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了一個禮拜終於在昨天算告一段落了,今天開始要PO的新文呢....是L親估介紹我看的,其實這文一開坑的時候我有注意,點進去看了一小段,覺得故事性還一般所以就沒再繼續追文,但有一天L親估說這文好看,看到她都哭了,本宮甚為震驚!(現在是在唱那齣?!)咳咳~反正我是挺意外的,所以本宮就擇了個吉時看文了(還演!!)。

《前男友先生》作者“Zoe_Von”,這文也有不少親估向我推薦,我查了一下~原來她的另一篇文是《無快感性愛》,那篇文還沒有完結,作者前一陣子又新開了坑言明要完坑,但是還是坑了= =|||,所以這個作者的風格我還不是很了解,也沒辦法多做介紹,不過沒關係,文好看就好。

本來早就想PO文了,但想PO的時候作者番外還沒寫,我想等番外出來後再跟作者要授權,鑑於前幾次私信要授權不順利,所以這次我直接在文裡留言要授權,果然隔天作者就回覆我可以了,看來.....以後就都用這個方法了(菸)。

大綱:

在中在19歲那年遇到了從英國回來渡假23歲的允浩,原本已經有女朋友的在中,因為和允浩有了419,加上允浩和他兩人合拍的默契及興趣,很快的就陷入了允浩的柔情和愛意,允浩也深深愛著在中無法自拔。因為只是回來渡假的,所以允浩在一個月後還是得回去英國,並約定來年的三月會再回來。允浩走後在中也被父親安排至公司實習,某日突然被檢察廳查到父親的公司逃漏稅、行賄,父親被抓、母親車禍住院、股市下跌及自己同性戀的醜聞,一時之間20歲的在中被迫要承擔起大任,在親情與愛情之間在中必須要做個抉擇。當在中顫抖著對允浩說出:我們分手吧~已知自己的世界將不再有陽光出現。

======================================

前男友先生  

 

 

 

前奏

 

金在中覺得自己真的是沒用透頂了,居然會被兩分鐘前收到的一封私信搞得心神不寧,坐立不安,尤其是這封私信還是鄭允浩發過來的。

【那個‥‥還在首爾嗎?我回國了,想來看看你。】

看看這話說得!看看這語氣!

一年多沒有聯繫了,這傢伙居然主動找上門來,誰能告訴他這不是誰開的愚人節玩笑?!

金在中看著電腦螢幕上的資訊,雙手按住胸口,深呼吸兩次,然後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電話‥‥

「沈昌珉!我有大事要跟你說!」金在中對著電話咆哮。

電話那邊的人口氣頗為無奈:「您老人家又怎麼了?」

「鄭允浩說要來看我啊!他居然說要來看我啊啊啊!」雖然很久沒有張口說起過這個名字,但是金在中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名字,永遠不會忘記這個人,這個曾經讓自己愛得死去活來,也曾經讓自己的心碎得血肉模糊的男人。

「鄭允浩?」聽到這個名字,沈昌珉的聲音立刻高了八度,「你們不是分手好久了?他為什麼要來看你?!」

「誰知道‥‥你說我要不要見他?」金在中的眼睛盯著電腦螢幕,似乎還有一點不敢相信。

「你該不會還喜歡他吧?」

「廢話!老子是那麼容易變心的人嗎?」金在中一緊張就容易爆粗口的毛病出現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那就去見他唄,和好唄。」

聽到沈昌珉說出了自己潛意識裡希望的答案,金在中心中豁然開朗:對啊!見就見唄,他鄭允浩還能吃了我不成?!

誰知道,剛掛上電話,螢幕上立馬跳出一封新私信——【算了‥‥還是不打擾了‥‥】

大概是對方看見這邊這麼久沒有反應,以為是委婉的拒絕吧。

「Shit!」金在中大喊一聲,手連忙在鍵盤上飛速敲打——【沒關係啊,你來吧,我帶你到處逛逛,畢竟好久沒來了,首爾變化挺大的。】

金在中按下發送鍵,對著螢幕揚起了嘴角。

 

 

 

 

 

--001--

 

