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吃完飯,一家人各自回到房間。

鄭勳最近幾年身體開始走下坡路,先後做了好幾個大手術,上帝都是公平的,就算他是韓國舉足輕重的商業大亨,坐擁龐大的商業帝國,也抵不過生老病死的自然迴圈。

大兒子不肯繼承家業,一心想要當檢察官。大學的時候鄭成旭就不顧家裡反對,一意孤行選擇了法律專業,畢業後又參加了司法考試,成為首爾檢察廳的一員。

說到底,還是因為小時候被綁架的陰影。

鄭勳對大兒子心中有愧,也就不太管他,任由他去。好在大兒子也沒給鄭家丟臉,仕途一路順暢無比,不到八年時間,就成為首爾最年輕的高級檢察長,對整個家族集團來說,也是個不錯的保障。

現任妻子韓佩玲的肚子不爭氣,只生了個女娃兒。鄭勳老來得子,對小女兒疼到骨子裡。如今這位掌上明珠已經17歲,出落得亭亭玉立,也頗為知書達理,可鄭家的公司總不能外傳到一個女娃兒手裡。

 

於是鄭勳這才想起那個幾乎快要被他遺忘的二兒子,被流放到英國的鄭允浩。

他對這個兒子沒有什麼太多的感情。年輕的時候他在首爾正忙著征戰商場開疆擴土,再加上第一任妻子患癌去世,他壓根抽不出時間來照顧這個年僅7歲的次子。

那時候剛好又遇到商場上的競爭對手綁架了他的大兒子,雖然最後費盡周折把大兒子救了回來,但總還是給鄭勳了一個警示。從那之後,他就十分注重子女的安全問題,兩個兒子上下學統統專車接送,並配備四個職業保鏢,以防萬一。

最後出於各方面的考慮,他把二兒子送回了釜山老家,寄養在他爺爺家。

這樣一來,父子感情更加淡薄了。

況且,這二兒子,竟然是個噁心的同性戀。

鄭勳的眼裡從來容不得這樣毀壞家族名聲的事情,毫不猶豫地把他扔到了英國。眼不見為淨。

他知道妻子給鄭允浩留了一大筆信託基金,在他成年的時候自動繼承,於是後來也就放心地把家裡內部生活的財政大權交給了韓佩玲。至於韓佩玲有沒有按時給鄭允浩的戶頭匯過去學費和生活費,他也就懶得過問了。

這次把鄭允浩找回家來,也確實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鄭勳身體越來越差,公司總要有個確定的繼承人,思來想去,只能把遠在英國的二兒子召回過來。

令鄭勳刮目相看的是,這鄭允浩竟然就靠著自己,竟然在毫無人脈基礎的歐洲,跟幾個合夥人一起成功建起了一座五星級度假村。

這才是他鄭家的兒子!他當即決定把二兒子接回國內,打算好好培養他成為集團的接班人。至於同性戀的問題,集團股份和所謂“愛情”,孰輕孰重,他自己掂量掂量,想必也能做出明智的決定。

 

三樓,鄭允浩的房間內。

這個60平米左右的大套間是專門為二少爺回國而重新準備的,裡面的一切按照鄭允浩的喜好,裝修成簡約的現代風格,色系也以黑白灰為主,簡潔又大氣。

此時鄭允浩和他的大哥鄭成旭坐在書桌前的沙發上,傭人給他們沏好茶後便自覺地退了下去。

鄭成旭喝了口茶,隨口問道:「允浩,你回來了哥也沒太多時間關心你,你還習慣吧?」

「還好。」鄭允浩微笑道:「哥,你專門找我,不會是想跟我閒話家常吧?」

「關心你而已。」鄭成旭想了想,斟酌用詞,小心問道:「小浩,我問你,你是不是又跟那個金在中在一起了?」

「又?」鄭允浩眉毛一抬。

鄭成旭倏然意識到,完了,說錯話了‥‥

他只能趕緊轉移重點道:「要是被爸爸知道了,肯定會大發脾氣。」

「你不說,爸怎麼可能知道?」鄭允浩漫不經心地笑,那笑意卻並沒到達眼底:「哥,你以前幫著爸做了什麼,我可以不追究。但是這次,你要是再在背地裡做一些我不想看到的事情,你跟綠城建設私底下來往的帳目,第二天就會出現在各大報紙上。」

