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浩又跟了幾筆生意,雖然仍是主要在凰龍的夜場上班,但南洙告訴在中,修哲已經交代,過一陣子就讓允浩去“上面”,做點實質性的生意。

「這小子有頭腦,也有野心。爬得很快啊。」

南洙說。

 

名城會開了兩天結束了。修哲不在國內,在中照常要去凰龍照應。這天在包間,看到不少新面孔,問南洙:「進了新服務生?」南洙說:「換了一批,都是剛招的。」

凰龍的服務生、藝員都經常換,除了正式職工,其他的都不讓他們久留,過一陣就換一批人。做久了難免知道的多,但這些人也只在堂內打雜、表演,凰龍核心的東西,一點都不接觸。

在中打量這些新面孔,他看到一個男孩,大眼睛,嘴角微翹,正在和人說話,笑起來有兩個酒窩,很甜。

在中多打量了他兩眼。南洙看到,會意,問在中要不要叫來看看。在中搖手,沒進包間,就坐在大堂裡。他目光四處逡巡起來,在舞台後面看到允浩。允浩靠在柱子上,神情放鬆,正和另一個人說話。兩人說說笑笑,很開心。

燈光過去時在中才看清,另一個竟然是剛才那個有酒窩的男孩。

在中問身旁的仁慶。「那是誰?」

「他叫趙赫。」

「剛來的?」

「嗯。」

「不像啊。」

仁慶猶豫了一下。

「他是鄭經理介紹來的。本來人都招滿了,是鄭經理向南經理求情,才讓他進來的。」

在中再看過去時,趙赫不知道說了什麼,允浩揉了揉他的頭髮,趙赫又露出兩個深深的酒窩。

 

這天在中到凰龍,聽到包廂裡亂哄哄的。仁慶要看熱鬧,拉了在中過去,一過去就聽到有人在大發雷霆,有個服務生在惶恐地不停道歉,是那個趙赫。

「對不起,這件衣服我賠給您,多少錢,我照價賠償‥‥」

「照價?5萬8千8!你賠得起嗎?!」

酒水單被狠狠甩在趙赫臉上,趙赫臉色慘白,周圍一群看熱鬧的人,卻沒人敢出頭幫腔。

在中看了一眼,是個常到凰龍來的暴發戶,劉六。此人什麼都不認,只認錢,派頭,排場。劉六往沙發上一坐,大腿一蹺,指著褲子上被沾到的酒跡。

「給老子舔!一點一點舔乾淨!」

趙赫低著頭一動不動。劉六忽然猛地揪住趙赫的頭髮,狠狠搖晃著,逼著他跪在地上,趙赫滿臉屈辱,掙扎著要站起來,又被劉六拽倒。

「不舔老子整死你!」

有人從外面進來,架開劉六揪著趙赫的手,把趙赫拉了起來。

趙赫像看到救星一樣,往那人身後躲。

「劉總,我是他的經理。這件衣服我們按雙倍賠償,今天劉老闆玩的都算在我的帳上。您玩得開心,別讓一個不懂事的小孩掃了興。」

允浩回頭示意,兩個女郎坐在了劉六身邊,一邊一個,都是絕色。

劉六看了兩個女人一眼,看著允浩,說:「鄭經理,不是我不給你們面子,今天這麼多人看到了,我劉六覺得不舒服。這樣,他潑到我身上的酒,我還給你,你,或者他,誰站這兒讓我潑一次,我出出氣,今天的事就算了。」

說著,劉六往酒杯倒了一半的酒,站了起來,開始旁若無人地解褲子,對準酒杯。

趙赫看出他要往裡面撒尿,扭曲著臉,挺身往前走,允浩把他扯住,趙赫還要往前走,允浩將他推到旁邊。

「站那別動。」

趙赫神情痛苦,喊了聲「經理‥‥」

允浩面向劉六,挺直地站著,面無表情‥‥

劉六正往外掏傢伙,在中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劉六回頭看見在中,吃驚,立刻換了一副笑臉。「喲?金總!‥‥」

