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如今,凱越真的把新廠遷到C城周圍。

金在中也不知道怎麼就想起那件事,坐在這裡,看著手裡的材料,腦中慢慢又是一團亂。

約莫過了十幾分鐘,鄭大BOSS現身了。

這些天金在中看到這個人都是一身休閒裝,今天看到他是以往一貫的修身西裝,熟悉又陌生的氣勢。

當年他以在他身後為榮,拼命工作,只是為了獲得這男人一個讚賞眼神,卻又因為不滿足僅僅那樣,把自己徹底陷進去才知道那時有多可笑。

他真的是不明白,都這麼多年了,何必這樣絲絲縷縷一直牽扯不斷。

 

鄭允浩眼睛就一直看著金在中,一點都不掩飾。

從一進門開始,說話時候,就連坐下來聽其它公司代表競標時都用視線鎖著人。

就跟看不夠一樣。

金在中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眼睛看著自己手上的產品材料,視線都不挪一下。

顧愷站在他BOSS旁邊小聲說,老闆,金先生已經盯著他手上那一頁紙整整十幾分鐘了。

鄭允浩不挪視線,淡淡回了他助理一句,多事。

顧愷只能摸摸鼻子,心裡說,你都快把人家看的臉紅了,能不這麼赤裸裸地又逗人家老實人嗎。

等到金在中他們公司了,旁邊的職員小聲喊了金在中名字幾遍都不見他有反應,有人伸手推了他一下,他才反應過來。

抬頭看,又聽見身邊同事和他說,金經理,到你啦。

金在中應了一聲,又朝同事們笑笑,站起身上前。

 

金在中在的公司投資人就有C城市長。

要是沒有政府通氣,在C城做到規模第一還真是挺困難的事,小地方就是更得靠關係,C城市長知道一路通的事簍子捅到自己身上,利益沒分幾成又惹得一身騷,這幾天一直在想辦法怎麼哄好鄭允浩。

拿錢估計再大的數目這鄭總也看不上,他估摸著這鄭允浩如今最不缺的就是錢。

權他也沒這個鄭總的大,香車美人他肯定也不稀罕。

這麼多年來從來就沒聽到過凱越鄭總的花邊緋聞。

C城市長急的頭髮都白了幾根,終於想起這個叫金在中的。

畢竟撈了這麼多年油水不是白混的,打聽到金在中一回國鄭允浩就到了這邊,還有那片老城區的事,他就知道這金在中對凱越的鄭總肯定不簡單。

再仔細一打聽更是喜上眉梢,金在中就在他自家的公司裡,於是就有了今天早上這麼一幕,不管怎麼說,他先示好把人送給他。

鄭允浩要是買帳,多了這麼一筆大單子還能往後討個人情。

 

鄭允浩確實是很高興。

以前金在中待在他身邊最多的身份就是金助理。

每次看他一本正經地穿西裝,在他身後緊緊跟著,或是站在他面前工作時意氣風發的樣子,就忍不住想要他。

七年蹉跎,金在中不再滿心滿眼只有他,說話做事也不會再因為他一個眼神就滿臉神采。

即使準備不充分,金在中還是盡自己所能將手裡產品介紹了一遍,和鄭允浩對視時也只想著這是他的顧客,合作關係,公司利益牽扯。

鄭大BOSS說很好,具體事宜接下來再詳談。

其它公司的當場就泄了氣,金在中也傻了眼,愣愣看著鄭允浩朝他走過來伸出手說,以後合作愉快。

鄭允浩又對身邊顧愷說,等會帶金經理先到這邊的會議室,過半個小時後和他談合約的事情。

顧愷應了話,和其它公司委婉表示歉意,又說下次還有合作機會,感謝各位到來。

體面話說完就送客。

跟著金在中一道過來的老總秘書樂壞了,看到鄭總出招待室的門趕緊追了過去跟在身後喊人。

鄭允浩停下來,臉上看金在中的那種溫和笑意哪還見半分,那秘書看著鄭總這冷冰冰的態度,訕訕地咽了一下口水,討好說,鄭總,金經理是我們老總今天特地派過來的,問您滿不滿意這樣的安排?

估計這秘書腦袋是驢踢過的,他放在心尖上都不捨得動的人,還被他們安排?

鄭大BOSS原本就因為吃不到心裡正憋屈,他捧著寶貝的人竟然還被別人惦記,就算為他惦記,也觸著底線了,他看著眼前人說,和你們袁總說,要是再在金在中身上動一點心思,我要找他算帳的,就不只是修路的事了。

秘書害怕直點頭,被鄭允浩氣勢震住,他終於明白市長和自己老總為何這麼忌憚這個尚且年輕的鄭總。

 

 

顧愷把人領進會議室,又在儲物櫃裡看,問金在中,金經理,您要喝花茶還是紅茶?

金在中望了他那邊一眼,又看自己身邊的兩個同事,說紅茶。

接待的人給金在中同事送進來茶水,顧愷用會議室裡的茶葉和開水親自給金在中泡茶。

不同待遇弄得金在中同事面面相覷。

原本顧愷還要只把金在中一個人往會議室帶,金在中不願意,更何況他原本就覺得做這種CASE需要更多的是團隊合作,他是新人,以後要是真談妥合約,在公司肯定需要這些同事説明。

更何況,他壓根就不想再單獨面對鄭允浩。

儘管不想承認,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那人對他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

顧愷看著金在中喝了一口茶,笑著說,現在老闆太依賴咖啡,我又勸不住他,只能把所有咖啡全都藏了起來,換成紅茶和花茶,這都是金經理你以前最喜歡的呢。

鄭允浩走進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金在中被一口茶嗆住,顧愷在一邊笑,又道歉說,金經理你沒事吧?