「小浩你!」鄭成旭瞪大了眼睛,說話的聲音也猛然提高。

他沒想到自己的親生弟弟,竟然能對他說出這種狠話。

「你可以試一試。」鄭允浩把手搭在大哥的肩膀上,從遠處看上去,真是一副兄友弟恭的和諧場面,「哥,爸不會知道這件事情的,對吧?」

「哼!」鄭成旭最恨被別人威脅,但奈何人家把柄在握,他只能告誡道:「我不說,也總有人會告訴爸。要是爸知道了,金家那小子會死得很難看。」

肩膀上一陣痛意傳來。

鄭成旭皺著眉頭看著搭在他肩上的那隻手,那手用了十成的力氣,幾乎像是想要把他肩骨捏碎,而他可以肯定,自己的肩膀一定已經淤青了。

輕輕笑了兩聲,鄭允浩放開手,道:「別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哥,其實你應該跟我站在一邊才是。如果他出了什麼事情,我也絕對不會再待在公司,而你,你的檢察官也就當不成了。」

「你自己好自為之吧。」鄭成旭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多年未曾親近,他竟然變得如此陌生。

 

鄭成旭離開了房間。屋內又變得靜悄悄的,家裡的傭人們都對這個“神秘”的小少爺抱著些好奇,但小少爺似乎並不是那麼容易親近,他一個人在家的時候,總是一個人待在房間裡,也不要人服侍。

鄭允浩走到落地窗前,樓下花園裡已經亮起了路燈,幾個傭人拿著掃帚打掃著。

拿出手機,收件箱裡躺著一條資訊,只有兩個字——【謝謝】。

鄭允浩勾起嘴角,回過去:【在幹什麼呢?】

手機螢幕很快又亮起來,金在中回覆道:【在公司加班,好命苦】,後面還跟著一大串飆淚的表情符號。

【不要工作太晚,早點回家休息。】

鄭允浩拿著手機,隨意地翻著相冊。

那些是從金在中的MSN SPACE裡複製出來的,照片上的金在中要嘛大笑著,要嘛對著鏡頭坐著各種鬼臉。

鄭允浩不禁被照片上的人逗笑。

手指輕輕地觸上照片裡那人白白嫩嫩的臉,鄭允浩心裡默默地想,再等一下,再堅持一陣,就全都處理好了。

 

 

 

 

 

 

 

 

--37--

 

從綠城建設那裡接下城東舊城改造的項目之後,金在中一刻也沒閒著。這是他第一個從頭到尾親自參與的大型施工專案,自然是用了十二萬分的精力去對待。

工程前期主要是要跟著政府拆遷辦確定出具體的拆遷補償方案,金在中每天開會開得頭昏腦漲。

工作壓力增大,他並不怕。讓金在中感到棘手的是,拆遷搬和舊城區居民們的談判陷入了僵局,好多居民不願意搬遷,直接坐地起價,獅子大開口索要高額補償。金在中只得親自帶著幾個心腹過去跟他們慢慢周旋。

工期拖了幾天,董事會層層施壓,金在中只得硬著頭皮讓施工人員入場進行首次拆遷。

爆破設備安裝完畢,一聲巨響,60公斤的膠質炸藥爆發出巨大的威力,一棟九層高的居民樓瞬間被夷為廢墟。

拆遷工作逐漸進行著,金在中心底卻總湧起些不好的預感,像是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

他把心裡的擔憂告訴沈昌珉,沈昌珉卻不以為然道:「得了吧,你怎麼跟那些女孩子似的相信起第六感來了?哥哥我組織拆遷了這麼多次都沒事,你太緊張了。」

話是這麼說,金在中工作上還是加倍小心了起來。

 

可就算這樣,還是出事了。

二期拆遷工程裡,一位元八旬老人死在了廢墟裡,當時他一個人在家,兒女都在外地,所以都沒人發現那棟等待爆破的房子裡還有一個活人‥‥

金在中聽到秘書來報告這件事情的時候,眼前突然黑了一下。

「理事,您沒事吧?」秘書小姐擔心地看著他。

金在中靠坐在皮質的座椅上,雙手揉著太陽穴,強作鎮定道:「沒事‥‥受害人的家屬是什麼反應?」

秘書為難道:「家屬情緒挺激動的,在工地那邊拉著橫幅大鬧,好像是想把事情搞大‥‥」

「怎麼回事?!」金在中站起了身,說:「讓張司機備車,我去一趟。」

鬧出了人命,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只要家屬願意拿錢和解,那就構不成太大的損失‥‥

