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金影帝剛洗過澡,光溜溜地坐在床上,很認真地點著支票上的數字,確認了第三次之後,抬頭看著正在扣袖口的鄭老闆,每次完事最讓人心曠神怡的都是收錢這一步,鄭老闆早就跟他協商過的,嫖一次十萬,傷一道口子補五萬,瘀青了是兩萬,這價錢還是他走紅之後據理力爭回來的!原先還沒到這個價,真是虧了不少。

金影帝這又低頭看看自己,檢查過之後得出一個結論,鄭老闆馬有失蹄,這回居然多給了五萬,莫非鄭老闆良心發現?深表懷疑地看著鄭老闆轉身照鏡子整理襯衫的背影,誰知道下一秒,鄭老闆的眼睛就從鏡面盯著被映入鏡中的他,金影帝自然是很裝模作樣地立刻轉移視線,順手把支票收到被子下。

鄭老闆轉身看著他,不時低頭看看手錶,過了挺長一段時間,才走向床邊,手掌摁著他後腦勺,低頭就吻了下去,接吻就接吻吧,這調情的意思沒感覺多少,倒覺得鄭老闆故意要把人嘴唇弄破似的,那勁大得讓他一味把頭往後仰,可死命就是躲不過,舌頭突然被咬了一下,咬破了,血腥味那個濃烈啊,人被瞬間刺激起來的力道真的不可小覷,金影帝一下子就把鄭老闆推開了。

手指抹了下舌頭上的血,一看指尖紅紅的,金影帝真心疼自己,「老闆你這病得治啊!」

鄭老闆打好領帶,「現在沒多給了。」

金影帝目瞪口呆,這貨好陰險,故意測試他是不是拾金不昧吧,原來剛才低頭看手錶是在倒數呢!「老闆這數還是不對啊,你怎麼沒給我掩口費,被你幹慘了還得幫你躲老婆抓奸‥‥」

「下次換個地方。」

「你不知道鄭太太相識滿天下?俗話說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我思來想去,最危險不就是你家嗎。」

鄭老闆套上西裝,回道,「誰會把人帶回家裡嫖?我先回去,你晚點再走。」

金影帝想想覺得很有道理,鄭老闆走了,酒店套房空蕩蕩的,金影帝躺回床上,抽出支票,又看了一次。沒錯,這世界上最可靠的就是錢,有錢收的好,心裡踏實。

  

回到自己家剛躺平,鄭老闆專線又響了,為難下屬從來都是老闆的專長,聽鄭老闆冷冷地丟了一句今晚要出席公益宣傳活動,他知道自己躺屍的計畫要報廢了,他多嚮往那種有小助理在旁邊提醒你一天行程的畫面,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幹啥,多麼有規劃的生活,偏偏鄭老闆很任性地把助理工作搶了過去,又一個未知的可憐人飯碗被奪走了,鄭老闆真是個殘忍的男人。

「老闆,你那麼熱心公益,我琢磨著你也應該為民生考慮一下。」

提高就業率不是大老闆的職責嗎?可鄭老闆沒回話,估計是想著他又胡扯什麼,「像我這種天王級巨星,沒三四個助理都不像話是不是,老闆你日理萬機,又何必多操這三四份心。」

「金在中,說人話。」

人話?怎樣才叫人話?哦!鄭老闆不喜歡人拐彎抹角,那就來個中心思想好了,「讓我請助理。」

「不行。」

連考慮的時間都沒有,鄭老闆竟然這麼決絕地說不行,每次有活動都臨門一腳才通知,這已經影響到人生自由了啊!「不是坦白從寬嗎,老闆你不要這麼小氣好不好,工錢我這裡給,不用公司付。」

「我不習慣別人碰我的東西。」

這話真讓人傷心了,鄭老闆只拿人當東西看,「老闆,我覺得我連東西都不如,東西還能壞呢,我還壞都壞不起啊。」

「你想被弄壞很簡單,今晚試試?」

「嘶‥‥傳播黃色思想是要被抓的,不要逼我舉報你‥‥」

「就這樣,沒事先掛了。」

「讓我請助理啊,遠程協助都不行?」沒聲音了,鄭老闆已經把電話掛了。能把身為公眾人物的他,生活改造到只圍著一個鄭老闆轉,這也算是種本事,金影帝覺得說自己舉目無親都不為過,哪天鄭老闆膩了,吃虧的還是他,這世上怎麼有人把殘害他人當成樂趣?好死不死的,鄭老闆這種強行侵佔還獲得了空前的成功,哪天要真的喜歡上鄭老闆可怎麼辦?

