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晚上九點多,商業洽談會已經結束三個小時將近。

溫家大宅重歸於寧靜,屋內一片燈火通明。

金在中站在一個偏廳的院子裡,四周幾株已經開了不少花的臘梅,又是大雪,夾雜著隱約的暗香。

溫家的下人很多,金在中沿著大廳的長廊一路走過來,卻也沒有人阻攔,他就站在院子裡,看著雪,想到才結束的洽談會裡,在會議廳鄭允浩對他翹著唇角笑,無聲的讚賞,臉上表情也愜意起來。

因他而有的貪心,卻也更容易滿足。

 

「這裡的梅是哥哥和允浩哥以前親自種的,是不是很香?」

金在中詫異地回頭看向說話的人,介於少年與青年之間的嗓音溫和好聽,人長得更是精緻,金在中腦子裡晃過肖君的樣子。兩人並不相像,卻有著相近的氣質,不似肖君的陰柔,眼前的少年漂亮地讓人看著舒服。

「我是溫宸,溫華的弟弟。」少年又笑著開口,走近金在中,「我偷偷到會議廳躲著玩過,看到你的展示,好厲害……」被一個比自己小這麼多的少年誇讚,金在中不好意思的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溫宸又和他說了幾句話,金在中在一旁聽著,也並沒有接話。

「這麼悶……允浩哥肯定不是真的喜歡你…」少年走到小院的簷角下,低低說了句金在中沒有聽清,他掛著更張揚的笑逕自一個人離開。。

金在中在原地看著,想想沈昌珉多變的性情,這有錢人家的少爺都脾氣怪得很,偏心地忽略掉鄭允浩那最讓人捉摸不定的性格。

 

沒過多久,金在中又被溫家的下人給領到主屋裡去,脫下厚重的大衣和西裝外套,遞給傭人放好,金在中有些遲疑地向屋內的酒席走近。

桌上坐著鄭、沈、溫三人及兩個高橋家族的東北地區負責人。

他只是一個助理,按常理,這樣的高層飯局,他是不應該出席的。

傭人替他拉開鄭允浩身旁的位置,金在中看了男人一眼,坐在他旁邊。

席位正對高橋本一,這男人從金在中一進來,眼睛就粘在了他身上,看他坐下來,端著酒站起來,笑著對金在中開口,發音生澀,「金先生,今天的彙報很精彩,我很欣賞!」

高橋本一的中文並不熟練,只會這樣直白的誇讚,讓金在中有些不知所措,又看身旁的男人,才端起酒杯,回敬對面的男人,輕輕地道了謝。

特供的茅臺,被熱水熨過,溫熱辛辣,金在中將一口酒抿完,刺激感從喉管一直燒到胃裡,忍不住捂著唇咳出來,臉也被嗆紅……

高橋本一看他這副模樣,大笑著說了句日語,讓沈昌珉實在是陪不出笑來,低頭捏起酒杯,無聲地罵了句「操」,悶頭喝酒。

今晚擺飯局招待高橋本一本就是一個虛晃的形式而已,金在中才是主角之一。早在洽談會上,沈昌珉就和他交過手,這個日本男人只是笑著打腔,說這裡有他想要的,才會考慮。

兩邊人心照不宣各自的意圖,鄭允浩要合作協定,高橋本一要人。單單主角蒙在骨裡,側過臉對鄭允浩看著,見他要拿起酒杯,小聲地開口阻止,「總經理,你不能喝這個……」

男人頓下動作,眸色幽深地看向金在中,很快斂去情緒,卻終是沒有再拿起酒杯。

 

 

 

「允浩,金在中他不是顧愷,根本就不是高橋本一的對手,這一步棋,到底是為了什麼? 」

溫華看著坐在書桌前翻閱文件的男人,耐不住開口問道。

飯局結束後,高橋本一以合作細節為由,而金在中又是此次的主要過手人,帶他回去細談。

「高橋本一與人做生意向來傲的很,以現在凱越的規模,他不會放在眼裡。」男人放下手裡的檔,「高橋原本就是日本八大家族之一,以前為他們天皇效力,官做到幕府的將軍,其對家族企業的奴性,比任何日企都根深蒂固。高橋本一與我那些叔父這些年一直都有合作,壟斷整個亞太地區。與他談合作的敲門磚,就只能投其好。」

