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怎麼個不舉法?」

鄭老闆那為炎夏增加了不少涼意的性感嗓音還在逼問,他怎麼就已經可以感覺到下身某位部位傳來的刺痛呢?,這時候鄭老闆的小助理才小跑著跟過來,這廝剛才還裝好人幫他付了咖啡錢,就知道丫沒安好心,想來還打小報告說他在這私會鄭太太了。

「怎麼會,老闆你聽錯了吧。我是說你“不羈”,看你們這種海歸派也不會懂這麼有深度的詞,我大人大量就不怪你,下次再好好給你補課!」

鄭老闆都沒聽他廢話,只說,「你先回去。」

「好!我先回去!」他真以為鄭老闆大發慈悲,起身要走,但是被鄭老闆攔住了說,「不是說你。」

鄭允浩眼睛望著鄭太太,金在中轉過臉看她,剛剛才跟他要死要活地說“他不可能不愛我”的那個激動派公主詩人,此時此刻居然變得那麼小鳥依人地順從了,直搖頭,這年頭又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歡這類型的女人,嗯?重點好像放錯了,鄭老闆何止是不喜歡這類型的女人?他根本就不喜歡女人。

就在他把鄭太太的個性,在內心重塑了不下十種有千分之一可能挽回鄭老闆的心的模式之後,才意識到一件事,鄭太太走了,剛他說鄭老闆不舉還被聽見了,而且看來鄭老闆沒打算放過他!命苦,就認了吧,金在中你的人生真是灑滿了狗血,就像你的星途一般鮮紅‥‥

「老闆‥‥」

鄭允浩不跟他客套,把手伸向小助理,小助理連忙把東西遞上,鄭老闆才說,「上次代言的廣告,剛傳真過來的第三版劇本,導演是老陳,你看著辦。」

鄭老闆帥氣地把劇本扔到他手上,金在中看似專心地在流覽劇本,只是在想,幹嘛不直接讓小助理把劇本給他就好,還故意這麼轉手扔一回,特顯范兒是不是?一抬頭,鄭老闆居然就要走了,他瞬間就有內流滿面的衝動,看來老天爺還是待他不薄,總算也讓鄭老闆當了一回人,否則每次都變畜生真的不大好,有那麼個詞,他覺得很能引起鄭老闆的共鳴,那就是:衣冠禽獸。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鄭老闆當天下午要去外地談正經事,同時也讓他意識到,鄭老闆不是不介意,而是正經事要緊,並且以鄭老闆的作風,說他不舉這麼點雞毛蒜皮的事,他肯定是要小題大做秋後算帳的,是禍躲不過,果然鄭老闆的小助理就通知他說「老闆說請金先生您等他回來一起吃飯」,好了,這就是現實的骨感。

電視上正在演後宮劇,內侍官在跟妃子說,娘娘請沐浴更衣,待聖上宣召。金在中一貼合自身,這種離譜的違和感是怎麼回事?

此刻,金影帝正在電腦前,打算用文藝腔來排解一下內心的憂鬱,才敲了一個字,手機響了,一看還是鄭太太來的電話,金影帝感慨自己的直覺還真準,這鄭太太沒準把他當閨蜜了,「老闆娘,什麼事?」

電話那頭嬌滴滴的聲音說道,「不要把人家喊這麼老好不好!」

「那‥‥小老闆娘,什麼事?」金影帝真的很努力在腦中搜尋比較年輕的叫法,但讀得書少真不能怪他。

顯然,公主詩人也被哽住了,好一會才說,「在中啊,你今天下午跟我說允浩他‥‥他‥‥是不是真的?」

「小老闆娘,有些事‥‥我真的不能說,說了老闆不會放過我的‥‥」金影帝不愧是影帝,裝起無奈來真是可圈可點,順手點了根菸,抽著。

「還有我呢,你怕什麼?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訴我好不好!我求你了!」

那瞬間,金在中腦子裡閃過無數個念頭,全都圍繞著錢,多少萬交換一個消息?最後想想還是算了,目標太明顯不好,要佔大便宜,就不能留戀小便宜,先博得了鄭太太的信任,以後還怕用什麼藉口拿不到好處?於是說,「小老闆娘,我信任你的為人才說的,其實‥‥老闆他有過一個很愛很愛的女人,很多年前因為意外去世了,從此老闆就覺得,自己越是珍惜越是喜歡的人,就越不能對她有非分之想,就算是情侶關係,也不會碰她一根頭髮,所以‥‥老闆他不碰你,是因為他真的很愛你,你就不要怪他了。」

