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替身玩偶 by惘凝梅 (2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天做夢也沒有想到在中會回來。

自從在中離開煙雨閣後,涼兒每天都會用飛鴿傳書告訴他在中的情況,所以在中在冥莊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知道鄭允浩為了在中受了重傷時,他以為在中一定會留在冥莊,回到鄭允浩身邊的,沒想到在中居然回來了!

回到煙雨閣,下了馬車後,在中看著愣愣的盯著自己的有天,忍不住低頭笑了起來。

「怎麼?傻了?不認識我了?」在中歪著頭看著有天。

「在中,你回來了!」有天說著一下子將在中擁入了懷中。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在中從書房跑出去後,便漫無目的的的在院子裡走著,此刻已是深夜了,一輪彎月高懸在空中,發出淡淡的,柔和的光。

不知不覺走到了那個再熟悉不過的鞦韆旁,在中輕輕的坐了上去,那一瞬間感覺似回到了從前。

回想起今天允浩護著他從李秀滿手中逃出來的情景,在中心裡一陣陣的抽痛,尤其是想到允浩今天居然要為他使用幽冥劍法的最後一式,他就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幽冥劍法的最後一式可以說是一種近乎自毀的招式。當初老莊主本不想將這一招教給允浩的,可允浩卻堅持要學,不管老莊主怎麼打他,罰他,他都不放棄,老莊主最後沒有辦法只能依了他。他現在還記得他問允浩為什麼非要學這一招時,允浩對他說的話,那些話,他一輩子也忘不了。

 

『允浩,這一招這麼危險幹嘛還要學?學了也不能用啊。』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坐在斷涯山莊的大堂內,允浩的心裡忐忑不安。

他已經在這裡等了有三柱香的工夫了,卻不見李秀滿出來,只有一個下人讓他在這裡等著,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李秀滿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鄭莊主,請跟在下走。」一個大漢走到了允浩身邊。

允浩看了那大漢一眼,站起身跟著大漢走出了大堂。大漢領著允浩走到了一個暗門處,打開暗門,秘道裡漆黑一片。

「你不會是讓我跟你從這兒走吧?」允浩盯著大漢。

「正是。」大漢點了點頭「走過這條秘道就能見到金公子了,當然,如果鄭莊主害怕,現在也可以回去。」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你走了,你怎麼老是心不在焉?」

冥莊後院的涼亭裡,昌珉正在與一個少年對弈。昌珉似乎是走了神,惹的那個少年一臉的不快。

「我在想為什麼允浩哥還沒有回來。」昌珉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這還用想?當然是留在你在中哥身邊了。」少年淡淡的開口。

「基范,你說在中哥會跟允浩哥回來嗎?」昌珉看著那個叫基范的少年。

「我怎麼會知道。」基范低著頭「我又沒見過你那個在中哥,不過根據你告訴我的那些事,如果是我的話絕不會跟他回來。」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年後——

 

煙雨閣內張燈結綵,紅綢豔如晚霞般在整個煙雨閣內蜿蜒。下人們忙忙碌碌的招呼著來道喜的賓客,人人臉上都帶著喜氣,因為今天是煙雨閣閣主朴有天的大婚之日。

「怎麼樣?冥莊有人來嗎?」一身紅衣的有天看著眼前的大漢問道。

「回閣主,有的。冥莊派人送來了賀禮,祝閣主和……夫人永結同心,白頭偕老。」大漢恭恭敬敬的回答。

「夫人?」有天挑了挑眉,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告訴下面的人,還是按以前那樣稱呼他吧,一個大男人被稱為夫人感覺怪怪的,他恐怕也會不自在。」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讓在中走吧。」正洙的房裡,有天,昌珉,正洙,允浩圍坐在一起,有天泯了一口茶看著昌珉,眼中滿是冷漠「我勸不了他,他只想離開,他也應該離開。」

「允浩,在中真的不能再拖下去了,再這樣下去真的會有危險。」正洙也開口道。

「哥,如果在中哥他……那你就真的完全失去他了。」昌珉看著允浩。

「你們在逼我是不是?」允浩陰沉著臉,眼中滿是血絲。

「不是我們逼你,是你在逼在中!你這樣留著他有意義嗎?你的霸道與自私已經把他害成了這樣,你還嫌不夠嗎?」有天瞪著允浩,緊握的手幾乎將掌中的荼杯捏碎。

「朴有天!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現什麼事都不會有!是你,是你讓我和在中變成現在這樣的!」允浩站起來,一掌將面前的桌子拍碎,看著有天的眼中盡是恨意。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中整整昏睡了十天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允浩寸步不離的守在在中的身邊,一刻也沒有離開過。即使功力已經耗損的十分嚴重,他還是不肯讓別人替他為在中輸真氣,甚至不許昌珉和有天進在中的房間,只是一個人硬撐著。

