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日子湊合湊合也是要過的

 

從字面意思和深層含義上來看:

“師兄們也沒錢”和“地主家也沒有餘糧”端的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的,短短數個字深刻而簡潔的表達了鄭允浩的缺心眼師兄們的真情實感,把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的心情發揮的淋漓盡致。

小老虎是豆大的字不識一籮筐,在陰沉著一張臉的鄭允浩平板的解釋後,他已經笑了足足半柱香的時間了。

「你怎麼都笑不累啊?」

本來他一身道士打扮還帶著一長得好似仙人下凡一樣好看的少年就已經很惹人注意,現在這傢伙還笑的跟朵花一樣,鄭允浩就算只是粗通人情世故,也能發現不少人的眼光有些異樣了起來。

可別遇上話本兒裡的紈絝大少啊!

小師弟在心裡祈禱,這些年在山上他一門心思的發展副業——畫畫,導致副業燦爛輝煌,主頁凋零殘敗,舞劍舞劍不會,打拳打拳不精,唯一能夠抵禦壞人的技能,大約就是每天被罰掃山門,練就了一手好“功夫”,能把掃把舞的虎虎生風。

只不過能不能掃過好色之徒,那就要另說了。

 

不過,顯然,鄭允浩的憂心忡忡並沒有感染小老虎在中,笑夠了的小老虎此時正舉著布袋子小聲的和小夥伴說話:

「秀秀,秀秀,我和你說呀,這裡可好玩了……有那麼大的花燈,還有特別好吃的軟軟的糕,還有好多好看的玩意兒,啊,可惜你看不見……要不我把這破袋子剪個洞?」

布袋子動了動,似乎是人蔘娃娃在裡面翻了個身,聲音悶悶的傳出來:「……如果能剪開的話,我們為什麼要下山找朴有天。」

…………

好像真的是這樣欸!

鄭允浩看著一臉恍然大悟的小老虎,覺得好玩的不得了,雖然結伴而行的時間不長,但是他卻發現,和師父以及下山歸來的師兄們的描述不同,在中是個完全不受塵世污染,天真的……令人髮指的特別的小妖怪,別說是使用妖術禍害人間,就連妖術他都沒見識過。

山下也沒師父說的那麼可怕嘛。

 

低著頭專注的思考的小師弟沒有注意到“大齡多動症兒童”金小老虎在他不留神兒的時候已經跑到了老遠的地方,此時正被幾個衣著華麗,手搖摺扇,還帶著青衣小廝的男人扛著說話。

不是吧?

這怎麼說什麼來什麼!

心裡掂量著自己是不是真的練成了傳說中的“預言”的失傳法術的鄭允浩“蹭蹭”的快跑了幾步,把一臉迷糊的小老虎一拉一拽,藏在自己的身後,然後高呼道:

「無量壽佛,幾位施主慎言。」

「哎呦,又來了個小道士,長得也怪不錯的。」這幾個錦衣公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貨色,鄭允浩收回差點脫口而出的“謝謝誇獎”,打量著這三個“攔路虎”,嗯,生的倒是還算端正,只可惜不懂得節制,內裡都被掏空了,眼眶下黢黑一片,一看就是腎虧精氣不足。

「你長得是挺好看的。」被藏在身後的小老虎不明就裡,歪著腦袋看了看鄭允浩也一本正經的點點頭。

…………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啊,小祖宗。

鄭允浩差點直接掩面哭一場,倒是來找茬的三個富家公子一起哈哈大笑起來,其中一個面色發黃的矮個子“啪”的一合紙扇道:「呦,這聲兒真好聽,瞧這細皮嫩肉的,別是女扮男裝吧,小美人兒,來給哥哥摸一把,哈哈哈。」

男子笑聲猥瑣,邊上不少路人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但是腳下卻都是退了開去,鄭允浩看在心裡,道是這三人怕是這竺城有名的醃臢(音義同骯髒)人物,想著那小妖怪是個不會法術,自己又是半吊子的道士,於是想要忍氣吞聲,息事寧人罷了,結果還沒想好怎麼說,小老虎就從他背後探出頭,氣呼呼的嚷道:

「我是公的。」

…………

那叫男的。

鄭允浩扯出一抹絕望的微笑,決定這件事兒過後,一定要給小老虎惡補一下基本的處世常識,否則遲早有一天要露餡。

 

「哈哈哈哈,公的……挺幽默啊,」紈絝三人行的二號人物個頭很高,腦袋很小,乍一看有點像蟋蟀的近親,此時正要伸手摸在中的臉,被躲開後搓了搓手道,「嘿,你大爺我還就好這口倔脾氣的,小美人兒,聽你馮大爺我一句勸,乖乖跟我回府,那以後就是吃香的喝辣的。」