「上一次你四叔送給高橋本一的幾個人,好像都已經被玩殘了。」沈昌珉來到書桌前,雙手撐著桌面,有些嘲諷地看向男人,「我昨天查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原來在泰國曼谷那條墮落街的地下色情市場,很多貨源都是高橋本一玩膩了的玩物,再送過去的……金在中他這麼聰明,只要進了高橋本一那裡,就會明白這一切的前因後果,小職員敬仰信任的大Boss,為了一紙合約,把他拱手送人,任其玩弄。仔細想想,其實你不吃虧……」

鄭允浩聽完他的話,臉色微變。

沈昌珉臉上怒氣顯現,聲音也放大,「允浩,你這樣做,和當年的鄭伯父有什麼區別?沒想到你也這麼捨得,喜歡將枕邊人送人,今天我算是領教到你們鄭家人的大方。 」

「閉嘴!」男人低聲呵斥,語氣慍怒。

沈昌珉的一番話,一語中的,狠狠戳他痛處。

金在中對這個男人的感情,沈昌珉都看在眼裡。他和鄭允浩從小就在這些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環境下浸淫著,從沒有遇見過能有個人會一心一意只為他好。金在中心思單純,對鄭允浩的情分和信賴他看的清楚,這男人自己也享受其中,全盤接受金在中對他的好,理所當然。

那一晚在PUB,鄭允浩對在場的人宣告,那是他的人,如今沈昌珉算是想明白了。

他的人,其實就等同於他的東西,是所有物,只能以他的意願,可以隨意處置。

不理會男人的怒氣,沈昌珉冷哼著開口,「這些年我和溫華從不違背你的意願,竟然把你變成了一個瘋子……」然後又站直身體,不再看他,「我去把金在中接回來。你要是容不下他,就放過他,別再讓他有幻想,涉足你的世界。我來安排就好……」

說完, 離開書房。

「顧愷,你跟著昌珉過去。」

溫華聽我兩人的話,看顧愷聽鄭允浩的吩咐也離開書房,才開口 ,「我還以為,你只是為了弄垮高橋家族,什麼人都比金在中更適合去,沒想到你……」溫華看鄭允浩有些疲憊的面色,終是沒有說下去。

因為會擾亂他的心緒,會為他控制不住情緒,還沒有成形的軟肋,鄭允浩想毀了他。

 

 

溫華在大廳裡來回不停地踱步,讓溫宸實在看不下去,「哥,你別總走來走去的……」

「允浩,你說昌珉去了這麼久怎麼還沒有回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昌珉他才負過傷,帶的人又不多,要不我再帶些人過去,昌珉他……」

「哥,你別總念著昌珉哥,他那麼厲害,怎麼可能出事…」

「臭小子,你別打岔。」 溫華難得失了常態,又窘又慍地訓了溫宸一句。

不待溫宸回駁他,溫家下人進來稟報,沈昌珉的車已經進溫家大院。

鄭允浩從沙發上起身,走出屋外,溫家兩兄弟也跟著出去。

淩晨三點,大雪已經停了下來,氣溫卻更冰的駭人,風撓在臉上,一陣陣刺骨的疼……

溫家大宅依舊燈火通明。

沈昌珉從車上下來,戴上黑色真皮手套,一臉未消散的戾氣,看溫華朝自己這邊走來,才稍稍收斂,「我說小老頭,沒想到你這溫吞吞的性子,帶出來的人卻是夠狠勁,一個能頂三個打……」

「你右手沒事吧?才接好骨就是這麼急著再弄斷?真不該讓你一個人過去……」溫華看沈昌珉吊兒郎當地笑,微惱,又看了眼另一輛車,「帶回來了?」

沈昌珉抿緊唇,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卻是向另外一個男人,「允浩,你現在是不是有一種失而復得的慶幸?只不過那高橋本一還真是猴急,在半路上就急不可耐地想嘗嘗你送的好禮物。」

