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見恨晚

 

「英雄啊——!!」

我一個箭步衝上前握住了那肥豬……哦!不!是那位英雄的手!那人見我如此舉動嚇的退後了幾步。我當然不能錯過與他親密接觸的機會,跟著他一起走了幾步。

「你、你幹什麼!!」

其他幾個大漢都繃緊了神經看著我的一舉一動,那頭頭更是目驚口呆的直視著我泛著青光的眼,由於太激動,眼裡已然浮起了一層白紗。

「終於見到組織了!」我一字一句的從口裡擠出了這句話,幾人更是呈茫然狀。

「想我金在中含辛茹苦十八年!天天盼夜夜想!等的就是這一天!就是這一刻的到來啊!本以為你我無緣相見,沒想到今日終於讓我遇見了您!這是上天的旨意啊!」

我用力的握了握他的手,對方馬上吃痛的叫出了聲。

「哎喲!疼!疼!你是誰?我不曾記得你我從前見過!」

他不解的看著我。

我立即鬆了手,(這是一定要的!萬一抓疼了英雄他一翻臉不打劫我了怎麼辦!)大義凜然的說:「我們以前的確不曾見過,(我可是一國皇帝!你一個小毛賊又怎麼可能見過我?)但老天有眼讓你我相見!這就是緣分啊!」我的嘴皮子不停的合翕(ㄏㄜˊ),這幾名大漢早已沒了說話的權利。

「英雄啊!你準備怎麼個劫法?是準備將我吊起來用浸過鹽水的皮鞭抽打?還是準備用萬針刺骨以享受慢慢折磨人的快感?或者說,您想將我挖眼斷臂拋之山野?難道直接以亂棍打死?到底是什麼?英雄你直說!」

「我、我們只是想打劫罷了……」

我一掃眾人,一張比一張白的臉不禁大聲一呼。

「什麼???只是打劫??太沒新意了!!看我如此帥氣!你們最起碼也應該動一動不軌之心才對啊!難道說……」我死死的盯著他們,被我這麼一盯,眾人統一的把身子往後一傾。

「難道你們是間諜?想要盜取我男紹國機密?說!是哪國的皇帝老子這麼麼有眼光派你們來的?」

「我們……我們……」

「不用說了!」我單手一擺,故做凝思狀,「既然我已落入了你們手中也沒有辦法了!父皇……母后……兒臣對不起你們!父皇你一生打下來的江山就這麼毀在我手裡了,兒臣發誓!今後定臥薪嚐膽奪我金家江山!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句句說的那麼大義凜然,壯烈淒慘,如果不加上最後那聲淫笑定也是一番豪言壯語。

 

「大,大哥……他怎麼回事?」

把我帶來的哪個小毛賊依偎在他那肥腦老大的身邊膽怯的問。

啪——!那老大一掌刪了下去。

「笨蛋!什麼人不好找竟然找了個瘋子回來!」說完後他小心翼翼的踱到了我的身邊,「這位公子,我們不是什麼間諜…只是小小的強盜罷了!」

「盜哥!這話說的太見外了!」我立馬改了稱呼,再一次的抓住了他的手,「強盜又怎樣?強盜也是爹生娘養的!也是有造反的資格的!強盜也是人!當強盜是你的錯嗎?不是!這只能怪朝廷!把國家治理的那麼好!好的活都讓別人搶走了,你們除了當強盜還能當什麼?你們這樣身不由己竟還恪首奉公的當著男紹國的子民而沒有叛國出逃,投向別國實在是太不容易了!所以!搶別人的錢讓他們哭去吧!千萬不要放棄了自己的偉大職業!」

我一語說出,眾人立即面帶梨花,感動的湊到了我身邊。

「兄弟所言極是!哥哥我自從入了這一行便擔驚受怕,生怕一個不小心有牢獄之災,聽君一席話,我才知道自己的職業是如此偉大,而自己的恐慌又是如此不值!兄弟!相見恨晚啊!」

「盜哥!小弟又何嘗不是!!」

 

都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原來這志同道合的有緣人相見也有同樣的功效。六七個大男人圍成了一個圈,暢談著心中所觸。