瞎掰都能掰得那麼深沉又動情的樣子,當數金影帝天下第一人,如果他在螢幕上能有這種演技,早就榮登奧斯卡了!可惜這種演技可遇不可求。手上還拿著手機又夾著菸,另一隻手卻在滾動滑鼠,一刷又出來了娛樂新聞,赫然看見了那個衣冠禽獸的鄭老闆,跟其他大財主一比,鄭老闆可真是一副當紅奶油小生樣,原來今天下午就是去參加這什麼鬼破冰儀式,不過是人長得帥了點,身為幕後人,居然比到場的藝人都搶鏡頭,這太不像話了。

  

話又說回來,鄭太太突然就沒聲音了,金在中才專注聽著手機,就傳來了嚶嚶的哽咽聲,不會吧!鄭太太哭了?「小老闆娘。你怎麼了?」

「我‥‥我覺得自己好壞‥‥允浩對我的愛那麼深沉,我居然還懷疑他!他的內心一定受了很大的創傷,我一定要加倍愛他才行!」

嗯,這種愛的宣言還是對鄭老闆說吧,「你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不然老闆看見會心疼的,別看他平日那面癱樣,其實他比誰都關心你。」

「我知道了,在中謝謝你!以後在公司,照顧允浩的事就交給你了!」

「嗯,交給我吧。」個屁,鄭老闆不“特別照顧”他就不錯了,「小老闆娘,為免以後老闆會被商場上的夥伴教壞,我想我還是需要比他先一步對老總們有個認識,方便在老闆談生意的時候注意一下你說是不是?」

「對!還是你想的周到,這樣吧,找機會我給你介紹一下那些叔父們,認識一下,以後有個照應也好!」

金影帝是想過了,真的從來沒那麼認真地考慮過一件事,這次他在鄭老闆度蜜月的時候,自己一個人想得很仔細,想著是不是該另尋金主了,畢竟鄭老闆現在是有家室的人了,他可不想有朝一日被爆出某某娛樂王國太子爺婚外情,對象竟是當紅一線男星之類的八卦雜誌題目。鄭老闆有近乎病態的控制欲,以至於他這些年都沒結交多少大財主,常言道近水樓臺先得月,要鄭老闆給他做仲介那是活膩了,好在還有鄭太太。

鄭老闆的字典裡一直缺少了“人性”這兩個字,說要等他回來一起吃飯,金在中也知道他一時半會是回不來的,但除了聽話還有別的路可走嗎?有,死路。金在中還不想死啊,於是從鄭老闆走了之後,他就真的沒吃東西。

  

第二天,金影帝沒回公司,當然了,他不會給鄭老闆機會喚起“不舉”的記憶,可他不出現,鄭老闆就會忘了嗎?他小覷了鄭老闆的小氣程度。手機響了,鄭老闆專線那一部,響第二聲只前不接就是找死,「HI!老闆早!」

「你以為自己活在哪個時區?」

鄭老闆這麼一問,金在中才發現原來已經下午兩點多了,「老闆日理萬機,不知道找小的有何貴幹?」

「給你個陪酒的機會,今天的通告給我全部退了,下午三點半拍賣會,你陪我去,半個小時之內到公司來。」

「老闆這不科學,你都結婚了才帶我,別人會說我是小三的。」

鄭老闆不回應,金影帝覺得自己又嘴賤了,「開個玩笑,半個小時之內到公司,一定!」

「你已經浪費一分二十八秒了。」

說完這句,鄭老闆直接把電話掛了,伴君如伴虎,特別這君還不是正常人。

出席拍賣會,還要提供點什麼去義賣,給個名義來用錢堆面子,金影帝認為這種損己利人的行為著實不適合自己,可說明了是義賣,你拿什麼破玩意出來拍,都會有一大堆財主搶著出錢,所以他隨手從家裡拿了一條男款銀項鍊,忘了是誰送的,反正沒戴過,鄭老闆還有個怪癖,就是不喜歡他帶項鍊。

  

拍賣會現場,一個個位子上坐著的都是金山,金在中也是人,雖說有錢的話他不介意日後找個油頭粉面的發福財主做金主,可現在鄭老闆就在他身邊,凡事就怕比較,況且鄭老闆本來就出類拔萃,所以他惆悵了,還是等鄭老闆主動提出說不再包養了再尋覓下一任?可自己年紀也不小了,被鄭老闆玩了這麼多年,後面大概也‥‥

盤算著自己還有多少資本的時候,鄭老闆說,「等下把這個拿去義賣。」

金影帝一看,是枚鉑金戒指,於是拿出自己的銀項鍊,「老闆,我有這個了。」

鄭老闆不說話,就那麼盯著他,怎麼?又說錯話了?鄭老闆這才伸手拿過他手上的鏈子,丟給身後的小助理說,「把這個扔了。」

「以後別讓我看見你身上有別人的東西。」鄭老闆這麼對他說。

金影帝一想,有利可圖,「老闆,我現在住的房子就是別人送的,早就不想住了?我看上了一套半山別墅,才八百萬,買給我嗎?」

以金影帝的片酬身價,會買不起一套半山別墅嗎?鄭老闆只說,「你把房子背身上?」

看來鄭老闆還殘留一點理性,金影帝有點失望。事情發展的速度還真讓人無法預測,最後鄭老闆要他拿去義賣的鉑金戒指,被鄭老闆以天價自己買了回來,那些錢據說要用來建學校,金影帝數學再不好,都知道能蓋很多很多間學校了,況且自己買自己捐的東西有意思?