顧愷見到他老闆過來,立刻止住笑,還離金在中遠了幾步。

他深知大BOSS對他金助理那可怕的佔有欲,可不想玩過頭被老闆削。

 

真正談工作金在中認真的很,他們公司的產品把自己知道的都和鄭允浩詳細說。

鄭允浩像是完全無所謂一樣,說,我相信你。

金在中忽然就嚴肅了,他把手上的材料放在桌子上,看著會議桌對面的男人,反覆幾次強調說,「鄭總,其實我對公司的材料並不是很瞭解,也是今天才上手這部分,您還是先看看產品,再決定是否投標我們公司。」

金在中其他一個同事拉了他一下,哪有人在競標後不捧自己的公司,賣力推銷自己的產品,還這樣為對方考慮。

鄭允浩看著他著說,金經理比我考慮的還周到。

金在中看他臉上的笑意,後面的話反而說不出來了。

畢竟在凱越付出過最多,他潛意識就希望凱越好,這點小心思都被對面這男人看了出來。

金在中覺得莫名煩躁,他索性什麼都不想再說了。

 

雙方簽完合約,鄭大BOSS說,顧愷你先送其他幾位出去,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和金經理說。

鄭大BOSS每次都這樣,要壓根不給金在中留拒絕時間。

金在中那兩同事巴不得早點走,瞧出這凱越的老總似乎和他們金經理認識,可看金經理的態度,又實在看不出什麼所以然。

他們以前去招標頂多見得就是採購部的管事,還真沒這樣和這麼大企業一老總面對面談合約。

心裡著實都有點佩服他們金經理,肯定是見過大世面。

等顧愷把會議室的門從外面帶上,鄭允浩就站起身,走到金在中旁邊說,好久沒見過你這樣穿。

也就一般上班族打扮,西裝領帶,裡面是標配的白襯衫。

鄭允浩又走近他一些,俯著身看坐著的人接著說,「在中,你剛剛心還向著凱越,怕我只是因為你,就隨便簽了一份不合算的合約對不對?你心裡也知道,你對我的影響力。」

鄭允浩湊過去,輕聲問他,「你能感覺到的,嗯?」

金在中終於不再躲他了,也抬頭看他,說,鄭總,你到底想要什麼?

鄭允浩說,你,全部的金在中。

金在中迷茫,他真的很認真地抬眼看鄭允浩說,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給你,以前都給了,只是你不想要。

他很努力想穩住自己的情緒,可是那些絕望和痛苦跟隨他那麼久,輕易被掌控他整個情緒,金在中紅著眼眶對鄭允浩說,「要是你願意,肯定會有很多人願意陪你玩,可是我真的已經玩不起了。這些年我努力想要忘記過去的事情,卻總是忘不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你為什麼還要來C城?為什麼總是逼我?」

金在中說著眼淚就往下掉,情緒徹底崩潰,他這些天總是在面對鄭允浩,看著小念親近他,又一次一次把自己也給搭進去。

鄭允浩看到他這個樣子一下子就慌了,緊緊抱著他,又親吻他的臉說對不起。

金在中說,我真的想忘記的,我想要重新好好生活的,可是後來我還是搞砸了,我對不起姆媽也對不起夏冉,更對不起小念。

他問鄭允浩,你為什麼還要過來啊?我只差一點,就能不再那麼在乎你了,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能做到了。

鄭允浩心裡疼得厲害,金在中以前在他身邊經歷過那麼多不好的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示弱過,不斷掉眼淚也不斷推拒他,拒絕他的懷抱更拒絕他的感情。

他總算是聽到這個人的真心話了,一遍一遍親他臉上的淚。

鄭允浩聽著他罵他混蛋王八蛋,讓他離他遠點,可是又緊緊抓著他衣領。

鄭允浩溫柔地親他的嘴唇,把他困在會議桌和椅子之間,鼻尖貼著鼻尖,說,我愛你。

三個字讓金在中生生怔住了。

他說,我知道我以前讓你難過,讓你不相信我。

他又親他的眼睛,想吻乾他的眼淚,說,我每一天都在想你,七年來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想,我只要你,不是你金在中不行。

 

 

 

 

 

 

【三十五章】

 

小小孩在被窩裡蹭,閉著眼睛要抱他爸爸,來回滾了幾圈都沒找到人。

他一下子就清醒了,坐在床上有些害怕地喊爸爸,沒有得到回應衣服也不穿就下床去找。

他爸爸從晚上去接他回來情緒就一直不對勁。

就跟他們以前還在美國時那樣,等他睡著的時候,爸爸就不見了。

那時候他還小,已經會算一到一百的數位,簡單加減法都會,他爸爸晚上九點睡覺,在很晚又會起床坐在外面的沙發上一直到天都要亮了才會回來再抱著他睡覺。

金在中起床和再次回來睡覺的時候他都會醒,年紀小又瞌睡大,他知道爸爸還在家裡就不怕。

小小孩那時候最害怕的是他爸爸做噩夢,可是後來長大了,他的算術越來越好,知道那樣他爸爸就只會睡幾個小時,那是失眠,對身體不好。

他就開始擔心,和他爸爸撒嬌說,邱爺爺說睡覺要睡到八個小時,爸爸你不聽話,會帶壞小孩的。

小小孩覺得他爸爸後來睡覺都很聽話了,他知道他爸爸只有很難過的時候才會睡不著覺。

 

小小孩出了臥室,外面客廳很黑,他站在門口又喊,爸爸。

金在中聽到聲音趕緊掐了菸頭從衛生間出來,按亮客廳的燈,就看見他的小寶貝身上只穿著睡衣怯怯地看著他。

金在中趕緊過去把小孩抱到臥室放床上,用被子蓋嚴實,心疼又斥責說,爸爸只是去衛生間,穿這麼少下床會感冒知道嗎?

