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二天0530一班人就整裝去巡邏了,鑰匙開著車在戈壁上狂奔,油門更是踩到了130邁,揚起的塵土在身後綿延了數公里。

美國佬習慣了開快車,這些年輕的小子們更是。

鄭允浩當然也不例外,他喜歡GTO或野馬之類的大功率跑車。

家裡有兩輛,一輛寶馬Z4,還有一輛正是法拉利的GTO599。

他本來想買GTO250那款,無奈太貴的同時,金在中總是笑那款車長的像《汽車總動員》裡的主角,那輛紅色跑車的閃電麥昆。

實際上人家是一款道奇蝰蛇。

車裡用IPOD放著搖滾,一車人就這樣high了起來。

今天也沒有遇襲,收繳了一些槍支就收隊了。

 

 

 

被太陽炙烤著的柏油操場上,100多個人排成一列列地,隨著教官的命令做著俯臥撐。

「一」

「二」

每一個的動作必須到位,三四個教官在隊伍中穿梭巡視。

挑出每一個動作不到位的接受懲罰。

每一個數字的間隔越來越大,他們已經做了2組一共160個俯臥撐了,接下來這是第三組。

「三」

教官繞道第二排中間的位置,他慢慢蹲下身,在他的耳邊吼叫:「黃皮膚的小子,你的動作活像個娘們兒!還是說你們黃皮膚的都是這副德行?!」

被訓斥的男子沒有說話,汗水順著被剃得整齊劃一的鍋蓋頭和白皙的臉龐滑下,一滴一滴,滴在發燙的水泥地上。

他的雙腿緊繃,雙臂因為支撐著整個身體俯下的重量在輕微的顫抖。

「Jesus christ(老天),你想要退出嗎!回答我!!」教官誇張的蹲著俯下身,將頭貼在地上,看著男子大聲的吼。

「No,sir!!」男子咬著牙大聲的回答,天知道這句話又耗費了他多少體力。

「那就再低一點!!」

「Yes,sir!」

「全體,衝向沙灘,30組五十米折返跑!快!!」這裡的教官像是天生的大嗓門,他們中氣十足,表情嚴肅。

「喂!海邊的娘們兒,誰允許你們去那裡!!給我滾過來!1組俯臥撐準備。」教官衝著在濕沙灘上的教員吼道。

濕沙灘的硬度大,吸附力小,腳蹬地的力也更小。

教官自然知道。

教官們選擇的地方都是鬆軟,乾燥的,有起伏的沙地。

在沙地上跑步時,為了保持身體平衡,腿部肌肉要比平時跑步用力更大,再加上是高低不平的沙地,它對腳踝和膝蓋的要求很大,很容易受傷。

男子的膝蓋上中學時受過傷,加上這些天的高強度訓練,他的膝蓋已經有些水腫。

但他明白不可以讓任何人知道,告訴了別人就意味著出局,意味著他到那個地方需要更長時間的等待。

他努力的折返,為了不讓自己掉隊。

「黃皮膚又是你!」教官抱著胸站在一邊。

「你在跑嗎?我的意思是跑!!不是黏在地上!!你現在看起來就像一坨用高壓水槍都沖不走的稀屎!」教官挑著最能引爆神經線的話。

「你就是一坨稀屎!回答我,是或不是?!!」

「Yes,sir!!!!」

即使他的腿已經支撐不住,即使他被激的頭腦發熱,也不可以反駁教官半句。

「快點!再快一點!!不然你就退出!!!」

 

一上午的大體能訓練結束了,他們還要排隊跑一公里才能到食堂,排隊領取食物。

吃飯的時間是五分鐘,從第一個人落座開始時計算,最後一個倒楣蛋可能只有兩分鐘或一分鐘吃飯。吃了拿更是被禁止的。

男子排在隊伍的中間,還算幸運,留給他的時間,恰好可以讓他將盤裡的食物都吃的差不多,不至於挨餓。

不要讓自己心神不寧,也不要因為擔心自己的承受能力就輕易打退堂鼓。

恐懼只是對未知事件作出的臆想。堅持!等待你的必將是光明的未來。

 

 

 