鄭允浩是個行動派,得到金在中的同意之後,立馬就訂了第二天飛首爾的機票,頗有些風風火火的架勢。

金在中曾經想過無數次鄭允浩再來找他的場景,甚至在兩年前剛分手的時候經常夢到這樣的情景,但是真的要在現實裡發生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地緊張起來。至於緊張什麼,金在中自己也說不太清楚。

重新在推特上關注了「UUUUUUUknow」,把MSN上的連絡人從黑名單里拉出來,又要來了鄭允浩現在的手機號,金在中覺得自己就跟中邪了似的,居然跑下樓把車一溜煙開到了一年難得去一次的美容會所,做了個全身SPA,又剪了個清爽的髮型。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仿佛是又成了三年前剛認識鄭允浩那時候的青澀少年。那時候自己只有19歲,鄭允浩也不過23歲,都是血氣方剛敢愛敢恨的年紀,兩個人在一起幹了不少瘋狂的事情,現在想想都覺得折騰,可是那時候卻覺得樂在其中,甚至非常上癮。

對,上癮,鄭允浩對金在中來說,就像毒品一樣,讓他上癮,欲罷不能。

金在中輕輕嘆了一口氣。

 

兩個人是在朋友的聚會上認識的,一起去的人不多,金在中卻有好幾個都沒有見過,這其中就有鄭允浩。當鄭允浩走進KTV包房的時候,金在中正攬著自己剛追到手的漂亮女朋友,周圍一幫哥們起哄著讓他倆親一個。

鄭允浩一進門,這邊的起哄就自動消音了。金在中隱隱看見一個挺拔的身影,以及一個剛毅的側臉輪廓。

「這是我從小就認識的哥們兒鄭允浩。人家剛從英國回來,咱可得代表首爾人民把他陪好了。」聚會的發起人趙俊浩立刻迎上去,跟大家介紹鄭允浩。

鄭允浩只淡淡說了句「客氣了」,嘴角邊掛著一絲絲微笑。

金在中覺得自己真的是多心了,不然怎麼總覺得那個笑裡帶著一絲玩味,總覺得他笑的時候的眼神是望著自己的,而自己也是個白癡,居然被這麼挑釁似地望了一眼,就條件反射地收回了摟在女朋友腰上的手。

「那個男人看起來好凶,不過長得挺帥的。」女朋友Doris在自己耳邊嚼起了舌根。

金在中沒說什麼,只是舉起了酒杯,朝著鄭允浩的方向隔空敬了一下,然後仰頭一口飲盡。

那天大傢伙玩的氣氛還算是不錯,金在中和鄭允浩都喝了很多,只不過金在中已經醉得糊裡糊塗的時候,鄭允浩卻還是面不改色,仿佛剛才喝下去的全都是水,而不是跟純酒精似的純洋酒。

金在中看著眼前那個晃來晃去卻模模糊糊的身影,覺得Doris也沒有那麼漂亮,還不如姓鄭的‥‥

 

恢復意識的時候,金在中只覺得水流從自己身上緩緩流過,一雙溫暖的手正在自己後背上游走,身邊都是氤氳的霧氣,這樣舒服的感覺讓自己都不忍心睜開眼了。

「醒了?」

是男人的聲音。

金在中嚇了一跳,連忙睜開眼睛向身後轉頭,鄭允浩的臉一下子印在自己的眼裡。

「怎麼是你?!」金在中一個激靈,睡意立馬被驚走了一大半。他突然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鄭允浩沒有穿衣服,自己也沒有穿衣服,而且,兩個人都泡在浴缸裡!

「你喝醉了,我住的酒店剛好在附近,就帶你回來。」鄭允浩氣定神閒地說著,手還拿著毛巾繼續在金在中的背上擦拭。

這這這‥‥這是個什麼情況?

「那我怎麼會在這裡‥‥」

「你吐了,我幫你清理一下。」鄭允浩還是那麼一副悠閒的口氣,仿佛是天經地義、理所應當的事情。

醉酒後的腦子不太好使,金在中一時間竟然沒有想到反駁他的話,只是覺得怪怪的,雖然兩個都是大男人,但一起洗澡‥‥也挺奇怪的‥‥

 

金在中自己尷尬地沉默著,不知道說什麼好。背上的那雙手卻絲毫沒有停下來,而且越來越往下,力道拿捏剛好,不緊不慢地按捏著。手按到後腰的時候,金在中的身體猛地彈了起來,開玩笑!金在中全身最敏感的就是這個地方。

