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2.原來不愛說,以為你懂得。

 

電梯靈異事件之後,金在中就對孩童的鬼魂特別畏懼,因為孩童並不太懂事,變成鬼之後就更喜歡胡鬧,喜歡嚇人,而且嚇人的方式都是出乎人意料,也許只是想和別人玩,無心做了錯事,但也真的有夠恐怖的。

金在中幾乎是以超人的速度打開臥室的門跑到客廳裡,一隻手使勁拍打著腰,想把那掛在他身上的慘白小孩弄下來,可是他拍不到什麼,只拍到自己的腰,他觸碰不到這個魂靈,也不知道到底是善意還是惡意,又為什麼要纏上他。

跑到神台邊,語無倫次叫到快破音,「鄭二傻!你個犢子!!快出來!!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打你臉了!你最好了!最帥最棒了!快出來救我啊!!啊啊啊啊!!」

金在中完全無法冷靜,一邊叫著一邊蹦達著兩條腿,就算養了一隻大鬼,他還是對鬼這樣的事物無法產生好感,還是覺得打從心底的害怕,希望永遠也不要碰上才好,他的膽子實在沒大到哪裡去,總是遇到這種靈異事件,真的很吃不消。

南無小澤瑪莉亞啊!他到底是造了什麼孽總要這樣受驚。- -

 

閉著眼睛一通亂喊,突然就感覺腰間一輕,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呆站著不敢動,也不睜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應該是小鬼從他腰上下去了,可不確保安全就不想睜開眼睛,怕看到什麼恐怖的場景。

「你說誰是犢子?」

是熟悉的聲音,不太高興地問著。

金在中戰戰兢兢地抖得像個小雞崽兒,睜開眼轉身往後看,就看到鄭允浩臭著一張臉盯著他,而那隻小鬼,被鄭允浩拎著衣服領子,輕輕鬆鬆地就從他腰上拽了下來,此時此刻被鄭允浩拎在半空,就像一隻受虐的被拎著頸子無法反抗瘦小貓咪,撲騰著四肢。

小鬼撲騰了好一會兒也掙脫不了,就洩氣地垂下了手腳,一臉沮喪。

金在中頓時就不害怕了,有鄭允浩這個靠山膽子也肥了,不過也得把靠山先哄好了,就怕他一個撒手把小鬼扔給他,又躲回戒指裡。

趕緊挨著鄭允浩站好,放低了姿態蹭了蹭,「我錯了。」

金在中讓別人不生氣的方法僅僅就是服個軟,這種方法一直都是出奇的好用,不管是用在人還是鬼身上都一樣,反正自己也沒吃什麼虧,陪個笑臉,說幾句好話,又不是很難的事情,還能把生氣的給哄開心了,何樂而不為。

果然鄭允浩就消氣了,雖然還是臭著一張臉,但明顯溫和許多,用力點了一下金在中額頭,很瞭解他似的,也懶得多說什麼了。

金在中嘿嘿一笑,露出可愛的白牙齒。

 

鄭允浩把那小鬼往地上一丟,不太想理會,「你走吧,纏誰都行,別纏這傢伙。」說著挺嫌棄地看了一眼金在中,對他剛剛被嚇得七手八腳大聲喊叫的行為很鄙視。

這小鬼徘徊在人世間應該很長時間了,不然一般的鬼金在中是無法看見形態的,這小鬼看起來似乎是八九歲的樣子,個子也不算小,所以剛剛掛在金在中腰上讓他覺得特別吃力,這樣的小鬼就是沈昌珉跟他說起過的,來不及有能力去累積福報就離開的孩子,靈魂沒有辦法去投胎、只能夠在人世間遊蕩。

小鬼瘦的可憐,又慘白,眼睛特別大,看起來有些滲人。

鄭允浩驅逐他走,小鬼扁了扁嘴,竟然就這麼坐在地板上大哭了起來,因為是鬼魂,哭聲都特別淒慘,回蕩在整個客廳裡,那小鬼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哭個不停,一邊哭一邊含糊不清說著。

「只有他能看見我……只有他可以……都沒人能看到我,我一個人……沒辦法,幫幫我,幫幫我……我要找媽媽……我要媽媽……我要見媽媽……」

小鬼越哭越厲害,流出來的眼淚都是鮮血,也慢慢現出死前的模樣來,似乎是被車撞了,身體血肉模糊,破損的臉上也全是鮮血,從眼眶流出來順著臉頰啪嗒啪嗒落在地上,手還使勁揉著眼,如果不是這麼可怖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普通任性的小孩子。

