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真的是臨時想到的文,在我那幾千篇的豆花文裡突然看到這篇就決定要發這文了!

這文我沒有授權,因為這作者似乎不見了~也很久沒看她發新文或出没,在百度查了一下她最後的發言是2009年,這樣我PM她也不曉得何年何月會回覆,所以就‥‥直接轉文了,如果兔子大人哪天有看到覺得不妥,我再刪吧~~(希望不會有那一天>"<)

警察和罪犯的文我只放過一篇《獄寵》,也想說換一下口味免得清淡太久大家會膩。然後提醒一下對在中有菊癖(噗)的人要慎入,其實我當初看的時候心裡也是很彆扭,但經過無數豆花文的洗禮之後,我對這方面就看開了,反正最後一個男人是鄭總攻就好XDDDDD!

在中和允浩高中曾同班一年,後來的再相逢竟然是警察和罪犯的身份相認,在中消失的這些年似乎有著極大的秘密,允浩再見到在中時心裡那曾有過的悸動又悄然升起,但在中已不是當年那總是笑著對自己講話的金在中,冷淡的眸子總是藏著一種難以言欲的悲傷。隨著在中自願做污點證人而必須和允浩24小時相處在一起,允浩慢慢的打開了在中心裡的秘密,也開啓了兩人之間那早已萌生的愛情。


================================================

 

《污點》 BY:愛看書的兔子

文案

他,是警校高材生,畢業後順利進入警局最耀眼的重案組工作,兩年後升任組長。

他,從小在孤兒院長大,高中畢業後去向不明,混跡於各種幫派酒吧之間。

他和他,曾經有過交集,那是在剛上高一的半年,自從他神秘轉學,就杳無音訊,他們也再無聯繫‥‥

直到,在一次重案組負責的、全域調動精英參與的重大案件前哨階段,他和他重逢‥‥

只是,物是人非,如今的他,是智勇雙全的警探,而他,是孤獨冷漠的污點證人‥‥

他究竟會怎樣看待他?而他又將怎樣面對他?

他和他的故事,還能否延續?‥‥

 

 

 

 

Chapter1   初 遇

 

城市的天空在雨季總是帶著一絲煩躁而壓抑的灰色,即便雨滴落下,也似乎永遠洗不掉骯髒和罪惡般,憔悴著,隱忍著,墮落著‥‥

稀稀落落的雨水一滴一滴打在明亮的玻璃窗上,沉悶的烏雲盤踞在頂端,卻拿辦公室裡趴在辦公桌上睡到一臉口水的英氣男人無可奈何,無論再怎麼打雷打閃他都無動於衷的酣睡著,直到‥‥

「頭兒!快起來了!三天前那個案子有重大進展!」一個身穿簡單白襯衫牛仔褲的年輕男子直直的推門而入,大聲喊出了這句話後就再也不回頭的小跑出去了。

睡夢中的男子驚醒,滿臉迷茫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後漸漸清醒過來的抹了抹自己被口水浸濕的下巴,接著扯過一張紙巾擦了擦嘴角,然後又快速的擦了一下桌面,接著起身,拿資料夾,抓起原本斜斜的放在電腦邊的黑框眼鏡戴好,大踏步走出房間。

 

這名男子就是鄭允浩。鄭允浩這個名字在警界很是出名,不僅因為他父親是檢察官出身,他有著良好的家庭環境,還因為他在警校的那四年堪稱奇跡,成績好到無人能敵,雖然前有金希澈身邊有朴有天後有沈昌珉和他並稱“奇跡”,但他們“奇跡”的方面和他不一樣。最貨真價實的警校傳奇非鄭允浩莫屬。

順理成章的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順利進入東區最著名的警局的最耀眼的重案組工作。短短兩年的時間,他大刀闊斧的破了五個大案子,贏得全域上下一致的讚揚和嘉獎,最終在第二年年末時就被破格提拔為重案組組長。

同年,小他兩屆的學弟昌珉也以全優成績畢業,成為他手下重案組的主力隊員之一。剛才進門叫他的就是昌珉,兩人在學校的時候就私交不錯,所以昌珉從來不好好的叫他名字,以前在校期間是叫“老大”,後來允浩畢業那天語重心長的拍著他的肩膀說,昌珉呐,別再叫我老大了,聽起來像黑社會的,哥哥我就要工作了,你老這樣叫容易讓人誤會。昌珉特乖巧的點點頭說,哦是嗎,那我就叫你“頭兒”好了,反正我畢業後也肯定會成為你的手下‥‥於是那天的畢業典禮成為了鄭允浩之後一個月的噩夢來源‥‥