在中嘲諷地看他露著下面的德性。劉六趕緊繫上褲子陪笑:「金總,讓您見笑啊‥‥」忙不迭地整理衣服。

「劉老闆,發那麼大火,是不是我的人得罪你了?我幫你出氣。」

劉六一愣。

「你的人?」

在中朝向允浩。

「允浩,我怎麼交代你的。劉老闆是老朋友了,你不把他服務好,就是不把我服務好。」

劉六聽了這話,愣了愣,換上一張臉,堆笑。

「原來是金總的人,誤會,誤會‥‥」

在中讓允浩和趙赫各給劉六敬了杯酒,劉六喝了,還說了一番客套話。等帶著人出來,在中叫仁慶先回包間,仁慶看了允浩一眼,走了。到了走廊,趙赫過來恭恭敬敬地道謝,在中讓他回去做事,趙赫看允浩,允浩對他點了點頭,趙赫才離開。

這裡允浩看著在中,尷尬地笑笑。在中從口袋裡掏出菸,遞了一根給允浩。允浩接了,摸出火機來給在中點上,也點上了自己的。兩人走進旁邊沒人的樓梯間,吸菸。

在中吸了一會兒,透過煙霧,看允浩。

「下次別犯傻。犯不上。」

允浩也抽著,皺著眉。

「夠變態的。」

「以後再有這樣的,別硬碰。把南洙喊來。他是修哲的人,能有點面子。」

「沒什麼。也不能不扛事。」

在中沒做聲,抽了口菸,想起來似的。

「剛才那個,叫趙赫是吧?你挺維護他啊。」

允浩怔了一下,笑笑,沒說話。

「朋友?」

允浩點點頭。

「你帶進來的?」

「原來的單位解雇他了,沒地方去。我請南經理幫的忙。」

在中吐出口煙,瞇起眼睛,看煙霧上升。

「你為朋友,倒挺豁得出去的‥‥」

 

 

在中後來回包間,仁慶佈置了很多小點心來,笑著說在中剛才擺平變態的樣子特別帥。在中聽了好笑,在仁慶眼裡看到的卻都是崇拜和情意,又不由地情動,摟著仁慶吻了一會兒。

那天仁慶鬧過一次後,比以前乖巧了。在中流露得很明顯,他不喜歡纏人的人,仁慶學聰明了,不再提允浩。有一次在床上,在中笑著問他現在怎麼不提允浩了,仁慶老老實實地回答,因為他知道了允浩和在中沒上過床,他很高興。在中聽了,覺得仁慶十分可愛,壓住他疼愛了一陣。

仁慶聽了在中的話,把頭髮染成了金色。在中喜歡在床上緊緊揪住那金色的長髮,把自己的利器插進仁慶的身體,打樁似地一下一下夯著。每次看到那散亂著的金髮,在中都能輕易激動起來。他覺得自己有毛病。

在中和仁慶溫存了一會,起身去廁所。

走廊這層的廁所有人在吐,在中轉身去樓上的專用廁所。那裡只有內部人去,一般都空著。

在中懶得等電梯,往上爬了兩層,要出去時,聽見旁邊電路房的門開著,有人在裡面說話。在中聽了那聲音,停了腳,靠過去看了一眼。

允浩捧著趙赫的臉,小心地對著燈光。

「打到哪兒了?」

趙赫歪過頭,指了指臉頰側面的一道印子。允浩手指伸過去,為他揉著。

「老混蛋王八蛋,我咒死他全家‥‥哎喲‥‥哥‥‥你輕點‥‥」

允浩用手掌為他揉著。

「你啊‥‥下次做事小心點‥‥」

趙赫笑,深深的兩個酒窩。

「不是有哥你嘛‥‥」

「我能一直罩你啊‥‥」

「你不願意啊?」

「別動‥‥」

燈光映著允浩的臉。

在中靜靜地在門口看著。

在中回到包間時,仁慶期期艾艾地說,他的生日要到了。

在中說,想要什麼禮物?明天帶你到商場,儘管挑。

 