朴有天和沈昌珉已經到這裡整整3個月了,這天下午照例巡邏,一班人坐上裝甲車開往目的地。

沈昌珉一路上話不多,大多時候都是抱著他的槍望著窗外,偶爾接幾句話。

朴有天倒是已經和大家打成一片,什麼玩笑都開,就差沒穿一條褲衩了。

大家雖然種族不同但在這裡,伊拉克,已經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蚱蜢)。

允浩看出了沈昌珉比較沉默的性格,通過這兩個月的相處也知道了沈昌珉來自第八軍的第二步兵師。

特殊就在這個第二步兵師駐紮在韓國紅雲,沈昌珉又是韓裔,韓國國內對於要求這些美國大兵離開的呼聲越來越高,昌珉自然夾在中間兩頭受氣。

又聽說他是自願來到伊拉克的,這也足以說明他作為一個韓裔駐紮在韓國的壓力。

想到這裡鄭允浩試圖讓沈昌珉多開口或是找到他有興趣的東西,每年美軍士兵自殺不在少數,他真的害怕沈昌珉再這樣沉默下去也會撐不住。

還好還好,他發現昌珉對食物非常喜愛。每天他們一回到基地,昌珉是第一個衝下車飛奔向食堂的,但往往他們巡邏回來已經很晚食堂都關門了。

但只要遇到沒有關門的時候,昌珉會吃到喉嚨眼兒再帶些回來。

美軍的伙食很好,在和平地帶駐紮的部隊伙食可以到達酒店三星級的水準,在伊拉克更是到達了五星級。

烤牛扒,皇帝蟹,蘆筍,炸雞塊,冰激淩,提拉米蘇,各種水果。但大部分都是西餐,還有巧克力,曲奇餅乾,各種糖果,等等之類。

上一次他們經過一個小基地進去吃飯,昌珉吃完了順道扛了一箱牛奶出來,這當然沒問題,你不扛自然有人扛,反正花的是美國陸軍的錢。

這還不算什麼,昌珉在這兩個月裡面居然把24種口味的口糧全部嚐了個遍。

舉一品種為例:主菜是烤牛排,配餐為豆類、花生醬、餅乾、牛肉條、粉末式飲料沖劑、辣沙司,雜品袋中還有一個小勺,牙籤,消毒紙巾,還可以自熱到攝氏100度。

每次看到朴有天拆開口糧只為了吃M&M豆時,昌珉就忍不住的鄙視。

除了家裡時常會給他們寄包裹之外,他們常常還會收到一些從美國國內的民眾和教堂的一些感謝信,日用品和零食。

包裹到了總是昌珉最積極,打開了要是日用品他就興趣缺缺,要是零食那可真是合了他的胃口,一箱子剩不了多少給鄭允浩他們。

看著沈昌珉這副食為天的樣子,他也放心不少。

活著嘛,就是要開心。

 

 

 

這一期的學員通過了所有戰鬥考核項目,他們統一穿著墨綠色的禮服,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來到畢業禮的禮堂,準備接受領導和親朋的檢閱。

在奏美國國歌的時候,很多人都哭了。

美國人都感情豐富,愛國的不得了。

金在中卻不是因為這些,他想著這些天的辛苦,從身體到精神,想著那個人在那裡等著他,雖然他還不知道鄭允浩見到他會是什麼反應,但只是想到這裡,他也不禁紅了眼眶。

金在中沒有通知父母他來參軍,參軍前的地址寫的也是和鄭允浩一起買的房子的位址。

看著同期學員們被父母和朋友包圍著,他獨自坐在禮堂邊的椅子上,心裡是有一些酸。

「嘿,KIM.」

金在中轉頭看見的卻是那個平時罵他罵的最凶的教官。

教官叫做史密斯,是個壯碩的黑人。

金在中嚇的立即起身,雙手握拳自然垂於褲縫:「Sir!」

「好了,不要太緊張。」教官笑著扯了扯他的褲腳。

金在中還是不敢說話,他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裡。

「看來這段時間我把你嚇壞了。」史密斯教官倒是輕鬆地癱在椅子上。

「Yes, sir.」金在中慢慢坐下,保持著坐姿。

「知道我為什麼對你這麼嚴厲嗎?」史密斯教官看著他。

「那不是嚴厲,sir,那根本就是慘無人道的辱駡。」金在中終於把憋在心裡的氣都撒了出來。

「哈哈,看來你小子還聽記仇。」教官笑著說。

「KIM,在你之前,我也帶過一個黃皮膚的男孩。」教官望著遠處慶祝的人群,目光卻黯淡了下來。

「他叫PARK,也是韓國人,他在新兵營的表現很好,我對他很滿意,以至於最後我對他放鬆了要求。」史密斯教官說到這裡,看了看金在中。

「我們甚至在私下成了好朋友,無話不說。直到他正式入伍的半年後,他淹死了。」史密斯教官說。

金在中驚訝的長大了嘴巴,水上項目也是新兵營的必修課。

一個通過了考核的士兵怎麼會被淹死?!