床頭燈已經開了,小小孩看他爸爸也只穿著睡衣就要把被子往外掀,拐著彎指責他爸爸言行不一,說,爸爸也冷。

金在中勾了一下小孩的鼻頭,到被窩裡躺好,小小孩馬上就過來抱著他爸爸,仰著頭問,「爸爸,你是不是不開心呀。」

金在中親了小孩一下,有些艱難又聲音輕輕地問他,小念,你想不想媽媽?

看著小孩不明所以地看他,金在中心裡更難過,他說,爸爸知道你以前在學校裡被其他同學笑沒有媽媽,所以不喜歡在那邊上學對不對?

小孩好像聽懂了,對著金在中點頭,又搖頭,抱著他爸爸悶悶地說,「我只要爸爸,不要媽媽。」

他知道別人都有媽媽,很多同學都笑他沒有媽媽,這些事情他並不是很放在心裡。

他餓了,渴了,害怕,高興,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爸爸在陪著他。

金在中抱著小孩哄他睡覺,有些事情還是等他長大一些再說。

 

時隔這麼久,金在中在凱越新廠那邊聽到鄭允浩說的那些話,心裡更多卻是五味陳雜。

在那個人面前哭的一塌糊塗,回來的時候小孩看著他還問,爸爸你眼睛是紅紅的。

就連他自己現在也記不清到底說了什麼話,整整騙了自己七年說不在乎,可一靠近鄭允浩,他整個人都不對勁。

這些年來除了自己小孩,他從來未和別人有過任何親密身體接觸,身體記住以前的回憶,更像是貪戀現在的記憶。

他掙不開鄭允浩的吻。

第一次在這個家裡他已經告訴自己不要再讓那個人接近自己,今天他又被鄭允浩壓在椅子上親吻,直到現在都能記起那種感覺,整個口腔都被強勢掠奪,舌尖被吮到發麻,身體發熱,他推不開,被動承受到主動迎合。

一點點回應就讓那個男人欣喜若狂。

鄭允浩貼著他喘息,眼睛裡盛著情欲,用手指按著他的唇說,金在中,你身體的所有反應都是我教出來的,到現在都沒變。

金在中招架不了那樣的鄭允浩,落荒而逃,心神不寧。

他都是一個有孩子的父親了,自己的孩子已經沒有媽媽,他必須要當一個好爸爸。

況且就如鄭允浩所說那樣,他根本就不相信他,從鄭允浩要把他送給高橋時,那時就落下的根,他不相信鄭允浩。

 

 

經過四天的時間,金在中公司已經基本確定供應凱越新廠產品的數量,又兩個星期的加緊趕工,全部出生產線都往那邊運過去,金經理也要親自過去監工。

鄭允浩已經越來越得寸進尺了。

每天都去小念的學校,不知道什麼時候和小孩達成協議週末和他一起學毛筆字。

小小孩在金在中面前說的最多的就是開場白就是,爸爸,今天鄭叔叔……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曾經那麼高高在上態度的鄭總會對他用死纏爛打的招數。

情人節那天,鄭大BOSS在社區門口就要把一大束玫瑰花遞到他手裡,金在中一張臉紅的不敢抬頭看周圍是不是有其他人,小孩還跟在後面搗亂,誇讚他鄭叔叔,哇好漂亮的花呀,爸爸第一次收這麼好看的花!

鄭允浩對小孩說,以後每年都送給你爸爸。

金在中終於表示憤怒了,紅著臉對鄭允浩說,你別教壞我兒子。

鄭大BOSS只是望著他深情款款地笑。

顧愷都來安慰他說,估計老闆第一次追人,正在享受這其中的樂趣。

鄭大BOSS用各種手段蹭甜頭。當著小孩的面親他爸爸,再加上顧愷有意無意地煽風點火,用百試不爽的方法裝胃疼。

金在中一次次自己往鄭總的懷裡栽,後知後覺知道自己被下了套就算掙出來,鄭大BOSS的狼爪還是得逞了。

防線和感情都在他不知不覺裡又一點點淪陷。

金在中和他說,我要做一個好爸爸。

鄭允浩抵著他,似乎要從他眼睛望進心坎裡去,說,和我在一起和你做一個好爸爸並不矛盾,我也會是一個好父親。

金在中看起來就像聽不懂他的話。

 

 

 

三月初,萬物更生,小念的學校還組織小孩們一起去找春天的活動,金在中昨晚上就給小孩做好了小點心,把他小背包裝的鼓鼓的。

小孩晚上嘴饞拿著點心吃的時候還和他爸爸說,鄭叔叔肯定也喜歡吃。

學校踏青的地點就是C城的郊區,每個班都由兩個老師看著,小小孩興奮地晚上睡不著,早上迷迷糊糊起床,被他爸爸送到學校大巴上。

今天C城陽光很好,暖洋洋的,真是春天來了。

 

金在中和公司同事到了凱越新廠才九點多,公司貨車也裝著材料往空地卸貨。

C城是個小山城,南邊和東邊都是山。

新廠建在這邊,修路和水渠的時候,都有開山管道。

顧愷也過來和金在中一起拿著貨單在清點,同事抬眼望了一眼眼前的建築樓,都是廠房和辦公樓。

他有些疑惑說,金經理,我剛剛怎麼感覺好像這地面晃了一下。

另一個同事笑著接話說,昨晚媳婦沒讓你睡好,現在站不穩吧。

都是男人,這種話一聽就明白,說完都在笑。

那同事順嘴罵了他一句,剛準備說點別的把這話題帶過去就感覺到地面猛地一晃,他踉蹌一步,慌張說,這是要地震!

原先C城這邊修路取渠都會炸山,生活在郊區的偶爾聽到一聲巨響後,就能感受到不小的地面晃動,隔得遠了只能聽到一聲壓抑的悶響。

所有人都察覺到這晃動不尋常,顧愷驚恐地看向辦公樓那邊叫道,老闆還在裡面!

