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HOPE TO THE END

 

「大哥…都按您說的安排下去了…您真是神機妙算呐…」首爾飯店的頂層,申智哲一臉奴相的湊過去。

「哼,他們幾個都是我發掘出來的還會不了解嗎?那個金在中雖然有天賦卻是最沒定性的一個,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他根本不適合當明星。哈哈哈,就算拆了SM又怎麼樣,還不是掉進我的手裡…」昏暗的扥光下李秀滿目露凶光。

「您的意思是…」

「一個人最大的折磨是什麼?想要自由而得不到,想要解脫卻沒有資格,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當年的仇是時候該報了…按我說的做了嗎?」

「是…是是,已經把資料盤銷毀了,秘書說金在中從辦公室出來以後備份就不見了。然後我差人去跟蹤他,發現他去了檢察院的地下停車場…大哥,如果這小子被檢察院收買了變成他們的線人…那還是做掉比較好啊…」

「不急,不急」李秀滿得意洋洋的揮揮手。

「我們現在出手只會落人把柄而已,申室長,要從敵人內部分化他們才能個個擊破…就從那個讓人頭痛的人開始入手吧」

「是」

 

 

「今天還是沒有通告?」在中抬起頭有些疑惑的問著經紀人。

「是」

「不是要參加歌謠賞嗎?」

「可能公司有別的安排吧,我跟老闆說過了你最近狀態不太好。也別太擔心了,好好休息」經紀人過來拍拍他的肩

是不是申智哲發現了自己偷走了他的備份盤?允浩會不會有危險?已經好幾天都沒有他的消息了…真讓人擔心。

在中心悸的抱著腿蜷縮在沙發裡望著安靜的手機。

就算我怎樣都無所謂,只要你沒事…鄭允浩,我不許你拿自己開玩笑。

 

懵懂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黑下來了。在中依舊保持著蜷縮在沙發上抱著手機的怪異姿勢。

手機裡塞滿了粉絲各式各樣的問候短信,回了幾條,發現全都是【哥哥情人節快樂】的短信。

忽然才想起來今天是情人節啊,情人節是該跟心愛的人一起過的啊…

應該下班了吧…不知道有沒有吃晚飯…反正閒著也是無聊,看了一會電視在中就鑽到廚房褒起湯來,記得允浩愛吃泡菜鍋的…

洗食材,切好,放進鍋子裡,關火,放在可愛的保溫杯裡。

滿懷喜悅的撥了允浩的電話,依舊是生硬的女聲,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轉接到語音信箱…】

既然他在忙,不如搞個突然襲擊吧…冒險的想法忽然鑽出來,在中手忙腳亂的找出口罩和墨鏡打扮一圈在鏡子前仔細看了看。嗯,粉絲應該是認不出來吧…

 

望著副駕駛上安穩的放著的保溫杯,想像著允浩讚不絕口的表情和樣子,在中發動汽車時嘴角溢滿甜蜜的笑。

車子在檢察院門口停了下來,在中整理了一下口罩走過去壓低聲音問著保安大叔,

「請問,鄭允浩檢察官在嗎?」

保安大叔打電話查了一陣從傳達室伸出頭來,

「鄭允浩早就下班了」

「下班了?」

小小的失落了一陣,在中掉頭往鄭允浩的家裡駛去。

允浩的房間依然黑著燈,客廳裡似乎有人在看電視;透過紗簾依稀可以看得見好像是智慧正抱著紙巾看在中的演唱會哭的稀裡嘩啦。

「沒有在班上,也沒有回家…是出什麼事了嗎?」在中趴在方向盤上,手機依舊顯示電話無法接通。

鄭允浩,鄭允浩,今天是情人節啊,你就那麼忙,忘記了這個日子嗎?還是你出了什麼事?

在中皺起眉頭。

 

等到允浩的影子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兩點,本來昏昏欲睡的在中看到允浩修長的身影立刻清醒起來。打開車門就攔在允浩身前,

「去哪裡了?下班那麼早也不回家,打你手機也不接,你知道我多著急嗎?」

允浩眯著眼睛看了在中一會,忽然笑起來

「對不起啊,在中」

濃濃的酒味刺激著在中的鼻子,他湊過去聞了聞,

「你喝酒了?」

「嗯」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允浩搖晃了一陣。失去平衡的靠在牆上,在中急忙把他扶進車子裡。

「怎麼喝成這樣?」在中皺起眉頭。

「嗯…和前輩一起聚餐…」允浩閉著眼睛悶悶的說。

「走吧走吧,先找地方湊合一晚。你這樣回家會被你媽罵死的」在中幽幽的嘆了口氣,車子駛向附近的豪華賓館。

 