「他是負傷掉入了水裡?」金在中說著自己的猜測。

「不,他根本不會游泳。」教官無奈的說。

「可是……」

「是啊,可是新兵營的不都會游泳嗎?這是我們的必修課。我知道你想這麼說。」教官笑著說,「他第一期訓練的時候,到水上訓練開始前的晚上骨折了,於是被迫退出這一期,等到下一期再接著水上訓練。可是他想要儘快趕上,於是他私下找我說,他會游泳,可不可以直接通過。」

教官頓了頓,說:「我同意了。」

「可是現在他死了。」

「我不想任何人再發生這樣的事,我對你要求嚴格,我罵你是屎是豬,都是希望你能在戰場上跑快一點,瞄準一點,活著回來。」

 

 

 

 

 

 

第四章

 

難得的休息天,鄭允浩到基地的超市去,他的護目鏡有些問題,想去買個新的。

上一個護目鏡是橘色的,現在的伊拉克日光太強烈,鄭允浩選了一個深色的,戴著像墨鏡,很是有型。

想著趕緊給在中看看,上了線發現在中不在,最近也沒有發郵件過來,允浩也沒有多想,認為是野外實踐有些累,才回來要好好休息一下。

於是他把自己戴著新護目鏡的照片發給在中,聊了聊最近的情況,鄭允浩就回宿舍了。

剛回來就看到快空了的包裹箱子,朴有天和沈昌珉在打鬧,昌珉大叫一聲扔給鄭允浩一個大盒子:「允浩哥,這次有泡菜耶!!」

「你小子就知道吃!」允浩接過盒子正準備拆。

耳邊傳來一聲悶悶的巨響,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屏氣凝神。

鄭允浩判斷得出是800米左右的距離,緊接著尖銳的呼嘯而過的聲音像列車般駛來,隨後又是一聲悶響,這次距離更近了。

鄭允浩拿起手邊的M4衝出了帳篷,正前方不遠處冒起了黑色的煙,看樣子是有車被炸了。基地的前門打開著,全副武裝的士兵們竄上裝甲車,一輛又一輛的飛速駛出。

「鄭!快點!!我們TM的在家門口被襲擊了!!帶著你的班上車!」

帕內爾少尉在離他不遠處的地方邊跑向一輛車邊喊著。

車上的氣氛有些凝重,這是沈昌珉第一次經歷戰爭,在他旁邊的朴有天也沒好到哪去,爆炸只會讓他想起那班去見上帝的戰友。

基地沒有與城區相接,只是有一條公路通向城區,公路兩邊有一些廢棄了許久的屋子,看上去像是一個世紀都沒有人居住。

再往兩邊延伸出去就是一望無際的戈壁荒漠和大大小小的土山丘。就是在這條公路上,距離美軍基地只有一公里的地方,兄弟部隊在返回途中被IED炸了。

鄭允浩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緊張,雖說是第二期服役,但武裝分子從未這麼倡狂過,他們是如何在美軍嚴密的監視下埋的路邊炸彈?!

 

容不得鄭允浩多想,車子已經達到事發區域。

眼前是一輛被嚴重炸毀的悍馬車,車上多加上去的防護欄被炸的四分五裂,車的後半部被炸開一個大口子,後輪一邊的輪胎燃燒著冒起滾滾黑煙伴著刺鼻的橡膠味,其他三個輪胎都向外產生了位移,汽車上都是熏黑的痕跡,車後上方的炮塔也被炸的變了形,就像一隻被人隨意拆卸了的模型玩具。

「鄭!你的班負責轉移傷患,快快!!2班和3班提供火力掩護!」

帕內爾少尉的聲音從車載電臺裡傳出。

「胡迪和TJ留在車裡,負責電臺和炮塔,其餘人跟我來!」

7人成一列縱隊借著裝甲車的掩護行進,突然地,是一聲尖銳的呼嘯,一顆RPG落在2班的車附近,爆炸聲中,擊鼓般的機槍掃射聲鄭允浩身邊響起。

槍聲感覺無處不在,沒有目標,沒有方向也沒有距離。

允浩弓起腰回頭卻看到被嚇得縮成一團的新兵糖果,而山姆一把提起他讓他繼續前行。

在訓練中,教官們都會強調,交火中一定要保持移動,停止不動的話,要嘛成為活靶子,要嘛被對方壓制住,既無法還擊也無從逃脫。

同樣沒有見過這麼猛烈交火的鑰匙端著槍的手不停的抖,不止是手,他的全身都在顫抖。

鄭允浩一把握住他的槍:「不要抖!!深呼吸!冷靜下來!!」

就在這時,允浩聽到廢屋中的某處傳來一聲獨特的槍響,這種聲音有點像打雷,比AK的聲音更大,更洪亮,德拉貢諾夫!狙擊步槍!!!