「沒工夫管你的閒事。」鄭允浩冷淡地說著,要金在中背過身去不要看。

可是金在中沒辦法無動於衷,他聽沈昌珉說過,小鬼能量弱,也常被其他的鬼魂欺負,尋求庇佑的地方又少,這小鬼又哭得這麼可憐,他也不是什麼鐵石心腸的人,看見一個小孩哭成這樣還能背過身去假裝看不到。

金在中是最不想和麻煩事沾上邊的,可是小鬼這麼哭著要媽媽,他本來要轉身不看也沒辦法做到了,而是朝前走了幾步,蹲了下來和小鬼平視著。

小鬼還在哭嚎著,金在中輕輕抓住了他的胳膊,讓小鬼不要再揉眼睛了,被血糊了滿臉滿手的樣子實在不怎麼好看。

「別哭了,乖。」金在中彆扭地柔聲細語說著。他對小孩子這種生物最無奈了,平時也沒怎麼接觸過小孩子,所以也不太懂要怎麼才能哄哭鬧的孩子,但是小孩子應該是和小動物差不多的脾氣吧,只要溫柔點耐心點,就會乖乖聽話了。

小鬼吸著鼻涕看著他,雖然還在哭,但是已經從大聲哭嚎變成了抽泣,抽抽搭搭地說:「你幫我嗎?」

金在中回頭看了一眼鄭允浩,鄭允浩似乎很不喜歡小孩子似的,環著手臂板著臉站在那,鄭允浩同時也很瞭解他,金在中還沒開口就知道他要問什麼,只是很無奈地,「你幫他的話,我當然也會幫他。」

 

其實小鬼的願望不算太難,他只是想見自己親生母親一面。

在他三歲的時候,就被親生母親拋棄了,被養父母收養,其實過得不算太差,養父母也很疼他,讓他吃飽穿暖,送他去上學,但是就在他被拋棄的那條街上,他被卡車撞了,只是因為放學路上的一次淘氣。

他死的時候才九歲,還是個孩子,還沒能好好地看一看這世界的美好,想著長大以後要有出息,一定要找到自己親生母親,不去責怪什麼,想著她肯定會有苦衷才會把自己拋棄,要把親生母親接來和養父母一起孝順,一家人過幸福美滿的生活。

懷揣著這樣的夢想,每天都期待著等待著,自己快快長大。

可是卻永遠失去了長大的機會。

死的時候沒有感覺太痛苦,只有深深的絕望,血流的太多,感覺生命漸漸流失,圍著他的人群很吵,他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他一直不肯閉眼睛,想要看到養父母最後一面,後來他們都趕來了,養母滾燙的眼淚滴在他的臉上,他叫她別哭別傷心,可是被血嗆住的喉嚨只能發出嗚嗚的像悲泣一樣的聲音。

不想就這麼離開,所以就留了下來,躲避鬼差的追趕,也還要忍受其他鬼的欺負,他能安身的地方實在太少了,很多時候就只能躲在路邊樟樹的陰影裡不讓太強烈的日光灼傷他,養父母會在他忌日的時候來路邊給他燒紙錢,可是那也遠遠不夠,養父母燒的紙錢也會被其他鬼爭奪,他能搶到的,只有一點點,在沒供養的時候他只能餓著肚子。

在最初的幾年裡他只是個新鬼,又弱又小,會偷偷回去看看養父母,可是他們都看不見他,養母每每想到他都會流淚,他也只能默默站在一邊看著,就算想要安慰也力不從心。

如今已經過了十五年了,他總算累積了一點靈力,可以托個夢讓養父母知道他還好,不要擔心他,只是托的夢不能太清晰,都是很模糊的,大部分的夢他只是看著他們微笑而已,但已經足夠了。

也不會再有鬼輕易欺負他,偶爾在夜深,有些晚歸的人能看到他的一點黑影,但也是很快就避開了,哪怕是撞到了他也不會下車,徑直開走。

他們都怕他,可他並不會害人,他只是想有人能幫幫他。

他想要找到自己的親生母親,想知道為什麼他會被拋棄,想再感受一下媽媽的愛而已,只是沒想過會這麼難。

 

