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舞男 by yuanbluejazz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藥物的作用下,在中很快又昏睡了過去。當他再醒來時,允浩說,我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允浩過去把門打開,趙赫走了進來。

在中看著趙赫走到他的面前。他看著趙赫,那不是凰龍裡靦腆瑟縮的男孩,也不是那個刺著紋身眼神淩厲的黑社會。

趙赫在床邊的凳子上坐下,將一個證件遞進在中的手中。

在中打開那個證件。照片上穿著警服的青年目光嚴肅,大眼睛炯炯有神。

聽到趙赫報出的單位名稱,在中端詳了趙赫一會,並沒有太吃驚。他只是將眼光投向了允浩。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第 十 章

 

在中被推搡進倉庫的暗間,倒在地上。他要站起來,身上緊跟著挨了一腳。圍在他身邊的男人散開,一隻手伸過來拉住了他的衣領,將他的臉轉過來。

修哲放大的臉在在中面前。“啪”的一聲,一個耳光扇在在中臉上。

「讓警察來抓我?」

修哲瞇起眼睛。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酒液倒進酒杯,仁慶把酒杯遞給在中,坐在他身邊,笑笑。

「你是不是已經忘了我的名字?」

自從分別後,在中再也沒有見過仁慶,以為他早就不在這個城市,沒想到會在這裡再見面。和分別時相比,仁慶有些變化,穿著名牌的衣著,整個人的打扮都時髦入流。

在中打量了他一會兒,說,我記得。好久不見。

仁慶說,好久不見。

在中為仁慶要了酒,兩個人聊了聊。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01045-001 017 

第 九 章

 

在中推開辦公室的門走進去時,頓了一下。

修哲悠然地坐在他的老闆椅裡,兩腿交疊著高高翹在他的辦公桌上。

「你回來了。」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在中從公司出來,已經夜幕四沉。

他不想回到住處,開車漫無目的地在高架橋上兜轉。霓虹燈下的車河明明滅滅,光影映著他的臉。

在中不知道想去哪,有點茫然。他路過一家酒吧,想進去喝杯酒,車子停進了車位,卻又意興闌珊,重新推擋開走,背後是門僮莫名其妙的眼神。

他在城裡轉了很久,也不知道想去哪。以往這個時候,他要嘛在應酬的酒桌上,要嘛在聲色犬馬的溫柔鄉和刺激場,還真回憶不起來有這樣無處可去的時候。

停車等紅燈的時候,旁邊一輛車飄出電臺主持人柔柔的聲音:「今天是26號,點歌送祝福的朋友很多‥‥」

在中聽了那個26號,愣了一下,隨即自嘲地笑。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中去了一趟香港。他跟允浩說是去談一筆生意,談完了就回來。

從美國請來的人見到了,但是情況並不樂觀。無論是國際案例還是國內的法律,在被修哲陷害的這件事上都束手無策,在中已經清楚,他很難全身而退。

這個結果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他只是進一步確認細節和各種可能的後果。當他和那幾位名律師談了三天之後,在中客客氣氣地送上禮金,周到地將人送走,出手的大方讓幾個律師都有些不好意思。

然後在中把自己關在酒店的房間裡,一個人抽菸。

窗外就是維多利亞港。在中來過很多次香港,每次都是來去匆匆,從來也沒時間去仔細看過維多利亞港的夜景。現在他看著那繁華的燈海,夢一般的香港,覺得真的很美。以前他沒時間留意這些,以後,都要成為一種懷念了。

他想起了星海。他爸創立星海的過程,曾經在無數的報紙電視台和網站上被報導過,那些輝煌的崛起過程,在中都淡忘了。他只記得自己剛接手的時候想過,要把星海打造成一艘航母,而不只是一條豪華的遊輪。他雄心壯志,野心勃勃,他付出過代價,但認為那些都是值得的。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允浩慢慢把以前的事告訴在中。

在允浩和趙赫搭檔為新東做事的期間,曾經在一次接頭時被捲入一場幫派械鬥,混亂中允浩無意間救了一個滿身是血的中年男人。當時那男人落了單,被七八個人堵在一輛車裡砍,允浩眼看就要出人命,用路邊一根工地上的棒子把那些人打散,跳上車開出去,自己胳膊上也挨了一刀。把那人送到醫院,那人撿回一條命,對允浩千恩萬謝,問他是不是新東的自己人,日後一定報答。允浩不想和新東過多牽扯,沒多說就走了。

後來允浩離開凰龍,在在中在工棚見過允浩不久,修哲的人就找到了允浩。修哲抓了允浩後,新東忽然來問修哲要人,而且是新東老大張強親自出面。修哲雖然錯愕,也還是把人放了。允浩一出來就直接被接到新東,那時允浩才知道,當初無意中救的那男人,竟然就是新東的黑老大張強本人。

