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海藍薔薇 by逆鱗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心鼻血的完結篇---

====================================================================

收拾著不多的行李,金在中的動作漸漸慢了下來,不久就全沒了動作,眼神也開始放空。

「在中哥。」

抱著一堆小玩意兒進來的唐又傑一聲叫喚把金在中的思緒又拉了回來。轉過身看向唐又傑,金在中唇角掛起了笑。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在辛子峰和陶志剛走後好久,鄭允浩才開了口。鄭允浩的話讓鄧勇心裡一驚,面上卻不動聲色,看著鄭允浩,一臉的平靜。

「我一直在大哥旁邊。」

「你口袋裡的是什麼?」

猶豫了一會兒,鄧勇才慢慢掏出了口袋裡的夜視鏡,沒有說話。

「你跟在我身邊多少年了?你以為你在不在我身邊我會不知道?為什麼不說話?」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將車子停在廠房附近,五個人下了車,掏出槍,小心地靠近廢棄的廠房。四周很安靜,沒有任何聲音傳出。進到廠房裡,幾個人對視了一眼,提高了警惕握好手裡的槍分頭行動。二十分鐘後,五個人又在原先分頭的地方碰了頭,看著彼此,相互搖了搖頭。

除了地上多處還沒有完全乾涸的血跡,他們沒有發現任何人,連一具屍體也沒有。

其他四人看著鄭允浩,眼裡透著焦急。

根據現場的情況,現在金在中和楊旭輝很可能已經落到了那些人的手裡!如果真是這樣,他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等。

鄭允浩沒說話,低著頭開始向外走,四人輕步跟在他身後。就在快走到廠房出口時,鄭允浩突然停住了腳,轉過身又走了回去。幾個人雖有些不明白,但也悄聲跟著。將所有地上留有血跡的地方都走過一遍,鄭允浩最後在地面血跡最多的地方停了下來。幾個人小心地觀察著周圍,鄭允浩看著地上的血跡似乎在想著什麼。忽然幾個人頭頂上搭著的木板發出了些細微的聲響,沒有猶豫,鄭允浩朝那裡開了一槍,一聲悶哼之後,上面的動靜大了些,沒一會兒子彈穿過木板朝幾人所在的位置射了過來。五人四散開來,躲開了,在躲開的同時手裡的槍也朝上面射出了子彈。一番激戰後,上頭安靜了下來,不一會兒,血從槍彈造成的洞裡滴嗒下來,吧嗒吧嗒滴到地上。忽然幾個人影在他們身邊不遠的地方晃過,幾人本能一樣的朝幾個人影開了槍,但都沒有打中。幾人提腳就要追過去,被鄭允浩抬手制止了。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鄭允浩決定回去吃晚飯,所以回去的比較早。但回到總部的時候還沒到晚飯時間,聽屬下說金在中在訓練場,鄭允浩就直奔那兒去了。到那裡的時候金在中正在向其他人展示自己驚人的耳力,讓大家驚歎不已。雖然那次他們半路遇伏,鄭允浩已經見識過一次,但再次看到還是讓他不禁在心裡發出了一聲驚歎。看著金在中臉上愉快的表情,鄭允浩的唇角不自覺地翹了起來。

「其實也沒什麼,大家要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也能這樣。」

金在中說完轉過身打算拿水喝的時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場邊的鄭允浩,勾起的唇角又往上提了提。

「你回來啦。」

就這麼一句話,讓鄭允浩放下想了一個下午的事。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看著進門後立即分立在兩邊的人,金在中愣了一會兒,然後匆忙將左手插進了衣袋裡,看著那個人走了進來。跨進門後鄭允浩就沒再往前一步,就那樣看著同樣不動的金在中。

「把他帶回去。」

說完,鄭允浩轉身便走了出去。陶志剛看著離開的鄭允浩又看看屋裡站著的金在中,邁開腳跟著鄭允浩下了樓。留下的辛子峰看著金在中,輕聲開了口。

「金少....走吧。」

沒說話,沒有多餘的動作,金在中也邁開了腳,走了出去。下到樓下,鄭允浩的車子已經開走了。看著車子消失的方向,金在中愣了好久。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們離開後不久陸振海也走了,差不多跟我們一樣的時間也遭到了襲擊。」

鄭允浩腿上的傷已經處理好了,正坐在沙發上聽著楊旭輝說著命手下們在他處理傷口的這段時間裡搜集到的消息。

「他比我們更慘,最後只剩下兩個人拼死把他送了回去,他自己也傷得不輕,據活下的那兩個人說,幾乎所有人的反應都比平時慢了很多,所以才會這麼慘。參加婚禮的那些小幫派的人幾乎全死了,只剩下實力跟我們相當的,詹姆斯自己也中了一槍。襲擊婚禮的十六個人最後全死了,跟襲擊我們的人一樣都是雇傭兵。」