可鄭老闆樂意,買回來之後,還抓起他的手,把戒指套在他手指上,沉著臉說,「八百萬,丟了就把你這根手指剁了。」

金影帝當下的反應是,「我這根手指值八百萬?!」

說真的,鄭老闆得忍耐力算很不錯了。

  

小助理陪完拍賣會就下班了,因為鄭老闆說今晚不加班,要帶金在中去“吃飯”,要真是吃飯就好了,金影帝合算一下,自己已經超過24小時沒吃東西了,可他不能貪嘴,不想受苦還是得聽話,可憐他的苦力勞動現在才正式開始。

酒店套房的浴室門邊,金影帝壯著膽子把準備出來的鄭老闆擋住,這麼說著,「老闆你先聽我說一句,這樣,我這麼多年沒被你玩死,是我命大,可別為了一時之氣,就在今晚給我的人生畫上句號,我還沒活夠‥‥」

鄭老闆那眼神,比以往更嫌棄的模樣,「不舉的人,能弄死你?」

看吧,鄭老闆這小肚雞腸的男人!金影帝心裡那個後悔,孬種也要來一次,「老闆饒命!我死了誰陪你玩是不是?」

鄭允浩不管他,把他擋路的手撥開就從浴室出來了,這人一向習慣自己先洗過再等他洗乾淨,這等待的時間雖然不長,可金在中還是得給自己做個心理建設,鄭老闆真的隨時一個不留心把他弄死,這麼個死法看來是能名垂千古了。

估摸著這回的時間可能花了太久,鄭老闆居然在他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進浴室了,還只是胯間圍了毛巾,「你動作太慢了。」

金在中站在蓬頭下,淋著浴,看鄭老闆的身材,再看自己,結實是結實,可依舊白斬雞一樣的,貧富懸殊要不要這麼明顯?「長夜漫漫,不急的‥‥」

鄭允浩從來不會聽他意見,尤其是這種事,所以把身上唯一的毛巾弄開,直接就走到金在中身邊,做人就是一孬到底,他絕對不會直視鄭老闆的身體,否則那玩意還沒捅進來,他就先嚇死了。

當下就被鄭老闆推著他的肩膀讓他面向著牆壁,後腰被往下一壓,鄭老闆就說,「我來檢查,趴好。」

不吃東西為了什麼?就是為了現在,金影帝可不想每次都被灌腸,那種情趣是他這種凡夫俗子無法高攀的,很想回頭看看鄭老闆在幹什麼,就感覺穴口被按了一下,人體自然反應當然是肌肉收縮,可混雜著蓬頭灑落的水聲,依舊好像聽見鄭老闆輕笑了一聲,接著突然就把手指硬塞了進去,摳著腸壁攪,又用力深入了些,恨不得把手都塞進去的狠勁,金影帝哽著一口氣,差點就要氣絕了。

鄭老闆就塞著幾根手指在那進出,這變態挑起情欲的手段可為是一流高手,可一直被壓著彎腰能舒服?就這麼想著,鄭老闆壓著他的手挪開了,繞到前面關了蓬頭,接著握住了他分身,就算做再多,身體是自己的,別人碰到那麼私密的地方,沒反應的都不正常,金在中一個激靈,鄭允浩直接用手臂把他扳直,整個人差點要貼到牆上。

後穴的手指靈活地挑弄著,鄭允浩的手溫太高,握住分身的同時食指又在鈴口做著小動作,動作慢慢放大,接著套弄起來,身體深處的欲望被喚醒,感覺就像螞蟻在身體裡面爬,痕癢又無法緩解。

鄭允浩這才抓起他的手往後帶,想也知道他要他握住的是什麼,那個尺寸能開玩笑嗎?還好現在沒到很興奮,金在中一邊被不知道是伺候還是折磨地套弄著分身,一邊照顧身後那根,鄭允浩的技術好得讓人想死,腦子半空白還哪顧得上幫別人擼?

鄭允浩的下巴抵在他肩膀上,兩人貼得很近,以至於呼吸打到皮膚上還是熱的,金在中只能垂著頭,可偏偏眼前是鄭允浩的手握著自己的畫面,別說有多刺激,他不懂到了這一秒自己居然還有心情想著鄭允浩的手指長得好看這回事,鄭允浩會這樣伺候其他人?這個變態又有身體潔癖的人應該不會睡別人。

指尖摳了下鈴口,抹開有些黏滑的液體,「這麼有感覺?」

  

  

 

第2頁|全文共3頁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