默ING)‥‥不然我和鬼說話?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可是,我要是死了,就應該變成鬼了吧,要不是僵屍?還是亡靈?

 

『當前』【即墨】:

‥‥‥

 

『當前』【即墨】:

被瘋兔秒了?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嗯,大哭,我不知道兔子會咬人嘛(對手指)

 

『當前』【即墨】:

起來,我帶你報仇。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真的?

 

電腦前的金在中一陣激動,有人要幫他報仇啊!!

拉開屬性板,心中又哇涼哇涼的,復活完成百分之56,還要4分鐘。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我可能還要死一會‥‥

 

『當前』【即墨】:

(⊙﹏⊙b汗)

 

面前的白衣俠客雖然表情沒變,但是在中突然感覺到他好像有點不耐煩,然後單手罩在自己的頭上,白色刺眼光芒閃耀整個螢幕,然後‥‥

 

『當前』【即墨】:

起來。

 

『當前』【是金花不是菊花】:

那個,我還沒死完‥‥

 

在中弱弱的打出這行字,然後看見白衣俠客微微一愣

啊喂,剛碰上個樂於助人的,不會就這麼走了吧。

正怨念著打算復活後去壓迫俊秀幫忙,只覺得眼前一花。

也沒看清他是怎麼動作的,但是草叢裡的幾隻瘋兔集體翻了肚皮,然後叮叮噹噹掉出一些亂七八糟的物品。

大,大神啊這是!!

無意間碰見了空白鍵,本來應該還在原地復活的小醫師一蹦三尺高,直接撞到了前面長身而立的白衣俠客身上。

兩個人同時踉蹌一下,在中嚇了一跳,第一反應是他怎麼提前活了,然後就如臨大敵的連連退後,他竟然撞了大神,會不會被秒殺啊。

 

【系統】:

玩家即墨贈送你九轉琉璃珠一顆(接受/拒絕)

玩家即墨贈送你乾坤袋一個(接受/拒絕)

 

『當前』【即墨】:

接。

 

大腦依舊處於當機狀態的在中迷迷糊糊的點了接受,然後一直坐在不遠處的白鬍子NPC顫巍巍的走過來,嘰裡呱啦的說了一長段話。

在中看著走遠的白衣俠客,只得出了一個結論:大神送他的東西就是出新手村的關鍵!!

難道大神的外號是奧特曼,被派來拯救地球,順手解救了他這弱小的男?女青年。

反正不管怎麼說,他金小在終於離開新手村了。

昂首闊步的跟著NPC來到傳送帶,在中滿心歡喜的等著來一趟神秘的時空之旅,從新手村傳送到碎石大陸,怎麼著也應該騎個馬,或者坐個轎子什麼的吧。

樂呵呵的盯著螢幕半天,在中忍不住想要拿手中的馬克杯狠狠地砸螢幕。

神馬啊,這個無良的遊戲商。

就一秒鐘的時間,他就從村民變成有合法戶口的城市人了?!

他的白馬呢,他的八抬大轎呢,他的竹蜻蜓呢(啊喂,小叮噹不許亂入)

淚流滿面的拉開好友頻道,在中麻利的敲了幾個字。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喂喂喂,都出來,本少爺出村了!!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氧化鈣!小白,你刑滿釋放了???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你才被抓進去了呢,你這個婦科色魔!!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白哥,你怎麼練級練得這麼快?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哥,你開竅了,姑姑知道一定會很開心的。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我剛剛遇到了一個人,他給了我東西,然後NPC就送我出來了。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誰啊?

 

『好友』【是金花不是菊花】:

好像叫寂寞?即墨?季末?反正長得挺飄飄欲仙的。

 

『好友』【老紙屁股是D cup】:

我個XX,即墨!!!!!

 

『好友』【胖哥哥是婦女之友】:

口胡!小白白,你怎麼釣上那個大神的?!求指導。

 

『好友』【四五六八我是七】:

+1

 

「我說,那個即墨到底是誰啊?」

 

===============================

 

這篇在排版上一直修修改改,在想怎麼讓親估們看得舒服點,所以拖到現在才放文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