「哥,你快想想辦法吧,再這樣下去,先出事的恐怕不是在中哥而是允浩哥了!」正洙的廂房內,昌珉十分焦急的看著他,眉宇間盡是擔憂。

有天和俊秀也是一臉的憂鬱,沉默的坐在一旁。

這幾天允浩對在中的執著和瘋狂讓有天吃驚不已。三天前在中的情況突然惡化,危在旦夕。當時允浩的表現讓他到現在還記憶猶新。那天鄭允浩差點將自己所有的功力都輸給在中,要不是他和沈昌珉及時阻止,恐怕現在危險的就不只在中一個人了。

「我有什麼辦法。」正洙無奈的嘆氣「在中現在的情況已經穩定了,按說應該醒來了。」

「可他還沒有醒!」昌珉提高了音量「他再不醒昏迷的就是允浩哥了!」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中,慢點,你的臉色好蒼白,我們還是別走了。」看著在中越來越蒼白的臉,正洙的心中滿是擔憂。

剛才一出大堂,在中的臉色就有些不對,出了冥莊之後,在中的步履便有些不穩,額上還不斷的冒冷汗,呼吸也變的急促起來。

「在中,是不是毒性已經發作了?如果是你千萬別撐著,馬上吃解藥聽到沒有?!」正洙有些著急的說。

「我知道正洙哥。你別著急,我沒事。我們快點走。」在中裝作若無其事的對正洙笑了笑。實際上他已經感覺到體內的氣血開始亂竄,但他不能吃解藥,剛才崔東旭那一腳讓他傷的不輕,他現在是以內力強壓住傷勢的,一旦吃瞭解藥,他的功力一消失,恐怕就再難支持下去了。

 

「你想走到哪兒?!」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的這些天裡,允浩再沒敢與在中有過多的肢體接觸,每天只是侍候在中吃藥,吃飯,連話也不敢多說一句,生怕自己在不經意間惹在中生氣,總是小心翼翼的樣子。所以,兩人之間再沒發生任何衝突,在中的身子終於開始有了起色,可以勉強下床走動了。

「在中,慢一點。」

冥莊的後院裡,正洙扶著在中在院裡散步,允浩則在十步開外的地方跟著兩人。

「正洙哥,沒關係的,我已經好多了。」沐浴在陽光中,在中整個人看起來精神了許多。

「你還是要多休息,才能讓身體好的更快。」離各山莊來朝賀的日子已經很近了,但在中的身體還是令他擔心。

「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身體我自己心裡有數。」在中微微勾了勾嘴角。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過走了一天多,為什麼就發生了這種事情?!」

下午昌珉回到了莊裡,得知了在中和俊秀的事後一臉的怒容。昨天他為了追蹤崔東旭所以沒有回莊,沒想到今天一回來就聽到了在中哥自殺的消息,差點把他嚇死。

「俊秀哥,你說說你!我都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你做事之前能不能先動動腦子啊?!」昌珉看著趴在床上的俊秀,還是忍不住責怪起他來。

「我……我已經知道錯了。」俊秀委屈的嘟著嘴。昨晚的五十鞭已經夠讓他難受的了,現在居然還要挨駡。

「昌珉,你也不要怪俊秀了,昨晚他也吃了不少苦頭了。」看著俊秀背上的鞭傷,正洙不免有些心疼。

「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我當初就該把朴有天的行蹤告訴允浩哥,讓允浩哥瞞著在中哥殺了他就不會有這麼多事端了。」昌珉有些懊悔的說。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眼看著俊秀帶著朴有天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允浩氣的直想殺人。他沒想到,他沒想到他身邊的人居然都幫著在中背叛他!

