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了鄭允浩放棄了外修讀研的機會,留在了A城的Sky廣告公司任職。他跟大多數普通畢業生一樣從最基層做起,好在大學期間就在這個公司免薪實習,也積累了經驗,領導也是有眼睛的人,看他年輕有魄力頗,終於在半年後把他提到了總經理特助的位置。

金在中從C城回來了。下午到達A城的火車站,他沒有告訴家人自己今天回來。一個人拖著行李箱默默的回到了家,金媽看到他一下子就流下了眼淚,金爸也怔怔的站在那裡。金在中無所謂的笑笑,就好像剛剛放學回到家一樣「爸媽,我回來了,我先回房間收拾下東西。」

晚上金媽做了一桌子金在中愛吃的飯菜,可是卻看到他穿戴整齊圍著一條紅色的圍巾準備出門的樣子。金媽有些詫異「在中,不在家吃晚飯嗎?」金在中站在門口穿好鞋子笑笑「媽你先跟爸吃吧,我出去一下晚點再回來吃。」

金爸在一邊沉著聲「孽子,你要出去見他嗎?」

金在中的背影一僵「我還有資格見他嗎?」

「........」

「爸,既然我回來了,就不要再逼我恨你。」

 

 

此刻的金在中正坐在他中學對面的小攤位上,以前他跟鄭允浩會在冬天的時候,湊了兩個人身上僅存的零錢來買兩碗熱騰騰的豆腐腦吃。而每次的每次鄭允浩都能在身上再掏出一塊錢買兩個茶葉蛋給金在中吃,金在中每次都會吐槽他藏私房錢。

金在中本來是沒想到這個賣豆腐腦的大嬸還在的,只是看見了帳篷外掛著大大的豆腐腦三個字就不由自主的走了進來,然後就莫名其妙的要了兩碗豆腐腦兩個茶葉蛋。

金在中看著大嬸忙碌的背影,似乎除了老了一點之外什麼都沒有變,金在中嘆了一口氣,是啊,什麼都沒有變,可是什麼又都變了。有些笨拙的剝了一顆雞蛋,為什麼只是簡單的剝雞蛋也這麼難呢,因為從小到大剝雞蛋這種事都是鄭允浩跟他媽媽做的,想想也奇怪,好像跟鄭允浩分開之後自己好像就沒有吃過雞蛋了。

不是喜歡吃蛋黃的嗎?後來想想,或許是習慣吧。習慣了兩個人在一起一個吃蛋黃而另一個負責吃蛋白。

一整顆蛋黃就這麼硬生生的堵在金在中的嗓子處,憋紅了他的整張臉。不對,這個時候身邊應該有個人遞上水,儘管會在他耳邊囉囉嗦嗦責備個沒完,可是他會用他那好看修長的手輕柔的順著他的背。不對,不對,哪裡不對,哪裡都不對。

大嬸端著兩碗豆腐腦放在金在中的面前,看到他突然就慌了神「小夥子,你怎麼哭了?沒事吧?」

金在中看著面前冒著熱氣的兩碗豆腐腦突然就沒了食欲,一口也吃不下去。他忍著嗓子處被蛋黃噎住難受的感覺,從口袋胡亂的摸出十塊錢放在桌子上然後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金在中咳出堵在嗓子處的蛋黃,蹲在路邊的垃圾桶旁邊,讓晚風吹乾了臉上的淚,他終於知道哪裡不對了。原來那些話並沒有說錯,一個跟自己喜歡的人有著美好回憶的地方真的不能獨自來,只會再次提醒自己那個人已經不在身邊了,然後殘忍的讓心臟又一次疼的無以復加。

 

 

 

 

下午三點,Sky的管理層在會議室裡面開會。Sky公司有一個政策,就是半年一次員工清理政策,優秀員工升職加薪,怠工者則捲舖蓋走人。

會議室裡,Sky的行銷部彙報完這個月的資金匯入,然後就開始討論了廣告部策劃的問題,鄭允浩的意見是廣告設計師外招。這個主意惹來了整個會議室噓聲一片,只有一直看重他的Sky總經理嘴角帶笑的一手敲著桌面「安靜。小鄭,我倒是想聽聽你的意見,你要知道星辰已經放話,想要他們公司簽下這五百萬的合約,我們就要在這一個月裡面完成他們這季的廣告。」

鄭允浩眼神堅定「丁總,我確定,廣告設計師,外招。」

老丁合上手裡的文案,站起了身笑了笑「那好,設計師外招的事情就全權交給我們的鄭特助負責。好了,散會。小鄭你留一下。」

 