扶著允浩打開房間門的時候在中幾乎精疲力竭了,還是支撐著起來幫允浩放好洗澡水。

「起來洗洗吧,一身酒氣」在中湊過去解著允浩的襯衫,露出平坦的小腹和結實的胸肌,讓人欲罷不能的完美曲線透過昏暗的低燈刺進金在中的眼睛。

「在中…在中…」允浩聲音有些沙啞,眼睛始終沒有睜開。眉頭緊鎖很痛苦的樣子。

「嗯,我在這裡,我在這裡…我們允不舒服嗎?」在中輕輕抱著他的頭把他放在自己的腿上

順勢將他禁錮在自己的懷裡,允浩不由分說的將在中抵在床邊。

霸道而充滿侵入性的吻,辛辣的酒味刺激著在中。只能頭暈目眩的接受著那暴風雨般暴虐而密集的吻和…

「允…允浩!你放開我!你放開我!!」在中失聲喊著,話音未落卻已經淹沒在允浩充滿情_欲的舔舐中。

不對,不對…有什麼東西不對勁...一個想法不斷在頭腦裡閃現著,在中掙扎著,卻思考不出原因。允浩啊,今天是情人節啊,你為什麼要這樣?你,到底怎麼了?

鬆散的衣衫變被允浩淩亂的扯開,露出粉色柔滑的肌膚。

「在中…在中…你到底要什麼?」允浩的熾熱已經難耐,抵在在中的腿間。情欲到了無法抑制的狀態,可他的表情卻冰冷的能凝結成冰。

「我…要你啊…允浩…你今天到底…啊!!!」身後一陣刺痛,在中痛苦的喊出聲來。

身體契合在一起,為什麼覺得心去越走越遠呢?

律動漸漸加快,在中洶湧著的眼淚已經沾濕了枕頭。對方卻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

慢慢的深入,每一次都衝撞都讓人瘋狂。

「真美…這張臉下面,到底是什麼?我忘記了…你本來就是個會演戲的人啊…」

「哈…金在中…你…到底想要什麼?」

終於低吼一聲釋放了自己,允浩微喘著,依舊問著那個沒頭沒尾的問題。

「鄭允浩…你…到底…怎麼了…我們…怎麼了…」在中不成調的呢喃著。

身體好像已經不是自己的,心靈的疼痛卻無法減輕。為什麼?

金在中,那天你給我的資料盤裝的能夠破譯檢察院所有局域網的高級病毒。因為信任你所以我們所有人幾個月來的辛苦都白費了,只因為你的一句話。

原來你一直在耍我,利用我,原來你一直都是XM的走狗。只不過我天真而已,還以為要解救你走出那個牢籠、卻不知道我們已經處在相互矛盾的兩個極端。

無法繼續的愛,也無法讓它停止…

HOPE TO THE END

 

 

 

 

 

二十九、為了忘記對你憎恨的那天

 

鄭允浩,鄭允浩,我們到底是哪一步走錯了...試著推開你,卻更加想念。

放棄了一切要追隨你,卻被狠狠傷害。

我們到底哪一步走錯了…還是,這場漫長的糾葛裡相遇根本就是一場錯誤…

 

「到底在磨蹭什麼?下一個節目就到你了!」經紀人催促著,被化妝師拽到一邊。

「我實在沒轍了」化妝師扔下眉筆。

「眼淚一直流一直流,什麼化妝品都蓋不住。你愛找誰找誰吧,我還有約呢」

「金在中?在中?」經紀人湊過去試探性的喊了一聲。

「………」

「金在中!」

「嗯?」抬起頭,露出憔悴的臉色。

「下一個節目,還要上嗎?」經紀人從來沒有看過這樣的金在中,記憶裡總是笑的沒心沒肺的他從來沒有過這種絕望的表情。語氣也軟了下來。

「哦…要上啊…要上的」茫然的在桌子抓起髮蠟在頭髮上抓了幾下,很快又陷入了失神中。

「算了,你這副樣子會搞砸的…」

「哥,沒關係的…」在中勉強的笑了笑,從座位上站起身。已經休息了很長時間引起了粉絲的議論了,這一次是重要的歌謠賞無論如何也不能缺席的。

 