 

第二天,在中帶仁慶去了最高檔的商城,仁慶一開始說這裡太貴,到一般的商場就可以了。在中把他帶進金碧輝煌的商場大廳,說,今天這兒就是你的。別給我丟臉。

仁慶非常開心。

他試穿了很多衣服,要了一件風衣,又試穿了一套西裝,繫上領帶,自己對著鏡子左照右照,非常滿意,興奮地問在中怎麼樣。在中叫服務員把衣服包起來,仁慶翻了翻價格,低聲對在中說還是算了,在中直接叫服務員包上。仁慶興奮地望著他,眼裡閃著光彩。

之後他又要了一個耳釘,說自己早就想有一款這個品牌的首飾,在中這才留意到他一直是戴首飾的,在中自己對首飾沒興趣,也不懂,見仁慶喜歡,又給他買了一副同款的手鏈。仁慶沒再拒絕,享受似的接受在中的大方。

在中又給他買了一個包,一對對戒,兩人才從商場出來。吃過飯上了車,在中剛開了一段,仁慶的手就摸上了在中的腿,直摸到重點部位。

在中笑著打開。

「幹什麼呢?」

仁慶仍然摸著,說話聲音也有點不一樣。

「我忍不住了‥‥」

在中回頭看了看他滾燙的眼神,直接把車開到賓館。

兩人單獨在電梯裡,仁慶就忍不住,緊貼著在中的腰,隔著牛仔褲拿鼓脹的下身去蹭他。在中打開門進屋,就把仁慶一把按在門後,三兩下拽了他的褲子‥‥

等結束了,仁慶滿足地對在中說,太爽了,在中的東西太棒了。在中說浪貨,越來越浪,仁慶直笑。

兩人洗了澡,在中讓仁慶先下去把車開出來,他打個電話處理一下公事。

這裡在中打完了電話,正往電梯那走,走廊那頭一個房門打開,走出來一個男孩。在中覺得眼熟,仔細一看,竟是趙赫。

接著,另一個人從房裡走出來,關上了門。

在中定著不動,看著。

允浩和趙赫正走著,背後有人拍他肩膀。

允浩回頭,定住。

趙赫看著在中,好像也傻了,站著不動。

在中問允浩:「這麼巧?」

兩個人都完全沒預料到的,答不上話。在中淡淡地:

「在這幹嘛呢?」

趙赫顯得有點慌亂,還有點緊張。

「‥‥沒幹嘛‥‥我們‥‥來找個朋友‥‥」

趙赫不停地看允浩。允浩的表情也有點僵硬,那表情看在在中眼裡非常心虛。

「哦,哪個房間?這兒老闆我認識,幫你們找找。」

「謝謝金總,不用了‥‥」

在中看看趙赫拿在手裡的房卡,笑了笑。

「這裡開房可不便宜啊。」

趙赫當場被拆穿謊話,尷尬地站著不動。電梯到了,在中走進梯裡,問站在外面的兩人:「不走?」

在中看著允浩,允浩也看著他。在中面無表情地按了電梯,關上了門‥‥

在中一走出賓館就罵:我操你媽!