鄭允浩面無表情的態度終於在沈昌珉的話後皺了眉,朝那輛黑色悍馬走過去。

男人拉開後車座的門,金在中披著沈昌珉的軍襖坐在裡面,腰挺的筆直,手緊緊抓著胸前的衣領,聽見響聲,側過頭,眼神裡的驚恐無措洩露地徹底。

看清是鄭允浩後,慢慢地,他收回情緒,剛剛的脆弱全部斂去。

「總經理……」金在中找回聲音,不輕不緩地開口。

顧愷從車前座打開門,下車。

男人彎身坐了進去。

「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事了。」

金在中聽了男人的話,抬頭看著他,眼神卻找不到焦距,「總經理,下次再這樣,請您先告訴我,好不好?」

靜默了一會兒,沒有回答。

男人臉上的表情逆著光,金在中看不清,只是聽見他又強調般重複,「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

金在中垂眼,沒有接話。

在場人看著鄭允浩將金在中抱出來,又走進屋裡。

溫宸看著兩人的背影,低低地咕噥,「他怎麼又回來了……」

顧愷跟在兩人身後,心裡想起剛剛車內和金在中的對話。

「顧愷,如果是你,會怎麼做?」

被問話的男人連通過後視鏡看他都有些不忍,視線放在車前方,沉聲回答,「一切聽從老闆吩咐。」

「我知道了。」金在中輕聲接話,頓了一會兒,又懇求般地開口,「你先別下車可以嗎?就在這裡陪我一會兒…」

金在中衣衫不整地坐回這輛車時,誰都不讓碰一下,甚至不能靠近他。如果他和沈少再去晚一些的話……

顧愷止住念頭,那不是他該想的事情。

 

溫家大宅的燈火慢慢暗下,終歸一片黑寂……

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

只是,有什麼在迅速破裂,有什麼在慢慢堅硬。

比如說期待;比如說,人心。

以前都是六點鐘的準時生物鐘,這一次金在中不但睡過頭,而且是被鄭允浩弄醒的。

男人的手圈著他的腰,身體相貼,唇從耳垂,沿著頸側一路往下,圓潤的肩頭被啃咬,手也在他身上四處遊移,用這樣惡劣刁鑽的方法將沉睡中的人折騰醒。金在中無意識地發出輕哼,轉過身,唇上便被男人咬了一下。

明明昨晚才發生過那樣的事情,而現在他們相擁而眠,做著最親密的情事。

原本就拒絕不了,也不想推開,金在中順從地抬手勾住男人的脖子,身體更加偎近……

他已經明白,上床,並不一定是因為愛;而吻,並非就是喜歡。

只是需求而已,他願意陪他。

 

 

下午在溫家書房的會議,金在中也被鄭允浩帶了進來。

跟在鄭允浩身邊的,一直都只是顧愷。早些年凱越才成立時,鄭允浩勢單力薄,鐵腕手段得罪不少人,沈昌珉想把身邊的卓臻撥給他帶在身邊,男人卻只是倨傲地笑,說那些人他根本不放在眼裡,被恐嚇,算計,卻也從未真正出過事,沈昌珉一面笑罵這男人的本事,另一面也是敬佩羡慕。

鄭允浩這一次是真正把金在中放在了身邊的位置,被沈溫二人後來一唱一和地挪喻為“貼全身”的金牌助理。

 

幾個男人在書房,面色都不太好看,昨天晚上因那件事與高橋本一結下樑子,他到嘴的肉又被要回,自然也不會有合作的餘地,凱越上一次規劃的決策被推翻,幾個人商議半天,也沒有更好的頭緒,沈昌珉把目光從投影儀屏上移開,看著站在鄭允浩身旁的金在中,突然開口,「金助理,你有什麼好的想法?」

被點名的人看著沈昌珉,轉而,又看向自己身旁的男人。

鄭允浩回看他,見金在中垂下眼,才收回目光,「顧愷也教了你不少東西,這次的策劃你也看過,有什麼話都可以說出來。」

金在中稍微沉默,才開口,「總經理,如果按照凱越目前的發展,與日本高橋家族的合作,並不是最好的辦法。」

鄭允浩擱下手中的筆,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凱越作為全國政治中心S市的新上市公司,很多重企都在對我們公司暗暗觀察,躍躍合作的期間,他們都在等我們凱越向他們拋出橄欖枝,對我們公司的實力,他們都已經大概瞭解,現在就只是在看我們的誠意。」