 

老丁看著鄭允浩「知道我為什麼這麼看重你嗎?」

鄭允浩看了他一眼,說「因為我可以證明我的決定是萬無一失。」

老丁仰著頭大笑了出來「沒錯,我就是看重你這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

「我還是要謝謝丁總你給我這次機會。」

老丁擺了擺手「你這麼聰明,心裡肯定清楚我在想什麼。我只是想用你的能力跟董事會的那些老古董們證明我一手提拔的人不會比他們找過來所謂的海歸精英們差。」

鄭允浩笑笑沒有說話,商場上,互相利用互相成就才是真的聰明。

 

鄭允浩回到辦公室就自己策劃了一份通告發出去,Sky廣告部設計師外招的通告。每一個應聘的人員除了要帶上自己的簡歷之外,還要附帶三個字。通告上有鄭允浩親自出的一道題不對口的問題【你覺得愛人間最暖心的三個字。】

公司裡有人問鄭允浩為什麼會出這樣的題目,鄭允浩笑著說「廣告設計並不是要多獨特,多麼的與眾不同,最重要的是它能夠溫暖人心,讓你記住它。」

 

 

第二天下面的人就按照鄭允浩的要求整理了專業對口,附帶三個字對味的四位應聘的人到他的辦公室門外等著。門外前臺上坐的文秘唐伊笙看著已經懊惱著臉出來的三個人搖搖頭,再看看最後那位長得最好看的男生嘆嘆氣,撥通鄭允浩辦公室的內線「鄭特助,只剩下最後一位了,簡歷上只有半年的工作經驗。」

「知道了,唐,你先去泡杯黑咖啡給我。」

「好。」

唐伊笙摁了內線起身就去茶水間泡咖啡了,鄭允浩不叫她的全名,因為說她的全名叫起來像是在叫醫生一樣,唐伊笙,唐醫生。

 

辦公室,鄭允浩一手撐著額頭,一手夾著菸,看著手裡最後一位面試者附帶的三個字【疼不疼】。看到這三個字就怔住了,曾經在自己非常疼痛的時候,那個人也會在電話裡面輕輕的問他「疼不疼」,對他來說,這三個字比我愛你更讓他覺得溫暖跟感動。

不知道那個傢伙現在過得好不好。

還來不及回憶更多的事情,鄭允浩就聽見有人開門進來的聲音,指尖的菸還在燃著。

鄭允浩合上還沒有來得及翻看的簡歷,頭也沒抬「唐,咖啡放這,叫最後一個進來吧。」

站在門口的金在中猛的怔在原地,多久沒有聽到這個沉穩的聲音了,看到鄭允浩撐著額頭的左手背上那條觸目驚心的傷疤,心臟仿佛被猛的撕裂,手裡拿著的一疊紙張散落一地。

鄭允浩聞聲下意識的皺著眉抬起頭,同樣也僵住了身子,四目相對,他顫動著眼眸,他以為自己能夠放下了。直到這個人再次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些日子以來對自己做的那些自以為是的安慰一下子就在這一刻土崩瓦解。

 

金在中有些慌張的彎身撿起了地上的紙張,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再次站起身的時候就是一張平淡無奇的臉「我剛剛有敲門,只是你似乎沒聽見我就進來了。」

鄭允浩還沒有回話,唐伊笙敲門進來了,把咖啡放在辦公桌上說「這位就是最後一個面試的人,他叫金在中,C大廣告設計畢業的。」

說完唐伊笙就出去了,鄭允浩想叫金在中坐,可是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反倒是金在中大大方方的在他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開口說「不是要面試嗎?開始吧。」

鄭允浩知道金在中大學讀的專業是廣告設計,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巧正好來Sky應聘了,清了清嗓子下意識的就問了一句「為什麼是這三個字?」

好在金在中知道他這沒頭沒腦的問句是指的什麼「因為我想在我最疼痛難熬的時候,會有一個人這麼問我。」

鄭允浩低著頭翻著剛剛還沒有來得及翻看的簡歷:金在中,C大畢業,專業廣告設計,年齡23.....一些再熟悉不過的東西。後來再翻看後面他的大學期間的作品還有畢業設計,包括在C市工作時候的作品,下意識的揚了揚嘴角。