「你幹什麼?!」金在中大聲喊了一句。

「你不是很享受?」鄭允浩話裡帶些挑逗的意味,「原來這裡比較敏感啊。」

金在中恨恨地瞪了鄭允浩一眼,但是他立刻尷尬地發現,自己的那裡,非常誠實而又不聽話地‥‥硬了‥‥

金在中在首爾的交際圈裡混得還不錯,也不是沒有接觸過同性從生下來就喜歡女人的,像現在的女朋友Doris,就是自己辛辛苦苦追了小半年,前不久才終於拿下的。

「我不喜歡男人。」金在中用手遮住羞恥的部位,對鄭允浩說。

鄭允浩擺擺手,說:「那是因為你還沒遇到我。」

要不是現在全身上下沒穿衣服,金在中真想沖上去往鄭允浩那臭屁的臉上來上一拳。

「相信我,很舒服的。」鄭允浩還好死不死地補充道,「而且,你也不是沒感覺。」

金在中還沒從他的話裡回過神來,鄭允浩已經先一步動作,壓到了他的身上,手覆在了那已經變硬的部位上。

「你幹什‥‥」

話還沒說完,嘴就被堵住了。

鄭允浩的技術非常好,在他的親吻和雙手的撫摸下,金在中那本來就不太清醒的大腦更加迷糊了,防備一旦鬆懈下來,本能的反應就主宰了他的行為,輕微的呻吟聲開始從金在中的嘴裡傳出。

「去床上?」鄭允浩在金在中耳邊溫柔地詢問。

金在中閉著眼睛點了點頭‥‥

 

 

 

 

 

 

--002--

 

第二天金在中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宿醉之後腦袋昏昏沉沉,意識都不太清醒,他花費了幾分鐘才接受了自己正全身赤赤地躺在酒店房間裡的事實。

前一天晚上的記憶只剩下斷斷續續的一些片段。鄭允浩像抱女人一樣把自己抱到床上‥‥第一次進去的時候撕裂般的疼痛‥‥還有自己到最後舒服得甚至像個女人一樣叫出了聲來‥‥

實在是太羞恥了!金在中拉起被子把頭埋住,自己居然和一個男人做了!金在中真刀實槍的次數不多,而鄭允浩的技術一看就非常嫺熟,肯定是在英國的時候沒少亂來,而且這大早上的就不見人影,肯定是把自己當成one night stand了。金在中越來越氣憤,感覺自己被人耍了,還被吃的骨頭都不剩。

這邊正氣著呢,緊接著就聽見了開門的聲音。

「醒了?」

是鄭允浩的聲音。

金在中縮在被窩裡不知道作何反應,不過心裡不可抑制地冒出來小小的驚喜。

「給你打包了早飯上來,睡了這麼久,應該很餓了吧?」隨著說話聲,還有牛皮紙袋放在桌子上的聲音。

金在中這才把頭從被子裡露出來,裝成剛睡醒的樣子,若無其事地伸了個懶腰。

鄭允浩已經換上一套英倫風格的休閒裝,整個人洋溢著年輕人特有的時尚、招搖的氣息,他轉身又從沙發上拿起一個包裝袋遞給金在中,「酒店大廳買的衣服,不知道你喜不喜歡,湊合先穿一下吧。」

金在中接過去,低頭一看,從內褲到外衣都買齊了,出於禮貌,他還是彆扭地說了聲謝謝。

若無其事地在鄭允浩的注視下換上了新衣服,還好尺碼什麼的都差不多,還算合身。這是他第一次one night stand,也不太清楚接下來該怎麼辦,照理說這就應該兩個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吧,同志圈這麼開放,說不定兩個人之後還能做好兄弟。

金在中默默打著自己的小算盤,鄭允浩卻對他說:「我四年沒回首爾了,對這裡也不是很熟,下午你帶我去逛一下吧。」

看著金在中發愣的表情,鄭允浩又補充道:「我在這沒幾個朋友,只有你能帶我走走了。」

金在中微若無聲地嘆了口氣,答應說:「那好吧」。他壓根不想讓鄭允浩知道,其實自己是有點想跟他進一步接觸的。

 