金在中在腦子裡迅速地想出了好幾種解決方案。

 

到了工地,金在中才發現秘書所言不虛。幾個大漢情緒激動地扯著橫幅在大喊大叫,旁邊兩個女人也頭戴白條,捧著老人的遺像嚎啕大哭。周圍已經圍了很多居民,工地的保安和負責人都在一旁勸著。

這樣下去,引來媒體是遲早的事‥‥

金在中趕緊上前,顧不上地上的一灘灘泥漿,那價值七位數的高級皮鞋就這麼直接乾脆地踩下去。

「怎麼回事?我是這裡的負責人,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協商解決。」

金在中一來,工地這邊的幾個負責人都低眉順眼地站到了一旁。

受害人家屬一看管事的來了,情緒變得更加激動,一個大漢竟然抬腳就想衝上來,被機靈地保安攔住。

「我們找個方便談話的地方把事情調解清楚?」金在中禮貌道。

「還有什麼好調解的?!我爸被你們炸樓給炸死了,你們說怎麼調解?!殺人償命啊!」那大漢高聲大叫著,旁邊圍觀的群眾們都竊竊私語。

「我們還是先把事情搞清楚,如果確實是我們公司的問題,我們自然是要進行賠償。」

金在中這文明人的談判方式明顯對這幾個人不起作用,那大漢咋呼得更厲害了:「還怎麼需要搞清楚?!老人的遺體就是在樓裡發現的!老子不稀罕你的錢,老子要你賠我爸的命!」

金在中有些頭疼‥‥

處理這些事情顯然不是他的強項,他拿出手機給沈昌珉打了個電話,讓沈昌珉趕緊過來善後。

 

這事糾纏了一天也沒個結果。

受害人家屬的態度很硬,咬定了老人是被炸死的,要NSK公司負法律責任。

而沈昌珉來了之後,立刻讓保安把橫幅強行撤掉,把金在中帶到會議室裡避風頭。

第二天,受害人家屬又不知道從哪找來了記者,似乎是想把事情捅到媒體那裡去。

金在中為這件事情忙得焦頭爛額。你說說,普通人遇到這種事情,都是願意拿建築公司一大筆補償款私了,而這一家人,怎麼就非要把事情鬧大?

董事會也得知了這件事情,讓金在中全權負責,務必把這事處理乾淨。

金在中真是進退維谷,煩躁到了極點。連帶著鄭允浩每天的問候短信也懶得回覆了。

 

眼看著事情越來越糟,綠城建設那邊及時派來了一位特別助理。

那位特別助理名字叫李慎,長得一張溫和而精明的臉。見到金在中第一面,就來了個九十度鞠躬,道:「金理事,我是董事會派過來協助您處理這件事情的。」

「董事會?」金在中皺皺眉頭,自家董事會那幫老頭子怎麼會這麼好心?

「綠城建設董事會。」李慎面不改色地答道。

要說這李慎的工作效率真不是蓋的,一天時間內就安排了專業法醫對老人的屍體進行屍檢,拿到了權威的屍檢報告。

「死於心肌梗塞?」金在中對著屍檢報告皺起了眉頭。

「是的,如果老人確實是因為爆破致死,那一定是死於鈍物重擊或者窒息,不可能死於心肌梗塞。」

「死亡時間也對不上,比我們爆破要早18個小時。」金在中摸著下巴,心裡對事情大概瞭解了個輪廓。這次怕是得罪了什麼人,所以才伺機報復。否則這幾個家屬就不會不要賠償,一心把事情搞大了‥‥

「李慎,你拿著這個報告去跟那幾個家屬談判,給他們一小筆補償算是封口費,以後我不想聽到任何關於這件事情的風言風語。」金在中頓了頓,又說,「如果可以,幫我查一下是誰指使他們這麼幹的。」

「是的,金少。」李慎又是一個九十度鞠躬,拿了報告走了出去。

這人怎麼總是這麼客氣呢?金在中看著他的背影,暗自覺得有些好笑。

 

綠城建設董事會派來的‥‥金在中拿起電話給陳總撥了過去致謝。

陳總在電話那邊嘿嘿一笑,道:「金少,你可不知道啊,這李慎可是我們母公司高層最得力的特助,這人我是派不動的,你那些感謝的話,還是跟我們少東說去吧。」

金在中掛了電話,半天才回味過來。他怎麼就沒早意識到,是鄭允浩在出手幫他?