 

 

當晚在中到凰龍,要了個最裡面的包間。南洙要去叫仁慶,在中擺手,然後說,你把趙赫叫來。

南洙去了,一會兒領著趙赫進來。趙赫見到在中,臉色有點難看,進來低著頭不做聲。在中坐在沙發上,對南洙:「把門關上,誰都不許進來。」

南洙了然地笑笑,關緊門走了。

這裡在中也不說話,點起一支菸。趙赫站了一會兒,忍不住:

「金總‥‥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在中抽菸,抽了一會兒。

「沒什麼,隨便聊聊。你是鄭允浩帶進來的?」

「是的。」

「你們認識多久了」

趙赫抬頭看了在中一眼。

「認識‥‥三個月了‥‥」

「三個月‥‥」

在中瞇起眼睛。

「怎麼認識的?」

「他朋友認識我朋友,一起玩的時候就認識了。」

在中繼續抽菸,慢慢地。

「你們倆是什麼關係?」

趙赫一驚,飛快地看了在中一眼,不說話。

「不方便說?」

「‥‥沒什麼關係‥‥」

在中笑了笑,彈了一下菸灰。

「今天你們開房間,不會是兩個人打牌吧。」

趙赫不說話。

在中看他。

「凰龍不用可疑的人。你說你跟他沒關係,那你們兩在房裡幹什麼,說出來,我覺得合理,就放你走。」

趙赫咬著嘴唇,低著頭。

「你也可以胡亂說。你自己看。」

趙赫臉色更難看。

在中不做聲,等著。

許久,他聽到趙赫極低的聲音:

「是‥‥是開房‥‥」

「開房幹什麼?」

趙赫頭也不抬,聲音更低。

「‥‥就是‥‥那事‥‥」

在中一聲不吭地抽菸。趙赫也不再說話。包間裡安靜了片刻。

「你們這關係,維持多久了」

「‥‥兩個月‥‥」

在中沒說話。

他吸了一口菸。

「鄭允浩不是有個女朋友嗎?」

趙赫停了很久,回答:

「已經分了‥‥」

在中猛地抬起眼睛。

「什麼時候?」

趙赫低垂著頭。

「‥‥就是‥‥一個多星期前‥‥」

在中看著趙赫,不再開口。

他面無表情地轉頭,將菸頭狠狠摁熄在煙缸‥‥

 

金在中從來沒這麼憤怒過。

不僅憤怒,還很想笑。

他看上的居然是這麼一個玩意。他被人耍,被人玩,還被耍得很徹底,玩得很徹底。人家說有女朋友了不跟他玩了,人家還說對他的好他忘不了‥‥

回想過去的每個細節,允浩壓著他的肩膀情難自己地吻他,允浩痛苦地說所以那個時候,你要買我?允浩在江邊的沉默‥‥

每個細節回想起來都是那麼諷刺,在中笑自己真他媽的陰溝裡翻船,他金在中閱人無數玩了不知道多少人,如今居然被這麼一個貨色耍得四六不分南北不明,還上趕著說喜歡他,給他女朋友找工作,給他男朋友去出頭,救他,保護他,掏心掏肺地說不想以後傷了他,還大度地告訴他他願意放手,以後做朋友‥‥

在趙赫的床上允浩是不是已經拿他說笑了多少回?在中似乎都想得到允浩那朗朗的笑聲,那笑聲就仿佛響在他的耳朵‥‥

「他媽的!」

在中惡狠狠地咒駡。

所有能想到的惡毒的詞彙,也不能平息他的憤怒。他在趕走趙赫的包間裡吸菸,眼神在煙霧中瞪得可怕。

他要讓這個舞男知道,什麼叫後悔。他要讓他嘗一嘗玩火自焚的代價,像一條狗一樣,跪在他的腳底,舔他的腳心‥‥

 

 

 

