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2

 

第二天清晨,在中因為上午沒有工作,所以還在睡覺,結果被砸門的聲音弄醒,還沒清醒過來,就聽見昌珉一邊砸門一邊高聲叫著:「金在中!你到底在不在?在的話立刻給我開門!!」

在中立刻起床穿衣服,皺著眉頭去開門:

「昌珉,你一大早的幹嘛……」

一開門,就看見昌珉眼睛噴火的看著自己,像見到血海深仇的敵人一樣。

「你昨天晚上到哪裡去了?我下班的時候到你店裡去找你,盧炫哥說你被一輛黑車帶走了!!我立刻到你家來等你。結果一直等到十點你還沒回來!!我還在想你今天要是不在我就去報警的!」

昌珉的聲音像霹靂一樣把在中的睡意全都趕跑了,在中皺著眉頭看看樓下,拉他進去:「你吵什麼呀,樓下有人住的。」

「我吵什麼?你昨天幹嘛去了?那黑車是誰的?」昌珉還是很大火氣。

「什麼黑車啊,」在中看他一眼,「跟一個……嗯,朋友吃飯去了。」

「跟別人吃飯去了?」昌珉瞪著他,「我不是說了週末來找你嗎?」

「啊,我忘了。」在中才想起來,又問,「你不上課嗎?」

「我請了一上午假,就是來看你是不是被什麼販賣人口的拐走了。」昌珉白他一眼,「你居然好意思說你忘了?」

「好了好了,我沒事。」在中一臉睏倦的向浴室走去,頭也不回的對昌珉說,「你回去上課吧。」

「你……」昌珉被他沒良心的樣子氣死了,想衝上去揍他,「我擔心你擔心了一整夜,你這是什麼態度?!」

在中頓了頓,從浴室門口回過頭來問他:「昌珉,沒吃飯吧?」

「我真是瘋了,居然為了你連飯都不吃一大早的就跑過來!」昌珉氣呼呼的說。

「那你等我一下,我弄東西給你吃,」在中笑笑,「好了,別氣了。」

昌珉看了他一眼,沒說話,坐下了。

 

在中的手藝一向是昌珉最愛的,昌珉只是擔心在中,看他沒事,自己吃著東西也就慢慢消氣了。在中坐在他對面看著他的吃相說:「我好睏啊。」

「你還好意思講?我再不關心你了。你說,你昨天跟誰一起出去了?」昌珉把頭埋在飯碗裡抬都不抬的問。

「你不認識。」在中淡淡的說。

「女的嗎?」昌珉突然把臉湊到在中面前,「你交女朋友了?和她徹夜未歸?」

「把你嘴裡的飯咽下再講話。」在中嫌惡的看了他一眼,「什麼女朋友,你腦子裡面整天想的都是什麼啊。」

昌珉打量了他一眼:「金在中,你就別告訴我。」

「沈昌珉,你少和我沒大沒小的。」

「在中哥,你不要被人騙了啊,現在越有錢的人越壞!你昨天就是和那黑車裡的人一起吃的飯吧?」

「什麼黑車啊。」

「就是黑色的車啊!是不是?」昌珉一副好奇的樣子。

「吃飽了就回去上你的課。」在中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昌珉瞭解在中的性格,他不想說的事情再問下去也不會結果,就一臉不甘的低頭繼續吃飯,在中看他一眼,然後又躺回床上去了。

 

昌珉吃過飯很自覺的洗了碗,就跑到床邊跟在中道別。在中揮了揮手,昌珉發現新大陸似的突然看到床頭的那顆糖,立刻拿起來,剝開就放進嘴裡。

在中睜開眼睛就看到他吃的吧唧吧唧的,坐起來皺著眉頭問他:「幹嘛吃我的糖?」

昌珉看看手中的糖紙,疑惑的說:「一顆糖嘛,怎麼,這糖不會有問題吧?」

「有問題,你吃過之後就會口吐白沫。」在中有些不高興,又躺下繼續睡了。

昌珉不知道自己哪兒又得罪他了,湊上去問他:「在中哥,你怎麼了?今天不太對勁啊。」

「我沒有,你回去吧,我要睡覺。」在中眼睛都不睜的說。

「好了好了,我走了,你好好睡。真是。」昌珉知道在中辛苦,所以也不打擾他,自己拿起書包走了,走的時候擔心的看一眼床上在中入睡的模樣,輕輕關上了門。

 

