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708001第七章——嘿,湊成一桌麻將了(2)

 

作為竺城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徐員外的府邸位置很是討巧,四五進的大宅院前邊挨著縣衙的中街地界兒,後半拉卻湊著城中最大的書院,據說這家青城書院有近五十年的歷史,出過一個狀元,倆榜樣,四五個探花,進士舉人秀才那更是不計其數,除去這些不說,中年發跡的徐員外很有頭腦,重金買下了內宅後邊的一塊空地,修成了花園,奇花異草,亭臺樓閣,恍如仙境一般的佈局成了竺城百姓嘖嘖稱奇的一景兒。

三者一綜合,徐府那就是一絕佳的住宿地點,按照21世紀那些喜歡忽悠的房地產銷售廣告來看的話,標語就應該是這樣的:

——王者天下,豪宅在手!XXX新樓盤開售,出門上名校,學習無煩惱,緊鄰市政府,叫您毫無後顧之憂,社區綠化百分百,給您花園般的享受。

 

打小在除了樹,只有草,除了卸了頂的師父,只有五大三粗的師兄的道觀長大的鄭允浩自然沒有體驗過這種享受,跟著老管家穿過雕樑畫棟的抄手遊廊,又經過描金繪彩的垂花拱門的時候,只顧著張著嘴不住的打量,連背在身上的袋子空癟了都沒發現,直到要穿過最後一道門的時候,聽見邊上幾個稚嫩的女聲的時候,一摸包袱,才悚然發現,我的媽呀,小老虎怎麼不見了!

「道爺,可是有什麼事兒?」老管家走在側邊,見鄭允浩一臉驚恐的東張西望,很有眼力見的上前詢問。

「沒,沒事兒……」鄭允浩抹了一把汗,踮起腳朝著聲源處打量,巴望著能看清楚她們圍著的是什麼,口中卻遮遮掩掩的,無量天尊啊,總不能說他堂堂一除妖師隨身攜帶了妖精一枚,並且現在……搞丟了吧?

「那我就帶您去見……」老管家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如同掐著嗓子,尖利的嚇人的女聲給打斷,兩人齊齊看過去,卻見是一七八歲光景的小姑娘,一身綢緞,烏髮團成兩個小小的髻兒,紮著石榴色的綢帶,小臉圓滾滾的,很是玉雪可愛,不過這些當然都不是重點,鄭允浩關注的重點是她懷裡抱著的那隻點著朱砂痣,通體雪白的小老虎。

我的天哪!

鄭允浩看著小姑娘和幾個小丫鬟打扮的丫頭紛紛收手去摸小老虎的腦袋,扒拉耳朵,更有甚者去揪他尾巴的時候,嚇得連“無量天尊”都不會說了,直接心臟驟停,三步併做兩步的衝過去,伸手阻止,當然這故事要是放在今時今日,鄭允浩大概會大喝一聲:橋豆麻袋(日語:等一下),然後把小老虎給搶回來,只留個她們一個高貴冷豔的背影。

而現在,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狀況讓鄭允浩摸了摸下巴,做了個問詢的道家手勢,低聲道:「幾位小姐,這是小道的……寵物,動物不通人性,一不小心容易傷人,還請幾位小姐歸還。」

鄭允浩雖說年紀小,但是大抵是在道觀上事事親為,挑水砍柴的緣故,相對於同齡的男孩子,可以說是早早的就拔高了個子,身形修長不說,濃眉大眼,鼻樑挺拔,雖然是一身青色的道袍,但是卻十足十的是招人眼球的胚子,一身錦緞打扮的小姐年齡尚幼,只是戀戀不捨摸著小老虎的腦袋,幾個年齡大些的小丫鬟可就不一樣了,各個面色緋紅的拿帕子掩著臉,垂著眼簾卻還忍不住窺視著鄭允浩的側臉。

「這是你養的貓嗎?長得可真好看。」小姑娘聲音嬌嬌脆脆,把小老虎遞回去,一副捨不得的樣子,倒是鄭允浩甫一聽見“你養的貓”這樣的問句的時候,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咳嗽了好幾聲,才點頭含糊道:

「正是。」

「牠叫什麼名字?你能送給我嗎?如果不可以的話,那我也想叫爹爹給我買一隻。」

小姑娘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鄭允浩抱著小老虎尷尬的不得了,好在老管家邁著蹣跚的步子及時過來解圍,牽著小姑娘的手道:「娉婷,不得對道爺無力,這是請來給夫人和大小姐瞧病的……道爺,失禮了,這是夫人的外甥女,府裡的表小姐,前幾日才接到府裡的,鄉下大的,還沒來得及叫規矩,您可別見怪。」