允浩看向昌珉,顯然,狙擊手出身的昌珉也分辨出了這把槍的聲音。

「昌珉!找到狙擊手幹掉他!!」允浩大喊著。

「沒問題!!」

距離被炸的裝甲車還有50米,可現在鄭允浩覺得它是如此的長,頂著正午火辣辣的陽光,穿戴著25公斤的全套作戰裝備,全速的衝刺耗盡了他的能量,身上的作戰服早已被汗水浸濕,肺部像著了火一樣。

 

在2班和3班的火力掩護下,鄭允浩的班到達被炸車輛邊,駕駛員和副駕駛是幸運的,爆炸發生在車的後部,駕駛員被巨大的爆炸聲震的出現了暫時性耳聾,內傷暫且不說,至少是四肢健全的。副駕駛用水不停的在冷卻已經拉缸的發動機。

後座的就沒有這麼幸運了,爆炸把車座位下的彈簧炸起來紮到一個士兵的大腿裡,另一個士兵掙扎著,他的右臂血肉模糊。另一個早已沒有了生命跡象。

「嘿,夥計,堅持住,我們來救你了!」

允浩從後面炸開的口子進去,車內滾燙,吉米和山姆則將前部的兩名輕傷士兵帶下車。

「醫護兵!!有天快過來!我需要幫助!」

允浩吃力的拖動著車裡的屍體:「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你第一次見這樣的場景,但是現在容不得你發呆,快點!」

車裡彌漫著濃重的血腥味,被炸傷的士兵撕心裂肺的叫著。

到處都是皮肉渣,有一個士兵的腸子被炸了出來流的一地都是。

鄭允浩的作戰服被鮮血、汗水和黃沙染的不成顏色,有天對被炸斷的手臂做了簡單的止血和包紮,等待空中支援將傷患送走。

F-18攻擊機怒吼著俯衝下來,撂下一顆1000磅的炸彈,隨即快速拉起,在空中劃出完美的弧線,伴隨著巨大的爆炸聲和刺眼的火光,建築物像是用麵粉做的餅乾一樣倒塌。

阿帕契武裝直升機尾隨而來,它的著陸掀起了巨大的灰塵,還夾雜著沙礫和石子,鄭允浩和朴有天弓著腰將擔架抬上直升機,隨著塵土的散去,寧靜又籠罩了這片荒漠。

 

 

「嘔………」一進食堂,朴有天看到義大利麵之後吐了出來。

這一幕被後面來的鄭允浩看個正著,他給朴有天拿了些燻肉,炒雞蛋和土豆泥:「我知道你現在的感受,我第一次看到被炸碎的人兩天都沒吃下去飯,吃的都是壓縮餅乾。」

看著有天慢慢的吃著眼前的土豆泥,鄭允浩打趣的說。

有天用叉子戳著盤子裡的雞蛋:「我真沒想到戰爭是這樣的,以前在北卡上培訓班的時候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都是模擬的。我想像過也聽說過被炸碎的人,可是,呵,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如你所說,這就是戰爭。不要去回想那些發生了的事,不要做一個什麼都相信的人,要像聰明的混蛋那樣思考問題,多個心眼兒。要想好怎麼活著離開這裡,你是扳著腳趾頭數也好,大大咧咧的過也好,要讓自己全鬚全尾的回去,不僅是四肢健全,還有這裡,」允浩用手指點了點有天的腦袋:「不要讓自己的餘生都留在伊拉克。」

 

 

 

 

依舊是亞特蘭大哈茲菲爾德-傑克遜國際機場,這次不同的是候機室裡坐滿了新兵。

「嘿,KIM,你知道我們要被編入哪支隊伍嗎?」一邊的新兵問著金在中。

金在中搖搖頭。

旁邊的黑人士兵卻接起了話:「聽說我們會被編入第二裝甲騎兵團。」

「Oh,no!!我的夢想是第十山地師或101空降師。」新兵沮喪的說。

「反正大家都會被打散和老兵在一起,還是想想怎麼度過被整的日子吧!」另一名士兵說。

第二裝甲騎兵團?好地方。

 

