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

鄭老闆進辦公室的時候,金影帝正把幾粒糖吞進嘴裡,那是金影帝之前代言過的一款壓片糖,可分明代言人都換成別的藝人很久了,「你還吃這個?」

「這是避孕藥啊老闆,你吃不吃?」

金影帝把糖遞過去,鄭老闆繞過他就走到辦公桌前,金影帝一邊隨著鄭老闆轉身,就說,「是你叫我吃的啊,況且最近有點豔遇,以防萬一也好,老闆你真的不要?」

鄭老闆盯著他,一如既往的沒表情,金影帝覺得這貨肯定是害羞了,人家大老闆臉皮薄啊,「別這樣,給你說實話,你不知道避孕藥能減肥嗎,我最近得練好身材為開鏡做準備!」

鄭老闆不想聽他胡扯,這下直接不看他,其實金影帝夠瘦的了,說實在點,壓根沒長過肉,導演那邊讓他增磅,他也想啊,可長肉哪這麼輕易?越增越輕讓人太受打擊了。

金影帝把壓片糖搖著玩兒,鄭老闆接了個電話,很簡潔地交代了幾句,才又對他說,「代言費早進別人口袋了,你還拿著這玩意到處跑。」

金影帝一聽,很認真地看了看手裡的糖,「老闆說得對,不給它打廣告了,等會兒就下去買別的牌子,順便拿著糖出個鏡,又一筆代言費到手。」

有個這麼會為公司賺錢的藝人真是好啊,金影帝想,要是他以後開公司能請到像他一樣的藝人那就老天有眼了,可這條路實在很漫長,鄭老闆又總是很吝嗇稱讚別人,滿懷著希望想聽他說句什麼,竟然是問,「槍練得怎樣了。」

新戲是警匪類,金影帝演的是個熱血又有正義感的——搶匪!角色是那種理想與現實的矛盾感,真的很考驗演技,身為偶像派的他,就不跟演技派搶了,繼續靠臉吃飯,「手挺酸的,不過一想到老闆你的臉,我就能射很久。」這話一出口就奇怪了,他才不是故意的,「別想歪了哦!」

「不抓緊時間,回來辦公室有事?」

鄭老闆好薄情,這麼快下逐客令,其實金影帝是被昨晚的新聞SHOCK了一下,蕭逸回國新聞之後有半個月了,昨晚看見簽約的消息,簽的居然是世紀娛樂,金影帝想不明白啊,怎麼鄭老闆沒要人家蕭大帥哥?鬧彆扭鬧到犧牲公司前程?可鄭老闆又不像這種人,心裡很好奇,但再好奇也不能問,身為好小情兒是不應該干涉老闆工作的!

金影帝斟酌了一下,還是別惹老闆不痛快了,「老闆,跟你談個生意,絕對有你好處。」

鄭老闆抬頭看他,等著他把話說下去。

金影帝趕緊湊到辦公桌前,亮出帶著戒指那隻手,就那只拍賣會上捐了又拍回來的鉑金戒指,說,「這戒指!八百萬拍回來的,以咱的交情算個友情價,五百萬就好,怎麼樣,夠意思吧?」

鄭老闆說,「連手指?」

金影帝一聽,心裡拔涼拔涼的,「給跪了,老闆您就把它收回去吧?」

鄭老闆很有自己的主見,向來不聽別人的話,特別是他金在中的,嘆氣了,「老闆,我給你說個有點兒虐心的故事,話說是這樣的,之前我去國外工作的時候,看上一雙靴子,我當時真覺得這雙是我命中註定的靴!它完全是在呼喚我的名字,可那是國際名牌,還限量版,限到全世界只有那麼一雙!純手工的,別說有多值錢了,機緣巧合之下,我認識了那設計師,人見過世面就是不一樣,知道我喜歡,就說把靴子送給我,故事發展到這,還是很完美的,可轉捩點就發生在我穿上鞋子那一刻‥‥它居然不合我的腳!最後我只能讓它留在那遙遠的國度了,故事說完了,每逢想起,我都得把眼淚往肚子裡咽‥‥」

貓哭耗子地抹了把不見一滴眼淚的眼角,情緒一收,接著說,「老闆,你這是尾戒吧,你到底懂不懂身為一枚尾戒卻被人戴在食指的屈辱?」

鄭老闆抬頭,那一瞬間金影帝就知道,老闆被感動了,果不其然就說,「五百萬沒有,戒指放下。」

行吧!這玩意能回到鄭老闆手裡就萬事大吉,「好嘞,一想到手指綁著八百萬,我連撓癢癢都不利索,現在輕鬆了,那老闆,我繼續去想著你的臉射了,不打擾!」

 

