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雨點打在身上,只有痛的感覺,沒有目的地往前走,到停下腳步的時候,是完全陌生的街道,雷聲好像一直在提醒著他什麼。

酒吧的門口,那輛停靠著的跑車上,是他第一次,遇見這個男人。

車門被推開的瞬間,是一個驚慌失措的少年,邊整理著淩亂的衣衫,有什麼能讓人主動上車,然後又落荒而逃?少年已經跑遠,另一邊的車門才被推開,他認識這個男人,他知道他的名字,鄭允浩,沒想到也是這類人。

世界上總有那麼一群人,不費吹灰之力,擁有著多少人窮其一生奮鬥也換不來的金錢地位,開著高級的跑車,穿著價值不菲的衣服,就連樣貌都跟某個人一樣得天獨厚,在那一秒裡,他只覺得很討厭。

但是出於什麼理由,他竟然選擇主動上前,想學情場老手那樣地搭訕。生硬的對白,成功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其次,是他臉上的傷。

理所當然的,無家可歸的他,被安置在比原來好上百倍的房子,發展成一種扭曲的關係,之後無數次情欲中脫口而出的“我愛你”,亂了他的心神。

後來他才知道,那個晚上讓鄭允浩正視他的原因,不是搭訕有多成功,而是他聲音有多像蕭逸。他才知道,為什麼當初車裡的少年要逃,因為這男人是個瘋子,還好他也一樣,身體越痛,心就越痛快。

鄭允浩說,除了錢,我什麼都不可能給。

這男人太聰明,在他徹底產生不該有的念頭之前,乾脆地阻止了一切可能的改變。

大概,一個人活得越認真,現實就只會對他越殘忍,有些事情他應該要學會。能騙過全世界,世界才會幫你騙過自己,當所有人都認為你很好的時候,你可以相信他們的話,一切都好。

  

手機響得很及時,金影帝睜開眼睛的第一瞬間,為剛才夢裡那些可怕的畫面打了個寒顫,見鬼了,突然想起那麼久遠的歷史,該不會是迴光返照吧?

在手機響聲把睡在他旁邊的鄭老闆弄醒並惹毛之前,金影帝接了電話,又是駱先生,這個兼職助理還挺盡責,提醒他今晚有電影首映,下午要去做造型,說到底還是鄭老闆的責任,給他聘個助理有多難,妙齡未婚美女很難找嗎?

這幾天鄭老闆來得有點勤,金影帝不關心娛樂新聞,可用盲腸想都知道,蕭大帥哥肯定忙碌宣傳去了,不然也不會動用到他這個備胎,只是鄭老闆太反常了,都不知道幾時開始變得那麼君子,還來寡欲清心這套啊,蓋被子純聊天不辦事?

想想又覺得自己真傻逼了,人鄭老闆跟蕭逸感情熱度持續平穩上升,鄭老闆再沒節操也應該為蕭逸克制一下,可喜可賀,鄭老闆總算越發有人類品德了。

  

接完電話從床上爬起來進洗手間,洗漱之後出來,鄭老闆也醒了,一進一出,兩人都沒對上一句話,這感覺活像是結婚幾十年的老夫老妻,完全沒有激情的起居生活,沒有交流沒有眼神接觸。

不過,老夫老妻個屁,人家鄭老闆只把他這當旅館。

鄭老闆還在洗手間裡,金影帝已經把房間來來回回找了幾次,確定少了一樣東西,等鄭老闆出來,金影帝一臉正色,「老闆,我發現我家遭賊了,你說這賊是傻逼還是沒出息啊,怎麼只偷了我的壓片糖?」

鄭老闆拿起襯衫穿上,慢條斯理的態度,「換個牌子吧,總吃著一種不覺得膩?」

「你總欺壓我一個不覺得膩?」

矮油!瞧這眼神!鄭老闆真小氣,開不起玩笑,惹怒老闆這種傻事,他其實不大樂意去做,但人都是控制不好自己的,每次開口總是變了味兒,「老闆你臉最近越來越繃了,肯定是肉毒桿菌打太多,都面癱了。」