接下來的一天裡金在中依言當起了鄭允浩在首爾的導遊,帶著他在首爾市裡面轉悠。鄭允浩是釜山人,小時候一直住在釜山的爺爺家,中學之後就被送到國外念書,一年也難得回一次韓國。通過聊天,金在中才知道,原來鄭允浩比自己年長4歲,而且在英國念博士,這次回首爾是來度假的,大概也就待兩周左右。

才兩周‥‥金在中想想還是有些黯然的。

晚上的時候金在中把鄭允浩帶到自己常去的一家韓餐店,因為他通過聊天才知道,鄭允浩居然很多年沒吃過正宗的韓式料理了。

「真不知道你這個韓國人怎麼當的。」金在中取笑他道。

鄭允浩只是看著他微笑,不置可否。

兩個人找了個靠窗的地方坐下,金在中掃了一眼菜單,幾乎把所有的招牌菜各要了一份,以至於之後上菜的時候,桌子上擺滿了各種盤子,最後實在放不下了,甚至擺了第二層。

「還是咱自己國家好吧?」金在中一邊吃一邊說道,「以前聽人說過,世界上最難吃的菜就是英國菜。」

鄭允浩點點頭:「是啊,所以在英國我都在自己家吃。」

「你自己做飯?!」金在中實在是看不出來鄭允浩這樣的男人會做飯。

「之前一直跟男朋友同居,所以都是他做給我吃。」鄭允浩坦誠地回答道,「不過我們上個月分手了。」

「為什麼分手?」金在中順著問下去。

鄭允浩卻淡淡地說了句「理念不同」,便沒了下文。

飯桌上氣氛頓時有點僵,金在中心裡也不太痛快,心裡吐槽鄭允浩上個月剛跟別人分手,這會就來勾搭自己,卻對自己也剛交了一個女朋友的事實毫無自覺。

「你喜歡踢足球嗎?」鄭允浩隨口問道。

「喜歡啊喜歡!」金在中一聽足球立馬來了興趣,「梅西啊梅西!我的最愛!」

鄭允浩微笑道:「那就好了,明天下午一起去踢足球吧。」

金在中二話沒說答應了下來。

 

這一頓飯下來把兩個人都撐得夠嗆,兩個人沿路散步回去,鄭允浩非常紳士地把金在中送回他的公寓樓下。

金在中有點不捨,邀請道:「要不要上去喝一杯?」

鄭允浩卻說:「不了,你回去好好休息。」

被拒絕的金在中很受傷,低下頭悶悶不樂地說了句「那好吧」。

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鄭允浩輕聲哄道:「乖,你今天受得了再做一次?」

金在中的臉立馬紅了,扔下一句「我上去了」,拔腿就走。

鄭允浩站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笑出聲來。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裡,打開燈,屋裡還是那麼冷冷清清的樣子。金在中的父母都在做生意,平時都很忙,自從上大學之後,金在中就從主宅搬了出來,買了套離學校很近的公寓,過起了一個人的生活。雖說一個人過得是挺滋潤,但是每天晚上回家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金在中習慣性地給自己倒了一杯冰水,順手打開了電話留言。

【哥哥,今天怎麼沒有連絡人家,不是說了要陪我去逛商場嗎?記得回電話哦!】

【手機和電話都不接,哥哥是要不理我了嗎?】

後面還有好幾條Doris的語音留言,金在中心煩意亂地按下了關閉鍵。

 

 

 

 

 

 

 

--003--

 

接下來的幾天裡金在中整天都跟鄭允浩待在一起,出乎金在中意料的是,他們倆在各個方面竟然出奇地合拍:踢球的時候自己擅長腳法,而鄭允浩對於遠距離的跑位和傳球比較拿手,兩個人打出過幾個非常漂亮的配合;他們相處在一起不久就發現彼此用的是同一款香水;兩個人進咖啡廳的時候都不約而同地點了不加糖不加奶精的美式咖啡;甚至在床上,兩個人也配合得十分默契,金在中在心裡偷偷評價著,鄭允浩絕對算得上是自己最完美的床伴,沒有之一。

而真正讓金在中真正確定自己喜歡上了鄭允浩,還要多虧他的現任女友Doris。

這幾天金在中為了陪鄭允浩把自己學校的課全翹了,但是有一項他是翹不掉的——那就是期中考試。

雖說是比較走過場的考試,但是為了自己的學分,金在中還是只能抽出一天時間回學校。前一天晚上,金在中就在床上唉聲嘆氣,搞得躺在他身邊的鄭允浩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了,問他:「有這麼討厭學校哦?」

