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佈告欄★☆★

 

【23】.

在中幾乎是衝進希澈的辦公室的,但是一進門看見的卻是——

「金魚哥哥~你又輸了!!」

「臭小子,明明個子那麼小為什麼剪刀石頭布這麼厲害?嗯?」希澈捏著昌珉的小肉臉

「= =+差距」

「小鬼!誰教你的?!!」

「= =+幼稚!!」

「說!!」

「= =+金魚哥哥教的~~」昌珉哈哈的跑下沙發躲到俊秀後面,俊秀拉著昌珉的手。

希澈剛要開始修理我們的小淘氣,卻意外的發現了在門口呆滯著的在中「你怎麼來了?」

兩個小鬼跑到在中腳邊「在在爸爸」

在中蹲下身子「乖~要聽希澈哥哥的話」

俊秀點頭

昌珉突然撅嘴「機車哥哥是誰?」

「是希澈哥哥」

「誰?」

在中指指已經要爆發的希澈

昌珉拍拍在中的肩膀「你還年輕,這是金魚哥哥= =」

在中 = =|||

希澈過來抱起昌珉就轉圈圈「小子這句話又是誰教你的?!!」

「救命!!救命!!人生呀~~飛~~昌珉飛~~」

看著玩的很開心的兩個人「金先生,那個您叫我嗎?」

希澈停下手裡的動作「沒有呀~對了你的翻譯弄好了沒有?一會兒要用」

「已經好了,我去拿」

「好」

看著離開的在中,希澈放下手裡的昌珉轉而對著俊秀「俊秀要不要飛?~~」

「嗯^0^」

「好~~~飛咯~~~」

 

 

在中急匆匆的回到了粉碎室,但是紙堆上了檔不見了!!

「文件呢?」在中著急的找著,突然在碎紙條裡看見了自己的字跡「難道‥‥」

在中立刻翻出來,看著已經成了紙條的檔,在中突然有了種絕望的感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此時希澈的辦公室,韓庚看著和小鬼們玩的開心的希澈「澈」

「嗯?」

「我剛才在監視器裡看到了一個好東西」

希澈放下昌珉和俊秀「去玩~~」

「好~~~」

「什麼東西?」

韓庚搖晃著自己手裡的東西「我說了吧,多安幾個監視器絕對沒有壞處」

「嗯?」

「看來在中一會兒就會很著急的來找你的」

希澈看著電腦裡的監視錄影「任誰也不會想到那麼隱秘的地方有監視器吧‥‥」

韓庚親著希澈的額頭「下一步怎麼辦呢?我的金經理?」

「你對你的表弟就沒有什麼想法嗎?他是不是太過分了!!」

「韓曄呀~~~」

看著韓庚一臉的FH樣,希澈搖搖頭「我看你呀~根本就是因為好玩兒才留著他吧」

「怎麼能這麼說呢?員工們會討厭我的!」

「我就討厭你!」

「但是‥‥」韓庚帖著希澈的嘴唇「我好愛你!」

希澈無奈的看著韓庚「既然這個事故是出在在中手裡,那麼就讓在中來解決吧」

韓庚點了一下希澈的鼻子「你真的好壞~」

希澈咬住韓庚的手指「我只是相信我自己看中的人,僅此而已。而且‥‥」

「而且?」

「我們該清理一下公司裡的蛀蟲了」

「好~~」

昌珉吃著手指頭看著奇怪的韓庚和希澈「俊秀哥哥」

「嗯?」

「你看金魚哥哥在吃手指頭!!」

「‥‥‥‥」

 

 

 

當在中著急的衝向了希澈的辦公室,路上竟然碰見了韓曄和珍莉!