金在中是第一個停下車看他的人,所以他沒有遲疑的抱住了他,跟著金在中回了家。

「你是好人。」

小鬼淚汪汪地看著金在中的樣子實在太楚楚可憐,金在中趕緊用手把那掛在臉上的血淚擦掉,安撫地摸了摸小鬼的頭,小鬼不哭了,模樣也恢復了正常,雖然慘白,但是這麼看起來也是個眉清目秀長相討喜的小孩子,誰見了都會逗逗他的那種。

死了十五年,如果還活著,都該是個24歲的青年了,只是可惜……

正在金在中替小鬼傷感的時候,鄭允浩很掃興地來了一句風涼話,「他之所以下車看你,那是因為他沒腦子。」

「………」

金在中都懶得瞪他,只是摸著小鬼的腦袋,「乖,別理那個怪叔叔。」

鄭允浩面無表情地翻了個白眼。

「你叫什麼名字?」金在中微笑地問。

「小雨。」小鬼乖乖答著,很需要安全感一樣,貼近了金在中一點。

 

金在中決定收留這個小鬼,幫他找親生母親,不管能不能成功吧,他也不能這麼放任不管,看小鬼摸著肚子喊餓,就去廚房冰箱裡翻零食牛奶什麼的出來,鄭允浩跟在他後面,看那些本來是給他準備的零食全都被金在中拿出來要給小鬼,就板著臉哼哼,說這個不能拿那個不能給。

金在中毫不客氣地拍了他一掌,「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小孩子計較。」

「他都24歲了!」鄭允浩反駁道。

「那你也比他大!」

「………」

年齡是硬傷的大鬼很憋氣地和小鬼坐在一起吃著零食,因為之前賭氣在戒指裡縮了幾天沒吃,餓得很,一邊吃一邊散發著那種我很怨念的氣場,小鬼被他怨念的眼神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往金在中身邊貼了貼。

鄭允浩也不甘示弱地往金在中身邊貼了貼。

金在中被夾在中間動彈不得,就把鄭允浩往邊推了推,用眼神警告他再鬧就生氣,鄭允浩這張總是不太有表情的臉要想撒嬌也太難了,就算撒嬌也比不過小鬼的童顏,根本不用什麼表情,那雙大眼睛瞅著金在中,金在中就心軟得一塌糊塗。

有這樣的覺悟,鄭允浩徒勞地鼓了鼓嘴,還是放棄了,把堆在小鬼面前的吃的抱走了一半,自己縮到沙發的另一邊去,狠狠地嗅著牛肉乾表示不滿。

「那個叔叔是不是不喜歡我。」小雨從開始到現在都明顯感覺到了鄭允浩的非好感,忍不住小心翼翼問金在中。

聽到叔叔這個稱呼,鄭允浩嗅牛肉乾嗅得更咬牙切齒了。

金在中往鄭允浩那邊看了一眼,「別理他,他是個悶騷。」他說著刮了下小鬼的鼻子,小鬼皺了皺鼻子,純良無害地笑笑,繼續狼吞虎嚥地嗅著那些吃食。

 

當然鬼的供養並不僅僅是給吃的就行,金在中還無視大鬼的不情願,從替大鬼準備的塔香裡拿了些出來,點燃給小鬼,小鬼吸收了塔香之後,形象就更加鮮活了,膚色也不那麼慘白,除了有點透明,就活脫脫是個正常小孩。

金在中有點愛不釋手的捏了捏小鬼胖乎乎的臉蛋,折騰了大半夜感覺挺累的,應允小鬼從明天開始就幫他找親生母親,不過現在他最重要的事就是要好好睡一覺,不然明天上班就起不來了。

小鬼不願意和鄭允浩一塊待在客廳裡,揪著金在中的衣角不肯放。

金在中當然無法拒絕小鬼想要和他待在臥室的要求,鬼都是挺沒有安全感的,小鬼想要挨著他,反正小鬼挨著他也不影響他睡覺,金在中就同意了。

讓小鬼先去臥室,他收拾收拾客廳就去睡,在收拾的時候鄭允浩就一直跟在金在中後面,念念叨叨,「為什麼他可以我不可以。」

金在中知道他說的是為什麼小鬼可以和他一起在臥室裡躺在一張床上,而不讓他和他一起,可是解釋起來又覺得難以啟齒,總不能說自己是因為覺得害羞吧,不然鄭允浩又會說噁心到他了也不一定,金在中可不想被吐槽。