可是能思考的時間實在是太短暫了,金在中口袋的手機響了幾聲,他下意識地就要往那棟辦公樓裡面衝,被顧愷緊緊拽住,眼睜睜看著眼前的建築伴著巨響和濃煙倒了下去。

所有的人全都在驚恐裡,有不少人從廠房和辦公樓逃了出來,還有直接從幾層樓上跳下來,地面強烈晃動,他們狼狽地摔在地上,金在中他們和卸載貨物的貨車在空地上,就在這十幾秒的時間裡看著剛剛建成的一切,頃刻變成廢墟。

C城以南山區,發生7.6級的大地震。

 

 

 

 

 

【第三十六章】

 

身體所能承受最大痛苦的表現是昏闕,精神所能承受最大痛苦的極限是滯鈍。

第一波震感剛過,金在中從呆愣中反應過來,用力掙開顧愷跑到鄭允浩所在的辦公樓那片坍塌了的廢墟。

他腦子裡一片空白,唯一還存在的思維,就是鄭允浩在裡面。

根本就來不及考慮那麼多,早就沒有什麼原不原諒,愛不愛的衡量,他只知道鄭允浩在裡面。

他在那座倒塌的樓裡面。

內心裡絕望的恐怖將他渾身浸的冰涼,昨天下午那個男人還在和他耍賴,和小念一樣纏著他要糖吃,那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只要他抬眼,他就在身邊。

他再也經受不住這樣的離別了。

怎麼能不承認,任何時候,他都比自己想像中的更愛他。

天災比人禍更殘忍,它從來不會施捨任何同情心。

第二波餘震又過來,不管是逃出來的還在原本就在空地上的人,都看著金在中像一個瘋子一樣,衝進那棟樓,被餘震和房屋坍塌的煙塵吞沒。

他們說,那個人瘋了。

 

顧愷蹲在地上雙手插進頭髮裡,又使勁抹臉不讓眼眶裡的液體流出來,他口袋的手機響,遲疑地拿起來看到來電顯示,聽到裡面的聲音後手都在抖。

鄭允浩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完全沒了平日的冷靜,他慌張地問金在中在哪裡。

他剛才從辦公室的電梯直接到廠房裡,發現裡面桌椅晃動馬上反應過來,及時和身邊的員工逃了出來,一邊跑一邊給金在中打電話,卻因為震感太強,手機也掉到地上。

撤離到相對安全的地方,鄭允浩馬上就用手機給金在中打電話,無人接聽後,立馬打給顧愷。

顧愷握著手機眼淚終於控制不住,他哽咽說,老闆對不起。

鄭允浩在那邊沒了聲音,他聽見顧愷沙啞聲音說,金先生他以為你在辦公樓裡,我沒有攔住,讓他衝了進去。

 

十幾分鐘後,除了遠處的山上還有山體滑坡,這邊已經平靜。

新廠到C城的公路幾段路面都斷裂塌陷,無法通大型車輛。

周圍一片哭聲呼救聲,大片的絕望和渺小的希望摻雜在一起,這一次地震,給所有人帶來的都是觸目驚心的疼痛。

鄭允浩的西裝上混著灰塵和泥土,臉上和手上都有擦傷,他面無表情地指揮沒有受傷的員工去營救其他人。

大地震的消息很快就在網路和電視上傳播開來,鄰近城市全都派出消防員和特警部隊迅速趕來營救。

那棟辦公樓是這邊新廠最高的一棟建築,也是損壞最嚴重的一棟樓。

 

一個多小時過去,顧愷接到C城局長過來的電話,說幼稚園出遊的師生也遇到地震,很多小孩都受傷了。

鄭允浩看著他下屬哭紅了的眼睛,表情就像是無動於衷,他問顧愷,挖通那棟樓需要多長時間。

顧愷抹了一把淚說,消防員估測需要八個小時。可是他卻不敢告訴他老闆,現在還沒有探測到裡面有生命跡象。

鄭允浩拿著電話撥給S市的沈昌珉,一邊對顧愷說,先去救小孩。

他必須要保證小念沒事,那是金在中的命。

 

 

幼稚園出遊的地點是C城郊區的農家樂,鄭允浩一行人坐越野車過去,花了半個小時過去,車已經開不進去,一片農家院都是不同程度的塌毀。

幾個從院子裡被救出來的小孩都放在擔架上,周圍全是小孩們讓人揪心的哭聲。

出來的小孩裡沒有金念之。

特警和他們說,被困在裡面的還有四個孩子,已經打通了出口,現在需要安撫裡面的小孩,他們要是不安亂動,可能會再引起坍塌。

鄭允浩拿著特警給他的喇叭走近坍塌的房屋前,對裡面說,小念,能聽到鄭叔叔說話嗎?

裡面傳來幾個小孩細細的,驚恐的哭聲。

其中還夾雜著一聲很小聲的鄭叔叔。

鄭允浩更靠近那房屋,說,鄭叔叔在這裡。

他和小孩說,小念還記得孫悟空被壓在五指山下面嗎?可是孫悟空一點也不害怕,因為他知道自己很厲害,一定會從裡面出來。小念在爸爸心裡是最棒的小孩,不會讓爸爸失望吧?