韓曄好笑的看著在中「你完蛋了!他也完蛋了!!」

「是你幹的!!你怎麼能這樣!」

珍莉看著在中「有本事就用你那卑微的身份去告發呀~~可是沒有證據,誰會相信你呢!!哈哈‥‥」

「你們!」

「金在中,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解決吧,還有30分鐘朴氏的董事就要來了~~」

在中沒有再和韓曄口角而是趕緊向希澈的辦公室跑去。

珍莉看著韓曄「你贏定了!!就算是神也不會有辦法了」

「當然」

「哼~」

在中猛地打開希澈的辦公室門「金先生!!!」

「又怎麼了?」希澈悠閒的喝著咖啡

「文件被‥‥」

「文件?」

「嗯,文件被‥‥」

「不管檔怎麼樣那都是你的任務,對了忘了告訴你,那個檔只有一份」

「什麼!!」

「怎麼了?」

「檔‥‥檔被銷毀了」

「嗯?」

「對不起,我‥‥」

「如果有時間說對不起,還不如去想辦法」希澈走到在中身邊「金在中,只有這樣的情況才能看出一個人是否是真正的金子!」

「‥‥‥‥」

「所以,讓我看看你到底是金子,還是泥巴」

在中抬起頭「在20分鐘內我會想出方案的!」

希澈滿意的看著在中「306會議室,去那裡想辦法吧。離開會還有25分鐘‥‥」希澈又拿起咖啡,小小抿了一口

在中攥緊拳頭「好!」

 

 

 

 

 

 

【24】.

在中坐在諾大的會議室裡「怎麼辦?」

20分鐘自己可以做什麼?難道要把檔重新背出來嗎?

突然會議室的門被打開,在中抬起頭「韓先生!」

「要咖啡嗎?」

「我‥‥」

「你怎麼樣?想出方法了嗎?」

「沒有‥‥」

韓庚拍拍在中的肩膀「你會恨希澈嗎?」

「我怎麼會恨金先生呢?是金先生給了我這個工作的機會」

「那他這麼難為你」

「這不是難為,是責任,是我沒有守護好我的責任。」

「嗯?責任?」韓庚意味很深的看著在中「這個責任可是希澈給你的」

「所有機會都摻著風險。」

「‥‥‥‥」

「我知道這份檔是近期要用的,既然金先生把這個交給我就是對我最大的信任。而我也應允了金先上會準時完成任務,這個責任是我自己願意承擔的」

「是嗎‥‥」

「金先生很信任我,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我也是在考驗我,考驗我是否值得他去信任」

「你很瞭解希澈呀」

「不是,我只是就事論事,我感謝金先生給我的機會,也接受這個機會帶來的考驗」

韓庚轉過身走向門口「那我和澈期待你的成果」

「我會的!」

韓庚關上門,露出了微笑「澈,你真的是一個慧眼的伯樂,你看重的這個人以後絕對不是小角色。」

 

看著韓庚的離開,昌珉偷偷的探出了小腦袋。

剛才自己要找在在爸爸,但是金魚哥哥不同意,所以自己偷偷的跟蹤了這個大哥哥,果然!昌珉是爺們= =+

昌珉費力的推開門,看見自己的在在爸爸正在電腦面前「在在爸爸!」

在中吃驚的看著進來的昌珉「昌珉!你怎麼來了?」

昌珉立刻跑到在中的腳邊「昌珉有東西給在在爸爸」

「什麼?」在中摸著昌珉的頭

「這個!」昌珉舉起自己手裡的畫「這個是昌珉畫的!」

在中接過畫「這是——」

昌珉伸出自己的手指指著畫裡的人說「這個是在在爸爸,這個是豆包爸爸,這個是俊秀哥哥,這個是我!呵呵~~」

在中看著手裡的畫,只是簡單的圓和線條,但是為什麼那麼好看呢?「真的好棒!」

昌珉抬起自己的小臉「親親~~」

「好~MUA~」

昌珉突然握住在中的手指「在在爸爸,加油!」

在中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昌珉擦去在中眼角的眼淚「在在爸爸,我愛你」

「嗯」在中抱住這個小小的身體,好溫暖,有家的味道。

在中送走了昌珉,再次坐到電腦面前的時候時間還有10分鐘,看著昌珉留下的畫,畫的真的很好‥‥

「畫!」在中突然站起身「對了!可以這麼辦!!!」

然後空曠的會議室裡傳來了敲打鍵盤和摁滑鼠的聲音。

 

 

希澈看了一眼錶「還有5分鐘嗎?」

摁下身邊的電話「秘書,客人到了嗎?」

「在迎賓室」

「好,通知各位客人,306會議室見」

「好」

韓庚悠閒的看著希澈「你很興奮呢~~」

「也許吧,好久沒有這麼緊張了,好期待他會到給我什麼」

「嗯?」韓庚搖著手裡的咖啡「也許是一張全家福」

「什麼?」

韓庚示意希澈看門口

「金先生!」

「怎麼?解決了?」

「嗯!」

「那成果在哪裡?」

「請和我來會議室!」

希澈看了韓庚一眼「去看看我們的金子是不是真的會發光」

「好」韓庚放下咖啡

辦公桌上一杯沒有喝完的咖啡還帶著誘人的香氣。

 