「真的嗎?」讓所有圍觀路人大跌眼鏡的是,被調戲的小美人似乎絲毫沒有按照劇情出現羞憤,淚奔,或者是痛斥的表現,反而是聽見最後一句後,眼睛亮晶晶的問道,「不要錢?」

在中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也把二號人物給問懵了,好半天才由少年發福的三號人物接茬道:「自是不要錢的,你是外鄉人吧,我孫老闆家十九房妻妾,還養不起你一個,你若同意,我馬上迎娶你。」

雖然下山後許多話都不大聽得懂,但是小老虎卻很快明白了這句話,娶媳婦兒嘛,在山上修煉的時候,住在隔壁洞裡的狐狸精姐姐總想著像先祖那樣嫁給皇帝,只可惜天天吃四頓,成了隻大胖狐狸,於是只能想想,想的直掉毛:「那不要了,你太醜了。」

這實話說的老大聲,邊上圍著的人不少都小聲笑了起來,紈絝三人行面子上有些掛不住,其中一個伸手就要抓在中的胳膊,被鄭允浩一把揮開,他這個常年在山上被罰做苦力的人的腕力自然不是夜夜笙歌的富家公子可比的,只是這麼輕輕一推,伸手的公子哥就站不穩的摔了個屁股蹲兒,周圍嬉笑聲一片,這人面子上掛不住,惱羞成怒道:

「真晦氣,給老子狠狠的打,小美人給我捉回去,媽了個巴子的。」

和話本兒裡說的一樣,這些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富家公子哥最大的依仗就是家裡的銀子,上面的老子,以及跟出來的狗腿子,他這一聲令下,後面十來個人高馬大的小廝便一擁而上,兵分兩路直撲鄭允浩和小老虎而來。

「欸?」

小老虎嚇得眼睛瞪的溜圓,鄭允浩見狀也顧不得說其他的,一把把人推得老遠,然後輪著包袱一臉大無畏的迎了上了,然後……片刻之後就被踹倒在地的他一邊後悔自己當年怎麼沒被少林寺的高僧給撿去,一邊從縫隙中朝著呆楞的在中大喊:

「別管我,快跑,回山上去,跑啊!」

打小到現在至多看過山上倆狗崽子掐架的小老虎被嚇懵了,聽了鄭允浩的話就傻兮兮的掉頭就走跑,跑了幾步卻停了下來,轉頭往回看。

第一次見面時白白淨淨的道士倒在地上,灰頭土臉,髮髻也散開來,幾縷頭髮飛進了嘴裡,明明肚子上被踹了一腳,疼的齜牙咧嘴,卻還伸手死死地抱著打手的腿,眼睛緊緊的盯著他所在的方向,嘴巴無聲的一開一合,說的是:

——快跑啊!

跑嗎?

他應該跑嗎?

小老虎站在原地,他雖然不算太聰明,但是能修煉兩百年,並且順利化為人形的妖精都是受上天眷顧的,他知道自己這時候是應該跑掉的,可是雙腳卻像被釘子釘在地上一般,一步都挪不動,眼珠子一錯不錯的看著鄭允浩被幾個人揪著打。

不可以!

不可以打他!

你們怎麼能打他!

小老虎情緒翻滾,突然頭疼欲裂,腦中場景如同過電一般,一幕幕的模糊不清,卻全是鄭允浩的影子,像是要爆炸一般,逼得他雙手抱住腦袋,崩潰出聲道:「住手。」

 

尖利的滲人的叫聲叫所有人一怔,連鄭允浩也鬆開了手,幾個小廝見狀立刻棄了他朝在中走去,小道士急的想要站起來,卻被狠狠地蹬了一腳,疼的“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聲音嘶啞道:

「在中,趕緊跑。」

在中充耳不聞,垂下去的頭慢慢地抬起,鄭允浩還想要說話,餘下的話因為小老虎突然銳利而陌生的眼神震得全都收了回去。

「給我抓活的,傷了我的小美人,小心你們的腦袋!」

眼見鄭允浩已經失去抵抗能力,幾個好色之徒更加囂張跋扈,吩咐下人拿住在中,鄭允浩死命的掙脫,腰間的降魔鈴卻突然無風自響起來。

鈴鈴——

有妖氣!

就算是個半吊子除妖師,鄭允浩還是立刻就察覺到了強大的妖氣,四散開來……以在中為中心?!

這怎麼可能?