小孩在裡面說,小念和孫悟空一樣厲害。

外面被特警隔離的家長都在捂著嘴巴哭。

鄭允浩和他說,要照顧好其他同學,小念要和他們說,很快裡面就亮了,他們的爸爸媽媽都在外面,一會就能出來了。

裡面的哭聲漸漸小了下來,外面的特警加快速度挖通裡面,心裡的大石頭總算放下一些。

 

又過二十多分鐘,終於挖通救生口,鄭允浩放下喇叭,在最外通道看著裡面小孩被一個一個解救出來。

小小孩最後一個出來,臉上全是灰,渾身衣服髒兮兮。

看到他鄭叔叔,咬著嘴唇望著他。

鄭允浩從特警手裡接過孩子,輕輕親他的臉,說,沒事了。

小小孩抱著他鄭叔叔的脖子,大聲地哭出來,又不斷地叫爸爸。

他把眼淚和鼻涕都蹭在鄭允浩身上,哭得直哆嗦,說,爸爸我怕,我要爸爸。

鄭允浩溫柔地親他,抱著他安慰,說,我在這裡。

顧愷捂著眼睛遮住不斷溢出的液體。

 

 

 

 

灰色又恐怖的記憶更適合被埋藏,最好不要被記起。

卻總是因為太在乎,又不斷在夢裡被重複。

前幾個星期只要閉上眼睛,鄭允浩總能想起那天發生的事,就像他親眼看著金在中跑進那棟大樓,然後被吞沒。

三月初的那場大地震,是C城所有人的傷痛。

 

那天等沈昌珉從直升機上過來的時候,這邊救援工作已經進行了四個多小時。

S市過來的救援隊速度也很快,C城這片靠南山區裡的遇難人員都在被積極營救。

沈昌珉打鄭允浩的電話被顧愷接通,他帶著人一邊朝新廠方向走去,一邊焦急問顧愷,現在在哪兒。

過去離新廠那棟辦公樓最近的地方,就看見顧愷一臉悲痛表情仔細和他說事情經過。

跟在鄭允浩身邊十幾年的人,又要抹眼淚,說,都是我的錯,要不是我說老闆在裡面,金先生就不會進去了。

沈昌珉拍他的肩膀沉聲說,放屁!誰不知道你顧愷為了自己老闆連命都能不要,以後不准說這種話。

可是顧愷心裡還是怪自己。

 

小念被鄭允浩接過來後哄睡著又讓跟過來救援的醫生給吊了鹽水在臨時搭建的帳篷裡休息。

鄭允浩跟在救援隊後面,不眠不休,整整26多個小時.

後來溫華也趕過來,和沈三少一就看見鄭允浩在救援隊的隊伍裡,整個人沉默不語,緊緊抿著唇,他過去和他說了好幾次話,他都像沒有聽見.

廢墟下面探測到的生命跡象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弱,溫華說,允浩這個狀態太危險了,誰都不能保證金在中在下面是什麼情況。

可是這種話誰都不敢和鄭允浩提。

沈昌珉說,允浩他等了這麼多年,他會瘋的。

 

經過27小時的勘測挖掘,鄭允浩終於得到廢墟裡面的回應。

救援人員將微型探頭伸進去,又測量裡面具體情況,發現是樓梯坍塌的死角,正好形成一個空間,救了金在中一命。

在營救金在中出來的那兩個小時的每一分每一秒對鄭允浩來說,都是咬著牙忍痛的難熬,被抬出來時面上是灰塵虛汗無一點血色,身上有幾處骨折,虛弱地像是隨時都會閉上眼睛不再醒過來,他看著鄭允浩問,小念沒事吧?

鄭允浩小心翼翼地親他,沙啞著「嗯」了一聲,又輕輕摸著他的臉說沒事。

金在中像是鬆了一口氣,終於支撐不住要閉上眼睛又用氣聲和他說,幸好你沒事。

鄭允浩看著他終於失而復得的人被抬上救護車,在這麼多人面前,掩面痛哭。

 

 

 

轉眼間就五月份,金在中在被救援的第二天就被轉移到S市第一醫院,小念那時候看到他爸爸,一過去就咬著嘴唇眼淚直往下掉,卻不敢出聲,看著他爸爸身上的石膏和手上的針頭,又不敢像以前那樣撲過去抱他爸爸。

小孩最大的精神支撐就是他爸爸,剛經歷過那樣的事,又看見他爸爸那樣,小模樣比在農家樂那邊才被救起來的樣子看著還讓人心疼。

鄭允浩抱著他走到金在中床頭蹲下來,小小孩可憐地喊他爸爸,問他疼不疼。

金在中說,你過來親親爸爸,抱抱爸爸,爸爸就不疼了。

小小孩過去抱他爸爸的脖子,又貼上去親他的臉。

顧愷五月份的長假也是沒能批成,就算鄭允浩給他批假,他也不會走。

凱越新廠整個需要重建不說,地震引起的一切問題都需要協調善後。

鄭允浩的心思全在金在中身上,開始幾個星期守在醫院裡,後來金在中身體狀況終於好一點,把人帶回鄭宅修養調整,更是不管公司的事。

只能是沈昌珉又挑起來。

沈董事的頭銜一直掛名在凱越,當年他是辭掉身份才去西南,誰知道鄭允浩根本就沒理他,直接撕了他的辭職信。

 

自從金在中身體恢復越來越好,鄭允浩整個狀態也好起來,沈三少才敢開玩笑當著金在中的面笑罵他兄弟,允浩,你太不厚道了,這幾年怎麼也得算我帶薪休假吧,凱越這麼大的擔子壓在我身上,竟然連工資都不給我發,勞資要罷工!