 

一覆一日的巡邏、巷戰,讓整個部隊疲憊不堪。

雪上加霜的是最近的伊拉克開始了全民大選,武裝分子不遺餘力的破壞選舉過程。

綁架當選官員,把其他相關人員當街處死。

這讓本來日趨平靜的伊拉克重新動盪起來,更恐怖的是從國家情報局發來的情報顯示兩年前跑掉的尤素福又開始了大範圍的活動,之前在美軍基地前的那次襲擊就是他一手策劃的。

「要我說,我們就該在大選前離開這個狗屁地方,讓他們自己管去,還會有我們現在什麼事?!FUCK,我們現在應該在夏威夷的海灘上曬著日光浴而不是在這裡蒸著桑拿。」

坐在後排的TJ嘮嘮叨叨說個不停。

『獵豹2-1,這裡是黑鷹1號,收到回覆,完畢。』電臺裡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

獵豹2-1是鄭允浩班的代號,他們屬於B連第二排的一班。

『這裡是獵豹2-1,收到,完畢。』鄭允浩拿起電話筒。

『獵豹2-1你們在B連補給處設置路障,檢查過往車輛,完畢。』

『收到,在B連補給處設置路障,檢查過往車輛,完畢。』

嘿,這個通訊兵的聲音很像在中啊,不過轉念一想,不可能,在中應該在這個夏天畢業,然後找到一份通訊公司的工作,等著他回去,他們就結婚。

「聽聲音換人了啊。」

「你們都不知道嗎?鮑勃趁著休假回國做了逃兵,現在應該在加拿大逍遙著。據說紐約有些人在做這些事,給1000刀就可以幫你過去。現在這個通訊兵應該是不久前剛來的那批新兵裡的一個。」山姆說道。

「那些“哈比人”還做逃兵?!那我們呢!」糖果有些氣憤。

哈比人是他們這些奮戰在一線的戰鬥人員給在基地裡坐著的非戰鬥人員起的外號。

《指環王》(魔戒)中的哈比人身材矮小,性格溫和善良,不喜歡戰爭,所以這就成了後勤人員的代稱。

「做逃兵沒有好處,就算陸軍沒空通緝逮捕你,也會直接把你踢出去,那你在陸軍幹的這幾年不就全打水漂了?!沒有薪水,沒有各種補助,不能光榮退役。用著不屬於自己的名字和身份在別的國家生活,也許一輩子都不能再回來。」允浩把原因娓娓道來。

「那允浩哥你參軍的原因是什麼?」昌珉開口問。

「我啊,我家裡窮,高中畢業的時候申請到了大學,可惜沒有申請到獎學金。父親去世,母親很努力的打工掙錢想讓我上大學,可是還是差一些,聽說參軍只要簽了合同就可以先一次性給五萬美金做獎金,之後還會負擔你上大學的學費,所以我就來了。」鄭允浩搖頭晃腦故意說得很輕鬆。

 

他們負責設置路障的公路是通往X市最主要的公路,車流量很大,多是平民百姓。

其實平民們對他們大多沒有惡意,尤其是孩子。

調皮的男孩子會喊他們“美軍先生”,而女孩子們從他們手中接過糖果會羞澀的笑笑,露出剛掉了還沒長出的門牙。

但這也不代表就可以放心,從開戰以來不知有多少平民綁著炸彈衝向他們。

在伊拉克,沒有地方是安全的。

 

在無線電臺頻繁的下達命令的兩周之後,鄭允浩所在的排終於接到了回基地休整的命令。

現在允浩腦子裡只有一件事:回去給在中打個電話,金在中的野外實踐日期早就過了。

他要確認他在波克堡的家中而不是巴格達前哨基地的辦公室裡。因為那聲音實在是太像了。

 

 

 

 

 

第五章

 

