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奇の佈告欄★☆★

 

目前分類:亂鴉揉碎夕陽天 by Basilikoi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番外一》

 

很久很久以前,在峽谷的那端住著一隻活潑可愛的藍精靈,叫小珉。他一直嚮往著雲朵那端的一顆星星,然而小小的藍精靈只有半米高,就算爬上最高的樹,伸出雙手,他也沒法摘到。

藍精靈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坐在山坡上輕輕對星星呼喊道:「亮晶晶的小東西,我好愛你,可是你我隔著太遠的距離。」

星星閃爍著哭泣:「白雲裡頭,有個凹凸曼死死牽著我哩!」

小珉將這個苦惱告訴了住在他家旁邊的茶樹仙,溫柔的茶樹仙不忍藍精靈傷心,他抖了抖枝葉,綻開出一朵帶著金輝的紫色小花,對小珉說:「你將我的花朵摘下,送給凹凸曼當禮物,讓他放開小星星。」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五章

 

金在中已經是連續第七天早晨,在晨曦中看到鄭允浩了。他不知道這個男人是從淩晨什麼時候等在茶樓門口的,只見到他的頭髮和雙肩被露水打得潮濕。他真的不願意用喪家之犬來形容這個男人,卻還是聯想到。尤其是金在中一出現,那人眼睛倏忽亮起來的瞬間。

剛開始金在中還表達出了為難之意,但一連幾天鄭允浩都只是點壺茶,然後安靜地在其視線可及的範圍內從人來坐到人散,金在中便也由他去了。另外,小珉也不願意跟鄭允浩回去,倒給了鄭允浩一個留下來的正當理由。

但今天這日子與平常不一樣,齊夷航的生日。

金在中慢吞吞地開門過程中,一直在醞釀要如何委婉地下達逐客令。他不願與鄭允浩撕破臉,如果說兩人間還有一絲值得珍惜的東西,那麼最好誰都不要觸碰。無奈這踏著晨光的頭位客人,眼神太過熾熱,像是要把金在中看個夠似的。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第二十三章

 

當春日裡第一抹陽光綻放,葉芽開始擺出向上的身姿,整個街道便喧囂起來。茶行在經過三個嚴峻的厲冬蕭條之後,終於在今年旗鼓重振,在這個復甦的季節呈現出蓬勃的前景。

「嗯‥‥左邊再抬高些!」

俊秀仰著腦袋,指揮著梯子上的兩名工人安放牌匾。他一手抬起遮住略顯刺眼的光芒,一邊不忘四顧著探查其他地方的佈置進度。

塵封幾年的醴泉庭院又被利用起來,被俊秀改造成了一個茶館。就著其本來的回廊構造,與刻意雕琢又不失天然的山水融為一體。他還將主樓外圈圍上五米寬的水渠,使其成為半環起來的水中樓閣。露天的茶場可以擺上上十桌供親友聚談,也有用雕刻牆做屏風相隔的單間。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十一章(下)

 

暴雨像傾洪一般下了三個小時還沒有停的徵兆,鄭允浩踏著轟隆的雷聲推門進來。矮小的鐵皮屋子裡泛著陳舊的腐臭味道,潮濕而陰冷。伏一聽到聲音抬眼望了望,對門口那個男人的狼狽樣感到很是詫異。

一見鄭允浩進來,在椅子上被捆得像團麻花的的羅昆睜圓了眼,發出唔唔的叫聲,他的嘴裡被伏一塞進一團抹布,堵得死死的。

鄭允浩渾身透濕,他抹了一下臉,更顯得雙眼猩紅。而腳下步子很是踉蹌,像找到出氣口一般上來就一拳將羅昆打倒在地。眼見著鄭允浩又是一拳頭要亮起來,靠在旁邊牆上的伏一連忙上前困住男人的胳膊,橫擋住。

「夠了夠了!藤原盛讓他傳話來著!」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十章

 

兩人誰都沒說話,只有鄭允浩的粗喘和金在中被疼痛刺激到時的悶哼。後穴內被鄭允浩生硬地塞進一根指頭,毫無潤滑,穴口肌肉在無意識的激烈反抗。

鄭允浩的舌面滑過金在中皮膚上每一道傷口,紅腫的乳頭已被他蹭得破了皮,而腰間早是青青腫腫,不堪揉捏了。鄭允浩另一手摁著金在中腹部,壓住他反扣在背後的雙手。金在中隱約感到手腕被扭得酸麻,粗糙的土地面上髒亂的沙粒被深深咯進傷口深處。