「盜哥,近日生意如何?」我問。

「唉,別提了!這生意是越來越難做了!前幾日好不容易有一筆生意可以做,可還沒等上前,那人便進了一處府宅,接著出來一幫人二話不說便是對我們一頓暴揍!我們都思量著到底是哪裡出了破綻,竟讓那人如此輕易便看了出來,結果那人竟說,只是見我們面相醜陋心裡不爽。後來才看清楚,那人竟是希湘閣的老鴇子金希澈!媽媽哎!早知道是那人,就算打死我們,我們都不敢打他的主意啊!」盜哥說的聲情並貌,不時的用手一抹臉上的淚水。

「還有昨天!好不容易發現一個樣子文弱的美貌少年,在確定他不是希湘閣的人以後,開始跟蹤,結果跟蹤了整整十條街才發現那人竟是當今太師之子朴有天~」

有天??哎,多虧你們沒有跟上去啊!被那小子抓住可就不是打那麼容易了!依我和他多年狐朋狗友的經驗來看,他一定會玩死你們!到時候,誰來劫我?唉,萬幸啊!

「如今這日子過的太太平,城裡更是名人眾多,愣不愣還能碰上個皇親國戚,實在是未詳,兄弟你看,我們這原本三十幾個人的盜賊團團,現在只剩下了這六個人,說出去必定讓外國的強盜同人們恥笑,唉,本來想今天劫一個油水多點的,然後換個地方另創事業,卻不曾想到遇見了兄弟你,兄弟你是好人啊……唉,這就是命!看來老天要斷我這職業生涯了。」

盜哥這麼一說,其他幾個也都低下了頭,我一聽更是直接跳了起來。

「盜哥!萬萬不可!!你若斷了這職業生涯那便是對不起我男紹國!對不起我男紹的子民!更對不起當今聖上!」

「這…這跟當今聖上有什麼關係?」

!有!當然有!我還指望著你發動人民起義呢!

「關係自然是重大的!總之,你要記住!萬萬不可放棄了強盜這麼有前途的職業!」

我從腰間掏出了本次出宮唯一攜帶的玉佩遞到了他面前。

「這個你收著,作為你我它日相見的信物!」

「這…這怎麼可收??」

盜哥抖動著雙手握住了玉佩,用力的往後扯。

「怎麼不可收!盜哥!它日如果有緣相見,有此玉佩為證,將今夜之談付諸於實,共創盜業!你認為如何?」

到時候,有了玉佩我就可以要脅你造反了!呵呵~

「好好!自然好!賢弟,你倒是放手啊…」

「啊!不好意思!」我猛的一鬆手,盜哥就那麼趔趄的翻倒在了地上。

「賢弟,時間不早了,也是該分手的時候了,今日能與賢弟一見在下永生難忘!它日若能再次相見,願為賢弟作牛作馬!再所不辭!」

哦呵呵呵呵!這可是你說的啊~~

「盜哥!!」

「賢弟!!」

「盜哥~~」

「賢弟~~」

「兄弟們!我們走!」盜哥大手一揮,眾盜賊緊跟其後,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走了沒幾步又回頭望了望我。我知道,這是離別的不捨之情。

「盜哥!辛苦了!」

我握了握手對遠去的他說。

「為人民服務!」

「嗯!」

看呀!這才是真正的服務精神,多麼偉大啊!

盜哥,再見了…

一定要造反啊!!

 

 

 

我金在中在這人世間熬了18年,生平第一次知道了餓的滋味,距我離宮已經有四五個時辰了,從中午到現在更是滴水未進,滴米未沾~好想念皇宮裡的桂花糕啊,那鬆軟的滋味哪怕讓我嚐一口也好。剛剛為了我男紹國的未來,把身上唯一值錢的玉佩送了出去,如今身無分文,連街邊小吃都只能遠觀,唉,悲慘啊!其實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十菜兩湯就好了,可現在連這麼小小的願望都滿足不了我……我這皇帝當的好命苦!