那李慎作為一個助理,怎麼可能在第一時間就找來檢察廳的高級法醫,還要做到不驚動政府機關?

而且李慎作為開發商董事會的人,下基層來為施工方解決困難,為何要對他金在中那麼恭恭敬敬?

這一切的一切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鄭允浩派他來的。

 

金在中拿出手機,鄭允浩最近幾天給他發的資訊他都沒回。

不過鄭允浩也還是堅持發了過來。

二十幾個【晚安】。

金在中看得心裡暖暖的,當下就給他撥了過去。

「謝謝你,又幫我解決了一個麻煩。」金在中說得誠心誠意。

電話那邊鄭允浩輕輕地笑:『你沒事就好。』

「我想‥‥」金在中扯著衣角,扭捏了半天,說,「你今天有空嗎?我請你出來吃個飯吧。」

鄭允浩頓了頓,輕聲道:『過幾天好嗎?這兩天公司特別忙,我可能‥‥走不開。』」

沒想到會被拒絕,金在中尷尬地咳了幾聲,摸了摸鼻子,無所謂地說:「那就等你有時間吧,我沒關係的,哈哈‥‥」

『有想我嗎?』鄭允浩突然問。

金在中心都漏了一拍,還是嘴硬地說:「最近我也好忙,哪有時間想這些。」

『是嗎?可是我一直很想你。』

鄭允浩的聲音充滿磁性,帶著特有的男性魅惑,金在中聽得骨頭都要酥了。

 

 

 

 

 

 

 

 

 

--38--

 

金在中對於鄭允浩這樣曖昧的表態,既有些欣喜,又有點小小的失落。如果真的想他的話,為什麼不來看他呢?還有,說了要重新追求他,也沒見到有什麼實際行動啊。

金在中嘴上不說,心裡卻是期待的。

如果‥‥如果鄭允浩再稍微主動那麼一點點,那麼他就‥‥就順其自然跟他重新發展吧。

不過,鄭允浩派來的人工作能力真是沒話說。

李慎沒過兩天就完全搞定了工地的突發事件,給了死者家屬一筆人道主義賠償,和他們簽訂了封口協定,合約裡明文規定死者家屬不得以任何形式對NSK公司索要其他賠償,也不得再就此事做文章。

原本精神高度緊張的金在中鬆了一口氣。

同時也覺得疑惑,事後他問李慎,死者家屬為什麼非要NSK公司負法律責任,還不惜找記者來曝光?

李慎偏著頭想了想,斟酌道:「估計是看著家裡老人就這麼去世了,心裡不太好受吧。」

「是嗎?那他們親戚之間感情還真好啊。」

「應該的吧。」李慎頓了頓,又說,「小少爺對你也很好。」

金在中像是被別人捉到了小辮子,乾笑了兩聲,不好意思道:「是嗎?」

本來只是一句場面話,這李慎竟然認真地想了想,說:「是的,鄭少他,很關心你。」

「比如?」金在中好奇地睜大了眼睛。

「比如讓我來幫你處理麻煩‥‥還不夠嗎?」我也是很忙的啊啊啊,公司的季度總結還壓在那裡沒做啊啊啊!當然,後面那句話被李慎默默地吞進了肚子裡。

「那‥‥鄭允浩他很忙嗎?」

「嗯。」李慎果斷俐落地點了點頭。

其實金在中開始一直認為工作忙是用來搪塞他的藉口。但是,直到他看到某天報紙頭條用大幅版面專題報導了【鄭允浩正式上任TOP亞太本部長,TOP集團繼承人之爭大局已定】的消息之後,他才確認,鄭允浩最近果然很忙。

 

報社記者十分有才,把TOP集團的內部鬥爭描寫得繪聲繪色,更是把鄭允浩與公司老一輩股東和外部虎視眈眈的韓家之間的關係活生生描述成一場豪門恩怨。

金在中看著報紙上那誇張又有些捕風捉影的描寫,並沒有太往心裡去。他很快從一大塊版面中抓到了重點:鄭允浩正式獲得TOP集團20%的股份,即日起出任TOP集團亞太區本部長。