於是就故意無視背後念念叨叨的大鬼。

鄭允浩就執著地尾隨著他,他走到哪就跟到哪,一直重複問著我為什麼不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就算金在中強調不可以就是不可以,鄭允浩也是不聽的。

金在中就感覺那念叨的聲音像蒼蠅一樣嗡嗡地響的他心煩意亂,臉紅著想其實讓鄭允浩和他同床共枕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又在心裡反駁自己不行不行,就這麼糾結地反覆想了幾遍,還是把鄭允浩關在了臥室門外。

鄭允浩都沒什麼表情,站在門外,金在中關門的時候看到他的臉,卻感覺到了委屈的不得了的情緒。

其實他不讓他進來,鄭允浩也是可以無視他的不允許,隨意出入的,但鄭允浩太聽他的話了,他不讓的事情,鄭允浩都不會做。

就是這樣,才讓他狠不下心啊。

關上門之後,幾乎是立刻就把門給打開了,鄭允浩還站在外面,漆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他,金在中洩氣了,走過去抱了抱面無表情的卻又委委屈屈的大鬼。

「唉,真是的。」

鄭允浩聽他這麼說,就知道他是默認了讓他進臥室了,就很狡猾地眯著眼睛,浮起一點微笑來,把抱了抱他又鬆開的金在中摟了回來,在他額頭上用力親了一下再把他滿滿地全抱進懷裡。

害羞的金醫生又紅通通地像個小番茄,不過還好,埋在大鬼胸前,大鬼看不見。

 

 

 

 

 

 

Part13.總是在碰撞中回望。

 

答應了小鬼要幫他找媽媽,可是老實說,金在中真的是毫無頭緒,他又不是什麼富二代官二代,有強大的後臺背景,要找個人輕而易舉。像他這種平凡人,要在這茫茫人海中找小鬼的媽媽,除了貼告示和發尋人稿去電臺報紙,真的是沒有別的辦法可想。

這種笨方法成功的可能性也不會太大,畢竟是十幾年前的人了,說不定那個沒良心的女人都把小鬼給忘了,哪能良心發現返回來找被自己遺棄的兒子,真的要找,其實早就該回來找小鬼了。

可是金在中不敢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告訴小鬼,小鬼已經很可憐了,如果跟他實話實說,這傻孩子本來滿心懷揣著的希望就會破滅,鬼的執念都是生前沒能完成的遺憾,如果告訴他別再妄想了,別再傻了,小鬼也不會聽的吧。

小鬼找上他,也是一種緣份,金在中只能盡自己所能幫他。

 

自己陰陽眼的能力好像強了點,更多的時候,見到的不再是黑影而是具體的形態了,鄭允浩說,這可能是他好事做的多了,要嘛就是和他生活久了身上沾得陰氣重了,所以就更能看見鬼的存在。

金在中真心不想讓這種能力再強了,陰陽眼這種能力他倒寧可不要,好歹讓他偏財運啊事業運增強點啊,也不會有那麼多煩惱了,陰陽眼的能力越強,他就越容易招惹上鬼,他分明就是自私的人,他管好自己就好了,不想再管別的了。

鄭允浩只是斜睨他一眼。

好吧,金在中嘆氣,以後再遇上這種事,搞不好他還是會幫的吧,心軟這種特質是天生的吧,他不想做善良的人,可是就是愛心軟啊。

想過要求助沈大師的,可是沈大師老屋門緊緊關著,上面掛著一個爛兮兮的木牌說是主人不在家。金在中猜測他是又去哪個深山裡修煉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

沒有求助的人,只好親力親為。

 

小鬼說,在養父母家裡有一張照片,那是他被養父母領回家的時候自己身上塞著的,照片就只是照片,隻言片語都沒有。

倒也不需要什麼隻言片語,只要有照片就足夠了,就可以貼告示和發尋人稿去電臺報紙,知道長什麼樣,就算人海茫茫大海撈針,走在街上萬一偶然遇到,也能迅速認出來。

可也完全沒有理由去問小鬼的養父母要那個相片,小鬼也不讓養父母知道他還沒投胎飄蕩了十幾年的事,他一直托夢給他們是說自己過得很好,最後一次托夢就說自己已經去投胎了,讓他們不要為他難過了,就再也沒托過夢給他們。