金在中的右腿被當時被砸了一下,是身上骨折最厲害的地方,傷筋動骨三個月,這些天還得堅持做複健。

沈三少有事沒事就往鄭宅跑,跟著在中哥長在中哥短,簡直就是在赤果果挑釁鄭允浩趕人走的底線。

到了六月末,金在中總算不用再上個樓都紅著臉被鄭允浩抱著走。

洗澡這種事就更不用說了。

幸虧鄭允浩主臥的床夠大,上面擠三個人還是綽綽有餘。

小孩粘他,鄭允浩更像個孩子一樣一步都不離他,金在中知道這次出事把這一大一小都嚇到了,只能是他妥協三個人擠一張床。

小小孩這樣睡了幾天,一天晚上一會兒看他爸爸,一會兒又看鄭允浩,笑眯眯地說,這邊是爸爸,又轉過身看鄭允浩,想了半天,說,這邊是大爸爸。

他從小就對媽媽這個稱呼沒有概念,鄭允浩對金在中的重視在乎和兩人互動的親密他當然看在眼裡,覺得自己老聰明了,聲音大一些甜甜地又叫了一聲大爸爸。

鄭允浩湊過去親了小寶貝一下。

小孩可高興了,捂著眼睛笑著看他大爸爸,又轉過去看金在中,說,爸爸也要親。

 

幾個月相處,兩個人都沒有再去提以前的事情,發生的事與其斤斤計較,不如過往不究。

金在中的PTSD也沒有再出現過激的反應,鄭允浩幾乎是寸步不離地守著他,他想起來在醫院躺著的前幾天,一睜開眼就看見他望著自己,湊過來輕輕吻他,又說,沒事了,我在這裡。

七個字比任何一句情話都動聽,他早就釋然了。

向前看,念著更好的事,才是真正的生活。

 

鄭大BOSS終於去公司上班了,中午回來的時候還跟著溫華,送過來一大堆各種珍貴補藥。

小念很喜歡溫華,小傢夥心裡覺得溫叔叔長得太好看啦,對他又溫柔,看見溫華還給他帶了小禮物別提有多高興了。

災難過去,是重生一樣的喜悅。

溫華覺得鄭宅裡只要有金在中在,就多了很多東西。

那是他羡慕,又得不到的。

 

這一年的春天,金在中還是沒有機會能看到鄭宅裡鄭允浩為他修整栽養等了七年的花圃。

只要人還在,總會等到的。

 

—完—

 

 

 ****************

 

【番外篇】

 

八月桂香。

六點的清晨還在愜意的朦朧裡,鄭宅裡的花圃又被大修整,靠南邊接近主臥房間的花圃裡,移植幾顆大桂樹。

平日裡打開窗戶就能看到密密的枝葉和隱在其間簇擁成串的白色花朵,香氣宜人。

金在中坐在陽臺這邊看書時,小小孩偶爾會過來搗亂,在他爸爸旁邊學著坐下來,看見飄落過來的花瓣,伸手去接過來,獻寶一樣給他爸爸看。

更多的時候,小孩就窩在他爸爸旁邊睡著了,等他大爸爸回來,又抱著他回到自己房間。

 

談莉自從夏冉和金在中離婚後,處在中間位置尷尬,那場不幸的婚姻還是她一手促成的,對金在中和夏冉都有幾分愧疚。

知道金在中又回到凱越後,更多的卻還是不理解,他問金在中,這樣和鄭允浩的關係,小念長大後,會怎麼想。

金在中說,允浩他比我更會教他,現在我更想努力做好的,是怎麼樣做一個比允浩更優秀的爸爸。

人家家務事,談莉現在又顧忌鄭允浩的身份,最終也只能說,談姐只是希望你們父子倆能過得好。

好不好,開不開心,幸不幸福,個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金在中已經很滿足了。

 

主臥的窗戶是開著,外面還未亮透,桂花香氣和風一起若有若無地鑽進來。

金在中生物鐘準時報鈴,他醒過來輕手輕腳地不驚動身旁睡著的人,從衣櫃拿了衣服穿。

他和鄭允浩共用一個大衣櫃,夏天衣服多是襯衫薄褲,鄭允浩跟以前一樣,讓自己的手工設計師給金在中量身訂做了一大排白色襯衫,自己的衣服還非要配成情侶款。

就連小小孩也發現他爸爸和大爸爸的衣服細節上是相同的,還裝委屈說,小念也要!

鄭允浩抱著小孩笑,給小孩也做親自做。

沈昌珉過來鄭宅蹭飯吃看到這一家穿的衣服,簡直就是毫不掩飾地嫉妒。

小小孩說話做事更多是鄭允浩在教,幾個月而已,原本看起來一凶就會哭鼻子的小孩,眉目間多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

沈昌珉扶著額指著鄭允浩罵,你看看你看看,這是標準的顧家人的嘚瑟勁啊。允浩你不是要把小念培養成你們顧家下一代接班人吧?

 

金在中拿著衣服往身上套,一邊扣扣子又想起這些瑣事,不由發笑。

身後鄭允浩帶著睡意的聲音想起,問,怎麼起來這麼早?

然後就被他從身後抱住,把頭埋在他右側頸間裡,呼吸掃過,又把唇印上去,鄭允浩說,「再睡一會兒。」

抱著人的手已經開始在解他胸前剛剛扣上的扣子。

金在中側過臉躲他不斷在耳邊頸側的親吻,說,「今天是沈昌珉結婚,我們要早點過去,所以早點起來先做早…唔…」

鄭允浩的手從解開的衣扣邊緣伸進去摸他,胸前也被捏了一下。

鄭允浩咬他的耳朵說,「我已經餓了一個星期了。」

金在中裝聽不懂,一邊躲他的親吻一邊說,我馬上去給你做早餐。

大BOSS沒聽到想聽的話,沒耐心了,把人又往床上帶,把身下那處緊緊貼著金在中,暗示意味明顯,說「它餓了。」

金在中掙扎,看著鄭允浩堆積越來越多欲望的眼睛,有些撒嬌地湊過去親了他一下說「今天不行,參加完婚禮下午還要去公司開會。」

鄭允浩享受他的吻,不滿足地摸他的唇,皺著眉說,「老么的婚禮未必就能辦成,上午還有很多時間。」

金在中不明所以地「啊」了一聲,被身上壓著他的男人惡狠狠咬了一口,又吮吻他的耳側說,「我慢一點好不好?」

金在中被在身上那隻作亂的手弄得只顧喘息,把臉側過去不說話。

鄭允浩一點一點吻他,又溫柔地笑著問,「那我輕一點,嗯?」

聽著是討商量的語氣,手下動作卻越來越重,一點一點挑起他的欲念,金在中氣得湊過去咬他,又捂住他的嘴,說,「要做就做,不准說出來。」

鄭允浩貼著他悶悶地笑,故意惡劣地磨蹭身體發熱的那處,手還伸到他身後,貼著臀縫往那一點按壓,說,「這裡也餓了,嗯?」

 