後來被昌珉叫習慣了,允浩也就懶得去管了,他一直是個習慣使然的人,一旦一件事成為習慣,想改都改不了,比如他早上必喝一杯溫牛奶,比如他沒有任務時中午必定會午睡,比如他看書或者看電腦的時候一定會戴上度數很淺的眼鏡,再比如他從不吃辣。朴有天說他這樣生活太刻板太無趣,但允浩一直覺得這些良好的習慣是讓他能毫髮無傷的走到今天這步的最好保證。

 

「什麼進展?」允浩跟著昌珉走出自己辦公室,單臂夾著的資料夾,習慣性的騰出一隻手揉著太陽穴。昌珉一邊急急的走著一邊說道,「就是失蹤的那個2號證人,剛剛找到了!」

允浩眼神一凜,快走幾步趕上昌珉,「哦?現在人在哪兒?」

昌珉扁了扁嘴,表情有些怪異,「在‥‥在朴組長那兒‥‥」

允浩瞥了一眼身邊不斷走過的警局同事,摸了摸鼻子,沒說什麼。這種沉默一直保持到他們乘上通往朴有天所在的掃黃組辦公室的電梯時,才被打破。

「人怎麼跑他那兒去了?」允浩皺著眉頭問。

昌珉聳肩,靠著電梯壁小痞子似的晃悠,「不知道,剛剛朴有天一通電話打過來我就去找你了‥‥」

允浩點點頭,看了昌珉一眼,拿手裡的資料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怎麼吊兒郎當的?!哪裡還像員警的樣子‥‥」

昌珉摸了摸鼻子站直了,「我餓了‥‥」。

允浩翻了個白眼,再次用資料夾拍他的肩,「行了行了,這不眼看就到朴有天那兒了嘛,他辦公室沒別的就吃的多‥‥」

 

正說著,電梯到了,昌珉立刻抬頭挺胸,恢復了有志青年的摸樣,而允浩也打起精神,換上一副公式化笑容,一路越過貼著各種掃黃通告的樓道,直達朴有天辦公室門前‥‥

一個小時後,被允浩昌珉審過的證人被有天的手下直接送交重案組了。辦公室裡就剩他們三個,允浩長舒一口氣往名貴的真皮沙發上一靠,雙手枕在腦後閉上眼睛,昌珉則直接開始翻有天辦公桌旁的小型冰箱。

有天無奈的跌坐在自己寬大的轉椅上,「你們倆能不能別每次一來就一個把我這兒當休息室一個當茶水間啊?喂鄭允浩,你們重案組是不特別缺錢啊?你看你把昌珉給餓的‥‥」

昌珉不滿的瞪了他一眼,拿著一包零食坐在允浩旁邊,一邊吃一邊說,「你們組最近的行動很積極啊,涉及的範圍夠廣的啊‥‥就這麼急著建功立業?」

有天伸了個懶腰,「過獎過獎,我只不過是覺得人生太無聊了,想隨便幹點事業解解乏而已‥‥」

昌珉繼續吃零食,「呵,這我倒頭一回聽說,咱朴組長無聊的時候一向不都是朝另一個方向尋求刺激的嗎‥‥」

有天搖搖手指,看了一眼依舊閉著眼皺眉的允浩,有些驚訝的走過去探頭仔細觀察,「哎呦喂?你們頭頭兒這是怎麼了?愁容不解啊,剛剛不是才搞定了一個重要證人嗎?我說哥們兒,人要知足啊,你不能指望著自己把重案組有史以來的所有懸案都給破了吧?!你老苦著一張臉小心早衰啊‥‥」

允浩沒理他,半晌,睜開眼,望瞭望外面的天空,雨已經停了,但是太陽依舊沒有出來。他咬著嘴唇,盯著有天頭頂的天花板呆了幾秒,然後突然“嘶”的一聲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接著立刻起身拿起資料夾,喊了一句「昌珉,走。」,就飛一般的離開了有天的辦公室。

昌珉抱著一堆零食卻依然跑的飛快的跟著出去了。

有天看了看兩人迅速消失的背影,又看了看沙發上依舊明顯的兩個凹陷的痕跡,滿臉悲愴的一拍自己的腦門,「交友不慎啊‥‥」

 