強忍著想念的心情,不讓他們感應到自己,只為了讓養父母不要在掛念他,可以好好生活,小鬼真的是個很懂事的孩子。

金在中讓小鬼好好待在家裡,讓鄭允浩去偷偷取照片,沈昌珉也說了,大鬼的本事比他認為的還要厲害得多,這點小事金在中相信鄭允浩還是能做到的,大鬼一臉不情願,可還是答應了去拿那個照片。

鄭允浩嫌棄他心太軟,可鄭允浩又何嘗不是,雖然鄭允浩再三強調自己只是因為金在中的請求才勉強答應的,但是小鬼拽著他的手淚汪汪地跟他說謝謝,大鬼冷冷淡淡地甩開小鬼的手,臉上的些微動搖表情卻出賣了他。

分明是喜歡小孩子的嘛,金在中無奈地搖頭,為什麼要口是心非呢?

 

還是要照常上班的,當醫生其實都沒有太多的假期,上次回老家請的假已經把他一年的份都給請完了,所以也不可能再挪出假期來,要幫小鬼的話也不可能馬不停蹄的就去找,工作擺在那,他不可能不去上班,如果寵物醫院是他開的那還差不多,也不用擔心被開除了,這年頭寵物醫生的工作也不好做。

吩咐了大鬼去拿照片,安排小鬼在家,他也該去上班了,金在中臨走前還挺不放心小鬼,留了一大堆吃的,還把電視機打開讓他不會太無聊,小鬼倒是挺懂事,站在門口衝他揮手,乖巧笑著說等他回來。

害得金在中忍不住捏了好幾把他胖乎乎的小臉才捨得出門。

上班的時候還算比較清閒,並沒有多少人帶著寵物來看病,金在中就坐著咬筆頭,盯著尾指上的戒指看,鄭允浩還沒回來,不就是拿個照片嗎?怎麼都去了那麼久還沒回來,他當然不會認為鄭允浩閒得無聊在外面玩一圈再回來。

說實話鄭允浩很少外出,一直都是在他左右的,打從那次電梯遇險之後,他在哪鄭允浩就跟到哪,就害怕他出什麼意外。

他還覺得鄭允浩這樣有點黏人,現在算是能理解鄭允浩那種擔心的心情了,還是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比較安心,如果不見了,就會胡思亂想是不是遇到什麼意外了。

就算再神通廣大,也還是個鬼,就怕不小心碰到什麼無良的道士給收走了。金在中咬著筆頭焦躁得不行,咬的嘎吱響。

 

有人抱著寵物看病來了,他只好停止了咬筆頭的暴力行為,收好焦慮的表情,擺出職業性的溫柔微笑來。

來的人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女性,也是醫院常客了,她的寵物生病護理都是來醫院做最好的,本人也是和普通人的氣場不一樣,穿著很簡單但是看著就很價值不菲,手指上戴著的鑽石戒指也大到讓人咋舌,穿著高跟鞋嫋嫋婷婷走路也是一道不容忽視的美麗風景,長相也是無可挑剔的,五官漂亮,但是總是心情不太好似的,眉目間籠著淡淡的憂愁,這樣的憂愁也不會讓她的美麗失去色彩,反而顯得更加耐人尋味。

如果自己不是基佬的話,對這樣的女人也是會動心的吧。

偶然聽到小護士們議論這位氣質女性,說這個叫徐安敏的女人之前是某高官的情婦,後來不知怎麼的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把原配擠了下來,自己坐上了正牌夫人的位置,享受榮華富貴,小護士們議論的時候臉上都是嫉妒又羡慕的表情,可金在中只覺得她很可憐。

看她臉上的神色,就知道她每天過得並不是很快樂。

 

「April最近吃的很多,卻瘦了,不知道是怎麼了。」

做了精緻美甲的纖纖手指撫過病懨懨的小狗白色皮毛,眼睛下面的淚痣也為她憂愁的神情添上了一絲美麗。金在中本來就是顏控,看到這樣的美人不免有些失神,徐安敏看他遲遲沒回答,就抬起那雙鳳眼掃了他一眼。

「怎麼了?」她疑惑地問。

金在中趕緊整了整衣服領,拿出專業的醫生嚴謹態度來,幫小狗檢查,也不是什麼大病,就是腸胃有些寄生蟲而已,開點殺蟲藥回去吃吃就沒事。

「要是不放心,過幾天再來看看。」金在中開了藥給她,拍了拍小薩摩耶的腦袋,小狗可憐兮兮地嗚嗚了幾聲。

 