一個多小時後,金在中被榨乾體力迷迷糊糊地在鄭允浩懷裡睡了過去,還哈欠著說,等下你記得叫醒我。

鄭允浩饜足地親他,又哄著人睡覺。

最近還是一直在忙新廠重建和那次地震善後的最後工作,金在中非要跟著他熬夜,這些天都沒有睡好。

昨晚他從國外回來,看著才養著長了一些肉的人又瘦了下去,心裡別提多心疼。

一家人吃過晚飯,一家人到影音室看電影,才開始沒多久,金在中就靠在他身邊睡著了。

今天早上又醒這麼早,狠狠折騰他一番,鄭允浩再看他睡在自己身邊的樣子,覺得滿心安寧。

 

 

沈家那邊可就出大事了。

昨晚淩晨的時候,沈三少給他發資訊,說,我要逃婚。

鄭允浩想都沒想,直接回過去,終於想通了啊。

沈昌珉的電話在他回完資訊後就過來了,鄭允浩立馬掐了電話,回資訊說,金在中在睡覺。

沈昌珉怒了,回資訊讓鄭允浩出去接電話,就看見那人又發過來,金在中離不開我,我一動他就醒。

沈三少簡直不能單純地用鄙視來表達鄭允浩各種有意無意秀恩愛的行徑。

只是沒想到逃婚的不是新郎,而是新娘。

 

沈昌珉晚上很晚才睡,早上一醒過來摸到手機就看到林文靜發給他的短信,說,「謝謝你為我和他做的一切,這幾年和你的相處我差點就愛上你了,這可不是好事。我想總有一天我會放下的,找到其他人,但那個人肯定不是你,溫華真的是我見過找的最帥的男人,再不把他追回來我都看不起你沈少校了,加油!看見小敖,我永遠放不下過去,容我自私一回吧,兒子就先寄養在你這裡吧,也只有你能保護的了他。」

沈三少看著短信內容一下子就驚醒了。

桌子上還放著給沈父沈母的信。

林文靜這是要把事情都纜在她自己身上。

可是他沈三少要是拿一個女人來堵槍口,就真的不配讓他二么喜歡了。

 

婚禮還沒開始,新娘就落跑的消息很快就傳開了。

沈老太爺氣得當場血壓升高。

沈母擔心老爺子,又哭著說,我們家昌珉這麼好,哪裡對不起她了啊。

林家的親戚陸陸續續地到,聽到這個消息,恨不得趕緊和林文靜撇清楚關係,這都是什麼事啊。

沒過多久,更勁爆的就出來了。

傭人從沈昌珉房間裡搜出一封信,上面是沈昌珉親手筆跡,說不怪文靜,他心裡只有溫華,就算不做沈家子孫,他也只和溫華在一起。

沈老爺可幸虧早就暈了過去,要是看到三代單傳的孫子鐵了心要給他斷子絕孫,不知道還要犯什麼病。

 

鄭宅裡正在吃早飯,顧愷一大早就過來和他老闆說沈家出的大事,金在中聽得眉頭直皺,一臉擔心。

鄭允浩說,他那性格都是被身邊人慣出來的,尤其是溫華一直都太讓著他。

金在中聽了,想起今天早上這個男人的惡劣,說,你們都一樣。

被點名的人笑的更深,竟然還不害臊地「嗯」了一聲。

恃寵而驕。

 

沈昌珉昨天晚上不旦騷擾鄭允浩,還讓卓臻想著辦法弄到了溫華今天到S市的航班時間。

家裡什麼混亂情況他想想就知道,可是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一大早就在機場裡等著。

溫華是九點的飛機,他等了一個多小時,終於看見下機的人陸陸續續從裡面出來。

他的二么一身白色西裝,在人群裡漂亮帥氣地不像話。

溫華走出來看見沈昌珉,明顯愣了一下,後來又笑著說,「新郎官怎麼在這裡?」

沈三少越看見他的二么像是若無其事,就心裡越是疼。

十幾年來,他的二么就一直這樣,在他看不見的角度,一直對他好,只要他拿著,從來不要他還。

三月份溫華從S市回去的時候沈三少到機場送他,他忍不住和他說,我不想結婚了。

溫華拍了一下他的肩,笑著說,你也該收心了。

沈昌珉認真看他的表情,聽見他又說,「我一定會來參加好兄弟的婚禮的,好好當個好父親。」

沈三少被這句話嚇到了。

這五個多月他都在輾轉反側,他要和他的二么在一起,付出的代價會很慘烈。

林家溫家沈家都會掀起一場風暴。

越臨近結婚的日期,他就越焦躁不安,越想溫華。

想溫華對他一點一滴的好。

如今人就在眼前,沈三少卻覺得更想念了。

他的二么在他面前,把自己藏起來,戴著面具對他笑。

沈昌珉說,我就是來求婚的。

溫華不解地看他,臉上的笑也漸漸斂了下去。

沈三少從西服口袋裡掏出一個首飾盒,說,五月份去買婚戒的時候,我腦子裡全是你戴上戒指的樣子,從小到大,我見過的那麼多,只有你的手最好看,我忍不住,就只想給你戴戒指。

溫華輕聲提醒他,你今天就結婚,不要再胡鬧了。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沈昌珉全然一副不管不顧的姿態,最終還是溫華敗下陣來,說,我們去車上說。

