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將軍 by花開本無音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仟篇】

 

「我跟你說,金家可是上海首屈一指的大戶人家。待會到了人家家裡,你可別沒規沒矩的落了你爹的面子。」娘之前的叮囑似乎還猶在耳旁,可灑脫隨意慣了的有仟卻全然不當一回事,在前廳見過金家老爺子後,趁沒人留意的空擋溜了出來。這會兒正在偌大的金家花園裡四處溜達,愜意非常,口中還念念有詞。

「嘖嘖嘖,奢侈啊奢侈,腐敗啊腐敗,瞧瞧這房子修的,瞧這花園建的,嘖嘖,嘖嘖。」一想到剛才見面時譜擺得挺大的金老爺子有仟就忍不住癟嘴,在心裡把自家那個表現得特狗腿的老爹給鄙視了個半死。話雖如此,有仟卻還是忍不住暗嘆這個花園實在是太漂亮了。

春天已過,可園子裡依舊是百花齊放,爭奇鬥豔。枝葉繁茂的榕樹也已生得十分蔥郁,陽光從翠綠的枝葉間灑落下來,在有仟微揚的小臉上投下斑駁的光影。抬起手微微擋住耀眼的陽光,瞇了眼向上看去,搖曳的光影中有個小孩兒騎在樹枝上,圓圓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瞪著他。

怎麼爬上去的啊他?!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將軍補完篇‧莫失莫忘》

 

 

【少年篇】

 

天灰濛濛的,估計又得下雨,見鬼的天氣。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6 

 

我剛衝出房間,允浩就追了出來,拽著我的手。「你要去哪裡?!」

「干你屁事!!」

允浩眼睛似要噴出火來,掐著我的胳膊。「你不能走!!」

「可笑!!為什麼我不能走?!」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2 

 

允浩沒騙我,父親是真的醒過來了。但是因為失去意識太久,醒過來的父親很虛弱,不能說話不能動,飲食起居都需要人照顧。

想起以前健碩的父親,我突然意識到自己該盡盡孝道了。於是我跟允浩說我要親自照顧父親,允浩說沒問題,「你伺候父親,我安排兩個人伺候你」。我又跟他說他和有仟之間的事我不過問,他也說沒問題,「你只要乖乖待家裡就好」。我說我房間太冷,一個火爐不夠,他說沒問題,「你搬來我房間」。我說那我要天上的月亮,他還是說沒問題,「就怕嫦娥太小氣,捨不得給」。

我無語,現在的允浩對我百依百順得讓我掉了一筐的雞皮疙瘩。

我問他為什麼突然對我這麼好了,他說:「我很遺憾沒有能早點對你好,現在才開始,會不會太晚?」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 

 

參加宴會的人實在是多,上海凡是有頭有臉的,無論黑道白道都來了。人最多的時候,寬敞的大廳也只是勉強夠站而已,大家還得時刻小心翼翼,別踩著別人。都說麥爾遜先生的面子夠大,果然不假。有仟有他做靠山,那腰板挺得果然夠直!

我默默的站在落地窗前,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四周。一旁的始源推推我,問我在找什麼。

殺手,我說,繼續東張西望。

始源對我斜眼,一臉的鄙視。我假裝沒看見。他好心的提醒我,項羽設鴻門宴的時候,殺手都是光明正大的出現的。我沉吟半晌,一臉嚴肅的對他說有仟跳舞很難看,最好不要學項莊。(科普:項莊是項羽的堂弟,在鴻門宴時,由於項羽與范增對劉邦是否該刺殺的意見相左,范增私下找來項莊,請求項莊在劉邦的接待宴席上表演楚國特色風格的劍舞,是一種由人持劍表演的舞蹈,並在表演過程中藉機刺殺劉邦,項莊雖接受范增的指示命令,但真正在舞蹈中要執行刺殺任務時,受張良、項伯的掩護及樊噲的阻擾,以致刺殺行動失敗收場。──維基百科)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6 