在乾澀甬道中費勁進出的手指,像尖銳的刀鋒撕開在中的腸道,鄭允浩靈活的手指在裡面粗粗旋轉摳挖著。待到三根手指合攏突然插入時,金在中渾身僵硬得像塊鋼板,嗚咽一聲將眼睛死死閉緊。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八章

 

金俊秀推開病房門的時候,朴有天正犯菸癮犯到哈欠連天,向來整潔的下巴也冒出了鬍渣。他翹著腿擱在金在中病床沿上,有一搭沒一搭地望著輸液管裡的液體,緩慢地流進那蒼白而青澀的血管裡。

發現金在中時,他脫水嚴重,再加上脾臟出血和輕微腦震盪,整個人虛脫得像一灘死物,有出氣沒進氣的。

好在是運氣不錯,沈昌珉出下水道沒多久,就遇到姜赫俊手下來的刑警。但羅昆等人早已聞風而逃,整個別墅人去樓空。

「哎俊秀你終於來了!」餘光瞥到推門進來的人,朴有天大為興奮。「你快擱這看著,水快吊完記得喊護士。我可得外頭抽根菸去,媽的禁菸禁得我可苦了。」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六章

 

金在中覺得渾身冰涼刺痛,仿佛有冰渣子一點點在身上磨。他掙扎著將眼睛瞇出一條縫來,才發現四肢都動彈不得。在中一驚,朦朧中感到了繩子相勒的力量。

知覺一回來,陣陣寒氣便由外往內的滲,在中不禁哆嗦了一下。記憶從遊樂園之後便全部斷掉了,大片的空白在不斷吞噬蔓延。

「醒了?」

忽遠忽近的聲音像電波一樣襲擊著在中混沌的腦袋。他定了定神,抬頭看去。只見面前黑壓壓的影子透著危險氣息。金在中下意識往後縮了縮,卻發現自己是被死死綁在椅子上的,周圍昏暗一片冒著寒氣,隱約可以聞到發酵的味道。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四章

 

金在中在沙發上翻了個身,目無焦距的盯著電視機,手中的遙控器按了又按。

自茗緣會以來兩個多星期了,由於外界不斷的騷擾,金在中只得閉門不出。唯一能夠出門的時間,便是每個星期三次去貢院給二十來名學生教茶道課的空當,都是在晚上,而且由鄭允浩專車來去接送。

剛開始,鄭允浩說怕他一心自責,連電視都不讓他開,所以避過了外界風風雨雨鬧得最狠的那段時間。後來輿論平息了些,才放鬆了對他的管制。

在這兩個多星期裡,金在中唯一的收穫,便是和言可珈熟悉了起來,但同時也埋下了隱隱的不安。從和言可珈的交談中,在中不難分辨出她對鄭允浩直白的愛慕,而金在中的無奈在於,他無法以任何立場去宣告所有權。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二章

 

四月十八

18:20

由兩個保安護航,從門縫裡飛快擠進來的朴有天,大大舒了一口氣。與金在中大眼小眼瞪了一陣。

金在中壓根沒有想到,還沒出門,屋外頭就是一片保安和記者的混亂場面,吵吵鬧鬧從大清早持續到現在。為避免不必要的緋聞,鄭允浩昨夜裡是待在貢院的,而金在中一人在床上,幾乎是睜眼到天亮。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十章

 

「有天,我剛探了一下言正禮的口風,要想靠他的錢作支撐不太靠譜。你得幫我個忙。」鄭允浩靠在玻璃門外,往裡瞥了一眼,見到清理完教室的在中打算出來。「現在不方便跟你講,回去跟你細談。」

金在中一出教室門,剛泡過冷水而冰涼的手就被人暖暖的握住。見到是鄭允浩,他下意識看了看周圍,想抽開手來。

「沒人啦,就你這個笨蛋任勞任怨到現在。」雖說是埋怨著,允浩的語氣裡明顯透著關懷。「這些東西都有人收拾的,你自己搶著幹幹什麼。」

金在中搖了搖頭,垂著眼神情有些落寞。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章

 

金俊秀心不在焉地拿茶匙撥弄著碗裡的茶葉,手邊的茶水咕咕地燒著,開了又開。已經不是第一次被義父警告要跟朴有天保持距離了,但與義父發生這麼嚴肅地爭吵還是頭一次。

金俊秀心知這次朴有天的事不過是一根導火線而已。藤原盛對金俊秀的態度,一直都是俊秀心裡的一根刺,像是貝肉裡的沙粒,吐不出也融不掉。

俊秀對於母親的記憶,總停留在一個病怏怏而恭順的東方女子身上。那是個不過二十出頭的女人,卻常年拖著被疾病折磨得不成樣子的殘破身子。俊秀甚至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只記得藤原盛稱呼過她“松月”,但這恐怕並不是個真實的名字。俊秀隱約覺得那個女子的確配得上“松月”這般稱呼,仿佛滿院的松月櫻一樣,有著籠絡一切的淡淡氣息。但俊秀自己卻從未開口叫過那個女人一聲,無論是“母親”,還是“松月”。