金在中走到投影設備下,指著凱越已經投放的工廠基地的標記,「我們國家的重工基礎設施相對完備就在在東北,華北,西南這幾塊,相較而言,凱越把主要基地放在東北區,更好的辦法就是與俄羅斯那邊的重企合作。……在國內重化工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被國家收購,只有與外企合作,以後凱越才能避免這樣的尷尬。而且近來中日關係也緊張,反而中俄關係加強,俄羅斯的重工一向是世界前位,又能得到國家政策支持,以後,也有利於拓開歐洲市場……」

溫華訝異地看著金在中指著投影屏逐一分析,來回和沈昌珉對視幾眼,弄不清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就算是顧愷,也不會有這樣清晰精彩的市場發展方向的概論。

 

「金助理,你以前的專業是?」

等金在中說完,靜默好一會,沈昌珉發問。

金在中剛剛侃侃而談的氣勢全無,略垂下眼,聲音不大地回答,「S大的市場行銷與策劃。」

鄭允浩聽了卻皺眉,站起身走到金在中面前,「員工資料上,你填的,並不是這個。」

金在中抬眼看他,與上次一樣,額頭上又布了一些細汗,眼裡卻不再有上次站在會議室的那種光亮,恭敬回答男人,「我修的是雙學位…」

沈昌珉在一旁嘖嘖出聲。

顧愷也在後面接話,「老闆,其實我沒有教金先生任何東西,他懂得比我還多。」

「這小子是跟誰學的馬後炮……」

顧愷看調侃他的溫華,又不緊不慢地回了一句,「老闆總會知道的。」

成功堵住溫華的嘴。

「S大現在最熱門的專業就是企業策劃與行銷。記得在幾年前,它還是幾大冷門專業之一,新市長上任後,對教育局發佈的第一份檔,內容裡就有是撥款5個億給S大,示命一定要將這個專業弄起來。正好檔審批經過我爸手裡。」沈昌珉笑著說話,「金助理還真是藏的深……」

金在中當初填報志願,完全是八姐一手決定,那個女人自以為是地幫他選了一個最冷門專業後,又逼著他再修另一門。金在中卻也爭氣,在大學四年就一心在學業方面,系裡導師也和金在中多次交涉,希望他可以留校讀研,卻被八姐回絕,讓金在中畢業後必須先工作,金家養不起閒人。

金在中就像一個可以被任意揉捏的軟柿子,被怎樣對待也不吭聲,究其終因,也是因為不在乎,分內的事就認真做好,與他不相干的,他也不會觀望。

後來到了凱越,蹤其性格原因,他也沒有自信涉及這一行,所以才會隱了專業,只要一份穩定的工作就行。

只是不知幸或不幸,他遇上鄭允浩。

 

男人在書房毫無顧忌地摸上他的臉,帶了幾分寵溺,「金在中,你總是給我驚喜。」

讚賞愉悅的笑容,也算是一種肯定吧。

其它的,金在中慢慢讓自己不再奢求。

 

 

 

 

 

 

【第十章-上】

 