 

重案組辦公室,一群人圍著允浩,他沖著電腦上的資料指指點點,說了很多經過深思熟慮後推敲出來的線索。

他話音剛落,昌珉就問到,「頭兒,你的意思是,這幾起案子都是有聯繫的?而幕後黑手很有可能就是近兩年在黑道很活躍的那個江波?」

允浩喝了口水,摘下眼鏡點點頭,「嗯。」

昌珉繼續追問,「那你的意思是我們接下來要跟進和江波有關的那幾個案子?」

允浩關掉了電腦,調高了檯燈的亮度,「嗯。」

昌珉一攤手,「可是金副局長一直在跟進那幾個案子啊,我們還是先跟他商量商量再‥‥」

正在這時,一道他們都再熟悉不過的張狂嗓音傳來,「鄭允浩!我跟你說過多少回了把你們這破門把手修好!免得讓人以為我虐待你們剝削勞工!」

允浩嘴角揚起小小的弧度,對著昌珉一努嘴,「這不,他已經自己來找我們商量了‥‥」

話音剛落,一個穿著黑色西服卻沒系扣,大大咧咧衝進來的身影就把一遝檔“啪”的拍到鄭允浩辦公桌上,這個眼睛瞪得大大的男子表情有些不耐煩的揮揮手,「讓你組員先出去,昌珉留下,我有事要跟你們說!」

他就是當年允浩在警校的學長,現在在警局的上司,副局長金希澈。

 

說到金希澈,就不得不提起當年風雲一時的警校“三人幫”,那時金希澈已經上了大三,而鄭允浩和朴有天剛上大一,三個人都是活躍分子,一來二去的就混的特別熟,有事沒事都搭在一起晃悠。其中允浩以成績全優著名,由於不論什麼考核都是第一,所以人送綽號“001”。

而朴有天則以女人緣極佳而著名,雖然警校裡女生有限,而且也嚴禁談戀愛,但就是有限的那幾個女生也被朴有天沒事放電有事迷人的雙眼弄得動不動就臉紅。

而“三人幫”中年齡最大的金希澈,則完全以其比女生還漂亮的容貌和與容貌完全相反的比一般男生都火爆的脾氣聞名。

當時這三人往校園裡一走就是一道風景,著實給生活枯燥乏味的警校同學們增加了不少樂趣。

就在大家都以為隨著金希澈的畢業這道風景就要消逝了的時候,沈昌珉橫空出世了。作為鄭允浩家的世交,沈昌珉從小就以天才少年揚名遠近,他的到來,彌補了畢業工作的金希澈的空缺,為“三人幫”注入了新的活力,而他的成績也彌補了朴有天成績的不足,使得“三人幫”平均成績上升到一個無人能及的輝煌程度。

這四個人最後都順理成章的來到了警局工作,金希澈雖然在上學期間和沈昌珉沒什麼交集,畢竟他前腳畢業沈昌珉後腳進的學校,但金希澈一向彪炳自己有一雙慧眼,所以警校交換實習生的時候他一眼就看出了昌珉的才幹,二話沒說大筆一揮就把他留在了鄭允浩的旗下。從此,校園風雲四人組在警局再聚首,開始續寫新的篇章‥‥

 

此時,鄭允浩辦公室內。

「不是吧,希澈哥,這次犯不著弄這麼大動靜吧?!」當沈昌珉聽說這次絞江波老窩的行動需要動用警局內很多部門密切配合成立一個特別行動組時,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我們一個重案組就足可以了!」

希澈抄起桌上的一本書就砸了過去,「你懂什麼?!這個江波的案子我跟進好久了,這裡面順藤摸瓜牽涉出的人多的難以想像,其背景之複雜,我們跟進的過程之艱辛,都不是一般的案子可以匹敵的!而且,根據最新線報,江波這幾年不知什麼原因,一直躲在國外不回來,國內這邊的事務名義上是交給他一個叫許鵬飛的手下打理,實際上那人就是他的私生子,江鵬飛。這個江鵬飛比他老爸還要貪心而且心狠手辣,經營的幾家夜店都在暗地裡進行販賣人口、毒品貿易以及被禁止的服務行業活動。他們的勢力,短短幾年間,已經完全超越了黑道,和白道的聯繫已經密切到不可分割的地步了‥‥」

