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天【失敗乃成功它娘】

 

現在,剩下的問題就是怎麼讓他知道我想跟他和好,不對,是怎麼讓他知道我已經原諒他了。

如果昨天還發脾氣亂丟東西的我今天就湊上去跟人家說「我不生氣了,想跟你在一起」,那不如殺了我比較痛快。

感情很重要,面子也是不能丟的。

於是,我開始了艱苦的和好作戰。

 

早飯,我故意在吃飯的時候往他身邊湊,卻被他完全無視。

午飯,我搶了三個饅頭想給他一個,他卻因為馬上就要彙報表演“鐵人三項”而增加訓練,單獨開灶。

晚飯,我不放棄的想繼續去搶饅頭,還狗屎運的剛好趕上一鍋新出的。我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火速伸出爪子,在那一簸箕饅頭沒放穩的時候搶到了一個糖三角,甚至毫不在意手背上被其它搶食的爪子撓了幾下。

我興奮的鑽出人群,跑回桌邊,然後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伸出一隻手把糖三角遞到他面前。

「……幹什麼?」他挑眉。

「嗯……」我有些緊張,想了想回答說,「還你的。」

不料他聞言,張大眼睛瞪著我看了半晌,然後摔下飯盒就走了。

我錯愕的看著他生氣的背影發愣。

搞什麼??給鼻子上臉了!我這折騰了三頓飯就得了這麼個結果。靠,老子不管了,你愛怎麼著怎麼著。

我火大的把糖三角塞在了嘴裡,吃了個乾淨。

到此為止,因為我方人員過早放棄作戰,和好失敗。

 

晚集合的時間,是大多數人放鬆和休息的時間,但是那與我和有天無關。

我們照例是齊步走正步走,最近又加上了齊步變正步同時敬禮,兩個人起來總算是有了點方隊長的樣子。

不過,每天半個小時的軍姿是免不了的。

「喂……」有天趁教官不在,說道,「看你那一臉不爽的樣子,還沒和好?」

反正有天已經知道,我再裝就太假了,一想到允浩的行為,我用鼻子出了口氣:

「哼!」

「唉……」他嘆了口氣,「得得,我教你,你再給我擺這臭臉我都要受不了了……你知道怎麼樣才能和好嗎?」

「怎麼樣?」

「有一招兒保准好用。那就是——摔倒。」

「啊?」

「你現在眼睛一閉往地上一倒,肯定好用。」

「真的?」

「要是騙你我就跟你姓。」

我將信將疑,心想反正倒地一下也沒什麼損失,要是真有用也省得我再為這事揪心。想到這兒,我心一橫眼一閉就直接躺了下去。

「喂!金在中,你現在倒什麼!」有天怒了。

「怎麼了?」我不解。

「允浩他剛剛去廁所了!」

後來我明白了,這是一齣苦肉計,只不過兩個主角一個不明所以一個不在現場。

為此我對有天開展了深刻的批評教育,首先這種手段我實在是嗤之以鼻,還有最重要的是他在明知當事人智商水準的情況下還不詳細的說明情況,犯了機會主義錯誤。

不過又一想,他鄭允浩算老幾,我才懶得再為這事費我本來就不多的腦細胞。

一天結束,我方人員出現厭戰情緒,和好作戰基本沒希望繼續下去。

 

回到宿舍,我沉著臉坐在馬紮上,允浩沉著臉坐在床上。室內一片低氣壓。

201404030927127563  <---馬紮

「這是怎麼了?」韓庚忍不住問了句。

「有人和小情人鬧彆扭了唄~」有天欠扁的道。我聽了火大的把自己丟在一邊卷成團的衣服朝他臉扔了過去。

「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痛!」有天忽然叫了一聲。

「嚎什麼!一件衣服還能打死你啊!金有天!」

「P!我姓朴!這是什麼!」有天一邊揉自己的腦門一邊從我的衣服口袋裡掏出來一個金屬物件——彈夾,是昨天被我招呼進垃圾桶的那個沒錯。

我感覺到允浩的目光直勾勾的射了過來,臉上頓時火熱一片。

「你不是扔了?」允浩悶悶的問。

「誰規定扔了就不許撿。」我佯裝強硬,儘量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那你以後還扔嗎?」