和別的孩子不同,金俊秀學會的第一個稱呼是“義父”,並且更甚的是,“母親”和“父親”這兩個名詞在他的生命中毫無意義。在別的孩子向母親撒嬌時,俊秀早已學會心無旁騖,專心揮舞手中的木劍,以期許義父一個贊許的點頭。這份期許在義父那還有些許實現的可能,而在“松月”那,除了禮貌的卑恭,就別無其他了。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六章(下)

 

等在中從一片昏沉中恢復意識時,已是一天之後的事情了。身子陷在柔軟而溫暖的絨被中,疲憊的雙眼怎麼都睜不開。直到將殘存的精力用完大半,在中才從黑暗中擺脫出來,已經是出了薄薄一層冷汗。眼睛尚未適應外界的光線,即便是萬分柔和微弱的地燈,也讓在中難受地瞇了一陣眼睛。身體一旦恢復運作,渾身關節就像吊著千斤鐵塊一般,將沉悶疼痛酸麻感一點不差地傳給中樞神經,翻個身都萬分費力。

舔了舔乾燥得如枯葉般的嘴唇,在中餘光瞥到床頭櫃上端正地擺著一杯水,便伸手想要去拿,無奈手指還不大聽使喚,在杯沿打滑了幾下,就啪地一聲將玻璃杯給按倒了,清水毫不留情地嘩嘩浪費到地上,在黑色的地毯上留下更深的水跡。

誰知此時門應聲就推開了,仿佛有人在門口守著等他醒來那麼準時。一個佝僂著腰的婦人端著託盤進來,看夾著銀絲的頭髮顯然上了些年歲,但動作還異常靈便,麻利地收拾了一下摔倒的水杯,又將託盤中的食物一一擺好,隨後還將厚厚的天鵝絨窗簾拉開一層,讓房間瞬間明敞起來。

正盯著老婦人舉動出神的在中,尚未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直到門口傳來一陣有力的腳步聲,他才將視線轉移過去。門口,衣冠楚楚的鄭允浩正漫不經心扣著西服的袖口,明顯是要出門的打扮。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下)

朴有天從醴泉庭院出來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他倒走著,朝著二樓立在欄杆邊的俊秀揚起嘴角揮了揮手,後者一愣,壓下唇角的淺笑,馬上轉身消失不見了。

朴有天笑著嘖嘖兩聲,這才轉過身朝庭院外走去。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在短短兩三個小時之內,就對金俊秀有了極大的改觀,不再是以為的藤原盛聽話的幫手,或者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之類的評價。

現在看來,金俊秀,是個很有原則的人,這一點上,跟朴有天就不謀而合了。

兩人聊到後來,有天問他幹嘛當時直接用拳頭招呼人的時候,俊秀不自然地咳了兩聲才說道:「是為了好瞭解這個人。」

朴有天一聽就樂了,笑問他:「哦?那我是什麼樣的人看出來沒?」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章

 

就在鄭允浩和朴有天準備動身一起去洞山的時候。朴有天家裡卻來了不速之客,是醴泉庭院的管家,而且還是代表金俊秀而來,希望能去庭院一聚。朴有天臉上是跟那頭髮稀疏的老頭笑著,心裡卻是不住地撇嘴,想著日本人總來這套麻煩勁,還是離遠點比較好。於是他嘴上應著卻壓根沒打算去。結果這事說給允浩一聽,人家卻立馬以是總裁的身份命令朴助理去赴約不得有誤,還要發揮話術從毛頭小子那裡多探點底來,最好能搞清楚鳳凰區茶園的事情。

於是兩人分頭行事,朴有天無奈之下只得又上到那半山腰上的醴泉庭院,可是那缺毛管家說約的幾點鐘朴有天是壓根不記得了,總之就早早到了那裡,毫無阻攔地進了庭院。

還在庭院門口,就有一陣風夾著片白色花瓣飛來,貼到有天嘴裡叼著的菸頭上。有天一愣,垂眼瞅著那花瓣被火星從中間燙開一個洞,然後紅色的火線肆虐開來,令那花瓣殘破地落下,飄零在自己腳下消失不見。忽然產生一種別樣的肅然感,令有天不禁拿開嘴裡的菸,好好打量了一下院子。