 

 

「你‥是什麼意思?!!」希澈指著電腦

「我想過了,您給我的檔分為兩個內容。一是最近公司的情況簡介,然後是為這次朴氏設計的方案。您給我的時候這份檔應該是初稿,也就是說沒有做過任何分析的只是單純的文字解釋。我想您讓我翻譯是為了方便朴氏的人瞭解最基本的東西,然後再由您對這個檔進行解析。我本來想過要重新複述出檔的內容,但是這個對於只有20分鐘的我來說根本就不可能,所以我作了一個不是很禮貌的決定」

「這個決定就是你替我完成分析的工作?」

「嗯,不過不只是分析,因為對於沒有對初稿研究過的朴氏而言,直接的接受分析會很難的理解這個案子流程,所以我在做分析的同時把重要的資訊標注在了由資料做好的文表上。」

「金在中,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你只是一個16歲的孩子,而且只有20分鐘,你有什麼資格這麼肯定你的分析就是我要做的分析?!!」

在中沒有回答希澈的話,而是直接打開的電腦的展示屏「我願意承擔所有責任!」

韓庚摟著希澈的腰「希澈不看看嗎?這個很有意思」

希澈把頭轉向螢幕,吃驚的希澈竟然說不出話來。圖表作的很好,文字分析有著一個優秀的領導者應該有的犀利,最主要的是批註,竟然把那麼繁冗的文字提煉到這麼精華。雖然和自己的分析稍有些出入,但是‥‥希澈吃驚的看著在中「你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小鬼嗎?」

在中笑著看著希澈「在這之前我一直以為這些東西是我的年齡應該會的,不論是做報表,還是分析,但是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我錯了」

「什麼意思,這些東西根本就不是靠突發的靈感就做出來的,沒有經驗的話‥‥」

「金先生,客人到了,我想如果是您的話,只需要看一眼就可以知道輕鬆的瞭解這個案子了。那麼我走了」!

「金在中!!」

 

客人們漸漸的入了會議室,在中禮貌的對著客人們行禮。

客人們似乎對於在中滿頭的金髮很是不滿,但是朴董事卻意外的注意了一下在中「似乎很眼熟呢?」

希澈調整好情緒,面帶微笑對著所有的客人。

客人們似乎對於桌子上什麼也沒有很是不解,平時這種會議不是會給每個人一份文案嗎?這次怎麼沒有?!!

希澈看出大家的疑惑,禮貌且不失士氣的說「相必大家對於這次開會的形式有所疑惑吧,不過我想等我們開完這個會議後,大家應該會有不同的想法,請大家看大螢幕。這是我們韓氏‥‥」

在中關上門,靠在門上看著自己的手發呆。和允浩在一起的這些日子,自己真的都忘了這雙手曾經做過多少這樣的分析工作,熟悉的敲著鍵盤,熟悉的運用著分析工具,這就是金在中。不,應該說是從前的金在中,一個好像精準的機器一樣的精英繼承人。不過現在——在中抬起頭看著向自己飛奔而來的昌珉和俊秀,現在的我只是一個為了家人而努力的最簡單的人而已,僅此而已,有著愛自己的人,也有自己愛的人。

「在在爸爸——!!」

在中抱起昌珉和俊秀「我的寶貝們我們去餵大機器吃飯好不好?」

「好~~」

 

此時有仟站在韓氏大廈的門口,摘下太陽鏡「就是這裡嗎?在中哥,你在這裡嗎?」

 

 

 

 

 

【25】.

「管家把那個拿過來」

「是!」

有仟看著管家手裡的清潔工的衣服「很有特點」

「少爺您真的要這麼做?老爺在裡面我可以去通知——」

「好了!把衣服給我,然後你拿著這個太陽鏡,最後88」

「可是少爺!」

「88第二次= =+」

「是!」

有仟拿著手裡的工作服,進了這個豪華的大廈。

進到廁所裡,換好衣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完美!」

拿好工具有仟開始向樓上進發!

 

跟著大隊人馬的後面,有仟用口罩老老實實的蓋著自己的半邊臉。

下了電梯,有仟看著這裡的樓層,在中哥到底在哪裡?