 

下午依然是披薩店的工作。夜裡依然是“暗跡”裡的工作。在中今天拿到了薪水,留出了一些,剩下的第二天上午去附近的銀行存進卡裡去。一直都在努力攢錢,這些年的辛苦讓在中明白貧瘠金錢的滋味。自己其實也想過以後能過上好一些的生活,至少不用像現在每天都這麼艱苦的上班。

所幸最艱難的日子已經熬過來了。在中走出銀行,看了看外面的晴朗天氣,走進自己常去的一家超市,買了些必須品,想了想,又拿了一包牛奶糖放進手推車裡。

把東西買回來之後在樓下被房東大叔叫住:「在中啊,剛才有人打電話找你。」

在中連忙答應著走過去,翻看了一下來電顯示,是允浩。

想了一下,打了過去。

「在中。」允浩接起電話就清晰的叫了他名字。

「允浩,你找我有事?」在中問道。

「我只是想問一下,披薩店裡的工作,你是每天都有做嗎?」允浩溫和的說。

「是啊,我們有三個班,我上的是下午班,兩點一直到七點。」在中答道。

「那我今天下午翹班去。」允浩笑笑說。

「啊?」在中一愣。

「我想去吃你們店的披薩。」

在中突然想起來什麼的說:「嗯,好,我請你吃。」

「你還記得啊。」允浩笑起來的聲音很好聽。

「是啊,說好的嘛。」在中輕快的說,「那就說好了。」

「好啊。」允浩笑。

放下電話,回到房間裡,在中剝開一塊牛奶糖放進嘴裡,香味從嘴裡蔓延開來,在中沉思一會兒,然後回過神來,從床頭拿起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下午上班時候在中又不住對門外看,盧炫疑惑不已的看著他:「在中,你最近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嗎?」

「沒有。」在中收回視線。

「你一定有什麼事情。」盧炫拿手指點著他,腦子裡盤算著是什麼。

「你有在這裡騷擾在中哥的時間還不如去後廚那裡看一下麵粉的情況。」小憶端著託盤從背後走過來,對盧炫說,「今天是你當值,如果麵粉發酵不好的話損失就從你工資裡扣。」

「小憶妹妹你也太狠了。」盧炫衝小憶回嘴道,自己還是一臉不甘的走了。

小憶把托盤放進櫃檯裡,對在中笑笑:「在中哥,別理那傢伙。」

在中淡淡一笑。

「哥……不會真有什麼事情吧?」小憶試探的問。

「當然沒有。」在中看看她,然後說,「我去把二號桌的披薩送過去。」

小憶看著在中離開的背影,沒說話。

在中說不好自己為什麼跟任何人都保持著一段距離,周圍的所有人都被自己排斥在一定的界限外,不肯讓他再多走近一步,哪怕自己明知道他對自己沒有惡意。可能是因為自我保護欲太過強烈,長時間喪失安全感讓自己變得冷漠而又敏感。

 

五點鐘的時候,在中有些沉不住氣了。不知道允浩還會不會來,其實這次自己心裡是有期待的。一想到會再見到允浩,自己會微微開心一些。自從與允浩在橋邊聊天之後,在中覺得允浩於他,與別人於他不一樣。那個男人不是像周圍人一樣憐憫著自己的悲傷,而是在用溫暖寬慰自己。而且自己不排斥他的另一個原因是,允浩也有一個支離破碎家。在中明白,有些東西若非親身經歷,否則永遠都不會懂,他不可能叫一個家庭幸福的人來和自己一同品味那份痛楚。而允浩可以做得到。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五點半的時候,允浩終於來了,進門的時候大家都被這個西裝革履的年輕的男人的氣質震住了。雖然說他們的店還是挺高檔的,但是來往的客人大都是學生,家長,或者一部分上班族。像允浩這樣的人,怎麼看怎麼都像坐在星級酒店裡吃著西餐,聽著小提琴,旁邊有美女服務生倒酒的主。在中看見他,突然有些無措。