在中帶著仁慶,坐在包間裡。

服務生恭敬地說,南經理出去了,交代如果金總來有什麼吩咐,直接交代我們。

在中點了點頭,說拿一瓶酒。

紅酒拿來了,紅豔地漾著晶亮。服務生周到地佈置著下酒菜,打開紅酒,給在中和仁慶倒上。在中端起來,嚐了一口,放下,抬起眼睛,問服務生:「你的經理是誰?」

服務生茫然,不知哪裡出錯了:「是鄭經理‥‥」

「叫他來。」

服務生有點不知所措地出去,一會兒,允浩跟在他後面走了進來。

「金總。」

允浩說。在中慢慢晃著酒杯,看著裡面紅色的酒液,像血一樣的紅色。

「知道你們這酒,有什麼問題嗎?」

在中慢吞吞地問。允浩倒了一點酒,喝了一口,疑惑地看在中。

「喝不出來?」在中笑笑,忽然手一翻,一整杯酒全潑在允浩的臉上。

仁慶驚愕地看在中。服務生驚到了,大氣不敢出。

「現在呢?」

在中慢悠悠地問。

允浩一動不動。酒液順著他濕漉漉的頭髮、他的臉往下滑,聚到下巴滴下,雪白的襯衫領口被大片紅色暈染開,一片狼藉。

允浩沒有說話,也沒有去擦。似乎已經預料到在中的發難,默默承受。

在中起身,走到允浩的面前,抹過允浩臉上一滴酒液,往允浩嘴巴裡送進去。

「嚐嚐‥‥嚐出來了嗎?」

在中抬頭,含笑盯著允浩的眼睛,戲謔地,冷酷地。

「一股騷味。」

允浩猛地抬起眼睛。他的眼神和在中碰在一起,在中直直逼視,看到允浩眼裡的怒火和隱忍。在中拍他的臉。

「我說錯了?你不服氣?」

眼神隱忍、壓抑。允浩皺緊眉頭,依然沉默。

「你不服氣,我給你機會,讓你解釋。」

在中坐回沙發,目光冷冷地看著允浩。

「說吧。」

包間一片死寂。在中忽然起腳一蹬,茶几上的酒瓶碗盞掉地,摔得亂滾。

「你他媽說話!!」

包間外已經圍來一些人,沒人敢進來,鴉雀無聲。

允浩沉聲:「您喝多了。小劉,給金總重拿酒來。」

允浩抬步往門外走,在中冷冷地:

「你今天敢走出這兒一步,我讓你光著身子進來,橫著被人抬出去。」

允浩停住腳步,在中示意已經嚇呆的服務生把包間門關上,對允浩。

「就我們四個人,我給你留點臉。過來。」

允浩似乎強忍著,轉身走了兩步。

「再過來點兒,站那兒。」

在中笑,指了指燈光中間。

允浩站在燈光下,狼狽的頭臉,卻挺直如標槍。

在中疊起雙腿,仰起臉看著他,神情慵懶、放鬆。

「脫吧。」

允浩猛抬頭。仁慶沉默地看著在中。

「又要裝你的清高吊樣?脫唄!全部脫光。」

允浩終於忍耐不住。

「別太過分了!」

在中冷笑。

「你別誤會啊?就算你現在扒光了躺在地上,我也沒興趣,我就是好奇,你不是從來不跟人玩兒嗎?我就想看看你扒光了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是少個球還是少個把。」

允浩攥著拳,不動。在中對仁慶。

「去,替他脫。」

仁慶看了看允浩的拳頭,沒動。在中笑。

「他敢怎麼你,我就怎麼他的人。」

仁慶有些猶豫,但還是站了起來。

允浩不等仁慶靠近,忽然刷地一聲,脫下了制服外套,丟在地上。扯開領結,扔開。用手揪住已經被酒沾潮粘在胸前的衣領,往下一拽,扣子崩出的聲音,襯衫前襟就已經敞開,允浩一翻把襯衫脫下,露出赤裸的上身,丟在地上。

在中面無表情,看著他所有的動作。

允浩光著精壯的上身,面對面地俯視在中。在中和他對視,等了一會兒。

「繼續。」

旁邊那個服務生忽然顫聲:「金總,都是我做得不好,不關鄭經理的事‥‥金總,您‥‥」

允浩將手移到了皮帶上,抽出,解開褲扣,拉下拉鍊。

他做這些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在中。背著光,看不清的視線,卻牢牢地鎖著在中的眼睛。

在中不動,也沒表情,看著他。

允浩仍然盯著在中,將手放到褲子兩邊,往下褪。

在中忽然起身衝上前,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甩了允浩一個耳光!