  

怎麼沒人告訴他說這公益宣傳連鄭老闆跟鄭太太都會出席?這對金童玉女還真秒殺菲林(peggy科普:菲林本意是膠捲,媒體常說的藝人秒殺大量菲林,意思是說很吸引人拍照,消耗大量膠捲,另外一個意思是feeling,感覺的意思,音譯菲林。),閃光燈簡直堪比日光燈了,趁著鄭老闆跟鄭太太為八卦新聞提供娛樂報導的同時,金影帝決定走遠點,為安全為未來,珍惜生命,遠離鄭老闆。

每逢這種商圈活動,金影帝都很樂意早點到,原因無他,只想跟有錢人打成一片。這年頭男女不平等,金影帝早就看透這世界了,女明星想做名媛,只需要嫁給富豪就可以一步登天,可男明星有這種戲唱嗎?找人包養上不了檯面,可以不考慮,自己做生意奮力致富還有投資失敗的風險,找個富婆結婚吧,又會被別人說你吃軟飯,憑什麼男人就要吃這種虧?

以往鄭老闆總是把他牢牢地盯在視線範圍,害他錯失了無數個融入上流圈子的機會,這回鄭老闆有鄭太太了,他一個人又早到,收穫了不少名片,把名片上的人名換算成收益,簡直就是金庫,掂著手上的名片重量,心情大好,一回頭就看見了為數不多的熟人之一。

世紀娛樂的太子爺,這一位總把鄭老闆當假想敵,還一直想把他挖角過去,那種窮追不捨可真的堪比一場虐戀,而鄭老闆一直在自己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從未回頭看人家一眼,其實他知道,鄭老闆只是沒把人家放眼裡。

相信金石為開的紀太子又來感化他這顆頑石了,開場依舊那麼濫熟,「在中!最近怎麼沒來找我?」

金影帝心裡說,我又什麼時候找過你老人家?

還好鄭老闆不在旁邊,他盛宇的當家藝人去見世紀娛樂太子爺幹嘛,被當成商業間諜還得了?「紀先生你又幽默了。」

「呵呵,你老闆呢?我聽說他也會來?」

看啊,開場白之後就是鄭老闆,小紀啊小紀,愛他就去追吧,鄭老闆早就來了,估計他是長期被閃光燈閃瞎了眼,才看不見你對他的一往情深。有個問題,金影帝藏在心裡可久了,今天終於有機會問,「紀先生,我老闆結婚那天你怎麼不去搶親?」

太子爺當他開玩笑呢,還笑著說,「我跟小淩從小就認識,我要是對她有意思,早就跟她結婚了,能到你老闆嗎?」

小淩就是鄭太太,可太子爺明顯沒聽出重點,「我沒說你要搶鄭太太啊,要搶你也該選我老闆不是?」

這話肯定把人家小紀震懾到了,哽得跟啞巴似的,半天擠不出一個字,金影帝自然不像鄭老闆那麼沒人性,「我隨口胡說,你當冷笑話聽吧。」

金影帝這話一出,太子爺又滿狀態原地復活了,當下就有言論要發表,「在中,我前陣子聽到一個關於你老闆的有趣傳聞,想不想聽?」

其實他沒興趣,可直白說出來,會不會被說沒有上司愛?不關心老闆的生活?但他忘了紀太子也是個任性的人,都不等人意見的就開始說了,所以剛才問他想不想聽有意思嗎?

「我聽說,你老闆他很多年前有個很喜歡的人,可是那人一聲不響地就把他甩了,之後他性格大變,才變得那麼孤僻的!」

早就該收起多餘的好奇心,鄭老闆心裡有人他會不知道嗎,理解客戶需求才能提供最好的服務,敬業如他這種模範職員當然是瞭解過的,小紀要贏得鄭老闆的歡心看來還得繼續努力,「紀先生,我看你還是把這條消息賣給雜誌社吧,到時故事情節會比你聽到的更精彩哦。」

「你不相信?你跟他好像挺長的交情了,該不會真的沒聽說過吧?」

「不要誤會,我跟老闆只是比較特殊的雇傭關係。」金影帝覺得,以紀太子的思維敏捷度,只能奢求下輩子有機會追趕上鄭老闆了,你什麼時候見過臣子管皇帝睡哪個妃子?這不是找死嗎,你又什麼時候見過皇帝跟臣子在一起是修成正果的?咦?好像方向又哪裡歪了‥‥

  

好不容易應酬完紀太子,金影帝找了個角落來盤點自己今晚收到的名片,才剛數到一半,突然有人伸手把他的名片全拿走了,還很一氣呵成地把東西全扔到旁邊的垃圾桶裡,一口血瞬間憋在喉嚨要噴出來了,可惜抬頭一看,那口血註定是要被活生生吞回去的,因為扔他名片的人,是鄭老闆。

「有意見?」鄭老闆盯著他問。

「不敢。」鄭太太呢?年輕人就是靠不住啊,怎麼可以放任自己老公到處亂跑,走丟了怎麼辦?