「允浩,你先冷靜一下,聽我解釋。」確定俊秀和有天跑遠以後,在中才放開了允浩。

「解釋?」允浩冷笑了一下「還有什麼好解釋的?金在中,你太讓我失望了!」

「允浩,我可以向你發誓,我對有天只有兄弟之情。有天今天不過是想看看我,他……」

「你不要再狡辯了!」允浩打斷了在中的話「他根本是想帶你走!你以為我什麼都沒聽見嗎?你居然還妄想騙我!」允浩狠狠的捏住了在中的下巴。

「允浩……」在中吃痛的凝起眉「有天會那樣說,是因為你廢了我的武功,所以,他很生氣,才……」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正洙為在中全身都上完藥後,在中已連呻吟的力氣也沒有了,只在床上微弱的喘息著,但人卻還保持著清醒,只因為極妍那陰毒的藥性。

「在中,喝點水。」在中出了大量的冷汗,允浩怕他脫水,急忙為他倒了一杯茶遞到了嘴邊。

正洙在一旁看著允浩細心照顧在中的樣子,不覺搖了搖頭。要不是他廢了在中的武功,在中何至於讓人折磨成這樣。別人傷害了在中他心疼,可他卻從沒發覺傷害在中最深的就是他自己。想著剛才在中看允浩的眼神他就覺的心疼,到了這個地步,在中還是那麼愛允浩。他知道,剛才上藥時,如果沒有允浩的那一句我心疼,也許在中根本撐不下來。極妍的藥性有多強他最清楚,因為曾經親身體驗過。

「允浩,在中現在的狀況身邊不能離人,如果你有事要出去,一定要讓人看著他。」正洙囑咐道。

「我不會離開他半步的。」允浩認真的說。

「如果希澈突然回來了呢?你恐怕會奔到莊外去迎接吧?」正洙低頭看了看還在痛苦中掙扎的在中,語氣中帶著嘲弄。如果他真有那麼在乎在中,在中又怎麼會成現在這副樣子。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貼的.....估計會有點看得難受.....

====================================

在中蜷縮在床上,仔細的聽著門外的腳步聲。腳步聲由遠到近,然後又漸漸遠去。在中聽後,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不是他,他沒有來,還好,他沒有來,他沒有來。

在中將自己縮在角落,身體不停的顫抖著。自從那晚以後,他就好怕允浩,只要見到允浩,他就會打從心底生出一陣寒意,即使這幾天允浩沒再傷害他,但,他就是害怕。

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金在中了。以前的金在中有著傲人的武功,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而現在的金在中是個真真正正的玩偶,只能任人擺佈,沒有絲毫反抗的能力。他仿佛又回到了六歲以前還沒有被冥莊收留時在街上流浪的日子,那時候,不管誰都可以欺負他,都可以打他,而他,只能默默忍受。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冥莊,正洙的廂房內。昌珉,俊秀和正洙一臉凝重的圍坐在一起。

「這麼說,允浩還是找到在中了?」正洙看著昌珉。

「是,我的人給我的消息是這樣的,他說,允浩哥已經帶著在中哥往回走了。」昌珉答道。

「那怎麼辦?在中哥如果回到冥莊一定會受罰的,怎麼辦啊?」俊秀的眼裡含著淚。

正洙看了俊秀一眼,嘆了一口氣。如果真的只是受罰這麼簡單的話,倒不用擔心了,怕只怕允浩會比兩年前更變本加利,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如果希澈在就好了。」正洙嘆道。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允浩不停的為在中輸真氣,完全不顧這樣會傷到自己,他把自己幾乎五成的功力都輸給了在中,臉色和在中一樣變的蒼白無力。

他的手下見他這樣都忍不住皺眉,但卻不敢勸阻。

「莊主,別再浪費功力了,朴大夫在您出莊前不是給了您一顆天香續命丸嗎?說不定有用。」一個看起來機靈一點的少年說道。

「對!對!天香續命丸!」允浩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拿出了裡面的丹藥放進了在中的嘴裡。

但此刻在中根本無法吞咽東西,藥丸只含在了嘴裡,沒有咽下去。

「在中,把藥咽下去,快咽下去啊。」允浩急的快要發瘋了。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年後——

細雨籠罩著江南的小鎮,街上的人撐著油紙傘緩緩的行走著,兩邊賣東西的小販並沒有受到這濛濛細雨的影響,依然在不停的叫賣。

一個一襲白衣的人穿梭在行人中,他並沒有打傘,細細的雨珠打濕了他額前的髮絲,顯的有些零亂,但卻絲毫沒有影響他那能令天地為之動容的美,反而更顯清靈,夢幻。

「你真是讓人操心,身子不好,還冒雨出來。」一個藍衣人撐著一把傘幫白衣人遮住了那密密的雨絲。

「有天,這雨又不大,你這麼大驚小怪幹什麼?」白衣人嫣然一笑,美的傾城。

「金在中,你總是這樣不會照顧自己,要是著了涼,我可不侍候你!」有天口中責怪著在中,但眼裡卻是滿滿的寵溺。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莊主,屬下已有了在中少爺的消息。」那兩人與在中碰面的殺手醒來後立刻回到冥莊,將在中的消息稟報給允浩。