希澈還在滔滔不絕的說著,允浩突然插嘴道,「等一下,我們如果動用大警力跟進這個案子,一定要得到總警長的批准和上級機關的許可證,等待這些證件就需要好幾天時間,如果他們真的跟白道關係這麼密切的話,他很可能提前做好防禦工作,到時候我們根本什麼都查不出來。」

希澈眨眨眼,捋了捋頭髮,「是啊,所以我決定先斬後奏。」

允浩愣了愣,手裡把玩著眼鏡,「哥,這麼大的事兒,你可想好了啊,陳局長如果知道你擅作主張,別說跟進案子了,烏紗帽你都很有可能不保啊‥‥」

希澈抱著雙臂盯著窗外,「你以為我傻啊?!當然不能一上來就硬碰硬了,今晚九點,你和昌珉先跟著有天他們去查封一個遭到舉報的酒吧,那是江鵬飛旗下的,我們以掃黃的名義,去摸摸看他的底細,然後再做下一步打算。我會儘量秘密去辦申請批准的,儘快辦好,然後我們一步步查詢,他生意做那麼大,我就不信一個漏洞都沒有,幾天的時間,大的漏洞他能補上,小的他可就無能為力了。」

說完,希澈看了看手錶,拍拍允浩的肩,「就這樣吧,今晚的任務別忘了,到時候你們和有天在警局門口匯合,我著手去組建特別行動組,最晚後天,我會把成員名單告訴你。」

隨著希澈出去後關門的聲音,昌珉回頭看著允浩縮縮脖子,「頭兒,這次案情比我們設想的都要複雜啊‥‥不過,呵呵,終於有個富於挑戰性的案子嘍!」

允浩苦笑了一下,揉著眉心靠坐在窗臺邊,「是啊,而且又是跟朴有天他們合作‥‥唉,我看再這樣下去,乾脆哪天把重案組和掃黃組合併得了,還可以替上頭省點兒錢‥‥」

 

 

晚上九點,兩人準時坐上掃黃組的車,開赴位於中心市區的那家酒吧。

鄭允浩看著開車的朴有天,一臉嫌棄的皺了皺鼻子,「朴總您這是要去夜店happy啊還是要去執行公務啊?」

有天單手扶方向盤,另一手很有型的手肘撐在車窗上,手背墊著下巴,「當然是執行公務,不然我會穿的這麼老土嗎?不然我會帶著你們倆這一大一小兩個老古董嗎?!」

允浩忍無可忍的捂上了鼻子,「那我拜託你下回別把香水直接倒身上行不行?熏死人了!」

有天咧咧嘴,很是鄙夷的看了一眼穿著白色短袖襯衫卡其色長褲的允浩,「面對不懂時尚的人,我無話可說‥‥」

昌珉盯著車窗外的景色,完全習慣的不去理會他們的鬥嘴,問道,「一會兒我們要直接衝進去嗎?」

有天哈哈一笑,在後視鏡裡沖著昌珉挑眉,「小子,知道混到組長有什麼好處嗎?那就是不用衝鋒陷陣!我早就安排好組員行動了,到時候我們只要等他們往門口一站,我們再插著手往裡面一晃,最後輕鬆的吩咐一句“帶走!”就萬事OK啦!」

這回換允浩鄙視的看著他,「朴有天,知不知道有句話叫“身先士卒”?」

有天一個漂亮的刹車,偏頭看他,認真的說,「不好意思,我語文沒學好,我就知道有個詞叫“坐享其成”‥‥ 」

 

帶著對掃黃組組員的深切同情,鄭允浩和沈昌珉下了車,靠在車門上等著裡面一片混亂的酒吧被已經衝進去的組員們管理好秩序。

有天突然想起件什麼事,找門外守著的組員去交代了,這邊允浩眯起眼觀察夜店的招牌,注意到酒吧後面似乎有一條小巷,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清。他的職業敏感性立即讓他歪著頭仔細看過去,似乎盡頭有某種危險的氣息在蠢蠢欲動。

允浩心下一驚,回頭剛要讓昌珉跟他過去看看,就聽一陣巨響伴隨著強光照射,一輛破舊的二手車從裡面疾駛而出,車的邊緣磕碰著牆壁,丁零哐啷的從小巷口而出,迅速擦過有天的車子前沿,在允浩眼前駛向了路燈明亮的街道。

允浩話都來不及說,直接從開著車窗的車門一躍而入,跳到有天車子的駕駛座上,迅雷不及掩耳的發動車子追了上去。昌珉動作稍慢沒有跟上,只好招呼了有天坐另一輛他們的車緊緊追在後面。

 

車子川流不息的大馬路上,三輛車前後上演著激烈的追逐戲碼。

允浩注意到,前面的車子總是開的歪歪斜斜的,但不是故意開成那樣以躲避追蹤,看起來更像是司機開車開的不穩,隱隱約約能看到副駕駛座位上似乎有人影在動來動去。辦案的經驗告訴他,車子上除了司機之外的第二人應該不是很配合,也許‥‥也許這個司機劫持了人質?但是如果是劫持人質的話,不可能綁匪自己開車讓人質坐副駕駛啊!