允浩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中靜靜走到一張桌前坐下,對在中笑。在中頓了一下,然後走過去拿過價目表給他看,允浩笑笑說:「你就拿最好吃的給我。」

在中笑了笑:「能吃辣的嗎?」

「好吃嗎?」

「我覺得好吃。」

「隨你。」允浩很好講話的說。

在中點點頭,在帳單上做了記錄,又問他:「那喝點什麼呢?」

「有咖啡嗎?」允浩問。

「有是有……」在中頓了一下,又說道,「你在公司喝的夠多了吧,喝一些有營養的東西吧。」

很溫暖的口氣。允浩突然發現,在在中冷漠的外表之下,其實有著一顆細膩的心。

「那……什麼好呢?」

「牛奶吧。」在中的口氣不是商量,而是幫他決定,一邊說一邊又在帳單上做了記錄。

允浩看看他,呼出一口氣,卻沒有反對。

 

把帳單交給主廚之後,在中不好意思讓允浩自己一個人坐在那裡等,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走過去陪他講話。

「你們這裡環境挺好的。」允浩嘴上說著,卻沒有左顧右盼。

「還好。」在中坐在允浩對面,卻突然不怎麼好意思直視他。

「下班之後,還要去做另一份工作嗎?」允浩關心的問。

在中沉默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不想讓允浩知道自己在“暗跡”裡做服務生。頓了頓,才淡淡的說:「是啊。」

允浩看出在中並不想把這個話題繼續下去,於是也沒有再追問,笑笑說:「多注意身體呐。」

「你從認識我之後就一直這樣說,我在你眼裡身體素質就那麼差嗎?」在中看著他。

允浩笑笑,牙齒整潔而又漂亮:「你太瘦了。」

「瘦才健康。」在中無所謂的搖搖頭,「說不定你跟我單挑,你還打不過我。」

「我不跟你打。」允浩搖搖頭,「免得別人說我以大欺小。」

在中看他一眼:「你怎麼知道你比我大?」

「你不是說過你是86年1月的嗎。」允浩有些心虛,其實自己是2月的,但是不明白為什麼,就覺得自己理應比他大,而且從外貌上來看,沒有人會懷疑自己比他大,不是允浩看起來年齡大,而是在中就是給人一種一直都是少年的感覺。

在中沒想到允浩把自己隨口說的的年齡記的這麼清,微微一愣,也沒覺得他話裡有問題,只是問道:「你比我大很多嗎?」

「是啊。」允浩大言不慚的答道。

「哦。」在中也沒多想,正想問允浩是哪一年的,披薩出爐了。

小憶把剛烤好的披薩端上來,對允浩禮貌的說:「請慢用。」然後又把甜甜的笑臉對著在中,道:「在中哥的朋友嗎?」

在中點了一下頭,沒說話。倒是小憶又笑著對允浩道:「我們在中哥啊,平時不怎麼跟別人多來往的,今天肯帶朋友過來,真是很稀奇呢。」

允浩聽出了這個女孩口氣中對在中的親昵,突然有些不高興,又不好說什麼,只是淡淡笑一下,就低頭拿刀叉靜靜的分著披薩。

在中沒想到允浩居然會這麼冷淡,又看著他像在吃國宴一樣有禮的動作,心裡有些洩氣,也沒說話。

小憶看看他們,笑著說:「在中哥,好好招待你朋友哦。」說完看他們沒什麼反應,就轉身輕輕離開了。

允浩切下一小塊披薩放進嘴裡,嚼了嚼,咽下去,對在中說:「好吃。」

「好吃吧。」在中笑笑,「你在這裡吃吧,我去招待客人。」

「我就不是客人嗎?」允浩有些不幹。

「可是我在這裡坐著看著你吃,你不會覺得彆扭嗎?」這是人之常情,在中也不想讓允浩不自在。

「不會啊。」可惜允浩沒有半點覺悟,反而把披薩盤往在中面前一推,「我們一起吃。」

「我不吃。」在中沒胃口的掃了一眼烤得金黃的餅,說,「我整天就在這裡聞這種味道,看見它連半點食欲都沒有。」

允浩笑了笑,正要開口說什麼,突然停住了口,看向自己身後。門被推開的聲音,店裡又進來一個人,在中只覺得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從自己背後傳來:「允浩哥。」