TOP集團20%的股份是多少呢?金在中心裡實在是沒個具體的概念,但總之是很多很多很多,比自己家NSK公司30%的股份不知道多了多少倍。

金在中看著桌子上堆著的未處理的文件,嘆了口氣,心想,真的要好好工作啊。否則,這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所以,從這方面來看,金在中其實是個好強的人。

他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勁頭,愣是加班到晚上九點。公司的人都走完了,外面寫字間一片漆黑。本來BOSS不下班,秘書也是不敢下班的,但金在中看著自家小秘書一副著急約會的樣子,於心不忍地把人放走了。

 

伸了個懶腰,金在中收拾好桌子上的文件,準備下班回家。

手機響了起來,螢幕上“鄭允浩”三個字一閃一閃。

『小在‥‥』

帶著濃濃醉意的聲音。

金在中愣了一下。

『你在家嗎?我在樓下,你下來吧,想見你‥‥』

鄭允浩酒量一向不錯,至少金在中從來沒看到他喝醉過。這次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才會醉成這個樣子。

金在中的聲音裡多了幾分著急:「你一個人嗎?還好吧?我現在還在公司呢。」

「公司?」電話那邊停頓了一下,鄭允浩迷茫地說:『可是家裡的燈是亮著的‥‥』

就算看不到,金在中都能想像出來鄭允浩喝醉酒後嘟著嘴的樣子。

家裡燈是亮著的‥‥金在中這才反應過來:「你現在在三成洞的公寓?」

三成洞那套公寓就是他跟鄭允浩同居時住的地方,鄭允浩好像還不知道,那棟房子,已經被他賣掉了。

『嗯,我在樓下等你‥‥』

金在中一隻手收拾東西,一隻手拿著手機,趕緊道:「嗯,你就在那站著,哪都不要去!我馬上就過來!」

金在中幾乎是狂奔到停車場,把車一溜煙就開走了,他好久沒去三成洞的公寓,但走起這條路來還是覺得很熟悉。

不知道以前在哪看到過一句話,說,如果一個男人喝醉之後還記得打電話找你,那就說明,他心裡真的有你。

金在中心裡真是又竊喜又緊張啊‥‥

 

 

 

 

 

 

 

--39--

 

鄭允浩也不知道自己在晚宴上喝了多少。這天他正式上任公司的亞太地區本部長,在The Shilla酒店操辦了一場大型的內部酒會。大概是心情不錯的原因,公司裡上上下下的敬酒他都來者不拒,紅酒、白酒、洋酒摻在一塊,也沒有提前吃點東西墊底,這會只覺得頭昏沉沉的,只想趕快見到心裡一直想的那個人。

司機把他送到了公寓樓下,把車停在原地等著。鄭允浩打完電話之後笑著朝他揮揮手,含糊地說:「你先回去吧!」

司機大叔哪敢走,弓著腰道:「小少爺,我怎麼可以留你一個人在這?」

「這裡是我家!」鄭允浩斜斜地抬起手臂指著公寓樓,醉醺醺地說:「我老婆馬上就下來接我了,你走吧!」

老婆?小少爺明明還沒結婚,哪來的老婆?大概是指女朋友吧‥‥很有眼力的司機大叔露出了了然的笑容,請示道:「那我就先走了?車要給您留在這裡嗎?」

「開走開走!」鄭允浩不耐煩地皺了皺眉,「我老婆有車‥‥」

「是是是‥‥那小少爺自己注意安全。」司機大叔歡喜地回到車上,收車下班了。

這小少爺原來已經有女朋友了,那怎麼還去包養那個演電影的小明星?司機大叔開著車兜著風,心想,這豪門子弟果然風流韻事多啊。

 