剛回到基地整理完畢,鄭允浩從自己所在的宿舍裡出來,去連裡借衛星電話想要給在中打個電話。

基地的空地上進行著一場橄欖球比賽,有很多大兵圍觀,為自己的隊伍叫好,鄭允浩只瞄了一眼卻呆立在了那裡。

高高堆起的點30毫米子彈箱上坐著一個亞裔,兩腿因為興奮不停的晃動,一手拿著軍帽在揮舞,另一隻手放在嘴邊做喇叭狀在給支持的隊伍加油。

領子上的軍銜部位顯示著他還是一個剛入伍的列兵。

無線電耳麥和話筒被兩根兩指寬的黑色鬆緊帶固定在他圓滾滾的小腦袋上,可能因為是新兵,他的頭髮被理的很短,稱得上是標準的圓寸,沒有了髮型的修飾,他不同以往散發出的溫柔妖媚,而是顯得帥氣陽光英俊挺拔。

那列兵看球賽看的正開心卻一把被人從木箱上拽下來揪住衣領:「我問你來這裡幹什麼?!金在中你他媽來這裡幹什麼!!!是享受陽光浴還是純天然桑拿還是釣男人?!!」

鄭允浩操著滿口的韓語大聲質問著金在中。

「我想你了,來看看你。」金在中回答的倒是一臉平靜,可是他心裡一邊暗罵不好,一邊懊悔著剛才坐的太高太張揚。

沒錯,無線電臺裡的聲音就是他的,沒有所謂的野外實踐活動,那九周的時間正是陸軍的新兵營,因為在大學學的是資訊情報一類的專業,新兵營結束後他選擇的專業技能就是無線通訊。

在無線通訊的課程結束之後,他來到了伊拉克戰場。

本來他作為跟車的戰鬥通訊兵被分配到了別的連隊,好彩的是這個營部的通訊兵做了逃兵,這邊的空缺就剛好由金在中填上了。

 

「來看我?!來看我你穿著這身皮!戴著這個操蛋的耳機!給我下達一個又一個操蛋的命令!看到了嗎!五分鐘的電話卡,」紙質的電話卡被鄭允浩緊緊的攥在手裡,力道之大以至變了形。

「我還準備給你打電話確認我在電臺裡聽到的不是你金在中的聲音,你現在應該在大學課堂裡好好地坐著,週末去泡個吧或是養一條你一直想養的小狗,而不是到這裡來!!!你趕緊給我滾回去金在中!你不該到這裡來!」

鄭允浩一把推開金在中:「你看完我了,可以走了!」

「鄭允浩我發現有時候你真的像個小孩子一樣,你來幹什麼我就來幹什麼,直到你離開我才會離開。」

金在中理解鄭允浩現在的心情,只是從他們交往以來鄭允浩就沒對他發過這麼大的火,在中知道自己瞞著允浩不對,但現在他心裡更多的是委屈。

「我來幹什麼!!好!好!我告訴你我來幹什麼!」

鄭允浩利索的將本挎在背後的步槍拿在手上,拉動槍栓上膛。

鄭允浩的這一舉動引得周圍壓根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的大兵們急忙拉開兩人,以為他們起了很大的衝突。

我是來殺人的,金在中。

 

 

 

 

 

第六章

 

回去之後允浩想想也覺得自己下午做的有點過了,晚飯時間他看著金在中一個人默默的端著盤子坐在角落,時不時抬頭瞟兩眼食堂裡的動靜。

看到了鄭允浩,他不自然的慌忙低下頭再也不敢抬起來。

雖說鄭允浩還是很生氣金在中瞞著他參軍的事,但是抵不住對愛人的思念,走了過去。

他將餐盤狠狠地放在桌子上,也許是想表達心情,更多的也許是引起小人兒的注意吧。

鄭允浩坐在了金在中的對面:「為什麼瞞著我。」

「我,我知道和你商量你也不同意,所以就先斬後奏了。」

金在中說的一臉大義淩然,可是對上鄭允浩的鷹目還是有些底氣不足。

「先斬後奏?!哼!陸軍可不會先把你送到伊拉克讓你看到被RPG瞬間撕碎的身體,被IED炸的腸子腦子流一地的屍體,更不會讓你看到A-10攻擊機撂下導彈之後漫山遍野的碎胳膊碎腿,然後讓你回家考慮要不要來。」

鄭允浩輕哼一聲將頭撇向一邊,嘴角掛上了輕蔑的笑。

「允浩你別這樣………」

「噢,對了,還有還有,你必須衝著那些綁著炸彈向你衝過來的婦女開槍,還有路邊的小孩,這一秒他剛從你手中接過糖果和零食,下一秒他的父母就會引爆早就埋在路邊的IED。上個月1排被IED炸的只剩了一半的兵力,而那些當地村民只是好奇的站在埋放IED的地方等待會有什麼事發生,儘管我們每個月都給他們足夠的純淨的水,食物還提供醫療服務。」