「本來嘛,要是明天不去學校的話,我們就能一起去騎馬了。」金在中扯著床單義憤填膺地說,虧得自己今天知道鄭允浩也喜歡騎馬的時候那麼興奮,恨不得立馬就跟他去馬場溜上一圈。

鄭允浩一手攬著金在中的肩膀,好脾氣地說:「後天去也是一樣的。」

金在中稍微轉頭,就看見鄭允浩戴著無框眼鏡,正在流覽一本英文的原版書。這個人的側臉實在是太漂亮了,高挺的鼻樑,細長的丹鳳眼,還有消瘦的下巴,金在中簡直覺得這是自己見到過最漂亮的男人了。

第二天是鄭允浩一大早把金在中送到學校去的,但是金在中還是不太高興,一個人走在學校裡面始終覺得少了點什麼,這種整個心裡都空蕩蕩的感覺在他身上是頭一次發生,害得他考試的時候連題目都沒怎麼看進去。

 

【在中君,見個面吧,我知道你在學校。】

收到Doris的短信,金在中剛好考完最後一科,正準備去找鄭允浩吃晚飯。看著Doris的資訊,他心裡有點猶豫,畢竟她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自己也冷落她好多天了。

【放心吧,不會耽誤你太長時間的,到圖書館門口來吧。】Doris仿佛知道金在中的想法,馬上又追加過來一條資訊。

【好吧。】金在中簡短地回覆道。

 

Doris穿著一條雪紡黑色連衣裙站在圖書館門前,一頭亞麻色的長髮在空中隨風飄動,路過的男孩子都在偷偷回頭打望。Doris實在是想不通,金在中明明對自己很積極的,半年以來一直又是送花又是請吃飯的,從來不會像最近這樣,連著好幾天不主動聯繫,也不接電話。該不會是喜歡上別的女孩子了吧?不會的,不會的,她相信自己的魅力,在中最近一定遇到什麼事情了,只要說開就好了,一定是這樣的。

「在中哥!」Doris向人群裡招招手,金在中便一路小跑了過來。

「嗯,找我見面有什麼事嗎?」

Doris沒想到金在中是這麼個態度,撅起小嘴撒嬌道:「我見自己的男朋友有錯嗎?」

「不是這個意思啦,我待會還約了朋友吃晚飯呢,你乖,先找你的朋友們玩玩好嗎?」金在中耐著自己的性子哄著她,心裡卻在擔心鄭允浩會不會已經在餐廳等著自己了。

「我不要!我都好幾天沒有見著你了,你以前都不是這樣的啊,自從那天去了KTV之後就變得怪怪的‥‥」Doris越說越委屈。

「等等,我先接個電話啊。」金在中從包裡拿出手機,走到一旁:「嗯‥‥考完了,考得還行吧‥‥嗯,等久了吧,我一會就過來,你先把菜點著吧‥‥」

金在中的語氣太溫柔,Doris在旁邊氣得夠嗆,剛才還騙自己他沒出軌沒出軌,這下連她自己都不相信了,這不是出軌是什麼?!

火氣一上來,Doris也顧不得什麼淑女形象了,她上前一步奪過金在中的手機,朝著電話那邊的人質問道:「你是誰啊?!就是你最近整天纏著在中哥吧?你不知道在中哥已經有女朋友了嗎?他是不會喜歡你的!」

鄭允浩在電話那邊愣了一下,問:「你是誰?」

「我是在中哥的女朋友!」

「夠了!」金在中把電話搶回來,一把掛斷。

Doris不服氣地看著他。

「我一直覺得你很溫柔,很善良,所以才喜歡你的。」金在中說。

「還不是都是因為你!」Doris眼睛紅紅的,急得都快哭出來了,「你是不是喜歡別的女生了?」

金在中沉默在原地。是不是喜歡鄭允浩呢?自己之前還不太覺得,可是現在被Doris一說,倒是有一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對啊,見到他就很高興,見不到他就很想他,想要跟他一直在一起,這種感覺不是喜歡是什麼?!