「看心情。我要是心情好就留著,誰要是再惹我不高興我就還扔了。」

「那金少爺您現在心情如何?」

「……還可以。」我撇撇嘴。

允浩聞言,嘴角小幅度的扯了扯,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後馬上轉回目光不再說話。

 

熄燈後我洗漱回來,剛想上床就被一隻爪子抓到了下鋪,床上埋伏已久的人一個翻身就把我壓在了身下:

「不鬧了?嗯?」

「我什麼時候鬧了?」

「裝傻。你啊,這幾天簡直要折磨死我了……」他把腦袋埋在我的頸窩,說道。

「誰折磨誰!」我怒,開始推他。

「行行行,互相折磨總可以了吧?」

「哼……」我毫不吝嗇的賞了他一個大白眼。

他不再說話,只在我頸窩嘆息似的呼了口氣,弄得我很癢,一瞬間連脖子的皮膚都敏感了起來。

「你你你離我遠點。」

「不。」

他說完這句,我忽然覺得頸子微微一疼,他居然敢咬我!

「你咬人!」我怒。

「那你也可以咬我啊。」他不在乎的道。

於是我也毫不客氣咬他了,兩個人咬著咬著,聲音和呼吸就不知不覺的全都亂了套。衣服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亂糟糟的掀了起來,當他咬上我胸前的某處時,我忍不住低叫了一聲,只覺得腦子裡火燒一片。

正當我幾乎喪失神智的時候,有天的床上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阿嚏——!!」

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這絕對不是進入睡眠的人能夠發出來的。

霎時間屋內陷入一片死寂,然後有天的床上馬上傳來了非常不自然的過於響亮的鼾聲。這鼾聲明明白白的是在告訴我們:我什麼也不知道,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我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腳把允浩踹下床,一個起身矯捷過猿猴的爬回了上鋪,用被子把自己包了個嚴實。

我窘得想去跳樓,腦子裡一團漿糊,心想說不定跳樓還能因禍得福來個穿越古代之旅。

但是,不管如何,截止到此,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和好作戰總算是——成功了。

 

 

 

 

 

第二十六天【情人眼裡出西施】

 

早上起來,允浩去洗漱了,韓庚忽然壓低聲音問我:

「你和允浩吵架了?」

「欸?」

「不是嗎?你們昨天晚上不還咬起來了嗎?說真的,下次打起來你們應該換個文明點的方式。」他嚴肅的皺眉道。

「對,我也聽見了。要說允浩那小子也真狠,聽昨天咱們在中叫的那叫一個讓人心疼。」另一個室友搭茬道。

「心疼也輪不到你,洗你的臉去~」有天笑鬧著幫我解圍,推室友們出去了,留我一個人站在屋裡驚了一身的冷汗。

昨天事出突然,情況發展太不受控制,我就忘了確定他們是不是都有睡著,這要真的發生點什麼讓他們聽見,我就真去跳樓了。

其實這麼一想我每次熄燈後和允浩搞小動作,貌似進行確認工作的都不是我。不是我那自然是他。天知道允浩昨天抽了什麼瘋忘了確認,差點讓我以後沒法見人。

如今,我真心實意的感謝起有天的那個噴嚏來。

 