允浩被他打得歪倒一邊,在中的眼睛瞪得很大,漲得赤紅:

「你他媽的叫你脫你就脫?!你犯賤?!」

允浩被這一耳光打懵了,甩過頭來,怒瞪著在中,罵:

「你王八蛋!」

「我王八蛋?」在中吼。「我是王八蛋,才被你當白癡耍得團團轉!」

在中回頭,對著服務生和仁慶:「出去!」

仁慶看著在中和允浩,對在中:「我留下來‥‥」

「滾!」

在中吼。仁慶沉默,帶著服務生打開門。門外仍然站著很多人,有人透過開門的縫隙往裡看,看見允浩赤裸的上身和淩亂的褲子,都噤若寒蟬。仁慶關上了門。

 

在中回頭,攥過允浩的下巴,捏緊。

「你為了趙赫,褲子也願意脫是吧?要是我想把他上了,你是不是還願意替他被我上?」

允浩猛地推開在中的手,把褲子扣上。在中轉過他的身體,把他推到牆上。

「鄭允浩,」在中貼著他,瞪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

「你今天跟我說句實話,你是不是從頭到尾,都在耍我?」

允浩看著他。

「你接近我,逗我玩,就是為了利用我往上爬?」

允浩的沉默讓在中全身竄起瘋狂的怒火,這怒火燒得他快要炸開,沉默就等於默認,但是他要他親口承認,親口承認他從頭到尾就是把他當凱子,從一開始就在利用他,耍他,現在他達到了目的,他不再需要利用他了,所以就把他一腳踢開,還拿什麼真心什麼朋友的鬼話玩兒他!

允浩將開他要走,被在中狠狠地按回牆上。

「心虛了你?!說話!!」

在中吼。

允浩忽然猛地大吼。

「不是!!」

「不是?」在中冷笑。「那是什麼?是你真心?」

「我說是真心你信嗎?!」

允浩爆發似地吼,眼睛緊瞪著在中,也漲紅起來。在中一愣,怒駡:「真心?你他媽的還當我是凱子?你真心兩個月之前在金牛湖釣我,調過頭就跟趙赫搞在一起?你真心拿女人來糊弄我,怎麼不說你還要跟男人開房?你真心就別對我說什麼兄弟朋友的鬼話!老子噁心不起這一套!!」

允浩起伏著胸膛,緊緊皺著眉頭。在中指著允浩,一字一句地說:「鄭允浩,我告訴你,你可以對我虛情假意,可以不上我的床,到今天我還是這句話,我金在中從來不勉強誰。可是你不應該騙我,我這輩子最痛恨別人騙我,我是不是什麼好人,我玩人可我從來不騙人!你說一句不行再找別人,我二話沒有,可你邊跟別人搞邊逗著我玩兒,我就不能這麼饒你!」

在中說著,拉開距離,看著允浩,忽然揚起嘴角笑。

「你厲害,真的,能這麼耍我的,你是第一個。知道我想過怎麼著你嗎?你說我跟那些變態不一樣,我也不能讓你失望了。我確實跟他們不一樣,說不定比他們更變態。」

允浩抬起頭,難忍、壓抑地:

「在中!」

「不要叫我!」

在中怒吼。

「你怎麼不辯解?你不是很能裝逼嗎?你剛才不還在說真心嗎?怎麼不反駁沒話說了?說你他媽的是真心!!」

在中說完,忽然猛地湊上前去,一把擄起允浩的下巴,狠狠堵住了他的嘴唇。允浩將開他甩過臉,在中用手牢牢扳住他臉頰去堵他的嘴,他滿腦子的怒火上沖,直沖到頭頂,他咬著允浩的嘴唇,舌頭用力去頂允浩抗拒的牙關,邊嘶咬邊胡亂地吼「你有什麼不一樣‥‥你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