滿目的白色松月櫻,已經到開花飛舞的季節了。精緻的假山石頭打造成了一個小瀑布,發出湍湍急流的聲音,載著花瓣在中央的池塘彙集,的確是有落花流水的意境。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晚上,昌珉哭得累,因此早早睡了。在中睡意全無,坐在床頭,盯著窗外的圃地陣陣出神,空蕩的眸子讓他這副身軀赫然成了個空殼。直到小珉嘟噥著翻了個身,露出半截身子在被子外,在中才回過神彎下腰給他掩了掩。直起身時目光落到床頭櫃上,在中竟一時移不開視線。他深深吸了口氣,兩手絞得緊緊的,連指甲尖都掐進自己手心,直到無意識地弄得自己手心充血才鬆開來,抖索著打開抽屜。

漸漸打開的抽屜裡墊著幾層舊報紙,褶皺中隱隱透著一個黃玉茶壺,瑩潤而細密的光澤昭示著它身份的不菲,壺身上一圈以流暢的刀法模仿著竹葉的紋路,清淡而雅致。在中指尖一碰到茶壺便觸電般顫了一下,然後又仿佛黏上去,繞著那圓滑的弧線撫摸了一圈。

靈魂躲得再深,也是無法欺騙自己的。

他什麼都記得。記得自己愛過的那個男人,而那個男人的心就跟這剔透的黃玉一樣冰涼。毫無溫度,卻極具欺騙性的美好。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要開始放新文了,但這次的新文奴家表示很忐忑啊~~~~o(〒﹏〒)o 因為這文沒拿到授權(作者沒回覆我)啊~~~~沒授權壓力好大,但這文實在太好看了,好看到我決定冒險PO文,在這裡先跟作者表示十萬分的歉意,如果真的不行PO,煩請告知,我會把文撤下的(鞠躬)。【親估們~~~你們點擊要給力啊~~~搞不好作者一看有這麼多人看就會放我一馬了】(這篇放完再也不幹這種事了>"<)

這次要放的《亂鴉揉碎夕陽天》,作者Basilikoi,應該是位新人寫手,我說的新人寫手是指“豆花文”這塊,因為看她的文功實在不像是個初出毛廬的作者,因為這篇也有在“晉江”連載,能在那載文的沒有點真功夫是不行的。我查了她目前所寫的豆花文只有兩篇,一篇就是現在要PO的這篇,另一篇是目前還在連載的《性冷感了怎麼辦》(茶樓、無水)。

先說說這文名,“亂鴉揉碎夕陽天”取自清朝詞人鄭板橋之《小廊》一詩,整首詩是--小廊茶熟已無煙,摘取寒花瘦可憐。寂寂柴門秋水闊,亂鴉揉碎夕陽天這首七言絕句禪意甚深,想要更進一步了解的親估可以戳 http://fo.sina.com.cn/culture/calligraphy/2012-11-23/13593613.shtml

這文的題材很新鮮--茶藝,就我看過的豆花文裡還沒有出現一樣題材的,文裡很多關於茶道的知識,可以看出作者為這下了很大一番功夫,很多地方看了真的增長很多的知識,這作者真的很用心。

先跟親估們警告一下,這文是虐文,大虐文!不是一般的虐,雖然結局是HE(.....應該算吧),但中間虐到我一度不想再被虐下去了,所以不想被虐的親估請三思!

大綱:在中為了躲避及遺忘一段不堪的戀情,帶著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小珉隱居在深山村落裡,六年來靠著自己的力量養活兩個人。但孩子一天天長大,在中從不隱瞞自己不是親生父親的事實,小珉雖愛著在中,但也渴望見到自己的親生父親。於此同時另一邊,允浩剛接手家族事業想要搞出一番成績,但對手實在是不容易對付的老傢伙,為了突破困境,允浩無意來到了在中居住的深山尋找獨特的茶樹,一個躲了六年、一個遺忘了六年,兩人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安排不期而遇了,昔日的痛苦回憶讓在中感到非常的害怕,但允浩的強勢還是讓在中屈服隨允浩回到昔日的傷心地。允浩時而粗暴時而溫柔的對待,讓在中無法輕易打開心房重新接受允浩。在某次的事件後允浩終於說服在中重新接受了自己,在中原以為三人從此可以幸福快樂的在一起,殊不知允浩心裡另一個殘忍的計劃卻在秘密進行著‥‥

, , ,

peggy102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