「我是喜歡上別人‥‥」

金在中還沒說完,就被Doris“啪”的一個耳光扇了過來。

Doris哭得梨花帶雨,要是換在以前,金在中肯定心疼得不知道怎麼辦了,但是這次,他卻有一種釋然的感覺。

「是我不好‥‥你以後要什麼東西隨時跟我說,好嗎?我們暫時分開一段時間吧。」

Doris還是哭著,但是她心裡知道,自己這次沒辦法挽留他了。

 

 

 

 

 

 

--004--

 

離開了學校,金在中立馬屁顛屁顛地跑去找鄭允浩,這天晚上約好吃烤肉,飯點時候烤肉店生意火爆,金在中進門找了好久才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鄭允浩。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點堵車晚了點,等很久了吧?」金在中剛一坐下來就連忙道歉,他有點心虛,畢竟鄭允浩剛被Doris吼了,但願他不要生氣才好。

「我等一會沒事啊。」鄭允浩已經把菜點好了,一桌子擺得豐豐盛盛。

金在中喝了一口水,沒話找話地問:「今天幹什麼去了?」

「去見了我哥哥。」

「咦?你還有哥哥?」金在中睜大了眼睛。

「嗯,親生的。」鄭允浩似乎不太願意聊自己家裡面的事情,他熟練地把已經烤好的肉片蘸上醬,包進生菜葉裡,遞給金在中。

金在中也沒多想,張嘴就從鄭允浩的手裡咬了過去。

這下輪到鄭允浩愣了一下,但是看著對面金在中傻呵呵的吃相,似乎一點都沒有意識到剛才那是個多親昵的動作,他只好無奈地伸出手去幫忙擦了擦粘在金在中嘴角的醬汁。

「今天去見女朋友了?」鄭允浩問。

金在中點點頭,含糊不清地說:「不過我們分手了。」

鄭允浩也沒回話,金在中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去跟可愛的烤肉們大戰三百回合。

「那正好,我們在一起吧。」

「什麼?」金在中抬起頭,示意自己沒聽清。

鄭允浩加大音量:「我說,我們在一起吧,我挺喜歡你的。」

「咳‥‥咳‥‥」金在中一個不小心,被嗆了個正好,趕緊手忙腳亂地找水喝。

「怎麼這麼不小心?」鄭允浩把紙巾遞給他。

哪知道金在中卻瞪著眼睛幽怨地看著他。

「怎麼了?」

「鄭允浩,你非要在這種場合跟我表白嗎?」金在中咬牙切齒地說。

他本來計畫先吃完晚飯,再帶鄭允浩到漢江邊,對著滾滾江水,對著夜晚燈火輝煌的首爾,然後深情款款地告訴鄭允浩自己喜歡上他了。誰知道,自己的設想全部都在這個人滿為患吵吵鬧鬧的烤肉店裡破碎了!

鄭允浩彎起了嘴角:「那晚上回去再補一次。」

金在中心裡樂得都要笑開花了。

 

晚飯後去漢江岸邊的計畫沒有實現,因為鄭允浩帶著金在中去了電影院。金在中一路上緊張得像初戀第一次約會,心噗通噗通狂跳——因為,鄭允浩一直牽著他的手!

鄭允浩的手跟自己之前女朋友的都不一樣,一般女生的手都是細細軟軟的,而鄭允浩的手大而有力,皮膚表層也有男性肌膚特有的質感,總之被鄭允浩牽著,讓金在中覺得特別心安,特別有安全感。

被牽得暈暈乎乎的,金在中坐進了放映廳才發現看的是科幻片,正對自己的胃口。要知道之前陪著女朋友們去看愛情片,男女主角在那要死要活,觀眾們哭倒一片,那滋味簡直是太痛苦了。

電影講的是世界末日的故事,男主角是位物理學家,他無意中從國家情報部得知了十天之後將會有小行星與地球相撞,造成人類無可避免的毀滅性災難。男主角回來之後並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任何人,而是選擇原諒了曾經出軌過的妻子,並全力幫助自己的兒子去實現他的各種願望‥‥

雖說是打著科幻片的旗號,但其實這整部電影充滿了男主角家庭成員間的溫情與感動,看到世界末日前夜,男主角站在自家後院仰望星空,回首自己的一生的時候,有很多觀眾都默默流下淚來。