徐安敏拿了藥,道了聲謝,就牽著狗離開了,金在中看著她穿著高跟鞋嫋嫋婷婷地來,嫋嫋婷婷地走,不由的感歎真是個美人。

感歎完了又看了眼戒指,還是空空的黑玉戒指,鄭允浩沒回來。他坐回轉椅上,拿了筆又開始嘎吱嘎吱咬。

就這麼咬了一天,鄭允浩居然都沒有回來。

 

下了班就急急地往家裡趕,開了門只有小鬼乖乖地站在玄關那等著他回來,鄭允浩也沒有在家裡,問了小鬼鄭允浩有沒有回來過,小鬼搖頭說沒有,金在中就更急了,在客廳團團轉,想該怎麼把大鬼找回來,晚餐也沒心思做。、

就這麼跑到街上去,逮住一個鬼就問,金在中也沒那麼多膽子可以被嚇,如果鄭允浩能使用手機什麼的,倒還能打個電話問問看怎麼了,可惜也不能用手機。他們的心電感應也還沒強到能預知對方在哪,在做什麼。

小鬼看他著急,也跟著著急,跟在他後面一圈圈轉。

想著乾脆就去街上問問鬼,死就死吧,打開門要衝出去的時候,赫然發現鄭允浩已經立在門外了,金在中正要撲上去責怪他死到哪裡去了,就發現大鬼的身體透明了許多,身上臉上也有被灼傷的痕跡。

臉也很青白,虛弱地在看到金在中的瞬間就撐不住似的,搖晃著要摔倒了,還好金在中手腳還算敏捷,穩穩地接住了他,把大鬼扶進來。

把鄭允浩安置在沙發上躺好,小鬼看到鄭允浩這樣,急的又要哭了,金在中趕緊捂住了小鬼的嘴讓他不許哭,金在中也不是不著急,可他沒時間慌張,趕緊平心靜氣下來,找來香點燃,把手輕輕放在鄭允浩額頭上,閉上眼睛念起心經。

 

也不知道念了多久,念到嘴都發乾,這才感覺到手被鄭允浩的手覆蓋住了。

大鬼的身體實體化許多,只是灼傷依舊在,上次的裂痕好了沒多久,這次又添了新的傷痕,灼傷的痕跡一直從嘴角到側臉都是,本來就是那樣英俊的長相,有了傷痕不會難看到哪裡去,可是看到金在中擔心的眼神一直在看他,鄭允浩還是用手擋了擋那傷痕,坐了起來,「我沒事。」

「這到底是怎麼了?」金在中不讓他擋,朝他側臉吹了吹氣,「疼嗎?」

鄭允浩一開始還不太想說,他本來話就不多,要描述一件事的話又要開口說很多話,他都不耐煩,金在中再三詢問,鄭允浩才無奈說出事情的經過。

因為小鬼養父母家裡供奉了佛,所以這樣的房屋一般的鬼是無法進入的,在世間遊蕩的小鬼,沒做過什麼壞事心靈純淨,在沒有地方可以安身又遭受大鬼欺負的時候,就可以進入供奉了神佛的廟宇尋求庇佑,小鬼的養父母是佛的信徒,小鬼是信徒的孩子,所以小鬼之前並沒有察覺到有什麼異樣。

鄭允浩生前也沒做過什麼壞事,但是畢竟是個大鬼,受過加持淨化,出入供奉神佛的房屋還是有一定阻礙的,強行進入會對靈體有損害,想著反正只是進去一會兒,很快就出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大事,結果還是灼傷了。

出來的時候甚至無法抵擋強烈日光,跌跌撞撞找到了個樹蔭躺下,一躺就是一整天,到了晚上太陽完全落下山了才強撐著回家。

「你白癡啊!」金在中簡直要生氣了,「既然那麼勉強就不要做了啊,直接回來就好了,還可以想別的辦法啊。」

「不是你讓我去做的嗎?」鄭允浩很死腦筋一樣,「既然我能做到的話就一定要做到啊。」

其實他本來都不想說的,也不是什麼大事,金在中就要刨根問底,告訴他了又要生氣,真是個難伺候的主。鄭允浩挺想把臉上的傷給擋起來的,可是金在中就不讓,還用那種心疼的眼神盯著那傷痕一直看,鄭允浩是真的不想讓他擔心的。