允浩今天只要見到我就不給我好臉色,據說是因為昨天被我猝不及防的踹下床去,尾椎撞疼了還不算啥,主要是折了面子。

自知理虧,於是我只好狗腿的在一邊賠笑。

今天輪到我們軍訓期間最後一次值日。

中午的時候我們在池子邊刷盆刷碗,想到是最後一次,忽然覺得這一切包括那會動的豆芽菜看起來都沒那麼討厭了。

「在中啊……」身邊的允浩忽然開口道。

「嗯。」

「你不覺得你還欠我點什麼嗎?」他一邊把飯盆洗的叮噹響一邊問。

我仔細的思考了起來,貌似我沒跟他借過錢。

「沒有啊……我欠你什麼?」

「還說沒有。中秋的那天晚上你要跟我說的話是什麼?你以為我真的會把你後來說的那屁話當真?」他不滿的說。

「哦……」我恍然大悟,然後乖乖的說,「我那天本來是想說喜歡你來的,然後打算和你好好在一起。」

他愣住,手上的動作也完全僵住,然後嘴角慢慢的浮起一個大大的笑容,卻馬上又想到什麼似的收了起來。

「金在中,你怎麼這麼沒情調!」

「啊?」我不解。

「你這怎麼也算是個告白吧!哪有邊洗飯盆邊告白的,還有一堆豆芽菜觀眾!」他手一揮指向趴在水池邊緣扭來扭去的白色蟲子。

我不明所以,他看見我的樣子,像要抓狂了似的撓起了自己的後腦勺:

「天哪,我怎麼就喜歡你這麼個……了……」他硬生生的咽下了兩個字。

「這應該叫……子不嫌母醜,狗不嫌家貧……好像不太對,反正就是那個意思……」我好心幫他解答疑問。因為想起了媽媽說過的話,只不過她把前半句自動換成了「母不嫌子傻」。

「你應該是想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吧……」允浩一臉黑線的道。

「對對對,就是這個!」

允浩仰天長嘆,一臉頹喪的不再說話。

 

因為明天就是彙報演出和檢閱的日子,到時候必須展現出我們最好的風貌,所以今天就必須養好精神,還增加了一項福利——洗澡。

「進去之後我們分開洗,記住在裡面千萬不要讓我看見你。」允浩在進去之前狠狠的瞪我,說。

「為什麼?」我不服,不是已經和好了嗎,他什麼意思?

「不為什麼,你要是去找我,到時候可後果自負。」說完了他就繞到去一邊脫衣服去了。

不找就不找,你了不起啊,好像誰非得看你似的!

只不過允浩犯了個錯誤,那就是他沒告訴我他會在哪裡洗,所以後來我不小心晃到他面前就不是我的錯了。

我在找水龍頭,透過水汽中努力的找著熟人想跟他用一個,可這一個個都光著身子根本就分不清誰是誰。

正當我東張西望的時候,胳膊忽然被一隻手狠狠的拽住,一個使力我就莫名的來到了一個龍頭之下,熱水劈頭蓋臉的澆了下來,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抬起手一把抹去臉上的水,我終於看清了拉我的人。

「允、允……」

「你沒聽見我說的話是不是?」他咬牙切齒。

「我又不知道你在這……」我看向他,不禁愣住。

水珠順著他的髮梢一滴一滴的落下,濕透的髮粘在頰邊。他的肌膚在水蒸氣之下顯得更加彈性有光澤,反射著澡堂裡昏黃的光芒,我看著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我想我明白他為什麼不許我找他了……

「那、那我先走了,不打擾了……」說完我就想跑。

「哪去?」他一伸胳膊攔住了我。

「我我我……我剛才看見有天在那邊,我跟他用一個去。」

「不許去!」他一把將我拉回水柱下面。

「你不是不喜歡我在這兒嗎?」

「我改變主意了。」他忽然把臉貼了過來,灼熱的呼吸全噴在了我的臉上,啞著聲音說,「你,跟我,用一個龍頭。」

因為兩個人在角落,倒是沒人注意到我們過於貼近的距離。只是我的心跳瞬間失去了節奏,於是下意識的睜大眼睛無辜的看著他。

「不要這麼看我,你個妖精……」他深吸一口氣,忽然閉起眼睛把臉轉到了一邊,「我幫你洗吧。」

「誒?」

他一把拿出我的洗髮水,擠到我的頭髮上胡亂的揉,又拿出沐浴液擠到浴花上,打出泡沫在我身上一通亂擦,緊接著馬上把全身滿是泡沫的我推到了龍頭下。

「沖水!」

水流嘩啦啦的從腦袋上澆了下來,很快我就洗去了一身的泡沫。他又迅速的把我從水柱下拉了出來,把我的浴筐往我手裡一塞,推了我一把:

「洗好了,出去吧!」

「可是我還沒……」我剛想抗議,卻在看見他陰沉到極點的表情時把剩下的話都吞了回去,「那,回見。」

他回給我的是一句貌似隱忍了很久的咒駡。

出去之前,我回頭看了一眼,所有人都是赤條條的模樣,我還是分不出來誰是誰,像上次一樣,還是只有角落裡的他——不一樣,好像閃著光芒。

只不過上次還不知道為什麼,這次我已經知道了。

 

 

 

 

 

 

第二十七天【修成正果】

 

在準確意義上,其實今天才是軍訓的最後一天,當然也是最重要的一天,因為所有的成果都會在這一天裡展示給領導看。

上午是最後的排練和過場,到了下午就開始正式彙報表演和檢閱了。

我們一開始是站在場邊,所有連隊的方隊把訓練場整個圍了起來。

然後,首長同志開始繞圈走,每到一個方隊就喊:

「同志們好!」

「首長好!!!」我們回答,越歇斯底里越有誠意。

「同志們辛苦了!」

「為人民服務!!!」

一圈下來,首長臉上一直帶著慈祥的笑容,而我們的任務就是板著臉吼著套話。

待首長轉完一圈,我們原地坐下,表演就開始了。

先是什麼匕首操軍體拳,還有亂七八糟的一堆套路,我們方隊的閒著沒事就開始品頭論足,專挑跟不上趟或忘了動作的打趣。

最後出場的,才是允浩他們的“鐵人三項”,作為壓軸。

其實從他還沒入場我就注意到他了,讓人嫉妒的是他手裡拿著一把我夢寐以求的真槍。一聲哨響,他飛快的衝出來,攀岩,匍匐前進,隱蔽,最後跳過燃燒火圈,動作一氣呵成,瀟灑的驚天動地……

在這灰塵滿天的訓練場,管他什麼首長什麼教官什麼方隊什麼表演,那個時候我的眼裡只有他一個。

「喂喂……回魂了。」正發愣,有天的爪子忽然出現面前。

「去你的。」我把他的手推到一邊。

「嘖嘖~」他挑眉看了我一眼,嘴裡發出無意義的擬聲詞,搖了搖頭。

 

不知不覺就到走方隊的時候了,我和有天身為方隊長自然走在最前面,他負責喊口號。

轉了一大圈到了主席臺的時候,他喊:

「向右——看!!」

口令一出,齊步馬上換正步同時敬禮,身後的隊員們正步踢得擲地有聲,“啪啪啪”一聽就知道非常整齊。

我難得收起了心不在焉和玩笑的心態,因為這28天訓練的成敗評定在此一舉。

後來怎麼走完的我忘了,只記得當時連長的臉笑得像朵萬壽菊。等到檢閱結束,他站在我們方隊前面,大聲說道:

「今天咱們連的方隊,走的最好!從邊上看齊刷刷的排是排行是行,好!咱們走得最好!方隊長長的也最好!精神!……」

最好的結果,就是我們的軍訓全體通過,我和有天得了個優秀軍訓標兵的稱號,每人加兩個綜合測評分。

後來我才想起來,因為之前和允浩結夥跟別人打架,我貌似早已經被取消了所有評優的資格,不禁苦了臉,為這些多付出的辛苦不值。

 