燈光暗下來,歌迷開始抑制不住的尖叫。舉著金在中燈牌的女孩站起身揮舞著應援棒和攝像機。

握緊麥克風,下面的一切好像都消失了。歌迷,閃光燈,攝像。

「這首歌,是送給一個不在身邊的朋友的…」垂眸一笑,他的聲音低沉道。

「雖然可能不會再見了,可還是要感謝他陪我一起創造了那麼多美麗的回憶…」

「他搞什麼啊?幹嘛臨時改曲子?」導演走過來朝經紀人抱怨著,示意伴奏停止播放。

沒有華麗的和聲,沒有炫目的舞蹈,沒有耀眼的服飾,在黑暗中他的眸子如同寶石般熠熠生輝。

觀眾出奇的安靜下來,應援棒停止了揮動呆滯在那裡。

時間好像凝滯了,只剩下淺淺的吟唱聲仔空氣中流動著。

日暮時分的天 拖拖拉拉的腳步

睜開眼睛看 這無法忘懷的地方

還殘留有對你的怨恨

現在我想要自由

用時間可以解決的 我相信

就怕那樣 也只是愚蠢的行為

現在那些錯失的東西 我存放起來了

和你已經沒有關係了 不是嗎

一開始 你的存在是沒有我的

是你給了我傷痛

我還有那麼多痛心的記憶

無論何時 你都不是我 任何人都是

這樣的傷痛

來自飽受煎熬

對不起 除了這樣做沒有別的辦法

真的只有這樣做了

像你一樣 只有重新開始

直到那天來臨為止 沒有辦法再繼續愛你

為了忘記對你憎恨的那天

一開始 你的存在是沒有我的

是你給了我傷痛

我還有那麼多痛心的記憶

無論何時 你都不是我 任何人都是

這樣的傷痛

來自飽受煎熬

對不起 除了這樣做沒有別的辦法

真的只有這樣做了

像你一樣 只有重新開始

直到那天來臨為止 沒有辦法再繼續愛你

為了忘記對你憎恨的那天

 

略帶沙啞的聲線撩動著心弦,帶著深深的倦意和悲傷…

望著台下早已愣住的人群,機械的微笑,鞠躬謝幕,轉身離開。

只留舞臺上無法化解的傷感慢慢發酵。

 

 

「大哥,那個金在中好像再沒有跟檢察院的人聯繫了呢…薑還是老的辣啊,您真是神機妙算」

「哼,金在中想跟我鬥還嫩點了。這下他連污點證人都做不成了,只能乖乖的讓我們擺佈…」

「是,是是」

「英國的帳戶上的錢已經轉過來了嗎?」

「應該是後天…大哥,最近被那幫條子盯得那麼嚴。要不要躲一躲風頭再交易啊?」

「怕什麼,金在中已經被他們當成我們的人了。而且他們也沒有證據」

李秀滿點了一支雪茄得意的笑起來,一閃而過的嗜血氣息讓人膽寒。他登上了停在旁邊的車 很快消失在首爾厚重的霧氣中。

 

 

 

 

 

 

三十、昌珉現身

 

「允浩…我的歌,你聽到了嗎?」

「傻瓜,我怎麼會不聽呢?」

「好恨你,真的好恨你…我也好恨我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

「對不起…在中,對不起…我不能不那麼做」

 

睜開眼睛,已經是午夜。

金在中要昏昏沉沉的腦袋,已經沒日沒夜的睡了很長時間。自從回到家以後就開始持續的低燒,喉嚨腫的說不出話來。震個不停的手機被扔到水池裡之後就徹底的安靜下來,他只是想安靜一下。

桌子上放了一杯水,和藥片…是自己夢遊了嗎?

VIK依舊趴在臥室的一角靜靜的看著主人。

「你不是在院子裡呢?誰放你進來的?」

VIK:不告訴你!哼,讓你成天顧著失戀不理我!唔~

支撐著起身,忽然發現廚房好像有咯吱咯吱的聲音。像是鬧耗子…

下意識的湊過去,廚房裡隱約透出修長的影子。

「允浩?」恍惚中喊了一聲。

「在中哥」昌珉一抹嘴抱著吃剩的披薩尷尬的笑了笑。

「你家門鎖密碼還是沒變呢~我啊路過時忽然好想念哥哥做的飯呢,結果看到你在睡覺」

「原來是這樣啊」在中點點頭。

看來藥片和水都是小放在那裡的,這麼久不見也會體貼人了啊…

「你不是忙著拍電視劇嗎?怎麼跑過來了?」在中靠在沙發上沙啞著問。

「想哥哥了唄」

「想我做的飯了吧?不過今天不行,家裡什麼食材都沒有」

「在中哥」昌珉喝了一大口可樂,表情忽然嚴肅起來,

「我要好好和你談一談」

「什麼啊」

「關於XM,我聽到我們公司的社長在酒會上提到過,真的很有問題。檢察院正在查你們的社長申智哲」

「是啊,檢察院的人…」在中低下頭呢喃,心中好像又塊什麼東西塌陷下去了。

「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檢察院的目標不是申智哲。是申智哲身後的幕後操縱者。哥,你看看這個」昌珉拿過一遝照片,

「這是我做拜託在警署的朋友搞到的…雖然只有背影,你看的出那個人是誰吧?」

「啊」照片應聲落地,在中吃驚的捂住嘴巴瞪著昌珉,

「真的是他…我一直以為他死在美國了…」

「如果是那樣就好了…再偷渡會韓國,他一定是有什麼陰謀的…」

「我們該怎麼做?」在中抬起頭。

「以他的性格,一定會把阻擋他的人趕盡殺絕的…」如果真的只是要針對自己的話,無所謂,可是允浩怎麼辦?如果他傷害了允浩,該怎麼辦?