在中回頭看了一眼,是一個很不同的女孩子,很漂亮也很有氣質,打扮不凡,站在那裡看著允浩,妝容精緻的臉上帶著無可挑剔的笑容和淡淡的自信。

允浩放下手裡的東西,有些驚訝的看著她:「嫻雅,你怎麼會來這裡?」

朴嫻雅是朴氏集團老闆的千金,朴氏跟鄭氏的關係一直都很密。允浩在美國讀書的時候,嫻雅在那所城市的另一所學校就讀。

「我打電話到哥哥公司裡,秘書說你不在。我還以為哥哥到John那裡去了,就開車出來逛街,沒想到在這家店門口看見哥哥的車,我還以為是我認錯了呢。」女孩笑容自然的走過來。

「找我有什麼事嗎?」允浩問她。

「哥哥什麼時候回公司?我跟哥哥一起回去。」嫻雅沒有回答允浩的話,只是笑著問。

「我待會兒還有事。」允浩的言下之意就是不會回公司了。

「哥哥是要去John那裡嗎?」嫻雅問他。

「不是。」John是一家鋼鐵公司的少爺,花錢大方,在商業圈裡混得很開,允浩跟他雖然沒有深交,但是因為工作關係也算熟識。這次打著為公司三周年慶的幌子,John約了許多人到自家的豪宅去開Party。允浩雖然收到了請柬,卻只是送了一份禮去,並不打算去參加那種純屬娛樂的舞會。

 

其實自己來這裡,只是想待會兒叫在中一起吃飯的。自己有些事情想說,好在在中也並不排斥自己帶他去吃東西。

「哥哥去吧,陪我一起去呀。」嫻雅有些撒嬌的說。

「我沒空啊。」允浩拒絕口氣的很溫和,畢竟是對方是女孩子,又與自己相識了這麼多年。

「允浩哥有什麼事情嗎?」嫻雅坐到允浩旁邊,輕輕搖了搖允浩的胳膊。

允浩看了對面在中一眼,在中覺得自己坐在那裡很多餘,想起身離開,卻聽見允浩對自己說:「在中,你下班之後我們就去吧。」

在中有些莫名其妙,去哪裡?自己待會兒還要上班。所幸他是冰雪聰明的人,愣了一秒就反應過來,允浩是想拒絕這個女孩,所以拿自己當幌子。

允浩看在中沒說話,就轉過臉對嫻雅說:「嫻雅,你回去吧,我待會兒和這個哥哥還有事情做。」

「事情?」嫻雅看了一眼在中,目光掃過他披薩店制服,看了看在中穿在裡面的白色舊T恤,冷冷一笑,「我從來不知道,允浩哥也會有這樣的朋友。」

一句話讓在中的目光冷了下來,在中淡淡的對嫻雅說:「這位小姐,我也從來不知道,鄭先生的身邊也會有這樣沒有教養的人。」說完,面無表情的起身離開了。

在中平日裡雖然表情淡淡的,但他絕不是一個隨意就可以讓人侮辱的人。更何況這種無緣無故的侮辱。

 