晚上吃完飯,又發了第二天早上回去坐車時吃的早餐,然後教官正式宣佈軍訓結束。

我們,終於自由了。

一瞬間歡呼聲響成一片,軍帽滿天飛,我在亂成一團、興奮大叫的人群中回頭,允浩就站在那裡靜靜的看我,臉上掛著漂亮得討厭的微笑。

沒了糾察沒了教官沒了領導,這是自由的一晚。被拘謹一個月的叛逆和血氣方剛像出了閘的洪水,瞬間淹沒了訓練基地一直以來的紀律嚴明和整齊劃一。

大家或成群結隊的在教官宿舍前唱歌,或打著赤膊仰頭狂奔,有的乾脆躺在那條水泥坡上曬月亮。

我們寢室也是這種脫了韁的氣氛,所有人都興奮的睡不著,一個個的張羅著拿電筒出去夜遊。

「咱們去吧!奶奶的憋了一個月,今天也該好好玩一宿了,大不了睏了就直接睡地上。明天回去我第一件事就把這套破衣服扔了!」韓庚也跟吃了興奮劑似的,一反平時沉穩的形象。

「行!」大夥紛紛贊同,有天一轉頭看向坐在一邊的我跟允浩。

「你倆去不?」

「……不了。」允浩道。

「我前幾天夜遊過了,也不去了。」我想了想,回答。

然後他們吵鬧著就出去了,有天在出門之前留給了我一個曖昧的眼神。

 

我和往常一樣去水房洗漱,只不過和平時不同的是今天沒有人管我們熄不熄燈。

回來的時候,允浩已經洗完坐在床上了,盯盯的看我:

「你為什麼也不去?」

「我為什麼要去?」我挑眉反問。

「嘴硬的臭小子……」他笑駡,一伸手就把我拽到了床上。

「你幹什麼?」好吧,我承認我明知故問。

「裝傻。」

然後他一個法式長吻下來,我就什麼都忘了,等我快要斷氣的時候他才放開了我的唇,看著我呆滯的表情,笑了笑:

「納愛斯的桔子味的牙膏,我喜歡……」

「滾蛋!」我臉上火燙,罵道。

「那可不行,我好不容易等到這麼個機會……哪有你讓我滾蛋我就乖乖滾蛋的道理?」他用右手按住我掙扎的兩隻爪子,一個吻又襲了上來,左手不客氣的伸進我的衣服裡耍流氓。

像著了魔,我漸漸喪失了所有的力氣,他的吻一點一點的下移,直到胸前的某點停住,然後伸出舌尖輕舔。

我腦子裡頓時火紅一片,除了順從身體的感覺,再也無法判斷和思考。

「啊……難受……」我眯起眼睛,忍不住扭動身體。

他發出一聲難以忍受的低喘,開始撕扯不知道是誰的衣物,很快兩個人就光潔溜溜了。

全世界似乎就只剩下了他和我兩個人,我難以抑制的喘息和呻吟,從來沒有想過這世上還存在著這麼深刻的接觸和撫摸。

當他進入的時候我忍不住慘叫出聲,淚腺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鬆弛,痛得全身發抖。

「忍一下……會好的。」他低喘。

「你……你怎麼不忍……」我丟臉的飆淚。

「我都忍了這麼久了,該輪到你忍忍了……」

我剛想反駁說「你他媽忍個屁了」,卻被他忽然開始的律動打散了腦漿,叫聲完全失控。

瘋狂。

 

事後,他摟著我汗濕的身體,食指一圈一圈的在我背上輕輕摩擦,我精疲力竭,昏昏欲睡。

「如果不是看你是第一次怕你受不了,我就再來一次……」

「滾……」我累極,罵人都罵的有氣無力。

他聽了也不生氣,反而更用力的把我抱在懷裡,說:

「在中啊,我們以後也要一直像這樣……永遠在一起。」

我想罵他酸,想諷刺他肉麻,結果只是扯了扯唇角,然後慢慢睡去。

 

 

 

 

 

 

第二十八天【尾聲】

 

早上我稀裡糊塗的醒來,發現是在自己的床上。

行李已經被某人收拾好,我隨手拉過來就睡眼惺忪的上了大客,然後稀裡糊塗的離開了這個改變我命運的地方。

上車沒一會,我就靠在身邊允浩的肩膀上又睡著了,以至於錯過了教官們在雨中夾道相送向我們敬禮的感人場面,後來再聽有天講的時候也覺得滿遺憾的。

到此為止,軍訓的故事全部結束了。

但是,金在中和鄭允浩的故事沒有結束。只不過,未完不待續。

 

 

 =============正文完==============

 

 

因為這番外太長了,我想了想決定分今明二天PO

接下來接著PO番外~~

 