 

我是個有什麼心事都會寫在臉上的人,藏也藏不住。允浩就曾說過洞穿金在中的心事很容易的事,就跟騙三歲小孩的麥芽糖吃那麼容易。所以始源用異常肯定的疑問句問我是否有什麼心事,真是個喜歡拐彎抹角的傢伙。

「沒有。」我說,連眼皮都不抬一下,絕對是在敷衍。

「是嗎?!」明顯不相信的口吻。

我看著對面的人,一臉的苦悶。「始源啊,你說得對,我的確有心事。你可知道?自從我接手朴家生意以來,等著跟我相親的姑娘排隊都排到黃浦江裡去了,還一度造成貨輪的堵塞。這讓我很是頭疼。」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 

 

我們制定了一個簡單而有效的作戰計畫,那些小癟三就交給允浩去應付,而朴老爺子則交給我。畢竟我和這隻老狐狸打交道的時間較長,他慣用的伎倆我也略知一二,最重要的是我也認為拉攏始源很有必要。

我說服始源的方法很簡單,只是要他袖手旁觀,朴老爺子若是向他求救,他就當作什麼也沒聽見就好,畢竟朴老爺子想倚仗的只是始源龐大的財力。始源對金朴兩家的戰爭並不感興趣,一個勢力侵吞另一個勢力在商場上就跟家常便飯一樣,他已經見慣了。可是該有的好處卻不能少了他的,因為當初朴老爺子拉攏他時,許下的可是一般生意人想都不敢想的豐厚報酬。

朴家名下所有產業的三分之一,這是我給他的價碼。始源笑了,從他的笑裡,我明白朴老爺子允諾他的肯定要比這個多得多。可是始源答應了,他說雖然朴老爺子給的多,可那是要他拼著命來換的,不像金家大少爺這麼豁達,即使什麼也不做也能得到如此報酬。

我笑說,什麼也不做便是幫了我的大忙,改日定當親自登門道謝。始源也笑說金家少爺客氣了,朋友之間何必說這些。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 

 

少年說要在城裡找個地方住下,為了方便給我醫腳。對此,我沒有意見。他有一個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就住在城裡,這剛好解決了我們的難題。少年的朋友見到少年,滿臉的意外,卻仍舊熱情的招待了我們。

第二天早晨,少年跟我說他的朋友很樂意我們住下,可越過少年的肩膀,我卻看見他的朋友憂心忡忡的臉。

城裡的大夫醫術高明,要價卻也高了許多。眼見當來的錢沒幾天便要用完,少年決定和他朋友一起出去找活做。我依舊是待在家裡,專心致志的養傷,腳的情況一天比一天好。我已經可以清楚的分辨什麼時候是現實,什麼時候是夢境,不再渾渾噩噩。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晨的空氣很涼,即使是在睡夢中,我也能感覺得到那寒意。身邊有個溫熱的東西,怕冷的我立即向它偎了過去,忽而覺得舒心。可那熱源似乎有意躲我,拉開了些距離。我不滿的哼哼,幽幽的醒了過來。眨眨乾澀的眼睛,動了動手指,全身的酸痛就如海浪般襲來。

允浩坐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什麼,見我醒了,他慢慢的轉向我,用一種極其複雜的表情凝視著我,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我現在不想聽你說一個字!所以,給我閉嘴!」我懊惱的開口,不知為什麼,我能感覺到允浩想要說的是“對不起”。可是,這是我此刻最不想聽見的三個字。他懷裡抱著的是我,叫的卻是別人的名字,如果他再跟我道歉,那我會覺得自己很悲哀,這會讓我發瘋的。

翻身下床時,扯痛了全身的肌肉,我咬緊牙強忍著沒哼出聲。把地上的衣服撈起來一看,全被撕破了——允浩昨晚可真是夠野蠻的,那是因為俊秀吧,我想,鼻子微酸。在櫃子裡胡亂找了些衣服往身上套。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 