金在中趕到公寓樓下的時候,鄭允浩正坐在花園旁的長椅上,雙手撐著頭,像個放學之後等著家長來接回家的小學生。

金在中原本有些緊張的心情立刻就放鬆下來了,臉上也止不住地掛上了幾絲微笑,他走上前去,試探性地喚了句:「允浩?」

「嗯?」鄭允浩聞聲抬起頭來,看到是金在中後,他眼裡的那絲防備迅速消失,皺起眉頭問:「怎麼這麼久才來?」

金在中坐到他的身邊,解釋說:「我剛從公司那邊過來。」

誰知鄭允浩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頗有些兇神惡煞地說:「別上班了!」

可這兇狠的表情出現在喝醉酒的鄭允浩臉上,卻讓人覺得莫名地可愛。金在中心情很好地開玩笑道:「不上班怎麼辦?你養我啊?」

鄭允浩竟然抓起他的手,認真地說:「嗯,我養你。」

雖然是喝醉酒之後說的醉話,金在中聽了也十分受用,心情好得都要飛到天上去了。本來白天看到鄭允浩的新聞之後,心裡還有小小的疙瘩和莫名其妙的不舒服,但鄭允浩這句「我養你」立刻讓他心裡舒暢無比,就像吃了蜜一樣甜滋滋的。

「睏了,回家吧‥‥」鄭允浩已經把頭靠到了金在中的肩上,眼睛也微微地閉上,說明他真的是累著了。

金在中有些為難:「這裡的房子已經不是我的了‥‥」

「胡說!」鄭允浩瞪了他一眼,控訴道:「你明明說過,無論什麼時候這裡都有盞燈給我亮著的。」

以前兩個人熱戀的時候,金在中確實是說過這句話‥‥現在猛地被鄭允浩這麼一提起來,金在中才突然發覺,一直以來,鄭允浩都完完全全兌現了給他的承諾,而他金在中,卻一再地背棄了之前許下的諾言。

擅自提出分手,交了新男友,賣掉了曾經同居的房子‥‥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心裡感到前所未有地愧疚。

 

要入冬了,夜晚的花園裡有點涼,鄭允浩只穿了件薄薄的西裝外套,金在中低下頭才看見他的右手正捂著肚子,額角也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

「怎麼了?不舒服嗎?」金在中趕緊把手搭在他額頭試了試溫度,還好,沒有發燒。

「疼‥‥」鄭允浩的表情已經不是很好看了。

「哪裡疼?」順著他捂著肚子的手看過去,「胃疼?」

以前在醫院照顧過骨折的母親,金在中積累了些照顧病人的經驗。他趕緊把起鄭允浩扶起來,駕到車子上,自己又從另一側上了駕駛座,開著車去了最近的24小時藥店,買了胃藥給他服下。

一定是過度飲酒造成的胃疼。

胃藥裡帶著一些安眠成分,鄭允浩吃完藥之後就靠在副駕上昏昏沉沉地閉上了眼睛。

「也不怕我把你賣了‥‥」

金在中側著頭看著男人毫無防備的睡顏,輕笑著自言自語道:「現在身價這麼高,說不定真能賣個好價錢呢‥‥」

 

踩下油門,他一路驅車把鄭允浩帶回了金家主宅。當然,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金家夫婦前些天出發去巴厘島度假未歸,否則他也沒這麼大膽。

其實照理說該去住酒店才對,但是先前鄭允浩找他的時候還說要回家,如果醒來發現自己在酒店,到時候肯定會有點失望。那是金在中無論如何不想看到的,他現在就想好好補償鄭允浩。

倒是在家的林嫂嚇了一跳,她在金家工作十多年,第一次見少爺帶人回家,而且還是個喝醉了酒的高大男人。

「哎喲,怎麼喝成這樣了?」林嫂從廚房跑出來就趕緊幫著金在中把人扶到樓上房間裡。

「我朋友,今天晚上住家裡。」把人放倒在自己床上,金在中也累得快要出汗了。

「那我去收拾一間客房出來吧。」

金在中搖了搖頭:「那麼晚,別麻煩了。他跟我住一個房間就好。」

「也好。」林嫂笑著詢問:「我剛煮了宵夜,給你送上來?」

「不用了,林嫂,你回屋休息去吧。這裡我來處理就好了。」金在中說著,自顧自地彎下腰去給躺在床上的鄭允浩脫鞋。

林嫂驚訝得眼睛都瞪大了,她默默地退出了房間,順手關上門。

幫鄭允浩換上了睡衣,幸好以前鄭允浩留在國內的衣服都被他收回了家裡,否則要是讓他穿金在中的SIZE,肯定會有點緊。

害怕他感冒,又用熱毛巾給他擦了擦身子,一切都收拾妥當之後,金在中自己倒是累得喘氣。

鄭允浩仰面躺在床上,胸口隨著呼吸一起一伏,眼皮隨著眼珠的轉動也有些波動。金在中給他掖了掖被子,手腕卻被鄭允浩反手抓住。

「別走‥‥」

是在作什麼夢嗎?