惶然無措的咬住下唇

「在中哥,或許你可以幫幫允浩哥」昌珉正色道。

「幫?…他已經把我和申智哲歸於一類,完全不相信我了…我們之間已經完了…」在中的聲音越來越低,蒼白的臉色隱在夜幕中。

「現在這種情況,如果我和XM解約。他們一定會拿俊秀和有天的合同相要脅,所以我只能等待。聽天由命,而鄭允浩,他並不屬於我」

「你們之間到底怎麼了?」

在中只是苦笑的搖頭。

誤解積聚了太多,分離太多,就變成了深深的溝壑。

凝視著窗外,他看不到遠處一個黑影一閃而過。

 

 

 

 

 

 

三十一、李秀滿,死囚室敞開大門歡迎你回歸祖國

 

首爾最豪華的CLUB

「李總裁真是好雅興,從美國趕回來還不忘請我們一起敘舊」包間裡一個頭髮斑白的男人摟過一個衣著紅衣的女人訕笑著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那當然了,宋議員在政界的一直是中流砥柱…也是我們SM的恩人呢,現在李某能死裡逃生全靠宋理事費心,小弟當然沒齒難忘」李秀滿恭敬的給桌上的人斟滿了酒。

「舉手之勞而已…哈哈…秀滿啊,你可一直都是最識時務的,SM的事情我也是沒辦法

誰讓你得罪了輿論呢,我就是有翻天的本事也鬥不過全亞洲粉絲的嘴啊…你也只好認栽了」宋議員一皺眉頭把清酒一飲而盡。

「是是是…您說的在理…宋議員,小弟這次冒死從美國回來就是為了翻身的…還望宋議員多多提攜啊」

「那是自然的…你啊,就放心的搞老路子好了。海上的線還歸你,不過我要這個數」

宋議員在桌子下比了一個數。

「哈哈哈哈,您只要肯點頭。別說這個數,再多一倍都沒問題…」

「真的?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站住!幹什麼的?」五大三粗的保鏢攔住包間的門。

「送酒」清冷的聲音響起,一身服務生打扮的允浩看上去格外清爽;一雙眼睛卻銳利逼人,隱含熠熠鋒芒。

「我們的酒沒有了,讓他進來吧」紅衣女子趴在嚷了一聲。

「您好,打擾了」鞠了一躬,允浩低頭倒酒。

血紅色的液體緩緩流入酒杯。

「我們沒點紅酒」李秀滿皺起眉頭打量著鄭允浩。

「哎呦,人家想喝紅酒嘛,紅酒對皮膚好…李總裁不要為難我們小帥哥了…」女子靠過去撒嬌。

「你什麼時候點的紅酒?」李秀滿追問著,轉過身盯著鄭允浩。

「你叫什麼?」

順勢一把槍已經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抵住李秀滿的太陽穴。

「鄭允浩」

他嘴角抿起漂亮的弧度,冷冷開口。

「首爾檢察院黑金調查組,鄭允浩檢察官。李秀滿,死囚室敞開大門歡迎你回歸祖國」

「跟…跟我沒關係…」宋議員戰慄著起身要跑。

「哎~宋議員,恐怕要麻煩您跟我們走一趟了哦」 李妍希從桌子下面取下一個微型答錄機晃了晃。

「在你解釋清楚剛才的對話前,麻煩您配合我們的工作」

 

 

 

 

 

 

三十二、去追金在中當你嫂子

 

兩個月後

首爾最高法院門口已經被圍堵的水泄不通,所有的記者架起攝像機在門口等待的XM的宣判結果。

「請讓一下,請讓一下」申智哲和李秀滿戴著手銬被帶上警車。

「申智哲,請問你對於審判結果怎麼看?」

「公訴方認為你有販毒和洗黑錢行為,請問你有什麼看法?」

「李秀滿,你是否承認運用非正當手段榨取粉絲的錢財?」

「你們是和上層議員勾結嗎?」

記者們爭相擠過去把話筒往兩個臉色難看的人嘴邊塞著,閃光燈此起彼伏。

「大哥,我怕這次要老死在監獄了吧?」申智哲顫顫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李秀滿,腿不住的哆嗦著。