「……………………」

「我知道戰爭帶來的痛苦,我努力克服著,我不想你經歷這些,在中,我不想你回到家每晚被噩夢驚醒,走在路上聽到巨大的聲響會下意識的尋找掩體,開著車會覺得路邊的垃圾都像簡易爆炸裝置。」

允浩的語氣軟了下來。

「……………可是你知道我的感受嗎?」金在中雙手抱著頭,他的目光直視著桌面。

「整整15個月,從你出發的第一天起,我每天都關注著傷亡名單,在電視裡得知你所在的排被襲擊4死3傷的時候,我給你打電話打不通,整晚不敢睡覺,我怕聽到門鈴聲。迷迷糊糊中我睡了過去又被噩夢驚醒。直到第二天更新的傷亡名單中沒有你,直到你給我打電話我才相信你還在我身邊。復活節、感恩節、耶誕節、你的生日、我的生日,我都是一個人對著大桌子空屋子過的,沒有禮物,沒有彩蛋,沒有火雞也沒有蛋糕。」

他說到這裡沉默了,用叉子劃拉著餐盤。

「有的時候想著你就哭了出來,我也不想自己像個女人似的,我害怕和你分離了15個月,我們會沒有共同話題,我怕你回來之後會發現,其實你愛的並不是我,我——」

金在中一股腦的把心裡的委屈倒了出來,可是沒等他說完便被允浩打斷。

「金在中你看著我!!」鄭允浩雙手將金在中的頭扳住,讓他直視著自己。

「我要是想和你分手,只要把頭多抬高半公分,露出掩體就會被送去見上帝。這就是我們唯一的結局,我們只會有死別,不會有生離!你聽到沒有金在中!!」

鄭允浩快要氣瘋了,先是他瞞著自己參了軍還跑來了伊拉克,之後又會有這樣的想法。

「我在家裡你在這裡對我來說就是生離,既然你說我們只會有死別,那麼我來到了這裡,我們沒有了生離。」

金在中知道鄭允浩現在火氣消了,只是口氣大了些,所以撅著小嘴嘟嘟囔囔的說。

「我說不過你這個大學生!」

鄭允浩這回是真樂了。在中古靈精怪,小腦袋瓜子也轉的比他快,總是能抓住自己說話的漏洞,現在還理直氣壯了起來。

 

「今天為什麼戴著帶式耳麥啊,你們不都是戴著耳機的嗎?」

允浩想起了下午見到在中的情景。

「啊,我今天出任務了,就沒摘。」在中答的自然又豪爽。

「你出任務!!!!!不行!你要馬上回去!!」

鄭允浩光想想那場景都讓自己驚出一身冷汗,他不敢想像要是在中出了事他會怎麼樣。

「這是特殊情況,B排的通訊兵今天去看醫生所以請假了,他們今天要出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所以就抽調我過去暫時借用了一天,明天我就回通訊室了。」

今天是金在中第一次出基地,他有些興奮。

看著鄭允浩緊鎖的眉頭,金在中又說:「哎呀,我好歹也是個男人!」

「是,是,你不僅是個男人,你還是個爛好人。不過你一定要在出任務的時候保護好自己,聽到沒有?」允浩說的很認真。

「聽到啦,我的中士!」

不一會在中好像想起了什麼讓他激動的事:「哎哎,你不知道,我今天還客串了聯合終端攻擊控制員。哇塞!超酷!!!那飛機轟炸的場面我第一次見!!!電影裡的完全比不了啊!!那A-10的飛行員還誇我聲音性感,嘿嘿嘿~」

金在中笑著,說到人家誇他聲音性感的時候,那表情活像偷了腥的小貓,末了還用小手捂住臉,害羞了。

他興奮的連比劃帶說,可是看到鄭允浩殺過來的眼刀時,立馬收聲乖乖吃飯。

鄭允浩看他這副小可愛樣兒也不禁笑了出來。

在中看到這樣的鄭允浩,知道他已經完全的接受了自己來到伊拉克的事實,小嘴兒又開始嘚吧嘚吧說個不停:「你知道的嘛,做聯合終端攻擊控制員是多少士兵的夢想啊!!」

「切,我就不想!」鄭允浩嘴角含笑吃著飯頂著嘴。

「不可能!專門負責呼叫空中支援!你不知道,今天我們叫來一架A-10攻擊機!!」

「切,疣豬算什麼,我們叫來過AC-130。」

AC-130這是一款武裝攻擊機除了炸彈和導彈外,還裝備了口徑30mm的加特林機槍。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們居然叫來了炮艇!!!」