金在中輕輕地在他的唇上留下一個吻,又用左手撫平他皺起的眉頭,像哄孩子一樣說:「我不走。」

「嗯‥‥」鄭允浩在半睡半醒之間呢喃。

躺在他的身邊,身邊人溫熱的體溫傳了過來,這種失而復得的心情讓金在中有些激動,好久沒有這樣心跳的感覺了‥‥

伸出手去抱住那個溫暖的身體,手掌伸進他的睡衣,在他胃部的地方輕輕按摩,指尖觸到的皮膚像是有電流劃過,讓金在中感覺蘇蘇麻麻,仿佛心都被擊中了。

關上燈,黑暗中男人的側臉線條呈現出剛毅的美感。

對不起,之前我不懂得怎樣去好好愛一個人,也不懂得珍惜。

還好你回來了,還好我還有第二次機會。

這一次,讓我好好地去愛你。

金在中把臉靠在鄭允浩的肩上,在愛人熟悉的氣息裡安心睡去。

 

 

 

 

 

 

 

--40--

 

鄭允浩一向習慣早起,即使前一天晚上醉酒,精準的生物鐘也讓他在早上八點的時候睜開了眼睛。

映入他眼簾的並不是他所熟悉的房間。

這個房間充滿了家的溫馨感覺。整個房間以藍色為主色調,各處裝飾得非常有設計感,床斜對面的一大面牆都是書櫃,每個架子上都塞滿了各種類型的書,正中間的書架上還密密麻麻地擺了好幾排動漫模型。書架旁邊是一排照片牆,鄭允浩走近了看,才發現照片裡的人,是金在中。

於是前一天晚上的回憶慢慢地呈現在他腦海裡。

晚宴上他喝醉了,去找了金在中,後來在中把他帶回了家裡主宅?

他環顧了一下房間,推開門,順著樓梯走下樓。

金家主宅是幢兩層的別墅,雖然比不上超級富豪們的豪宅,但金父當年裝修的時候也是花了一番心思。

林嫂正在客廳打掃衛生,看見客人下樓來了,便把吸塵器關掉放到一邊,對他禮貌地說:「鄭先生醒了?您先坐沙發上休息一下吧,少爺在廚房給您做早餐。」

少爺親自做早餐?鄭允浩心裡有疑問,卻沒有問出來。

「我去給您倒杯溫水。」林嫂客氣地招呼著。

「好,謝謝。」鄭允浩環顧四周,眼睛看著一個方向,問:「廚房在那邊吧?我去看看。」

「嗯,鄭先生您隨意。」

 

鄭允浩循著做飯的聲音找到了廚房,金在中正圍著粉紅色的圍裙煎雞蛋,平底鍋裡的熱油滋滋直響。

「你醒啦?等我一會,馬上就煎好了。」金在中聽到動靜,轉過身來對鄭允浩笑了一下,又轉回去繼續揮舞鍋鏟。

這個畫面對鄭允浩的衝擊有點大,以至於他站在原地愣了好幾秒,才繼續向前走到金在中身邊。有很多話想問,但最後他還是選了句最普通的說出口。

「早上好。」他說。

「我以為你還要再睡會呢。」金在中稍微抬頭,問:「要單面煎還是雙面?」

鄭允浩把手從後面搭在他的腰上,說:「單面吧。」

這樣的畫面曾在他的夢裡出現很多次,以至於他現在有一種夢想成真的感覺。無論是金在中溫暖的體溫、清新的髮香,還是空氣中彌漫著的早餐的香氣,全部都散發著幸福的、溫馨的味道。

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心情,讓鄭允浩的心變得充盈、滿足。

「好啦。」金在中愉快地把煎好的雞蛋擺盤,又轉頭問:「你洗臉了嗎?毛巾什麼的都在樓上浴室,我都給你準備了新的。」

「等會兒再去。」鄭允浩只想讓這種感覺維持得再久一些,他手上加了些力氣,把金在中禁錮在懷裡。

「你怎麼搗亂啊?」金在中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掙開他,「我這兒馬上就弄好了,你快到樓上去洗漱,準備吃飯了。」