 

不遠處,李妍希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

「終於把他們送到該去的地方了….允浩,這次幹的漂亮。想要什麼職位?我打報告的時候可以寫進去」

「我可以申請長假嗎?」允浩歪過頭,似乎有片刻的失神。

「長假?也好,你該好好休息休息…要記得找到你那個朋友啊,這次害他受委屈了吧?記得好好解釋清楚」李妍希抱歉的笑笑

「他…會原諒我的嗎?」

「當然啦~只要你肯誠心解釋,是沒有誤會說不開的」

李妍希拍拍允浩的肩膀,

「趁這次就抓緊時間把事辦了吧,別拖下去了。你們倆的破事以為我不知道是吧?看著我都急死了」

看著李妍希一臉焦急的樣子,允浩徹底石化了。

 

「喂,鄭智慧」允浩回到房間直奔智慧的房間,

「你是金在中粉絲站的版主吧?金在中的日程表你有嗎?」

「幹嘛?」鄭智慧莫名其妙。

「去追金在中當你嫂子」在智慧的電腦上敲打了一陣,狹長的眼睛露出滿意的神色。允浩拿起車鑰匙就跑了出去。

「金在中?嫂子?天呐,我哥哥吃錯藥了嗎?」

鄭智慧坐在床上發呆。

 

 

「歌迷朋友,今天我們請來的嘉賓是很久沒有露面的亞洲巨星…金在中!!!」隨著主持人的的聲音場下響起了爆棚的尖叫

「啊!!!!!!!!!!!!!金在中!金在中!金在中!!!!!」

「HI,大家好嗎?」在中從後臺走上來,瓷器似的臉頰透著程式化的溫和笑意。

「很想念大家呢…」

「啊~~~~~~~~~!!!!!!!!!!」尖叫聲充斥著每個人的耳朵。

「在中XI,休息這段時間過得怎麼樣呢?」

「很好啊…很充實」

「撒謊,金在中!」一個聲音在人群前面大喊。

「MO呀,這人誰啊?」

「ANTI吧?怎麼混進來的?」歌迷議論著看著身邊這個西服革履的帥哥露出異樣的目光。

金在中有片刻的失神,茫然的望著人群中的鄭允浩。就像第一次和他相遇時異樣,自己在眾人注視下和他相遇。他就這樣硬生生的擠進了自己原本華麗喧囂的生活,帶著青澀和傻氣。

「金在中,我們…交往吧!」

「我,幹嘛要和自己的ANTI飯交往?」半餉,在中反問。

「因為,有這樣一個ANTI飯喜歡你喜歡的要瘋掉了,每天心裡想著的全部都是你的臉,真的是討厭死了」允浩理直氣壯。

「既然討厭,就離我遠一點啊,幹嘛還一直出現在我面前…」在中說著說著,鼻子有些發酸

「因為喜歡你啊,傻瓜,因為喜歡你啊」

石化了的保安大叔眼睜睜看著鄭允浩從臺上把金在中拉下來塞進車子裡揚長而去。

三十秒鐘之後攝影棚徹底炸鍋了。

「金在中被綁架啦!!!!!!!!!!!!!!!!!!!!!!!!!!!!」

 

 

 

 

 

 

三十三、我們結婚吧

 

緊急刹車的聲音,在中腦袋直接撞到擋風玻璃上。

「你瘋了嗎?鄭允浩,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著直播節目把我拖到這種地方?」金在中揉著自己的腦袋嚷嚷著。

「到底想幹什麼?那麼用力把我拋開的人不是你嗎?那麼狠狠傷害踐踏別人的人不是你嗎?既然要扔掉我幹嘛又回來?」在中積聚了很久的怒火終於爆發了。

「對不起…因為只有讓李秀滿相信你已經和我們沒有關係才會放鬆警惕…」允浩低聲解釋著,其實和在中分開後一直後悔想要解釋清楚都因為工作而牽絆住了。只能每天等在中睡著了再去看他…就算心裡再怎麼不忍心還是要硬下心來傷害,這種心情比在中的傷心來的更加難過。

「鄭允浩!你是全天下第一大壞蛋!我現在告訴你,其實你比申智哲,比李秀滿可惡一百倍。我討厭死你了!你把我當什麼?想要找回來就找回來,想要丟掉就丟掉的玩具嗎?我告訴你,鄭允浩,我金在中雖然不聰明,可我並不是傻子」

金在中的聲音有些顫抖,抹了一把臉上潮乎乎的淚水扭過頭打開車門要下車。

「該死,這是什麼地方?」腳下軟綿綿的,在中低頭一看。竟然是鋪在地上厚厚的玫瑰花瓣

花瓣鋪成的地毯一直延伸到幽靜的歐式教堂裡,不是很大,看上去卻莊重肅穆。敞開的大門透出隱隱燭光(我真的不想狗血!!!!)