「哪裡哪裡……」鄭允浩也不知道這樣的情況下該回答點什麼好,想到山上的師兄們時常在切磋前拱手抱拳展開類似“多有得罪”,“哪裡哪裡”的對話,於是也有樣學樣拱手表示無傷大雅,老管家這才安心一笑,吩咐丫鬟把眼珠還黏在小老虎身上的表小姐帶走,這才帶著鄭允浩以及倆別人看不見的妖怪到了正堂。

 

和許多大戶人家的正堂一樣,徐府的正廳佈置的大氣而不失典雅,正對著門擺放了兩把紫檀木的圈椅,中間擱了一同色的小几,正上方掛了一草書的匾額,上題芝蘭入室,很是端莊文雅,下面兩邊依次排開四把黃梨木的雕花椅子,地磚是一水的天水碧錯金絲,叫人一踏進去就驚嘆不已。

老管家把鄭允浩安置在下首的第一把椅子上,叫候在門口的小廝上茶,這才告罪匆匆的去請自家老爺,鄭允浩有些拘謹的喝了幾口茶,然後拐彎抹角的讓試圖站在身邊伺候的小廝退下後,這才小心翼翼的把一直趴在懷裡睡得不老實的小老虎抱起來,道:

「在中,在中?這回該醒了吧?」

彼時陽光正好,燦爛如織的光芒從正廳鏤空木窗中透進來,落在溜光水滑的地磚上,印出幾朵枝蔓清晰的纏枝蓮,鄭允浩一襲青袍,髮髻梳得一絲不苟,表情無奈的對著被他雙手舉起來,毛茸茸的小老虎歪著小腦袋,耷拉著耳朵,蜷著前爪,鬍鬚隨著呼吸一顫一顫,尾巴在空中搖啊搖,小小的一團的樣子叫鄭允浩的心都化了,呐呐的住了口。

於是室內只剩下小小的呼吸聲,鄭允浩感受著手中一動一動的小毛球,舔了舔嘴唇,不知道為什麼就覺得有些燥熱,想說的話全都梗在了喉頭,一時間甚至有些不知所措,過了許久,一人一虎還維持著這個姿勢,倒是錦囊裡的人蔘娃娃似乎是有些無奈,大約是看不清外面的情況,於是聲音細細小小的問道:「還沒醒?」

「道姑?」

「不是,我是說道爺,鄭道爺……鄭允浩!」

「欸,啊?」看傻了眼的小道士這才回過神來,茫然的應了一聲,差點滑到地上去,七手八腳的坐至身體,「幹,幹嘛?」

「……我問你在中哥醒了沒?」

「還沒有。」

「不行,必須得把他叫起來。」人蔘娃娃細聲細氣,但是卻很是堅定。

「為啥?」

錦囊動了動,鄭允浩不知道為什麼就從那動靜中讀出了“恨鐵不成鋼”的味道,於是摸了摸鼻子等著被答疑。

「這宅子裡有妖氣,而且不止一股。」比起向來不專心修煉,空有天賦,後天卻全都給浪費了的小虎妖,人蔘娃娃則是典型的勤能補拙的那一類,草木本無心,修煉起來比起其他來說,可謂是千難萬難,但凡能修煉成精的草本植物若不是前世有機緣,大多都是苦修此生,草本植物的生長期有限,如果不在短暫的存活時期修煉出精魄,就會和其他的花草一樣,在冬季枯萎,結束匆匆的數月的時光。

俊秀不是翡翠山脈中唯一一株人蔘,卻是唯一修煉成精的人蔘,輪靈力和法術許是不如在中,但是說起見識和手段,卻不知甩了貪吃貪玩的小老虎幾條街,見鄭允浩一臉茫然,於是繼續解釋道:

「我和在中哥都是修行百年之久的妖怪,他更是結出內丹化為人形,你或許不知道,但是近些年來世間靈氣充足的地方日漸減少,加上天劫不斷,修煉出精魄的妖怪數量銳減,雖然在中哥現在還懵懵懂懂,我也被困著出不來,但是至少能起到震懾的效果……這宅子裡……妖氣很重。」

最後幾個字幽幽的傳出來,氣息綿長,在空寂的屋裡無端的叫鄭允浩有些毛骨悚然,嗯了一聲算是應答,然後看著趴在腿上的小老虎,琢磨著怎麼叫他起來。

「剛剛送茶的時候有沒有送什麼吃的過來?」

「嗯,」鄭允浩打量了一眼精緻的茶點,點了點頭,「有糕點。」

「那就好,」人蔘娃娃頓了頓,「找最香的那個,放在在中哥鼻子前面,玩命的晃。」

雖然這個動作聽起來傻的透氣,但是憨厚老實的鄭允浩還是乖乖的照做,拿起一塊金魚酥在小老虎的鼻子地上晃悠了一會,造型別致的糕點上面灑了不少桂花和蜜糖,香氣撲鼻,小老虎在睡夢中似乎也聞到了,帶著肉墊兒的小爪子在空中揮了揮,被鄭允浩敏捷的躲開後,連腦袋瓜子都抬了起來,虛著眼睛跟著糕點移動的方向來回晃蕩,好玩的不得了,鄭允浩被逗得彎了嘴角,一個沒注意,動作幅度有點大,糕點移除了視線,小老虎也保持著伸出一隻爪子去抓的姿勢,“啪嘰”一聲,直接以一個非常完美的姿勢摔了下去。