鄭允浩驚訝的看著似乎沒有任何動作,但是指尖冒出絲絲肉眼不可見的青白之氣的在中,那強大的幾乎叫人心顫的妖氣確確實實是他說發出來的。

在妖界中,狐善魅惑,狼善群殺,熊長於力量,而虎卻是最受眷顧的一族,在妖界的眾口相傳的記錄裡,虎之一族是修煉成仙最多的,所以在中會有如此力量其實並不難以想像。

只是除了鄭允浩,沒有人瞭解為什麼孔武有力的小廝們一個接一個的突然癱在地上哀嚎,甚至那幾個站得遠遠的紈絝子弟也好像被人踹了一樣,捂著下半身跪在地上,幾乎要打滾的樣子。

「有……有鬼啊!」

這種放在二十一世界要登上什麼大揭秘,走近科學的非常規事件在古代也是足夠嚇得人尿褲子的,三個向來橫行霸道的男子嚇得臉色青白,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遠了,圍觀的群眾的表情也都變得驚恐起來,鄭允浩見狀,心道不好,強忍著被踹的酸疼的背,站起身來比了個大俠的姿勢:

「欸,我本來是不想暴露我隔空點……打人的神功的。」

…………

周圍的群眾們安靜了幾秒中後,爆發出崇拜的驚嘆聲,臉上盯著一個腳印的小師弟保持著金雞獨立,扯出一抹窘迫的微笑。

各位行行好,趕緊散了成嗎?他快站不穩了!

 

 

 

「你真的不記得了?」

「不記得啊。」

「一點印象都沒了?那個時候你把靠近自己的人都打翻在地,也不記得了?」

「我打人了,不可能,我都嚇死了。」

「可是你……」

「允浩,我餓。」

「……我想想辦法。」

…………

好不容易從崇拜的百姓的包圍中脫身的小道士和小老虎漫無目的在大街上遊蕩,執著的鄭允浩一直試圖問出在中怎麼突然就會使用妖力,結果這一問三不知,直把他堵的窩火,但是看小老虎一臉誠摯的樣子,卻又不想撒謊的樣子,於是總覺得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小妖怪不像是在騙人。

可是,當時他確實感受到了強大的妖氣,而且小妖怪當時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眼神銳利而嗜血,像一把出鞘的劍,仿佛是不管前面有任何阻擋,都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可是……

鄭允浩轉頭卻看了個空,然後一頭黑線的過去把正和小乞丐蹲在一起,有樣學樣的伸著手要錢,還滿臉好奇的小老虎拎回來,心裡暗暗道:

大約真是他看錯了。

 

身無分文,眼看著天就要黑了,連鄭允浩都焦急了起來,可是偏是天無絕人之路,兩人正無頭蒼蠅一般亂逛的時候,後面卻有一老者迎上來,留著一把鬍子,一身管家打扮,見了他便作揖道:

「哎呦,可聽說城裡來了個有本事的道爺,找了三條街可算是追上您了,我家主人叫我跟您求道保平安的符,貼在宅中,你看能不能……」

「問我要?」

鄭允浩的表情是不可置信的,但是落在老管家眼中就是為難,於是搓搓手道:「道爺您心腸好,就發發慈悲吧,我家小姐最近重病,你就行行好,這價錢好商量,五十兩銀子您看成嗎?」

…………

五十兩。

小老虎仿佛看見了面前飛過了無數糖葫蘆,於是悄悄扯了扯鄭允浩的袖子,叫他答應,鄭允浩看他渴望的樣子,心中一動,稀裡糊塗的就點了點頭。

「唉呀媽呀,那可太好了,這是訂金,您在哪住著,老奴明兒來取。」

「我們……」鄭允浩看著手中的雪花銀,底氣大足的道,「望月居。」

「欸,得了。」

老管家顫巍巍的走了,附近一直探頭探腦的幾個僕人模樣的人立刻湊了過來,紛紛表示剛剛都圍觀了鄭允浩大發神威擊退紈絝子弟的光輝事蹟,紛紛求起了靈符,短短半柱香的時間,鄭允浩就賺了個盆滿缽滿,小老虎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等人都散盡了,才拿起一塊銀子,咧著嘴咬了咬,然後扯著鄭允浩的袖子道:

「咱們真的住望月居嗎?」

「嗯。」不就是畫符嘛,大不了對著書上抄一個晚上!

「那能吃芙蓉糕嗎?」

「吃。」

「要兩籠!」

「咱這次買四籠,吃倆看倆!」

「好!」

財大氣粗的鄭允浩帶著小吃貨重回望月居,不但還了早前的帳,還豪邁的訂下了兩間天字號房,在眾人豔慕的目光中叫了菜回房享用。

 

夜半三更,吃飽喝足的鄭允浩一邊撓頭一邊千辛萬苦的畫了數十張道符,最後選了四張看起來最逼真的撒上符水,掛了起來,然後坐回原位,掰著手指頭算起了帳,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兩間天字號房加上大吃大喝的錢,竟然快要把今兒賺的全都花光。

這可不行,眼看著朴有天還杳無音訊,他也沒捉到妖怪,小人蔘還沒放出來,這樣下去可又要露宿街頭了。

這可怎麼辦呢?