鄭老闆瞥他一眼,「打你打得少。」

「老闆你這暴力傾向得改。」

「你吃糖這壞習慣也得改。」

說就說吧,鄭老闆手上還拿著他的糖盒子,這麼快就自招了,故意在人眼前晃,伸手去取還不給,跟上次一樣。

一字一句地問,「你說這是什麼?」

「糖。」說完就後悔了,鄭老闆那直視的目光,大夏天的,比空調都好用,看得人拔涼拔涼的。

如果他知道鄭老闆會有興趣親自試試這“糖”有多甜,他肯定不會回答得這麼爽快,看著鄭老闆把“糖”放進嘴裡,他媽居然還用嚼的。

用嘴巴喂東西吃是不是很浪漫?絕逼的,浪漫到淚流滿面了,鄭老闆嚼了幾下就把人抓住,堵住嘴巴。

頓時嘴裡感覺那叫一個苦啊,金影帝還沒有那麼高深的道行,對苦味沒什麼好感,大清早的要不要這麼掃興,可鄭老闆吻著人遲遲不放,快要窒息的前一秒才終於得救,丫還很淡定地追問一句。

「糖,就這味道?」

呸,這味道太絕了,「嘿嘿‥‥肯定是過期了。」

「你確定不要認真回答一下我的問題?這是什麼。」

「老闆你可以不需要這麼關心員工的,這是止瀉藥啊,誰讓你每次都射裡面,這麼多年腸子都壞掉了‥‥」

「哦,是這樣。」

就知道鄭老闆不是好人,應聲著還把糖塞自己口袋裡,就說,「我替你保管。」

能說不行嗎?當然不,命苦‥‥小吳同學又出國了,他上哪找糖去?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在金影帝還在想著自己新劇上映的票房問題時,一年一度的“表彰大會”又開始了。這些用錢砸出來的公眾形象吧,說什麼來著?熱心公益?不就是最捨得砸錢的公司才能換來的好聲譽嗎。

感覺好像沒金影帝什麼事,但這次“表彰大會”居然請了他,後來才想起自己是上一任環保形象大使,什麼破事都作堆送,這會兒又跟鄭老闆一起手牽手出席這玩意了,當然沒有真牽手,誇大手法而已。

會場入口閃光燈多的,跟演藝頒獎禮有得一拼,鄭老闆帶不帶鄭太太出場都能佔上個版面,畢竟剛正式接手了盛宇,「連老天都讓機會給你證明我倆多恩愛啊,這照片出來,要真的氣死了大老闆‥‥」

金影帝話講到一半就故作深沉了,鄭老闆問,「怎樣?」

「有多少保險金?」問得很真摯。

鄭老闆聽了,收回視線,當作沒聽過。

「我懂了,大老闆沒買保險,或者說,受益人不是你。」

鄭老闆說,「金在中,你敢不敢正經點?」

「正經會死!」

 

其實場內媒體不多,除了音樂還挺安靜的,說白了又是一個變相酒會,有錢就是能把什麼都變質,鄭老闆被合作夥伴拉走談天論地,基本沒金影帝的事,晃悠了一下,看見世紀娛樂的小紀也在會場裡轉,這位鄭老闆的瘋狂追隨者,金影帝看見就搖頭,不過今晚他有強烈的預感,這貨的目標是他而不是鄭老闆,能怎麼辦,躲唄!

剛好小紀還轉過頭來這邊,這下好了,一時情急就會幹蠢事,不過這回的蠢事幹得還挺好,金影帝隨手扯了個人擋著自己,在對方用一臉驚愕的表情看著他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居然順手抓了個帥哥,外國,還是純種的,好養眼。

有些東西,光看外表是不錯,什麼叫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好比你眼前有個外國帥哥,可是竟然不會講國語!哎?那句話的意思貌似不是這個,反正‥‥差不多就好。

結果就是他被那位帥哥逮著聊天了,帥哥說什麼,笑著點頭就好了‥‥吧?

不好,真的不大好,當鄭老闆再次黑著臉出現在他視線範圍之內,金影帝再次覺得主子的心真難懂,是這樣,鄭老闆一出場,三兩句就把人打發走了,等人走遠了,金影帝才說,「他剛才說什麼?」

「你一句都沒聽懂?」鄭老闆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不,他說了一句“笨豬”,法語不是嗎?意思就是你好對不對?」好歹他也是去過法國的!