掉下去的時候似乎就已經醒了,爪子還慌張的在空中亂揮,最後一個倒栽蔥,臉著地的摔個結實,鄭允浩嚇了一跳,連忙蹲下去抓他的爪子道:「在中?」

小老虎似乎摔蒙了,仰面躺在地上,還一會才徹底清醒過來,嗷嗷叫了好幾嗓子,才終於改口說人話:「那個甜甜的東西呢?」

鄭允浩一愣,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那塊糕點,於是有些哭笑不得,不知該誇他執著還是傻好,只得把糕點遞過去,然後小聲的跟他交代之後的事情,有東西吃就萬事足的小老虎自然是連聲答應,直吃的鬍鬚上都是糕點渣子,鄭允浩看著好笑,伸手去幫他劃拉,正想說話,就聽見門口的腳步聲,於是趕緊端正的坐好,順便拍了拍還在用爪子劃拉臉的小老虎。

「老爺,這位就是那位道爺。」

老管家躬身走在前面,引過一位富態的中年男人,五官端正,留著一縷鬍鬚,鬢髮半百,看起來有些疲倦的樣子,出於禮貌,鄭允浩立刻站起身來,結果這動作太快,卻忘記腿上趴著的在中,小老虎忽了一跳,尖尖的爪子勾住鄭允浩的衣服,條件反射的就往上爬,“蹭蹭蹭”的幾步就爬到了他的肩膀上,似乎還嫌不夠高的樣子,又往上蹦了蹦,直接趴在了鄭允浩的腦袋上。

……

誰說老虎不會爬樹的!

小道士很窘迫,第一次和大主顧見面就頂著一隻偽裝成貓的老虎在腦袋上,會不會太超凡脫俗了一點。

「久仰久仰,」雖然場景很奇異,但是這徐員外是何等人物,那是見過皇帝老兒的人,此時雖然是愣了幾秒,但是很快就走上來抓住鄭允浩的手晃了晃道,「內人和小女重病,還望道長不吝援手。」

「哪裡哪裡,我盡力而為。」

 

兩人寒暄了幾句,這徐員外看來也是心下焦急,竟然親自引著鄭允浩去了內宅,一路上還絮絮的說著:「道長啊,想必管家也和您說了事情的大概,內子這兩天還偶爾會清醒一些,但是小女蕭瑟卻一直昏迷不醒,家中的郎中也來看過了……說是……說是,已經漸漸感覺不到脈搏了。」

中年男人說完這句話後好像就急速的衰老下去,眉心皺出一個深深的褶子,鄭允浩不知為什麼看的就有些心酸,起先只是想賺些錢的念頭無影無蹤,他幾乎是拍著胸脯保證:「徐員外,你放心,我一定盡我所能。」

「如此,便多謝了,」徐員外深深的嘆了口氣,推開左手邊的一扇門,「這就是小女的閨房,本是……外男不得入內,不過如今,也顧不得許多了。」

許是因為是獨生愛女的原因,徐蕭瑟的房間裝飾的格外富麗堂皇,一進門便是數個多寶格子,上面擺了不少奇珍異寶,地上鋪著的是三星報喜的駝毛毯子,一落腳軟綿綿的,好像是踩在了棉花堆裡,最裡面是一張雕花大床,淡紅色的紗幔被銅鉤掛起,幾個妙齡的婢女恭敬的站在一邊,見他們來了,福了福身道:

「老爺。」

「嗯,你們都下去吧。」

「是。」

婢女們魚貫而出,徐員外這才深深的吸了口氣,捏了捏眉心道:「道長您請。」

鄭允浩應聲上前兩步,遠遠地只見那雕花大床上平躺著一清瘦女子,看起來不過二八年華,長髮披散,面色蒼白,連嘴唇都是蒼白的,如果不是胸膛偶爾還有起伏,幾乎叫人以為已經故去,於是暗暗搖了搖頭,徐員外見他這副神情,立刻慌了手腳,連連追問:「怎麼樣?小女……可還有救。」

「我能近處看一看嗎?」

鄭允浩把在中放在地上叫他自己跑著玩,自己慢慢的靠近床邊,手裡捏著一張靈符,以備不時之需,這明明三四步的路卻走得如同長途跋涉一般,手心滾出細密的汗珠,只不過,床上並沒有他說想的那樣妖魔鬼怪暴起的場景,反而……靜的驚人。