「頭轉過來。」鄭允浩輕聲說。

金在中條件反射地轉過頭去。

唇立刻被吻住了。鄭允浩霸道地撬開了他的牙齒,舌頭鑽進去靈活地掃過,親密的感覺實在太過美好,金在中也情不自禁地回應起來。

直到鍋裡一股糊味傳來,他才慌慌張張地轉過頭去把火關掉。

「Shit!浪費了‥‥」金在中撅著嘴把黑乎乎的雞蛋鏟走,還不忘埋怨鄭允浩,「都怪你!」

鄭允浩則心情很好地又在他臉頰上留下一吻,笑道:「我上樓洗臉。」

等鄭允浩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廚房裡才爆發出金在中抓狂的呐喊:「鄭允浩,你!沒!刷!牙!」

 

鄭允浩再次下樓的時候,已經神清氣爽,飯廳裡早餐已經擺上了桌,金在中坐在餐桌一側等著他。

「林嫂出門買菜了,就我們倆吃,你昨晚胃病犯了,今天吃點清淡的。」金在中把熬好的粥盛好,推到他面前,「蓮子小米粥,養胃的。」

粥上面還冒著熱氣,隔著一縷縷白霧看著對面的人,鄭允浩只覺得心裡“咯噔”一下。

怦然心動。

看著桌子上的早餐,鄭允浩問:「什麼時候學會做飯了?」

「我媽出車禍之後我照顧了她一陣子,多做幾次就學會了。」

鄭允浩的眼神暗了幾分,沒記錯的話,他母親出車禍的時候,就是兩年前LK公司被查,瀕臨破產的時候。

那時候已經困難到了,要親力親為照顧病人的地步了嗎?家裡的傭人呢?請的看護呢?

偏偏對面的金在中又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更讓鄭允浩覺得內疚。

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怎麼了?不合口味?」金在中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鄭允浩笑了笑,說:「沒有啊,味道很好。」

「我廚藝可比以前好多了。」

鄭允浩附和著說:「是是是,你以前下個廚差點把廚房炸了。」

這話一說出來,兩個人都愣住了。

他們再見面以來,還沒有這樣直接聊起以前戀愛時的事情。

 

飯桌上兩個人沉默了一會,金在中開口說:「我已經把三成洞的公寓賣了。那個時候NSK剛成立,做項目的資金周轉不過來,我就拿處理公寓的錢補上了。我事先應該告訴你的。」

所以說,那個時候還困難到,需要賣房子籌集資金的地步了‥‥

鄭允浩臉上沒什麼變化,心裡卻是已經翻江倒海。

「以後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鄭允浩說得很認真。

金在中卻並沒領會其中的含義,他問:「不會再發生什麼?」

「以後資金上有問題直接來找我。」

一句話讓金在中紅了臉,別開了視線:「要真有那時候,我肯定找銀行啊,我找你幹什麼?」

「我說真的。」

「哦。」金在中埋頭吃飯。

 

用完早餐,金在中把筷子一擱,說:「不用管了,等會林嫂回來收拾。你以前的衣服都在樓上,我帶你去換吧。」

那時候鄭允浩留在公寓裡的衣服有好多套,賣掉公寓的時候,金在中把這些一併打包回了主宅,和鄭允浩有關的一切物件也都裝進了一個大盒子裡,帶回了家。

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收著這些東西,可他就是捨不得扔。

鄭允浩換上他兩年前的休閒服,看起來和以前並無兩樣,平時在商務場合的那種嚴肅的氣場也因為換了身衣服而抹去了,反而很有居家感覺,看起來就像個普通的鄰家大男孩

金在中對他這副打扮很滿意,微笑著打量了一下,問他:「你去哪?我送你。」

「就這麼趕我走?」鄭允浩挑了挑眉。

「你不是剛上任嗎?肯定很忙。」

「今天是週末。」鄭允浩自然地坐在沙發上,手往兩邊一搭:「我休息。」

金在中扶額:「我爸媽要回來了。」

「那正好,我們一起出門去吧。」鄭允浩笑道。

「出門幹什麼?」

鄭允浩薄唇輕啟:「約會。」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