次日,金在中隨沈昌珉坐上飛往S市的飛機,著手凱越年季規劃。

而鄭允浩依舊留在哈爾濱。

鄭老太爺也特地從英國趕回來,一方面是大媳婦肖柔的忌日,更重要的是,只有這一天,鄭家這幾脈最有出息的長孫才會踏進鄭家老祖宅的門。

鄭允浩身旁跟著肖君,顧愷和邵康跟在身後。

從進墓地時幾個叔父那邊的目光就不斷往他們身上睇,或驚訝,或鄙夷。鄭茂博也看著自己兒子身旁站著的人,神色複雜,緊緊盯著肖君,讓他本能的害怕,往鄭允浩身旁躲。

墓園畢竟是肅穆的禁地,幾撥人幾路心思,明著卻沒有什麼衝突,一切情緒都壓在這才開始的晚席上。

鄭家老宅原本是土改前大地主的豪宅,幾廳幾院造型設計考究,正堂裡的長桌上,按著長幼輩分坐著鄭家人。

鄭允浩帶著肖君過來,桌上就已經開始一片議論,當邵康幫肖君拉過席間的椅子,二叔終於按捺不住,溢著怒意開口,「這都是些什麼人!鄭家的家席他也能上桌!」

肖君面色慘白,他永遠都記得這些人對他的羞辱,抬眼看鄭允浩,就只等著他發話,他說什麼,他便照著做。

男人卻無表示,神色如常,二叔的話仿佛沒有進他的耳裡。

坐在側主席的鄭茂博望了老爺子一眼,掠過肖君,最終看向鄭允浩,「這些年來年夜飯從不回來一次,一回來就目無長序,到底是誰把你慣成這個性子,你眼裡還有我這個父親嗎?」

「我把他帶回來,難道不是父親您最高興?」

「胡說些什麼!」鄭茂博站起身看著比自己還高的兒子,「今天是你母親的忌日,你給我收斂點!」

鄭允浩平靜地看著他,冷硬聲音 ,「原來您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

自從鄭允浩有能力對口時,父子倆每一次相處,都是這樣劍拔弩張。

其他人觀望,不敢插嘴,更不敢多事。

最終是老爺子拍了桌子發話,才勉強安穩地吃了晚席,席間卻沒有一個人心裡是快活的。

這樣的大家庭,沒有人情味,沒有親情。鄭允浩溫暖的記憶僅停留在五歲那時,卻被自己的父親和在座這些虛偽的嘴臉生生剝奪。

他今天回來,是告知,也是示威。

一步步地經營部署,讓自己強大到可以讓這些人得到應有的懲罰,沒有任何人事可以阻擋他,誰都不可以。

 

 

 

S市這邊已經有春天的樣景,氣溫雖還是有些低,卻比東北那邊暖和了太多。老管家看到金在中和沈少爺回來,只是稍微詫異沒見到少爺,就握著金在中的手,臉上的皺紋都笑成了皺子,拉著人親密熱乎半天,把沈三少晾在一邊好久。

「金助理,是不是覺得他可憐,很想同情他?」

現兩人在廚房裡,金在中聽完沈昌珉說的那些事,確實為鄭允浩成長在那種親情淡薄的家庭感到心疼,心裡難受,低著頭弄手裡的食材,也沒有接話 。

「有些事,允浩他或許一輩子都不會跟你說,但是我覺得你有必要知道。」

金在中停下手中的動作,抬頭看神色認真的沈昌珉。

「肖君是允浩的弟弟,同母異父。」見金在中意料中的吃驚表情,沈昌珉拿毛巾擦乾淨手,靠著琉璃台邊,繼續說話,「允浩五歲的時候,鄭伯母就當著他的面自殺。或許以後你會有機會看到伯母的樣子,很漂亮的一個女人,性情溫婉,聽我媽說,當初鄭伯父和伯母的戀愛還是一段佳話……只不過後來,可能是愛情終究抵不住權勢的誘惑,允浩四歲那年,鄭家人與高橋家族做生意,鄭伯母也陪著,高橋家族的當家人看上鄭伯母……最後,那個高橋松田如願以償,鄭伯父也因這個合作拿到鄭家的當家權。這件事沒過多久,鄭伯母就被送去澳洲,一年後才回來,那種事情被鄭家下人傳,允浩的幾個叔父更是處處刻薄她,一個女人最看重的清白被這樣踐踏,伯母後來選擇那樣慘烈的方法離開,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允浩他從此以後就變了性情,成了現在這個樣子。肖君也是我後來才查到他真正身份,那些事情具體的我也不清楚,就知道這麼個大概。肖君是五年前,允浩從鄭伯父那裡帶過來的。他和鄭伯母長得很像…」

沈昌珉看著金在中,又放輕了聲音,「尤其是眼睛。」

 

廚房裡靜默好一會兒。

金在中低著頭,沈昌珉看不清他在想些什麼。

「總經理他一直以來,都沒有真正的開心過。」

金在中輕緩著聲音,神色溫柔,「他一定很想他母親,很難過再也沒有人寵著他,真正對他好。」

沈昌珉看著眼前男人,真誠而欣慰地笑,他再次肯定,沒有看錯人。

「你可以給他這些。允浩他現在,已經離不開你了。」

金在中也對他回笑,帶著恍惚的寵溺,「我會一直陪著他。」

只要他要,金在中就願意給。

沈昌珉對那些事,已經概括地很隱晦,那些複雜醜陋的糾葛他都往簡處說,卻足以讓金在中膽戰心驚。

鄭允浩身邊的人都想讓他對他好,這些他都知道。

其實根本不必他們說,他自然會對他好。

現在,知道那男人曾經經歷過的那些事,除了深烈的心疼,他就只想對他更好些。全然忘記鄭允浩差點就做了和他父親一樣的事,一樣的狠心絕情。

金在中現在就只想,有些東西強求不來,他就不求,如果在他身邊,能讓他開心些,他就願意陪著他。

 