徐家小姐毫無生氣的躺在床上,確實好像重病了一般,只是仔細一看,鄭允浩卻在心中驚呼不得了。

「嘶……」

「怎麼了?」徐員外見鄭允浩瞪大眼睛,連忙也靠過去,鄭允浩抬手示意他不要說話,然後從隨身的包裡翻找了一會,找到了一張用朱砂繪製的繁雜花紋的靈符,這是出門前從他師兄那順來的,比其他自己的鬼畫符是有用得多。

鄭允浩把靈符握在手心,然後咬破指尖,將血滴在靈符上,趁著血液和朱砂相容的當口,當機立斷的貼在了徐家小姐的額頭上,然後反手一點,拿下腰間的降魔鈴,順著徐小姐的額頭一路向下,鈴聲清脆,徐小姐的身子似乎是震了震,徐員外大為振奮,正要說話,卻聽鄭允浩一聲暴喝:

「現!」

鈴聲戛然而止,徐小姐「咳」的吐出一口鮮血,身子軟軟的歪倒一邊,眉心的靈符以瞬間碎為齏(ㄐ一)粉,鄭允浩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慶幸自己上一次陪著師父下山去給別人收魂的時候,難得的仔細看過,今天這才沒有丟人。

「蕭瑟,蕭瑟!」徐員外哽咽的湊過去,抓著女兒的肩膀連聲呼喚,卻見她氣息微弱的睜開眼睛,不知說了些什麼,這才又暈迷過去,「道長,我女兒這是……」

「人有三魂七魄,可是我剛剛一看,徐小姐的眉心黑氣纏繞,整個人失了靈氣和銳氣,似乎是丟了魂魄的原因,所以我剛剛以收魂符為引,鈴聲為媒介,為徐小姐收魂,只可惜……」

「只可惜什麼?」

「只可惜只找回了一魂一魄,其餘的卻還不知散落在何處。」

「勞煩道長一定要救救小女,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求您救回蕭瑟,哪怕,哪怕要我傾家蕩產也好。」

鄭允浩冷不防這徐員外竟然會跪下,嚇得到退了一步,連忙去攙扶:「您別這樣,我一定竭盡所能,只是捉妖這事兒要天時地利人和,急不得,急不得。」

「好好,我這就叫管家給您安排廂房,你就在這裡住下,小女的命……就交到您的手上了,急不得,急不得咱就慢慢來。」

鄭允浩面色沉重的點點頭,心想這可不是急得急不得嘛,他還得回去挑燈夜戰,再看看書上怎麼教的收魂來著。

無量天尊啊,要是那小虎妖能使出自己的神通,直接把妖怪給咬死了,那該多好。

 

小道士這麼想著,四周一看,卻發現一直在地上打滾的小老虎不見了,於是嚇得出了一頭冷汗,趕緊邊走邊道:「在中?在中?」

「道長,您這是……」

「我帶來的那隻老……貓,」鄭允浩差點說實話,趕緊噎回去道,「不知跑去哪了,我得找一找。」

「這……貓也有名字,那我叫下人一起來幫著找。」

「好……」鄭允浩正要道謝,一抬頭就看見門口的桃花樹上正蹲著他家通體雪白的……老貓,於是鬆了口氣道,「員外,不用了,這小傢伙跑到樹上去了。」

徐員外這才仰頭看過去,果然看見一隻頭上還點著朱砂痣的大貓蹲在樹枝上,正用爪子撥弄一朵開的正盛的桃花,那桃花嬌豔,花瓣在風中顫巍巍的擺動著。

「嘿,這傢伙……」鄭允浩只當他貪玩,絲毫沒注意在中揮動爪子間的奇異光芒,只大聲道,「快下來。」

在中轉頭看了鄭允浩一樣,繼續撥弄那朵桃花,徐員外見狀大為驚奇:「這貓似乎聽得懂你的話?」

「他……嗯,頗通人性。」

鄭允浩咬文嚼字,生怕徐員外看出破綻,於是趕緊上前招呼在中下來,話還沒說出口,異變突生,那多桃花生生被小老虎給扯了下來,以一種超乎尋常的速度落下來,鄭允浩本能的後退,卻見小老虎也緊隨其後,猛地跳下來,爪子快准狠的壓在那朵桃花上,然後抬起頭「嗷嗷」的叫了起來。

「這……」

徐員外被嚇得倒退好幾步,鄭允浩也有些昏了頭。

樹影憧憧,小老虎雪白的皮毛全都炸開來,眼睛瞪的溜圓,像是被激怒了一般,也不知做了什麼動作,眾人只覺得一道炫目的光芒閃過,等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那朵桃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穿淡色衣衫的少年,頭髮烏黑,面容稚嫩,最叫人驚奇的是他眼珠子透著淡淡的粉色,恰似……那株桃花。

「媽呀,有妖怪!」

徐員外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倒是鄭允浩有了經驗,一回生二回熟,只是抬頭抹了把汗,心中默默道:

妖怪年年有,今年特別多啊。

 

 

 

 

 

150708001  第八章——撿到一隻桃花精

 

這個人啊,其實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

就好比說,他們時常把“鬼”這個詞掛在嘴邊,嚇唬小孩子的時候會說「再不吃飯(睡覺),小心鬼來把你抓走」,遇到熟人一驚一咋的時候,會嫌棄的說「哎呦,你見鬼啦?」,碰見什麼莫名其妙的事情時候會說「這什麼鬼東西?」……

諸如此類,幾乎是變成了一大日常用語。

可是當鬼先生(小姐)真的承蒙召喚,露個面打個招呼什麼的時候,他們又嚇得屁滾尿流,嚎哭著有鬼啊,然後立馬跑得無影無蹤。

於是鬼先生(小姐)就很鬱悶:「我還以為我們挺熟嘞。」

…………

同理可證,對於妖怪,這個結局也是一樣的。

所以當那朵開的正盛的桃花落在地上化成了人形後,成天見兒的把“家有妖怪”的掛在嘴邊的徐員外先是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張著嘴手指著被小老虎按在地上的少年「啊啊啊啊啊」了半天,最後眼一翻,直接暈了過去。

至於其他跟著的家僕,腿不抖的已經手腳併用的滾遠,腿抖的……就全都光榮步了自家老爺的後塵,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乍一看煞是壯觀。

鄭允浩轉頭看了一眼,雖然有點無奈,但是心中卻還是慶幸成分居多。

無量壽佛,暈了好啊,暈了好,暈了省著他再解釋為什麼自家養的貓還能一爪子把桃花給拍成了人。

 

可是到底會為什麼變成人啊?!

「在中,這……怎麼回事?」

小老虎一動不動,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樣,一直收起來的銳利爪子全部張開,劃出鋒利的弧度,叫人看著有些膽寒,那雙總是清淩淩的眼睛微微眯著,流轉間似乎有銀光閃過,在院門口這不大的空間中絲絲銀線交錯,糾纏環繞如同一張柔軟的大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的下沉,將躺在地上的少年團團的裹住,如同……蠶蛹一般。

這是……

妖絲?

傳說中,許多修煉成妖的精怪都會有這種凝聚妖力成絲的能力,被道門中人成為“妖絲”,並且修行的越久,這種妖絲的威力就會越大,纏絲力道足以將一個成年男性殺死,且死者幾乎全是筋骨寸寸斷裂而亡,死相慘烈,曾一度鬧得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後有道家集大成者無尚祖師查閱古籍,走訪名山,終於修煉出本命真火,以此真火可將妖絲灼化,可自救,也可普救眾生。

鄭允浩拜入師門時年齡尚小,三天打漁兩天曬網,也沒好好地修習過,後來師父命他們修煉本命真火,師兄們低頭冥思,單手捏訣,只有小師弟一臉茫然,以為師兄們是沒聽明白,於是非常驕傲的站起來,一邊在心裡嘲笑師兄們連“真火”都不知道,一邊抱來柴火在殿上升起了火。

…………

最後啊,

最後小師弟被師父罰砍了一旬的柴火,而他終了也沒有學會本命真火。

「無量壽佛,我這到哪兒去找火去啊!」

鄭允浩叫了幾聲,小老虎都沒有回應,他舔了舔嘴唇,然後非常果斷的往後退了幾步,然後蹲在路邊翻書,口中念念有詞,急的那叫一個滿頭大汗。

其實也無怪乎他會慌張成這幅模樣,只因為他家大師兄曾經說過,但凡這妖絲一出,那邊是方圓幾裡,再無活物,甚至連花草樹木都會立時枯萎,而唯一自保的辦法就是催動本命真火……

這話說起來簡單,可是關鍵是他不會啊!

小師弟急的直撓頭,眼下這情況,別說是火了,就算是個屁……他也憋不出來啊,眼看著那妖絲縱橫交錯,慢慢的半空中,閃著懾人的銀光鋪散開來,鄭允浩起身想要跑,可是心中一動,卻不放心把在中自個兒丟在這裡,思來想去,卻錯過了最佳逃命時間,等他回過神來時,那妖絲已經結成了一張細密的網,悄無聲息的滑到了他的腳邊,小師弟只好認命的蹲在地上,閉眼抱頭,心中哀嚎道:

天要亡他啊!

 

只是,預想的疼痛並沒有到來,鄭允浩縮脖子縮腳的蹲在路邊好一會,耳中也沒有聽見任何動靜,於是小心翼翼的掀開眼皮想要觀察一下情況,就聽見耳邊傳來小人蔘娃娃細細的聲音:

「您是打算睡一覺嗎?」

這是在……嘲笑他嗎?