嗯?什麼味道?好香啊!飯香,酒香,胭脂香混為一體,從我身邊的這間樓閣裡傳了出來,我抬頭看了看樓上的扁額……希湘閣??這個名字好眼熟,不,應該說是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到底在哪裡呢?……嗯……啊!!!!……記不起來了…

管他的!我決定了!今晚就在這蹭飯!就憑咱這相貌,還不讓那老闆乖乖的把十菜兩湯奉上?呵呵!這就是魅力!若那老闆是個瞎子,看不見我這絕代的風華,那我也就認了,出一次宮,總也得有一兩次吃霸王餐的經歷吧。

 

於是我大方的把腳邁了進去,憑我這靈敏的聽力,我知道,在場所有人在此刻都倒吸了一口冷氣,近百隻眼睛都刷刷的射向了我,並在射過來的那一刻再也拔不開眼!果然啊!這種表現不出我的意料,我仔細觀賞了四周的裝潢,哇~真是別具一格啊~繁華中帶有一絲安逸,安逸中又不失挑逗色彩,面積之大也是有目共睹的,單這大堂就有不下百餘人,說到這人我又仔細觀察了一下,我的媽啊!怎麼都是男人?難不成這店只招男客??

待我接受完崇拜的目光便找了一個位子坐了下來,屁股剛著座便有一個眉目清秀的小倌走了過來。

「客倌這是第一次來我們希湘閣吧?看起來好面生。」

「嗯。」我點了點頭,「你們這裡有什麼好吃的?」

我急忙問道,進來以後肚子莫名其妙的更餓了。

「哈哈~~」那男孩呵呵笑了起來,用右手的絲帕一擋,好不優雅。

「客倌好性急啊~您看上我們這哪位哥哥了?」

嗯??被他這麼一問我腦子有點糊塗。

「客倌可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不會真的只是來吃東西的吧?」

看我一臉茫然,那男孩驚奇的問道。

「怎,怎麼不知道!我還有老友在這呢!」我一著急隨便編了一個謊。

「老友?」

聽我這麼一說那孩子不禁一愣,他再次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公子是從宮裡來的吧?」這句話可真是嚇了我一大跳。難不成這孩子是太師派來的內奸?還是我天生長了一張皇帝臉?

「呵呵~」那男孩看我不說話,逕自說了起來,「看公子這鞋子,想必是城東的耐王鞋匠(耐吉)做的吧?這布料,也是啊迪綢緞莊的成品,還有這腰帶,全部都是有名的貨款,而這些貨款的出處又恰巧是宮中的指定商家。穿這些的不是王孫公子就是朝野大臣。所以,麗旭斗膽猜測,公子應該是從宮裡來的吧~」

好尖利的勾魂眼!我在心裡不禁佩服,區區一個小跑堂都精明到了這種地步,那這裡的老闆指不定是什麼神人!朴有天那個臭小子!竟然這麼不負責任!朕讓他找件尋常百姓穿的衣裳,他竟然弄了這麼一件?害的我現在露出了馬腳,這個仇,我記住了!等以後見了面再收拾他!

「這個……那個……」

我一時搪塞,不知該說什麼。

「公子貴姓?」

還沒等我作答,那個叫麗旭的又問道。

「在下姓……“韓”…… 」

反正以後不會再見面了,我隨便編了一個姓氏。沒想到,那男孩一聽這個姓立即瞪大了雙眼,像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老娘一樣激動的握起了我的手。

「沒想到真的是你!韓公子!厲旭剛剛就在想會不會是您!沒想到真的被小的猜中了!韓公子是專門來找我們公主的吧!~難怪說有老友在此,呵呵,我們公主和您又豈止老友這般生疏,實在是太好了!公主他辛辛苦苦盼了這麼多年,等的可就是這一天啊!」

我又一次茫然了,但有一點貌似明白了一點,他認錯人了!天下間那麼多姓氏為什麼我就偏偏挑了這麼一個姓去瞎編?我鬱悶啊!