張強是什麼底細,沒有人知道。和修哲明擺著的背景不同,張強這個人到底有多少水深,誰也摸不透,但是新東的勢力是擺著的,修哲一聲不吭地給面子,也是擺在明面上的。張強接出了允浩,告訴他,把他撈出來,一來是報恩,二來是看上他的身手膽氣,要他進新東,給他張強辦事。

張強跟允浩講明瞭,不管他願意走黑道也好,不願意也好,眼下只有這一條路可走。否則出了門,還是要落在修哲的手上。唯一能罩他的,只有新東。

「所以後來,你就進了新東?」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有沒有說過今天有H,有嗎?有嗎?

=============================

第 八 章

在中開著車,在泥濘的道路上。

外面下著雨。雨刷單調地刷著車的前擋風玻璃,又很快被糊成一片。昏黃的燈光照著路面,密集的雨點落地的聲音隔著車窗,聽起來很不真切。

在中把著方向盤,車子出了城,開向城郊。在一座山的山腳下,在中停了車。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01045-001 015   

「金總?」

陳飛迎上來,詫異地陪著笑。

「唷!您難得來啊,大駕光臨。有什麼吩咐?」

在中走進舊貨倉。

「你們修總不是去外地了嗎,叫我來看看。」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東以令人驚愕的速度噬入首爾。

先是新東面上企業新鑫併購了國資企業瑞華集團,速度很驚人。之後,新鑫旗下組建外貿公司新龍,首爾的主要外貿出口線都受到衝擊。首爾中心區原本的時代廣場在沒有任何預兆下停業改裝,不久,一座龐大、奢華到令人很難相信它只是一個洗浴中心的“華世”盛大開業。

像首爾人熟知的凰龍一樣,華世也同樣散發著黑暗的味道。但是很多人知道凰龍的背景,卻對華世背後新東的水深一無所知。

漸漸有些小道消息流傳開,比如新鑫啃下瑞華這個很多人想啃、但非常難啃的硬骨頭,用的只是一張輕飄飄的紙;比如時代廣場改造項目原本是信飛集團投的標,但信飛的執行董事忽然改口,將上次投標會上的投資預算忘得一乾二淨。再比如傳言華世的老闆是個年輕人,不僅是新東老闆張強一手提拔的悍將,而且這些暗面的事就是他在替張強達成。

華世開業後,曾因涉黑嫌疑被警方調查,一個叫鄭允浩的人作為嫌疑人被請到警察局配合調查,但警方很快因為證據不足倉促放人。此後,沒有警察再動過華世,甚至在華世發生規模不小的群體事件後,第二天的各大媒體也沒出現過隻言片語。

在中在各種場合聽著這些傳來傳去的消息,他會和一群人一起感嘆幾句,猜測新東背後的後台,八卦一下華世這個年輕的老闆。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 七 章

新東與泰國的一筆數額可觀的生意黃了。泰國方面在簽約前3個小時突然變卦,與香港大禹集團簽了專屬貿易合約,擺了新東一道。沒有人知道大禹為什麼會突然插了一杠和經營範圍毫不相關的生意,對手還是有幫派背景的新東。

新東在這筆生意上投了一筆錢,錢打了水漂事小,面子丟了事大。這是新東進首爾的第一個大動作,也是新東紅人疤龍入首爾後拍板經手的一筆大生意。新東的面上企業新鑫當日股價下跌,損失不小。

在中坐在辦公室裡,聽著下屬彙報。

「金總,新鑫會不會查到大禹那邊,我們要不要做防範?」

「防什麼?做生意,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中如約到了D城,下車的時候,一輛轎車和一輛麵包車停在那裡接他。

車裡下來幾個人,請在中上車,態度很客氣。為了以防萬一,豹頭派了兩三個身手好的人扮成在中公司裡的人,一路跟著在中。在中上車後,對方摸了摸他和隨從的身,然後彬彬有禮地說,這是規矩,金總不要介意。

這些人比想像中客氣,但在中還是有些緊張。這和面對豹頭不同,在陌生的地方,不知道對方深淺,心裡沒底,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應付。他跟著車到了一家很大的夜總會,謹慎地下了車,門外已經有人等著,把他們領進去。

在中走過長長的走廊,一路都有精悍強壯的人守著。長廊很深,進了電梯,出來又走了七拐八彎的一段路。到了一個彎口,跟在中的人被攔住了,領頭的人說,金總,我們大哥就在前面,請您一個人進去。