 

===============================

 

【回顧】

 

我叫鄭允浩,英俊瀟灑,前途大好。

因為老媽在我上小學的時候過世,於是上初中的時候老爸再娶。新媽媽對我不錯,只不過我一直沒叫過她“媽”,當然後來我因為某某人而終於叫了,這聲遲了這麼些年的“媽”居然成為了我戰勝她的反對的籌碼。

某某人叫金在中,長得不錯,就是有點傻。

家庭幸福,是個名副其實的少爺,我對他能夠安全的成長到現在並且還這麼活潑表示欣慰,為此我應該感謝他的母親,也就是我未來的丈母娘。

要說我和在中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發生了非常火辣的一幕,還請先忽略一下他是絆到行李的原因,總之我們接吻了。當時我很生氣,一個男生讓另一個男生親了本來就不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可是當我看見他的長相的時候莫名的就不那麼氣了。

小子長得還不錯,我就當被女的親了吧。我這麼想。

當然,很後來之後我有仔細調查過那天絆倒他的行李是誰的,然後——請他吃了頓大餐。

 

要說兩個人在一起的過程那是相當曲折的,雖然一直在向目標前進,但是跟一個智商水準在正常人之下的傢伙談情說愛,自然不能指望他自動理解我的感受。還好我夠聰明,循序漸進,最後終於把這個遲鈍的兔子成功引誘進了自己的陷阱裡。

軍訓是個好政策,真的。在這種條件艱苦的環境下,攻破人心必然要簡單得多。

就比如,如果是正常追求某人,你不得天天買玫瑰日日請人家吃飯,還得每天守在人家宿舍樓下蹲點,下雪的時候在雪地上寫“我愛你”,不下雪的時候同樣也得甜言蜜語。總之,麻煩得很。

而我和金小在從我追他到他心甘情願,我就用了美年達一罐,速食麵兩盒,學校發的月餅一塊糖三角一個,奧利奧麥粒素各一袋。

當然其它的小手段也是用了不少,若有人想詳細學習請參考我老婆的《軍訓28天》,這裡就不再贅述。

 

直到現在,他還每天甜蜜蜜的跟我膩在一起過著幸福的大學生活,要不怎麼說患難見真情呢,很有道理。

到現在為止,不管上面的話聽得懂沒聽懂的都不要著急,我不是來只講上集回顧的:

以下,是我們二人的大學故事。

 

----------------------------------------------------------------------------

 

番外1 【十一長假】

 

新生們軍訓回來,直接就放十一長假了。其實說是長假也只不過才七天,對於我們這些身心都需要恢復的人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在中家離北京很遠,自然回不去,其實即使他想回去我也會想方設法毀掉他的火車票讓他回不去。我家就在北京,但是考慮到我和紫姨目前的緊張狀態,我也決定不回去,因為我一定不能丟下在中,而要是帶著在中回去不說別的,在中首先就不會同意。

所以,十一長假,我們兩個都決定留校。

 

軍訓回來洗完澡之後我們一起在SHI堂吃飯,我問:

「我們去哪玩?」

「天安門。」

「…………」我一臉黑線,「咱們能不能換個?」

「為什麼?」他不解,「北京除了天安門還有哪裡值得去嗎?」

「首都人民聽了非滅了你不可。」雖然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可是我想去看升旗……」他說,把一個水煎包塞在了嘴裡。

「十一看升旗……哈哈,我們要有被踩死的心理準備。」

「那我也想去,聽說儀仗隊的都特別帥。」

「…………」聞言我差點捏斷手裡的筷子。

結果經過我的強烈反對,他最後終於打消了去天安門看升旗的念頭。

 

第一天,北海公園,兩個人在湖上划船,他興奮的唱:

「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海面倒映著美麗的白塔,四周環繞著綠樹紅牆~~」

結果,明明十分擁擠的湖面只有我們四周方圓十米內沒有船隻。

劃完船,我們想去看看傳說中的白塔,很不幸的,人家因為奧運會正在維修中,禁止靠近,吐血。

 