後來等金在中做的一席飯菜上桌,最痛快高興的就是沈昌珉。

在廚房裡就偷吃過好幾回,老管家過來時開始還訓他幾句,這沈三少對吃的執著他可是從小看著大,幾次勸不住就隨他去。

這些天的相處,金在中也看明白沈昌珉是個真性情的人。只有是他認為好的人,這個男人才會露出那種單純的笑,甚至耍賴時還會說類似撒嬌的話,把老管家一身老骨頭都給刺激地酸軟掉,直嚷嚷家裡的這兩個少爺都是活祖宗,也就只有金先生才能受得住。

 

金在中偶爾和金母通通電話,和已經是一家報社的美編的談莉見過面,也和夏冉通過幾次電話。

在S市,和沈昌珉每天辦公室,會議室,酒店各種地的跑,他和鄭允浩從沒有聯繫過。

有時候站在13樓會議室的落地窗前,往下俯視。

他靜靜地想著他。

每一天放下工作,身體倦累的時候,他都會想他。

他現在已經能從容不迫地站在投影屏前,給下面人分析複雜資料和市場走勢,在和客戶協商時,他也能用溫和謙遜的態度讓對方滿意簽約。

一個男人最美好年華的潛力與魅力,金在中由內而外地散發,不張揚,卻足以令人矚目。

沈昌珉曾經開玩笑地說,鄭允浩要是生在古代,肯定是爭霸一方的梟雄。

而他,正在為他的男人逐爭他的天下。

 

 

 

***************

 

【允在小劇場part 1】

 

外人都說鄭家人親情淡薄,鄭家幾脈都日漸衰落,只有長孫鄭允浩,依舊站在權力的制高點。

其實,他們是沒有機會進鄭宅裡看一看。

金在中在廚房裡慢慢忙活,旁邊站著兩個廚師,跟著打下手。大廳裡的餐桌旁,小念和沈敖趴在桌子上,對著手指玩。沈昌瑉眼巴巴地看著廚房,介於鄭允浩的淫威,也不敢對廚房裡的人多加催促。

終於,過了十來分鐘,金在中讓傭人端著做好的湯圓從廚房裡出來。

清湯和糯米面融合而特有的香味甜而不膩,陣陣飄過來,兩個小寶貝立刻坐起身,眼睛瞅著碗裡圓圓的白軟軟的湯圓,直咽口水……

良好的家教約束著,卻也不吵鬧,樂滋滋地看金在中給每人分配一碗。

沈昌珉看了看各自的碗裡,抬頭問正在解身上圍裙的金在中,「在中哥,為什麼每個人碗裡的個數都不一樣?」過幾秒後,他又滿足笑開,「沒關係……在中哥真好……」

貨真價實的稱讚。

小念沈敖碗裡各三隻湯圓,沈昌珉碗裡滿滿堆著一碟,而鄭允浩碗裡,就只是兩顆。

沈昌珉咬著勺子對鄭允浩一臉得意,「我最喜歡吃湯圓了。在中哥,為什麼允浩碗裡這麼少?」

沈三少又拿勺子戳戳,幸災樂禍。

金在中看著男人臉色,輕聲對他開口,「你胃病又犯,這個不能多吃。」

鄭允浩皺眉,「我不喜歡這個,以後不要做了。」

「顧愷,從今晚開始,不要放他進來。」鄭允浩又看著沈昌珉,略微嫌惡的語氣。

金在中好笑地看著置脾氣的男人,要好好哄,「我再去給你做其它的吃好不好?」

男人看他,不拒絕,也不應允。

金在中只好走近他,又放柔聲音,「好不好?」

「我陪你去弄。」

小念和沈敖只顧著戳碗裡的湯圓,看兩個大人離開進了廚房,也不在意。

沈昌珉看向廚房一眼,也樂滋滋地吃湯圓,「你們倆吃快點,等會我帶你們去叔公那裡練射擊。」

兩小孩鼓著嘴點頭,小念望了一眼廚房,不知道大爸爸和爸爸什麼時候才能出來……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