在中近乎撕裂允浩般地啃噬,頂開他的牙關重重地壓住他的舌頭,兇狠粗暴地捲動吮壓,嘴裡有血腥和刺裂的疼痛,不知是誰咬破了誰,兩人像困獸般糾纏撕咬,直到在中手腕吃痛,被允浩推開。兩人赤眼相瞪,在中一口啐地,狠狠地:「不過這個味兒!」

允浩眼中閃過一種神情,在中根本不去看。允浩嗓音壓抑:「我跟他沒什麼!」

「沒什麼?你們開房看電視?」

「我現在說不明白!」

「你是說不明白,你他媽的不敢認!」

 

門口忽然傳來敲門聲,南洙的聲音:「金總,是我,南洙!」

在中:「走!沒你事!」

南洙猶豫又急促的:「金總,趙赫失蹤了,不知誰報的警,警察來了‥‥」

在中一愣。允浩也驚呆了,眼裡滿是驚怒和惶急。在中看他一眼,冷笑:「怎麼,著急了?」

允浩驚急:「‥‥你做的?」

在中怔住,隨即大怒,反而笑:「是我做的又怎麼樣?你能怎麼樣?」

允浩的眼神從不相信變成驚怒:「你把他怎麼了?」

在中心裡像被刺猛劃了一下。

「心疼了?你說我把他怎麼了?」

允浩一把抓住在中:「你把他藏哪了,快放了他,聽我的,在中!」

在中看著允浩臉上完全不加掩飾的擔憂和焦急,一股陌生劇烈的痛感直竄心頭,猛地甩開他的手:「我他媽的憑什麼聽你的?!」

「他不能有事!!」

允浩吼!

在中愣住,定定看著允浩。他回過神來,一把緊扼住允浩的下巴,扼得允浩的臉痛苦地揚起,他咬牙切齒:「你這麼擔心他是吧?你媽B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在中說著將允浩推轉過身,將他狠狠抵在牆上,撕扯開允浩沒扣好的拉鍊,手指扣進他的褲子裡。

允浩回頭怒喝:「幹什麼!」

在中冷笑。「幹什麼?」他貼在允浩耳邊,兇狠地一字一句:

「幹你!」

手上用力,將允浩的褲子就往下扒!

長褲連同白色內褲被硬扒扯下一半,露出半裸的臀部和深深的股縫,壓抑的低吼從允浩喉嚨深處發出:「放開,別逼我!」

在中置若罔聞,緊覆住允浩赤裸的背,一手壓制著他一手抽開皮帶,下身毫不猶豫向允浩的臀部緊貼上去,隨著他的反抗用力摩擦,喘著粗氣把他的褲子狠狠再往下撕扯,手在露出的皮膚上用力撫摸、揉捏。在中覺得有一把烈火在燒著自己,他像被架在火的中心,渾身就像要爆炸了般,聽見自己邊跟允浩纏鬥邊混亂的聲音:

「我他媽的把你當寶‥‥捨不得碰‥‥你媽的跟別人亂搞‥‥我今天就幹死你,幹死你!‥‥」

在中像發燒了似的紅了眼,手沿著允浩的大腿根就往前抓,忽然手被一股大力扭轉,身體也被猛然反撞開,在中被撞得失去了平衡,跌倒在地。他回過神來,抬頭,允浩站在他面前,臉上的眉眼已經不再是在中熟悉的那一個。允浩俯視他,像看著一個陌生人。

「我以為你不一樣。」

允浩說。

「你跟他們都一樣!!」

再沒看在中一眼,允浩撿起衣服打開門,衝了出去。

 

在中面無表情,在地上坐了一會。他慢慢爬起來,整好衣服,坐在沙發上。

南洙走了進來。

「南洙,」

在中說。

「告訴修哲,我要讓鄭允浩在首爾待不下去。」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