第二天,逛王府井,我們兩個對著櫥窗裡的衣服感慨社會貧富差距。

晚上,去逛小吃街,他每見到什麼新奇玩意總是要研究個半天。

神奇的是他居然不知道驢打滾兒是什麼東西,我想給他買他又不要,就蹲在人家小販跟前不停的盯著他手裡的驢打滾兒看,我當時真想說我不認識他……

結果那天晚上沒趕上最後一班地鐵,我們在肯德基坐了一夜,趁著沒人,我氣得狠狠捏他的臉,然後又心疼的偷偷親了下。

20141031212711551155<---驢打滾

第三天,由於熬夜,休息。

 

第四天,爬長城,上去之前他豪氣萬千的說:

「不到長城非好漢!」

下來的時候他說:

「好漢個鳥……我再也走不動了……」然後半掛在我身上開始耍賴。

 

第五天,故宮,他指著一個遊人禁止進入的什麼什麼宮說:

「我好想進去看看……它為什麼要封起來?」

我也玩心大起,繞到後面兩個人翻牆進去,結果發現裡面的跟外面的也看不出什麼區別,就是沒人,所以我光明正大的對他耍了把流氓。

結果等翻出去的時候被保安發現了,我們拔腿狂奔,剩下的什麼也沒逛到。

 

第六天,逛西單,先是君太後是華威明珠。

我驚奇的發現,他有著十分獨到的審美眼光,他選的那些衣服第一眼看上去不怎麼的,不是過於平實就是過於另類,但是只要他一穿上就中和了衣服所有的不和諧元素,變成了最適合他的穿著,連一邊的服務員都嘖嘖稱奇。

「天生的衣架子……」我感慨。

「才不是,是我眼光獨到。」他反駁,然後為了證明自己的眼光給我也選了幾件,我試了試效果果然很好。

撇撇嘴,我道:

「我也是天生的衣架子。」

 

第七天,休息,準備第二天開學。

我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東西,然後跑到他們寢室幫他整理。

待一切就緒,他拍拍我的肩膀,說:

「初次見面,我是T大光學儀器專業的金在中。」

「幸會幸會,我是T大應用物理專業的鄭允浩。」

然後兩人相視而笑,我們的大學生活正式宣告開始。

 

 

 

 

 

番外2 【籃球場】

 

新生正式開學之後,首先要面臨的就是社團招新。

我和在中吃完午飯從食堂出來,就被塞了無數張宣傳單。各個社團的招新人員不知道為什麼見了我們就像見了親爹似的,爭先恐後的飛奔上來。

「同學,歡迎加入青年志願者協會!」

「不了……我們沒有那麼偉大的奉獻精神……」我拒絕。

「同學,歡迎加入紅十字會!」

「不了……我們不是白衣天使……」

「帥哥,請你們務必加入動漫社,我們有COSPLAY……」

「不不……我們不喜歡奇裝異服……」

「同學同學,歡迎加入我們BL研究社!」「

「…………」= =|||||

「同學……」

「我們不是新生!」我急中生智。

「騙人,我們學校不是大一的帥哥我們已經研究遍了,沒見過你們啊!」

「…………」

 

最後我把在中擋在後面殺出一條血路,終於逃出了人群。

這是什麼鬼學校!(其實不怪學校啦……大學社團招新都這樣,帥哥能搶則搶。)

回頭,我看見在中在發呆。

「想什麼呢?」

「嗯……其實我挺想加入動漫社的……」

「為什麼?」我挑高眉毛。

「我喜歡柯南,還喜歡小丸子,還有櫻木花道。」

「那要是你喜歡就……」

「而且,我剛剛看見高恩雅在那邊幫著招新呢,說不定是個好社團。」

「別去。」我乾脆的說。

「為什麼?」他不滿。

「因為……你看看他們玩COSPLAY的,說不定到時候把你化妝成大姑娘還讓你穿上奇怪的衣服拍照,還你上臺表演。」

「真的?那我還是不去了。」

「乖。」我詭笑。

結果,我們兩個人到底什麼社團也沒參加。

我是已經決定要加入學生會了。進入學生會對學分和未來就業都有幫助,以便畢業了之後我更容易養活毫無自覺的某人。

 