金在中垂著眼看著那雙翻著他簡歷的好看的手,會寫出好看的字的手,會把難題解答的很漂亮的手,會在晚上送他回家偷偷牽著他的手,會在圖書館桌子底下握著他的手,會在吻他的時候緊緊扣著他腰的手....那麼好看的手,就因為自己,如今左手背上帶著一條觸目驚心的傷疤。

在鄭允浩抬頭之前收回目光,整理好表情,金在中,你不可以再參與他的生活了。

 

鄭允浩終於抬起頭「在中,二十五天,設計出你手上拿著的星辰這一季要求的廣告主題。」

金在中下意識的皺眉「不是一個月嗎?」他忽略了鄭允浩從小到大一如既往沒變的那聲在中。

「是一個月,但是我門要留出幾天,因為我們星辰對我們的廣告點頭之後我們還要趕做海報,到時候還要貼到公交站還有地鐵站的各個廣告箱,包括你的12秒廣告設計如果被星辰採納,將會在那塊A城最大的LED播放。對了,是迴圈。」

金在中的眸子一顫,鄭允浩還是一點都沒有變,那種天生志在必得的氣勢,不管是對他自己還是對我。他根本不會開口詢問我這些時間夠不夠設計出12秒的廣告,他只會用堅定的口氣告訴我,我要在這25天裡設計出星辰將會採納的優秀廣告。

他並不是在逼我,他只是一如既往的相信我。

金在中笑了「鄭允浩你不要告訴我因為我是新人很有發展的空間,這個理由,很牽強。」

鄭允浩合上金在中的簡歷,不可置否的挑挑眉「這不是理由,這是事實。而且,你一直都有這樣的實力,不是嗎?」

金在中歪頭想了想,收好手上的廣告提案,站了起來「那麼我是今天就開始上班,還是明天?」

鄭允浩摁通了門外唐伊笙的內線「唐,帶金在中先熟悉一下公司環境,然後帶他去廣告部,他從今天開始上班。」

 

廣告部門在6樓,等電梯的時候金在中假裝無意識的問了一句「他經常抽菸嗎?」

唐伊笙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誰?」

「就是給我面試的那個小帥哥咯。」

「哦,鄭特助啊,也不是,他好像只有在很煩惱的時候才抽菸。」

「是嗎。對了,你叫什麼名字,他叫你糖?」

「哈哈,我叫唐伊笙,他說每次叫我像是在叫醫生所以就直接只叫我姓了。」

「呵呵,是挺像叫醫生的,我以後也叫你唐好了。」

「不可以!唐只准鄭特助叫,這可是他對我的專有稱呼。」

金在中瞪著眼睛看著突然雙手握拳放在臉邊犯花癡的唐伊笙,然後把她拉進了電梯「你喜歡那個小帥哥?」

唐伊笙突然抓著他的手直搖「是吧,是吧,你也覺得他很帥是吧,他可是我們Sky眾多女人心目中的男神啊!紳士,講話又溫柔。」

金在中不著聲跡的拿開她的手,乾咳了兩聲「他,沒有女朋友嗎?」

唐伊笙突然清醒一半的站直了身子,話不對口的回了一句「可惡,前兩天我就看到他跟一個女孩子坐在一起吃飯,哼~」

還沒有等金在中再次問話,電梯叮的一聲到了6樓,唐伊笙很正經的整理下衣服走出電梯,嘴裡也嘟囔著「不過說來也奇怪,之前公司進新人都是鄭特助親自帶他們熟悉環境,分配工作什麼的,他還是第一次讓我帶新人。」

金在中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說實話,要不是金在中長著一張讓人百看不厭的臉,不然以他空降的身份肯定會迎來廣告部的不滿。這不,廣告部的男人已經咬牙切齒了,本來廣告部的女生就那麼幾個,現在還盯著這個新來的帥哥眼珠子都快出來了。

金在中笑著自我介紹了一下,然後就進去收拾自己的辦公室。

唐伊笙在辦公室裡圍著他轉了一圈然後嘖嘖出聲「說實話,你這小子長的確實比我們鄭特助還要帥那麼一點點。」

金在中靠在辦公桌邊,雙手抱臂,對她笑了嫵媚「那你要不要放棄你那個鄭特助,考慮一下我?」

唐伊笙把他從頭到尾打量了一遍,然後繞著他一邊搖頭一邊咂嘴「我才不會找一個皮膚比我還白,腰比我還細,長得比我還好看的一個,男人!做我的男朋友。」

「......喂.........」

「再說,我都喜歡他快一年了,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呢。我們允浩可比你有男人味多了,我喜歡他那種Man~~到不行的男人!超有安全感!」