沈家那邊新朗逃婚新娘失蹤的醜聞早就被沈振華壓得密密嚴嚴,對外稱媳婦生病婚禮推遲,就再不走漏一點風聲。

 

最終兩個人去了溫華事先定好的酒店。

他給沈昌珉倒了一杯水,自己脫了西裝又面對著他靠坐在桌子旁笑著說,我只聽過新娘在結婚前怕嫁擔心的,結個婚又不是吃人,你怕什麼啊。

沈昌珉站起來走近溫華,直直看他的眼睛說,怕你跑了,怕你不要我,更怕你總是這樣對我笑。

溫華不笑了,面無表情看著沈三少。

沈三少說,小敖不是我兒子,他爸爸在我出任務時為了救我犧牲了。我也沒有碰過林文靜。

溫華一拳頭揮了過來揍在沈三少腹部,他忍著疼湊過去抱著他的二么說,我該打,你再揍得重一點。

溫華把手貼在他臉側,輕輕呼了他一耳光,狠狠地看著沈昌珉,眼框忽然就紅了。

沈三少握著他的手一根一根手指吻過去說,打的這麼輕,不捨得啊?

溫華眼眶更紅,用力氣要抽回自己的手,被沈三少一把抱住,說,你怎麼打我都行,我怕你太用力把自己打疼,我也不和別人結婚,就算要結婚也只能和我二么。

溫華氣惱,推不開人,只能咬牙開口說,沈昌珉,你放開我。

沈三少把人抱得更緊,說,不放。

他不斷說,還堅決做。

貼著溫華不顧他反抗就吻上去,心裡想著念著這麼久的美好味道,一旦再次嚐到就跟被灌了迷魂湯,怎麼都嚐不夠。

沈昌珉心裡替自己委屈,他竟然活生生憋著自己這麼多年。

 

溫華哪是他對手,幾番較量下來就被沈三少吻得沒了剛開始的狠勁,眼神看起來都比剛開始柔軟很多。

沈三少親著他唇角,又吻他臉側,眼睛,聽見溫華和他說,今天要是去婚禮現場,我可能會想要搶新郎。

他說,我等了你十六年。

溫華每一次去鄭宅就羡慕,從一開始就羡慕金在中。

即使那個人經歷那麼多不幸,他都羡慕他。

溫家的擔子他一個人挑著,不是累,更多的就是空虛。

心裡有人,他甚至都不願意去碰其他人,身體上僅有的那一次和別人的親密接觸是和沈昌珉。

在溫華心裡,也只能是沈昌珉。

他身邊男男女女多少人對他存心思。不管是他身後龐大的權勢和家產,單單僅是他自身的條件,就足夠招蜂引蝶。

可是他嫌別人髒,碰都不願意碰。

 

沈昌珉抵著他親吻,知道他的二么心裡介意什麼,又在乎什麼,委屈又欠扁地說,「就算以前我表現不好,在外面胡鬧過,可是那次在溫泉裡後,就再也沒有過。就連憋得難受也只是想著你打手槍,我右手都不願意了。」

溫華使勁推開他,臉上發熱,看著沈三少壞笑的樣子,又想揍他,被沈昌珉壓在懷裡,說,二么你再這樣看著我,我真的就忍不住了。

說完就開始抱著人親。

這麼多年欠下來的債,他總得先討回點利息,他的二么實在是太可口。

沈昌珉從來都知道,只要他回頭,溫華就在那等他,一直那樣縱容。

能被這樣的人一心一意愛著這麼多年,他是如此幸運。

 

==番外完==

 

*********

或許有人覺得不夠看,或者說有些事情沒有交代清楚,但是那都是以後的事。在這個故事裡對於以後,只要人還在,那些橫在眼前的困境,只是需要跨過去的時間,沈家不妥協,以沈昌珉的性格脫離關係都不怕。鄭家不承認金在中,那有什麼關係,鄭大BOSS從來不會關心這種小問題。

日子,會越過越好的。

寧可虛位以待人,不可以人而濫位。

下個故事見。

 

 

=====================================

 

哦耶~~上下兩部全部完結了,連帶著所有的番外、小劇場都全數PO出來 (其實還有一篇小劇場沒PO,因為肉被吞了文不全)

這篇是不是看得很過癮,不論人物塑造、劇情架構都非常的棒

在中形象方面塑造的是有一點的弱勢甚至會有一種女態的感覺

在追文的日子我們也就這方面跟作者有很多的交流

所以有的地方可以看到作者描述在中的性格方面較多點

為的是強調在中的形象絕對不要看成是女態

我在看文時唯一一處對允浩很無法諒解的地方就是

他差點跟他父親犯一樣的錯把在中當成籌碼送出去

當昌珉把在中救回來時那令人心疼的樣子真叫人心酸

 

在第二部的後半段開始幾乎都是甜蜜的節奏

最萌的就是小念了,那招人疼的樣子實在是太讓人喜歡了

允浩的轉變也讓人心疼,也讓我變成跟顧愷一樣心裡替鄭大BOSS著急

當在中在災難後被救出,允浩一直懸著的心終於放下而失聲痛哭

允浩在後半段的一切都讓我非常動容

 

而文結局一定會有些親估們看的有很多疑惑

例如在中和夏冉到底有沒有發生關係?(在番外裡說沒有,但第二部沒交代小念是如何生下來的)

昌珉的老婆和孩子和番外裡的關係不同

鄭伯在番外裡沒死但正文裡卻死

這些在第一部完結時有跟各位提過了

一切以正文的劇情為主,番外寫得什麼作者表示都是浮雲="=

不過唯一相同的就是允在兩人以後的生活是非常幸福美滿的

 

接下來下篇文過幾天後再PO哦~~~安妞!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