「你們見到他了?」允浩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喜。

「是。」兩人齊聲答道。

「他……怎麼樣?」允浩其實是想問在中的身體恢復的怎麼樣,傷好了沒有,但卻問不出口。

兩人心中明瞭允浩的意思,不慌不忙的答道:「在中少爺的氣色看起來還不錯,屬下猜想他的傷應該不礙事了。」

「那你們為什麼沒把他帶回來?」允浩沉聲問。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允浩此時穿著喜服,坐在房內靜待吉時的到來,但心裡不知為什麼總有一種煩躁不安的感覺。他知道,他的婚禮最終會變成一場鬧劇,他相信,韓庚今天一定會來,這些,他都毫不懷疑。但為什麼他還是如此煩躁?不是因為希澈哥今天必將離開,是一種他也不知為何的煩躁,讓他心神不寧。

「莊主,吉時已到,請到喜堂去。」一個下人進門說道。

「知道了。」允浩起身,暫時壓下心中的煩躁,走向喜堂。

他真沒想到,有一天他會用假成親來幫自己喜歡的人將自己的情敵引來。苦笑了一下,允浩搖了搖頭,罷了,誰讓,他從來不忍讓希澈哥失望,不然,三年前,他也不會讓他走了。

無論如何,只要希澈哥幸福就好。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的幾天,允浩的確沒再對在中施暴,但並不是因為正洙的話,而是因為冥莊來了一個人,一個風華絕代,美豔無雙的人,金希澈。

當俊秀把這個消息告訴在中時,在中失手將藥碗打翻在地,一臉的震驚。

「你說什麼?希澈哥回來了?!」在中失控的用力握住俊秀的肩膀。

「在中哥,你抓疼我了。」俊秀不由的凝起了眉。

「對不起。」在中急忙鬆開了俊秀「希澈哥真的回來了?」

俊秀點了點頭「是啊,允浩哥好高興呢,在大廳與希澈哥說話呢,他讓我叫你也過去。」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呢~昨天電腦已經拿回來了,本來想PO文的,但又想...不如選在今天這個好日子PO好了(菸)<---哪裡好啊?!搶票搶的快殺人了!!!

今天開始要轉的文《替身玩偶》作者是惘凝梅,我相信很多人對這文不陌生,甚至看過好幾次了,我自己呢~是看過一次之後就沒再看了,因為太虐太想砍人了,所以就沒再看第二次,這次為了要轉文寫導讀文,就又看了一遍。這篇也是我的口袋名單之一,我記得之前有人留言說希望可以多放些經典的文,這篇我一直考慮要不要放,然後大約兩個月前和允在親估們聊天聊到這文,就在那時候決定PO了。

作者惘凝梅我查了一下她的資料,她的作品除了這篇還有替身的續篇-米秀文《讓我做替身》 就沒再看過其它的允在文了,查了無水那裡,她放的水帖是18隻的創文吧,所以說作者是東神和SJ的飯??難怪這文裡SJ的人客串那麼多。

不過這篇再看的時候感覺很不一樣,第一次看是我剛開始看允在文的時候(2010年),那時對通篇男人都搞基的文很新鮮沒什麼扺觸,現在再看就覺得有些荒唐了,唯一感覺沒有變的就是想砍了允浩的心情,以及後面看到允浩的癡情為他落淚,這些都沒有變,作者真的是往死裡虐咱們的在中哥,不過好在最後的結局是幸福的。

大綱:允浩是一個專門受僱殺人的冥莊的莊主,而在中則是莊內的第一殺手,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小時候允浩就極為維護在中對在中好,但對他好不代表他喜歡的人就是在中,懂事後的允浩告訴在中他喜歡的人是希澈哥時,在中的心都要碎了,他沒有把自己的心意告訴允浩仍是笑著祝福著他們,但總是事與願違,希澈喜歡的是另外一個人,當希澈對在中說他要和愛人離開希望在中幫他,在中心軟幫助了希澈逃走,允浩知道後從此對在中的態度一八○度轉變,他把不能得到希澈的愛的恨全部轉移到在中身上,對他不再呵護備至,不再噓寒問暖,有的只是身體上的折磨及言語的嘲諷,希澈走了三年在中就受苦受了三年,他懼怕允浩同時也深愛著允浩,在一次次身心受辱的同時,在中心想:原來自己是如此的下賤之人啊。。。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