「在中,我們結婚吧」允浩從車上下來,不知從哪變出一束玫瑰一臉認真的說。

「MO?你瘋了吧?」在中完全狀況外的表情驚愕的看著這幅電視劇裡才會出現的情景。

「我是認真的」允浩堅定的走過來拉起在中的手,

「在中,從遇見你那一刻就有個聲音告訴我,這個人可能是要牽絆一輩子的…就算那麼荒唐,就算距離那麼遠還是愛上了你,在中,當放開你的手的時候我才明白我們之間根本就不是什麼能夠阻隔開的;就算住在兩個星球上,我愛你,也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允浩凝視著在中緩緩說著,時間似乎凝滯。

「給我個機會,讓我保護你,讓我和你在一起,不論快樂還是悲傷,在中,我不想在你的房外看到你獨自坐在陽臺抽菸的樣子」

他的聲音低柔而憂傷,暫態令在中無言以對;很多莫名的憂傷又洶湧著襲來,卻只能攀住他的肩膀緊緊抱著允浩。

早已經聽慣了各種各樣的海誓山盟,和形形色色的人說過或這樣或那樣的話。唯獨從他的嘴裡說出的才被賦予了真正的意義。

「我們…在一起吧」允浩環住在中的肩輕聲道。

「就這麼幾句好聽的就想打發我金在中…沒那麼容易」在中抽抽鼻涕別過頭 。

 

「哥,你就答應允浩哥吧!」一個悶悶的聲音從教堂後面傳來,嚇得在中差點跳到車子後面去。

幾秒鐘後一身小禮服的沈昌珉捂著下身表情痛苦的從教堂裡跑出來。

「對不起啊對不起,我不是來破壞氣氛的…只不過你們再磨嘰的話….我就真的憋不住要尿褲子了…」

「切~我早就跟他說不要喝那麼多奶茶了…」過了一會有天摟著俊秀一臉鄙視的從教堂裡蹭出來。

「你們,怎麼來了???」在中眼睛瞪得比車燈還閃閃發亮。

「今天是你們的大日子啊,在中哥,恭喜你在中哥,還有允浩哥~啊不對,以後就要喊允浩姐夫了吧?我要當小姨子咯~」俊秀笑嘻嘻的抱著在中的脖子嚷嚷(眾人:教主,您的角色認知比較到位…)

「鄭允浩!!!」在中擰過頭面帶殺氣,

「你是故意的吧?害我出糗的是吧?」

「不是啊LP,我怎麼會呢~~~」允浩頭搖的想撥浪鼓。

「在中哥,你不知道準備訴訟這段時間允浩哥有多擔心你。又因為避嫌不能見面天天賴在我這等你的消息,還請我吃了整一個月的自助…這麼好的人去哪找啊?」解決完自身問題回來的昌珉誠懇的勸著。

「嗯嗯,是啊,還經常半夜陪我打遊戲」(實則借打遊戲之名套話問出在中的行程)俊秀也不停點頭。

「在中哥,出於SOULMATE的立場我提醒你。這種具有牛皮糖精神和臉皮賽城牆又沒脾氣任勞任怨的LG除了我真的不多見了」有天一把自戀的摸著頭髮一邊敲邊鼓。

「什…麼啊…」在中聽著弟弟們在允浩鼓勵眼神下的“肺腑之言”咬著手指看了一眼允浩。

「在中啊,不會再放開你的手了。不會讓你流眼淚,不會讓你一個人回家…對此我發誓」允浩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戒指,牽起在中的左手無名指輕輕套了上去。

他的聲音低柔而堅定,暫態令在中紅透雙頰;只覺得腦海中一片空白。

多少次…有多少次幻想著會有那麼一天。有那麼一個人,輕輕把指環套進自己的無名指。不用多麼感人的語言,只是輕輕牽起自己的手告訴自己他想要在一起的心情。

亦或是依戀,或是爭執,或是悲傷,或是幸福。

只是一起承受著的,因為是為了彼此的存在而欣然面對;因為彼此而變得無畏。

足矣。

「ANTI鄭,以後要是再敢欺負我就完蛋了!」在中柔軟的發靠在允浩的肩頭略帶俏皮的低語。

「就是要欺負你啊」允浩壞笑著捏捏在中的鼻子。

「忘記了嗎?鄭允浩天生就是為了ANTI金在中而生的呢~」

「MO?想死嗎?」

「不過,這句話看來是要改一改了」允浩抽動了一下嘴角,

鄭允浩是為了金在中而生的。

 