 

不等我鬱悶的捶胸頓足,那個叫厲旭的一把拉起了我。

「走走走,韓公子這等身份在此大堂實為不妥,快快上樓,到我們公主的廂房,厲旭這就為您把公主請來~」他邊說邊把我拉上了樓,隨著一堂人驚奇的目光我的霸王餐就這麼泡湯了。

不要啊!我要吃飯!!

「那個…厲旭…我……」

「公子不必擔心,厲旭都明白,雖然公子三年都杳無音訓,但公主對您的情義卻是自始至終的!公主一直對我們說您英俊不凡氣宇宣揚,今日得以一見方知此言實在太謙虛了,不過,我倒是認為說是美若天仙更為適合一些。厲旭兩年前來到這希湘閣,聽到過公子的事蹟,一直期盼能與您相見,沒想到今天終於讓我碰到您了~~您快請坐!公主速速就來~~」

碰!!!!

我被他摁到凳子上,他笑的像朵花似的跑了出去。臨走之時還不忘說一串讓我發蒙的話。首先是他口中的公主,朕不記得生過女兒啊,雖然都八個姐姐,但那也應該是長公主,何來公主之說??

算了!不想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溜之大吉!

 

正當我要腳底抹油開溜之時一個東西吸引了我的視線,準確的說是吸引了我的胃。我的腿像是被人點 了穴,動彈不得。沒過多久,身子自動的靠了過去。

「哇!!糕點啊!!」

大腦的反應往往快於身體反應,我毫不猶豫的一把抓了起來,狼吞虎嚥的開吃。餓到一定程度再難吃的東西也會變的特別香。更不用說這糕點原本就特別好吃,我吃的忘乎所以。不到一會,一盤子糕點便見了底,可肚子還是不見飽,見旁邊還有兩個饅頭,也不管它有沒有味道便抓了起來,剛要大啃一口,房外便傳來了腳步聲。

「厲旭!到底怎麼回事?李大哥還在等著我呢!」

「公主莫氣~這個人你見了絕對會開心。」

「是誰啊?」

完,完了!被發現了!

我立即把饅頭往懷裡一塞,四周瞅了瞅,看有沒有窗戶可以讓我跳。可還沒等我發現目標,門已經被人打了開來……

啊……

我看著進門的人一時間愣了神,這張臉!竟然可以和我相比拼??

那人見我也是同樣的反應。估計和我想的一樣。

「你………是誰!!」

啊!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第四章 火燒希湘閣

 

「站住!!跑什麼!來人啊!把那賊人給我抓住!」

那個被稱為公主的見我一路飛奔竟也急了起來。忙著招呼四周人來捉我。我一見這架勢跑的更是快了些。其實我又為什麼要跑呢?明明是他們認錯了人啊!我也沒偷沒搶,充其量吃了他幾塊糕點,但即使如此也不值幾個錢,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做賊心虛?然後那些人見我做賊心虛便枉下定理將我誤認為賊??555…我怎麼這麼倒楣啊!

「膽敢在我金希澈的地盤動手動腳!不想活了!都給我抓住他!」

哼!你的地盤!這整個江山還都是朕的呢!朕好心好意把自己的地盤借你用,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罷了,還敢追殺朕?朕要抄了你全家!

這些話自然是在心裡講的,跑的太快累的我說不出話來。直到今天我才知道運動的重要性。

「救命啊!!!」

我在心裡狂叫著,難不成今天我就要命喪這希湘閣?不要啊!我還什麼都沒有經歷過呢!

 

眼看著前方的路被幾個人堵死,身後那隻惡狼還帶著一群狼崽,窮追不捨。我身子一斜,穿進了一條走廊,他們自然也跟了上來,好在這房子有夠曲折,我不停的轉彎,身後也不停的亂竄,突然,發現一扇窗戶沒有關好,我利用平生所學的絕世輕功費力的跳了進去,蹲了下來。緊接著便聽到了劈裡啪啦的跑步聲…呵呵,總算躲過了一劫!