金在中一怔,只是一年都不能放棄,為什麼我就那麼狠心,都那麼多個一年,就這麼捨得放棄了呢。

唐伊笙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發什麼呆呢,我要上去了,馬上他又要說我偷懶了。你有事可以打內線8找我也可以直接打9找鄭特助。」

「好,謝謝你,小唐。」

「哎呀,小事,我挺喜歡你的,不是對我們允浩那種喜歡哦!就是覺得你人應該挺好的,好了,我走啦!」

我們允浩.....金在中咬咬唇。曾經鄭允浩總是會莫名其妙的突然對他說「在中,叫我名字」金在中會很鄙視的瞄他一眼,說「鄭允浩,你今天出門又沒吃藥?」鄭允浩會輕輕的揉他的頭髮,默默的嘆口氣。

其實金在中怎麼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他只是覺得連名帶姓的叫了這麼多年突然只叫名字很奇怪也很肉麻的感覺,就是叫不出口。後來一次晚上在回家的路上他曾問過鄭允浩「為什麼那麼想聽我叫你名字?」鄭允浩看著他笑「你叫的好聽啊」。金在中撇撇嘴沒有說話,他的印象中只有在車站送他那次叫過一次而已。然後在快要到金在中家裡的那個巷口,他突然跳上鄭允浩的背,環著他的脖子笑眯眯的說「把小爺背到家門口,我就叫你」。鄭允浩想著只要拐過這個巷口就到他家笑了笑,都到家了才要自己背。

就在快到家門口的時候,鄭允浩也沒有真的叫他叫,在剛要放下他的那刻,金在中突然收緊環著他脖子的手,低頭咬了一下他的耳朵,然後迅速的跳下了他的背跑進了家門。

鄭允浩還站在原地傻傻的笑,回味著剛剛耳邊那句軟軟的「我們允浩啊...」

金在中鬆開咬著的嘴唇,苦笑了一下,是不是真的老了,最近怎麼老是回憶跟他在一起的時候。

 

 

鄭允浩在辦公室,又點燃了一根菸,看著左手上那道仿佛已經是自己身體一部分的那道傷疤,想著跟金在中的從小到大的一切,跟播放一部電影一般在腦海中過場,眨一眨有些乾澀的眼睛,連分手的理由都是那麼的白爛俗套,愛上了別人。然後曲終人散,繞了一個圈,再次相遇,回到原點了嗎?還是再也回不去了。

6樓跟9樓只不過隔了2層的距離,可是卻好像隔了一個世界一樣,兩個人除了第一次的面試之外一次也沒有遇見。

其實金在中不知道的是,鄭允浩在每次下班之前都會到6樓遠遠的看他一會之後才回家,那個佔滿自己心窩的傢伙,好不容易回來了,怎麼會捨得不去看他,不去想他,不去愛他。

金在中知道,他剛進公司絕對不能把這個廣告案子搞砸,他也知道鄭允浩的心,他是在給自己的機會,一定要借著星辰給的這次大好機會,讓自己的廣告登上A城最大的LED,讓自己設計的海報佈滿整個A城。

鄭允浩叫住廣告部一個女職員,小聲問了句「金在中每晚都很晚下班嗎?」

那個被叫住的女職員眼睛放光「是啊,每晚我們全部都走了,他都還在工作,很拼的。」

想想又歪著頭小聲的嘟囔了一句「現在很難有這麼努力的男人了....」

鄭允浩剛準備向金在中的辦公室邁開步子,突然另外一個女職員跑過來挽住剛剛那個女職員的手臂,笑著問「舟舟,你說等下我約金在中吃晚飯,今天應該也會答應我的吧....」

鄭允浩僵住了腳步,也...會答應我的吧...也...轉身看著那個說話的女孩子,眉清目秀的樣子看上去很舒服,那個女孩子看到鄭允浩一愣「鄭...鄭特助...」

鄭允浩微微笑了笑「公司裡沒有明確規定不允許員工之間談戀愛,所以不用那麼害怕被我聽見。」

那個女職員被鄭允浩的笑弄的一愣一愣的,點了點頭,然後就看到鄭允浩輕微的點了下頭說了一句「那麼,加油吧」之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廣告部。

 

 

 