允浩看著在中離開,不由得有些生氣:「嫻雅,你怎麼能這樣講話?」

「我怎麼了,哥哥不就是拿一個服務生當藉口嗎?」嫻雅也生氣了,「我喜歡哥哥這麼多年,哥哥又不是不知道。要拒絕也不用找這樣蹩腳的理由啊!」

「什麼叫找理由?」允浩看著她,「我有事情。」

「是嗎?」嫻雅冷冷一笑,「那哥哥也帶著我去吧,我倒想看看哥哥和一個披薩店的人會做什麼!」

「我的事情好像不需要你來過問吧!」聽她這樣說,允浩一下子火了。

嫻雅不敢置信的看著允浩,眼淚唰的從妝容美麗的眼睛裡流出來了:「允浩哥……我為了你才回來,可因為這麼一點兒小事情,你就這樣對我嗎?」

允浩本來還想說什麼,但畢竟是女孩子哭了,自己也不好再怎樣,頓了頓,從餐盤上拿起紙巾遞給她,輕聲說:「好了,別哭了。」

嫻雅沒有接,只是哽咽的說:「哥哥你是怎麼了,從美國回來之後就一直不太對勁,你還是我的允浩哥哥嗎?」

允浩輕嘆了一聲,那紙巾輕輕的替她擦了擦臉頰的淚。畢竟是嬌生慣養的女孩子,這些年來又一直喜歡著自己,對她的眼淚實在是不能無動於衷的。

嫻雅接過紙巾,沒說話。

 

在中在櫃檯邊,為客人記帳,卻忍不住在生氣。看了一眼背對著自己的兩個人的親昵動作,心裡有些憋氣。

正想著,店門又被推開,一個瘦瘦高高的身影從玻璃門外走進來,一看見在中就清爽的叫著:「在中哥!」

店裡的幾個人看見是昌珉,都笑著跟他打了個招呼。在中放下手中的工作,看著他,心情微微好一些:「昌珉,怎麼過來了?」

「來找你玩啊,」昌珉笑的一臉無害,「我放學了在學校裡無聊,過來看看你。」

首爾大學到這裡有公車直通,交通很方便,昌珉常常在閒暇的時候過來看看在中。在中倒了一杯水給他:「功課不緊嗎?」

「那點功課算什麼,你弟弟我可是天才。」昌珉眯著眼睛笑,從肩上的背包裡掏出一個保溫飯盒說:「我從我們學校食堂裡打的,你去“暗跡”之前都把它們吃光,別天天忙的連飯都吃不上。」

“暗跡”裡在中是九點上班,但是從披薩店坐大半個鐘公車之後,在中就沒什麼食欲了。常常不吃晚飯的去工作。昌珉看著在中一直皮包骨的樣子總是心疼不已,一有機會就送飯給在中。

在中接過飯盒,笑了,寵溺的摸摸昌珉的頭,:「真乖。」

「你別沒事就摸我頭,」昌珉故意推開他,「都被你越摸越傻了。」

在中笑著把兩隻手都揉上昌珉的腦袋,說:「哥哥我都不嫌你頭髮髒,你反過來嫌棄我。」

昌珉一邊躲一邊呵呵的笑。

 

允浩自昌珉的那一句“在中哥”叫出來,就不停用餘光看著他們,看見兩個人親密無間的打鬧的樣子,心裡微微有些不高興,在中從來沒有在自己面前笑成這個樣子,那張平時冷漠倔強的臉,開心的笑起來竟然是如此的動人。

嫻雅在旁邊沒說話,過了一會兒跟允浩說了聲去洗手間,回來的時候,剛剛哭花了的妝又重新恢復成無懈可擊,只是眼睛還是有些紅腫。允浩微微嘆了一下,對她說:「嫻雅,我送你回去吧。」

嫻雅看他一眼,沒有拒絕。

允浩拿出手機給自己的司機打了個電話,吩咐他過來把嫻雅的車子開回她家裡去。嫻雅把車鑰匙遞給允浩,允浩接過來,頓了一下,然後走向正在打鬧的在中跟昌珉。

在中看允浩朝自己走過來,剛剛還很燦爛的笑容消失了,停下了與昌珉打鬧的手。昌珉有些詫異的打量著這個向他們走過來,跟自己身高差不多,卻氣場強大的英俊男人。

允浩看看在中,輕聲說:「在中,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先走了。」

在中看他一眼,淡淡的說:「嗯。」

允浩把車鑰匙放在桌上,推給在中:「待會兒我的司機過來,你把這個鑰匙給他好嗎?讓他把那輛黃色的車開走。」

在中沒什麼表情,停了一下,才伸手把鑰匙接過來。

允浩對他笑笑:「謝謝你。」在中也沒什麼反應。允浩看了他一眼,然後對一邊的昌珉點了一下頭,示意的打了一下招呼,就離開了。

在中看著他和朴嫻雅離開的背影,突然心裡很不痛快。落地玻璃窗外,朴嫻雅坐上允浩的車,那輛已經熟悉的黑色轎車慢慢開出了視線裡。桌上,剛剛上來的披薩幾乎沒有被動過,在中面無表情的走過去,端起允浩一口沒喝的牛奶,對昌珉搖搖頭:「我說我請客的,真浪費。」

