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過後,兩人躺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在中平躺著,允浩側著身子,手肘支著腦袋,用鑒賞絕倫藝術品一樣的眼神打量著在中的側臉,在中伸手捂住允浩的眼睛:

「不許看……」

「為什麼不許看?再說了,你什麼我沒看過?」允浩的壞笑讓在中又恨又愛。

在中一翻身把允浩壓在身下,允浩吃了一驚,但一定神就摟著在中光溜溜的屁股,還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拍著:

「白白嫩嫩……」允浩貼著在中的耳朵呢喃。

「說什麼呢……」在中單手撐起身體,另一隻手捏著允浩的鼻子。

「斷氣了斷氣了!」

「嘿嘿!」

「還笑?」

在中鬆手,用鼻尖掃弄著允浩的鼻尖。

「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

「說愛我啊,每次愛愛的時候都想聽你說愛我,你也會說,那是真心的嗎?」

「你都說了,什麼都被你看光光了,那事又跟你做不知道多少次了,不愛你誰願意啊,嗯?」

「那也是……赫赫,還要給我帶兒子、給我做飯、給我洗衣服……」

「知道就好。」

「嘿嘿!」允浩讓在中重新躺回去,兩人側身躺著、抱著……後來……後來竟然雙雙睡著了!

 

等在中醒來的時候,已經快下午一點了。

「啊!」在中驚醒,拿起允浩的手機,一看到時間,不僅驚呼了起來。

「怎麼了?」在中的驚呼驚醒了允浩,他第一時間是把在中摟在懷裡,他以為在中做惡夢了,「怎麼了?」

「快一點了,還什麼都沒弄!」

「趕緊去弄,我幫你!」

在中半信半疑地看著允浩。

「除了我這個助手,你沒別的選擇~」

「………」

「來吧!」

…………

 

「原本還想著做兩個大蛋糕給兩個小孩,然後再給爸媽和沈叔弄三個小甜點的,現在估計不夠時間了。」

「都怪我都怪我,別皺眉頭,有天生日呢,應該開心是不是?」

「嗯……」

兩人急急忙忙地做了兩個都是兩種味道拼起來的蛋糕,一個是藍莓拼草莓的,一個是抹茶拼覆盆子的,一個是巧克力餅乾碎做底、另一個是咖啡味的餅乾。

「為什麼用罐頭水果加新鮮水果?全部用新鮮的不是更好嗎?」

「全部用新鮮的會比較酸,你試試這個。」說著在中捏起一顆看上去已經算成熟的覆盆子,放到允浩嘴裡,「有點酸吧?」

「嗯!」

「小孩和老人都可能會不喜歡,所以還是摻一點調了味道的。」

「哦……我的寶貝真厲害。」

「我的寶貝也很厲害啊……」

兩人對看著……

「還是快點放到盒子裡拿到爸媽家吧。」在中打斷想接吻的允浩。

「哦……」

…………

 

一進去朴正國和宋雅明現在住的房子,兩個小孩就飛奔過來:

「爸爸!」

「爸!」

「怎麼現在才來,我們打了很多次電話你們都沒接。」

允浩和在中看了彼此一眼,同時噤聲。

「先把蛋糕放冰箱裡吧。」宋雅明走過來。

「對,冰冰的才好吃!」昌珉突然從宋雅明身後冒了出來。兩個小孩看著他,想起早上一起玩耍的事——坐過山車喊得比小孩大聲,看3D電影時吃超大號的爆米花,一顆沒剩……

兩人坐到客廳的沙發上,朴正國正坐在那裡看新聞,見兩人來了,抬起頭:

「來了啊?」

「嗯。」

「爸您的胃好點了嗎?」在中禮貌地問。

「嗯,沒什麼問題,你的那個魚膠湯挺有效的。」

「上次買的魚膠吃完了嗎?」

「還沒呢,你買那麼多來,自己家裡有留下一點嗎?」

「有,」允浩接話,「他每個禮拜至少做一次那湯給我喝。」

「嗯。」朴正國重又繼續看電視新聞,沒注意到允浩給在中使了個眼色,然後兩人偷偷笑了。

…………

 

吃過晚飯,有天嚷嚷著要切蛋糕:

「快點!我都等不及了。」

「行了行了,晚飯都沒消化呢。」允浩邊說還是邊和在中去廚房拿蛋糕。

關了燈、點了蠟燭,每個人臉上,都映出幸福的光。

「許願吧!」俊秀推了推有天的手臂。

「嗯!」

有天十指交叉,閉著眼睛,燭光裡,小男孩顯得十分認真虔誠:

希望外公外婆和沈叔健康長壽;希望爸爸、在爸、俊秀和自己四個人可以永遠在一起……

「行了!」有天睜開眼睛,和俊秀一起一口氣“呼”地把是一根蠟燭吹滅。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許了什麼願望。

吃蛋糕的時候,有一個人比有天剛許願的時候表情更專注……

「啊……」

「嗯,怎麼了昌珉?」在中小心地問到。

「沒、沒什麼!這……也太好吃了吧!」

「哈哈,沒你說得那麼誇張。」

「有!絕對有!我們醫院裡的小護士輪著去排隊買你做的蛋糕你知道嗎?!誰上早班誰去!真的!」

「那是我在中爸爸!當然啦!」有天比在中本人還自豪!

聽到有天這句“在中爸爸”,昌珉頓了頓,然後了然地看了允浩和在中一眼,他的猜測果然沒錯,雖然他爸爸也沒親口跟他說兩人的關係,但是看表現,“愛人關係”走不了。

在中小心地看了朴正國一眼,對方什麼都沒說。

「好吃就多吃一塊吧!」宋雅明總是充當解圍的角色。

「嗯,謝謝阿姨!」

「我也多要一塊……」朴正國突然開口。

「嗯?」宋雅明驚訝地回頭。

「老人就不能多吃一塊啊?」

「爸,我給你切吧!」允浩努力忍著笑,低著頭給他爸爸切了塊整整齊齊的蛋糕。

在中的嘴巴裡明明已經沒有蛋糕了,但是他還是笑得像含著蜜那麼甜。

 

*** *** *** *** ***

 

小學畢業升學的時候,為了給兩個兒子選學校,兩個爸爸煩惱了好一陣子:

「俊秀踢球這麼厲害,去體育特色的學校比較好吧?」允浩問在中。

「嗯,可是他說他想和有天去一個學校。」在中也覺得為難,兒子長大了,也越來越懂事,不再為了想要的東西又吵又鬧的,所以有什麼要求在中幾乎全部都答應,但是,就在這件事上,在中很為難:首先,俊秀因為訓練足球的關係,和有天的成績的差距已經有點懸殊了,但是憑著最小年紀的國家U17足球隊隊員的身份,去哪一所學校都沒問題,可是他怕俊秀跟不上,成績不好沒關係,他怕影響俊秀的自信心。

 

「俊秀。」有天躺在上鋪,睜著眼睛盯著天花板。

「嗯?」

「我們還能一起上學嗎?」

「我成績比你差那麼多……」

「但是你踢球厲害啊!」

「……我跟爸爸說了,我想和你去一樣的學校,但是不知道爸爸允不允許。」

「明天我們再去說一次吧。」

「有天。」

「嗯?」

「你很希望我們繼續在同一所學校讀書嗎?」

「當然啊!我希望我們一起讀中學,一起讀大學,如果爸爸讓我去留學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嗯!我會努力的!」有天,我會好好踢球的,你做你的第一名,我也要球場上留下我的名字,和你站在一樣高的地方。

這一晚,俊秀睡得好安穩,他覺得找到了人生的光。

…………

 

終於,允浩和在中還是決定讓兩人去同一所學校念書。這學校可以選擇住宿,允浩很喜歡這樣的管理,說這樣可以培養小孩的獨立性。

「但是……」在中卻有點擔心。

「怎麼了?」

「你不擔心有天的安全嗎?」

「……如果他聽話,一到五都不出學校,那就不會出問題。」

「還是保險一點比較好吧。」

「………」

「那……要不這樣吧,前兩年我還是去接他們放學吧,等大一點再讓他們住校好嗎?」

「………」允浩看著表情認真的在中,突然笑了。

「怎麼了?」

「謝謝你。」

「說什麼呢?幹嗎突然說謝謝?」

「有時候覺得你對有天的關心,比我這個親爸爸還多。」

「胡說……」

「總之,」允浩親了親在中的額頭,「有你真好,你會照顧我爸媽,疼我兒子,還這麼愛我,能不感謝你嗎?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了在中……」