 

允浩最近無論做什麼都不順手,父親找他談話的次數是越來越多,而我經手的生意明顯比允浩剛來的時候有所增加,父親似乎又在考慮究竟誰才是最佳的繼承人了。允浩在鬱悶的同時,也發現了這全是我的作為。那是當然的,只要我金在中想無責任妨礙一個人,那個人絕對就不能逃脫升天。

那時我為家裡談成了一筆大生意,家裡為了慶祝就舉辦了酒會。酒會上,我和允浩終於碰面了,這還是自那晚之後,我和允浩頭一次碰面。而在這之前的日子裡,他似乎一直有意躲著我。

真是笑話!我金在中堂堂七尺男兒又豈是那種死纏爛打之人?躲我?!有必要嗎?!更何況那天的我也只是喝醉了,有點衝動而已。他鄭允浩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我假裝不在意他,和一群朋友站在一起談天說地,澀琪以我未過門的媳婦的身份陪伴一旁。那天的她可是光彩照人,是人見了都說我好福氣。我含笑不語,我知道澀琪雖然陪在我身邊,可是眼睛卻一直在追隨著允浩。而我又何嘗不是?!只是不同在於,澀琪的視線是熱情的、仰慕的,而我則是幸災樂禍的。我知道允浩在猶豫要不要過來跟我談談,而我也正等待著。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連續三篇輕鬆的甜文後 (本人無恥的把自己的也算進去了=.=),該是PO虐文虐虐大家的時候了(這什麼邏輯!!)。這文我前兩個禮拜就想好要放了,但我一門心思全放在寫文和工作上,要PO了才發現完全忘了去要授權這件事。剛剛私信了作者,希望有好的答案(抹汗)。

這次要PO的是"花開本無音"的《將軍》,這文名看起來很威武的感覺,以為是古代文,卻是現代文,說是現代文也不完全是現代文 (你在繞口令嗎?!!),故事的設定是在清末明初剛接受西洋世界的年代,地點在紙醉金迷的上海。

花音大的作品有不少,但比較為大家熟知的除了這篇《將軍》外還有《兩人三足》、《帝王殤》,最近則剛完結《朔月》(在無水裡可以看到)。

此篇文裡的在中和允浩是同父異母的兄弟,以在中的第一人稱敘述,是以回朔的方式進行著故事,所以在看到在中自述時說到當時....而現在....時,我都有一種很心疼胸悶的感覺,而當我在為隱約已經知曉故事的發展而感到鬱悶時,說故事的人顯然要讓我們更不好過,劇情的高潮起伏還是在無法預料的範疇之中。這篇裡另外一個重要人物當指金俊秀,俊秀在這篇裡扮演的角色可謂舉足輕重,允在的矛盾都是源自於他,這裡的俊秀也不同於我們習慣看到的可愛、天真的俊秀,是個....嗯....很有"想法"的人。

大綱:金家在當時清末明初的年代可說是富可敵國的大家族,而金在中就是從小含著金湯匙出生,生長在如此優渥環境被每個人都捧在手掌心的未來接班人,然而在某一天父親忽然領著另一個兒子出現在他面前,一個將來會和他爭繼承人位置的人怎麼可能會看得順眼,所以金在中對鄭允浩從見面那天起就充滿敵意。在十四歲那年因為一個事件允浩被送出國,當他六年後再出現在在中面前時,在中才真正感覺到威脅,然而於此同時卻也不自禁地被允浩的魅力所吸引著。在與允浩交手過招、唇槍舌劍之際,在中漸漸發現允浩心裡還藏著一個人,那個人是他無論到最後是如何作賤自己甚至委曲求全,卻還是沒有辦法讓允浩的心完完全全的屬於他。

金在中:鄭允浩....我恨我愛你。。。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