那麼一眨眼功夫,人溜沒影了,話說金影帝做人還有那麼一個好品德,就是說到做到,到了公司樓下便利店,帶著墨鏡研究了一會兒各種壓片糖包裝,挑了一個最炫的買單,走到便利店內放的垃圾桶邊上,拆開包裝,打開蓋子往手心倒,現在的錢還真不是錢,雖然金影帝早不為那麼十幾塊糾結,可一小盒玩意賣這個價,裡面糖還沒幾顆,到盒子空了,整個手掌都是糖片,剛要把手往垃圾桶伸,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一抬頭,居然是蕭逸,大帥哥笑得很和煦,「在幹什麼?」

金影帝這下無奈了,握著滿手的糖伸過去,「吃糖?」

蕭逸眼睛看了看那一堆糖片,「不了,你吃吧。」

金影帝覺得,這蕭逸還真會為難人,臉上笑著,「嘻嘻‥‥」就把糖全部放嘴裡,第一感覺,這個月都不用再吸取糖分了,操啊,真是甜進心坎裡,明明嘴裡是甜的,怎麼感覺吃出了五味雜陳啊!

「剛從公司出來嗎?」蕭逸問,金影帝點頭。

「聽說你最近在練槍,一起?」

 

 

  

今天的槍特別沉啊,金影帝滿心想的都是蕭逸什麼時候才捨得走,看吧,心裡想的不是鄭老闆,就射偏得多了,真是影響發揮,眼睛稍微瞄了一下蕭逸的靶,嘖嘖,蕭大帥哥肯定拿靶子當他殺父仇人,紅心那塊都快射空了!不玩了,有什麼意思,這一對比,金影帝慫得都不忍心看了。

放下槍,出了射擊場,屁股還沒把凳子坐熱,蕭逸就跟來了,這貨肯定有陰謀!金影帝咬著飲料吸管等他開口。

「你能不能放手?」蕭逸一開口就這句話。

金影帝一聽,這還得了,別人聽了還以為他有特別嗜好喜歡吃男人豆腐呢,趕緊把手舉起來,一隻手還拿著飲料瓶,「別說這種讓人不好意思的話,我手沒抓你啊,你可能是碰到不乾淨的東西‥‥了‥‥」

蕭逸大概還在深情自我剖白,所以聽不見金影帝的話,繼續說,「我回來半個月,他只見了我兩次,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他才會原諒我。」

「唉,老闆這人小肚雞腸口是心非,你態度放軟下來,他肯定心裡在暗爽,面子上又拉不下來,對於這種情況,最好是讓他一下子就不忍心看你繼續受苦,我看一哭二鬧三上吊就不錯。」金影帝是隨口亂噴的,鄭老闆的心思他猜不透‥‥

蕭逸苦笑,「這種事我做不出來,我知道他心裡肯定還有我。」

真自信啊,他跟了鄭老闆十年,鄭老闆心裡有沒有他還不知道呢,「對,肯定有,我看新聞說你簽世紀了,怎麼不是盛宇?老闆還鬧彆扭啊?」

「我本來就沒打算簽盛宇,就像醫生不敢隨便給家人用藥,允浩也不會跟喜歡的人共事,因為顧忌太多。」金影帝才知道原來如此,蕭逸話鋒一轉就說,「世紀那邊說很有誠意想簽你,你不過去嗎?」

「老闆會殺了我的‥‥」盛宇很好沒錯啦,可在鄭老闆面前,他就是個沒有話事權的小情兒,哪有在世紀那邊威風!

「看來他很喜歡你。」

哎媽,這話差點讓金影帝被飲料嗆到,「咳咳‥‥怎麼會,你也說了,他不跟喜歡的人共事,因為顧忌太多,你看看,我是他公司裡的人,他管我的時候可沒顧忌過!」

何止工作上不顧忌,就連在床上都沒顧忌啊!可這苦水不能吐,憋在心裡十年了!

「你總是喜歡繞圈子,我是很認真的,你能不能去世紀那邊?你一天還留在盛宇,我都覺得‥‥」

金影帝亮出手指,「你看,戒指不在這裡了,鄭老闆不喜歡我,真的。」

「你是真的這麼以為,還是你只是看不清楚?」

唉,這人怎麼說不聽?鄭老闆要是喜歡他,會把人玩得快死過去?前兩年他可沒少進醫院,後來大概把舊情看淡了,才沒發神經,他還擔心蕭逸回來會讓鄭老闆病發更嚴重,還好最近鄭老闆都沒找他,是蕭逸想太多,把他倆的關係想得太好。

「蕭逸,人生真的很短,下一秒死的就是我也說不定,做人何必為難自己,明明看得見結局,還讓自己泥足深陷,那叫犯賤,有些事情一開始就不該投入,特別是感情這玩意,我已經傻過一次,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蕭逸怔住了,大概是沒想到金影帝頓時認真起來,太久沒正經說過話,這幾句說出來比他連續熬一個月拍片都累,金影帝就是遊戲人生的主兒,費神的事能免則免,可終日被當成假想敵,出現在別人的思想裡,他會替自己覺得累的,得把話放狠些,以絕後患!