「那……」

「嗯?」

「那你愛我啊……」

允浩屈起讓在中枕著的手:

「愛你是當然的,都快愛瘋了……」

在中閉著眼睛親向允浩的嘴唇,允浩伸手摸索著熄掉床頭燈,溫柔地疼愛了在中幾乎一夜。

 

 

日子一直風平浪靜,小孩們長大了,從前胖墩墩的兩個小孩,如今都拔高不少,帥氣的外表,頎長的體型;更重要的是,這小孩長大了,爸爸們卻依然年輕帥氣——三十出頭的男人,有事業有家庭,還有愛情……

初二的最後一天,一人頂兩人用的在中開完家長會之後把兩個小孩接了回家。

這段時間希澈正在策劃開一家BEL AMI的分店,但是不是像原來那家一樣單純做西餐,而是想做自助餐,其中,有個想法是每天下午兩點到四點是甜點自助時間,而希澈打算把這家分店交給在中和賢重管理,希澈讓在中最近放著長假在家也考慮策劃的事情,這時候,允浩在他身邊幫了他不少,市場分析的方法、風險評估該怎麼做等等,允浩每天晚上都花兩個多小時教在中。

 

這天晚上,吃過晚飯,正要去洗碗,在中的電話突然響了。

「在爸,電話。」有天拿來在中的手機遞給他。

「謝謝。」

陌生的來電,在中也沒太在意就接了:

【喂?】

【喂。】

【請問您是哪位?】

【我……你和兒子這些年……這些年過得好嗎?】

【………】

【在中?】

【有什麼目的直接說吧。】

【別說什麼目的……我就是想見見……見見我兒子。】

【對不起,我現在有點事,先掛了。】

在中不等對方任何回應,立刻把電話掛掉。

在中像是元神被抽離一樣,碗好像也不會洗了。“嘭”一聲,蒸魚用的大圓碟在地上,摔得粉碎。

「在中?」允浩跑進廚房,「怎麼了?沒弄到自己吧?」

「沒……」在中搖了搖頭。

允浩立刻蹲下開始撿碎片。在中站著,一時間怎麼動作都不會了,看著允浩蹲著的身影,這些年的回憶突然一下子湧上心頭——兒子八歲的時候認識這個男人,如今兒子都快十四歲了。兩個爸爸兩個兒子的日子過了六年,不知道從哪一年開始就覺得這樣的日子會走到生命結束,從沒想過會發生什麼事或者有什麼人可以擾亂這一切,畢竟,再難的都經歷過了,沒想到……

「在中?在中?」

「嗯?」

「發生什麼事了?」

「沒、沒事啊。」

「臉都發白了,我說過不能對我隱瞞任何事情的,你也答應過我的。」

「我知道,但是……但是真的沒事。」在中極力掩飾自己的心虛。

「……你先別動,我去拿吸塵器來,你別動。」

「嗯……」

…………

 

胡亂把碗洗好,在中到有天和俊秀的房間看兩人在幹嘛。

「我先去洗澡了!」俊秀忽然大喊。

「快去快去!回來玩昌珉叔叔送的那個新遊戲!」有天接話。

俊秀往浴室走,在中跟了過去。

「爸,有事嗎?」連單純的俊秀都看出了在中有心事。

「沒什麼,就是想問你一點事情。」

「哦,期末成績啊?」俊秀小心翼翼地問在中,雖然有天已經給他惡補了好幾個週末,可是理科他還是剛及格而已。

「不是,是別的事情。」

「哦,你問吧。」

兩個小孩的房間裡,有天看到放在俊秀床上的史努比內褲,笑了笑,自言自語了句「又忘了拿內褲」便打算給俊秀送去。

浴室裡,在中神情有點凝重:

「俊秀啊,爸爸問你,你……」

有天走到浴室門口,奇怪怎麼浴室門只是虛掩著沒有關上,他走上去,聽到他在爸的聲音:

「俊秀啊,爸爸問你,你……想見你媽媽嗎?」

有天是個比俊秀早熟的孩子,浴室裡的俊秀正為爸爸不是為了學校的事情找他而鬆了一口氣,但是有天已經皺著眉頭,擔心自己的四口之家的命運。

有天拿著俊秀的內褲,茫然地往回走。

「有天?」允浩奇怪,怎麼今天家人的神色都奇奇怪怪的,而且都是晚飯之後才變成這樣。

「爸……」

允浩看出有天的欲言又止,把他拉到了書房:

「怎麼了?」

「………」有天腦子在飛快地轉,不知道該怎麼對爸爸說剛剛聽到的話,手裡不經意地把俊秀的內褲揉成了一團。

「兩父子不應該有秘密的啊!」

「爸……如果、我只是說如果!」

「嗯……」

「如果……俊秀的媽媽想把在爸和俊秀要回去,那我們怎麼辦?」

「………」

 

 

 

 

 

第十話

『如果……俊秀的媽媽想把在爸和俊秀要回去,那我們怎麼辦?』

那我們怎麼辦?在中,如果你為了俊秀選擇俊秀的媽媽,那我怎麼辦?

有天的話在允浩的腦海裡揮之不去,俊秀的媽媽……一聲不吭離開了十幾年,現在要回來要人了?

「允浩?允浩?」

「嗯?」

「發什麼呆啊?」

「………」

「別這樣毫無表情地看著我,嚇人。」在中伸出雙手,捏著允浩兩邊臉頰,想弄出個笑臉來。允浩面前地牽動了下嘴角:

「在中……」

「嗯?」

「……算了,沒事了。」

「允浩,我有事不瞞你,你也不能有秘密,這是你說的。」

「那你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瞞著我嗎?」

「………」

又是那像要把人看穿的眼神,在中垂下眼。允浩的手繞過在中的頭頂。

「躺過來吧。」

「嗯。」在中把臉埋在允浩的肩膀那兒,「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吧?」

「當然了。」

「嗯。」

 

 

俊秀每天都要到市郊的集訓中心訓練,路程有點遠,在中每天都送他去,回家也是在中接回來。時間相差無多的有天的鋼琴課,也是在中負責接送有天來回。

自從俊秀的媽媽來過一次電話,在中便變得有點神經質,電話一響或者附近有個中年女人站著注視著自己的方向他就緊張,這幾乎成了給在中的折磨。一開始,他打算自己把事情解決好,不讓允浩知道,可是,經過幾天的考慮,他覺得,如今,兩人的感情已經穩定,允浩的爸爸媽媽也認可了自己接納了自己,其實,自己不應該這麼藏著,把事情和允浩說清楚或許是更好的辦法。

可是,就在他把事情的原委跟允浩坦白之前,意外之事先發生了。

 

這天,在中來接俊秀,幾乎在他停車的同時,他便看到了自己停車的地方的正對面,停著一輛和允浩的PAK’s同一型號的車子,瞬閃而過的驚喜很快消失,在中定睛看了看車牌,號碼不對,他再看看車子裡面,發現原來有人。在他來之前,車子已經停在那裡了,可是,司機沒下車。在中回想了下,這車子,從來沒在這集訓中心見過。在中裝出在收拾隨身帶的包的樣子,但是其實是在用餘光打量對面的司機——穿著黑西裝打著黑領帶,這明顯是制服,沒猜錯的話,這人不是車主,充其量是個受雇的司機。在中下車的瞬間再往後座看了一眼,沒人,那就是說司機是在等他的主人。

的確,有些家境不錯的孩子也在這隊伍裡集訓,但是這大半個月過去了,沒見過哪家的小孩還有司機接送。

在中沒多想,繼續往球場裡走。

一進到場內,一個獨自坐在梯級座位上的女人映入眼簾——合身的及膝連衣裙,寬邊遮陽帽,大大的墨鏡。這家長第一次見,這是在中的第一反應。在中沒再盯著對方看,他覺得這樣打量一個人不禮貌,更何況是一個陌生女人就更不得體了。他也不靠近半步,就站在原地不動。看了看錶——這是允浩送他的第二隻手錶——還差十分鐘不到俊秀的練習賽就結束了。

球場上突然傳來哨響,隨之是一陣剛變聲的男孩子發自肺腑的歡呼聲:

「歐耶!」

在中看過去,發現穿著藍色衣服的男孩子在圍著一個身高不算最出眾的男孩子歡呼,還兩個男孩甚至抱著他。

「爸爸!我進球了!看到嗎?」

「俊秀加油!」在中的大拇指舉得高高的,感受到其他家長投過來的羡慕眼光,在中笑得特別自豪。

「在……在中?」一個女聲把埋藏在心底十幾年的回憶瞬間喚醒。

在中回頭,表情的鎮定掩飾著內心的震驚:

「你好。」

「真的是你。那……」女人看向那個笑容如陽光一般燦爛的小男孩,「那他是……我們的兒子。」

「我兒子。」

「………」

球賽結束哨聲一響,俊秀和其他幾個和他年齡差距沒太大的男孩就往觀眾席這邊的家長跑來。

「俊秀!明天見啦!明天再給你助攻!」

「好!明天見。」俊秀走到在中身邊,從在中手中接過大大的史努比毛巾,「爸!我今天進了兩球的!你看到的只是第二球。」

「嗯,別自滿知道嗎?這麼多哥哥前輩在,要謙虛多練習。」

「我知道。」

「快把汗擦乾我們去接有天了。」

「好!」

「俊秀?你是俊秀吧?」女人的聲音近乎顫抖。

「嗯。」俊秀朝在中小聲地問,「她是誰的媽媽啊?」

「……不清楚,你叫她阿姨就可以了。」

「阿姨好。」俊秀笑得燦爛,在中卻別過臉,不願多看這樣的場面。

聽到俊秀稱呼自己阿姨,還是在中讓他這麼叫的,女人震驚之余,失落之情毫無保留地寫在臉上:

「你、你好……」

「我們走吧,得去接有天。」

「嗯。」

俊秀拿著水壺“咕嚕咕嚕”地喝著水,原來還是跟在在中身後,一喝完水,他向在中要了車鑰匙:

「爸,給我鑰匙,我去開門。」

「呐。」

在中把鑰匙拋給俊秀,俊秀準確無誤地接到了,兩人相視一笑。

女人站在身後,脫了墨鏡的她被看出來是化了淡妝的。眼睛沒有了墨鏡的遮掩,內心的訊息便被出賣了——這樣的幸福時光,原本自己可以是演繹的主角。親手毀掉自己幸福的人,只有羡慕的身份,沒有爭取的資格。

「俊秀!」女人小跑著追了過來,「俊秀!」

準備上車的在中有意無意地攔著她,俊秀從車子裡鑽出來:

「嗯?」

「阿姨……阿姨以後能常來看你嗎?」

「………」俊秀看了在中一眼,「爸爸允許的話可以。」

女人看著在中,在中卻只說了句「看情況」便上了車。女人站著,看著,直到車子離開視線範圍,她還定定地矗在原地。

「太太。」在中剛剛看到的司機走出車子,來到女人身邊,「太太趕緊上車吧,這裡太陽很猛。」

「嗯。」

「太太,先生剛剛打電話來說他有急事出差,今晚不回來了。」

「呵……我一天生不出兒子,估計他一天都不想回來吧?」

司機尷尬地低下頭,不敢吱聲。

「我們走吧。」

「是的太太。」

「剛剛那人的車牌號碼,記住了嗎?」

「記住了太太。」

「好,沒事就跟著他,看看他平時會去些什麼地方。」

「太太不是只希望要回兒子嗎?」

「搞不清那大人的底細,爭取起來也不好爭取,懂嗎?」

「太太說的是。」

「我們走吧。」

車子絕塵而去,兩輛車子裡的人都想各有所思。

 

 

到了睡覺的時候,主人房和小孩房裡,都有人在竊竊私語。

「俊秀。」

「嗯?」

「我今晚和你睡好不好?」

「好啊,你不嫌我動得厲害的話,哈哈。」

「還好意思說,都升初三了,還像個小屁孩一樣。」

「嘿嘿!」

一起睡的時候,有天還是像以前一樣,讓俊秀睡在裡面。

「俊秀啊。」

「嗯?」

「你……這麼多年來你有沒有想你的媽媽啊?」

「媽媽?」

「嗯。」

「沒有吧……我都沒見過她,連她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怎麼想啊。你想你媽媽了?」