 

讓我們把鏡頭轉向還在窩在沙發裡啃薯片的智慧。

「喂,智慧姐,你快看電視!!!SBS2!」

「怎麼啦?」

「出出出大事啦!!!」

「安啦安啦~別咋咋呼呼的,在中哥哥的演唱會早就播了…」智慧一邊夾著手機一邊找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據報導…當時金在中被一年輕男子強行帶走已經近三小時行跡不明…】電視畫面出來一晃而過的出現鄭允浩嚴肅的臉和身後被拖著的金在中茫然的表情。

「啊!!!!!!!!!我一定是眼花一定是眼花」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

智慧捏碎了手裡的薯片。

「智慧姐啊你還好嗎?喂?智慧姐!你在聽嗎?」

「………」智慧依舊處於石化狀態。

「我說那個人怎麼長的那麼像你哥呢?智慧姐,我沒眼花吧?」

「………」

提著吸塵器的浩媽看著被智慧捏碎的一地薯片氣不打一處來,

「呀!我剛擦的地板哎!死丫頭看看你幹的好事?明天你哥說要帶交往的物件回來,你把家弄的這麼亂怎麼見人啊?快點收拾!」

智慧合上掉在地上的下巴,無數念頭在腦邊嗖嗖的飛過,

【你是金在中粉絲站的版主吧?金在中的日程表你有嗎?】

【去追金在中當你嫂子】

【明天你哥說要帶交往的對象回來】

………………………………無數資訊經過智慧的推理之後得出一個令人吃驚的結論,

「蒼天哪~~~~~~~~~~~~~~不會吧???????????」

 

 

 

 

 

 

三十四、只要和你在一起,待在哪裡都好

 

「鄭允浩!我不管你到底在搞什麼,總之你給我說清楚!」

一早蹲在家門口的智慧義憤填膺的衝向允浩的車子拍著車窗,車窗緩緩降下。鄭智慧瞬間只覺得一股血往頭上湧想要暈過去,車窗裡鄭允浩的豆包臉旁邊靠著的…竟然是只能在海報和電視上可以見到的…全亞洲女人夢寐以求的男人…金在中!

「上車吧,我們先出去喝點東西」允浩努努嘴。

「啊?」智慧瞪著大眼站在車旁不知所措。

「你是允浩的妹妹吧,上車吧~外面好冷呢」在中又擺起招牌微笑打開車門向智慧伸出手…

鄭智慧只覺得他的身後光芒萬丈,就差鴿子撲騰著從耳邊而過唱詩班高喊哈利路亞了。

一路上允浩超級不爽的盯著方向盤,在中有一搭沒一搭的哼著歌。

鄭智慧的內心活動:金在中請我吃飯金在中請我吃飯金在中為我開車門金在中衝我笑金在中對我說話金在中問我冷不冷金在中和我坐在一輛車上金在中…金在中…

 

「智慧啊,其實他才是我交往的人」允浩在咖啡店找了個隱蔽的角落坐下來認真的說。

「…………」鄭智慧面無表情。

「雖然我們並不能公開,但我們的真心是無法改變的」在中克制的微笑。

「…………」依舊面無表情。

「智慧啊,你還好嗎?」允浩伸出手在智慧眼前晃了晃。

「怎麼沒反應哎~」

鄭智慧畫外音:哇哇哇啊!!!我居然和金在中面對面坐在一起!金在中對著我喝咖啡!金在中在我面前喝咖啡啊啊啊!到底是亞洲巨星啊喝咖啡都喝得這麼塞克西!在中哥哥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允浩無奈的靠到在中耳邊輕聲說,

「沒辦法,一旦提起跟你有關的事情這丫頭大腦就完全脫線了。我看跟她把事情說清楚希望不大」

「真的嗎?」在中摸摸自己的小臉,看來自己的魅力還真不小啊。

「智慧啊,我喜歡你哥!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哥!!!」在中站起身抓住鄭智慧的肩膀用力搖晃起來。

畫外音:哇哇哇金在中抓我的肩膀!!!金在中晃我的頭!!!好暈啊幸福死了~是頭暈還是幸福的暈呢?金在中還對我大喊~太幸福了頭更暈了,是聲音太大喊暈的還是幸福的呢?不管啦~金在中對我說…喜歡你…哈哈哈哈…喜歡你…哈哈哈哈…喜歡你…哥?

哥?

喜歡我哥?

喜歡我哥????