蕭逸聽了之後,給他道歉來了,這人還是不錯的,錯了敢認,但為什麼還要說跟他當朋友啊,不當情敵不一定就得當朋友吧,當個陌路人不好嗎!對於這種你沒必要的應酬,金影帝還真不太樂意,可轉念一想,以後蕭逸跟鄭老闆好了,他的地位可是比鄭太太都高,行吧,為了錢途著想,這朋友就認了。

 

 

 

 

  

夜店吧台的角落,金影帝手指一下一下敲著在等人,有點不爽,金影帝的人生每秒都是錢來的!等的人來了,拍他的肩膀坐下。

「小子,來這麼早?」

「吳大帥哥,你知不知道你遲到的這段時間,我已經能拍一支廣告了!」但能不能要是一回事。

「行!我錯!」小吳賠笑。

「你寄存在這的名酒給我趕緊地上,我去放個水!」金影帝去廁所了,小吳看他放在吧台的東西,鑰匙,火機,菸,還有糖?隨手拿著倒出來吃。

金影帝很快回來,看見小吳一臉便秘的表情,「幹嘛,跟美女搭訕給拒絕了?」

小吳一看是他,「瘋小子,又把那玩意放糖盒裡!」

「討厭,我不准你這麼說它,什麼叫那玩意嘛!」

金影帝裝嬌嗔,小吳要看不下去了,又很無奈,「你就不能用個正經點的盒子裝一下?這可是糖盒子‥‥」

「放糖盒裡的就是糖啊?滿大街是長了一副人樣的東西走來走去的,還都不是人呢。」

這話說的也沒錯,可小吳覺得需要關心一下這位仁兄,「最近又隨身帶著?」

「新片要開拍了,人家好緊張,吃點壓驚。」金影帝睜著一雙大眼睛,好似很真誠的樣子。

「少來,哪次開鏡你緊張過?」情況又反覆了,記得有一段時間,金在中隨身帶著就這個,舒緩鎮定的藥。

「唉,咱不說這個了好不好,掃興,你再這樣我要走了。」

「好,不說就不說吧,我聽說你那競爭對手簽到世紀去了?也算是件好事。」

「是好事,今天他才找我談判來著,真把我當假想敵啊。」

小吳有點驚訝,「照理說,以他的演技,應該不會把你放眼裡。」

金影帝很自然地回到,「當然。」一出口就覺得不對了,「我操,你要不要這麼瞧不起人。」

小吳不說話,擺明瞭不拿他當回事,金影帝也不說了,「他是鄭老闆的舊情人,以為我跟鄭老闆好上了。」

「那你怎麼說,跟他搶人嗎?」

金影帝說,「我年輕時候有個外號,叫俊傑的。」

扯遠了吧,但禮貌上還要問一句,「為什麼?」

「因為識時務,小吳,你語文老師死得早,我不怪你。」

小吳忍著抽他一拳的衝動,「鄭老闆近兩年不是對你挺好的,他不是喜歡你?」

金影帝看著他,說,「如果我養了一隻貓,心情好的時候逗逗它,賞它條魚吃,你是不是也得說我對它有愛情?你別那麼重口啊!」

「人要清楚自己喜歡什麼,該追求什麼,而不是不去妄想得到,到了騙不過自己的時候,就不去想,以為不想就能忘記,這都不是解決方法,而是逃避。」

唉,小吳又開始說教了,「別跟我說大道理,我只要自己活著高興。」

「小子,不是笑著就代表你高興的。」

「那什麼能代表,難道得哭喪著臉?我每天早上起來照鏡子,入眼就是一臉帶衰的表情,肯定會影響我一天的表現哦,你是盼著我早點被娛樂圈拋棄就對了,小吳我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小吳的表情像踩了屎。

「行,騙不過你,我是不怎麼照鏡子,沒辦法,人長太帥,看多了心臟負荷不起,你沒有這種煩惱我知道。」

面對金影帝的胡扯,最好就是繞過他直接回歸正題,「你敢說你對鄭老闆真的沒想法?」

今天怎麼一個兩個都喜歡強迫他承認喜歡鄭老闆?「你別這麼小看人行不,我也是有抱負有理想的大好青年,怎麼會沒有想法,我可希望鄭老闆愛上我了,最好愛我愛到沒了我不能活,我再騙光他的錢一走了之以泄我多年被欺壓之憤。」

小吳搖頭,「就是這副德性,才沒人敢對你認真。」

「所以我求您也別對我認真了,我不高興了會吐您一身的‥‥」要的就是不認真,做人太認真有什麼好處?

「別跟人說我是你心理醫生,一個病人治療這麼久都沒好,我招牌都要被你砸爛了。」

「我是真的有病才會到處跟人說我得看心理醫生,況且我不是好著嗎。」

「對,你總以為自己好得很。」

  

 

==============================================

 

壓片糖又稱粉糖或片糖。它是以精製糖粉為主體,添加奶粉、香料等填充料和澱粉糖漿、糊精、明膠等粘合劑,經制粒壓片成型的混合物。它無需加熱熬煮,被稱為冷加工工藝。

20061621321137196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