「我都說了我沒事了。」鄭允浩重申了一遍。

金在中吸了吸鼻子,這才把視線從那傷痕上挪開,「下次不許這樣了。」

他知道鄭允浩特別在意他說的話,只要他要求什麼,鄭允浩都會去做到,好像他說的話就是絕對命令,哪怕像要上戰場打仗,明知犧牲也要去。

這次雖然沒有什麼大事,可是卻讓金在中看到了大鬼的決然。

以後不知道會怎麼樣,鄭允浩會不會一直這樣,但是光想想就讓金在中產生巨大的負擔感,總覺得自己一定償還不了。

鄭允浩的深情。

 

看他說完了一句話久久沉默,沒辦法再說下一句,鄭允浩只是伸手在他腦袋上用力一按,揉了揉他的頭髮,從背後變戲法一樣拿出一張照片來,遞給金在中看。

金在中被揉的頭髮蓬起來,不滿地也把鄭允浩一頭髮給弄亂,這才打起精神來拿過照片看,小鬼也湊過來貼在他身邊和他一起。

照片上的女人很年輕,年輕到不能用女人來稱呼,分明就是個妙齡少女,臉上還未脫稚氣,可是卻沒有她這個年紀的笑容和活力,照片上的她帶著淡淡微笑,可是卻很憂愁一樣,眼角下那顆淚痣就像掛在那裡悲傷地快要落下的淚水。

金在中認得這個女人。

時間的打磨可能會讓一個人的氣質和輪廓有所變化,可是具體的五官不會變,這個妙齡少女就是那個常來醫院總是面帶憂愁的貴婦人,那顆淚痣也是一模一樣,這樣的美人金在中絕對不會認錯。

沒想到居然這麼巧,也根本不需要花什麼大功夫去找,過幾天徐安敏就會帶寵物再來一次醫院,到時候把小鬼一同帶去就可以了。小鬼高興得在客廳裡飄來飄去,興奮了一陣就飄到鄭允浩面前,眨著大眼睛笑著說:「叔叔也是個好人,謝謝你!」

鄭允浩摸了摸鼻子,「不用謝。」說著就有點猶豫地笨手笨腳揉了揉小鬼的頭髮,強調了一下,「還有,別叫我叔叔。」

只覺得這樣的大鬼有點可愛,金在中盤腿坐在沙發上,笑著看大小鬼的互動。

 

花了點時間做晚飯,吃了晚飯電視機被鄭允浩和小鬼霸佔了,看樣子大小鬼相處的還算不錯了,至少在愛看動畫片這點上是互通的,金在中泡了壺花茶,走到陽臺上去看夜色,讓自己平心靜氣。

不知道鄭允浩什麼時候過來的,只覺得背後有點異樣,回頭就看見大鬼倚在牆邊默默看著他,臉上還帶著灼傷的痕跡,一點也不可怖,只是看上去……有點讓金在中難過。

「想什麼呢?」鄭允浩走到他身邊,貼近了他去嗅那花茶的香氣,眯了眯眼睛。

金在中去觸碰那灼傷的地方,嘆了口氣,過了好久才突然問起,「二傻,死是什麼感覺?車禍而死是不是會死得很難看?」

「不記得了。」鄭允浩努力回想了一下,並沒有多痛苦吧,就是突然沒了知覺,再沒有那種活著的存在感,整個人都輕飄飄起來,至於死得難不難看……他捏了捏金在中軟軟的指腹,「你想看嗎?」

金在中一眨不眨地看著他,鄭允浩說著,故意嚇他一樣,額頭那突然就流下血來,沾濕了金在中放在他臉頰上的手,可金在中顯然並沒有被嚇到,手也沒有收回來,只是看著鄭允浩的眼睛,雖然他隱藏得很好,可是還是掩不住些微憐憫的悲傷。

「算了,不嚇你了。」鄭允浩恢復了常態,「只是你別這樣看著我。」

城市的夜算不上靜謐,星空上的星星不算多,卻還是很美麗。

和鄭允浩喝著花茶,看著星空,無聲卻很讓人放鬆。

良久,金在中才轉過臉來認真地看著他。

「鄭允浩,你別對我這麼好。」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