那個人,叫金希澈?我回想著這個名字,啊!不就是盜哥他嗯不爽而亂揍他們的那個人嗎?希湘閣的老鴇子?這麼說,這是家妓院??而且是…。男妓院?天那!我金在中也進妓院了!!回去後一定向群臣們炫耀炫耀!(估計各個都得被氣死)

呼呼~我喘著粗氣休息休息,突然聽到了從屋內傳出了水聲,是什麼??好奇心迫使我走了進去。

哇!好一副出浴美圖~屏障後,一個身材優美的男子輕輕披上了紗制的青衣,光滑的皮膚露出性感與嫵媚的氣息,雖然只看到了後背,但我可以肯定,這個人長的絕對差不了!不是絕對陰柔就是絕對帥氣!

「是誰?……」

哇!聲音也很好聽啊!低沉中帶有磁性,讓人心裡癢癢的。完美的側臉展現在我面前,看來此人是我剛才所想的後者。等等!!他發現我了!

我一個急後退,不小心碰到了什麼東西,回頭一看……

媽呀!竟然是燈燭!!而那燈竟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床上!轉眼間,火便冒了起來,啊!!這可如何是好??

「還愣著幹嘛??救火啊!」

那人見我呆若木雞,不禁大喊起來,被他這麼一喊,我也回了神,急忙衝到桌前拿起了一個裝滿水狀物體的杯子潑了過去。

「啊!!不要!!那是燈油!!!!」

「…………」晚了,已經潑過去了…而且,那火已經冒起來了。

 

我們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瞪了好一陣,只見火勢越來越高,轉眼間這床上的被子已經燃之殆盡。

「喂……你是白癡嗎?燈油你也潑!我真懷疑你腦子有問題!」

「你!!」被他這麼一罵,我一時氣絕說不上話來。我金在中從小到大也沒這麼被人罵過,沒想到朕也會有這麼一天。不就是燒了你的一張床嘛!大不了賠給你是了!(雖然我現在身無分文)想我一國天子哪容的你這般侮辱?

「大膽刁民!竟敢出言不遜??信不信我抄了你全家?」

我一插腰,擺開了幹架的陣勢。

「抄家?我倒想看看!我全家就我一條命,今天拜你所賜估計這命也要沒了,不過倒也沒關係,反正還有人陪著嘛。」

他雙手抱臂滿臉怒色,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竟然有一絲懼怕?這個人生起氣來可不是開玩笑的。他的話讓我注意到四周,果不其然,火勢已經蔓延到了地上,再過一會兒,邊會延展到房頂。我可不想變成烤乳龍啊!

「現,現在怎麼辦??」

我有點著急,熱切的看著那個帥氣但又讓人煩的男子。

「怎麼辦?你放的火自然要你來滅!」

那人聽我這麼一問不不由得一皺眉。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頭驚奇的問,看他沒有一絲懷疑的表情,也只能橫了心…既然如此,沒有辦法了!

我跑到離火較遠的空地上撲通跪了下來,由於跪的太猛膝蓋好痛,但我仍然發揮了超強的毅力,緩緩合起了手掌開始祭拜了起來。

「你……幹什麼?」

那人見了我的舉動不解的問。

「求雨啊!!」

我回答的也是異常認真,「不是經常有帝王為黎明百姓作法求雨的事蹟嗎?我現在正在虔誠的祈求上天。」

 

碰!

我的話剛說完頭頂上就被人無情的施以重擊,痛的我差點掉出金豆豆。

「你敢打我?!」我立即站起身來,火冒三丈的說。拜託,我現在也算是為了他在求雨好不好!沒見過這麼忘恩負義的。

「你是豬啊!!你以為你是皇帝嗎?還求雨??就算求成了,你以為這房子是露天的嗎?怎麼滴的進來!?真不知道你的腦子在想些什麼!那麼有工夫做這種無聊的事,不如找水來救火更為實際一點!」

只見那人俊美的臉上籠罩了一層黑雲,怒火之高更是不必細說,總之單看他額上懸起的青筋數量就知道他現在到底有多想打我一頓。

「水?」

他的話又是一個好的提示。我立即跑的床前,盯著熊熊大火,醞釀了片刻……

「呸!!」

「…………」

「呸呸呸呸呸!!!!!!」

「……你…又再幹什麼!!」

聲音低的讓人覺得恐怖,我回頭望了望那個人。

「你不是說要水嗎?我只有口水,不過,好像不夠……」

「…………」

「怎麼了……」

「怎麼可能夠!!!!!」

啊!好震耳的朝天吼!!聽著他的咆哮我立馬捂住了耳朵。

「你真的是白癡??這點水又怎麼可能夠?況且,這稱的上水嗎??」

可惡!又罵我!我一國天子豈能容你想罵就罵?要打就打?要不是看在你長的有幾分姿色,朕早就把你推進火中做烤全羊了!哼!