 

 

 

 

 

 

--005--

 

那天晚上他們倆回了金在中的公寓,兩個人從電梯裡一路接吻到門口,金在中在鄭允浩的攻勢下摸索了好半天才找到鑰匙開門,進門後連開燈的精力都沒有,鄭允浩的吻從嘴唇一路往下,一直到鎖骨,再到胸前,密密麻麻地落在金在中的皮膚上。

金在中感覺自己的身體簡直在燃燒,那灼熱的溫度和心裡躁動的欲望快要把他撐破。

兩個人在沙發上做了一次,鄭允浩的Size非常壯觀,進入的時候金在中雖然有些痛,但還是非常努力地去適應他,不過一會,那種身體被充滿的滿足感和快感一陣陣地向他襲來,金在中微閉著雙眼,雙手攀上鄭允浩光滑而結實的脊背,承受著一浪又一浪席捲而來的甜蜜的快意‥‥

後來金在中也忘了那天晚上跟鄭允浩做了多少次,雖然人已經累得受不了了,但身體卻還是出於本能地繼續做著。鄭允浩其實平時是個很有節制的人,但那天晚上卻有點失控。

兩個人最後也不知道是睡過去的還是昏過去的‥‥

 

第二天早上金在中醒來看著自己跟鄭允浩全裸著躺在床上,各種衣服淩亂地散落了一地,他第一反應就是:頹廢,太頹廢了。

鄭允浩還沒醒,金在中才不會放過欣賞美男的大好機會。清晨的陽光從窗簾的縫隙灑進來,剛好輕輕地覆蓋在鄭允浩的臉上,平時他看起來是很酷、比較嚴肅的,可是他的睡臉卻顯得特別地可愛,特別地‥‥萌。金在中趕忙從一堆衣服裡找出自己的手機,對著睡得人畜無害的鄭允浩哢嚓哢嚓一陣猛拍。

「偷拍是要收費的。」鄭允浩在哢嚓聲中睜開了眼睛。

「切,我拍我自己媳婦兒還收費?」金在中底氣十足地把照片全部都存起來。

「誰是媳婦兒?」鄭允浩的眼睛微微閉起,透露出一絲絲危險的氣息。

金在中有些心虛地撐起身子,強嘴說:「你說誰是我媳婦兒?」結果話還沒說完,就被鄭允浩手臂一伸,一把給攬進了懷裡:「我這就讓你知道誰是誰媳婦兒。」

於是金在中大清早又被吃得乾乾淨淨。而且他特別後悔,自己幹嘛一大早的就去招惹鄭允浩,害得自己被做的腰都酸得直不太起來,更要命的是,這天他還約了趙俊浩要一起去郊區的馬場騎馬。

 

縱欲過度的直接後果就是腰酸背痛腿抽筋,金在中坐在趙俊浩的車後座上,自己精神萎靡,而鄭允浩卻神清氣爽,再加上趙俊浩一邊開車一邊開他倆的玩笑,而且趙俊浩他女朋友還在副駕上坐著呢,金在中簡直氣不打一出來,乾脆把頭靠在鄭允浩肩膀上開始補覺,所謂眼不見心不煩估計也就是這樣了。

「我就說那天在KTV你看他那眼神就不對,原來你倆好上了。」趙俊浩還沉浸在這樣“神奇”的事情裡面不能自拔。

「你有意見?」鄭允浩護了護金在中靠在自己肩上的頭,這小子睡著覺還時不時地吸吸鼻子癟癟嘴,煞是可愛。

「浩子,你可得想好了,小在之前一直交的都是女朋友,跟我們那都是純哥們兒。」趙俊浩還是對金在中突然轉變性向感到無法接受。

這下他女朋友李婷婷不樂意了,說:「這你就不懂了!人家書上說了,98%的男人其實都有同性戀的潛在基因,只不過沒遇到適合他的人而已。」

「那按你這麼說,我要是遇上適合我的男人,我就成同性戀了?」

「你敢?!」李婷婷懲罰性的擰上了趙俊浩的右手臂。

「哎喲!別啊老婆,疼!我開車呢!」

前排的小情侶打打鬧鬧,鄭允浩笑了笑,沒說什麼,只是溫柔地看著金在中的睡顏,手指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髮。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