疑惑重重的允浩一打方向盤,隨著前面車子的軌跡開到了人跡罕至的小道上。允浩大亮著前車燈,視線緊緊集中在前面的車子上,生怕黑夜中一個不注意跟丟了。後面的昌珉和有天也跟著他轉上了小路。

 

正在這時,前方車子突然猛地一震,副駕駛座的車門被猛然推開,有人“噌”的從裡面跳出來,摔在地上打了好幾個滾兒,滾到了路邊的麥田裡。

允浩見狀急忙刹車,撞開車門,摸著腰間的槍也貓腰向麥田潛伏過去。

前方的車子顫顫巍巍停下,昌珉和有天一左一右的從後面的車上跳下,舉著槍拿著手電筒向那個車子靠過去,等到小心的走到邊上,發現司機已經被人敲昏,頭上有一大塊紅腫和破皮的血跡。

而讓他們比較驚訝的是,司機的手裡竟然握著一把槍,有槍卻沒有使用的司機?!而且這個司機還最終被別人敲昏了?!這裡面一定不簡單,昌珉瞥了一眼麥田,示意有天和手下把司機帶回去,而他自己則一步步向麥田走近。

 

這邊允浩一進麥田就關掉了手電筒,否則太容易外泄自己的行蹤,讓那個潛藏的人在暗處能輕易的制住在明處的自己。

空氣裡有濃濃的血腥味,初步判斷那個人應該受了傷,夜空一片漆黑,星星和月亮都被過厚的雲層遮住,似乎延續著白天的那種低氣壓。空氣裡是下過雨後的濕潤氣味,允浩冷靜的根據麥子被撥開的方位,實施著他的追蹤。

一片寂靜中,允浩突然停下,職業習慣讓他警惕心極強,這片區域太靜了,連蟲鳴都沒有,而且似乎有種壓抑感,允浩微彎起嘴角,看來那人已經跑不動了,於是隱藏在這片麥田了,壓抑著自己的呼吸聲。允浩探手在地上摸了摸,撚起一把土聞了聞,血腥味飄過來,他再次自信一笑,屏氣凝神,拔槍伸腿,對著前方麥子叢裡一踹,在聽到一聲悶哼後,行雲流水般的膝蓋下壓,制住那人,接著手槍頂在他脖頸處,另一支手反剪了他的雙手壓在背後,沉聲說道,「別動!」

就在這時,雲層突然散開了,月光和星光一併灑下來,星星點點的照在他們身上,身後昌珉和有天手下的聲音已經近了,手電筒的光也照了過來。允浩一邊麻利的掏出手銬給他戴上,一邊借著月光看了那人一眼。然而這一眼,卻讓他徹底驚呆了‥‥

即便那人臉上一塊青一塊紫的,傷口上還有明顯的血痕,嘴角也高高腫起,微閉著眼,努力平靜著紊亂的呼吸,面色蒼白,被允浩壓制在地上,所以只能清晰的看見側臉。但那輪廓,那氣質,那感覺,無比熟悉的感覺,侵襲著允浩的每一寸神經,時光仿佛瞬間回到那所老舊的高中校園,同樣的月夜星空下,一個瘦削的少年披著大大的校服外套,沖他笑得一臉開心‥‥

「金‥‥金‥‥」允浩不可置信的微微鬆開一點桎梏,對著他的側臉囔囔自語。

誰知那人聽到他說話,猛地偏過頭睜開眼看他。允浩在他睜大的眼眸裡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以及一片星輝,他看到那雙眼眸的瞳孔收縮,他聽到那人剛剛平復的呼吸再度紊亂,於是他更加印證了自己的猜測。他把槍收回,伸手用指尖輕輕撥開了那人汗濕在鬢角的髮,小聲,卻依舊無法相信的說道,「金在中?‥‥」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