小道士有些臉紅,趕忙睜開眼睛,結果這不看還好,一看著實嚇了一跳,小老虎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化為人形,只是耳朵卻沒有收回去,毛茸茸的白色耳朵支棱著,嘴巴微微的張著,露出尖尖的虎牙,正騎在躺在地上的少年身上,單手掐著他的脖子,眼中殺氣暴漲,向來清淩淩的眼珠子竟有些泛紅。

鄭允浩愣在原地,腰間的降魔鈴被妖氣所震,無風自動起來,發出一聲高過一聲的清脆鈴聲,他這才渾身大震,回過神來,幾步跑上前道:「在中,不可!」

小老虎恍若未聞,低著腦袋往少年的頸邊湊去,一副要咬斷他的脖子的兇狠模樣,鄭允浩大驚失色,想到那裡在市集上金在中力挫紈絝子弟的事情,慌忙伸手去摸背在身上的褡褳,掏出一把黃符紙,咬破指尖,在空中虛畫,那淡淡的血珠竟漂浮不散,成一個八卦形狀,顏色逐漸的深了起來。

「哎呀我的天,咒語是什麼來著?」

「皇天后級?」

「急急如意令?」

「天罡地支,什麼什麼散來著?」

半空中凝聚而成的八卦陣在他念念叨叨的當兒開始有了消散的跡象,那漂浮著的符紙也自一角開始燃燒,鄭允浩慌了神,隨便低聲念叨了幾句,然後手指往外一送,厲聲喝道:

「疾!」

光芒暴起!

符紙在瞬間燃燒殆盡,飛灰漂浮,有絢麗的光圈直半空罩下,小老虎似乎是有些晃神兒,保持著動作愣在原地,鄭允浩眼疾手快,把人一把扯到懷中,捂著他的眼睛,將他團團護住。

只可憐了那桃花精,悠悠轉醒就看見了主禁錮的大日神訣兜頭而下,目光一轉就看見金在中屁股上耷拉著的尾巴上,於是爆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

「啊!妖怪!」

然後?

然後就腦袋一歪,又穩妥的暈了過去。

鄭允浩抱著小老虎欲哭無淚,心道這世道到底是怎麼了?

桃花精你是不是應該敬業一點!

你好歹也是妖精啊!

 

 

化為人形後樣貌是個十五六歲少年的桃花精是因為臉皮太過於疼痛,才再次醒過來的,一睜開眼睛就看見一大眼睛,白皮膚少年正歪著腦袋蹲在他的邊上,手指在他的臉上戳啊戳,很是無害的樣子,但是桃花精卻清晰的記的自己在樹上睡得好好的,結果卻被一隻老虎給一巴掌呼了下來,被迫化為人形後,那隻老虎還想咬死他!

更何況現在他身邊的那個道士看起來和他好像是一夥的!

桃花精眼珠子滴溜溜一轉,一翻白眼又打算故技重施暈過去拉倒,鄭允浩耳聰目明,見狀立刻喝道:「你要再暈過去,我就真的收了你。」

這話說的頗有威脅性,桃花精嚇破了膽,眼巴巴的看著鄭允浩不敢動彈,他不像金在中那樣在翡翠山脈長大,即使生性天真,卻也耳濡目染,知道道士也有百裡挑一和濫竽充數之分,就算真的被逮著了,也能指望別人幫忙,可是小桃花精不一樣,他獨自在這裡修煉成精,在他的印象裡,道士就是妖物的天敵,別說是反抗,就是跑,那都是不敢跑的。

鄭允浩見他畏縮的樣子,大為受用,誰料小老虎卻不給他面子,收回手指轉頭望鄭允浩,表情真摯道:「可是你什麼都不會啊。」

…………

小師弟幾乎吐血,表情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從腰間拔出桃木劍,遙指桃花精道:「妖物莫要囂張,速速……什麼來著?」

起先的幾句話說的是聲色俱厲,只可惜後勁不足,鄭允浩正皺著眉頭冥思苦想自家師父是怎麼說的時候,小老虎在中就已經跳了起來,幾步蹦躂過來,摸了摸那桃木劍道:「哇,這個就是後來你做的那把嗎?和丟的那個一摸一樣呢。」

…………

鄭允浩握劍的手抖了抖,如果他能穿越到二十一世紀,他現在一定會高歌一曲:

——人生已經如此艱難,有些事情就不要再拆穿。

 

只不過,時光並沒有加速向前,小道士依舊是小道士,所以他只好僵著一張臉,深吸一口氣轉頭對小老虎道:

「在中啊,你能不能去旁邊站一會?」

小老虎全然不復之前兇狠的樣子,聞言立刻乖乖的點點頭,往旁邊挪了一小步,然後站定,在原地跳了跳,問道:「看,旁邊!」

「在旁邊一點。」

「在旁邊一點,」小老虎低著小腦袋,嘴裡一字一字的跟著鄭允浩學,聲音軟軟的往外吐,然後往後又退了一小步,這才抬起頭,小臉兒亮亮的,一副要求表揚的樣子道,「允浩,你看。」