「我還不是跟你一樣,聽我爸爸說,在我出生的時候,我媽媽就死在產房裡了。」

「嗯……」

兩人看著特殊牆紙上的螢光星星,眨著眼。

「我喜歡在爸選的這種牆紙。」

「我也喜歡,真厲害,關了燈能看到星星。」

「我還喜歡在爸……」

「我也喜歡浩爸。」

「還有你,俊秀,我也喜歡你。」

「你……你是不是弄壞了我的電腦啊?」

「………」有天在暗裡也忍不住白了一眼俊秀,「你這腦袋啊,哪天能好使一點?」

「我知道我沒你聰明。」

「我開玩笑的。俊秀,你善良,這就夠了,我就喜歡你人善良。」

「是嗎?」

「嗯。俊秀啊……」

「嗯?」

「你說,我們家四個人……可以永遠都這樣嗎?」

「可以啊,怎麼不可以?」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嘿嘿!」

「你和我爸最近都好奇怪啊。」

「人人都奇怪只有你不奇怪?那可能是你奇怪啊俊秀!」

「你就會損我!又說我善良!又說什麼喜歡我!但是每天都把握任何一個機會損我笑話我」

「我這不是和你感情好才和你開玩笑嗎?!你看見我和社區保安開玩笑了嗎?!真是的。」

「……真的假的……」俊秀半信半疑地看著暗裡眼睛閃閃亮的有天。

「當然是真的!從小學二年級到初中二年級,就你騙我,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嘿嘿!好像是喔……」

你這個傻瓜,有天想,就算我騙你,也只是怕你生我氣,我只是想和你永遠做好朋友。

 

主人房裡,允浩躺著看金融書籍,在中躺著看美食雜誌,但是兩人的心思都不在書上。最後,還是在中先忍不住:

「浩爸。」

「嗯?哈哈!在爸……」

「你喜歡聽俊秀這麼叫你嗎?」

「喜歡啊!」

「嗯。」

「因為我喜歡俊秀,還愛俊秀他爸。」

「呀……有些人總能把握所有機會肉麻……」

「不喜歡啊?不喜歡那算了,以後不說了……」

「唔唔!」在中撒起嬌來,不比允浩弱嘛,允浩一看到在中嘟嘴皺眉捶自己的胸的時候就想把在中揉進自己懷裡疼愛。

這樣的對話、這樣的氣氛、這樣的感情……或者說和眼前這人共度的一切一切無論快樂無論磨難,才是自己想要的。在中深呼吸了一下,決定對允浩說出一切:

「俊秀的媽媽回來了。」

「嗯。」允浩絲毫不驚訝,這倒讓在中驚訝了。

「你知道了?」

「算是知道一點吧。」

「她找你了?!」

「沒有,你別緊張。」

「真的沒有?!說了什麼事都不能隱瞞的,我現在什麼都跟你說了,要是她做出什麼、做出什麼傷害你的事情……」

「你覺得你的男人會這麼容易被傷害?」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只不過……只不過她現在看起來,也是有權有勢的人了。」

「嗯?」

「她的事情我一點都不知道,因為自從俊秀兩個月後我們就沒有見過面,也沒有聯繫過,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回來了,也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麼。」

「你不用擔心,我會……」允浩想說我會保護你的,但是他知道在中不喜歡聽到這樣的話,急忙改口,「我會小心處事的,再說了,我覺得你能很好解決這件事。」

「嗯。」在中開心地笑了出來,這笑容,已經從在中臉上消失了好些天了,允浩看到,這才終於安下心來,「不過……不過她今天來找集訓中心了。」

「什麼?!」

「嗯,說明她要就是不知道了我的行蹤,要不就已經對俊秀的日程瞭若指掌,無論這兩者是哪個,她都很可能知道我和你的關係了。」

「你不希望她知道我們的關係嗎?」

「你別誤會!」在中往允浩懷裡鑽了鑽,「我不是介意別人知道我們的關係,但是我不希望她以我們的關係要脅你、傷害你或者以此為條件逼我放棄俊秀,你明白嗎?」

允浩了然地點點頭:

「不會有事的,相信我,不會的。兩個爸爸兩個兒子會一直在一起的。」

「哈哈,兩個爸爸兩個兒子。」

「能聽到你這麼沒有負擔沒有憂慮的笑我真的很開心。」

在中給了允浩一個更大更幸福的笑容:

「睡吧。」

「嗯……」

夜很安寧,但生活卻不一定能平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