「那你說如何是好?」

我停止了口水的噴灑活動,指高氣昂的看著他。

「當然是找更多水了!」

「更多的水?」我低下頭冥思苦想了一陣……難道是??

「那個……」我害羞的說,「我現在尿不出來……」

「…………」

我明顯的看到那人身子一滑,但還是堅強的支撐了下來。他看了看我,那表情,那神態,好像在說我沒救了一樣。

「喂!你不要老是指揮別人!有本事你也過來滅滅試試啊!我尿不出來你就鄙視我!憑什麼!有本事你自己過來尿啊!看你的樣子估計也尿不出來吧!那有什麼好神氣的?你不尿我也不尿,這火到底還救不救了?」

那人沒有理會我的大放言辭,而是逕自來到了剛剛的浴桶旁邊,正當我對“小便”一事進行激烈的爭討之際,浴桶被他舉了起來……好大的力氣!那浴桶要是平常人的話最起碼要兩人才能搬的起來,而且裡面還裝滿了水…想不到他看起來單薄的身子竟有如此神力!

真乃天地之奇觀也!

看了這副景象我馬上乖乖的閉上了嘴,這當然是必要了的!萬一他過會不舉木桶,改舉我了怎麼辦!就我這小體格,舉我還不跟玩似的!

「給我讓開!」

「是!」我恭恭敬敬的挪了位置,為他讓出了道路。沒辦法,我就是欺軟怕硬。

嘩------~!~!

一桶水華麗的傾瀉而出,而且都不偏不倚的落在了火燒之處。我的眼前頓時起來一陣白霧……。

「好潑法!!」

我立刻拍馬屁道。那人見我對他表為讚揚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哇,他笑起來可不是一般兩般的好看……

「英雄啊!你有如此神力不如……」

 

正當我欲上前與他商討造反事宜之時,門外傳來了眾多腳步聲…接著,門被人一腳踹開……

啊!門口站著的正是那金希澈!身後還有一群狼崽們!

撲通!正當我暗叫糟糕時,身旁的人竟一頭栽倒在地,沒眨眼的功夫,剛剛那個氣焰囂張的火暴分子便變成了現在這個楚楚可憐的可人兒~其速度變化之快,猶如迅雷不及掩耳,猶如閃電不及遮暝,猶如浪來不及抓把,猶如狗來不及提鞋……

總之,速度之快讓我這適應能力超強的男紹國皇帝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允浩!!」

那希湘閣的老鴇子一見這種情況,(滿屋狼籍,還有那伊人臥倒),立馬衝了過來。

「浩!你沒事吧!」

金希澈輕撫著那人的面龐,好不憐惜的表情。允浩?他叫允浩?

「咳咳~~」一陣嬌咳,允浩輕輕抬起了雙眸,如含波溢水般看了看金希澈。

「哥…。我並無大礙……多虧了這位公子搬起了浴桶滅了火,否則允浩只怕無緣與哥相見……」

???他說什麼??為什麼說是我救了他?明明是他自己滅的火卻要把名頭贈給我?還有他這說話的語氣,與剛剛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大相徑庭!實在是太怪了!聽的我頭皮發麻……

不過,他肯幫我說好話也是好事,因為我看那金希澈的臉上多了一份感激之情。說不定之前的事他就不再追究了,沒准還會請我大吃一頓呢~

哈哈哈哈!!