楊旭輝說完將手裡的資料交到鄭允浩手上。

「賀方那裡也沒有抓到活口嗎?」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需要水嗎?」

金在中一個激靈,神情一滯後又恢復了常態,慢慢站了起來,以上位者的姿態看著眼前的楊旭輝。

「大哥已經看到了。」

楊旭輝語氣平淡,金在中沒有回話,只從他手裡拿過水,含了一口漱了漱口,吐掉。把水放到花架的空處,金在中轉向之前捧在手裡後來又被放到了一邊的那盆花,看著那小小的乳黃色的花,抬手摘了幾朵放到鼻下聞了聞。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洪幫一夜之間被滅幫,在道上造成了很大的轟動,各種傳言紛紛出籠。傳來傳去最後相信的人最多的是這麼一種:海藍薔薇被朱立平綁走了,才招來了滅幫之災。

海藍薔薇是冰焰盟老大的軟肋,這誰都知道。但不是到了決定魚死網破、玉石俱焚的地步,沒人輕易走這一步棋。而朱愛東因為在冰焰盟碼頭私藏了大批白麵結果被鄭允浩發現報了警,落到了員警手裡,後來又不明不白的死了。朱立平最疼他相依為命長大的弟弟朱愛東,這,道上的人也全知道。被一夜滅幫這種類似的情況也只在20年前出現過一次,就是索冰雅被吳崇康綁架,雖然沒有像洪幫這樣被滅的這麼迅速這麼無知無覺。那個沉寂了十幾年的傳說再一次被提起:冰焰盟有一支忠心耿耿直屬老大,武器精良的秘密部隊,他只聽老大一人的調遣,識別標誌是額中央淡藍色的火焰紋身,但他的組成人數不詳,藏身之所不詳,身手不詳,與他們主人的聯繫方式不詳。

冰焰部隊之所以成為傳說,是因為幾乎沒有活人見過他們,有幸見到的都已經到地府去任職了,像洪幫那些人。一時間江湖上風聲鶴唳,連那些平時看起來比冰焰盟有實力的大幫派也對它有些忌憚了。同時所有人也開始對這個至今沒在大家面前露過面的海藍薔薇興起了更大的興趣:到底什麼樣的人讓鄭允浩這麼乾脆地做到這步?幾年前冰焰盟和另一個實力相當的幫派火拼時,鄭允浩親自出馬還受了傷,也沒見傳說中的冰焰部隊現身。這件事同樣驚動了警界,但只有傳言並沒有任何證據指向冰焰盟,何況被殺了的也不是什麼良民,加上這件事只是在這條道上傳開了,對社會的影響並不是很大,警界高層和鄭允浩知會了一聲,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這幾天冰焰盟總部的氣氛有些不妙,沒人敢跟他們的老大多說「工作」以外的事,因為他們大哥已經吃了他們大嫂三天的閉門羹。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床上又只剩了他一個人,金在中扭頭看向床頭櫃,果然看到了紙條,伸手拿了過去。

上午先休息,下午他們再教你些東西。還有,賀方會來。


在"賀方會來"後鄭允浩還寫了句話,但有用筆劃掉了,金在中拿起紙條逆光研究了半天也沒看出來被劃掉的話是什麼。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嫂?!!

金在中覺得遲早有一天他真的會變成一尊石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鄭允浩不是說答應和他結束關係的嗎?他什麼時候又成大嫂了?如果他沒理解錯,如果他是個女人,那意思是不是說,他現在幾乎相當於鄭允浩的老婆?還有,等等!

「這裡是哪兒?」

「回金少,是三藩市總部。」

「那.....」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金在中看了下表,就快到下班時間了。決定下班之後先去買些晚上做菜的材料,再到花店買束玫瑰,回去的路上再去定好的蛋糕。

就在金在中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的時候,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又是陌生號碼!金在中猶豫了一下還是接了,還來不及張嘴對方就出聲了。

「是我。我現在在雁泓賓館4016 房,阿勇他們就不過去了,你自己過來直接上樓就行。」

金在中還來不及說一個字,電話又掛上了。

這個臭男人,還真當他是MB了,召之即來揮之即去!人家MB還有出場費呢!住五星級賓館了不起啊,他就不去怎麼樣!?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金在中工作的時候很少走神,但今天卻頻繁出現這種情況。那晚之後,他和鄭允浩之間還是沒多少變化,他還是在被接過去的時候才會看到鄭允浩,除了那個時候,鄭允浩從不在他生活裏出現。可是現在他想起鄭允浩的次數多了:鄭允浩為什麼要這麼溫柔的對他?那天他在浴室裏問那句話又是什麼意思?