小道士在道觀長大,從來沒愁過錢,這下子可傷了腦筋,足足想了大半夜,在屋裡焦躁地踱步,最後一打眼看見了掛起來的道符,一下子有了主意。

「這竺城這麼多人信道教,何不乾脆在此先落腳,開個鋪子呢!」

鄭允浩振奮的不得了,也顧不上還是深夜,竄到隔壁就去搖小老虎,在中此時睡得正熟,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肚皮,被鄭允浩晃醒過來還模模糊糊的,揉著眼睛道:

「怎麼了?」

「在中,我們一起開個鋪子吧,給人畫符,捉妖,做法事怎麼樣?」

「你會嗎?」

…………

「我可以畫符,捉妖的話,你不是妖怪嗎?總是可以找到同類的吧,咱們以理服人,大不了分成。」

小老虎不懂什麼叫分成,大眼睛眨巴眨巴,抓著自己的頭髮問道:「他們也會給錢嗎?夠買糖葫蘆嗎?」

「別說是糖葫蘆了,就算做糖葫蘆的人我都能給你買回來。」

「啊……」

「怎麼樣?幹不幹?」

「嗯!」

小老虎笑眯眯的點頭,鄭允浩見狀也高興起來,眼看著天快亮了,便也沒有回房,直接倒在在中的床上道:「我和你擠擠,你往裡面去去。」

「哦。」

「你身上真暖和。」

「因為我是老虎啊。」

「你尾巴都沒了!」

…………

「欸欸欸,你是老虎,又不是小狗,怎麼還咬人!」

 

至此一夜無話,兩人第二天一早說幹就幹,收了剩下的道符錢,然後找掮客,買房子,租鋪子,淘換家居,粉刷牆面,鄭允浩帶著幾個臨時雇來的人忙得不亦可乎,小老虎坐在門檻上,手裡拿著糖葫蘆嗦啊嗦,來來往往的小工見了都點頭喚「老闆」,也許是這個詞在很大程度上激起了他的自豪感,小老虎啃完了一根糖葫蘆,在衣服上擦擦手,然後去拉鄭允浩的衣服道:

「允浩。」

「吃完了?」鄭允浩忙的腳打後腦勺,見小老虎過來,從口袋裡掏出幾文錢道,「想吃什麼自己去買,別跑遠了。」

「不是,」小老虎搖頭,「你也給我點活兒幹吧。」

鄭允浩看他一臉認真,於是四下看了看,危險的活不敢給他看,要緊的就更不敢交到他手上,於是想了想道:

「咱們門牌還沒做,要不你帶著銀子去做了?」

「好呀好呀!」

「知道怎麼做嗎?」

「不知道。」

鄭允浩嘆了口氣,把手上的圖紙放在桌上,抓過小老虎的手,在上面放了一兩銀子道:「就在街那頭的吳大爺的鋪子,你去把錢給他,就說要訂個招牌,要喜慶吉利一點的,你和他說他就知道了,明白嗎?」

小老虎點點頭,躍躍欲試的跑走了,鄭允浩看著他的背影,眼皮跳了兩跳,按了按太陽穴,繼續做收尾的工作。

 

開業的日子選在了三天後,大吉大利,益婚嫁,開張,早早就得了消息的街坊四鄰紛紛早早的就來看熱鬧,鄭允浩依舊穿著道袍,站在裝潢一新的店門口,看著雇來的帳房點燃炮仗,劈了啪啦的聲響中,一大早自告奮勇的去取招牌的小老虎穿著紅彤彤的衫子背著一塊蒙了紅布的木牌回來,見了鄭允浩就笑了起來,鬆開一隻手拼命的揮著,鄭允浩見狀也樂了:

「行了,快點上來吧。」

順朝風俗是店鋪開張當天上牌,商人都把這個看的很重,皆是找人算了良辰吉時的,鄭允浩眼看著時辰就要到了,於是趕緊把小老虎拽了上來,拍了拍他的腦袋,然後接過木招牌,清了清嗓子道:

「各位父老鄉親,小道不才,路過貴地,甚是有緣,便再次落腳,願為大家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兒,日後凡是做法,捉妖,畫符皆可尋我,到我們鋪子來。」

「好嘞!」

底下不少人捧場的鼓起掌來,鄭允浩見此更有信心,於是伸手一扯紅布,表情驕傲的想要宣佈點名,然後整個人不可置信的看著手上的招牌,好半天才道:

「那麼,招財……道鋪正式開張。」

…………

無量壽佛啊。

就算要喜慶也不能叫招財啊。

 

 

 

 

 

 第六章——嘿,湊成一桌麻將了(1)

 

其實鄭允浩自個也沒見到過有道士開鋪子,至多就是從書上看過類似這樣的生動形象的描述:

【只見那青衣老道手執道幡,上書“無量壽佛,一方安康”八個龍飛鳳舞的大字,腰別拂塵,雙目開闔之間隱有金光,端的是仙風道骨,他揮手間袍袖大開,被風鼓起,眾人誰也沒看清他是如何做的,那半瘋婆子便眼睛一翻,登時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家人俱撲上去嚎哭,卻見那老道大喝一聲:呔,何方妖孽為禍人間,還不快快現形!