陸軍的士兵們又把AC-130攻擊機叫做AC-130炮艇。

「快說快說,你們是用了榴彈還是火炮啊!!」

在中跑到允浩這邊坐下,兩隻小腳不停地跺著地,側著身子問。

「哼,就不告訴你。」

在遠處看著嬉笑打鬧的兩人,山姆搖搖頭,唉,還想去勸一下允浩,沒想到這兩人已經和好了。

端著手裡的薯條和可樂,我還是回宿舍給我的小朋友打電話吧。

 

 

雖然現在兩人同在伊拉克,但在不同的部門,見面的機會也不多,加上美國軍方對於同性戀的政策是“不問不說”。

即有權進入美軍服役,前提是需要隱瞞自己的性取向。

而各級軍官也被禁止詢問新召入士兵的性取向。

但是,如果同性戀士兵的性取向被曝光的話,那麼這名士兵必須被除名。

所以,他倆也是能低調就低調,在食堂碰個面,基地裡聊聊天。

倒像是回到了倆人剛戀愛的純情階段。

即使見面的機會少,也總比以前好,現在他們可以第一時間知道彼此的動向,不必再提心吊膽。

而關於“不問不說”政策,目前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反對軍方的這一潛規則,並積極的行動起來,相信不久的將來會有所改變。

從93年實行這個政策以來,就有一萬三千多名士兵被除名,所以同性戀在軍隊占的比例不多,但也不算很少。

 

鄭允浩收拾好裝備走出宿舍。

部隊在大營內搭建著小營,牆根堆滿了裝備,槍箱,金屬箱,紙箱還有一箱箱的口糧和水。

頭上是一架又一架支奴幹飛過,直升機來來回回的嗡嗡聲已經響了一個下午,它們忙著卸下補給物資,帶走傷兵。

他們現在已經從巴格達前哨基地撤出,來到了費盧傑城南的海軍陸戰隊基地——費盧傑營。不只是鄭允浩所在的第二裝甲騎兵團來到了這裡,全伊境內的所有美國部隊都奔往這裡。

「嘿,允浩,你的小貓兒似乎適應了這裡的生活,我可不知道他還有這一面。」

山姆指著不遠處在草地上打鬧追逐的一群人。

「他一直就是個小霸王,現在升了二等兵又有了新兵過來,當新兵的日子早把他憋壞了。」

「允浩哥的“小貓”?我也要瞧瞧!」昌珉聞聲從宿舍裡出來。

「哇哦,好漂亮啊!」有天的胳膊搭在昌珉的肩膀上,吹著口哨。

「你小子吹什麼口哨,名草有主了。」山姆拿帽子拍拍有天的胸口。

「還是低調些好,你哥我還沒拿到大學學費呢,不想被軍隊踢出去。」

鄭允浩說著笑著走向那一群人。

 

在中指揮著另幾個通訊兵奔跑,想要抓住他們班剛來的一個新兵。

誰知新兵身手靈巧躲過了包圍圈,於是在中計算著新兵奔跑的路線從一側伏擊,一個飛身抱住新兵的雙腿將他放倒在地。

「嗯,這小貓要是打橄欖球一定是把好手。」山姆笑著。

只見在中那邊扒掉了新兵的上衣綁起來,現在他正騎在人家身上要給人家剃眉毛,他一手拿著刮胡刀一手摁著新兵的頭。

金在中剃掉了新兵一邊的眉毛,起身將刮胡刀給另一個通訊兵,示意他剃另一邊,剛起身就被身後突襲的鄭允浩橫腰抱了起來。

「哦哦哦!」遠處的山姆、昌珉和有天起著哄:「這還叫低調啊!」

金在中像炸了毛的小貓,一下子從允浩懷裡跳出來:「你不想在這待了?屁股癢了想被踢出去啊。」

在中看看左右,幸好大家以為他們是鬧著玩,也沒什麼人關注。

「如果能和你一起離開這個鬼地方,被踢出去算什麼。」

「你什麼時候也油嘴滑舌的了啊,鄭允浩。」

「那你要不要嚐嚐?」

說罷,允浩拿起他手中的奔尼帽,擋住了人多的一邊,在金在中唇上印下一個吻。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