鄭允浩看著笑容可掬的小老虎,才長長的出了口氣,認命的走過來,牽著他的手到一邊的臺階上,拍拍上面的灰,然後溫聲細語道:「你先坐在這。」

「我們要玩遊戲嗎?」在中抬頭問他,眼睛眨巴著,可愛的不得了,鄭允浩看的失了神,半天才反應過來道:

「不是,我要捉了妖怪給那個小姐治病。」

「你喜歡那個小姐?」小妖怪捧著臉,突然開口。

「呃…」鄭允浩被問得愣住,他在道觀長大,接觸的都是師兄弟還有一把鬍子的師父,下山後就遇到了小老虎,兩個人便拴在了一起,每天要忙著賺錢,還要忙著看著小老虎,不要跑丟,也不要惹是生非,生活滿滿當當的,幾乎被塞得一絲縫隙都不剩,是以他從來沒有想過要像師兄們說的那樣,趁著這個機會看看大姑娘小媳婦之類的。

「她不好看,」小老虎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看鄭允浩認真思考的樣子,突然就不高興起來,嘟嘟囔囔說了一句,然後把臉湊到鄭允浩面前,皺皺鼻子道,「長得不好看。」

「嗯,不好看。」鄭允浩被突然放大的臉唬了一跳,下意識的順著他的話說,小老虎幾乎撲到他的懷中,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接,環著他的腰,看著小老虎紅潤的嘴唇,覺得鼻間有些熱熱的。

小老虎倒是什麼都沒有察覺,他本就是動物修煉成精,凡事都更順著本能來,鄭允浩的回答叫他開心了一點,於是把大腦袋往鄭允浩的懷裡塞,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忽而抬頭道:「那我好看嗎?」

「好,好看。」

「嘿嘿……」小老虎又高興起來,眯縫著眼睛笑道,「那你給我買臭豆腐吃。」

…………

這兩者到底是怎麼掛上關係的?

鄭允浩直撓頭,默默小老虎的腦袋道:「我都說了好多次了,臭豆腐吃一次就好了,那個味道太難聞了,吃完你都變臭了。」

「才沒有!」小老虎一聽立刻炸了毛,跳起來反駁,見鄭允浩不行,立刻抓著他的肩膀,拼命地把自己的嘴往他的鼻子邊上湊,然後「哈,哈」的呼氣,小孩子一樣的叫他聞,「一點都不臭!」

鄭允浩險些被咬了鼻子,無可奈何的伸手把小老虎推開,妥協道:「行了行了,買買買,一會就給你買還不行嗎?真是磨死人了。」

 

小老虎興高采烈,兩個人還要說話,俊秀的聲音便再次傳了出來:「你們再聊下去,那桃花就逃跑了。」

鄭允浩聞言回頭,果然見那高瘦少年正貓著腰往外面走,於是趕緊虛張聲勢道:「再踏一步,休怪貧道不客氣!」

小老虎在邊上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懂是什麼意思,見鄭允浩威風凜凜的,於是也探出頭來,跟著狐假虎威,齜牙咧嘴的學著道:「對,咬你!」

「唔。」

桃花精欲哭無淚,停下腳步,哭喪著臉轉過身來,舉手投降道:「我不跑了,能給個痛快嗎?」

奶奶個熊,一個道士和一個妖怪在那談情說愛也就算了……還不給他逃跑,這什麼世道啊。

「你一妖物怎會出現在員外家中?他家小姐病重是否與你有關?」鄭允浩橫劍在身前……小老虎在他身後跑來跑去,跑來跑去,時不時的扭扭屁股,動動脖子,活潑的不得了,小道士幾乎都快要繃不住自己威嚴的表情,一口氣兒道,「快速速道來。」

「我叫昌珉,沈昌珉……隨著這大宅子的第一任主人姓,」和小老虎的天真活潑不同,桃花精雖然也是大孩子的模樣,但是卻心智成熟,言語間條理清晰,頗有些玩世不恭,古怪精靈的味道,「這株桃樹是這宅子的老主人的嫡小姐種的,到現在也有百年歷史了,花開花謝,一年四季……我也不知我是何時有了靈性的,只記得有一日月亮極圓,我化為人形醒來的時候就看見這家人搬了進來……本來也相安無事,我修煉我的,他們過他們的日子……沒成想他們會請了道士來,我本想裝傻糊弄過去,不過還是被你逮到了。」

沈昌珉攤手,一副任君宰割的樣子,鄭允浩反而沒了脾氣,本來嘛,真叫他收妖他也不會,於是便乾脆坦白道:「我是受這家員外之託付來除妖的,他家小姐三魂七魄離了身體,如今還差一魂一魄,可是你幹的?若是你幹的,我便是拼了也不能放你走,若不是你,我也定不為難你。」