那婆子手腳抽搐,眾人只見一狐狸的虛影從她身上浮起,伴著尖利的叫聲被收進那老道的袖中,老道冷冷一哼,只道妖孽已出,今後但可安心。

一眾皆驚,等回過神來,卻已不見老道身影,尋覓許久,亦無結果,四下散去……至此,十年安穩……】

翻多的舊書紙頁泛黃,鄭允浩旁的也記不清了,但是從這晦澀的記載中卻能分辨出兩個道理:

第一是道士大多是來無影去無蹤,做好事不留名,當然也不收錢的。

第二則“一朝除妖,十年安穩”,由此可證,想要見到妖怪那也是需要運氣的。

由此,可以再次推斷,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的鄭小道士的“招財道鋪”的生意並不好,沒錯,大家都知道這城裡來了個了不得年輕道士,還開了鋪子,圖新鮮在外面張望的不少,起先還有個把大戶人家求平安符的,但是真正上門的缺少,真真的門可羅雀,其實也不怪竺城的老百姓,這道士是捉妖除魔,雖說也是保家宅平安,但是也沒那個缺心眼真的樂意天天往這跑,就像千百年後的醫院,那也是救死扶傷,保證身體健康的地兒,但是也沒見誰成天到晚的去那裡溜達吧。

所以,鄭允浩出師不利,經營慘澹,每天愁眉苦臉的坐在鋪子裡發愁,小老虎倒是不知愁滋味,見天兒的樂呵呵的到處跑著玩,新鋪子的後面有一個小小的院子,植了不少樹木,小老虎玩的高興了,還會變回原形,撒歡的在院子裡撲撲蝴蝶,打打滾兒,然後鬧得滿身灰的往河裡跳,這一點直接導致小道士每天關了店門,還得燒熱水給髒老虎洗澡。

無量壽佛啊,為啥妖怪也感冒啊!

 

沒有曾經想過的日進斗金,不過好歹畫畫平安符,寫寫驅邪咒,也能養家……虎糊口,就在鄭允浩的書畫水準朝著自家師父靠攏的時候,卻有一筆大生意找上了門。

這次的主顧是一大早就出門,去河邊看別人釣魚的小老虎帶回來的,一老一少一起進門的時候,個子高點的在中興高采烈的走在前面,把後面的老管家擋了個結結實實,正拿著一本淘弄來的異聞錄看的津津有味,抬頭看見咧著嘴笑著跑來的小老虎,立刻把書往桌上一扣就開始訓人……妖:

「過來……還笑,一大早就跑得沒影兒,我有沒有跟你說過,這個天兒這麼涼,河邊兒都結冰了,你要是滑下去,看誰救你……」

「我去釣魚的,還有還有……」

「魚釣你還差不多,」鄭允浩沒看見後面佝僂的老管家,徑直說個不停,其實這也不怪他,只要一想到上次這個小妖怪第一次看見別人釣魚,新奇的不得了,回來店裡沒有翻到魚竿兒,竟然異想天開的想要用尾巴伸到河裡釣魚,他就頭皮發麻,恨不得天天耳提面命才好,養個小妖精比養個孩子還累人啊,「我跟你說了多少次了,要吃魚我給你買,你怎麼總往河邊湊……魚就那麼好,你又不是貓……」

小道士嘚啵嘚啵嘚啵個不停,保不准,這三清觀從上到下都有絮叨到別人發毛的本事。

 

只是愣頭青小道士這次的話還沒說完,小老虎就一閃身露出了身後的老管家,鄭允浩一梗脖子,生生的把後面“我就沒見過哪個妖怪這麼貪吃”的話咽回了肚子,好半天才認出這個老管家就是上一次問他買平安符的那個,於是一驚,心裡暗道要糟,這不會是沒有效果,來尋晦氣的吧。

小師弟沒了主意。

他性子憨直,打小被抱到山上,雖然總是被師父教訓,被師兄們調侃欺負,但是卻是真正的順著自己的心意活著的,然後活成了個……遇事總是處理不大好的愣頭青。

「道爺,您還記得我不?」

這,這,這要怎麼回答?