在中點點頭,單獨跟著領路的人到了一個房間前面。有人從裡面把門打開,領路的進去,恭敬地說:「浩哥,人來了。」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中走進凰龍的時候,正是午夜人最擁擠的時刻。在中帶了一大票的朋友,包了一個大包廂,酒就要了八九十瓶。他叫了凰龍最亮眼的公主少爺來作陪,幾十個人在豪包裡,K歌,跳舞,鬧得很HIGH。在中情緒很高,連K了好多歌,唱到高潮的地方吼得一屋子的人都在尖叫,又和人劃酒、玩色子,連南洙都很有些吃驚,說很久沒看到金總玩得這麼瘋了。

有個朋友笑問,嘿在中,你可是好久沒帶咱們這麼樂呵了,今天這是為了哪一出啊?在中斜叼著菸瞇著眼睛笑,說為哪一出?為我失戀,你信嗎?一屋子的人都笑了,有人吼了一嗓子說你失戀?你會失戀?失貞吧你?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哄!在中也大笑,大聲地說:「操!」

仁慶還在凰龍,在中以為那晚之後,仁慶不會再跟他了,但是仁慶仍然和在中在一起,從來不提那一晚,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在中也不去問,兩人現在在一起,不會提到別的話,就是見面,做愛。在中叫他來,仁慶就來,想不到這個人,幾天不見他,仁慶也不再來問他為什麼不找他。

 

在中出差去外地,晚晚都待在酒吧裡。在那裡他遇見了一個駐唱的歌手,那歌手俊俏、憂鬱,用空靈的聲音唱著一首憂傷的歌,在中聽著那首歌,然後把錢紮在酒瓶上,讓服務生遞到舞台,請那個歌手一直反覆唱那首歌,給幾次錢,就唱幾遍。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過了幾天,確實找不到允浩。

娛樂公司的人見找不到也就沒再提。在中卻叫人繼續找。

副手告訴在中,允浩的女朋友彩英在麵包房幹了幾天就走了,現在不知去向。趙赫從凰龍辭職後到另一個夜場幹過很短的時間,現在也走了。

在中不信他就真找不到鄭允浩了。之前他逼他走的時候,鄭允浩沒走,現在他要找他了,他就走不得!在中想,他有的是辦法找到鄭允浩。就算鄭允浩真的混不下去,真的離開首爾,他依然有辦法把他捏在手心,只要他想、他願意。

 

晚上在中回到公寓,台階上坐了一個人。那人看見在中的車,立刻站了起來。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鄭允浩被凰龍開除了。

沒給任何原因,直接開除。城裡各個夜總會、酒吧、舞廳,只要是娛樂場所,都被打了招呼。允浩搬出了凰龍的宿舍,沒人知道他去了哪。南洙在在中面前沒多提,在中知道他辦事妥帖,也不問。

修哲知道以後,在電話裡:「你這唱的又是哪一齣啊?」

在中:「動了你的人才了?」

修哲笑:「保他也是你,趕他也是你。虧我還真有心栽培他。」

在中掛電話,知道修哲沒一句真話。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允浩又跟了幾筆生意,雖然仍是主要在凰龍的夜場上班,但南洙告訴在中,修哲已經交代,過一陣子就讓允浩去“上面”,做點實質性的生意。

「這小子有頭腦,也有野心。爬得很快啊。」

南洙說。

 

名城會開了兩天結束了。修哲不在國內,在中照常要去凰龍照應。這天在包間,看到不少新面孔,問南洙:「進了新服務生?」南洙說:「換了一批,都是剛招的。」

凰龍的服務生、藝員都經常換,除了正式職工,其他的都不讓他們久留,過一陣就換一批人。做久了難免知道的多,但這些人也只在堂內打雜、表演,凰龍核心的東西,一點都不接觸。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 四 章

 

文化名城大會在首爾召開,進入這個月,在中的公司忙得不可開交。在中承辦了名城會主要的外宣產品和戶外廣告,這是以前就和文化部門談好的大項目。這個蛋糕能落在在中的盤裡,修哲固然起了作用,在中也沒少在背後下功夫。晚上接連的應酬,陪吃陪玩,把幾個層面的人拉攏得服帖,也趁此機會結識了一些人。不僅是為了名城會的外包,在中想為以後星海的擴張鋪路。

忙到月中,和幾個朋友喝酒,一幫企圈裡的人,都笑在中現在成官商了。在中笑笑說,沒有官,哪有商?

酒喝到後來就有人問,嘿在中,最近沒見你帶人出來呀?收性了?