剛開學的時候所有新生都很忙碌,課程也完全沒有熟悉,幾天下來我們兩個除了吃飯的時候能見面,基本上都沒有單獨出去安靜的待會兒過。

這天,已經晚上十點多了,我正躺在床上,他來了條短信:

【主人帶你出去遛彎吧,憋了一天可別隨地大小便。】

我笑,回了個:

【汪汪~】

 

我們在宿舍門口見了面,兩個人在校園裡瞎轉。因為還都不熟,就走到哪算哪,不知不覺就到了學校西面很荒涼的籃球場。這裡兩排籃球架分開擺著,實際上有七八個籃球場大。

夏天的晚上很涼爽,籃球場地一片空曠,只有路邊的燈光灑下黃色的光,飛蟲不要命往燈泡上撞擊著發出“啪啪”的聲響。

看沒人,他道了句:

「你背我吧!」不等我回答就粗魯的往我背上一跳,掛在了我身上。

我笑著嘆氣,嘴上抱怨雙手卻牢牢的圈住他的腿,圍著諾大的球場一圈一圈的開始走。

他嘿嘿傻笑,胳膊搭在我肩上。

「允浩啊……你還記得這是你第幾次背我嗎?」

「第三次。」

「都哪三次?「他收緊胳膊,從後面摟住我的脖子。

「第一次,你低血糖;第二次,你鞋掉了;第三次,你耍賴。」我感覺著自己背上傳來的溫度,在這微涼的夜裡尤其溫暖。

「誰耍賴了……」他作勢收緊手臂要勒我的脖子,可是最後卻把臉湊過來,在我臉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把腦袋從後面埋在我的頸窩,不再說話。

「怎麼了?」

「不知道……我忽然間覺得自己好幸福啊……」他說完,傻笑了一聲,忽然起了不知哪來的心思,又親了我的脖子一下,加上之前說話的熱氣都噴在我敏感的脖子上,我心裡一顫。

「金在中,不要玩火。」

「我喜歡。」說完,他的手也開始不老實的在我胸口遊走,我的呼吸和心跳漸漸失常了。

正當我想把這個不識好歹的小東西拽到身前好好“教訓”一通的時候,他卻自己從我背上掙下來,然後——

拔腿就跑。

 

等我抓到他並且教訓完之後,兩個人早已經在角落裡呼吸大亂衣衫不整了。

「金在中,我們出去租房子吧……這樣下去太痛苦了。」

「嗯……不管租不租的,你先把爪子拿出去。」他一邊穩住自己的呼吸一邊推我在他衣服裡肆虐的手。

我聞言乖乖的把手抽出來,因為再這麼摸下去我可能會忍不住做全套的。

「怎麼樣?我們出去住?」我繼續追問。

「讓我想想……」他沉吟了一會,最後說,「還是算了……我們要租房子出去住的話還是下學期吧。」

「為什麼?」

「因為住宿是大學生活的一部分啊,我得體驗一下。」可能是看我黑了臉,他馬上乖巧狀補充道,「再說出去租房子多貴啊,北京的房價誒~我們這學期都已經交過住宿費了憑什麼不住?豈不是便宜了學校……」

我不再說話,好吧……我承認我是被這個傢伙說服了。

怎麼平時不見他這麼會算計。

結果我的兩個人出去住甜蜜蜜過小日子的計畫就這樣不了了之,不過沒關係,不就一個學期麼,我忍。

 

後來回宿舍的時候已經關門了,我們砸了半天窗戶管宿舍的阿姨才給我們開門,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臭駡。

等到我回了宿舍洗漱完進被窩後,手機又收到了一條短信:

【下次主人會記得早點帶你出去遛彎的,晚安~(>3<)】

我忍不住笑了聲,回覆,打字,發送:

【汪汪~】

 

 

 

 

 

文章標籤

允在 豆花 YJ BL 耽美

全站熱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