 

「不過……」允浩看了看我,「那火倒也是他放的……」

「…………」

……這是什麼情況?我眼看著金希澈的額頭上暴出了青筋。他慢慢的站了起來。

「來人呐!把這小子給我抓起來!我要親自問話!」

…………

不要啊!救命啊!

想我金在中自從當了這男紹國的皇帝以後,哪日不是含辛茹苦?自登基以來一直便是把國家社稷百姓安康擺在首位。以至於這整個男紹能風調雨順,一片祥和。但是,令我想不到的是,在我男紹國之上竟然有這麼一家黑妓院!黑啊!黑的竟然連當今皇上都敢綁!還想不想混下去了!

我惡狠狠的瞪著眼前的這些人。他們個個摩拳擦掌,巴不得把我得而誅之,為首者更是一副悠閒的樣子坐在我正前方的椅子上。現在這個景象,活生生的把大灰狼和小綿羊的悲劇又演繹了一遍。

「說吧!」金希澈優雅的喝了一口清茶,「是哪家妓院那麼不長眼把你派來燒我希湘閣的?」

我冤啊!六月下雪,晴天颳風啊!我一受盡磨難的小皇帝閒的沒事燒你的破妓院幹什麼!

「不是的…我…」

「哼!還嘴硬!」我話還沒說完,那金希澈便插了進來,「別以為我不知道!誰讓我金希澈美若天仙,長了一張傾國傾城的臉,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會嫉妒也是情有可原,可是這能怪我嗎?誰讓我的父母把我生的這麼美!我的存在就是禍害人間,讓國家動盪,害黎民與水火……於是沒有辦法,只有歸隱市區做這小小的生意,要知道,我希湘閣向來遵紀守法,連稅收都沒少交一分!還被國家評為了十大先進妓院,想我之所以能有如此成績,全要歸功於希湘閣眾兄弟們的優良技術。不是我吹,就咱這些小倌,不管哪個走出去那就是品質的保證!單看這長相吧!那也是男妓中的極品!有了品質自然就會有信譽!有了信譽自然就會有名聲!所以,乾嫉妒是沒有用的!回去告訴你們主子,讓他腳踏實地的從基層做起,實在不行,我可以派我們後院燒菜的阿福去給你們院開一堂知識與營養講座,保證你們受益匪淺,從此走上我們“雞業正道”!不…。應該是鴨業!不過,在此之前,先賠我456兩白銀!」

我金在中今天才見識到什麼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這臉皮!竟然都能和我相比擬了!而且說這麼多話連大氣都不帶喘一下的,實在是佩服!就憑這嘴皮子,如果能代表我男紹國去鄰國參加什麼辯論賽,那肯定是嘴壓群雄!必能挑起他國國王滅我之心~到時候…。嘿嘿!!!我怎麼才發現這麼一個天才的存在嗯?

我悔恨啊!

 

「喂!說你呢!發什麼愣!!」

金希澈身旁的一穿著妖嬈的男子對我喊道。我收回了神遊的思緒,無比期待的看著他。

「怎麼了?」

我一副無知的表情問道。

「怎麼了?還敢問怎麼了??」金希澈不禁皺起了眉頭,「快點賠錢!」

哼!真勢利!妄我還想重用你!讓你成為我男紹的有用之才!就這態度!下輩子吧!

「我沒錢。」

我實話實說,現在身上可真是沒錢~

「什麼?沒錢??」金希澈拍案而起,「找你們家主子要!」

如果是我的主子的話,那應該算是太后了吧,如果我去找太后要錢說我燒了一家妓院的一個房間,被人逼債…還不是整家妓院,只是一個房間的一張床…那她還不踢死我?不過我也知道,他口裡的主子和我腦子裡的那個主子的概念大不相同。

「我並非屬於任何一家妓院!只是從外地來的遊客罷了!」

我蜷縮著身子,好不可憐的說。任再怎麼狼心狗肺的人看了我著誠摯的眼神都應該對我的話深信不疑。但是,我忘了,當兩個同樣漂亮的人相見的時候,產生的就只有嫉妒!嫉妒!!

「哼!那好啊!那就用你的身子還好了。」

「…………」

狼!這是一匹來自北方的老色狼!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