鄭允浩上牙磕下牙,著實有些發慌,這樣的情況,若是換了嚴謹的大師兄,應該會表示記得,並且非常客觀且清晰陳述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間地點,甚至是那天你穿了一件我喜歡的……黑褂子,如果是二師兄,大概會引經據典,吟誦一曲“那天你在夕陽下的奔跑……”,直說的自己眼淚汪汪,對方口吐白沫,而三師兄的話,大概就是『客官,你……怎麼不常來看我』……

鄭允浩卡了殼,小老虎手裡玩著不知打哪揪來的狗尾巴草,看小夥伴傻眼的樣子,於是立刻友好的上前一步,拿著毛茸茸的草葉子對著小道士的臉一陣胡嚕,還在他的鼻孔處晃來晃去,一雙漂亮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口中道:「欸,都不癢嗎?」

天真的小白虎一臉好奇的收回草葉子,然後依葫蘆畫瓢的在臉上也撓了兩下……

「阿……阿嚏。」

「阿嚏。」

這下子倒好,兩個人對著各打了個噴嚏,口水噴了對方一頭一臉。

「嘿嘿。」

小老虎拿著袖子去抹鄭允浩的臉,笑的一臉無辜。

 

經此一役,鄭允浩心裡在慌張都只剩下了窘迫,撓了撓頭,示意小老虎自個玩去,然後整理了下衣服,拱手道:「老人家,有什麼事兒嗎?」

老人家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鄭允浩,直看得愣道士差點一屁股坐地上,直接吐露實話,高呼我是假的,結果不等他坐下,老管家卻“撲通”一聲跪下,啞著嗓子開嚎:「道爺啊,你可行行好,救救我家夫人和小姐吧!」

…………

鄭允浩一臉茫然,不過眼見著這老管家涕泗橫流,就差撲上來抱自己的大腿,嚇得趕緊伸手去扶,可是別看老管家乾瘦乾瘦的,卻十足有勁兒,鄭允浩沒把人扶起來,自己差點也跪下去,好不容易站穩後,趕緊繼續勸:

「哎呦,老人家,您這怎麼使得,快起來,快起來。」

「道爺啊,您就發發善心吧,我家夫人和小姐都昏迷了好幾天了,換了多少大夫都查不出個所以然,道爺,就您能救她們了啊……」

鄭允浩被如有神力的老管家扯得搖搖晃晃,一個不穩也半跪著坐在了地上,兩個人一個勸,一個哭,僵持不下,最後還是坐在桌子邊上看小人書的小老虎一句話解了僵局:

「你們要拜堂嗎?」

…………

天真有時候才是最有殺傷力的武器。

 

老管家這下子哭不出來,舔著乾澀的嘴唇總算是安生的坐下來,斷斷續續的說了一炷香的時間,鄭允浩這才總算理出了個頭緒。

老管家是竺城內有名的徐員外家的管家,徐員外年輕時中過舉人,娶了城裡書香門第家的大小姐,進了京城,只可惜官場不順,黯然的辭官還鄉,倒是竺城這個地方風水好,他靠著制香發跡,成了城裡數一數二的富戶,家財萬貫,夫妻和睦,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膝下只有一女,不能繼承家業,徐員外的夫人賢慧,做主娶回一妾,繁衍香火,可是壞就壞在這美妾進門後,先是嫡出大小姐重病不起,卻查不出病因,大夫換了一個有一個,小姐卻纏綿病榻熬過了幾個冬夏,是以才有了之前老管家重金購買道符的一幕,道符進了門的前兩天,小姐是有些好轉,能夠下床走幾步,只可惜好景不長……

「我家老爺本以為小姐病好了,高興地不得了,大擺筵席,結果飯還沒吃完,小姐就暈倒了,她的貼身侍女說聽見小姐再次並道歉說了一句:蘇姨娘害我……蘇姨娘就是我家老爺新納的妾……唉,老爺急的不得了,就把蘇姨娘暫時扣起來,可是誰想到,沒幾天,夫人卻也倒了,和我家大小姐一模一樣的病症,沒病沒災,可是就是醒不過來。」

「我吃飽的時候,也不想醒過來,餓了就醒了。」

小老虎抱著腦袋坐在邊上聽,聽到這裡,立刻認真的舉手發言。

…………

鄭允浩無語問青天,老管家差點把手裡的茶盞給扔地上。

「現在街坊四鄰都暗地裡說徐家這是招了妖怪進門,蘇姨娘被老爺關在了柴房裡,府裡現在人心惶惶,就等著您去做個法,把妖怪給捉了,救救我家夫人和小姐。」

「這……」

鄭允浩遲疑,聽老管家的描述,這府中有妖怪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只是尚不能確定是不是那蘇姓姨娘。