昌珉問他:「那個人是在中哥的朋友?」

在中搖搖頭。喝了一口牛奶,覺得膩到了心裡去,便又放下了。

「他挺不錯的呢,」昌珉反倒是贊許了兩句,「氣質好,也很有禮貌。」

在中冷笑了一下,沒說話。只是走回櫃檯,打開昌珉送過來的飯盒,裡面有色澤很好的排骨和炒蛋,笑笑,埋頭吃了起來。昌珉看見他的吃相,說:「那,哥,我回學校了,你待會兒路上注意安全。」

「好,」在中點點頭,「這週末再去找我。」

「你別又放我鴿子。」昌珉故意說,不過也自笑了,「我走了。」

在中看著昌珉離開,又低頭吃了起來,覺得一口氣不順,就放下筷子,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

 

一個中年男人推門進來,徑直走向櫃檯前的在中問道:「請問我們少爺是不是把朴小姐的車鑰匙寄放在這裡了?」

在中從神遊中反應過來,默不做聲的把櫃檯裡的鑰匙拿出來,推給他。

「謝謝。」那個男人溫和的道了謝,拿過鑰匙,轉身走了。

在中把目光又移到手中的飯上,用筷子撥了撥飯盒裡的菜,裝作無所謂的笑一下,繼續吃。

可是還是不由自主的出神。剛才允浩司機的話還自己還是聽的一清二楚,少爺……小姐……離自己多麼遙遠的稱呼,諷刺的提醒了自己和鄭允浩之間的距離。金在中,你以為呢,有些人註定跟自己不是一個世界裡的人,即使有時會飛下枝頭,但他依舊是鳳凰。

 

 

一輛黑色豪華的車停在一座恢弘的大門外。朴嫻雅對允浩笑笑:「哥哥不進去坐坐嗎?」

「不了,我還有事。」允浩淡淡的說。

嫻雅咬了咬嘴唇,看著他:「哥哥非要這麼對我嗎?」

「怎麼了。」允浩皺了皺眉,他最不喜歡無理取鬧的人。

「哥哥現在不是沒有女朋友嗎?」嫻雅的眼睛裡有情感在波動,「為什麼還是不可以接受我?」

允浩看看她:「嫻雅,我現在不想考慮這些。」

「我上中學就開始喜歡哥哥了,哥哥就心狠的一次機會也不給我嗎?」嫻雅的眼底又有淚光浮現。

「你不要這樣。」允浩已經沒有耐心和她耗下去。

「以前那時候覺得自己還小,不想給哥哥添加負擔。後來等我大一些,哥哥又有了女朋友,我也沒怎麼樣,就是看著哥哥跟幾個女孩子好合好散。我總在想,哥哥是還沒有找到真正能走進他心裡去的人,不然他不會對誰都看似溫和,其實拒人於千里。這些年我一直在為你努力,哥哥就看不出來嗎?我想做能走進哥哥心裡的那個人。兩個月前,我聽說哥哥回韓國了,我就想也不想的也回來了。」嫻雅一口氣說完,有些委屈的定定看著允浩,「允浩哥,和我在一起不行嗎?」

允浩靜默的聽著,看她講完,不動聲色的俯身過去打開朴嫻雅那一邊的車門:

「回去吧。」

「你……」嫻雅有些心寒的看著他。

「謝謝你對我說這些。」允浩平靜的看著她,「嫻雅,你是一個好女孩,鄭氏也不想失去朴氏的友誼。但是,我現在沒有這方面的打算。」

朴嫻雅聽到這樣的話,嘲諷自己似的笑了兩聲,然後拉下安全帶,頭也不回的下車離開了。

允浩的視線沒有多停留在她身上,只是面無表情的發動著車子,離開了。

 

 

 

 

    文章標籤

    允在 YJ 豆花 耽美 BL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