晚上十點,鄭允浩坐在那個充滿回憶的豆腐腦攤位,因為老闆娘拿來了燒酒所以摁滅了嘴裡還抽著的菸。給自己的酒杯滿上,仰頭一飲而盡,一杯接著一杯。

低頭看桌上又倒滿的一杯燒酒,有什麼東西從眼睛滑落掉了進去,眨眨眼,端起來又是一飲而盡。為什麼心臟還是這麼疼,如今跟那個傢伙這麼近了,為什麼感覺會這麼遙遠,從未有過的遙遠。

鄭允浩放下手裡的酒杯,垂下眼瞼。手肘抵在桌子上,用手掌撐著蓋住了自己的眼睛,眼淚無聲的留下。

這種感覺,很糟糕。不管是左手,還是心臟,又一次疼的無以復加。

 

很久,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鄭允浩深呼吸,接起了電話「丁總」

「小鄭啊,你現在有時間嗎?」

鄭允浩看了一眼擺放在桌上兩碗沒有動過的豆腐腦,走出攤位「有,您說吧」

「前兩天我不是跟你提過的跟南海那家川祁電子合作的方案嗎,剛剛川祁的老董事長打電話過來,叫我們擬好合作計畫書明天他就要簽約。」

鄭允浩下意識的皺眉「不是說下個月簽約?」

「開始是說下個月簽約,但是那個老董事長不是A城的人,他明天要回老家跟家人過元旦,據說這次要在老家待很久。」

「離元旦不是還有一個月嗎,這麼急?那今晚就要把合作計畫書擬好了?」

「是,但是我現在人不在A城,公司裡的那些老古董做的計畫書永遠都跟流水帳一樣,所以這件事我就交給你了。」

鄭允浩坐進車裡「知道了,丁總,明天我一定會把這份合約送到川祁電子的老董事長手裡。」

攤位的大嬸看著他的背影,又看著桌上沒有動過的豆腐腦嘟囔「我以為他在等那個長的很漂亮的小夥呢...哎...」

 

 

站在公司一樓等電梯,叮的一聲電梯到了,隨著電梯打開出來的還有金在中。兩個人都怔住,這還是兩個人自面試那次以來第一次正式面對面的遇見。

鄭允浩不著痕跡的皺了下眉「這麼晚還沒回去?」

金在中的聲音淡淡的,聽不出任何情緒「忘了看時間,不小心就這麼晚了。」

鄭允浩把已經關上的電梯門又打開,金在中歪了下頭說「那我先回去了」。鄭允浩把他扯進電梯裡,聲音有些冷「這麼晚外面連個鬼影都沒有,你怎麼回去。」

金在中乾笑了兩聲,順口就說了一句「講笑話一點都沒有進步。」

然後電梯裡的空氣突然就凝結,只有不斷變動著的樓層數字提醒著他們電梯在上升。

鄭允浩的聲音有些沉「是嗎,我以為關於我你什麼都不記得了」

金在中突然就不講話了,鄭允浩繼續說「我上去找個檔,等一下送你回家。」

狹小的空間內傳來的陣陣酒味讓金在中更加確定了鄭允浩剛剛喝過酒,很想開口問他,喝酒了嗎?為什麼喝酒?胃不好怎麼喝這麼多酒?

 

 

辦公室裡金在中靠在桌前實在忍不住了「喂,你要找到什麼時候,我要餓死了」

鄭允浩找文件的手停了一下,問他「晚飯吃的不好嗎?」

金在中摸著肚子不屑的說「見鬼,就食堂那種伙食估計也只有你能吃得好。」

「等一下帶你出去吃,再等一下」

可是金在中淡淡的一句話就把鄭允浩滿懷希望的心情打入谷底,從頭涼到腳「不用,家裡還有人在等我。」

其實金在中沒有說錯,他爸媽確實在等他下班回家。只是他故意用曖昧不清的語氣說出這句話,讓鄭允浩的心臟頓時就濡痛了,金在中用一句話明明確確的告訴鄭允浩,我的世界沒有你。

鄭允浩低頭淡淡的笑了,那笑容裡不見傷感,只有淡淡的心酸。既然你不想我再次跨到你的世界,好,那我就站在你身後,不再前進。

 

等到找到了跟川祁電子合作提案的時候,發現金在中趴在辦公桌上睡著了。輕輕的走過去,脫下身上的厚外套蓋到他的身上,起身去茶水間泡了一桶泡麵。等會還是要叫醒他,在這裡睡很容易著涼。

可是把泡麵放在桌子上卻怎麼也不忍心叫醒他,看著日夜思念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乖乖的睡著了,忍不住內心的悸動伸出手沿著他的面頰滑動手指,眉毛,眼睛,鼻子,嘴唇,深深刻在心裡的一切。