「………」鄭智慧瞪著大大的眼睛盯了一會金在中,又盯了一會鄭允浩。終於用貞子才有的特有聲音緩緩的問,

「你……剛才……說……什麼?」

在中和允浩欣喜的對視了一眼(看來花花出馬果然不同凡響)

「智慧,我知道你是他的粉絲;但是,他是你嫂子」允浩語重心長的握住智慧冰涼的手

「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不會的」鄭智慧揪著頭髮。

「怎麼會這樣呢?在中哥哥,我哥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優點。像我這種又隨和又善良的人都沒有辦法和他同處一室超過一個小時~~我哥他從小就摳門摳死了!看到別人從他的存錢罐裡拿錢會氣得三天睡不著覺!」

在中握著放在自己大腿徘徊著的大手微笑,

「我喜歡他勤儉節約」

「我哥小心眼啊,那次我打碎了他的飛機模型他整整罵了我半年!」

在中靠在允浩懷裡蹭了蹭,

「我們允啊~生氣的時候最招人喜歡了」

「他是偏執狂!跟人家打賭輸了半夜起來織圍巾!」智慧擦擦鼻血依舊不死心的說。

「真的?」在中抬起頭星星眼,

「允浩,你還會織圍巾呐~好厲害~」雙手捏過允浩的臉啵了個帶響的,雷的智慧一口水全噴了出去,

「我受不了啦!!!」鄭智慧站起來望著眼前上演瓊瑤戲的倆人。

「智慧啊,我們只是想讓你理解我們的處境」允浩的聲音幽幽響起,眼神卻曖昧的盯著金在中。

「智慧,請接受我吧~雖然不知道會怎樣,但我會努力做的」在中朱唇輕啟,望著允浩開始十萬伏特交流電。

「你們…你們…可不可以顧及一下別人的感受…」智慧捂著鼻子大喊。

「服務員!紙巾!!!紙巾!!!」

「智慧啊,你同意了嗎?你支持我們交往對嗎?你是支持的對吧?」在中握住智慧的手瞪著無辜可愛的大眼睛問著。

「雖然看到自己的夢中情人跟哥哥在一起…你們倆在一起…真的很和諧啊…」對在中的高壓電抵抗無能的智慧支支吾吾的說。

「是吧?是吧?很和諧是吧~很配的吧~~~」在中羞澀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LG,允浩趕緊粘過來兩個手把LP全在懷裡,一邊沖智慧挑眉【別瞎想了,他這輩子有主了】

智慧欲哭無淚。

「服務員,紙巾用完了!麻煩再送一點!!!」

「我們倆已經舉辦了儀式…下一步在中的意思是去巴黎度蜜月…妹妹」

「到時候會給你捎香水回來的,小姑~」

「所以麻煩你要跟爸媽好好解釋了~妹妹」

「辛苦小姑了~」

兩人一唱一和的完全把拜託的對象甩在了另一個星球。

「MD,老娘受不了啦!!!」鄭智慧鼻子裡塞滿紙巾站起來嚷嚷怒吼,

「你們倆!要在一起就不准給我鬧彆扭!鄭允浩!你敢欺負他就死定了,我把你的破事全跟爸媽抖出來!還有你!金在中!我哥要是敢對不起你的話…打電話給我」智慧壓低聲音說了最後一句,捂著鼻子跑出了咖啡屋。

 

恍惚的站在街角,回過頭去的時候看到允浩和在中依舊坐在那裡,陽光灑在他們身上。像一幅油畫,兩個少年依偎在一起淺眠。

「呀,你說去巴黎的事情…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啦,我知道你一直想去」

「那麼,去多久呢?」

「你說了算」允浩吻了吻在中的額頭

「只要和你在一起,待在哪裡都好」

 

 

===============全文完===============

 

 

嗯…老實說這個文當初看時是覺得蠻好笑蠻特別的

但經過這幾年無數豆花文的薰陶之後

現在再回頭看這篇就覺得好像…似乎…沒那麼特別了(汗)

通常轉文前我都會再看一遍,除非是近期看的

否則我都會再看一遍確定過得了自己這一關才會介紹給大家

這次是臨時起意要PO些短篇的,找文的時候看了前兩章回憶一下劇情覺得OK所以就PO了

雖然這個作者的寫作功力還有待加強,不過有些地方還是寫得讓人會心一笑

怎麼說都是一篇抽文,至於文中的一些邏輯性和矛盾處

咱們就不要太苛究了~

 

明天!明天就是咱們的會長允浩大人的新戲上演的日子了

明天要轉的文就是我憋了很久就等著明天放的

因為允浩第一次演古裝劇,所以明天要轉的就是篇古文

也許很多人看過了,但我還是想推薦一下

吶~明天見囉!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