「不是,」桃花精沈昌珉面容清秀,揉著些許粉紅,長髮齊腰,被風吹起,連著他柔軟的袍子,看起來實在是沒有什麼傷害性,「我雖是精怪,但是卻是植物所化,真論起來,還不如你身後的那個厲害。」

鄭允浩轉頭去看小老虎,在中雙手拉扯著自己的腮幫子,朝沈昌珉做了個醜醜的鬼臉,然後縮回鄭允浩的身後。

「在中,不許胡鬧,」鄭允浩凶他,但是實際上一點威懾力都沒有,小老虎在他後面蹦躂,於是他只好轉頭繼續和沈昌珉說話,「既不是你,那為何這宅中總是凶事不斷。」

「真的和我無關,」沈昌珉喊冤,「道爺,你有所不知,這竺城百年間來一直是很安穩的,但是就在幾十年前,城中突然多了不少叫人發毛的事情,人人道是妖怪作祟,所以當年的城主特意去上清觀請了八卦鏡回來震著,我冷眼看著,像是平靜了一段日子,可是這段時間,你也應該察覺的到,這城中妖氣漸盛,估摸著要不太平了,這家的小姐也許只是個開頭。」

鄭允浩沒有說話,像是再仔細思考沈昌珉的話,倒是小老虎蹬蹬蹬跑出來,撇撇嘴道:「你不就是妖怪!」

「說的好像你不是一樣……你一個妖怪怎麼會和道士混在一起?難道是被他收了?」沈昌珉唇槍舌戰,好不落後。

「才不是,」小妖怪哼他,轉身去扯鄭允浩的袖子道,「允浩允浩,他就是妖怪,壞妖怪,你做法收了他,我幫你!」

鄭允浩知道這小老虎的法術是時靈時不靈的,可是這桃花精不知道啊,一聽他這麼說,心道不好,立刻變了臉,解釋道:「道爺,我絕對不是那些禍患人間的精怪……這家裡……好吧,我承認我使過一些小手段,那夫人便是我施法給弄得。」

「為何?」

「我……貪食,深夜常化為人形去尋吃的,本也是相安無事的,結果自從那個女的來了後,」沈昌珉指了指關著姨娘的柴房,「這夫人也不知怎麼的,就開始這個也管,那個也管,眼看著我就要被發現了,所以乾脆就施法讓她睡了便是了。」

少年說的滿不在乎,鄭允浩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小老虎本來正到處跑著玩,聽見了這話,立刻回頭很認真的問:「就為了吃東西嗎?可是你不是桃花精嗎?怎麼聽起來好像豬妖呢?我們山上的豬妖也是為了吃的,總是……」

「我不是豬!」

沈昌珉捏著拳頭站起來,臉色通紅!

「你吃那麼多,你就是豬,會哼哼的豬,」小老虎拿手指把自己的鼻子頂成豬鼻子,然後學著豬哼哼,「哼哼哼,大笨豬。」

「你不要以為你是老虎,我就怕你!」

「我是大老虎,嗷嗚!」

「真傻。」

「我才不傻。」

…………

兩個妖怪吵得不可開交,鄭允浩聽得頭疼欲裂,舉手阻止道:「昌珉是吧……現在這家小姐一魂一魄未歸,生魂和命魄是極為重要的……如今你說不是你的問題,我先將你帶回,若證明真的不是你的事兒,明日來替這小姐招魂,若是小姐沒事兒,我在放你回來如何?」

「你不會收了我?」

「不會。」鄭允浩回答的很乾脆,他是真的不會。

「那……我就姑且相信你一回。」

 

兩人達成了共識,鄭允浩這才去找了已經被嚇傻的員外,表明要幫他的女兒招魂,叫他準備黃表紙,招魂幡,公雞和白糯米,然後便告辭說要回去做些準備,這才帶著已經變回小老虎模樣的在中一起回自己的鋪子。

「在中,你慢點跑。」

誤打誤撞的解了個難題,鄭允浩心情大好,跟在在中的後面,不斷地提醒他不要瞎跑,而前面,雪白的小老虎腦袋上帶著一朵桃花,正撒歡的往鋪子裡跑,引得邊上的人不停的偷看。

「明兒招了魂,就又能有錢了,等在攢點,就可以帶著在中去找朴有天了。」

夕陽西下,小道士掰著手指算的很滿足,可是就在一天之後,一切的平靜都被一個噩耗打破了,他們所有人的故事終於沿著命運的軌跡,一步步走向撲朔迷離:

——徐員外的獨生女兒蕭瑟死了。

 

 

 =================================

 

 

找了好久~終於找到一張比較吻合文中金小老虎的圖

不過這隻只是個玩偶不是真的= =

p01489178724-item-4299xf1x0500x0500-m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