「道爺您放心,我家大小姐是老爺的獨生愛女,夫人也是情深意重的多年情分,老爺許諾,只要能救我家夫人和小姐,老爺願以半幅身家作為酬謝。」

「半幅身家?」聽完故事無聊的很,卻又不敢跑出去釣魚,怕被罵的小老虎把下巴墊在桌上,正用手把茶盞的蓋子在桌上滾來滾去玩,聽到這裡立刻疑惑的抬頭問道,「為什麼叫允浩去除妖,可是只給半個袍子呢?那也不能穿啊,而且,你們老爺就一件袍子,給了允浩一半,那不就得光著了嗎?」

老管家被問懵了,看著長相精緻,透著一股子靈氣,可是說的話還不如自家七八歲的小孫子的少年,滿臉的皺紋擠得好像一朵盛開的菊花。

 

估摸著再這麼聊下去,老管家非得用茶水噴小老虎不可,鄭允浩摸著額頭,經過一番激烈的掙扎後決定:「小……在中啊,你不是想去河邊玩嗎?去吧去吧,晚飯前回來就行。」

「真的給我去?」小老虎“騰”的站起來,笑的小臉通紅,「你不是說會掉進河裡嗎?」

…………

你就不能盼著自己點好麼?

「算了,這個錢袋子你拿著,想吃什麼自己去買點,不要亂跑,不要……亂說話。」

「想吃什麼都可以嗎?」

「嗯。」

鄭允浩點頭,小老虎的聲音都歡快起來,伸出兩根手指道:「我今兒還沒吃糖葫蘆,可以吃兩個嗎?」

大概是打小在山上沒有吃過糖葫蘆這種酸酸甜甜的東西,小老虎下山後對於糖葫蘆的執念是叫人嘆為觀止的,如果鄭允浩不看著,他一天大概可以吃掉一個村裡的人的量,再好的東西吃多了也傷胃,鄭允浩給小老虎約法三章,每天只能吃一串。

「行。」

特殊情況特殊對待,小道士很豪邁,小老虎立刻得寸進尺,嘟著嘴湊過來,小聲道:

「那能不能把做糖葫蘆的老爺爺也買回來?」

…………

小道士眼睛一瞪,小老虎一縮脖子,笑嘻嘻的跑走了。

「這位是……」

老管家的突然發問,鄭允浩倒是被問得有些躑躅,他和在中的關係其實是挺難解釋的,妖怪和除妖師?這兩種物種哪兒能這麼和平共處,可是要說是其它的,偏也找不到合適的關係。

總不能說,這是家裡豢養的寵物吧?

這年頭,養貓養狗養豬羔子,也沒見誰養老虎啊!

於是小道士只好選一個最折中也最安全的回答:「一個遠方的親戚,暫時……住在我這裡。」

「原來如此,道爺真是好心腸,」老管家不輕不重的拍了一記馬屁,然後鍥而不捨的繼續之前的話題,「您看,這麼個情況,您也清楚了,可還有什麼問題?」

就是因為太清楚了,才有問題啊!

這妖怪,他可真的不會捉啊!

「可是價錢方面……」老管家見他面露難色,立刻很上道的接茬道,「這個好商量,小姐是老爺的心尖子,道爺您儘管開口,只要老爺出得起,徐家一定傾盡全家之力。」

「可是……」

「道爺,您就別推辭了,這整個竺城的人都知道您是有大神通的,這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道爺,我看您在這落腳,也是有事兒要做,我家老爺在這方圓百里的地方都是吃的開的,您但凡有事兒,只要吩咐一聲,那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是在所不辭的。」

「道爺,您要是不許,老奴我就跪在這鋪子前不走了。」

…………

老管家哭的哀切,鄭允浩心裡一軟,也是騎虎難下,只得勉強應道:「這……我也只得盡力一試,若是不成……」

「不會不會,道爺您法力無邊,我們都看在眼裡,那一切就拜託您了。」

…………

法力無邊……這說的真不是齊天大聖嗎?

鄭允浩目送老管家顫巍巍的你去,然後望著他的背影,好半天才哀嚎一聲:

師父啊!

他該怎麼辦啊!

 

 

隔日一早,老管家就帶著七八個家丁,抬著轎子早早的就到了道鋪的門口,鄭允浩聽見拍門聲,看著濛濛亮的晨光,好半天才回過神來,披著外衫匆匆跑到門口,搬開一塊門板,就看見殷勤的笑著的老管家,身後的家丁打了個千兒道:

「嘿,道爺,咱們來接您了。」

鄭允浩足足想了半刻鐘,才想起自己答應了些什麼,「啊」的一拍腦門,連忙告歉:「對不住對不住,昨兒……研習法術睡得太遲,你們稍等片刻,我去去就來。」

鄭允浩在眾人表示理解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無量壽佛,他真的不是想說謊的,只是總不能當著這些人的面說,昨兒和他一起睡的那隻小老虎精不知跑哪胡鬧,回來一身的毛兒都打了結,髒的跟個猴兒一樣,還死活不肯洗澡,回來就要往床上跳,鄭允浩最後是動用了床單,才把小黑老虎給逮住了,丟在澡盆裡又是洗,又是梳的,總算是打理乾淨,結果最後他累得半死,罪魁禍首卻仰著肚皮,小爪子抱著寶貝尾巴呼呼大睡。

現在的妖精怎麼和他想的一點都不一樣呢?