在中喝了口酒,說你們想看我帶男的呀,還是女的,還是不男不女的?你點,我帶。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中來找允浩的時候,本來就是帶著不滿的。這幾天允浩一直疏遠他,他不是沒感覺。但在進門時,他忍住了不滿。他想跟允浩好好解釋,而且佩服自己,居然願意在一個伴兒身上花這麼多耐心。

所以,當他發現自己如此的低姿態,對方不僅不領情,反而惺惺作態地說什麼“朋友”,在中一下就爆發了。記憶中他還從來沒有在這種事情上這麼不冷靜,活像個沒談過戀愛的愣頭青。

在中以前也不是一次沒被人拒絕過。他曾經看上一個工作中認識的人,喜歡他清清爽爽的樣子和看自己時總透著點意思的眼神。在中對這種眼神很敏感,並且很快就單刀直入。他沒費什麼勁,第二次約對方單獨喝酒時,就把那人帶上了床。對方在床上的表現讓他吃驚,至今在中仍印象深刻,看到一個大男人被他幹得哭叫、高潮不斷,化成了一灘水,在中充滿了爺們征服和駕馭的快感。

從床上下來對方對他說,不要有第二次不要再約他出來,他有老婆他不能對不起老婆,雖然在中很讓他動心,在床上很讓他瘋狂,但是請他不要別再找他更別去糾纏他‥‥

在中詫異地聽他說著呆呆地看著他,那樣子讓那個人更堅決地對他說不要迷戀上他,他從來不喜歡別人黏糊‥‥

後來在中跟修哲說起,修哲笑得差點滾下床,在中按著他兩人都樂得不行,哈哈大笑‥‥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天晚上,修哲要允浩當著他的面喝下一瓶白酒,然後放他走了。

酒是仁慶拿來的,允浩喝完了,走了出去。

在中不知道允浩說的是真是假,但是允浩押對了寶。修哲有一個死穴,就是他的命。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對自己的身體卻是愛惜無比,他的伴要經常提供體檢證明,才能在他身邊久待下去。

在中是不信允浩的話的,他知道修哲也絕對不信,但他卻放允浩走了。後來修哲對在中說,這還是他第一次碰上一個敢跟他玩兒心理戰的舞男,他覺得新鮮,有趣。

修哲雖然不相信,可是按照修哲多疑的性子,他自己不敢冒這個險。就算他不碰允浩,讓允浩碰別人,萬一真是那種病,弄急了人狗急跳牆,在床上什麼意外都可能發生。

在中發現允浩區區幾句謊話,居然真的能讓修哲忌諱,不禁愕然允浩對於修哲的心理竟然能如此切中要害。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上,修哲帶在中去了C城一家夜游城。

剛認識修哲的時候,兩人在C城厮混,曾經到這裡來過。事隔幾年,檔次完全不一樣,擴建過也重新裝修過,設施和項目極盡奢華與心思,在中感嘆C城到底是個富人的天堂。修哲要了個包間,坐下沒一會,一些穿著各異的年輕男孩就悄沒聲息地走進來,訓練有素地站著。修哲沖在中一揚下巴,在中搖了搖頭。修哲手指點了點其中一個,又點了另一個,剩下的人就躬身出去了,那兩個被點到的男孩過來,跪在地上,恭敬地給修哲和在中倒酒。

修哲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示意一個男孩到在中那邊去,手捏起腳邊那個男孩的下巴抬起。那男孩大概十七八歲,長得很清秀,眉毛修過,眉骨那裡向上挑起,透著點妖氣。修哲捏著他的下巴左右看了看,手上一勾,那男孩順從地到了他身前。修哲拽下拉錬,男孩捧出了東西,老練地含進嘴裡。修哲享受了一會,把那男孩拖起來壓倒在沙發上,就辦起事來,不一會就傳來陣陣呻吟聲。

在中坐著不動,也不管他們,自己喝酒。坐在他身旁的男孩向他靠過來,討好地跟在中搭話,在中看這男孩小心翼翼的笑臉,搖了搖手,示意他什麼也不用做,自顧自坐在沙發裡放鬆。

f修哲已經在沙發那頭按著人辦起事來,毫不在意旁邊還有人看著。男孩叫得很大聲,不過這個二層的包間一側是鏤空的欄杆,下面表演的音樂聲很大,在中也不至於被修哲的動靜吵到。倒是旁邊那個男孩看在中一直沒動作,倒有點坐立不安,在中給了他幾張票子,讓他出去了。

這裡台上換了幾茬人,修哲才結束,提著褲子站起來。那男孩光裸著臀部,爬起來穿上衣服,還陪著笑過來點菸。修哲看也不看他,甩過去一張卡,男孩連忙拿起卡座刷了,恭恭敬敬地還來。修哲揮揮手,男孩一拐了拐地出去了。這裡修哲看在中半瞇著眼睛,放鬆得有點犯睏,過來挨著他坐下。

, , ,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