突然一陣爭吵聲引起了有仟的注意。

「你這個白癡,你不是說金在中死定了嗎?!!」

「你有資格說我!!你才是白癡!!」

「你這個女人!」

「我告訴你,像你這種廢人,我才懶得搭理!!」

「說我是廢人!看我不把你打成廢人!你這個混蛋女人!!」

「放手!!你要殺人嗎?放手!!」

「你敢撓我」

「滾開瘋狗!」

「珍莉,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

「我?我是個女人當然要找最好的男人了」

「那我們之間從來就沒有過愛情嗎?」

「韓曄我告訴你,我早就煩你了,沒錢的寄生蟲先生!」

「你!」

「再見,哦!不!應該是永遠別見!!」

「珍莉!!」

 

有仟躲在牆後聽著那兩個人的對話,他們說到了在中哥。什麼在中哥死定了?

當有仟衝出的時候樓道裡早沒有了人影「在中哥難道真的在這裡!難道在中哥被人欺負了!!」

有仟攥緊抹布,臉上的表情很是氣憤。

 

 

 

在中抱著兩個寶貝「寶貝們!今天希澈哥哥教你們什麼了?」

昌珉自豪的拍著小胸脯「照鏡子!」

「嗯?」

「= =」

「俊秀,昌珉是什麼意思?」

「在在爸爸,昌珉是對的!今天哥哥教我們照鏡子」

「嗯?為什麼?」在中好奇的問著

昌珉突然甩了一下自己的頭髮「藝術」

在中= =|||

俊秀拉著在中的手「在在爸爸,今天哥哥表揚昌珉了」

「照鏡子?」

「嗯,很帥!」

在中捂著嘴笑的很開心,這個金先生真的很有意思,如果允浩也能見見就好了。

「在在爸爸,今天開心嗎?」

「我們俊秀為什麼這麼問?」

「俊秀開心」

「為什麼」

「秘密」

「啊~我們俊秀不乖咯~~」

在中親了下俊秀的臉,突然聽見有人敲門。

在中打開門「金先生!!」

「你!馬上!立刻來我辦公室!!」

「嗯」

兩個小鬼抱著在中的褲子「在在爸爸」

在中抱起兩個小鬼「沒事,咱們一起去找希澈哥哥好不好?」

「嗯!」

 

 

先回到辦公室的希澈看起來很生氣。

韓庚遞給他果汁「降降火氣」

「那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人?」

「我第一次見你這麼慌張」

聽著韓庚悠閒的話,希澈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朴董事的話又出現在腦袋裡『這個分析手法我覺得很眼熟呢?金先生和金氏的人熟悉嗎?』

希澈拍了一下桌子

韓庚立刻握住希澈的手「小心手」

希澈收回自己的手「為什麼你還這麼鎮定!!」

「既然他不願意說,而是願意做我們的小職員,這樣不好嗎?」

「當然!他現在做我的位置都綽綽有餘」

「你言重了,澈」

「我‥‥」

 

敲門聲——

「打擾了~~我是金在中!」

韓庚親了下希澈的額頭「好好說」

「‥‥‥‥」

「請進——」

在中打開門,看見的是向自己走來而且熟練的抱走昌珉和俊秀的韓庚「韓先生」

「你和澈好好說,他在氣頭上」

「嗯」

韓庚親著兩個小鬼「一起玩橡皮泥好不好?」

昌珉看了眼在中「在在爸爸,金魚哥哥欺負你就叫我!」

「嗯」

「昌珉是爺們」

「我知道,昌珉最棒了。還有俊秀,爸爸沒事,去玩吧」

兩個小鬼摟著韓庚的脖子出了辦公室。

 

希澈走到在中面前「你是誰?只是一個沒有工作的又剛好會5種語言的小鬼頭嗎?」

「金先生!」

「我不認為一個普通的16歲的孩子可以在不到20分鐘內完成一個大CASE的能力,你是誰?間諜?!!」

「金先生!」

「別先生、先生的!!告訴我!」

「我是一個普通的需要工作的小鬼頭而已」

「就這麼簡單?!!」

「對!」

「你還是不願意說嗎?」希澈似乎真的很生氣

相反在中則很平靜「我現在就是一個簡單的人,沒有什麼背景身份的人而已。如果金先生覺得我這次做的令您很失望,您可以開除我!」

「你說的輕鬆,開除你孩子們怎麼辦」

在中吃驚的看著希澈「您-」

「金在中真的敗給你了,我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只不過我‥‥算了。這次你做的很好,從明天開始你可以和那些人一樣有自己的電腦桌了」

「金‥‥」

「你在金先生一個!我滅了你= =+叫哥」

「嗯?」

「叫希澈哥!」

「希‥澈哥」

「嗯」

 

突然門被人推開,進來了一個女人和一個清潔工!!!