 

鄭允浩摸著脖子上被撓出來的三條爪印,加快腳步往自己的房間裡走,一進門果然就看見變回原形的半大白老虎正攤開爪子趴在床上,仿佛一張肉餅一樣,鬍鬚隨著呼吸一抖一抖的,睡得正香。

小老虎以前是很喜歡自己的人形的,但是隨著天氣日漸寒冷,屋子裡沒有地龍,燒炭味道又大,小老虎就開始尋摸著變回原形睡覺,一身毛總比棉被暖和得多,後來有一天晚上自己在床上睡覺不老實滾到了地上,磕疼了腦袋,就哭兮兮的硬要跑來和他一起睡。

乍和老虎同床共枕,鄭允浩很是慌張,晚上好幾次都睡不著覺,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著了,要不就是毛茸茸的腦袋頂在了脖子上,要不就是尾巴在腿上劃過來劃過去,癢癢的不得了。

「在中,在中,起床了。」

睡著睡著也就習慣把小老虎當成保暖設備的鄭允浩胡嚕胡嚕老虎腦袋,結果在中動動耳朵,往棉被裡拱了拱,絲毫沒有要醒的意思。

「在中啊,醒醒。」摸摸耳朵。

「在中?」

「在中,在中,醒一醒。」

鄭允浩使盡渾身解數,把小老虎抱起來搖晃,結果睡功了得的小老虎歪著腦袋,吐出一截粉嫩的小舌頭,高舉爪子做投降狀,軟趴趴的攤在他的手上繼續睡。

「無量壽佛,這是睡了還是昏了啊?」

鄭允浩自言自語,結果一個細細的聲音從擺在桌上的乾坤袋裡傳出來,人蔘娃娃聲音了然:「在中哥睡覺是一絕,如果他願意睡,除了熊伯伯,沒人叫得醒他。」

「這……」鄭允浩看著被他放回床上,果然翻了個身,縮成一團繼續睡的小老虎,心中無比佩服,「我這馬上要去徐府,總不能把他丟在這……」

否則非得餓死!

「家裡有布袋子嗎?」人蔘娃娃驢唇不對馬嘴的發問,鄭允浩不明所以的點頭稱是,聽著他繼續道,「那就成了,你把他裝袋子裡背著就行了。」

…………

除妖師……背著一隻老虎,會不會太……傳奇了一點?

「背著老虎……」雖然小老虎白白嫩嫩,和貓崽子差不多大,可是腦袋上的那個“王”字可不是開玩笑的,「別人一看就看出來了。」

人蔘娃娃顯然也才想到這點,沉默了一會又問道:「你是不是有很多朱砂?」

「那是自然。」道士用朱砂畫符,自然還有不少。

「那你聽我的。」

…………

 

一刻鐘後,鄭允浩背著鼓鼓囊囊的布袋子上了徐家的轎子,腰間掛著繡工精緻的乾坤袋,老管家見他隻身一人,於是問道:

「欸?道爺,怎的不見你家遠房親戚?」

「哦……他有事兒出去了,一會自會來尋我。」

「如此,那便起轎了。」

「嗯。」

轎子平穩的被抬起來,坐進轎子裡的鄭允浩鬆了一口氣,把布袋子裡小老虎抱出來,通身雪白的小老虎趴在他的膝蓋上呼呼大睡,只是腦袋上的“王”字被朱砂塗成了紅豔豔的一點,好像年畫上娃娃的紅痣……

著實喜慶。

「唉……」

叫不醒小老虎,鄭允浩只得拿出師父給的書臨時抱佛腳,對著滿眼的古文如同讀天書一般,許久才長嘆一聲,“啪”的扣上:

「書到用時方恨少啊!」

「希望徐府裡面沒有妖怪才好。」

…………

只是,這時候的鄭允浩並不知道,徐府裡不但真的有妖怪,而且這次去了之後,他的鋪子裡又多了一員大將,正巧湊成一桌麻將。

 

 

====================================

 

呼~今天電腦怪怪一直當機,差點PO不了文,真的是急死我了

難道昌鴻來了明天停班(哦耶)我的電腦也跟著要停班了嗎?!(昌鴻:關我P事)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