「聽不懂你能跟人聊?」

「你見我搭嘴了嗎,都是他在講,你也聽了幾句,他到底在說什麼?」看鄭老闆的表情,好像很佩服他,嘖嘖,不小心又贏了。

「他說要請你去他房間,探討一下他投資的電影。」

艾瑪,這麼說,他不是白白錯失了個大好機會?鄭老闆還問,「你真的聽不懂?」

「老闆你別賣萌了,我要是聽懂還能站在這裡嗎!」早進房了‥‥

鄭老闆好聰慧,聽懂了他話的意思,換來好“深邃”的直視目光,金影帝只好說,「我也想拓展一下歐美市場啊,老闆你別亂想,被你潛規則已經夠累了!」

「我可以考慮讓你更累點。」

其實,該怎麼回應鄭老闆這話,金影帝在心裡已經有個方案,可惜沒用上,蕭逸就來到現場了,蕭影帝耍大牌啊,這種活動還能遲到,還剛好還看見他跟鄭老闆在一起,金影帝恨自己眼力太好,看見了蕭逸眼裡閃過的一絲不滿,於是識時務地自動閃人,閃的還很徹底,沒錯‥‥金影帝提早離場了。

  

第二天,某家知名星級酒店餐廳裡,金影帝在應酬著某個小老闆,小紀。他是想結識多點商界名流沒錯,但小紀真不是他的目標,好死不死的昨晚早退被逮個正著,成功被小紀約出來了。

「你跟盛宇的合約也要到期了,打算續約嗎?」

「你要挖我過檔就直說吧,大家這麼熟了,給你個友情價,兩個億好不好?」金影帝自問夠掏心掏肺的了,可小紀還是有點嚇到,「我就知道你說說而已,唉,也對,蕭逸也才多少?一億多?我怎麼比得上人家國際影星呢‥‥」

「你別這麼說,我真的很欣賞你,一直以來我想挖你過檔都不是因為鄭允浩,純粹是,覺得你很好‥‥」

尼瑪,小紀同學幹嘛臉紅?

「跟男人說這些好像有點不好意思。」

金影帝低聲,「我更不好意思。」

「可是,兩億有點‥‥要不,跟蕭逸一個價?」

不知道為什麼,走到哪都要跟蕭逸比較,好像就算別人不說,自己都會把這事掛嘴邊,有點煩,這問題還沒回答,下一幕就精彩了,鄭老闆帶著蕭逸出現了,為什麼在這裡?才想起這家酒店一般都是名流來的,餐廳更是要有VIP才能進,對名人來說,休閒應酬最好不過。

這下好了,盛宇的老闆帶著世紀的藝人,世紀的老闆帶著盛宇的藝人,好微妙的狀態,鄭老闆看見他,看了一下,沒上前來,也沒說什麼,然後跟蕭逸消失在他視線範圍內了。

似乎是鄭老闆的出現讓小紀想起了些事,就問,「小淩懷孕了對不對?」

無趣,還要裝驚訝,「小老闆娘說的?」

瞧小紀笑的,好像是想裝高深莫測,「還老闆娘?小淩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是你老闆的。」

「天啊!有這回事?」禮貌上來講也要做個驚訝狀的。

「我還知道,你老闆準備離婚。」

「除了我的合約,你說的其他事我都沒聽說過。」

小紀搖頭,「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裝傻了,你知道的肯定比我多。」

「誰告訴你的?」

「我就是有辦法知道。」

小紀到底知道多少,他也不清楚,可他用什麼途徑知道這些?「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下次再聊。」

 

 

娛樂圈就是每分每秒都有事情發生,翌日的頭條不是什麼巨星有私生子,也不是什麼明星偷腥,而是鄭老闆要離婚,更是被曝出明知道鄭太太懷孕了,還毅然選擇簽字,這誰看了都會說鄭老闆沒人性,拋妻棄子。

鄭老闆拋哪門子的妻跟子啊,全都不是自己的,這罪人當得可冤了,但冤的不止鄭老闆,還有他。

誰能告訴他為什麼在他見完小紀的第二天,就能出來這麼勁爆的娛樂新聞?誰能告訴他為什麼連他都覺得應該是自己給小紀爆的料?還有,誰能告訴他為什麼蕭逸也會出現在盛宇的大樓?這一秒,他能說的只有,「我也不知道原因。」

「不知道?誰能相信,剛好被我們撞見,所以說起謊來都沒底氣了嗎?」

說話的是蕭逸,冷淡的語氣,聽起來更加咄咄逼人,「對啊,連我自己都懷疑是不是我說的。」

鄭老闆發話了,「金在中,就一句話,是不是你說的?」

爹可以亂認,罪不可以!「不是。」

「好,我信你。」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