金在中動了動身子,身上的羽絨服掉了下來,眨了眨睡眼惺忪的眼睛,看見鄭允浩就站在他的面前,就這麼甜甜的笑了出來,聲音也是剛醒來的狀態懶懶的「允浩~」眯著眼睛軟綿綿的叫了一聲之後又閉上了眼睛。

鄭允浩就因為那個笑容還有那一聲軟軟的允浩而怔在原地,那種久違了的溫暖將他的整個左心房都弄的滾燙。他突然就覺得他們還是十七八歲的少年,那個相愛的年紀。

可是金在中卻突然清醒般的坐直了身子,尷尬的看了他一眼。鄭允浩把泡麵推到他的面前「這只有泡麵,吃完我送你回家。」

金在中是真的餓了,鄭允浩在他對面坐下來翻起了手裡的文件,淡淡的開口「不要那麼拼,工作盡力就好。」

金在中嘴裡一邊嚼著泡麵,一邊回答「這是個難得的機會,我一定要做好。」

「我相信你」就是這麼輕輕的四個字,傳進金在中的耳朵裡,溫暖了他的整個胸腔。

 

 

 

第二天鄭允浩跟川祁電子簽過合約之後回到公司,唐伊笙就告訴他金在中來找過他。鄭允浩說「回個電話給他,告訴他我回來了」

金在中拿著一個U盤還有一個資料夾進了鄭允浩的辦公室,是給他看廣告成品的。鄭允浩相信金在中但是沒想到他只用了23天的時間就把這個12秒的廣告做好了,看完成品毫不猶豫的就帶著金在中還有一些簽約的文件去了星辰。

路上金在中問他「不要把這個給董事會看一下嗎?還要經過他們的同意。」

鄭允浩開著車,修長的手指握著方向盤「你要過的關,從來就不是董事會,只有星辰。」金在中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歡驕傲的人,可是這些驕傲,不可一世,志在必得的字眼用在鄭允浩身上他就會覺得閃耀到死。

眼神飄渺之餘還是落到了那隻即使有著蜿蜒的傷疤但卻依然好看的左手上,從再次相遇到現在他們會跟以前一樣坐在一起聊天,可是就是對這傷疤誰都閉口不提。

 

 

星辰老總對這個新人做出來的廣告很滿意,大贊非常貼切他要求的主題。大大方方的就簽下了那五百萬的合約,金在中看著他簽字的一瞬間覺得自己的手都發抖了,說不激動是假話,他的廣告,足足12秒,將要在耶誕節那天在A城最大的LED迴圈播放。

鄭允浩坐在他的身邊輕輕的握了一下他的手,但是很快就鬆開了。他害怕,害怕金在中會在這之前就抽開了手。

 

很快,配合著廣告設計出來的海報也成型了。耀眼的陽光下站著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生,閉著眼睛左手拿著一株開的鮮豔的向日葵放在心臟的位置,嘴角微微上揚,整張海報給人一種濃濃的溫暖的感覺。廣告部舟舟後來問在中為什麼拿著的是這麼常見也不是非常漂亮的向日葵。

金在中笑了笑,問她「舟舟,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語是什麼嗎?」舟舟搖了搖頭,金在中看著窗外,笑容淡淡的,語氣也淡淡的「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幸運能夠跟喜歡的那個人在一起,人生有太多的無奈...所以只能靠某樣東西尋找感情的宣洩口。」

舟舟迷茫的搖搖頭「不懂,但是在中你整個人看起來太悲傷了。」

金在中收回目光「果然他說的對,感到悲傷比感到幸福容易多了。」

後來舟舟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向日葵的花語是“沒有說出口的愛”。她再一次端詳著那張女孩子手握向日葵放在左心房的海報時,突然就覺得整張海報有種濃濃的哀傷感好似要將她吞噬。她忽然就想到在中說的話,也許這個女孩子手中拿著的向日葵就是他所說的感情宣洩口,因為沒有說出口的愛,所以才是開的豔麗的向日葵放在左心房的位置。

 

 

 

 (圖片來源:http://qing.blog.sina.com.cn/1989539940/7695f86433000za6.html?sudaref=www.google.com.tw)

 

 

為了找適合的圖~看圖看到密集恐懼症犯了@@!(媽呀!!原來向日葵放大了看花蕊好可怕啊>"< 雞皮疙瘩持續中~~~)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