希澈看著兩個不速之客「請問兩位是什麼意思?難道經理的辦公室是用來曬太陽的嗎?」

希澈看著兩個躺在地上的人,身邊是亂作一團的清潔用具。

在中看著這個清潔工,雖然蓋著臉但是‥‥

女人立刻趴起來「對不起」

「你是珍莉小姐是吧」

「是的經理」女人很乖巧的說

「很好,你來得正好,我正好有事找你」

「是的經理!」

希澈把桌子上的磁片扔給女人「這個可是很重要的東西,你一定要看看」

「這是?」女人禮貌的問

希澈拿起咖啡的杯子「這是一個蛀蟲和大蛀蟲打電話的故事」

女人的臉一下子驚慌了起來「經理在開玩笑嗎?」

希澈放下杯子看著女人「我喜歡開玩笑,但是不喜歡和蛀蟲開玩笑。既然珍莉小姐在這裡做臥底作的那麼辛苦,那麼請走吧——」希澈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經理你一定是誤會什麼了!我怎麼會?」

「你借用韓曄的身份在公司裡當著女皇,然後沒事找找員工麻煩。這些都不算什麼,可是你最不該做的就是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女人看了眼身邊的在中「金在中!」

「還好你不是豬腦子,小姐消失吧!哦!對了,還要告訴你的老闆,要不是有你這個間諜的破壞我們也不會挖到一個大寶藏,順便還得到了朴氏的CASE。」

「你!金希澈!」

「怎麼經理不叫了嗎?走吧,趁我心情好的時候要不然——」希澈拿起電話「我就要報警了,商業間諜,到底可以判幾年呢?」

女人惡狠狠的看著希澈「你等著!」然後轉身出門,卻沒有看見橫在門口的拖布「啊——」

看女人摔了一個狗吃屎,希澈大笑起來「不用那麼客氣」

女人看著一身的髒水,跺著腳謾駡著離開了。

清潔工趁大家不注意又收回了拖布,低著頭。

希澈看著這個清潔工「行了,出去吧‥‥」

「是」

在中一直盯著這個清潔工,怎麼這麼眼熟?難道是有仟?不會!有仟怎麼會穿成這個樣子?

 

清潔工慢慢關上門,透過最後的門縫看了在中一眼。哥,你沒事就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ggy1028 的頭像
peggy1028

佩奇的閒言閒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花允在
  • 親~覺得我不知道是那個場 次 可是我覺得伸出鹹豬手的那個人.........有點像是MC夢(沒記錯名字的話),就是那個允在告白的擴播主持人(他們上的那個擴播空閒時,他有伸鹹豬手吃我們在中的豆腐(叫在中坐在他的大腿上= =++磨刀中....以上是個人的觀察)
  • MC夢我知道!那個硬拉在中坐大腿那個視頻我也看過
    但...我覺得不是吔~~~
    看視頻裡那個人明顯比在中矮一點,MC夢有180CM,所以不太可能是他

    peggy1028 於 2012/06/26 13:25 回覆

  • cindy0223
  • 親愛的親辜~~~(飛撲)
    那個小動圖是2008年11月7日music bank的現場...^^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1Soc3F9pnAM/
    我放上網址連結給你,
    至於偷襲在中的人...貌似站在wonder girl後方那一位,
    但...說真的我不認識他XDDDD
  • 哎一古~~~~~(抱住)
    沒錯!就那個人,那個人我剛看了只覺得眼熟,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3分鐘後終於被我想起來了!!!
    那個人好像是TABLO!是YG的藝人
    因為前兩個禮拜才看完強心臟的YG特輯
    剛又去把那個視頻找出來看了一下
    應該就是他了!
    你個臭小子,在中的臉豈是你隨便可以亂摸的
    手伸出來!!!!!



    peggy1028 於 2012/06/26 22:58 回覆

  • 張榕
  • Tablo以前也是SM的藝人
    大概是這樣所以他們關係應該還不錯吧XD
  • 哦~~~~原來如此!

    難怪這麼自然的親近~~~

    不過‥‥手還是得伸出來!(刀磨好了)



    peggy1028 於 2012/06/27 09: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