「我看你表情不是這麼回事,怪我扔了你的東西?」

「怎麼會,都怪我,怪我站在垃圾桶旁邊,才讓老闆你這麼順手的。」金影帝說這話,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以後見一次我扔一次。」

「老闆說的是,我知道下回該怎麼做了。」第一時間拿手機把名片拍下來!現在這個時候就應該轉移話題,「老闆,人家小紀說八千萬簽我過去哦。」

鄭老闆睨著他,「小紀是誰。」

「對你一往情深那位世紀娛樂的太子爺。」妥妥的虐戀了,這麼多年,鄭老闆連人家姓什麼都沒記住,金影帝都替小紀感覺不再愛了,可鄭老闆沒抓住重點,於是只能再強調一次,「八千萬,還送香居美人哦。」

鄭老闆還是目無表情地說,「你就這點出息。」

原來‥‥鄭老闆沒有幫他提薪的打算,他要對這世界失望了,「老闆!我的意思是說,那貨用八千萬跟香居美人什麼的就想把我挖過去實在是太瞧不起我了,老闆您是我的伯樂啊,知遇之恩應該湧泉以報的,我怎麼可能會走?」

鄭允浩蹙眉了,想來是不相信他這番肺腑之言,「要挖角的,讓他親自來跟我談。」

「你不要把人小紀嚇尿了‥‥」眼神不小心一飄,看見太子爺正在跟鄭太太聊天,還很起勁的樣子,「老闆快看!你老婆在跟人聊天,還不去把人帶回來?」

「那是她的自由,況且社交應酬是必不可少的。」

鄭老闆這話又說得人痛心疾首,「你怎麼就不讓我社交應酬一下?」

「你的社交物件就是我,想怎麼交?」

金影帝看著鄭老闆那張衣冠禽獸之餘又道貌岸然的臉,很深情地說,「老闆,我喜歡過一個人渣,跟你特別像。」

說完就瞬間溜走了,真怕鄭老闆當場就把他掐死。公益宣傳的第二天,收到之前鄭老闆說要修改的劇本,那邊導演極有速度地就修改過了,所以金影帝又第一時間拿去給鄭老闆過目,早日開拍早日進帳,這一部拍完就下一部,早日發財致富。

  

鄭老闆的辦公室獨佔了一層,樓下的小秘自然是不會阻擋金影帝腳步的,所以當電梯門打開那瞬間,就聽見鄭老闆辦公室傳來的聲音,不是說人家隔音設備不好,而是平日這裡沒人來,不會有人聽見,所以鄭老闆那辦公室門只是虛掩著。

預感著會有八卦內幕聽,金影帝肯定不會錯過這機會,所以靜靜站到一邊聽著,就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吼著。

「你說你要玩到什麼時候,娶了個好老婆就該收心養性,你跟那小子都已經十年了還不夠嗎?」

哦,原來是鄭老爺子,又來興師問罪了。

「那個好老婆只是我順著你的意思娶的,我沒想過要對她的人生負責。」鄭老闆的聲音波瀾不驚。

「那你想負責誰的人生?那小子的?你別跟我說打算跟他過一輩子!」

「是你想多了,那種事情不可能會發生,我認為該結束的時候自然會結束。」

「你認為?那要到何年何月?等我跟你媽都進棺材那天嗎!先不說那天會不會來,你現在跟他搞在一起就是事實,這遲早會害死你!」

「我在我能控制的範圍內計畫自己的人生,並且不會影響到你的生活,這有什麼問題?」

鄭老爺子拍桌了,「混帳東西!你說這話還當不當我是你爸!」

「爸,我尊重你理解你,但我不能聽從你,請你也尊重我。」

「說到底就是不肯跟那小子斷絕來往嗎!」

「我說過會有那一天。」

「你!」鄭老爺子肯定氣結了,好半天只擠出一個你字,最後哼了一聲,金影帝還想偷聽下去的,可門突然被拉開了,接著鄭老爺子出現在他眼前。

金影帝瞬間笑得叫一個陽光,「大老闆!」

鄭老爺子在氣頭上,也沒理他就走了,金在中進到鄭允浩的辦公室,坐下來就說,「你爸一把年紀了還鬧彆扭,真調皮,你怎麼不跟他坦白說我只是個真人版充氣娃娃?」

「這樣只會讓他更受刺激。」

鄭老闆會替老人家健康著想?不可能,鄭老闆只是不想坦白自己有多無良,「老闆你能不能別這麼愛我,我是不會對你人生負責的。」

「你開口講話前也沒想過對自己負責。」

金影帝懂了,手指在嘴上做拉鏈子狀,乖乖閉嘴,拋出劇本,靜候佳音。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