 

鄭允浩忙完一天的事後,由鄧勇、陶志剛和另外幾個身手不錯的手下跟著,到一家小店吃今天的第一頓飯,但這時已經是下午三點。讓店家上了店裏最好的幾道菜之 後,鄭允浩、鄧勇和陶志剛一桌,其他幾個人一桌吃起來。剛吃了不久,鄭允浩的筷子停了下來,看著其中一道菜。

「這是什麼菜?」

鄧勇和 陶志剛看著鄭允浩一臉認真的樣子,也停下筷,趕快把店員喚了過來。鄭允浩一行人再怎麼低調,普通人還是能感覺到他們的不平常,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兒, 所以店主親自過去了,看著鄭允浩顯得有些緊張:菜沒什麼問題吧?那可是他們的招牌菜。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金在中被接過去的時候,鄭允浩已經在房間裡了。他已經換上了睡袍——應該是已經洗過澡了,正在紙上畫著什麼,金在中沒仔細瞧。他沒有像之前那樣直接進了浴室,他覺得應該先把話跟鄭允浩講清楚,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先開口。

過了好久,鄭允浩才放下筆抬起頭來,看到金在中站在前面一動不動,又看看牆上的掛鐘。

「怎麼了?」

「我想我一直應該算是"聽話"的,我們的關係也很簡單,所以可不可以請你以後不要再在我身邊的人面前,說些奇怪又容易讓人誤會的話?」

「....我想你可能弄錯了,你的家人,朋友或者其他什麼人我一概不關心,所以也不知道,知道的是鄧勇他們,我只看過你的資料。還有,昨天那句話裏的那個人,指的不是你。」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要再上一層樓就能回到家了,可金在中坐在樓梯上卻怎麼也站不起來繼續上樓回到有喜歡的人的家裡。時間已經很晚了,潔菲一定會在擔心他吧?!可現在他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她。

鄭允浩對他態度是很強硬,動作卻不粗暴,是強暴還是做愛,是強奸還是和奸,到最後他已經沒辦法定義了。他竟然在一個男人的手上釋放了!!雖是後來自己在洗手間裡吐到膽汁都快出來了,那又怎樣?事情已經發生了。這半年多來和潔菲的嘗試總是以失敗收場,為什麼今晚會這樣?身體完全沒有抗拒。

 

金在中一直在暗示自己說,沒事了,都過去了,薔薇園的楣運已經過去了,就當作被狗咬了一下,回家睡一覺明天起來就沒事了。他一直這麼暗示自己,但並沒有什麼效果。他現在討厭自己的記憶力,討厭自己對聲音的敏感。

鄭允浩的臉就像刻在腦子裏一樣,聲音也一直在耳邊縈繞,和常年聞到的辦公室裏那種淡淡的男士香水的斯文味道不同,鄭允浩那種強勢的純男人的陽剛氣息一直纏繞在週身,怎麼也揮散不開。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去時,金在中跟那位老人家租借了一輛自行車,他是真的不敢搭車,怕萬一會出車禍。雖然說他從沒出過車禍,他的楣運也不會轉移,但會波及他人。這麼多薔薇會發生嚴重車禍也不是不可能,牽累的人越少越好。

但那天直到金在中累死累活的騎著自行車回到了家,也沒有任何意外發生。他絕不認為讓他這麼辛苦的騎著自行車回來就是他要碰到的楣運。

金在中回到家的時候謝潔菲還沒回去,所以並不知道他是騎著自行車回家的。不想讓她擔心,所以她回去之後,金在中也沒有告訴她這天的事。但金在中的心一直在嗓子眼兒那提著,回家之後做事也一直很小心。家務事是兩個人一起分擔的,所以當金在中在廚房忙的時候就不讓謝潔菲進去。

但整個晚上一切都很正常、順利,直到金在中躺到了床上,還是沒有他意想中可能會發生的事發生。躺在床上,金在中睜眼盯著床頭的鬧鐘,直到時針的指針指過了十二點,才放鬆了一直緊繃著的身體,疲倦的閉上眼見睡去。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喂,露露,拜託你不要再盯著那朵花傻笑了好不好?真搞不懂你,好好的玫瑰不喜歡,去喜歡什麼薔薇。還有啊~你要謹防男人的甜言蜜語,不要每天對你誰說好話,送朵薔薇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

「又不是情竇初開的十五六歲少女了,想幾朵薔薇就收服我?沒那麼容易。我開心那是因為我喜歡薔薇,既然有人願意送那我就願意收,該怎麼對他還怎麼對他,這叫“對事不對人”。」

「你這樣是不是也太...那個了點兒,吃人嘴軟,拿人手短,他要約你你好意思收了這麼多花還不答應?」

「有什麼不好意思?在現在這個社會啊,有一樣東西是必須學會的,那就是厚臉皮。花是他自己願意送的,又不是我讓他送的,我為什麼不好意思?」

「你可真行。哎,我當初是不是也不該那麼快答應小斌?或者現在再考驗考驗他,看看他有沒有嘴上說的那麼愛我?」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文作者:逆鱗 http://hi.baidu.com/%CB%E6%D2%E2%C8%E7%B7%E7)

 

文案

什麼"薔薇之命",他才不信,他又不是女生,去信什麼星座、幸運色、幸運數字之類的。還薔薇咧,說得這麼玄乎!

但是自從那個老婆婆跟他說了那四個字之後,他注意到,只要那天他看到了薔薇,那天他就一定會倒楣,絕無例外,有時還會把霉運帶給身邊的人。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